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花木兰》(一名:《木兰从军》;一名:《代父征》)

主要角色
花木兰:旦
贺廷玉:老生
花弧:老生
花母:老旦
突厥王:净
军师:丑
花木蕙:旦
花木棣:(前)娃娃生,(后)小生
投军人甲:武生
投军人乙:净
投军人丙:丑
投军人丁:丑
卖马人:丑
卖枪人:丑
钦差:副净
赵通:净
探子:丑
中军:老生

《花木兰》言慧珠饰花木兰
《花木兰》言慧珠饰花木兰
情节
北魏时,北方突厥入侵中原,贺廷玉奉旨征兵。陕西花弧年老多病,子年尚幼,其女花木兰女扮男装,投军从征,并解救过元帅贺廷玉之危,多次立功。征战十二年凯旋,辞官归家。贺廷玉奉旨到她家,花木兰女装出见,才知其是女子。

注释
梅兰芳编演。言慧珠改编。

根据言慧珠改编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9.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冲头。急急风牌。四击头。突厥王、哈将、呼将、么将、莫将、四番兵同上,同站斜一字。)

突厥王  (白)     巴图鲁,催军!

(冲头。普天乐牌。突厥王、四番将、四番兵同走圆场,四番将、四番兵同站门。突厥王站台中。)

突厥王  (念)     沙漠为王胆气粗,要侵华夏展鸿图。一朝得遂平生愿,扫荡中原入帝都。

     (白)     孤家,突厥王吐利大可汗是也。世世漠北为王,倒也逍遥自在,只是久慕那中原江山广阔,土地丰饶。今当秋高马肥,意欲乘此机会夺取中原,故此来到边界。

             众位将军!

哈将、
呼将、
么将、

莫将   (同白)    狼主!

突厥王  (白)     此番进兵中原,必须要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将来事成,俱各重重有赏。

哈将、
呼将、
么将、

莫将   (同白)    全仗狼主威风。

突厥王  (白)     前去边关不远,待孤分兵三路攻打。

             哈、呼二将听令!

哈将、

呼将   (同白)    在。

突厥王  (白)     命你等带领本部人马,攻打左路。

哈将、

呼将   (同白)    得令!

突厥王  (白)     么、莫二将听令!

么将、

莫将   (同白)    在。

突厥王  (白)     命你等带领本部人马,攻打右路。

么将、

莫将   (同白)    得令!

突厥王  (白)     众将官。

哈将、
呼将、
么将、

莫将   (同白)    在。

突厥王  (白)     听孤令下。

哈将、
呼将、
么将、

莫将   (同白)    咋!

突厥王  (西皮摇板)  孤此番统貔貅雄兵十万,

     (西皮快板)  乘魏王不提防夺取中原。

             此一番去交兵不可怠慢,

             必须要一个个奋勇当先。

             今夜晚在营中饱餐战饭,

(四番兵、哈将、呼将、么将、莫将同下。突厥王走向下场门,转身至大边台口。)

突厥王  (西皮摇板)  明日里好前去攻打头关。

(突厥王趟马,下。)

【第二场】

(急急风牌。冲头。水底鱼牌。探子拿令旗上。)

探子   (白)     俺,贺廷玉元帅帐下探子是也。奉了元帅之命,打探番兵动静。今有突厥犯境攻破边关,俺不免报与贺元帅知道便了。

(探子走圆场,下马,击鼓。急急风牌。四龙套、四魏将、赵通同上,同站门。贺廷玉上,至九龙口抖袖,快步至中心台口。)

贺廷玉  (念)     为国秉忠心,昼夜不稍停。

(贺廷玉归座。探子挖进门,归当中。)

探子   (白)     参见元帅!

贺廷玉  (白)     打探哪路军情?

(探子起立,走至小边。)

探子   (白)     元帅容禀。

贺廷玉  (白)     讲!

探子   (念)     帐中领将令,星夜奔边城。

(探子走至大边。)

探子   (念)     突厥来犯境,百姓不聊生。

(探子走至小边。)

探子   (念)     烧杀掳抢尽,残暴不忍闻。

贺廷玉  (白)     那贼兵势如何?

探子   (白)     那贼人马好不猖獗也!

(急三枪牌。探子拉山膀,右手高举令旗,起个一蹦子跪下。)

贺廷玉  (白)     再去打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贺廷玉  (叫头)    且住!

     (白)     突厥人马甚是骁勇。我军兵微将寡,定难取胜。我不免命释甲军兵前来报效。

             来,赵通听令!

赵通   (白)     在。

贺廷玉  (白)     这有花名册在此,命你速去传点当军之人前敌报到,不得有误!

赵通   (白)     咋。

(赵通下。)

贺廷玉  (白)     众位将军,随定本帅一同边关去者!

(急急风牌。贺廷玉出位,上马1。四龙套一个夹一个引众人同下。)

【第三场】

花木兰  (内白)    啊母亲,木兰打来山鸡野味,请母亲烹调好了,与爹爹佐餐。儿要到机房纺织去了。

(花木兰上。)

花木兰  (四平调)   父病中乏佳肴羹饭少进,

             到村前猎野味奉敬严亲。

             熙攘攘争相告突厥犯境,

             进机房不由人忠愤填膺。

(牌子。花木兰走到大边机房旁,右手水袖掸去织布机上的灰尘,拿出织布机的梭子,欲织纺又放下梭子。)

花木兰  (白)     唉!可恨突厥犯境,烧杀掳抢无所不为。闻听人言,贺元帅有令,命当军之人,前敌报到。想我木兰,自幼跟随爹爹学得兵法武艺,只是身为女子,不能上阵杀敌,也是枉然。

(花木兰欲织又止,站起。)

花木兰  (白)     哎呀,且住!既是朝廷下诏征兵,我爹爹的姓名向在军籍,岂不也要前去。倘若被传,他年老多病,何以长征?哎呀,这边怎么处!正是:

     (念)     爹爹无大儿,木兰无长兄。

(花木兰坐下,边唱边织。)

花木兰  (二黄垛板)  亲年老弟年幼难以上阵,

             军书卷卷有父名。

             我有心杀敌报国,

(花木兰站起。)

花木兰  (二黄垛板)  又恐怕双亲不允,

     (白)     花木兰哪花木兰,爹娘往日赞你智勇双全,有男子气概,今日之事,难道你就无有主意了么!

     (二黄垛板)  女儿家有雄心,怀壮志,要学那缇萦救父,荀娘守城,为什么不能出征。

             倘若是军令到将父传定,

     (白)     哦!有了。

     (二黄垛板)  奴情愿乔改扮替父从军。

(牌子。花木兰低头沉思。花木蕙上,将要进门,听花木兰叹气,拍花木兰肩膀。)

花木蕙  (白)     啊!妹妹。

花木兰  (白)     姐姐来了,姐姐请坐。

(花木兰对花木蕙让座,花木兰坐,闷闷不乐。)

花木蕙  (白)     啊,妹妹为何一人在此叹息?

花木兰  (白)     未曾叹息。

花木蕙  (白)     姐姐才在门外,未听得纺织声音,只闻咳声叹气,怎说无有?莫非妹妹有什么心事在怀,可告知姐姐,好替你做主。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来,来,妹妹年岁已经不小……

花木兰  (白)     啊,妹妹虽大,还大得过姐姐不成!

花木蕙  (白)     不然,一个女儿家,咳声叹气,为了何事?

花木兰  (白)     如此说来,女儿家咳声叹气,都是为了终身之事不成?姐姐平日也有咳声叹气之时,想必也是为了婚姻大事不成么?

花木蕙  (白)     到底为了何事?

花木兰  (白)     姐姐,你还不知呢!只因突厥进犯我国,朝廷下诏征兵,爹爹名字也在军籍。想爹爹年老多病,何以长征,故而在此叹息。

花木蕙  (白)     妹妹所虑,果然不错,这便怎么处!

花木兰  (白)     啊,姐姐不必着急,我已想得妙计在此。

花木蕙  (白)     妹妹有何妙计?

花木兰  (白)     此时不必说明,将来你就晓得了。

(花木兰起立,向台口走几步。)

花木蕙  (白)     哎呀,这样大事,妹妹反而发笑,是何道理?

花木兰  (白)     姐姐,你且不必多问,征兵之事,暂且不要对爹娘言讲,免得二老耽心。待等军令到来,我自有道理。

(花木兰左手拍花木蕙右肩,表示得意样子。)

花母   (白)     女儿们快来!

花木兰  (白)     母亲呼唤,一同前去。

花木蕙  (白)     正是:

     (念)     女儿生来娇弱身,

花木兰  (念)     也有英雄出闺门。

(花木兰双手向外一指,凝神不动,作沉思状。花木蕙回身向花木兰招手。)

花木蕙  (白)     妹妹,快来呀!

