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柳荫记》

主要角色
祝英台:旦
梁山伯:小生
人心:旦
四九:小生
祝公远:老生
祝高氏:老旦
老师:老生
媒婆:彩旦
赵天锡:小生
钱公望:丑

《柳荫记》杜近芳饰祝英台、叶盛兰饰梁山伯
《柳荫记》杜近芳饰祝英台、叶盛兰饰梁山伯
情节
祝英台女扮男装与梁山伯同学会稽,祝英台心许于梁山伯,梁山伯却不知祝英台为女子。及祝英台父祝公远催女回家定亲,梁山伯、祝英台话别,祝英台邀梁山伯来己家。及梁山伯至,祝公远已将祝英台许婚于同邑马文才。梁山伯归家后忧郁而死。祝英台婚期,于途中哭祭梁墓,墓骤裂,祝英台奔入,死后梁、祝化蝶双飞。

注释
1953年6月,中国京剧团排演京剧《柳荫记》,剧本是根据川剧《柳荫记》改编的。为了保持川剧剧本原有的风格,除了某些必要的删改外,排演时对原作并未作什么大的更动。在创作过程中,主要演员如叶盛兰、杜近芳,每天都与王瑤卿先生在一起逐场逐段地研究唱腔。导演团也有部分同志参加研究。每当唱腔设计好以后,王瑤卿先生随即进行示范演唱,这里应当提出的是:演员在处理演唱时,与王瑤卿先生的设计多少总有些出入。这种出入,如果是属于演员的创造、发挥,王瑶卿先生是予以肯定的;但倘若与原来设计的精神有出入,在情感的处理上及演唱风格上不能符合于原来设计上的要求的,王瑶卿先生就进一步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见解。在设计的过程中,如果有不同的意见或想法,他也常常将自己的见解作深入的发挥。这些意见虽很简单,但是有一些独到的地方。

根据《京剧〈柳荫记〉音乐研究及总谱》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9.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别家】

(祝公远上。)

祝公远  (念)     英台做事太任性,良言相劝总不听。一心出外求学问,好不叫人恼在心!

     (白)     小女英台一心想出外,去到杭州尼山读书,是我再三相劝,执意不听。已命安人前去劝阻,不知可曾回心转意?叫人好生烦恼!

(祝高氏上。)

祝高氏  (念)     女儿意志坚,叫人左右难。

     (白)     员外!

祝公远  (白)     安人,请坐!

(祝公远、祝高氏同坐。人心端茶上,在门外停步窃听。)

祝公远  (白)     啊,安人,劝阻女儿之事,怎么样了?

祝高氏  (念)     女儿志高想读书,一心要效大丈夫。好言相劝劝不住,

     (白)     啊,员外!依我看来,

     (念)     不如让她把门出。

祝公远  (念)     安人说话不思量,哪有女儿出闺房?书香门第有名望,此事要由父主张。

(人心下。)

祝公远  (白)     可恼哇!可恼!

(人心、祝英台同上。)

祝英台  (西皮摇板)  春日长,

             身坐愁城怨难当。

             老爹爹不准女儿杭州往,

             还须好言来商量。

     (白)     参见爹娘!

祝公远  (白)     我儿坐下。

(祝英台坐。)

祝英台  (白)     啊,爹爹!女儿杭州读书之事,可容儿前往?

祝公远  (白)     儿喏,常言道:男不入内,女不外出,为父也曾命你母亲相劝,难道儿还不曾回心转意么?

祝高氏  (白)     儿呀,为娘已对儿父言讲,怎奈儿父不准,我看,你还是不去的好。

祝英台  (白)     儿虽是女流,要效男儿大志,出外读书,难道爹爹还不喜欢么?

祝公远  (白)     自古以来,女儿家应该谨守三从四德,读书之事,为父不允,千万不要提起!

祝英台  (白)     孩儿有志读书,怎说儿是玷辱门庭?实令女儿不解。

祝公远  (白)     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是德”,何言不解?

祝英台  (白)     爹爹呀!

     (西皮流水板) 女儿虽然是红妆,

             胸中志气非寻常。

             班昭为兄把书上,

             老爹爹,女儿读书有何妨?

祝公远  (白)     这!

祝英台  (白)     有何妨!

祝公远  (白)     蠢材!

     (西皮流水板) 奴才说话不思量,

             恼得人怒气满胸膛。

             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是德”,

             我儿读书有何用场?

             父的话仔细想,再思量,

             休得擅自离门墙!

祝英台  (西皮流水板) 爹爹说话欠思量,

             重男轻女不应当。

             休说女儿读书无用场,

             也有女比男儿强。

             昔日有个缇萦女,

             上书救父美名扬。

             孩儿要学古人样,

             祝九娘要变成一个祝九郎。

祝公远  (白)     什么?

祝英台  (白)     祝九郎!

祝公远  (白)     呸!

祝高氏  (白)     够了。

     (西皮摇板)  员外说话理正常,

             女儿可算志气昂。

             真能效巾帼英雄好榜样,

             也不枉父母教女有方。

     (白)     啊,员外,依我看来,英台改装前去,料也无妨。

祝公远  (白)     安人,你也莫糊涂了,女儿之事,我乃一家之长,应该由我作主,去与奴才传言,她若谨守闺阁,日后选择高门佳婿,多送嫁奁。她若执意不允,我便哪……

祝高氏  (白)     怎样?

祝公远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将奴才锁闺阁,不准她下楼房,

     (白)     哪一个胡乱撞,

     (西皮散板)  管叫她皮开肉绽、骨断筋伤!

祝英台  (白)     娘呀!

     (西皮散板)  父威难压儿志向,

             哪怕将儿锁楼房?

人心   (白)     员外爷!读书是好事,您就答应小姐去吧!您要是不放心,我陪同小姐改装一块儿去。

祝公远  (白)     哼!敢来多嘴!

(祝英台拂袖出门,人心扯其衣角。祝英台、人心同在门外窃听。)

祝高氏  (白)     员外,看见无有?你我只有一个女儿,你若不允,恐怕要闹出事来呀!

祝公远  (白)     唉!嗯!奴才一心要去,我也无可如何,好,好,必须要依我三件大事。

祝高氏  (白)     啊?三件大事?

(祝英台、人心同从门外急入。)

祝英台  (白)     啊,爹爹慢说三件,就是三十件,儿也依从。请问第一?

祝公远  (白)     我儿此番远离,去往杭州尼山读书,儿的母亲体弱多病,儿见信必归。

祝英台  (白)     儿依从,请问第二?

祝公远  (白)     我儿此番出外必须要改扮男装,小心谨慎。休得出乖露丑,有辱门风。

祝英台  (白)     爹爹放心,请问第三?

祝公远  (白)     这第三件?哼!

祝英台  (白)     只要爹爹允儿出外求学,孩儿件件依从。爹爹请讲!

祝公远  (白)     为父有七尺红绫,交儿收起。儿若清白归来还则罢了,若有半点差错,这七尺红绫就是我儿葬身之物!

祝高氏  (白)     儿呀!你意下如何?

祝英台  (白)     母亲但放宽心,孩儿件件依从,待儿去……

祝公远  (白)     哪里去?

祝英台  (白)     去到上房改扮男装,即日登程。

祝公远  (白)     哼!

     (念)     奴才休要逞刚强,

祝高氏  (白)     儿呀!

     (念)     三件大事记心旁。

祝英台  (念)     母亲但把宽心放,孩儿心中有主张。

祝高氏  (白)     怎么?有主张?

