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罗成》

主要角色
罗成:小生,第三场、第四场、第六场白将巾素后兜,三蓝博古白褶子,第九场、第十场红彩裤,厚底靴;紫金冠,翎子,白硬靠;第十场三蓝箭衣,蓝鸾带,下甲,甩发;第十一场面牌,白风帽,斜马褂,三尖,宝剑;第十四场、第十五场甩发,长鬓发
罗春:小生,武生巾,箭衣,马褂,鸾带,宝剑,红风帽,红斗篷
李元吉:净,尖纱,驸马翅,黑蟒,黑满
李渊:老生,王帽,红蟒,黑三
李世民:老生,黄软巾,黄帔,黑三
苏烈:净,大额子,翎尾,蓬头,黑硬靠
更夫甲:丑
更夫乙:丑

《罗成》叶盛兰饰罗成
《罗成》叶盛兰饰罗成
情节
隋末唐初,李世民被囚南牢,罗成去探视,遇齐王李元吉。李元吉为了翦除李世民心腹,故意保荐罗成随同出征。罗成连连打败了数名敌将,李元吉反责怪他没有生擒敌首苏烈,棍责四十,又逼罗成出战。罗成苦战归来,城门紧闭。罗成义子罗春于城头上暗告李元吉有心陷害,罗成咬破手指写了血书交罗春,誓死歼敌。结果中了苏烈之计,马陷淤泥河中,被乱箭射死。

注释
叶盛兰根据《罗成叫关》,删去小显、托兆,自探监至乱箭,改名《罗成》。

根据《叶盛兰与叶派小生艺术》整理:1946年演出实录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8.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牌。四番兵、四下手、四番将同上,站门。苏烈上。点绛唇牌。苏烈上高台。)

苏烈   (念)     某家生来胆气豪,为犯隋炀投东辽。今奉辽王旨一道,夺取明关立功劳。

     (白)     俺,姓苏名烈字定芳。大唐人氏,只因隋炀无道,某家投顺东辽,蒙辽王挂某为帅,攻取明关。

             儿郎的,起兵前往。

(急急风牌。苏烈脱蟒,持大刀上马。众人插门同下。苏烈下。)

【第二场】

(四朝官同上。)

朝官甲  (白)     众位大人请了。

四朝官  (同白)    请了。

朝官甲  (白)     今当设立早朝,我等分班何候。

(四朝官自两边分下。西皮小开门。四小太监、大太监同上,同站门,李渊上。)

李渊   (引子)    干戈宁静,海宴升平。

(李渊入大座。四朝官自两边分上。)

四朝官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李渊   (白)     众卿平身。

四朝官  (同白)    万万岁。

(四朝官分站两边。)

李渊   (念)     隋炀无道有数秋,黎民涂炭天下愁。唐室奉天承帝运,万国来朝五凤楼。

     (白)     孤,大唐天子李渊在位。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众家国公俱封王位,永享太平。今当设立早朝,众卿有何本奏?

朝官甲  (白)     臣启万岁:今有东辽挂苏烈为帅,攻打明关,请我主定夺。

李渊   (白)     大唐一统,岂容犯我天朝。

             尉迟恭何在?

朝官甲  (白)     尉迟老将身染重病,未在殿前。

李渊   (白)     想是为孤江山鞍马劳乏,众卿亦是,不必桂帅。

             内侍,宣世子元吉上殿。

大太监  (白)     遵旨。

             万岁有旨,世子元吉上殿哪!

李元吉  (内白)    领旨!