(花木兰惊醒,花木蕙、花木兰同下。)

【第四场】

(花弧上。)

花弧   (四平调)   叹老躯偶得了一场大病,

             多亏了妻儿辈调护殷勤。

             俺自从卸甲胄务农为本,

             课子教女演武习文。

             木兰儿勤俭聪明,武艺超群,

             承欢膝下,娱我晚景,慰我生平。

(花弧大边坐。赵通上。)

赵通   (念)     奉了元帅命,军书点花名。

     (白)     来到尚义村,待我叫门。

(赵通举手敲门。)

赵通   (白)     里面有人么?

(花弧起立,开门。)

花弧   (白)     是哪一个?

             哦!原来是位差官,到此何事?

赵通   (白)     请问老丈,花弧可在此处居住?

花弧   (白)     不错,正在此居住。

赵通   (白)     现有贺元帅传令,按军书名册,提调各处释甲军兵。现有花名册在此,拿去看来。

(花弧接书观看。)

花弧   (白)     “只因突厥作乱,提调花弧一名,即日军前报到,军情紧急,不可迟误。”啊,大胆番贼又来侵我疆土!

             相烦上差,转禀元帅,就说花弧随后就到。

(赵通打量花弧。)

赵通   (白)     老丈偌大年纪,还能出兵打仗么?

花弧   (白)     上差说哪里话来。常言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虽年迈,尚堪一战,有道是“虎老雄心在”,

赵通   (白)     “年迈力刚强”。

花弧   (笑)     啊哈……

赵通   (笑)     哈……

     (白)     请。

(赵通下。花弧回身进门。)

花弧   (白)     妈妈快来!

(花母上。)

花母   (念)     相夫常对梁鸿案,教子曾效孟母迁。

     (白)     老相公何事?

花弧   (白)     妈妈,快将我的铠甲战袍,取了出来,我这里就要出征去了。

花母   (白)     你要到哪里去呀?

花弧   (白)     妈妈有所不知,适才上差到此,只因突厥作乱,朝廷下诏征兵。贺元帅有令提调于我,即日去到军前报到。我定要杀他几个番贼,消消心头之恨。

花母   (白)     你说哪里话来,想你年已衰迈,又是大病初愈,怎能出关打仗。你呀,去不得!

花弧   (白)     啊呀妈妈,想那番兵凶狠,残害百姓,我们这当兵之人,岂有袖手旁观之理。不必拦阻,快将我的盔甲取了出来。

花母   (白)     我不能让你前去,我看哪个敢去!

花弧   (白)     我偏偏要去,我看哪个敢拦!

花母   (白)     有我三寸气在,哪一个敢去!

(花母搬椅子,放在小边外台口,用力摔,坐下。)

花弧   (白)     我定要前去。哪一个敢拦!

(花弧搬椅子,放在大边外台口,坐下。)

花母   (白)     哪个敢去!

花弧   (白)     哪个敢拦!

花弧、

花母   (同白)    哎,真正气死我也。

(花弧、花母对看,花弧甩右袖,花母甩左袖。花木兰上。)

花木兰  (西皮摇板)  替父从军志已定,

             双亲面前见机行。

(花木兰挖进,站在两椅当中,不解。)

花木兰  (白)     啊,爹爹!

(花弧不理。花木兰转身向花母。)

花木兰  (白)     母亲!

(花母不理。)

花木兰  (白)     啊!这是什么缘故啊?哦!我明白了。想是二老又在怄气,我不免上前劝解。

(花木兰走向花弧。)

花木兰  (白)     啊!爹爹,莫非是与母亲生气了么?爹爹,你长了几岁,还要让母亲几分才是!

花弧   (白)     你母亲么,我再让她,我也做不得人了!

花木兰  (白)     啊,啊,母亲!想是与爹爹怄气,想爹爹大病初愈,母亲还要让几分才是!

花母   (白)     你爹爹么,我再要让他,他就活不成了!

花木兰  (白)     啊!二老这般生气,但不知为了何事?

(花弧起立拉花木兰。)

花弧   (白)     木兰儿,你听为父讲来。

(花母起立拉花木兰。)

花母   (白)     木兰儿,你听为娘讲来。

花弧   (白)     为父先讲!

花母   (白)     为娘先讲!

花木兰  (白)     慢来,慢来。

             啊,母亲!爹爹身体不爽,你就让他先讲。

花母   (白)     好,好,看在我女儿的份上,我就让你先讲。

花弧   (白)     本来是我先讲,什么让我先讲。

花母   (白)     看你讲些什么!

花弧   (白)     儿啊,适才有位差官到来,言道只因突厥作乱,下令征兵,为父名字也在军籍,命为父军前听点。儿啊,这样国仇家恨,焉有不去之理?为父讲的可是有理?

花木兰  (白)     爹爹言之有理。

花弧   (白)     是我叫你母亲,将我铠甲战袍取将出来,准备出征。谁想你那母亲,不明事理,偏要阻拦,岂不是她越老越糊涂!

花母   (白)     啊,我老糊涂?你才是老糊涂!

花弧   (白)     你老糊涂!

花母   (白)     你糊涂!

花弧   (白)     你糊涂!

花木兰  (白)     慢来,慢来。爹娘不要争论,且听女儿一言。

花弧   (白)     我儿讲来。

花木兰  (白)     我想,如今强敌压境,人人都应杀敌报国……

花弧   (白)     是啊,还是吾儿她说得有理。

             妈妈,懂得道理之人,还是我女儿;还是我女儿,她懂得道理啊。

花木兰  (白)     且慢。只是爹爹年迈,又是大病初愈,况北地天寒,一路之上,登山涉水,只怕要病上加病,非但于国家无益,反于军威有损。爹爹还要三思。

花母   (白)     是啊。儿啊,当年你父壮年的时节,在外出兵打仗,我又何曾拦阻于他。如今他偌大年纪,又是大病初愈,岂能出征?

             老相公,看将起来,还是我女儿说得有理。懂得道理的人,还是我女儿;还是我的女儿,她懂得道理啊!

花弧   (白)     哎呀,难道就罢了不成?

花木兰  (白)     爹爹,母亲,女儿倒有一个两全之策。

花弧、

花母   (同白)    我儿有何两全之策?

花木兰  (白)     女儿素日跟随爹爹,也曾学过些兵法武艺,不如女儿改扮男装,替父从军。

花母   (白)     哎,你怎么也来了。你是一个女孩儿家,哪有当兵的道理,使不得!

(花母急摇手。)

花弧   (白)     是啊,这上阵杀敌,哪有女子前去的道理呀?儿吓,你有这两句话也就够了,还是为父前去。

花木兰  (白)     还是女儿前去。

花母   (白)     你们都去不得。

花木兰  (白)     爹娘容禀。

(花木兰站小边,花弧、花母同搬椅子回原处坐。)

花木兰  (西皮二六板) 巾帼英雄古有证,

             女儿我立志胜前人。

             爹壮年战番兵威风凛凛,

             如今皓首病缠身。

             羽书频驰军情紧,

             愿替老父去从军。

花弧   (白)     话虽如此,只是你乃是个女孩儿家,倘被他人看出破绽,那还了得。你还要再思再想。

花木兰  (白)     爹爹!

     (西皮流水板) 孩儿自幼承父训,

             忠勇报国记在心。

             此一去心细胆壮多谨慎,

             我乔装改扮不露形。

             平日里父教儿勤习本领,

             平日里爹教儿要壮志凌云。

             今日里国土沦亡袖手不问,

             老爹爹这文韬武略你教儿做甚?你教儿做甚?

花母   (白)     出兵打仗自有那壮年男子,况且就是多了我儿一人,也无济于事。

花木兰  (西皮快板)  恨只恨突厥贼兴兵,

             锦绣山河染血腥。

             桑折麦倒乡里蹂躏,

             烧杀掳掠田舍化灰尘。

             狼子野心从来狠,

             乘铁骑入都门,国土覆灭,复巢之下卵难存。

             不许胡骑越过燕山岭,

             奴愿赴沙场万里行。

花母   (白)     唉!

     (西皮摇板)  相公他要去从军,

             女儿也要去当兵。

             苦苦劝说她不肯,

(花木蕙上。)

花木蕙  (西皮摇板)  闻得妹妹去从军。

     (白)     我在后面听得妹妹要替爹爹从军,壮志可嘉。只是塞外严寒,冰天雪地,妹妹生长闺阁之中,如何受得这般苦楚,你还要再思再想。

花木兰  (白)     姐姐呀!