祝英台  (白)     有主张。

祝高氏  (白)     人心,伴同你家小姐快去收拾行装,改扮起来,一同前往。

人心   (白)     是啦。小姐赶紧收拾行李去吧!

(祝英台、人心同下。)

祝高氏  (白)     这就好了。

祝公远  (白)     哼!你养的好女儿呀!

祝高氏  (白)     不与你多讲,我与女儿收拾行装去了。

(祝高氏、祝公远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结拜】

梁山伯  (内白)    马来!

(四九上,梁山伯上。)

梁山伯  (西皮摇板)  扬鞭直指杭州道,

             要往尼山走一遭。

             一心寻访名师教,

             哪管它路远与山高。

     (白)     小生梁山伯,世居会稽。在家辞别老母,要往尼山读书。

             四九!

四九   (白)     相公。

梁山伯  (白)     趱行者!

四九   (白)     唉。

梁山伯  (西皮原板)  远山叠翠如含笑,

             春水绿波映小桥。

             绿荫深处闻啼鸟,

             柳丝儿不住随风飘。

             看此处风景甚妙,

             空有丹青难画描。

     (白)     哎呀,且住!看此处景致绝妙,使人留恋难舍。

             四九!你去问来,此处离尼山还有多少路程?

四九   (白)     哎!

(四九走向下场门。)

四九   (白)     列位请啦!

行人   (内白)    请啦。

四九   (白)     借问一声:这里离尼山还有多远哪?

行人   (内白)    不远啦,还有二十来里地。

四九   (白)     谢谢您哪。

             相公,问来了。这里离尼山还有二十来里地,眼看就到啦。

梁山伯  (白)     既然如此,看时光尚早,你我就在此地歇息歇息再走便了。

     (西皮摇板)  且喜时光尚早,

             歇歇脚来伸伸腰。

(梁山伯下马,坐在书箱上。四九牵马至台左。人心上,祝英台上。)

祝英台  (西皮摇板)  从此好似出笼鸟,

             海阔天空任游遨。

             装扮一如书生貌,

             过往行人把我瞧。

             巧机关且莫露了,

             须谨慎小心为高。

     (白)     人心!

人心   (白)     相公!

祝英台  (白)     小心了!

     (西皮摇板)  看前面柳林人稀少,

             停鞭下马暂解疲劳。

(祝英台下马,人心牵马至台左。马唤。四九惊起,人心牵马转台右。)

四九   (白)     别把马牵过来,当心打架。喂!牵马的,你们是哪里来的?

(人心不理。)

四九   (白)     嗨!问你们打哪儿来?

             不开口,八成是个哑巴!

人心   (白)     你才是哑巴哪!

四九   (白)     哦!你会说话呀?

人心   (白)     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招呼人,嗨呀嗨呀的,不知道名姓,你得有个称呼呀,哼!真是不懂的礼貌!

四九   (白)     哟!这么一说,倒是我的不对啦,咱们重来一下还不行吗?

(四九施礼。)

四九   (白)     请问小哥,你打哪儿来呀?

人心   (白)     我先问问,你上哪儿去的?

四九   (白)     我们从会稽山白沙岗来,到杭州尼山去。

人心   (白)     干什么呀?

四九   (白)     读书。

人心   (白)     你呀?

四九   (白)     我们相公。

人心   (白)     哪一位?

四九   (白)     他。

(四九指梁山伯。)

人心   (白)     喔!

四九   (白)     说了半天,你们从哪儿来呀?

人心   (白)     从上虞祝家庄来。

四九   (白)     上哪儿去呀?

人心   (白)     我们相公也是到杭州尼山去读书的。

四九   (白)     嘿!你也有个相公,我也有个相公。这倒巧啦。四个人,两拨儿,一条道道儿,这回有了伴儿啦。刚才我打听啦,这儿离尼山只有二十来里地,眼看就到啦。

人心   (白)     这么说,不远啦?

四九   (白)     就是不知道那里人多还是人少?

人心   (白)     人多人少怎么样啊?

四九   (白)     人多怕受欺负哇,我得找几个帮手,喂!咱们俩磕个头吧。

人心   (白)     干什么磕头呀?

四九   (白)     磕头就是拜把子,拜了把子,有人欺负你,我就帮助你,有人欺负我,你就帮助我。你看怎么样?

人心   (白)     谁跟你说这些个呀!

四九   (白)     你不干算了,我去告诉我们相公去。

人心   (白)     我也去告诉我们小……

四九   (白)     啊?

人心   (白)     啊?小……小相公去。

(四九、人心分走向梁山伯、祝英台。)
四九、

人心   (同白)    相公。那位相公是(上虞)(会稽)人氏,也是到尼山读书的。

梁山伯、

祝英台  (同白)    真的么?

四九、

人心   (同白)    您问问去。

梁山伯  (白)     少站。

(梁山伯转向祝英台。)

梁山伯  (白)     那位书友请了。

祝英台  (白)     请了。

梁山伯  (白)     听说书友,乃是上虞人氏?

祝英台  (白)     正是。书友可是会稽人氏?

梁山伯  (白)     正是。美不美,

祝英台  (白)     乡中水。

梁山伯  (白)     亲不亲,

祝英台  (白)     故乡人。

梁山伯  (白)     来,来,来重见一礼。

祝英台  (白)     还礼了。

梁山伯  (白)     坐下相谈。

(梁山伯、祝英台同坐。)

祝英台  (白)     请问书友尊姓大名?

梁山伯  (白)     小生姓梁名山伯,转问书友?

祝英台  (白)     小生姓祝名英台。

梁山伯  (白)     你我中途相逢,真乃三生有幸。

             哎呀,且住,我看祝英台,少年英俊,言语相投,又是同乡同井。有心与他八拜为交,不知他心意如何?

祝英台  (白)     书友为何背地沉吟?

梁山伯  (白)     弟有一言,不好启齿。

祝英台  (白)     有话请讲无妨。

梁山伯  (白)     我有意与书友结为金兰之好,不知尊意如何?

祝英台  (白)     书友之言,正合我意,彼此初次出门,人地生疏,若能结为金兰契友,也好互相照应,但须一叙长幼。

梁山伯  (白)     我今年一十六岁,

祝英台  (白)     我今年一十五春。

梁山伯  (白)     哎呀,那我还痴长一岁。

祝英台  (白)     我敬你为兄。

梁山伯  (白)     爱你为弟。

祝英台  (白)     折柳为香。

梁山伯  (白)     撮土为炉。你我当天一拜。

(梁山伯、祝英台同拜。)

梁山伯  (白)     愚兄高攀了。

祝英台  (白)     小弟高攀了。

梁山伯  (笑)     哈……

四九   (白)     小兄弟,我把你高攀了。

人心   (白)     大哥哥,把你高攀了。

梁山伯、

祝英台  (同白)    啊?你们在做什么?

