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郎探母》(一名:《四盘山》)

主要角色
杨延辉:老生
铁镜公主:旦
萧太后:旦
杨延昭:老生
杨宗保:小生
佘太君:老旦
杨八姐:旦
杨九妹:旦
四夫人:旦
大国舅:丑
二国舅:丑

《四郎探母》谭富英饰杨延辉
《四郎探母》谭富英饰杨延辉
情节
杨延辉被擒后,改姓名,与铁镜公主成婚。辽邦萧天佐摆天门阵,佘太君亲征。杨延辉思母,为铁镜公主看破,以实告之;铁镜公主计盗令箭,助其出关,私回宋营,母子兄弟相会。杨延辉复回辽邦,被萧后得知,欲斩,铁镜公主代为求免。

根据1947年9月12日上海中国大戏院实况录音整理:梅兰芳饰铁镜公主,李少春饰杨延辉(坐宫),周信芳饰杨延辉(交令、过关、巡营),谭富英饰杨延辉(见弟、见娘),马连良饰杨延辉(见妻、哭堂、回令),芙蓉草饰萧太后,姜妙香饰杨宗保,马盛龙饰杨延昭,马富禄饰余太君,高玉倩饰四夫人,刘斌昆饰大国舅,韩金奎饰二国舅。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7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坐宫】

(杨延辉上。)

杨延辉  (引子)    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

     (念)     沙滩赴会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

     (白)     本宫,四郎延辉。我父金刀令公,老母佘氏太君。只因十五年前,沙滩赴会,本宫被擒。蒙萧太后不斩之恩,反将公主招赘。昨闻小番报道:萧天佐在九龙飞虎峪,摆下天门大阵,我母解押粮草来到北番,我有心,过营见母一面,怎奈关井阻隔,插翅难飞,不能相见。思想老母,好不伤感人也!

     (西皮慢板)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想当年沙滩会,

     (西皮二六板) 一场血战,

             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

             只杀得杨家将东逃西散,

             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我被擒改名姓身脱此难,

             将杨字改木易匹配良缘。

             萧天佐摆天门在两下会战,

             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出关去见母一面,

             怎奈我身在番远隔天边。

             思老母不由得儿把肝肠痛断,

             想老娘想得儿泪洒在胸前。

     (哭头)    眼睁睁母子们难得见,儿的老娘啊!

     (西皮摇板)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铁镜公主 (内白)    丫头!

丫鬟   (内白)    有!

铁镜公主 (内白)    带路啊!

丫鬟   (内白)    啊!

(丫鬟引铁镜公主同上。)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

             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

             我本当与驸马消遣游玩,

             怎奈他终日里愁锁眉尖。

     (白)     驸马,驸马,咱家来啦!

(丫鬟引铁镜公主同进门,杨延辉站起。)

杨延辉  (白)     公主来了?请坐!

铁镜公主 (白)     驸马请坐。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坐。)

铁镜公主 (白)     我说驸马,自你来到我国,一十五载,朝欢暮乐,未尝有一日忧思。我瞧你这两天,总是这么愁眉不展的?莫非你有什么心事不成吗?

杨延辉  (白)     本宫无有什么心事,公主不要多疑。

铁镜公主 (白)     哦,你说你没有什么心事啊?那么你瞧你的眼泪还没有擦干净呢!

杨延辉  (白)     哦。

(杨延辉背脸拭泪。)

铁镜公主 (白)     哎,现擦可也就来不及啦。

杨延辉  (白)     公主,本宫心事却有呃,慢说公主,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猜透。

铁镜公主 (白)     怎么着?你说你的心事咱家我猜不着啊?慢说你的心事,就是我母后的国家大事,咱家不猜便罢!

杨延辉  (白)     若猜呢?

铁镜公主 (白)     要猜呀?也猜个八九分儿。

杨延辉  (白)     今日闲暇无事,就请公主猜上一猜。

铁镜公主 (白)     对啦,闲着也是闲着,那么待咱家猜上一猜。

             丫头。

丫鬟   (白)     有!