     (西皮散板)  强敌压境不可忍,

             切莫阻我报国的心。

花母   (白)     老相公,你看她这般任性,执意要去,如何是好?

花弧   (白)     既然木兰有此志气,我倒不忍拦阻与她。好在我的军装尚在,你且带她改扮起来看看。若是扮得像,就叫她前去;若是扮不像,儿啊,还是为父的前去。

花木兰  (白)     我一定扮得像。

花母   (白)     依我看来,是扮不像的啊!

花木兰  (白)     一定扮得像。

花母   (白)     一定扮不像。

花木蕙  (白)     妹妹,还是不去的好。

花木兰  (白)     还是去的好。

花木蕙  (白)     去不得。

花木兰  (白)     去得的。

(花木兰端架子,学做男人身段,笑。)

花木兰  (白)     姐姐来啊!

(花木兰走花旦步下。)

花木蕙  (白)     来了。

(花木蕙、花母同下。)

花弧   (白)     哈哈,想不到木兰儿竟有这样志气,也不枉我戎马半生了。我想家中盔甲战袍俱在,缺少银枪战马,我不免去到市上,与她置办齐备。就此走走。

(花弧背包袱走圆场。)

花弧   (西皮原板)  恨强虏兴大兵疆土来犯,

             木兰儿怀壮志去到边关。

             走长街向市上把骏马来选,

卖马人  (内白)    卖马啊!

花弧   (西皮摇板)  耳旁听得叫卖声喧。

     (白)     喂!小哥。

(卖马人腰系各式马鞭自下场门上。)

卖马人  (白)     啊哈!

     (念)     我的名字叫张七,卖骡子卖马又卖驴。壮士杀贼军前去,我生意忙得了不得。

     (白)     呦,是位老大爷。

花弧   (白)     小哥可有上好的马匹?

卖马人  (白)     呦!您要买马,您可来的不是时候。

花弧   (白)     买马还有什么早晚呢!

卖马人  (白)     这两天缺货,您过几天再来吧!

花弧   (白)     胡说,你这马棚之内分明有许多马匹,怎说无有?

卖马人  (白)     老大爷,您别生气,听我告诉您说吧:只因突厥犯境,村中壮士们,都要到关前报到,我这儿马匹留着卖给那些杀敌的勇士们用的。您买马一定是下地、做活、套车、推磨。这么办,我给您闹匹骡子怎么样?

花弧   (白)     我买马也为上阵杀敌用的。

卖马人  (白)     怎么着!您买马也是上阵杀敌用的吗?您这么大岁数,哦,明白了,不用说您是给您儿子买的吧?

花弧   (白)     哦,不错,正是与我那儿子买的。

卖马人  (白)     那您儿子他自己怎么不来呀?

花弧   (白)     这……你也太啰嗦了,速速与我选上一匹好马!

卖马人  (白)     对,对,我这不是多管闲事吗!您等着我给您拉一匹去。

(卖马人从下场门幕内,手持马鞭作牵马状上。)

卖马人  (白)     吆喝!老大爷您瞧这匹怎么样?

花弧   (白)     此马膘头特瘦,乃是一匹老马,怎能上阵杀敌,不中用。

卖马人  (白)     是行家,我再给您换一匹。

花弧   (白)     小哥,我要那一匹。

(花弧向下场门幕内指。)

卖马人  (白)     要那匹!好,就这一匹是尖子,叫您给相中啦!您可真有眼力,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卖呢!

花弧   (白)     好马上阵才能杀敌立功。

卖马人  (白)     得,上阵杀敌我就豁出去啦!我给您拉来。

(卖马人从下场门幕内,手持马鞭作牵马状上。)

卖马人  (白)     您瞧头上是白的,身上是白的,尾巴是白的,四蹄也是白的,浑身上下连一根杂毛都没有。

花弧   (白)     这是白龙马,有千里的脚程。

卖马人  (白)     不错,不错,您真是行家。说道此马是骠,遍体无杂毛,亚赛南山豹,好似浪里蛟。好马呀,哦喝!好马。

花弧   (白)     但不知要多少银子?

卖马人  (白)     您是识货的,这匹马原本要值四、五十两银子。您不是上阵杀敌用吗?这么办,您就给三十两银子,我是半送半卖,也算我为国家效力啦!您瞧怎么样?

花弧   (白)     小哥,你倒是个爽快之人,如此多谢了。

(花弧接过马鞭,将银子交与卖马人。)

卖马人  (白)     我说老大爷,您可牵住了,要是跑了,我可追不上啊!

(卖马人下。)

花弧   (白)     哈……取笑了。

             选得良马,再与吾儿去买称手的兵刃便了。

     (西皮摇板)  白龙马助木兰去把功建,

             愿良骑载姣儿征途平安。

(花弧下。卖枪人手拿许多兵器上。)

卖枪人  (数板)    叮当叮当把铁打,风箱炉内哗啦啦啦。金子牌匾在当中挂,认准字号第一家。真才实料不二价,货真价实非自夸。两旁摆着兵器架,种类倒有一十八。刀枪剑戟不在话下,还有那鞭锏与锤抓,拐子流星月牙铲,金爪斧钺带钩叉。别看我能做能卖我可不能耍,会说会道就是不会拿。

     (白)     哎呀,这几天我买卖特别兴隆,天不早啦!把招牌挂起。

(花弧上。)

花弧   (西皮摇板)  喜吾儿虽女流颇有肝胆,

             再与她选兵刃去把贼歼。

     (白)     喂!掌柜的,这刀枪可是卖的?

卖枪人  (白)     吆!老大爷,你要买刀,您瞧这把菜刀,切菜、剁馅、宰鸡、杀羊,快着呢!

花弧   (白)     唉!我要兵器呀。

卖枪人  (白)     您要买兵器,您怎么不早说。您瞧这把大刀,耍起来风雨不透。您瞧怎么样?

(花弧接刀试。)

花弧   (白)     不好,忒重了些。

卖枪人  (白)     不好不要紧。您瞧这杆银枪好不好,今天才打出来的。

(卖枪人递枪与花弧,花弧接枪拉枪一个架式。)

花弧   (白)     待我试上一试!

卖枪人  (白)     敢情是个练家子。

花弧   (白)     倒也称手。

卖枪人  (白)     这杆枪名叫镔铁梨花枪,抖一抖好像蛟龙出水,取上将咽喉犹如探囊取物一般。

花弧   (白)     但不知要多少银子?

卖枪人  (白)     您就给二十两吧!

花弧   (白)     二十两太多了,这杆枪值八两银子。

卖枪人  (白)     八两?好,您真可以的,对半价都不到,算了,我不卖了。

(卖枪人返身欲走。)

花弧   (白)     啊!掌柜的回来,我们再商量。

卖枪人  (白)     哎!老大爷,您既是好武为乐,只要大家称手,连着高兴,多花俩钱算什么!

花弧   (白)     哪个好武为乐,我乃是上阵杀敌军前使用的呀!

卖枪人  (白)     唉!闹了半天敢情军前使用的,您怎不早告诉我啊!既是上阵杀敌,这样吧,您拿去,算我送给您的。

花弧   (白)     哪有不把银钱的道理。

卖枪人  (白)     老大爷,想我们过的好好的太平日子,可恨那突厥侵犯咱们疆土,烧杀抢掠是无所不为,要不是把番贼打回去,万一杀到咱们这儿来,就连我这买卖也开不成啦。就拿咱们村子来说,就有三百多户人家从军杀敌,我这个人虽不能上阵,把这杆枪送给您,拿到两军阵前,多杀几个敌人,也算我为国家尽了一份力啦!但愿早日扫平贼寇,咱们好安居乐业,一杆枪又算得了什么,您拿去,您拿去吧!

花弧   (白)     我一定要把钱。

卖枪人  (白)     我一定要奉送。

花弧   (白)     我一定要把钱。

卖枪人  (白)     我一定要奉送。

花弧   (白)     我一定要把钱。

卖枪人  (白)     我一定要奉送。

花弧   (白)     你不要钱,我枪也不要了。

(花弧转身欲走。)

卖枪人  (白)     老大爷,回来,回来,咱们商量商量。这么办,给五两银子,算我半送半卖,这成了吧!

花弧   (白)     多谢掌柜的。

(花弧将钱交与卖枪人。)

花弧   (白)     银两在此。

卖枪人  (白)     祝您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老大爷,咱们回头见。

             卖刀啊!

(卖枪人抱兵器下。)

花弧   (白)     哈哈!这个娃娃,倒也有趣。且喜银枪战马俱已齐备,不免回家便了。

(大锣水底鱼牌。花弧走正圆场,至上场门台口。大锣五击头。花弧牵马进门,把马鞭、枪放在小边,转身对上场门。)

花弧   (白)     妈妈哪里?