四九   (白)     我们也学学八拜结交。

梁山伯、

祝英台  (同白)    好,好,好,上前见过(祝二爷)(梁大爷)。

四九、

人心   (同白)    给(二)(大)爷作揖啦。

梁山伯、

祝英台  (同白)    罢了。

梁山伯  (白)     祝贤弟,你看时光尚早,你我弟兄并马而行。

             四九,

四九   (白)     相公。

梁山伯  (白)     牵马过来。

     (西皮摇板)  尼山道上相逢巧,

祝英台  (西皮摇板)  一见倾心似故交。

梁山伯  (西皮摇板)  弟兄同登阳关道,

(梁山伯、祝英台同上马,四九、人心各担起行李。)

祝英台  (西皮摇板)  谈笑不觉路途遥。

(梁山伯、祝英台同下。四九、人心同下。)

【第三场:书馆】

(老师上。)

老师   (念)     十年寒窗苦读书,磨穿铁砚用工夫。

     (白)     老朽设馆尼山数十余年,门前桃李,遍布天下。喜得山伯、英台二生,聪明英秀,将来必成大器。今乃朔日吟诗之期,不免与众学生对课便了。

     (西皮摇板)  众学生相敬爱风雅文采,

             课诗篇侍应对各抒襟怀。

             愿他们一个个文高八代,

             看将来俱都是栋梁之材。

(梁山伯、祝英台、赵天锡、钱公望自两边分上。)

老师   (白)     先拜孔子。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  (同白)    再拜老师。

老师   (白)     各就席位。正是:

     (念)     玉琢方成器,铁炼乃出钢。勤学为君子,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  (同念)    莫负好韶光。

(梁山伯、祝英台、赵天锡、钱公望同坐。)

老师   (白)     啊!众学生。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  (同白)    老师。

老师   (白)     功课可曾温熟?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  (同白)    已曾温熟,专候老师命题。

老师   (白)     好。英台。

祝英台  (白)     老师。

老师   (白)     接对:“风吹竹叶龙摆尾”。

祝英台  (白)     对就:“雨打鸡冠凤点头”。

老师   (白)     对得好。

             山伯接对:“绿叶红花,招来蝴蝶飞舞”。

梁山伯  (白)     对就:“金弓银弹,要打鸳鸯……”

(祝英台扯梁山伯衣袖,低语。)

祝英台  (白)     梁兄,“要”字不好。

梁山伯  (白)     “金弓银弹,难打鸳鸯离分”。

老师   (白)     嗯!对得好。

             赵天锡接对:“春花春柳春江月”。

赵天锡  (白)     对就:“福禄福寿福祯祥”。

老师   (白)     钱公望接对:“菜籽开花,恰似金钱满地”。

钱公望  (白)     啊啊啊啊!对就:“高粱结子,好比臭虫一堆”。

老师   (白)     唔,不成对了!

(四九上。)

四九   (白)     老师,前村刘员外前来拜访。

老师   (白)     噢!请他稍候。

(四九下。)

老师   (白)     众学生。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  (同白)    老师!

老师   (白)     你等在此温习诗书,我去去就来。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  (同白)    是。

(老师下。)

钱公望  (白)     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钱公望怂恿赵天锡出去散步,赵天锡起身溜下,钱公望下。)

祝英台  (白)     子曰:“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祝英台作不悦状。)

祝英台  (白)     嗯?嘿……

梁山伯  (白)     贤弟为何发笑?

(祝英台不语。)

梁山伯  (白)     呀!莫非病了?待为兄扶你回去。

祝英台  (白)     唉,梁兄,小弟未曾有病,适才读至“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一句,不免心有所感。想女子亦人也,为何将女子与小人相提并论?弟实不解,因而烦闷。

梁山伯  (白)     哎呀!我当为了何事,原来为书中之言,贤弟不解;我想古来因女子而身败名裂,国破家亡者,何可胜数?愚兄列举一二,贤弟听了。

(梁山伯、祝英台同离座。)

梁山伯  (西皮流水板) 夏桀王为妹喜把江山败,

             殷纣王为妲己黎民受灾。

             周幽王宠褒姒犬戎犯界,

             戏诸侯一笑烽火台。

             圣人言语传后代,

             贤弟还须你仔细裁。

祝英台  (白)     梁兄,小弟有言,梁兄容讲。

     (西皮流水板) 女娲炼石把天盖,

             螺祖养蚕把桑栽。

             慈母教子有记载,

             请问兄孟母三迁为何来?

             那些昏君自把纲常败,

             亡国反怪女裙钗。

             梁兄读书不思解,

             是非不分你是书呆。

梁山伯  (西皮摇板)  贤弟胸中有大才,

             一席话使得我茅塞顿开。

     (白)     愚兄见识浅陋,惭愧。

祝英台  (白)     梁兄说哪里话来,书呆乃是一句戏言,梁兄莫怪。

梁山伯  (白)     只顾谈论,看时光已晚。

(雨声。)

梁山伯  (白)     天色突变,恐将下雨,你我回斋舍去吧。看贤弟衣襟单薄,犹恐受寒。来,来,来,待为兄将蓝衫脱下,与你御寒。

祝英台  (白)     不要为了小弟使兄受寒。

梁山伯  (白)     愚兄无妨,来,来,来,快来着衣。

(梁山伯脱衣给祝英台披上。)

祝英台  (白)     多谢梁兄。

(梁山伯下。祝英台沉吟下。)

【第四场:相送】

(人心上。四九上。)

人心   (白)     你别拉着我!我有事。

四九   (白)     不行,你非得说有什么事,要不,就得跟我玩去。

人心   (白)     我告诉了你,你可别着急。

四九   (白)     行。

人心   (白)     刚才老师接到我们员外爷一封信,交给二爷啦。二爷拆开一看呐……

四九   (白)     什么事?

人心   (白)     是我们员外爷要二爷赶紧回家。

四九   (白)     啊?你们要走哇!那可不行。

人心   (白)     当初我们员外爷跟我们二爷有言在先,见信就得回去。别说你,就是梁大爷也留不住。我得赶紧回去收拾行李去。让我过去呀。

四九   (白)     不行,我找大爷去,要走,咱们一块走。

人心   (白)     二爷已经跟大爷辞了行啦。

四九   (白)     我不信。咱们一块看看去,走。

人心   (白)     走。

(人心、四九同下。开二道幕。祝英台、梁山伯同上,人心挑行李、四九牵马同上。)

四九   (白)     二爷您倒是快点走呀!

祝英台  (白)     你二人先行,前途等候我们就是。

四九   (白)     对。

(四九向人心。)

四九   (白)     咱们先走,柳荫那儿等着去。

梁山伯  (白)     四九,你二人好好行走,不要顽皮。

四九   (白)     知道。

(四九、人心同下。)

祝英台  (白)     梁兄请。

梁山伯  (白)     贤弟请。

     (念)     云山叠叠,

祝英台  (念)     江水茫茫,

梁山伯、

祝英台  (同念)    弟兄分别各一方。

梁山伯  (南梆子)   想当初我把书馆来上,

             绿柳红杏好风光。

             邂逅相逢叙乡党,

             就如手足共爹娘。

             伯父严命难违抗,

             贤弟接信归心忙。

             但愿平安把路上,

             一路平安转回乡。

祝英台  (南梆子)   梁兄情义实难忘,

             亲身送弟下山岗。

             兄攻书伯母娘在家谁奉养?

             为何不娶一妻房?

梁山伯  (南梆子)   一心读书立志向,

             书中自有美姣娘。

     (白)     贤弟,

     (南梆子)   弟本书香门第有名望,

             想必早已订妻房。

祝英台  (南梆子)   一句话问得我无言讲,

     (西皮二六板) 他怎知我是女红妆?

             本待把终身事儿对他讲,

             猛想起临行时父命有三桩。

             事要三思休鲁莽,

             话到舌尖暂隐藏。

     (白)     梁兄!

梁山伯  (白)     贤弟!