(李元吉上。)

李元吉  (念)     步踏金阶响,上殿见君王。

     (白)     儿臣见驾,吾皇万岁。

李渊   (白)     平身。

李元吉  (白)     万万岁。

李渊   (白)     今有东辽犯界天朝,命皇儿挂帅前去征剿。

李元吉  (白)     领旨。

(李元吉下殿,左右两看,下。)

李渊   (白)     众卿,有本再奏,无本退班。

四朝官  (同白)    请驾回宫。

(李渊下。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罗成上,亮相,迈大八字步,亮靴底,至九龙口双抖袖,整冠,至台口。)

罗成   (引子)    世代簪缨,燕山镇,展土封疆。

(罗成坐外场椅。)

罗成   (念)     忆昔当年聚瓦岗,忠心保主扶大唐。既是天时人失势,极力维持效秦王。

(家院暗上。)

罗成   (白)     俺,罗成。自投唐以来保定二主千岁,南征北战,屡建奇功。只因三王元吉与二主千岁旧有仇恨,在老王驾前搬弄是作,二主千岁被陷天牢,为此,是俺解甲归林。久别二王放心不下,不免私去太原探望一番,有何不可。

             家院,夫人若问,说俺另有公干。外厢带马!

(罗成站起,双抖袖。)

罗成   (西皮摇板)  我父英名燕山镇,

             白马银枪谁不闻。

(罗成伸右手拇指,面侧右前,转向左看家院。)

罗成   (西皮摇板)  家院带过马能行,

(罗成右手正面指,转身面里稍整衣领。家院出门拉马。罗成转身出门。家院带马,下,罗成上马,至下场门台口。)

罗成   (西皮摇板)  探望天牢走一程。

(罗成打马,左转身面里一亮。下。)

【第四场】

(四御林军同上,同站门,李世民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困坐天牢几时了,

(李世民坐外场椅。)

李世民  (西皮摇板)  不知何日转回朝。

罗成   (内白)    马来!

(罗成执马鞭上,至台口勒马。)

罗成   (西皮摇板)  紧急加鞭催前道,

(罗成一望门。)

罗成   (西皮摇板)  眼前来至是天牢。

(罗成下马。)

罗成   (白)     来此已是,待我叩环。

(罗成右手弹指。)

御林军甲 (白)     何事?

罗成   (白)     燕山罗成求见。

御林军甲 (白)     候着。

             启禀千岁:罗成求见。

李世民  (白)     宣他进来。

御林军甲 (白)     遵旨。

             随我进来。

罗成   (白)     是。

(罗成进门挖大边。)

罗成   (白)     二王啊!

     (西皮散板)  一见千岁忙脆倒,

(罗成跪。)

罗成   (西皮散板)  不由罗成两泪抛。

(罗成拭泪。)

李世民  (白)     将军快快请起。

罗成   (白)     谢千岁。

(罗成站立。)

李世民  (白)     将军到此为了何事?

罗成   (白)     久别千岁放心不下,特来问王驾安。

李世民  (白)     将军到此,已全君臣之义,此处不可久留,速速转去了吧。

罗成   (白)     二王保重,为臣拜别了。

     (西皮摇板)  辞别千岁归故道,

(罗成向李世民一拜。四御林军、李世民同暗下。罗成出门急上马,挖至大边台口。四校尉、中军同上,站上场门一条边,李元吉骑马上,与罗成相遇,互惊。罗成急下马,马鞭放在大边台口,系缰绳。)

李元吉  (西皮摇板)  罗成到此为哪条?

罗成   (白)     罗成见驾,三王千岁。

李元吉  (白)     罗成你私来太原,为了何事?

罗成   (白)     这……

(罗成略一踌躇。)

罗成   (白)     三王啊!

     (西皮摇板)  秦王待我恩义浩,

(罗成拱手。)

罗成   (西皮摇板)  特来太原探天牢。

(罗成右手以袖遮面,左手指李元吉,背躬。)

罗成   (西皮摇板)  不辞元吉——

(罗成解缰绳,拉马,左转身至台中。)

罗成   (西皮摇板)  阳关道,

(罗成拉马由慢渐快退向下场门,急转身拉马抬左腿一亮,下。李元吉向下场门一望,四校尉、中军同扯正。)

李元吉  (西皮摇板)  忽然一计上心梢。

     (叫头)    且住。

     (白)     适才校场而归,与罗成小儿狭路相逢,想那罗成乃是秦王羽翼,不早诛之定是后患。我自有道理。

             来,打道上朝。

(水底鱼牌。众人一翻两翻。李元吉下马,从中军手中接过牙笏,进门。)

李元吉  (白)     儿臣见驾,吾皇万岁!