花母   (内白)    来了。

(花母上。)

花母   (白)     回来了!

花弧   (白)     啊,木兰儿装扮完了无有?

花母   (白)     我不晓得,你去问木蕙儿吧。

(花木蕙携花木棣同上。)

花木蕙  (念)     卸却钗环样,宛然武士装。

     (白)     爹爹,母亲!

花弧   (白)     你妹妹改装完了没有?

花木蕙  (白)     已经改装完了。

             啊,妹妹,快出来吧。

花木兰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装束才竟到前堂,2

(急急风牌,大锣四击头。花木兰上,亮相,拉云手。)

花木兰  (西皮散板)  脱去了绣罗裙改换军装。

             想人生要有那英雄胆量,

(花木兰挖进立小边。)

花木兰  (西皮摇板)  到阵前灭敌寇永固边防。

(花木兰向左转身进内,与花弧对眼一看。撕边一大锣。花木兰、花弧同笑。)

花木兰  (白)     爹爹,你看我扮得可像?

花弧   (白)     扮得很像,还要学学男子行走。

花木兰  (白)     这男子行走么——

(大锣三击。花木兰拉云手,右手甩三下,从小边到大边,学男子走三步。)

花木兰  (白)     爹爹,走得可像?

花弧   (白)     走得也像,只是声音不对,还放心不下。吾儿可知道男子讲话的声音?

花木兰  (白)     男子的声音,女儿知道啊。爹爹,你做元帅,我做先行,我们来试演试演。

花弧   (白)     好,好,好,我做元帅,你做先行,演习演习!

花木兰  (白)     爹爹请坐!

(花弧归中座,花木兰至小边上场门外台口立定候令。)

花弧   (白)     元帅有令,小将进帐。

花木兰  (白)     报!花木兰告进。

(花木兰向花弧拱手弯腰,做准备告进的样子。)

花弧   (白)     不成功,不成功!

(花弧起立摇双手。)

花木兰  (白)     怎么不成功?

花弧   (白)     男子讲话要粗壮些。

花木兰  (白)     喔,要粗壮些。女儿知道了,再来试演试演!

花弧   (白)     元帅有令,先行进帐。

花木兰  (白)     报!先行告进。3

(花木兰回头走反圆场至大边台口,对花弧打一恭。)

花木兰  (白)     元帅在上,末将花木兰参见。

花弧   (白)     小将免礼,一旁站立。

花木兰  (白)     多谢元帅!

(大锣五击头。花木兰回大边斜站。撕边一大锣。花木兰向右转眼与花弧对看,一笑。花弧微笑。)

花弧   (白)     这才看不出是女子了。

(花弧、花母同起。)

花弧   (白)     只是你往前敌报到,须用为父的姓名。木兰二字,不要提起。

花木兰  (白)     那是自然。爹爹呀,军情紧急,孩儿就此起身,爹娘在上,受孩儿一拜!

(花木兰冲花弧、花母下拜。)

花木兰  (西皮摇板)  此一去千万里归期未定,4

             免不得两泪淋叩别双亲。

花弧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但愿得早把那狼烟扫尽,

花母   (西皮摇板)  切莫作封侯想快转门庭。

花木兰  (西皮摇板)  此一去必定是旗开得胜,

             平贼寇儿回来再奉双亲。

     (白)     姐姐,小妹此去,不知何日才得回来。双亲面前,全仗姐姐替小妹尽点孝心。

花木蕙  (白)     那是自然,何劳妹妹嘱咐。

(花木棣走近花木兰一步,拉花木兰衣角。)

花木棣  (白)     姐姐,往哪里去?

花木兰  (白)     弟弟,我去去就要回来的。弟弟好好的在家念书,长大起来,也好为国效劳。

花木棣  (白)     姐姐,你给我买玩意儿回来。

花木兰  (白)     爹娘保重,孩儿就此登程。

花弧、

花母   (同白)    我二老送你一程。

花木兰  (白)     爹娘且请留步,倘被乡人知道反为不美。

花弧   (白)     适才为父与儿买得战马银枪,儿可取去使用。吾儿一路须要小心!

花木兰  (白)     孩儿遵命。趁此夜静无人,孩儿就去也。

(花木兰向小边跨一步,两边一望。撕边大锣二击。)

花木兰  (西皮散板)  门儿外月轮高夜深人静,5

(花木兰在前领走圆场出门,至上场门提枪,拉马拿马鞭,拉至下场门,上马。花弧、花母、花木蕙、花木棣同站小边相送。)

花木兰  (西皮散板)  为国家哪顾得万里长征!

(花木兰用马鞭打马,冲头,下。)

花母   (白)     木兰,我的儿啊!

花弧   (白)     妈妈,随我进去吧。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投军人手执马鞭同上至台口,站横一字。)

投军人甲 (念)     突厥犯国境,

投军人乙 (念)     百姓不安宁。

投军人丙 (念)     军情急如火,

投军人丁 (念)     边疆去从军。

投军人甲 (白)     众位请了!

投军人乙、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请了!

投军人甲 (白)     只因突厥作乱,攻占边境,杀我百姓,是我等应召从军,如今军情紧急,就此前往杀敌立功。

投军人丙 (白)     那是自然啦!此番到了两军阵前,我一定多杀几个番奴,出出我胸中的恶气。叫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中原人的厉害。

投军人丁 (白)     唉!我说这位壮士,想我也是一腔热血,恨不得马上到了两军阵前将敌人刀刀斩尽,个个杀绝,方消我心头之恨。无奈家有老母娇妻,使我放心不下,又想阵前杀敌,又想回家看看,闹得我心里倒没有注意啦!唉!

投军人乙 (白)     有道是有国方有家。人人奋勇杀敌,国家强盛谁敢欺侮。就是不在一旁厮守妻儿老小,也得平安度日。倘若人人不肯当兵打仗,那时敌人杀进国来,国破家亡,房屋田园,尚且不保;妻儿老小,更不知往哪里去了。常言道:“杀敌救国安天下,方是男儿大丈夫。”

投军人甲 (白)     壮士言得不差,军情紧急,趱路要紧。

     (西皮摇板)  大家催马往前进,

投军人乙 (西皮摇板)  不灭胡尘不回程。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花木兰  (内白)    马来呀!

(场面作马嘶声,四击头。花木兰右手举枪、马鞭挂在右手无名指上,至台中间亮相。眼向前看,回头把枪放下,朝上场门内看,表示对父母依恋之情。花木兰看装束,顿足,左手持枪,右手持鞭,亮相,走圆场到上场门耍大刀花到台口亮相,翻鹞子翻身亮相。走圆场至下场门台口。四击头。花木兰加鞭到上场门九龙口处,绕鞭走反圆场至台口拉云手。四击头。冲台里使一大刀花,转身向台口绕枪亮相。)

花木兰  (新水令)   才从市上买鞍鞯,

(花木兰绕马鞭反皮猴,翻鹞子翻身,在下场门台口亮相。归台当中,拉云手。)

花木兰  (新水令)   策长鞭,

(花木兰大刀花,反大刀花右手持枪,鹞子翻身亮相。)

花木兰  (新水令)   追风驰电。

(花木兰跨腿趋步,绕枪,至下场门台里角,亮相。)

花木兰  (新水令)   朔气传金柝,

(花木兰右转身背马鞭,枪上膀子,至上场门九龙口,亮相。)

花木兰  (新水令)   风吹铁衣寒。

(花木兰复至台中,加鞭,大刀花亮相,走反圆场。)

花木兰  (新水令)   月色当天,

(花木兰卧鱼。)

花木兰  (新水令)   急忙里,莫迟延。

(花木兰跨左腿,踢右腿,马鞭倒下,枪落地,向右转身,冲台口亮相,略停,原地拉云手。)

花木兰  (念)     霜月压长川,征人夜不眠。羽书如火急,何日——

(大锣五击头。花木兰跨右腿,踢左腿,做转身亮住,右手一指。)

花木兰  (念)     到军前。

     (白)     俺,花弧!一路行来,过了黄河,又渡黑水,回首家乡,已被白云遮住,耳边厢只闻河水声喧,爹娘唤儿之声是听不见了。想我木兰啊!