祝英台  (白)     想弟年纪还小,要的什么妻房!呀,梁兄!看今日天气晴和,你我弟兄二人沿途吟诗,以话衷肠如何?

梁山伯  (白)     愚兄才疏学浅,不比贤弟满腹文章,只怕对不上。

祝英台  (白)     梁兄忒谦了。

梁山伯  (念)     无题文章不好想,

祝英台  (念)     且将风景咏诗章。

梁山伯  (白)     贤弟。

     (西皮摇板)  兄送贤弟到池塘,

             金色鱼儿一双双。

祝英台  (西皮摇板)  它好似比目鱼儿相依傍,

             弟兄分别诚感伤。

     (白)     咳!

梁山伯  (白)     贤弟为何长叹?

祝英台  (白)     触景生情,不觉长叹。啊梁兄!

梁山伯  (白)     贤弟!

祝英台  (白)     你看那鱼儿游来游去,它们总也不肯分离。

梁山伯  (白)     是啊,只要无人垂钓,这池塘内都是它们的快乐天地。

祝英台  (白)     但愿你我弟兄也能如鱼儿一般才好。

梁山伯  (白)     贤弟。你看那前面啊!

     (西皮摇板)  微风吹动水荡漾,

             漂来一对美鸳鸯。

祝英台  (西皮摇板)  形影不离同来往,

             两两相依情意长。

     (白)     梁兄,你看那鸳鸯成双作对,好不逍遥自在。未知你我能否比得它们?

梁山伯  (白)     哎,雀鸟怎能与人作比?

祝英台  (白)     它们是一对,我们是一双,怎么比不得?

梁山伯  (白)     它们是雌雄一对,犹如夫妻一样;你我乃是弟兄,怎能比得?比不得。

祝英台  (白)     怎么,不是夫妻就比不得?

梁山伯  (白)     比不得。

祝英台  (白)     唉!

(祝英台背躬。)

祝英台  (白)     真是人儿不如鸟乎?

梁山伯  (白)     贤弟,贤弟,你看那旁有座古庙,你我急行几步,庙中歇足,再走如何?

祝英台  (白)     就依梁兄。

(梁山伯、祝英台同进庙。)

梁山伯  (西皮摇板)  弟兄双双进庙堂,

             金童玉女列两旁。

祝英台  (西皮摇板)  他二人分明夫妻样,

             谁来撮合一炉香?

梁山伯  (白)     噢,这金童玉女是永远不能成为夫妻的呀!

祝英台  (白)     怎么?他们永远是不能成为夫妻的么?

梁山伯  (白)     正是。

祝英台  (白)     嗳!梁兄,你看那边供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儿,手里还拿着一根红绳,他是哪个?

梁山伯  (白)     噢,这是月下老人,专管男女婚配之事。

祝英台  (白)     既是月下老人,为何不用红绳把他们系成一对呀?

梁山伯  (西皮摇板)  月老虽把婚姻掌,

             有情人才得配成双。

祝英台  (西皮摇板)  泥塑木雕是偶像,

             不解人间凤求凰。

梁山伯  (白)     贤弟,像你这样人品,将来还少淑女为配么?

祝英台  (白)     有道是:“淑女配才郎”,小弟无才,只怕配不上。

梁山伯  (白)     配得上!

祝英台  (白)     配不上。

梁山伯  (白)     一定配得上啊!

     (西皮摇板)  弟兄双双出庙廊,

             鲜花开得满树香。

祝英台  (西皮摇板)  有花堪赏直须赏,

             莫待无花……

     (白)     梁兄。

     (西皮摇板)  空断肠。

梁山伯  (白)     贤弟你来看!

     (西皮摇板)  兄送贤弟到井东,

             井中照见好颜容。

祝英台  (西皮摇板)  有缘千里里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逢。

梁山伯  (西皮摇板)  兄送贤弟到河坡,

             漂来一对戏水鹅。

祝英台  (西皮摇板)  雄鹅不住前面走,

             雌鹅后面叫哥哥。

     (白)     哥哥。啊,啊,要过河了。

梁山伯  (西皮摇板)  兄送贤弟到溪旁,

             独木桥儿窄又长。

             来来来弟兄二人把桥上,

(梁山伯上桥。)

梁山伯  (白)     贤弟。

     (西皮摇板)  水急桥窄要提防。

祝英台  (西皮摇板)  独木小桥在动荡,

             头昏眼花心内慌。

             梁兄快走休阻挡,

梁山伯  (白)     不忙,不忙啊。

(梁山伯、祝英台挽手同过桥。)

祝英台  (西皮摇板)  人家着忙你不忙。

梁山伯  (白)     我是怕你失足落水,哪里是阻挡你,哪个又在不忙啊?

祝英台  (白)     哎呀,你呀,够了哟!

梁山伯  (白)     贤弟,柳荫将近了。

(祝英台一惊。)

祝英台  (白)     怎么?已到柳荫了么?

梁山伯  (白)     正是。

祝英台  (白)     如此梁兄请回,不必远送。

梁山伯  (白)     弟兄情重,还要再送一程。

祝英台  (白)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不送也罢。

梁山伯  (白)     贤弟呀!

     (西皮摇板)  柳荫成行已在望,

             抚今思昔意彷徨。

祝英台  (西皮摇板)  柳荫依然旧日样,

             弟兄顷刻各一方。

     (白)     梁兄!

梁山伯  (白)     贤弟!

祝英台  (白)     你我弟兄二人,昔日柳荫结拜。今日柳荫话别,不知后会何期?

梁山伯  (白)     有道是:“月有圆和缺,人有聚和别”。今日弟兄暂时分别,后会之期定在不远。

祝英台  (白)     但愿如此。

     (西皮流水板) 隐语他不仔细想,

             再无妙语作比方。

             举目抬头四下望,

             坟前双碑是文章。

     (白)     梁兄。看那旁有座坟墓,为何双碑并立?

梁山伯  (白)     在哪里?

祝英台  (白)     梁兄请看。

梁山伯  (白)     想必是夫妻合葬,故而双碑并立。

祝英台  (白)     你我弟兄日后也葬埋一处才好。

梁山伯  (白)     嗳!那如何使得?

祝英台  (白)     使得,使得。

梁山伯  (白)     使不得,他们乃是夫妻,理应合葬;我们乃是弟兄,哪有合葬之理?使不得。今日弟兄分离,理应好话多说。你,怎么今日你有些精神恍惚,言语颠倒?莫非……

祝英台  (白)     啊!梁兄……我有千言万语,怎么也说它不出啊?

梁山伯  (白)     贤弟,你要前途珍重了!

祝英台  (白)     啊,前途珍重?

     (西皮流水板) 梁兄性情太直爽,

             枉费我千言万语打比方。

             本待不把实言讲,

             一片心事付汪洋。

             难坏人这阵无计想,

梁山伯  (白)     贤弟为何不走?

祝英台  (白)     走,走。

     (西皮流水板) 猛然一计想心上。

             假言九妹闺阁长,

             做一个换柱来偷梁。

     (白)     梁兄。

梁山伯  (白)     贤弟。

祝英台  (白)     三载同窗犹如手足。今日又劳远送,情深义重,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梁山伯  (白)     贤弟有何金言,就该临别赠我。

祝英台  (白)     弟有一九妹待字闺中。倘蒙不弃,愿结丝罗之好。不知梁兄可能应允?

梁山伯  (白)     怎么贤弟还有一九妹呀?