(李元吉跪。)

李渊   (内白)    皇儿上殿有向本奏?

李元吉  (白)     今逢大敌,非比寻常,必须派罗成以为前部先锋,方保无虞。

李渊   (内白)    就依皇儿所奏,领旨下殿。

(大太监捧圣旨上,将圣旨放在李元吉横托的牙笏上,下。)

李元吉  (白)     万万岁!

(李元吉下殿上马,众人插门同下,李元吉下。)

【第五场】

(唢呐曲牌。四番兵、四下手、四番将同上,至下场门同站骨牌对。苏烈骑马上。)

苏烈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番将  (同白)    来到周西坡。

苏烈   (白)     人马列开。

(众人分站正场。)

苏烈   (白)     就在周西坡前安营扎寨,歇兵三日,攻取明关!

(众人同扯斜,苏烈下,众人同随下。)

【第六场】

(大开门。四龙套、中军同站门。李元吉上。)

李元吉  (引子)    世子拜元勋,挂帅印,任意孤行。

(大开门。李元吉入大座。)

李元吉  (念)     斗大黄金印,令箭调三军。要害罗成命,拔去眼中钉。

     (白)     本帅,世子元吉。圣上挂某为帅。那日校场而归,正遇罗成小儿,私去太原探望天牢。不早诛之,定为后患。为此上殿请了圣命,命罗成以为前战先锋,今日黑道之日,升帐命那罗成出城交战,倘若命丧沙场,岂不除了后患。

             来,罗成进帐。

中军   (白)     罗成进帐。

罗成   (内白)    来也!

(罗成上。)

罗成   (念)     只为探故主,巧遇对头人。

     (白)     报,罗成告进。

(罗成拉右手袖,面里一躬,挖进站大边。)

罗成   (白)     参见王爷。

李元吉  (白)     将军少礼,一旁坐下。

罗成   (白)     谢座。

(罗成坐大边挎椅。)

罗成   (白)     啊,王爷,唤末将进帐有何差遣?

李元吉  (白)     只因苏烈攻取明关,本帅有意命将军以为前战先锋,出城御敌,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罗成   (白)     王爷将令焉敢不遵,就请王爷点动人马,末将即刻出征。

李元吉  (白)     将军此言差矣!

罗成   (白)     何差?

(罗成双摊手。)

李元吉  (白)     那苏烈虽有二十万大军,依本帅看来俱是乌合之众,况且将军骁勇非常,枪法盖世,单人独骑,定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也。

(三枪牌。李元吉左手撩袖,右手指。罗成站立,右手以袖遮面背躬,左右两看,右手撩袖。)

罗成   (叫头)    元帅呀!

     (白)     孙子兵法有云:将在谋而不在勇,兵贵精焉用多。

(罗成双手由里向外平展。)

罗成   (白)     岂有单人独骑,

(罗成右手伸一指。)

罗成   (白)     独闯番营之理?哪怕少赐兵卒,以壮声势!

(罗成双手扬起,右手高,左手平,斜身向外亮。)

李元吉  (白)     将军,你也忒谦了。

罗成   (白)     唉,王爷呀!

     (西皮散板)  王爷休要拗成见,

(罗成调小边。)

罗成   (西皮散板)  匹马单枪取胜难。

(罗成双手摊开。)

李元吉  (白)     听你之言,敢莫违抗将令不成?

罗成   (白)     这……

(李元吉右手推髯,左手搂髯,右手指罗成。)

李元吉  (白)     嗯!

罗成   (白)     末将不敢!

(罗成拉右手袖面里一深躬。)

李元吉  (白)     谅尔也是不敢,赐你令箭一支,出城鏖战苏烈去吧!