     (折桂令)   俺生小识兜鍪,

(花木兰跨右腿,踢左腿,向前弯腰三次。)

花木兰  (折桂令)   装束锦带,

(花木兰走反圆场。)

花木兰  (折桂令)   吴钩。

(花木兰右手击右靴底。)

花木兰  (折桂令)   窄蛮靴欲蹴天蹻,

(花木兰右脚前按牌移动二次,右手前指。)

花木兰  (折桂令)   征程未久,

(花木兰拉正云手,左转身归台中。)

花木兰  (折桂令)   早到了黑水前头。

(花木兰双手从身后指出,大刀花。)

花木兰  (折桂令)   这一搭霜林红绣,

             那半壁,

(花木兰鹞子翻身。)

花木兰  (折桂令)   胡骑啾啾。

             俺双亲常挂心头,

(花木兰右手外翻指心。)

花木兰  (折桂令)   听不见呼女,

(花木兰摇右手。)

花木兰  (折桂令)   音柔。

(花木兰向前推双手,一次左手在前,右手在后,面向右转;一次右手在前,左手在后,面向左转。)

花木兰  (折桂令)   俺此去呵,

(花木兰左手拍腰,冲台左用手指出,冲上场门台口鹞子翻身。)

花木兰  (折桂令)   只索是冲锋,

(花木兰快步抖枪往前指。)

花木兰  (折桂令)   报国,

             不承望挂印,

(花木兰走反圆场,顺圆场起反云手,向右转身。)

花木兰  (折桂令)   封侯。

(花木兰翘大指,背枪,骑马势勒马,走半个反圆场,至上场门口,摔枪亮相。走至下场门台口,左转身踢右腿连续三次,亮住。到下场门,自下场门快步至上场门台口,拉正云手,朝里一看,左转身至台中。)

花木兰  (叫头)    且住!

     (白)     前面又是一座关头,待俺急速前行便了!

(花木兰原地耍大刀花,抬右腿亮相。)

花木兰  (折桂令)   又近涵关头,

             趱行向前,

(花木兰勒马,走反圆场。)

花木兰  (折桂令)   莫停留。

(花木兰向右转身,跨左腿,踢右腿,亮相,踢腿,鹞子翻身亮相。急急风牌。花木兰下。)

【第七场】

贺廷玉  (内二黄导板) 抗番兵守国土将士用命,

(四魏兵、四魏将引贺廷玉同上。)

贺廷玉  (回龙)    为国家战强敌哪得安宁。

     (二黄原板)  贺廷玉在马上传下一令,

(四魏将、四魏兵同过场,贺廷玉上高台。)

贺廷玉  (二黄原板)  必须要到山头细查敌情。

             上山来见四野狼烟滚滚,

(急急风牌。众番将、番兵同上,过场。)

贺廷玉  (二黄散板)  又只见众番贼人马纷纭。

             众将官齐上马截杀一阵,

(急急风牌。贺廷玉上马,引众将同起打。急急风牌。双收下。6
(贺廷玉抖枪上,作战败状,在下场门外台口一勒马,四魏将、投军人甲、投军人乙、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开打。突厥王上,对贺廷玉一满头。贺廷玉、突厥王半个过河,往里一盖,往外一盖,贺廷玉卸枪落马,跪下。突厥王耍大刀花砍贺廷玉,花木兰自下场门上,用枪挑突厥王手中兵器,半个过河,上三枪,下三枪,一盖,花木兰用枪刺突厥王腰蓬,突厥王接腰蓬败下。花木兰两望门,见贺廷玉,下马。花木兰、投军人甲、投军人乙、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站小边。)
花木兰、
投军人甲、
投军人乙、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参见元帅。

贺廷玉  (白)     壮士何人?

花木兰、
投军人甲、
投军人乙、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我等乃是前来投军的。

贺廷玉  (白)     适才多蒙列位相助,随同本帅一同回营。

(急急风牌。四击头。众人同亮相,同下。)

【第八场】

(四番兵、中军引突厥王同上。7

突厥王  (西皮摇板)  统兵十万到边城,

             要把南朝一扫平。

             一十二载未取胜,

(突厥王归外场小座。)

突厥王  (西皮摇板)  进退两难无计行。

     (白)     孤家,北突厥王。只因久慕中原,率军南下,不料多年争战,总未成功,孤家意欲收兵回转本部,且待与军师商议,再作定夺。

             来,军师进见。

(军师上。)

军师   (念)     前朝有个诸葛亮,我的八卦比他强。他说阴天能下雨,我算晴天出太阳。

     (白)     参见狼主。

突厥王  (白)     军师少礼,请坐。

军师   (白)     谢坐。唤某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突厥王  (白)     军师,孤家出兵以来一十二载,不能成功,意欲收兵回转本部,再图后举,军师意下如何?

军师   (白)     狼主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现有一计在此,管叫马到成功。

突厥王  (白)     军师有何妙计?

军师   (白)     魏兵战乏,夜间必不提防。为臣也曾观看敌营阵式,狼主可带领全部人马,三更时分,前去偷营劫寨,哪怕大功不成。

突厥王  (白)     此计甚好。

             呔!众将官。今晚饱餐战饭,三更时分,偷营劫寨。掩门。

(四龙套引突厥王、军师同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

花木兰  (内二黄导板) 夜沉沉胡笳静四周巡哨,

(花木兰上,至台中亮相。投军人甲、投军人乙、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上。花木兰一看,至下场门台口踹腿抱靴亮相,走反圆场。花木兰、投军人甲、投军人乙、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直过河。四击头。同亮相。)

花木兰  (二黄原板)  十二载在营中未解战袍。

             替严亲,

(花木兰至下场门台里角亮相。)

花木兰  (二黄原板)  到边关来把贼讨,

     (念)     为国家战沙场,

     (二黄原板)  冒风霜昼夜辛劳。

             狼烟——

(花木兰走反圆场,至九龙口亮相。)

花木兰  (二黄原板)  未息我不能在堂前尽孝,

(花木兰走圆场至台中。花木兰、投军人甲、投军人乙、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站五梅花。)

花木兰  (二黄原板)  望明月思家乡想爹娘好不心焦。

             关山万里音信杳,

(花木兰作拔剑状。)

花木兰  (二黄原板)  我不灭胡尘誓不还朝。

(场面作鸟声。)

花木兰  (二黄原板)  夜深何来这雀鸟乱噪?8

(场面作鸟声。)

花木兰  (白)     啊!

     (西皮快板)  霎时间飞鸟过费我推敲。

             为什么黑夜里宿鸟惊叫,

             为什么向南飞纷纷离巢?

             低下头来暗思量,

(胡琴拉哑笛。花木兰作沉思状。)

花木兰  (西皮快板)  是是是我明白了。

             莫不是贼偷营,

             马蹄声惊起宿鸟。

             进大营报与那元帅知晓,

             施巧计破贼兵就在今宵。

(风入松牌。花木兰、投军人甲、投军人乙、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偏辫子。四击头。众人同亮相。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魏兵、四魏将引贺廷玉同上。)

贺廷玉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宝帐等,

(贺廷玉转身进大帐坐里场座。)

贺廷玉  (西皮摇板)  花弧回来问分明。

(花木兰上。)

花木兰  (白)     参见元帅。

贺廷玉  (白)     花将军巡哨赶回,莫非有敌情报告?

花木兰  (白)     启禀元帅:番兵今夜前来偷营,望元帅早作准备。

贺廷玉  (白)     怎见得?

花木兰  (白)     末将正在营前巡哨,忽见一群飞鸟自北而来,想是番兵人马众多,将宿鸟惊起,望元帅早作准备,杀他个措手不及。

贺廷玉  (白)     有这等事。

             众将听令!

四魏将  (同白)    元帅。

贺廷玉  (白)     适才花将军报道,番兵今夜前来偷营。你等各将本部人马四下埋伏,等那番兵到来,一齐截杀。

四魏将  (同白)    得令。

(四魏将同下。)

贺廷玉  (白)     花将军听令:命你带领五千人马,伏在柳林之内,放过番兵再去夺他们的营寨,本帅随后前来接应。

花木兰  (白)     得令。

(急急风牌。花木兰下。)

贺廷玉  (白)     番兵不来便罢,他若来时,管叫他片甲不归。

             带马!

(贺廷玉下。场面起堂鼓。四番兵、哈将、呼将、么将、莫将引突厥王同上,同站斜一字。突厥王、哈将、呼将、么将、莫将同用枪往里一挑。)
哈将、
呼将、
么将、

莫将   (同白)    乃是空营。

(急急风牌。四魏将同上,会阵。花木兰、四龙套同上,会阵。贺廷玉上。花木兰、贺廷玉同杀突厥王死。四番兵同败下。急急风牌。)
花木兰、

贺廷玉  (同三笑)   哈哈!哈哈!哈……

(花木兰、贺廷玉同走圆场。)

四龙套  (同白)    那贼已灭。

贺廷玉  (白)     人马班师回朝!

(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上。)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念)    得胜还朝喜气扬,

     (同南锣)   见天子坐明堂。

             元帅把本来奏上,

             将士立功在疆场,

             花将军要还乡,

             他为何不做尚书郎,

             为何不做尚书郎。

投军人丙 (白)     我说怪呀!