祝英台  (白)     我……我有一九妹,如能与兄结为姻亲之好,你我才能长久相聚呀。

梁山伯  (白)     贤弟作伐,兄哪有不允之理?只是为兄与令妹未有一面之缘,不知令妹她意下如何?

祝英台  (白)     梁兄但放宽心,弟与九妹乃是双生兄妹。不但面貌相同,而且性情一样。小弟应允就如九妹当面允婚一般。

(梁山伯欢喜。)

梁山伯  (白)     哎呀,惟恐高攀,有误令妹终身。

祝英台  (白)     梁兄不必谦逊,但愿梁兄早日邀媒下聘,免得小弟悬望。

梁山伯  (白)     愚兄谨记。百日之内,必定过庄拜访。

祝英台  (白)     如此专候梁兄。

梁山伯  (白)     兄这里记下了。

             四九、人心快来。

(人心、四九同上。)

祝英台  (白)     小弟要拜辞了。

梁山伯  (白)     恕愚兄不远送了。

     (唱)     聚散天涯似转蓬,

祝英台  (唱)     伯劳飞燕各西东。

梁山伯  (唱)     人生只有离情重,

梁山伯、

祝英台  (同唱)    今夜相思两处同。

(祝英台、人心、梁山伯、四九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说媒】

媒婆   (内白)    啊哈!

(媒婆上。)

媒婆   (数板)    做媒人,几张脸,心要狠,嘴要甜;不方要说方,不圆要说圆。每日街上转,到处把事骗。夸男像金童,夸女像天仙。好看不好看,出在我舌尖。遮遮掩掩两头瞒,一旦露了全不算。说得心花绽,哪怕你鱼儿不上我的钓鱼竿。等到上了轿,我的事就完。投河跳井那是她自愿,悬梁服毒与我不相干。只要我的包包满,管她冤魂升天不升天。

     (白)     老身姓侯,丈夫姓邱。一家八口人,素无正业,全凭我说媒拉纤为生。又不用担,又不用抬,只凭我这一片嘴呀,吃穿都不用愁。哎呀,我们本地有位马太守,世代为官,家大业大。跟前有一位公子,名叫马文才。也不知道听谁说的,祝家庄有位祝九娘,三年前女扮男装去到杭州尼山读书,回来才三个来月。长得是人才出众,非要娶她为妻不可。太守老爷子就这么一个儿子,早想给他娶房媳妇。因此叫我到祝家庄前去说亲。就此走走。

     (念)     马家世代为官宦,祝公一定要高攀。

     (白)     哟,来到了,门上哪位在?

(家院上。)

家院   (白)     何人扣环?

媒婆   (白)     我呀!

家院   (白)     哦!大嫂何事?

媒婆   (白)     老院哥,请你通禀员外,就说邱侯氏求见。

家院   (白)     哦!伺候。

             有请员外。

(祝公远上。)

祝公远  (念)     英台读书转归来,未败门风喜心怀。

     (白)     何事?

家院   (白)     邱侯氏求见。

祝公远  (白)     邱侯氏?

家院   (白)     正是。

祝公远  (白)     哦,叫她进来。

家院   (白)     是。

             大嫂,唤你进去。

媒婆   (白)     参见员外。

祝公远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祝公远  (白)     与邱嫂看座。

家院   (白)     是。

媒婆   (白)     员外爷的面前,哪有我的座位呀。

祝公远  (白)     坐下也好讲话。

媒婆   (白)     谢坐呀,谢坐。

(媒婆坐下。)

祝公远  (白)     邱嫂到此何事?

媒婆   (白)     哟,给员外爷您道喜来啦!

祝公远  (白)     喜从何来?

媒婆   (数板)    员外听我谈,来由说一番:马家是官宦,膝下有一男。公子多能干,有势又有钱。命我牵红线,员外定喜欢。

祝公远  (白)     你说的是那马太守么?

媒婆   (白)     正是那马太守之子马文才。

祝公远  (白)     女儿婚姻大事,必须与安人商议。

媒婆   (白)     对呀,应该同安人商量商量对呀。

祝公远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祝公远  (白)     请安人。

家院   (白)     有请安人。

(祝高氏上,人心随上。)

祝高氏  (念)     女儿已把山伯爱,此事怎敢把口开。

     (白)     员外。

祝公远  (白)     安人请坐。

媒婆   (白)     参见安人。

祝高氏  (白)     这是何人?

祝公远  (白)     冰人邱嫂。

祝高氏  (白)     哦?敢莫是奉梁家所差?

媒婆   (白)     不是,马家派我来的。

祝高氏  (白)     哪个马家?

媒婆   (白)     回禀安人,就是太守老爷叫我来给小姐提亲的。

祝高氏  (白)     这个……唉!

祝公远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祝公远  (白)     下面与邹嫂泡茶。

             你带她去吧!

人心   (白)     走。

(人心引媒婆同下。)

祝公远  (白)     安人,提起马家提亲之事,安人为何叹气?

祝高氏  (白)     员外,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讲了。

     (西皮原板)  梁山伯与英台同道尼山,

             柳荫下初相见结拜金兰。

             三年来共笔砚相见恨晚,

             临别时许终身愿配凤鸾。

祝公远  (白)     呀呸!

     (西皮散板)  听说奴才心肠变,

             不由人怒发冲冠。

             骂声英台好大胆,

             竟敢背地许姻缘。

             玷辱门风我无脸面,

             都是你教女无方管训不严!

祝高氏  (白)     员外呀!

     (西皮散板)  员外不必来埋怨,

             儿女心情总一般。

             马家虽有千万贯,

             女儿不从也枉然。

             山伯家境虽平淡,

             才学品貌都双全。

祝公远  (白)     住口!

     (西皮散板)  择配偶岂能容儿女自选,

             婚姻事全由命和天。

             马家是官宦,

             山伯一穷酸。

             女流之辈无远见,

             老夫做主谁敢阻拦。

             家院忙把邱嫂唤,

家院   (白)     啊!

媒婆   (内白)    来啦!

(媒婆上,人心上。)

祝公远  (白)     邱嫂,就请你回复太守:

     (西皮散板)  祝、马两家愿把姻联。

媒婆   (白)     给员外、安人道喜啦!

祝公远  (白)     啊,好好,你回复太守,二家联姻寒门增光,就请太守早日择期下聘。

             人心取纹银一锭过来,送与邱嫂。

媒婆   (白)     谢过员外爷。

祝公远  (白)     正是:

     (念)     如此良缘天生就,

祝高氏  (念)     女儿从此不胜愁。

媒婆   (念)     一锭银子到了手,

人心   (念)     三年情爱一笔勾!

     (白)     这事情可怎么办哪?

(媒婆得意地自上场门下。祝公远、祝高氏同下。)

人心   (白)     报与小姐知道。

(人心下。)

【第六场:思兄】

(祝英台上。)

祝英台  (四平调)   自从别兄转家乡,

             朝朝暮暮思梁郎。

             梁兄啊!

             我白日望到日西降,

             我晚来盼到月儿照纱窗。

             一听黄犬叫汪汪,

             疑是梁兄到我庄。

             思梁兄懒把妆台上,

             想梁兄从夜到天光。

             八月桂花香,

             九月菊花黄;

             十月寒霜降,

             不见我梁郎。

             莫非,啊,有阻挡?

             病倒在塌床?

             悔当初未把真情讲,

             到如今害得我望穿眼一双。

(祝英台归座。人心上。)

人心   (白)     小姐,小姐。

祝英台  (白)     人心,何事慌张?

人心   (白)     小姐,员外爷将小姐许与马家啦!