(李元吉将令箭扔于正台口,下。众人自两边翻下。罗成双手垂袖,惊呆,右手撩袖急步向下场门一望,回身反折袖,看令箭,双抖袖,右手捡起令箭一挥,上步亮住。)

罗成   (西皮快板)  一见三王变了脸,

(罗成一顿,右手向下扣腕,惊悟。)

罗成   (西皮快板)  分明要我丧黄泉。

             本当折了这令箭,

             欺君有如欺了天。

(罗成右手向上翻腕。)

罗成   (西皮快板)  凭俺雄心豹子胆,

(罗成渐向下场门退步。)

罗成   (西皮快板)  落得个马革裹尸还。1

(罗成左右两摆令箭,扔令箭,接令箭即扣碗,背手,左转身,左手提摺子底襟,抬左腿,面里亮住,急步下。)

【第七场】

(李元吉上。)

李元吉  (西皮散板)  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不投机半句多。

     (叫头)    且住!

     (白)     适才帐中赐罗成一支令箭,命他单人独骑独闯番营,必定有去无还。正是:

     (念)     明知山有虎,偏要他往虎山行。

(李元吉下。)

【第八场】

(罗春上。)

罗春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母亲命,

             探望爹爹走一程。

     (白)     俺,罗春。只因我父私去太原,母亲放心不下,命我前去打探,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紧紧加鞭朝前进,

(罗春至下场门。)

罗春   (西皮摇板)  见了爹爹问安宁。

(罗春下。)

【第九场】

(罗成上,起霸。)

罗成   (念)     男儿志气比天高,为探秦王入笼牢。任凭三王施计巧,一腔热血溅战袍。

     (白)     俺,罗成。适才帐中三王传下将令,命俺出城御敌,不赐一兵一卒,分明要害我之性命,怎奈军今难违,国事为大……

(罗成双手一摊。)

罗成   (白)     罢,罢,罢!

(罗成绕手,右手拳击左手掌。)

罗成   (白)     为此全身披挂,

(罗成一整两整,双手扬起。)

罗成   (白)     紧束战袍,

(罗成双手勒靠绳)

罗成   (白)     提抢上马。

(罗成下场门口拿枪,拉马至中场左转身上马。)

罗成   (白)     出城迎敌者!

(急急风牌。罗成自下场门山城。四番兵、四下手、四番将、苏烈同上。苏烈、罗成同架住,罗成站大边面里。)

苏烈   (白)     来将通名。

罗成   (白)     听者!

(罗成推枪,左手握枪面外。)

罗成   (白)     俺乃大唐前部先锋,白马罗成。

(罗成右手拍靠肚子。)

罗成   (白)     马前来的敢是苏烈!

苏烈   (白)     然。

(罗成左手缓枪,右手指。)

罗成   (叫头)    苏烈!

     (白)     想你本是大唐人氏,不该投顺辽邦,兴兵犯界为何理也?

苏烈   (白)     你且听道哇!

罗成   (白)     讲!

苏烈   (白)     只因隋炀无道,国乱民愁,某家投顺东辽,蒙辽王挂某为帅攻取明关。我且问你,单人独骑到此作甚?

罗成   (白)     奉了元帅——

(罗成拱手。)

罗成   (白)     将令,特来剿灭尔等。

(罗成右手怒指。)

苏烈   (白)     娃娃!

罗成   (白)     呸!

苏烈   (白)     你来看哪!本帅带领大军二十万,战将数千员,人如猛虎,马似蛟龙,你单枪匹马,岂不是白白送死!

罗成   (笑)     呵呵呵哈哈哈……

(罗成摇头,转头,上下点头使盔珠作响。)

罗成   (叫头)    苏烈!

     (白)     休得狂言,怎知俺罗成英勇也!

     (西皮散板)  苏烈休要夸大话,

             谁人不尊某枪法。

苏烈   (白)     住口!

     (西皮散板)  虽然你有好枪法,

             三头六臂难胜咱。

             人来与爷催战马!