铁镜公主 (白)     打坐向前!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起,铁镜公主接过喜神。)

铁镜公主 (西皮导板)  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

(丫鬟接过喜神,下。)

铁镜公主 (西皮慢板)  猜一猜驸马爷袖内机关。

             莫不是我母后将你怠慢?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啊!公主,你这头一猜……

铁镜公主 (白)     这头一猜八成儿就猜着了?

杨延辉  (白)     错了!

铁镜公主 (白)     哟,怎么会错呐?

杨延辉  (白)     想太后,乃一国之主,慢说无有怠慢,纵然怠慢,焉敢怎样啊?

铁镜公主 (白)     对啊!想我母后,乃是一国之主,你这女婿,又有半子之劳,别说没有些个怠慢的地方儿,就是有些个迟慢,还敢把她老人家怎么样呢?

杨延辉  (白)     着哇!

铁镜公主 (白)     不是的?

杨延辉  (白)     不是的!

铁镜公主 (白)     哦,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  莫不是夫妻们冷落少欢?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你又猜错了!

铁镜公主 (白)     哟,怎么又猜错了呢?

杨延辉  (白)     想你我夫妻,相亲相爱,越发的不是了啊。

铁镜公主 (白)     是啊!想你我夫妻,相亲相爱,怎么能够说是“冷落”二字呢?

杨延辉  (白)     是啊!

铁镜公主 (白)     又不对?

杨延辉  (白)     不是的!

铁镜公主 (白)     哦,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  莫不是思游玩那秦楼楚馆?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吧?

杨延辉  (白)     想那秦楼楚馆,虽然美景非常,难道还胜得过皇宫内院不成么?公主猜不着不要猜了啊。

铁镜公主 (白)     是呀!想那秦楼楚馆,还胜得过这皇宫内院不成吗?

杨延辉  (白)     着啊!

铁镜公主 (白)     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  莫不是抱琵琶你就另想别弹?

杨延辉  (白)     哎呀公主啊!想你我夫妻,况且又生下小阿哥,讲什么抱琵琶另想别弹?你说此话,屈煞本宫了!

(杨延辉微哭,拭泪。)

铁镜公主 (白)     哟!你瞧,你这爱哭劲儿的。咱家说了一句不要紧的话,就哭出来了。猜得不对,再猜就是了嘛!

杨延辉  (白)     公主不要猜了啊。

铁镜公主 (白)     诶,一定要猜。咳,这倒难了!

     (西皮慢板)  这不是那不是是何意见?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站,杨延辉凝目遥望,失意。)

铁镜公主 (白)     驸马,请过来,咱家这一猜呀,准能猜到你的心眼上。

杨延辉  (白)     哦,公主请猜。

铁镜公主 (白)     听了!

     (西皮摇板)  莫不是你思骨肉意马心猿?

(丫鬟上,将喜神交与铁镜公主,下。)

杨延辉  (白)     哦!

     (西皮快板)  贤公主虽女流智谋广远,

             猜透了杨延辉袖内机关。

             我本当向前去求她方便!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哦!

     (西皮摇板)  还须要紧闭口慢露真言。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坐。)

铁镜公主 (白)     驸马,咱家猜了半天到底儿是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心事却被公主猜中!不能与本宫做主也是枉然呐。

铁镜公主 (白)     咳,只要你对咱家说明,我给你做主就是了嘛!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西皮快板)  我在南来你在番,

             千里姻缘一线牵。

             公主对天盟誓愿,

             本宫方肯吐真言。

铁镜公主 (白)     怎么?说了半天,要咱家起誓啊?

杨延辉  (白)     正是!

铁镜公主 (白)     巧了,我就是不会起誓!

杨延辉  (白)     啊?番邦女子连誓都不会盟么?

铁镜公主 (白)     哪儿像你们啊?起誓当白玩儿,我不会。

杨延辉  (白)     也罢,待本宫教导与你呀。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站起。)

铁镜公主 (白)     对了,你教给我吧!

杨延辉  (白)     跪在此尘埃,口称“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是走漏消息,是怎长怎短呃”!

