图标《大锯缸》(一名:《大补缸》;一名:《王家庄》;一名:《百草山》)

主要角色
王大娘:武旦
土地:丑
大鹏:净
青狮:净
白象:净

《锔大缸》阎世善饰王大娘
《锔大缸》阎世善饰王大娘
情节
有王家庄王大娘者,当是旱魃之化身,神通极广,藏有黄磁缸一只,能大能小,能隐能显,用以抵挡雷劫,称为宝贝。即取死人之噎食管,磨炼而成,已为巨灵神撞破。白衣观世音菩萨,欲援生灵于涂炭,以达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之目的,遣土地神变作补锅匠,为之修理,故意失手,击成粉碎。而菩萨遂施展佛法,召集天神天将以除之。

注释
人死不腐,谓之僵尸,亦能走动,顾有魄无魂,性灵汨没,无知识之可言,每于深夜赶逐行人。所以村落之间,出现一僵尸,人皆视为畏途。然僵尸伹循直径,不知曲折,若陡然相遇,尽可转弯抹角以趋避之,其为害犹小。惟感受日月之精华,久而久之,僵尸即成旱魃。有此恶怪,天从此大旱不雨。年岁荒歉,荼毒一方人民。并且变化莫测,或幻形为女子以吸人精髓,其为害甚大。

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录入:lcat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4.7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云童、观音同上。〖点绛唇〗。)

观音   (白)     吾乃,白衣观世音是也。只因此地,有旱魃为虐,扰害黎民,不免遣土地前去,收服此怪。

             天灵灵,地灵灵,当方土地何在?

(土地上。)

土地   (念)     我本一小仙,保佑地方安。忽听菩萨唤,急忙到跟前。

     (白)     菩萨见召,有何法谕?

观音   (白)     今有王家庄,妖魔作乱,伤害黎民。命你前去,将他的宝贝打破,不得有误。

土地   (白)     领法谕。

(观音、四云童、土地同下。土地上。)

土地   (白)     奉了菩萨之谕,前去降妖。待我变一固炉儿前去。一变,二变,固炉出现。

(土地换衣。)

土地   (白)     无有担子,如何是好?不免将拐杖变来。急令勅。

(放火彩。)

土地   (白)     担子已有,就此前往。

     (唢呐小调)  有固炉儿出庙堂,

             挑起担子走四方。

             今日不上别处去,

             一心要上王家庄。

             王家庄有一个王员外,

             他家有三个好姑娘。

             大姑娘生来是个秃子,

             二姑娘头上溜油光。

             就算三姑娘头发好,

             当中无毛四面光。

             正走之间来得快,

             不觉到了王家庄。

             担子放在十字路口,

             㕭货声锯盘子锯碗,锯大缸。

     (白)     固炉锅哟!

(王大娘上。)

王大娘  (唢呐小调)  王大娘正在房中坐,

             忽听门外闹攘攘。

             用手开开门来看,

             只见固炉在街旁。

土地   (白)     固炉锅哟!

王大娘  (唢呐小调)  迈步出门开言道,

             叫声固炉儿听端详:

             昨日我打了个黄磁罐,

             今日又摔了一个腌菜缸。

             你若与我锯得好,

             快把价钱来商量。

土地   (唢呐小调)  固炉一听心欢喜,

             才出门来就要开张。

             不要你多来不要你少,

             铜钱只要你五百双。

王大娘  (唢呐小调)  不给你多来不给你少,

             给你大钱一百双。

土地   (白)     你给一百双,是二百钱。好,就开开张。拿出来罢。

王大娘  (白)     拿什么呀?

土地   (白)     拿你的缸来呀。

王大娘  (白)     待我拿去。

             你看看罢。

土地   (白)     嗳唷,是一个破的呀!

王大娘  (白)     你好混蛋呐!要是个整的,还叫你锯什么呀?

土地   (白)     这可是费锯子不少。

王大娘  (白)     你看这个地方,锯上一道锯子。这块,再包上一个叶子。这儿,再钉上你妈那巴子。

土地   (白)     一道锯子,一个叶子,还钉上你妈那巴子。

王大娘  (白)     你妈那巴子。你把担子挑进来,就在门里头做罢。

土地   (白)     好,我就这么办罢。

王大娘  (白)     我说你看什么呀?

土地   (白)     我常听人说,王家庄有一个王大娘,不知道在哪里住呀?

王大娘  (白)     你问王大娘吓,不才就是我。

土地   (白)     怎么就是你能吗?