(苏烈三磕手与罗成剜萝卜,架住。急急风牌。四番兵、四下手、四番将钻烟筒同下,开打,苏烈败下。李天寿上。)

罗成   (白)     来将通名!

李天寿  (白)     大将李天寿。

罗成   (白)     看枪!

(罗成刺死李天寿,李天寿暗下。刘永忠上。)

罗成   (白)     来将通名!

刘永忠  (白)     大将刘永忠。

罗成   (白)     看枪!

(罗成刺死刘永忠,刘永忠暗下。罗成耍下场下。)

【第十场】

(四龙套、中军同站门,李元吉上。)

李元吉  (西皮摇板)  罗成出征未回转,

(李元吉入大座。)

李元吉  (西皮摇板)  想必战死在阵前。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罗将军得胜回营!

李元吉  (白)     啊!他、他、他是怎样得胜,与我讲!

报子   (白)     元帅容禀!罗将军上得阵来,战败苏烈,枪挑李天寿等两员大将,正是:

     (念)     金枪一抖威风勇,杀气腾腾贯九重。苏烈催马逃性命,杀得番儿影无踪。

     (白)     好一场厮杀也!

(三枪牌。)

李元吉  (白)     赐你银牌一面,再去打探!

报子   (白)     遵命。

(报子下。)

李元吉  (白)     罗成进帐。

中军   (白)     罗成进帐。

罗成   (内白)    来也!

(罗成上。)

罗成   (念)     阵前御番寇,回营报首功。

(罗成挖大边。)

罗成   (白)     参见元帅。

李元吉  (白)     罗成,你是怎样得胜,从实讲来!

罗成   (白)     元帅容禀。未将上得阵去,战败苏烈,枪挑李天寿等两员大将,特来禀告元帅,请上功劳簿!

李元吉  (白)     怎么讲?

罗成   (白)     请上功劳簿!

(罗成右手指左掌心。)

李元吉  (白)     我且问你,苏烈首级何在?

罗成   (白)     这个!

(罗成背躬。)

罗成   (叫头)    元帅呀!

     (白)     想那苏烈乃是贼人统帅,护卫甚重,首级一时焉能得到。

李元吉  (白)     唗!

(罗成跪地。)

李元吉  (白)     哪里是一时难以得到,分明私通番贼,放走苏烈,哪里容得。

             来呀,推出斩了。

(四龙套两边同跪地求情。)

李元吉  (白)     起过了。

             本当将你斩首,念在满营将士求情,死罪已免,活罪难容。

             牢子手!

(二牢子手执水火棍同暗上。)

李元吉  (白)     重责四十!

(二牢子手押罗成同下。)

二牢子手 (内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李元吉  (白)     怎消心中之恨也!

     (西皮散板)  本当将他正军法,

             满营将士泪如麻。

             帐下责打四十棍,

             再寻妙计将他杀。

     (白)     将罗成押进帐来!

罗成   (内西皮小导板)有功不赏反责打,

(罗成扶二牢子手同上,挣扎迈步,至台口推开二牢子手,右脚踮脚尖,左手撩箭衣下襟,甩发垂于右侧,颤抖。)

罗成   (西皮散板)  血淋淋两腿——

(罗成起甩发,颤抖。)

罗成   (西皮散板)  似刀扎。

(罗成右手颤抖,垂下甩发。)

罗成   (西皮散板)  低头不语跪帐下,

(罗成挖大边跪地。)

罗成   (西皮散板)  但等元帅将令发。

李元吉  (白)     本帅打的你可公?

(罗成耸肩,含恨。)

罗成   (白)     公。

李元吉  (白)     打的你可是?