投军人丁 (白)     怪呀!

投军人丙 (白)     你说是怎么档子事儿?

投军人丁 (白)     你说是怎么档子事儿?

投军人丙 (白)     花将军辞官不作,他要回家。

投军人丁 (白)     是呀,他要回家。

投军人丙 (白)     他一死儿不做尚书郎。

投军人丁 (白)     他干吗不做尚书郎?

投军人丙 (白)     这是什么缘故?

投军人丁 (白)     这里八成儿是有点儿缘故。

投军人丙 (白)     你别起哄。

投军人丁 (白)     花将军言道,投军杀敌,原为报国,不是为了贪功受赏。如今天下承平,早日还乡务农耕种,乃是他的平生志愿。

投军人丙 (白)     话虽如此,想花将军跟咱们一块征战番兵,出生入死一十二载,如今好容易得胜还朝,他要辞职还乡,要不跟咱们一块儿啦,叫人怪舍不得的!

投军人丁 (白)     你舍不得他,我也舍不得他,元帅更舍不得他。听说今儿个设下庆功大宴,宴罢之后,元帅还要好好地劝劝他,留下他在朝为官呢!

投军人丙 (白)     要留住他在朝为官那敢情好啦!等会宴罢之后,我们也帮着元帅留住,你看怎么样?

投军人丁 (白)     好,好,天不早了,赶紧赴宴去。

投军人丙 (白)     唉,可别喝醉了,喝醉了就耽误正事啦!

投军人丁 (白)     没错,没错,走,走。

(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下。)

【第十二场】

(二旗牌同上。)

旗牌甲  (白)     元帅得胜回京,今日庆功大会,你我两厢伺候。请!

(吹打。急急风牌。贺廷玉、四魏将、四投军人、花木兰同上。贺廷玉、花木兰坐当中,四魏将、四魏兵分坐两旁。)

贺廷玉  (白)     众位将军,此番抗敌得胜还朝,全国人等,莫不欢欣鼓舞。你我正要痛饮几杯。请!

四魏将、

四投军人 (同白)    请。

(第一段绕绕令。)
四魏将、

四投军人 (同白)    末将等随从元帅杀敌立功,多亏元帅指挥有方。

贺廷玉  (白)     此番扫灭贼寇,多亏花弧小将智勇双全,花将军应居首功。

投军人丙 (白)     咱们给花将军喝上一杯!

花木兰  (白)     这就不敢!

四魏将、

四投军人 (同白)    请!

(第二段绕绕令。)

花木兰  (白)     此番战退番兵,一来元帅指挥有方,二来全军将士英勇,末将何功之有?

投军人丁 (白)     对!全军就是大伙儿,大伙儿就是自己,自己、大伙儿,大伙儿、自己,干一杯。

(牌子。)
四魏将、

四投军人 (同白)    酒已够了,末将等告辞。

(四魏将、投军人甲、投军人乙同下。投军人丙、投军人丁留座狂饮。)

贺廷玉  (白)     不送了!

(贺廷玉起身向外场走,花木兰离座。)

花木兰  (白)     末将告辞!

贺廷玉  (白)     花将军请少待。

             左右,将他们搀扶后面歇息。

(二中军同上前搀扶,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匆匆告辞踉跄下。)

贺廷玉  (白)     花将军,本帅尚有几句言语,要与花将军商议。书房待茶!

(小开门。贺廷玉、花木兰同走圆场,贺廷玉归大边外场坐,花木兰坐小边。)

花木兰  (白)     不知元帅有何见教?

贺廷玉  (白)     花将军,前朝见魏主,魏主也曾封你为尚书郎,你因何辞谢不受?

花木兰  (白)     末将投军,原为报国,现在天下承平,百姓安宁,早日还乡,务农侍亲,乃是末将之大愿也。

贺廷玉  (白)     将军年纪尚轻,为何对功名这等淡薄,真是奇怪得很。

(贺廷玉对花木兰上下打量。)

贺廷玉  (白)     啊,自有道理。

花木兰  (白)     天已不早,末将告辞。

贺廷玉  (白)     慢来,慢来。本帅尚有几句心腹话,未与将军言讲。左右退下。

(二中军同下。)

贺廷玉  (白)     啊,花将军!今年多大年纪?

花木兰  (白)     啊,这……

贺廷玉  (白)     可曾婚配?

花木兰  (白)     啊,未曾婚配。

(贺廷玉将椅移近花木兰。)

贺廷玉  (白)     花将军,快些不要因循坐误,辜负了你的青春!

花木兰  (白)     天已不早,末将告辞。

(花木兰起身欲走。)

贺廷玉  (白)     才不过三言两语,怎么又要辞去!记得当日战场之上,你我筹划军机,也曾通宵达旦。怎么今日忽然不好意思起来了?想你在万马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今日为何作此女儿之态。

(贺廷玉、花木兰同推磨。花木兰忽起立,对贺廷玉一拱手。)

花木兰  (白)     末将告辞!

(花木兰撩袍转身走,贺廷玉急上前拉住,花木兰骇极。)

花木兰  (白)     元帅!你、你、你……

(花木兰甩袖挣脱,贺廷玉见状不解何意,向小边走上一步。)

贺廷玉  (白)     我对你实说了吧。本帅所生一女,今年一十八岁,本帅有意许配于你,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花木兰  (白)     哦!原来元帅要将小姐许配于我……

贺廷玉  (白)     花将军,敢是应允了?

花木兰  (白)     啊,这个,不敢高攀。

贺廷玉  (白)     不必过谦,花将军从军一十二载,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如今天下太平,就该完婚。来年生下一子,也好接续你花门后代,岂不美哉?

花木兰  (白)     这个……

(花木兰转眼珠。)

花木兰  (白)     非是末将不允,只因未曾禀明父母,不敢做主。

贺廷玉  (白)     只要将军应允,令尊大人焉有不允之理!

花木兰  (白)     我家爹爹,他是不会应允末将娶妻的呀。

贺廷玉  (白)     啊,这却是为何?

花木兰  (白)     啊,如此待小将请假回乡,禀明父母,再做道理。告辞。

(花木兰转身出门,快步至大边外台口,用右手试额角。)

花木兰  (白)     哎呀,好险啊!

(花木兰急下。)

贺廷玉  (白)     且住,想花将军乃国家栋梁之才,不想他对功名如此淡薄,一旦隐居田园,岂不可惜!为此,我有意将女儿许配于他,也好叫他安心在朝,为国出力。谁知他又这样吞吞吐吐,哎呀,这……

(贺廷玉以手按额作沉思状。)

贺廷玉  (白)     有了,我不免将此事奏明圣上,请旨定夺。我一定要将女儿许配于他。我就是这个主意呀!哈哈。

(贺廷玉下。花木兰上。)

花木兰  (西皮散板)  元帅他把亲事来论,

             急煞木兰女将军。

     (叫头)    且住!

     (白)     适才被元帅留住,苦苦求亲,要将他的令嫒许配于我。只是我也是女儿身,他怎生知晓。想我从军一十二载未露破绽,我不免收拾行装返回家中,改换女装,那时节元帅啊,你也就明白了!事不宜迟,待我连夜登程。

(花木兰下。)

【第十三场】

花弧   (内白)    木兰儿,想煞为父了!

     (内高拨子导板)听说我军得了胜,

(花弧上。)

花弧   (高拨子二六板)赞木兰女儿身。

             十二载去从军,

             但愿她破敌得胜转回程。

             可算得又忠又孝巾帼第一人,

             愧煞那须眉丈夫也不能。

     (高拨子原板) 人道那女难并论,

             今日看来一样能。

             忙到荒郊把姣儿等,

(花弧走圆场。四投军人手执马鞭同上。)

花弧   (白)     小哥,你们是哪里来的?

四投军人 (同白)    我们是前方将士得胜回家,打此路过。

花弧   (白)     你们得胜回家?请问壮士,有一小将花弧,他可曾回来?

投军人乙 (白)     你问的那花将军?此番战败番兵,还有花将军的头功呢!我们还要前去贺喜。

花弧   (白)     怎么,是花将军的头功哪?请了,请了。

投军人乙 (白)     请了。

(四投军人同下。花弧在台中用右手食指,向左指,向右指,表示盼望花木兰。身上抖撒显老迈的样子。走圆场至上场门外台角,吊毛至下场门外台口。花弧席地坐下。)

花弧   (白)     哎呦!