铁镜公主 (白)     就是这个呀?我会了,你听着:“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是走漏了他的消息半点,到后来,叫我是怎么样儿的长,是哪么样儿的短”!

杨延辉  (白)     诶!要你终身对天一表呃!

铁镜公主 (白)     你当我真嘚不会起誓?阿哥您抱着,

(杨延辉接喜神。)

铁镜公主 (白)     待咱家起誓呀!

     (西皮流水板) 铁镜女跪尘埃祝告上天,

             尊一声过往神细听咱言:

             我若是走漏了他的消息半点!

杨延辉  (白)     怎么样啊?

铁镜公主 (白)     唉!

     (西皮摇板)  三尺绫自悬梁尸不周全。

杨延辉  (白)     言重了!

(铁镜公主站起,接喜神。)

杨延辉  (西皮快板)  贤公主盟罢了宏誓愿,

             杨延辉才把心放宽。

             二次向前

     (西皮摇板)  重把礼见,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施礼,同坐。)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我方好过营去探母问安。

铁镜公主 (白)     驸马,誓我也起了,有什么话,你呐快点儿说吧!

杨延辉  (白)     啊,公主,你道本宫,当真姓木名易么?

铁镜公主 (白)     哎哟!这不成了笑话儿了吗,谁不知道,您是木易驸马呀!

杨延辉  (白)     非也!

铁镜公主 (白)     非也?哈哈!自从你来在我国,一十五载,怎么着?连个真名实姓都没有?巧了,你今儿个说了真情实话便罢!如若不然,奏知母后,哈哈,哥哥儿!我要你的脑袋使唤!你可害苦了我啦!

杨延辉  (西皮导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1

(喜神啼哭。)

杨延辉  (白)     呃,本宫与你讲话,为何在阿哥身上打搅啊?

铁镜公主 (白)     你说你的话,还拦得住我的儿子他不撒尿吗?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铁镜公主 (白)     说好的吧!

杨延辉  (西皮原板)  贤公主细听我表一表家园:

             我的父老令公官高爵显,

             我的母佘太君所生我弟兄七男。

             都只为宋王爷在五台山还愿,

             潘仁美诓圣驾来北番。

             你的父设下了双龙会宴,

             我弟兄八员将就赴会在沙滩。

     (西皮快板)  我大哥替宋王席前遭难,

             我二哥短剑下命丧黄泉;

             我三哥被马踏尸骨不见,

             有本宫和八弟失落北番。

             我本是杨……

(铁镜公主急示噤声,杨延辉、铁镜公主同出门分至两侧看,双进门。)

铁镜公主 (白)     快点儿说吧。

杨延辉  (哭头)    啊!贤公主,我的妻呀!

     (西皮摇板)  我本是杨四郎把名姓改换,

             将杨字拆木易匹配良缘。

铁镜公主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

             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

             他思家乡想骨肉就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

             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

             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西皮快板)  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

             贤公主又何必过于歉言。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

             也难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

             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

             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杨延辉  (西皮快板)  非是我这几日愁眉难展,

             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

             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贤公主若容我母子相见,

             到来生变犬马结草衔还。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辩,

             你要拜高堂母就我不阻拦。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虽然不阻拦,

             无有令箭也枉然。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我有心赐你金鈚箭,

             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赐我的金鈚箭,

             见母一面即刻还。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宋营离此路途远,

             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宋营离此路途远,

             快马加鞭一夜还。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适才叫咱盟誓愿,

             你对苍天就表一番。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要我盟誓愿,

             将身跪在地平川。

             我若探母不回转,

铁镜公主 (白)     怎么样啊?

杨延辉  (白)     罢!

     (西皮摇板)  黄沙盖脸尸骨不全。

铁镜公主 (白)     言重了!

     (西皮流水板) 一见驸马盟誓愿,

             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在后宫乔改扮,

(铁镜公主出。)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铁镜公主下。)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去盗金鈚箭,

             好到宋营拜慈颜。

             扭转头来叫小番!

     (西皮散板)  驸马爷即刻要出关!