(李元吉奸笑。罗成晃身,忍怒。)

罗成   (白)     是。

李元吉  (白)     不公也要公,不是也要是。帐中用你不着,出帐去吧。

罗成   (白)     遵命。

(罗成站立不稳,拉右腿走,出门回望,忿恨,捧伤疼痛,右手护痛,缓下。)

李元吉  (白)     掩门。

(李元吉下。四龙套、中军自两边分下。)

【第十一场】

(罗春搀扶罗成同上。)

罗春   (西皮散板)  三王做事心太狠,

             责打爹爹为何情?

(罗成归小座,棒伤触痛,以手护痛。)

罗春   (白)     爹爹怎么样了?

罗成   (白)     为父出得城去,枪挑李天寿等两员大将,回营报功,有功不赏,反责四十军棍!

(罗成以手护痛。)

罗春   (白)     爹爹受屈了!

罗成   (白)     我儿不必啼哭,快将为父棒伤敷好,也好二次出城杀贼。

罗春   (白)     遵命。

(大边台口设椅,罗成左脚登椅,罗春用白巾欲为罗成敷伤。中军上。)

中军   (白)     罗成听令!

罗成   (白)     在。

中军   (白)     元帅有令,命你二次出马,此番出战一不准身穿铠甲,二不准人粮马秣,有了苏烈首级方准回城,无有苏烈首级不准回城,接令去吧!

(中军掷令箭于中台口,下。罗成欲捡令箭,趋步,吊毛,越过令箭至小边台口。)

罗成   (西皮散板)  中军到此传将令!

(罗春检起令箭,背手掩藏,蹉步。罗成欲夺令箭,脆蹉。)

罗春   (西皮散板)  爹爹不可再出兵。

     (叫头)    爹爹呀!

     (白)     三王再三逼迫,你我父子反了吧!

罗成   (白)     呀呀呸!

     (白)     我也明知三王要害我之性命,怎奈军令难违,国事为大。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死为不忠,父要子亡子不亡为不孝。为父此番出马,纵然战死沙场——

(罗成右手抖,指。)

罗成   (白)     为国捐躯,死也瞑目也!

罗春   (白)     爹爹!

(罗春哭泣。)

罗成   (白)     我儿不必啼哭,快快将为父棒伤敷好,也好出城杀贼。

罗春   (白)     遵命。

(罗春为罗成以白巾敷腿伤。罗成斜马褂,戴面牌,白风帽甩发露出,带宝剑。)

罗成   (白)     带马!

罗春   (白)     遵命。

(急急风牌。罗成带枪,上马,罗成、罗春分下。)

【第十二场】

(四番兵、四下手、二番将、苏烈持枪同上。)

苏烈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牛皮帐,

罗成   (内白)    罗成来也!

(急急风牌。罗成左手持枪,右手持剑上。苏烈大惊,率众人急出帐同归大边,开打。同下。)

【第十三场】

李元吉  (内二黄异板) 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四龙套、中军提灯同上,李元吉上。)

李元吉  (回龙)    有元吉在帐中哪得安宁。

     (二黄原板)  适才间差中军去传将令,

             命罗成二次里去打交兵。

             但愿得此一去阵前丧命,

             翦去那李世民羽翼祸根。

             叫人来掌红灯敌楼来进,

(四龙套、中军插门同下。李元吉正场上城。)

李元吉  (二黄原板)  观不清疆场上黑雾沉沉。

             耳边厢又听得更夫议论,

二更夫  (内同白)   啊哈!

(二更夫持梆子、锣同上。)

更夫甲  (念)     天无星斗黑暗世界,

更夫乙  (念)     胜利到来得见光明。2

更夫甲  (白)     伙计请了。

更夫乙  (白)     请了。

更夫甲  (白)     唉!

更夫乙  (白)     我说伙计,你怎么唉声叹气的呀?

更夫甲  (白)     你想啊,罗将军上得阵去枪挑李天寿等两员大将,杀得苏烈望风而逃,回得营来,有功不赏反责四十军棍,哪国有这样的军法呀!八成他有通敌嫌疑吧。

更夫乙  (白)     元帅屈责罗将军,满营众将俱都不服,如之奈何哪!你我小小更夫也就别生那股子闲气啦!