祝英台  (白)     想是梁家。

人心   (白)     不是的,是马家。

祝英台  (白)     梁家吧?

(祝英台迟疑起立。)

人心   (白)     我听媒婆说的,许与本地马太守的儿子啦。

(祝英台惊呆坐。)

祝英台  (二黄散板)  埋怨爹妈做事差,

             不该将儿许马家。

             自从女儿回家下,

             曾将衷情禀告妈。

             儿言道山伯梁兄才学大,

             专等他邀媒来作伐。

             喂呀老爹爹呀!

             你不该只图富贵把儿的终身耍,

             糊里糊涂将儿许与了马家。

人心   (白)     小姐,我还听员外爷跟媒婆说了,叫她催马家早日择期下聘哪!

祝英台  (二黄散板)  我寒梅岂怕风雪压,

             凤凰岂肯配乌鸦!

             无论你马家权势有多大,

             要成亲除非是日出西山铁树开花。

人心   (白)     小姐,梁大爷今天怎么还不来呀?咱们回来已经三个多月啦。

祝英台  (白)     山伯梁兄呀!

     (二黄散板)  柳荫分别说的是什么话,

             为什么到今日还不来我家?

             三载情难丢下,

             好叫人难以猜他。

             只落得心儿牵挂,

             去到堂前问爹妈。

(祝英台、人心同下。)

【第七场:访友】

梁山伯  (内白)    带路!

(梁山伯、四九同上。)

梁山伯  (西皮摇板)  落叶飘西风紧催马前进,

             赴约期到祝庄探望故人。

     (白)     四九!

四九   (白)     相公。

梁山伯  (白)     前去问来,哪里是祝庄?

四九   (白)     是。

(四九走向下场门。)

四九   (白)     列位请啦!

(行人内允。)

四九   (白)     借问一声:哪里是祝家庄?

行人   (内白)    前面八字粉墙,就是祝庄。

四九   (白)     谢谢您哪。

(四九走向梁山伯。)

四九   (白)     相公,问来啦。前面八字粉墙就是祝庄。

梁山伯  (白)     正是:

     (念)     四九带路往前进,

(梁山伯、四九同走小圆场。)

梁山伯  (念)     眼见祝庄喜盈盈。

     (白)     前去叫门。

(四九叫门。)

四九   (白)     没人哪?喂,有人没有哇?

(人心上。)

人心   (念)     耳听墙外有人声,不知是谁来叫门。

     (白)     谁叫门哪?

四九   (白)     梁山伯梁相公来拜访祝英台祝二爷来啦!

人心   (白)     哎呀,他们可来啦!赶紧报与小姐知道。

             喂!你们等一会儿呀。

             有请小姐。

(祝英台上。)

祝英台  (念)     朝思暮想神智昏,思念尼山同窗人。

     (白)     人心,何事?

人心   (白)     梁大爷他们来啦。

祝英台  (白)     现在哪里?

人心   (白)     现在门外。

祝英台  (白)     员外可曾知道?

人心   (白)     都不在家,带领家院东庄赴宴去啦。

祝英台  (白)     如此待我改装相见。

人心   (白)     小姐,来不及啦!赶紧出迎吧。

祝英台  (白)     如此打开庄门,有请。

人心   (白)     是啦。

             有请梁大爷。

(人心开门。梁山伯、四九同入。人心暗下。梁山伯见祝英台,惊愕,让座。)

梁山伯  (白)     小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今日特来奉访,请问令兄何在?

祝英台  (白)     哪里有什么令兄?小弟就是英台,梁兄不必拘泥。

梁山伯  (白)     怎么?你、你、你就是英台贤弟?哎呀贤弟……哈哈哈……

     (念)     弟兄结拜有三春,今日才知是钗裙。

祝英台  (念)     今朝相逢言难尽,

     (白)     梁兄!

     (念)     小弟有话难出唇。

梁山伯  (白)     想你我同窗三载,亲如手足。如今有何言语,但讲何妨?

祝英台  (白)     梁兄有所不知:小弟本是钗裙,只因一心想出外求学,故而改扮男装,去到尼山,不期与兄相遇。三载情义实实难舍。因此才托言……

梁山伯  (白)     贤弟为何吞吞吐吐欲言又忍?叫愚兄难以猜测。

祝英台  (白)     梁兄啊!

     (西皮原板)  非是弟吞吞吐吐欲言又忍,

             一时里难把我的衷情论。

梁山伯  (白)     弟既是女流,当初在书馆读书之时,怎不对兄言明?

祝英台  (西皮原板)  弟兄们同窗共学三年整,

             休怪我不吐半句话真情。

             既恐怕耽误兄的读书上进,

             又恐怕玷辱弟的清白声名。

梁山伯  (白)     在书馆之中,对兄不好言明;兄送贤弟归家,在那半途路上,只有你我二人,你就该明言提呀!

祝英台  (白)     弟也曾说过。

梁山伯  (白)     你未曾说过。

祝英台  (白)     说过的。

     (念)     池中金鱼庙内神,鸳鸯白鹅露真情。独木桥上谈隐语,

     (白)     梁兄!

     (念)     亏你不解半毫分。

梁山伯  (白)     哎呀,我好痴哟!

     (西皮摇板)  只怪愚兄太愚蠢,

             辜负贤弟一片心。

     (白)     贤弟既是女流,为何又将九妹终身许配于我?

祝英台  (白)     好不明白的梁兄!哪有什么九妹?明明就是……小弟。

梁山伯  (白)     啊……当初贤弟是自许终身?

(梁山伯恍然大悟。)

梁山伯  (白)     哎呀……那为兄就幸上加幸了。哈哈……

祝英台  (白)     梁兄啊!

     (西皮流水板) 自从小弟回家庭,

             时时刻刻思念君。

             朝日里望,望不见青鸾传信,

             暮日里听,听不见黄犬吠声。

             弟也曾鹊桥高架银河候等,

             却不见牛郎来会织女星。

梁山伯  (白)     贤弟不必愁苦,愚兄今日来了。

祝英台  (白)     梁兄,你来迟了。

梁山伯  (白)     啊?

祝英台  (西皮摇板)  柳荫一别回原郡,

             我把实言告母亲。

             老爹爹不徇情他把那三从来论,

             一旦将小弟我许与了马……

(梁山伯惊。)

梁山伯  (白)     “马”什么?

(祝英台悲痛无语退下。)

梁山伯  (白)     适才贤弟说了一个“马”字,就悲痛不堪,退入后堂去了。这是什么缘故呀?

(梁山伯想。)

梁山伯  (白)     四九,你快去叫人心来,我有话问她。

四九   (白)     人心快来!

(人心上。)

梁山伯  (白)     人心,你家小姐适才说了一个“马”字,就悲痛不堪退入后堂去了。这……是什么缘故呀?

人心   (白)     梁大爷,你不要问了。

梁山伯  (白)     我一定要问,究竟“马”些什么?

人心   (白)     梁大爷。

     (念)     小姐志气大,读书离开家。尼山三载整,回家人人夸。

             马家得知后,遣媒来作伐。员外图富贵,将亲来订下。

             小姐终日哭,安人无办法。婚姻无有望,

     (白)     梁大爷!

     (念)     她、她、她已许马家。

(梁山伯闻言不支。祝英台急上,凄苦万分。)
人心、

四九   (同白)    (梁大爷)(相公)!(梁大爷)(相公)!

梁山伯  (西皮摇板)  我好似万箭穿心。

祝英台  (白)     梁兄!