     (高拨子摇板) 耳旁听得马蹄声。

(花木兰执马鞭上。)

花木兰  (西皮摇板)  催马一路到家乡,

             见一老者在道旁。

     (白)     那旁有一位老者,好像俺爹爹模样,待我下马认来。

(花木兰下马一看。)

花木兰  (白)     果然是爹爹在此。

             爹爹!女儿回来了。

花弧   (白)     怎么,你是我的女儿木兰么?

花木兰  (白)     正是女儿。

花弧   (白)     你想死为父的了!

     (西皮摇板)  我儿从军十二春,

             堂前盼坏老娘亲。

             今日归来多欢庆,

     (白)     我们回家去吧!

(花弧、花木兰同走圆场。花母上。)

花母   (西皮摇板)  但愿木兰早回程。

花弧   (白)     妈妈,开门来!

花母   (白)     老相公,回来了。

花弧   (白)     恭喜妈妈!贺喜妈妈!

花母   (白)     我喜从何来呀?

花弧   (白)     你去看来啊!

花木兰  (白)     这就是母亲么?啊,母亲!

花母   (白)     你是何人哪?

花木兰  (白)     儿是木兰回来了。

花母   (白)     哎呀儿啦,你想死为娘了!

(花木兰上前一步,跪在花母膝前。)

花母   (西皮导板)  一见姣儿珠泪滚,

花木兰  (西皮散板)  一十二载转家门。9

(花木兰起立。)

花木兰  (白)     啊,母亲!女儿今日回来,正该欢喜才是,怎么倒伤心起来了?

花母   (白)     儿在外面受尽千辛万苦,怎不叫娘心疼!

花木兰  (白)     儿在万马军中,倒也快乐得很。

花母   (白)     怎么,快乐得很?

花木兰  (白)     我那姐姐、弟弟呢?

花母   (白)     你那姐姐早已出嫁,闻得你得胜还朝,她特地回家等你几日了。

花弧   (白)     待为父叫她一声。

             木蕙儿哪里?

花木蕙  (内白)    来了。

(花木蕙上,花木棣上。)

花木蕙  (念)     爹爹林边将妹等,

花木棣  (念)     不知今日可回程?

(花木蕙、花木棣挖门进。花木兰向前用手拉花木蕙。)

花木兰  (白)     姐姐!

花木蕙  (白)     你是何方男子,休得无礼!

花木兰  (白)     我是小妹回来啦,怎么害怕起来?

花木蕙  (白)     哎呀,原来是妹妹,为姐的不认得你了。啊妹妹,你在外面可曾被人看破?

花木兰  (白)     你看像个女子么?

花木蕙  (白)     真是不像。

花木兰  (白)     连姐姐都不认得,别人更看不出了!

(花木棣向花木兰走近,用手拉花木兰。)

花木棣  (白)     这就是出外的姐姐?啊,姐姐!

花木兰  (白)     你是何方的男子,这等鲁莽!

花木棣  (白)     我就是你兄弟木棣啊。

花木兰  (白)     弟弟么?如今长得这般高大了!

花木棣  (白)     姐姐,小弟早就长高大了哇!

花木兰  (白)     你长大成人,姐姐不认识你了!

             只管说话,女儿回得家来,还未给爹娘行礼。

花弧、

花母   (同白)    吾儿一路辛苦,不要行礼了!

(花木兰上前向花弧、花母跪拜,花弧急用手扶起花木兰。)

花母   (白)     如今你回得家来,再也不要作这男子装束了。

花木兰  (白)     那是自然,待儿换过女装,再来叙谈。

花母   (白)     随我后面换了衣裳,歇息歇息。儿啊,随娘来啊!我儿她回来了,她果然回来了,哈哈哈……

花木兰  (白)     正是:

     (念)     一十二载男子样,霎时还我女儿身!10

(花木兰下。)

花弧   (白)     木蕙,木兰儿从军一十二载,建立偌大功勋。今日万里归来,我等总要庆贺一番才是!

花木蕙  (白)     那是自然。

花弧   (白)     儿啊!

花木棣  (白)     在。

花弧   (白)     命你到后面杀宰猪羊,替你姐姐接风。

花木棣  (白)     孩儿遵命。

     (念)     领了父命出前堂,磨刀霍霍向猪羊。

花弧   (念)     女儿归来心欢畅,木兰忠勇非寻常。

     (笑)     哈哈……

(花弧、花木蕙、花木棣同下。)

【第十四场】

(四魏兵、二旗牌引贺廷玉同上。)

贺廷玉  (西皮摇板)  来到延安用目望,

             不知花弧在何方?

     (白)     想那日,本帅向花将军提亲,他说未奉父母之命,不敢做主,是我意欲将此事奏明圣上,谁知他思亲心切,连夜归去。如今本帅请下圣命,来到延安府,要向花府求亲。来到尚义村,不知花府今在何处?

旗牌甲  (白)     来此已是花府门首。

贺廷玉  (白)     上前叫门。

旗牌甲  (白)     门上哪位在?

花弧   (内白)    来了。

(花弧自下场门上。)

花弧   (哭相思调)  合家团聚喜气扬,磨刀霍霍向猪羊。

     (白)     哪一位?

旗牌   (白)     我家元帅来了。

花弧   (白)     元帅驾到,请!

(花弧拱手相让,旗牌引贺廷玉进门,立大边。)

贺廷玉  (白)     这位想是花老太爷?

花弧   (白)     不敢,不知元帅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贺廷玉  (白)     本帅来得鲁莽,老丈海涵。

花弧   (白)     岂敢,元帅驾临茅舍,不知有何贵干?

贺廷玉  (白)     啊,老丈。我有一女,已然许配令郎公子,老丈你知道哇?

花弧   (白)     怎么,元帅的小姐,已然许配我儿为婚?哎呀,小老儿我一些也不知道啊!

贺廷玉  (白)     就请将令郎公子唤出一问,便知明白。

花弧   (白)     是,是,是。

             我儿快来!

(花木棣上。)

花木棣  (白)     来了。

     (念)     正在后面宰猪羊,忽听前堂唤儿郎。

     (白)     爹爹何事?

花弧   (白)     恭喜我儿,贺喜我儿。堂前来了一位元帅,要将小姐许配我儿,上前见礼,问个明白。

花木棣  (白)     有这等事?

(花木棣向大边走一步,对贺廷玉施礼。)

花木棣  (白)     参见元帅。

贺廷玉  (白)     啊花……

(贺廷玉作愣态。)

贺廷玉  (白)     这是何人哪?

花弧   (白)     这就是小儿啊。

贺廷玉  (白)     哦,是了。那一位令郎莫非是他的哥哥么?

花弧   (白)     不,不,不,小老儿只此一子。他并无兄长啊!

花木棣  (白)     我哪儿来的哥哥啊!

(花木棣自上场门下。)

贺廷玉  (白)     这是什么缘故啊?

花弧   (白)     元帅,你到底问的是哪一个啊?

贺廷玉  (白)     就是从军一十二载的花将军啊!

花弧   (白)     哦,就是从军一十二载的花……小老儿告便。

贺廷玉  (白)     请便。

花弧   (白)     哎呀,且住!想木兰从军一十二载,今日得胜回来,何等不喜,哪些儿不乐。谁想来了一位元帅,一定要将他的小姐许配我的女儿,本当对他说明,又恐机关泄露。我若不说,他断断不肯走去!他那里是位千金,我这里是位小姐,怎能成就婚姻大事!哎呀,这……

(花弧以右手触额作思考状。)

花弧   (白)     有了,我不免再三推辞,执意不允,他岂奈我何。

             啊,元帅!想你那小姐,乃是千金之体,怎能下嫁我们这贫寒人家,此事断断使不得!

(花弧摇手。)

贺廷玉  (白)     老丈说哪里话来,他乃当世英雄,只恐我那女儿还高攀不上呢!

花弧   (白)     元帅,当世英雄她倒当得的,元帅的快婿东床,她却做不得!

贺廷玉  (白)     老丈有所不知,我已然奏请圣上作主,少时圣旨到来,你就不能推辞的了。

钦差   (内白)    圣旨下!

贺廷玉  (白)     香案接旨!

(吹打。钦差右手拿马鞭、左手捧圣旨上,下马,挖门站台中。)

钦差   (白)     圣旨下!贺廷玉、花弧接旨。

贺廷玉、

花弧   (同白)    臣,(贺廷玉)(花弧)接旨。

(花弧跪下,贺廷玉作惊奇状。)

钦差   (白)     “今有元帅贺廷玉,奏称欲将其女许配花弧为婚。花弧抗敌有功,贺女德貌双全,英雄美人,佳侣天成,今特为媒,诏告花、贺两家姻缘永缔。”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贺廷玉、

花弧   (同白)    万万岁!