更夫甲  (白)     叫我不生气,却也不难,除非把他检举在汉奸之列,我才能出这口气哪!

更夫乙  (白)     别说了,巡更去吧。

(二更夫同下。)

李元吉  (白)     唉!

     (二黄散板)  小更夫骂得我好不伤心。

(李元吉下城。)

李元吉  (叫头)    且住!

     (白)     屈责罗成满营将士不服,小小更夫也纷纷议论,罗成再若得胜回来如何是好?这这这……

     (叫头)    有了!

     (白)     不免再传一令,命他子罗春把守北门,罗成回城不准放入。正是:

     (念)     巧计安排定,管叫他丧番营。

(李元吉下。)

【第十四场】

(罗春提灯笼上。)

罗春   (二黄散板)  适才三王传将令,

             把守北门要小心。

     (白)     奉了三王将令把守北门,就此前往!

     (二黄散板)  罗春迈步敌楼进,

(罗春自下场门上城,将灯搭在城垛上。)

罗春   (二黄散板)  看是何人发来兵。

(起初更鼓。)

罗成   (内白)    嘚!马来!

     (唢呐二黄导板)黑夜里闷坏了罗士信,

(罗成持枪执马鞭带宝剑上,至九龙口亮相。)

罗成   (回龙)    西北风吹得我透甲寒。

             耳边厢,

     (唢呐二黄原板)耳边厢又听得铜锣响震,

             想必是苏烈收了兵。

             二秦王他倒有爱将意,

             三下爷并无有疼臣心。

             江上渔人收了钓,

             打柴樵夫下山林。

             庵观寺院钟鼓响,

             牧牛童儿转回家门。

     (唢呐二黄散板)加鞭催动白龙马,

(罗成走圆场至台中,勒马,望城楼。)

罗成   (唢呐二黄散板)只见敌楼掌红灯。

             掌灯的儿郎哪一个?

(罗成用马鞭指城,右转身面前放马鞭,捋鬓发。)

罗春   (唢呐二黄散板)儿是继子小罗春。

罗成   (白)     呸!

(罗成右手拉山膀。)

罗成   (唢呐二黄散板)听说来了罗春子,

             大胆奴才骂一声。

             既知三王将父害,

             我儿因何不开城?

罗春   (唢呐二黄散板)适才三王传将令,

             不放爹爹进此城。

罗成   (白)     哦!

     (唢呐二黄散板)也是我错把娇儿怨,

             埋怨娇儿也枉然。

     (白)     儿呀,城楼之上还有何人?

(罗成抱马鞭伸右掌。)

罗春   (白)     就是孩儿一人。

罗成   (白)     好哇!

(罗成垂马鞭站中台口。)

罗成   (白)     儿将红灯系下城来,待为父修下血书,儿可到长安搬兵求救。

(罗成右手指。)

罗春   (白)     遵命。

(罗春用丝绦系灯笼,放下城。罗成正场归里背身。)

罗成   (二黄导板)  挽马停蹄站城壕,3

(罗成退步举鞭,左转身面外一亮,上步左手横枪右手勒马。)

罗成   (二黄原板)  银枪插在马鞍鞒。

             疆场上无有那文房四宝,

             拔宝剑割战袍修书长安。4

             银牙一咬

     (二黄散板)  中指破——

     (西皮三眼)  十指连心痛煞人。

             上写着罗成奏一本,

             启奏秦王二主君:

             尉迟恭在床前身染重病,

             无人挂帅统雄兵。

             三王元吉

     (西皮二六板) 挂帅印,

             为臣做了马先行。

             黄道日不教我出马,

             黑道之日出了兵。

             清晨杀至午时正,

             午时又战夜黄昏。

             连杀四门我的力已尽,

             北门又遇小罗春。

     (西皮快板)  此番若有好和歹,

             三岁罗通望担承。

             本当再拜列公位,

             袍短血干写不成。

             一封血书

     (西皮散板)  忙修定,

(罗成放腿,站定。)

罗成   (西皮散板)  儿到长安搬救兵。

(罗成将血书搭在灯笼上,罗春收上城。)

罗春   (西皮散板)  一见血书两泪淋,

             怎不叫人痛伤情。

             不如点动人和马,

             反上天子午朝门。

(罗成面对城楼。)

罗成   (白)     呀呀呸!