梁山伯  (西皮散板)  晴空霹雳响一声,

             冷水浇头怀抱冰。

     (白)     贤弟!

(梁山伯哭泣悲痛。)

梁山伯  (反西皮散板) 只顾马家连理并,

             全不念弟兄的情爱海样深。

             一要怨你爹爹心肠狠,

             二要怨月老做事不公平。

             三要怨祝贤弟言而无信,

             一身二许为何因?

             同林鸟竟遭弓弹损,

             比目鱼却被猛浪分。

             提将起口把心问,

             不由人珠泪淋淋。

     (白)     兄……要告辞了!

祝英台  (白)     且慢,梁兄此番前来,也算难得。弟备有薄酒,略表寸心。

             人心,

人心   (白)     小姐。

祝英台  (白)     看酒来。

梁山伯  (白)     多谢贤弟。

祝英台  (二黄碰板)  一杯薄酒奉劝君,

             兄伤情来弟伤情。

             我这里含悲忍泪把酒敬,

             兄那里咽喉哽哽不肯沾唇。

             这杯酒,这杯酒权为媒证,

梁山伯  (白)     喔,莫非要兄回家邀媒下聘么?

祝英台  (二黄散板)  来生定要与你效鸾衾。

梁山伯  (白)     喔喔,贤弟呀!

(梁山伯一饮而尽。)

梁山伯  (二黄摇板)  藕断丝不断,

             人分情不分。

             从此弟兄分别后,

             银河隔断织女星。

     (白)     兄要告辞了。

祝英台  (白)     待小弟短送一程。

梁山伯  (白)     多谢贤弟。

(梁山伯、祝英台同走圆场。四九拉马。)

梁山伯  (二黄散板)  才相逢,又离分,

祝英台  (二黄散板)  断肠人送断肠人。

梁山伯  (二黄散板)  江东树,渭北云,

祝英台  (二黄散板)  断肠人盼断肠人。

梁山伯  (二黄散板)  从此人远天涯近,

祝英台  (二黄散板)  好似那断线风筝井坠银瓶。

             作夫妻,成画饼,

             滚油锅内捞寒冰。

梁山伯  (白)     贤弟,这姻亲之事……

(祝英台摇头无语。)

梁山伯  (二黄散板)  姻亲既无望,

             兄要回家庭。

             难解离别恨,

             纵死九泉我不忘情。

     (白)     贤弟请回,兄要告辞了。

(钟声三击。)

祝英台  (白)     梁兄,你来听哪!

     (二黄散板)  衷肠话,诉未尽,

             又听钟声报黄昏。

             本待留兄长谈论,

             又恐爹爹回家门。

(梁山伯低头,垂涕无语。)

祝英台  (白)     梁兄,小弟我决不有负梁兄,还望兄多多珍重。

(祝英台、人心同下。)

梁山伯  (白)     贤弟,贤弟!

四九   (白)     相公,二爷回庄去了。

(梁山伯怅望向上场门。)

梁山伯  (白)     贤弟!英台!咳!贤弟呀!

     (二黄散板)  闻言语,痛心怀,

     (白)     贤弟,英台,贤弟呀!

     (二黄散板)  点点珠泪洒下来。

             我好痴来我好呆,

             瞎眼认不出女裙钗。

             从此侯门深似海,

     (白)     英台,贤弟呀!

四九   (白)     咱们回去吧!

梁山伯  (二黄散板)  何日再见祝英台?

四九   (白)     咱们回去吧,相公,咱们回去吧!咱们回去吧!

(梁山伯迟回作病状,四九扶梁山伯同下。)

【第八场:求方】

(祝英台上。)

祝英台  (念)     自别梁兄后,日夜挂心头。

(人心、四九同上。)

人心   (白)     四九哥来啦!

祝英台  (白)     四九你来了?你家相公他……

四九   (白)     我们相公那天回去就病啦。今天命我前来下书,二爷请看。

祝英台  (白)     拿与我看。

(祝英台拆信看。)

祝英台  (反西皮二六板)“上写拜上多拜上,

             拜上贤弟祝九郎。

             许亲是你亲口讲,

             指望地久与天长。

             谁知伯父来阻挡,

     (西皮流水板) 拆散一对凤与凰。

             凄凉悲伤回家往,

             茶饭不思病在床。

             贤弟请把药方想,

             不枉结拜情义长。”

人心   (白)     小姐,大爷是来求药方的么?

祝英台  (白)     哎呀,人心!他哪里是前来求方。

     (西皮散板)  分明是探问姻亲有望无望,

             假意向我求药方。

             叫我一时无计想,

     (白)     有了。

     (西皮散板)  就将青丝当药方。

     (白)     人心快取剪刀来。

人心   (白)     小姐!

(祝英台挥手,人心下。人心取剪刀上,交给祝英台。)

祝英台  (西皮散板)  还不了前生的相思债,

             剪青丝聊把结发情来偿。

(祝英台剪发。)

人心   (白)     小姐,小姐!

祝英台  (白)     四九,这里有青丝一缕,交与你家大爷,就说我送与他的药方。

四九   (白)     怎么?这个就是药方儿?

祝英台  (白)     不必多问,交与你家大爷,他自然明白。

(四九欲行又止。)

四九   (白)     唉!要是他的病还不好哪?

祝英台  (西皮散板)  若是病症无有望,

             迟早相见在南山旁。

             生不同偕死同葬,

             不枉结拜一炉香。

     (白)     四九,请你家大爷多多保重身体,休要以我为念了。

四九   (白)     二爷,我走啦。

人心   (白)     我送你出去。

(人心、四九同下。)

祝英台  (念)     父命是罗网,马家似虎狼。若要姻亲有指望,待等西山出太阳。

(祝英台下。)

【第九场:逼婚】

(祝公远、祝高氏、人心同上。)

祝公远  (念)     今日吾儿于归期,

祝高氏  (念)     但愿平安无是非。

(媒婆上。)

媒婆   (白)     给员外、安人道喜啦!

祝公远  (白)     大家同喜。

媒婆   (白)     新亲家马太守有帖拜问。

(媒婆交红帖。)

祝公远  (白)     为了我儿婚姻之事,有劳邱嫂跑上跑下,定要有赏。

媒婆   (白)     又叫员外、安人费心啦。我先谢谢您啦!花轿在路上哪,就快到啦。也该准备准备啦。

祝公远  (白)     你后面歇息去罢。

媒婆   (白)     好吧,我听您的吩咐就是啦!

(媒婆下。)

祝公远  (白)     人心,命你在门外瞭望,花轿到此速报我知。

人心   (白)     是啦。

(人心下。)

祝公远  (白)     啊,安人,眼看花轿就要临门,快与女儿梳妆啊。

祝高氏  (白)     我是不去的。

祝公远  (白)     啊!却是为何?

祝高氏  (白)     女儿读书归来,讲的明白,她已与山伯许亲,我也曾对员外说过,你偏偏要将她另许马家。我看今日定有一场烦恼!

祝公远  (白)     哼!婚姻之事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奴才焉敢违抗!我们一同前去!走!

(祝公远、祝高氏同下。四九上。)

四九   (念)     大爷出了殡,祝家来报信。

     (白)     人心,人心!

(人心自下场门上,见四九系孝带,惊讶。)

人心   (白)     啊!四九,大爷……

四九   (白)     大爷死啦!

人心   (白)     啊!报与二爷知道。

(人心进门,走小圆场,向内。)

人心   (白)     小姐,小姐!