(吹打。贺廷玉、花弧同起立站小边,钦差归大边。)

钦差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停,咱家告辞!

(钦差下。)

贺廷玉  (白)     唗!你这老儿,真正岂有此理。怎么冒花弧名字接起圣旨来了?

花弧   (白)     小老儿就叫花弧,我并不冒充。

贺廷玉  (白)     好,将那花将军唤出便罢,如若不然,我奏明圣上,叫你吃罪不起!

花弧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非是我执意不应允,

             只皆因这内中另有隐情。

             无奈何我只得姣儿唤定,

     (白)     木兰儿!

     (西皮散板)  唤来了女英雄我家的将军。

     (白)     木兰儿快些来呦!

花木兰  (内南梆子导板)当窗对镜理云鬓,

(花木兰上。)

花木兰  (南梆子)   卸却了连环甲又着罗裙。

             羞答答我且把前堂来进,

(花木兰双手在身右翻袖走半个正圆场。)

花木兰  (南梆子)   老爹爹发雷霆所为何情?

     (念)     乔装改扮立功劳,得胜回来乐逍遥。

(花木兰作得意状。花弧迎出。)

花弧   (白)     乐逍遥,乐逍遥,你乐出祸来了。当日我叫你不要前去从军,你偏偏要去,如今你立功回来,倒也罢了。你千不该、万不该,将元帅的小姐讨回家来。事到如今,元帅来了,圣旨也到了,元帅发怒了,我也无可奈何了,那元帅一定要将小姐许配于你了。我看你是怎生得了!

花木兰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说元帅降寒门,

             倒叫木兰笑盈盈。

             有劳爹爹把路引,

(花弧在前,花木兰在后挖门进,同站小边。)

花木兰  (西皮摇板)  谅元帅认不出阵前将军。

     (白)     元帅在上,奴家万福。

贺廷玉  (白)     这老儿,有些神志不清。方才本帅请见他的令郎,他唤出一个年青的娃娃。圣旨到来,又自称花弧接旨。如今我要那与本帅同营争战十二载的花将军,他又唤出一个女儿来。也罢,待我在这花府前后呼喊那花将军的名字,他必然出来见我。

(贺廷玉冲上场门。)

贺廷玉  (白)     花弧,花弧!

花木兰  (白)     花弧在此。

贺廷玉  (白)     不要打搅。

             花将军,花将军,花将军!

花木兰  (白)     花将军在此呀!

贺廷玉  (白)     事到如今,本帅也有些神志不清了。

(投军人丙、投军人丁抬喜礼同上。)

投军人丙 (白)     走哇!快些给花将军道喜去,喝他的喜酒去!

(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冲里一看。)

投军人丁 (白)     呦,咱来晚了。

投军人丙 (白)     呦,新娘子都到家了,可不是来晚了吗?

(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放下喜礼。花木兰用小生白口。)

花木兰  (白)     二位兄长请了。

投军人丁 (白)     这新娘子,怎么这么大的嗓子眼儿啊!

投军人丙 (白)     你瞧清楚了没有?我看着还有点儿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投军人丁 (白)     你别胡说八道的了,元帅的千金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哪儿见过啊?

投军人丙 (白)     我是好像看见过似的。

投军人丁 (白)     别忙,咱们先给元帅道喜,待会仔细看看新娘子。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元帅,我们这儿给您道喜啦!

贺廷玉  (白)     我还喜的什么啊?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新娘子都来了,怎么不喜?

贺廷玉  (白)     哪里来的新娘子?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她不是新娘子吗?

贺廷玉  (白)     什么?她是新娘子?这样乱七八糟的。你们自己去见。

投军人丁 (白)     怎么说咱们乱七八糟呀?

花弧   (白)     你们仔细看看,她是何人?

投军人丙 (白)     对,再看看!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新娘子,我们这厢有礼了!

花木兰  (白)     休得胡言,哪一个是新娘子?

投军人丁 (白)     你不是新娘子吗?

花木兰  (白)     你们当真连小弟都认不出来了么?

投军人丙 (白)     你是谁呀?

花木兰  (白)     我就是与众位同营一十二载的花弧在此。

投军人丙 (白)     花将军,你怎么这个扮相呀?

贺廷玉  (白)     老丈,她是何人?

花弧   (白)     她就是从军一十二载的花将军哪!

贺廷玉  (白)     啊?你,你,你就是花将军?

花木兰  (白)     正是,奴家花木兰。

贺廷玉  (白)     这是什么缘故哇?哎呀,本帅实在地被你们闹糊涂了!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我们也莫名其妙啦!

花木兰  (白)     元帅呀!

     (西皮二六板) 花木兰有日在织纺,

             闻得那贼寇来侵我边疆。

             爹爹名字在军帖上,

             亲年老弟年幼就怎赴前方?

             因此上卸钗环换戎装,

             替父从军到战场。

             在营中十二载我未露本相,

             奴本是女儿家,元帅呀!

     (西皮快板)  就改扮男装。

             庆功宴蒙元帅把亲事来讲,

             女儿身我怎能入赘东床?

             借得明驼千里足,

             送儿还故乡。

             开我东阁门,

             坐我西阁床;

             脱我战时袍,

             着我旧时裳。

             重理织纺,双亲奉养,

             花将军解甲胄换红妆。

             望元帅回朝去把本奏上,

             哪一日有外患我再赴疆场。

贺廷玉  (白)     哦!

     (西皮摇板)  又惊又喜又钦仰,

             巾帼英雄永流芳。

投军人丙 (西皮摇板)  只说前来贺新郎,

投军人丁 (西皮摇板)  新郎官原来是个大姑娘。

花木兰  (白)     奴家乔装男子冒名出征,元帅恕罪。

贺廷玉  (白)     花将军何罪之有。似你这样见识独到的奇女子,功在国家,本帅自愧不如。巾帼英雄还以花将军为首。

花木兰  (白)     元帅夸奖了!

旗牌   (白)     元帅,如今圣旨怎样交代?

贺廷玉  (白)     你道圣旨无法交代,如今我的女儿也无法交代了!

投军人丁 (白)     我说咱们这份喜礼也无法交代了。抬回去吧!

投军人丙 (白)     什么话?有办法交代,这给花将军最合适了。你想抗敌有功,值得道喜;身为女子,智勇双全,得胜还朝,合家团圆,更值得道喜。咱们这点花红彩礼,就算给花将军一个喜上加喜!

花弧   (白)     待小老儿备酒,请元帅与众家兄弟同饮。正是:

     (念)     女儿出征立战功,

贺廷玉  (念)     巾帼杰出女英雄。

花木兰  (白)     驰骋沙场十二载,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莫辨将军是雌雄。

花弧   (白)     请!

投军人丙、

投军人丁 (同白)    请!

花木兰  (白)     请!

(前半段尾声。贺廷玉、花弧同下。花木兰、投军人丙、投军人丁同推磨。投军人丙用手推花木兰左手,花木兰用右袖一甩,投军人丙、投军人丁一拉下。花木兰翻袖,向左右各看一次,双手抖水袖,用拳攒住水秀。大锣三击。花木兰走三步男步,冲台下一笑。小锣冲头。花木兰跑花旦步下。后半段尾声。)
(完)

——————————
1贺廷玉上马有用牌子的。当年梅兰芳先生演此剧时此处用《出队子》又名《连营分队》。但这个牌子较大,一般在场上有四将及四文堂的情况下应用才比较合适,否则可改用其他小型曲牌。

2此处从西皮导板开始的四句唱,采用小生行腔和唱法。

3花木兰这两句“告进”,要用不同的音调来讲。第一句要显出学得不像而露出女子的声音。第二句完全用小生的白口,这样就能表达剧情了。

4此处几句西皮摇板仍是青衣唱法,一来尚未离家,二来依依惜别似不宜唱小生腔。

5此处因即出门,故改小生唱法。

6此处开打可视各剧团条件自行安排,如业余剧团则可由辅导老师决定,故本处不作规定。但贺廷玉兵微将寡,不宜过分火炽,以免脱离剧情。

7此时突厥王应换胡子,以示时间已在十二年后。

8此处也有用西皮娃娃调唱法:

花木兰  (西皮导板)  奉将令在营前四周巡哨,

     (西皮原板)  我这里跨征鞍去走一遭。

             俺自从到边关家乡信杳,

             思想起二爹娘好不心焦。

             替老亲才把那家乡撇掉,

             为国家不顾得夙夜勤劳。

             夜深时丛林间月光斜照,

     (西皮摇板)  霎时间飞鸟过费我推敲。


9此处花木兰恢复青衣唱法。

10本场花木兰仍全部用小生白口,只有此句用旦白。


浏览次数:23282 ┊ 字数:2354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