(罗成拉山膀。)

罗成   (西皮散板)  罗家辈辈忠良后,

             岂肯造反落骂名。

             我儿再提造反事,

             银枪——

(罗成拍掌,捋枪式,弓步。)

罗成   (西皮散板)  之下丧残生。

(罗成面右背身,左手按剑。)

罗春   (西皮散板)  千言万语爹不信,

             事到头来命难存。

             敌楼辞别天伦父,

             搬取救兵走一程。

罗成、

罗春   (同三叫头)  (罗春)(爹爹)!(我儿)(我父)!(儿啊)(爹爹)!

(罗成、罗春互对哭别,罗成面外右手握拳拭泪。)

罗春   (白)     罢!

(罗春下。罗成一望城,面前拉山膀。)

罗成   (西皮散板)  城楼走了罗春子,

(罗成左手握拳伸拇指上举式。)

罗成   (西皮散板)  父子们相逢万不能。

(幕内人声呼啸。罗成起甩发反云手转身望上场门。)

罗成   (白)     哎呀!

(罗成左转身面前云手。)

罗成   (西皮散板)  耳旁又听銮铃震,

(罗成右手上举式。)

罗成   (西皮散板)  想必是苏烈发来兵。

             扳鞍认蹬把马顺,

(罗成拿马鞭、枪上马。急急风牌。苏烈、四番兵、四下手、二番将同上,开打,罗成下,苏烈率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二下手执梆子、二下手执弓箭、四番兵,二番将、苏烈执枪同上,挖门。)

苏烈   (叫头)    且住!

     (白)     今日与罗成交战伤吾大将无数。

             儿郎的,前面什么所在?

二番将  (同白)    淤泥河。

苏烈   (白)     唔唔,有了!

             你等准备弓箭,待本帅引罗成前来,陷入污泥,他若归降便罢,他若不降乱箭齐发。埋伏了!

(急急风牌。苏烈上正场高台,四下手、四番兵、二番将分两边站一字。罗成执枪上,至台口一望,两望,马陷淤泥,摔叉,踢右腿慢落下。)

罗成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四面俱是天罗网,

             马陷淤泥无躲藏。

苏烈   (白)     罗成归降!

罗成   (白)     呸!

     (西皮散板)  罗家世代忠良将,

             战死沙场不归降。

苏烈   (白)     弓箭伺候!

     (西皮散板)  人来与爷雕翎放,

(四下手同敲梆子,放箭。罗成耍皮猴拨箭。)

苏烈   (西皮散板)  管叫罗成丧无常。

罗成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耳旁一阵梆儿响,

             霎时雕翎似飞蝗。

             手持银枪朝上闯,

(罗成拄枪推起叉,转身面里捋枪刺苏烈。白虎形自下场门上,夺罗成枪,下。苏烈刺罗成,罗成在正场桌上暗取箭插于胸前作中箭状,下腰跪腿僵尸。)

苏烈   (白)     嘿!可惜一员虎将。

             儿郎的,将明关团团围住,明日攻城!

(众人同允。尾声。急落幕。)
(完)

——————————
1“落得个马革裹尸还”一句,后改唱“马踏番营走一番”,身段同此。

2此剧本为1946年演出录实,时值日本投降,此处更夫念“胜利到来得见光明”,是丑角临场抓哏,反映时事的即兴台词,下面更夫所念“除非把他检举在汉奸之列”句,意同此,实与剧情不符。因系录实,故未改动。

3“挽马”后改为“勒马”。

4“割战袍”后改为“割白袍”。


浏览次数:23086 ┊ 字数:1049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