(祝英台上。)

祝英台  (白)     人心,何事慌张?

四九   (白)     二爷!

(四九伏地无语。)

祝英台  (白)     四九,你大爷他,他……

人心   (白)     他死了!

(祝英台晕倒。四九、人心急扶住。)

人心   (白)     小姐!小姐!小姐!小姐!

祝英台  (二黄导板)  听说是梁兄归大梦,

     (三叫头)   山伯!梁兄!山伯!

     (二黄散板)  我哭、哭一声山伯梁兄,

             实指望与梁兄结鸾凤,

             又谁知弹打鸳鸯各西东。

             这都是我爹爹把你的性命送,

             可恨那马家更比毒蛇凶。

     (白)     梁兄!

     (二黄散板)  虽然是空作了阳台梦,

             就是那十八层地狱我也要紧紧地跟从。

     (白)     四九,你家大爷临终之时,可曾讲些什么?

四九   (白)     二爷,我那天回去,把您的头发给了大爷。大爷一看,他就说了:“四九过来,这里有罗帕一方,我死之后,将这罗帕送与二爷。二爷见了此帕,如同见我一样。”

(四九交帕。祝英台看帕。)

祝英台  (白)     这上面为何血迹斑斑?

四九   (白)     乃是大爷吐的,最后他还叫了几声“祝英台,祝贤弟”。他……他就死啦。

祝英台  (白)     梁兄,你为我而死!莫怪小弟不仁,只恨爹爹凶狠马家残忍,拆散你我良缘,不知者将笑骂于我,不道英台无情无义么?四九,你家大爷死后可曾埋葬?

四九   (白)     已经埋葬啦。

祝英台  (白)     葬在哪里?

四九   (白)     就依二爷所说,葬在南山大路。

祝英台  (白)     南山大路?

(祝英台定神若有所思。)

祝英台  (白)     四九,你急速离庄,准备香帛在南山坟前等候。

四九   (白)     二爷,您……

祝英台  (白)     不必多问,快快前去!

四九   (白)     唉!

(四九下。祝公远、祝高氏同上。祝英台背坐不语。)

祝公远  (白)     安人,快叫女儿梳妆呀!

祝高氏  (白)     你去叫来。

祝公远  (白)     哼!

             儿呀,看看花轿就要临门,快些梳妆吧。

(祝英台不动。)

祝公远  (白)     儿呀!叫你梳妆呀!

(祝英台不动。)

祝公远  (白)     啊!三番两次叫儿梳妆,不睬不闻,难道马家这门亲事还玷辱了你不成么?

     (二黄散板)  奴才生在闺阁中,

             忘却四德与三从。

             今日是儿花烛红,

             不遵父命绝不容。

祝高氏  (二黄散板)  员外不必怒气冲,

             婉言相劝方成功。

             我儿你要把事懂,

             事已至此要依从。

             我儿垂泪娘心痛,

             快快梳妆整花容。

祝英台  (白)     娘啊!

     (二黄散板)  母亲不必泪泉涌,

             爹爹休要怒气冲。

             儿与那梁山伯情深义重,

             因此上订终身待配凤龙。

             如今山伯归大梦,

     (白)     是爹爹你、你、你……

     (二黄散板)  你逼死那山伯梁兄。

祝公远  (白)     这个……

祝英台  (白)     哪个?

     (二黄散板)  问得爹爹双眉纵,

             要儿上轿是万难从。

祝公远  (白)     儿呀!

     (二黄散板)  既然山伯归大梦,

             于归马家情理通。

祝英台  (二黄散板)  爹爹不必把儿哄,

             早有成竹在胸中。

             若要儿与马家成鸾凤,

             必须要依儿事一宗。

     (白)     若要儿与马家成亲,必须依儿大事一件。

祝公远  (白)     可依则依,不可依便不依。

祝英台  (白)     爹爹呀!儿要全身穿白,轿过南山,祭奠梁兄。

祝公远  (白)     呀呀呸!自古以来新娘只有穿红,哪有着白之理,真乃一派胡言。

祝英台  (白)     爹爹不允,儿宁死也不上轿。

(祝英台拂袖。)

祝公远  (白)     奴才,你、你……

祝高氏  (白)     哎!事到如今,你还与女儿争吵什么?不如把邱嫂唤来,慢慢商议。

             人心,唤邱嫂来。

(人心下。)

祝公远  (白)     这都是你养的好女儿。

(人心引媒婆同上。)

媒婆   (白)     大喜啦!员外!安人!

(媒婆见祝英台。)

媒婆   (白)     哟!小姐怎么还没梳妆哪?

祝高氏  (白)     邱嫂,

(祝高氏拉媒婆到一旁耳语。)

媒婆   (白)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

(媒婆想。)

媒婆   (白)     嗨,好办,好办,员外、安人但放宽心。只要小姐肯上轿,马家一概不究,只要我媒婆一句话,管保没事。这么着吧,小姐,里头穿红,外边套白,祭奠之后,脱去孝服,也好到马家拜堂。我的事也算交代啦。小姐您看好不好?

祝高氏  (白)     儿呀,你看怎么样呀?

(祝英台不语。)

人心   (白)     行啦,行啦,小姐答应啦。

(人心扶祝英台同下。)

祝公远  (白)     邱嫂快去与我儿梳妆,准备上轿。

媒婆   (白)     不要紧,交给我啦,只要人上了轿,我的事就算办圆全啦。

(媒婆下。)

祝公远  (白)     哼!

     (念)     若非邱嫂弄唇舌,决不许她身穿白。

祝高氏  (念)     女生百岁是外姓,何必过分情太绝。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禀员外:各家亲友齐来贺喜。

祝公远  (白)     请至大厅。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祝公远  (白)     安人,你我一同去至前厅迎接亲友。

(祝公远、祝高氏同下。)

【第十场:哭坟】

祝英台  (内反二黄导板)悲切切,惨凄凄,

(执事、媒婆、人心、祝英台孝服坐轿同上。)

祝英台  (反二黄原板) 止不住泪湿罗衣。

             梁兄啊!

             你好比断线风筝飘无际,

             弟好比笼中之鸟有翅难飞,这凄凉有谁知?

             喂呀!我那苦命的梁兄啊!

             我岂能忍辱偷生来负义,

             使你在黄泉受孤凄。

             弟与兄在天愿为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决心与兄黄泉会,

     (反二黄散板) 做一对生生死死永不离。

(风声。)

人心   (白)     哟,起风喽!

祝英台  (反二黄散板) 一霎时狂风起乌云遮满,

             我只得催轿夫快奔南山。

(众人同走圆场。)

媒婆   (白)     小姐,来到南山啦!

祝英台  (反二黄散板) 见坟台下轿来雷声电闪,

(祝英台下轿。)

祝英台  (反二黄散板) 顾不得雨淋头奔向坟前。

             咫尺间难见梁兄面,

(祝英台跪背双袖,跪步奔坟台。)

祝英台  (反二黄散板) 一往深情向谁言?

             哭、哭、哭一声我的山伯,

             叫、叫一声奴的梁兄啊!

             有灵有感坟开裂,

             我生不与你同衾,死要与你同埋。

(雷雨交加。媒婆拉祝英台,祝英台推媒婆倒地,祝英台扑坟,坟裂。祝英台跃入。灯暗。雨渐停,灯渐明,起合唱,蝶舞。)
(完)


浏览次数:31554 ┊ 字数:1979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