王大娘  (白)     正是。

土地   (白)     人家都说王大娘,长得又丢丢,又勾勾。今个我这么一看,好比王胖子的裤腰带——稀松又平常。

王大娘  (白)     你别见笑,今天是我起来太晚啦,头也靡有梳,脚也靡有裹,脸也靡有洗,衣裳也靡有换。你且在这里做你的活,我到后面梳洗梳洗,打扮打扮,叫你也开开左鼻子右眼睛。

土地   (白)     好好,你去罢。我今天倒真要开开眼界。

王大娘  (白)     咱们回来见。

(王大娘下。)

土地   (白)     哈哈,看她去打扮去啦,我不免做起活来。

     (唢呐小调)  固炉急忙把活做,

             想起当年事一桩。

             自幼生来命儿苦,

             不幸父母早双亡。

             留下我弟兄有三个,

             三人贸易俱经商。

             大哥开了个剃头铺,

             二哥修脚带开澡堂。

             惟有我的生意苦,

             每日挑担子在街坊。

(王大娘换衣暗上,坐。)

土地   (唢呐小调)  固炉正在把活做,

             又听得高低响叮当。

             急忙回头来观看,

             大娘梳洗出绣房。

             走路好似风摆柳,

             扭扭捏捏赛过海棠。

             苏州香粉擦满面,

             朱红胭脂点在唇上。

             头上青丝挽螺髻,

             挑腮杏脸好风光。

             身穿一件绣花袄,

             八幅罗裙绣着鸳鸯。

             腰间紧系绫罗带,

             金莲只有三寸长。

             固炉越看越爱看,

             手里锤子着了忙。

             不觉一时失了手,

             走了锤子离了缸。

王大娘  (白)     你怎么不锯啦?

土地   (白)     破啦。

王大娘  (白)     呵,破啦。我也知道是破啦。你这个手艺是同你师妈学得吗?你给我说好听的罢!

土地   (唢呐小调)  固炉这里开言道,

             尊声大娘听端详:

             大娘且慢别生气,

             我打破旧缸赔新缸。

王大娘  (唢呐小调)  新缸靡有我旧缸好,

             哪有我旧缸腌菜香。

土地   (唢呐小调)  固炉一见事不好,

             今天一定要闹饥荒。

             左思右想无主意,

             我挑起担子走他娘。

王大娘  (唢呐小调)  叫声小子往哪里走,

             看你怎么对付老娘?

             我今与你拼了罢,

             担子翻在了大街旁。

土地   (白)     好啦,你这可赔我罢。

王大娘  (白)     我赔你什么呀?

土地   (白)     你看看,白花花,洒了一地金刚钻。

王大娘  (白)     一地是多少呀?

土地   (白)     一升零一把。

王大娘  (白)     你滚毬开罢!你要有他妈得那么些金刚钻,你也不当小炉匠啦!

土地   (白)     闲话少说,你看怎么办罢?

王大娘  (白)     怎么办?今个你就走不了了。要叫你试试我的厉害。

土地   (白)     你有什么厉害呀?

王大娘  (白)     你是不知道呀?你打听打听,东庄到西庄,南庄到北庄,谁不知道,我是著名的一个雌老虎。

土地   (白)     你也不好打听打听大太爷,我是谁?

王大娘  (白)     你是个什么奏得?

土地   (白)     我是有名的公老虎。巧啦,我今天单玩你这雌老虎。

王大娘  (白)     小子你等着老娘!

(王大娘脱衣持棍。)

王大娘  (白)     我今个非毁你不可!

土地   (白)     好,她拿出兵器来啦。有了,我就拿我这根扁担。

             你来罢!

(王大娘、土地对打。土地戳王大娘裆,王大娘倒。)

土地   (白)     看看你这个雌老虎,禁不住戳,一戳就完啦。

(王大娘起,入帐子。现出妖形,打。土地下。妖形追下。)

【第二场】

(四云童、观音同上。土地上。)

土地   (白)     启菩萨:妖魔宝贝,已被小仙打碎,但是她十分厉害,小仙道法不高,难以收服。

观音   (白)     归位去罢。

土地   (白)     谢菩萨。

(土地下。观音转场。)

观音   (白)     天灵灵,地灵灵,三弟子速现。

(〖急急风〗。四风旗、四天将、大鹏、青狮、白象同上。〖点绛唇〗。)

大鹏   (白)     吾乃大鹏金翅大仙是也。

青狮   (白)     青狮大仙是也。

白象   (白)     白象大仙是也。

大鹏   (白)     请了。

青狮、

白象   (同白)    请了。

大鹏   (白)     菩萨见召,一同驾云前往。

青狮、

白象   (同白)    请。

(〖吹牌子〗。四风旗、四天将、大鹏、青狮、白象同大转场。)
大鹏、
青狮、

白象   (同白)    菩萨在上,弟子稽首。

观音   (白)     今有旱魃扰害黎民,速速降妖者。

大鹏、
青狮、

白象   (同白)    领法旨。

(观音、四云童同下。四风旗、八怪、王大娘同上。对阵,起打,十二股荡,四连环。)

【第三场】

(王大娘打出手。)

【第四场】

(锞子,攒摆阵。王大娘被擒,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6 ┊ 字数:3168 ┊ 最后更新:2021-12-1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