(杨延辉下。)

【第二场:盗令】

萧太后  (内西皮导板) 两国不和常交战,

(四辽兵、四辽女、四值殿官引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西皮慢板)  各为其主夺江山。

             老王爷摆下了双龙会宴,

             杨家儿郎丧黄泉。

             番儿摆驾

     (西皮摇板)  银安殿,

(萧太后坐。)

萧太后  (西皮摇板)  等候文武把驾参。

(铁镜公主上。)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怀抱姣儿上金殿,

             参娘驾来问娘安。

萧太后  (西皮摇板)  我儿不在后宫院,

             来到金殿为哪般?

铁镜公主 (白)     额娘!

     (西皮摇板)  儿在皇宫心闷倦,

             母后台前来问安。

萧太后  (西皮摇板)  我儿说话礼太谦,

             母女何需常问安?

     (白)     回喀吧!

铁镜公主 (白)     是。

     (西皮摇板)  辞别母后下金殿,

     (西皮流水板) 抬头用目四下观。

             桌案现有金鈚箭,

             不能够到手也枉然。

             低下头来心暗转,

     (西皮摇板)  猛然一计上心间。

             忙把姣儿掐一把!

(喜神哭。)

萧太后  (白)     回来!

铁镜公主 (白)     来啦,来啦。

萧太后  (西皮摇板)  孙儿啼哭为哪般?

铁镜公主 (西皮流水板) 小奴才生来皮肉贱,

             他要母后令箭玩。

             论律就该将他斩!

     (白)     来呀!杀了吧!

萧太后  (白)     慢着!

     (西皮流水板) 我的儿说话理不端。

             别人要令本当斩,

             我孙儿要令拿去玩。

             金批令箭交与你,

             五鼓天明

     (西皮散板)  交领还。

(萧太后递令箭,铁镜公主接。)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谢罢母后金鈚箭,

             母后中了我的巧机关。

(铁镜公主下。)

萧太后  (西皮摇板)  番儿与我珠帘卷,

(众人自两边分下,萧太后离座。)

萧太后  (西皮摇板)  等候姣儿交令还。

(萧太后下。)

【第三场:交令】

(杨延辉上。)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头上摘下胡狄冠,

             身上脱下滚龙衫。

             沿毡帽齐眉盖,

             三尺龙泉挂腰间。

             将身站在宫门等,

             等、等、等、等、等候了公主盗令还。

(铁镜公主上。)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银安盗来金鈚箭,

             成就驸马孝义全。

铁镜公主 (白)     驸马。

杨延辉  (白)     哦,公主回来了。

铁镜公主 (白)     回来啦。

杨延辉  (白)     盗令之事怎么样了?

铁镜公主 (白)     什么?

杨延辉  (白)     盗令啊。

铁镜公主 (白)     哦,令箭呐?

杨延辉  (白)     呃。

铁镜公主 (白)     哟!可了不得了,我们娘俩只顾得谈心说话儿了,我把这个事情啊,给您呐忘了。

杨延辉  (白)     哎!误了本宫大事了!

铁镜公主 (白)     驸马。

杨延辉  (白)     呃。

铁镜公主 (白)     别着急,你瞧,这是什么?

(铁镜公主亮出令箭。)

杨延辉  (白)     哦!公主请上受我一拜。

(杨延辉施礼,接令箭。马夫暗上。)

铁镜公主 (白)     一夜之间,拜的是什么呐!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西皮快板)  虽然分别一夜晚,

             本宫拜谢礼当先。

             辞别公主跨走战,

(马夫带马,杨延辉上马,马夫下。)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泪汪汪哭出了雁门关。

(杨延辉下。)

铁镜公主 (哭头)    啊!驸马爷呀!

     (西皮摇板)  见驸马跨雕鞍失魂丧胆,

             等候了驸马归我心才安。

(铁镜公主下。)

【第四场:过关】

(四辽兵引大国舅、二国舅同上。)

大国舅  (西皮摇板)  领了太后金鈚箭,

二国舅  (西皮摇板)  刀出鞘来弓上弦。

大国舅  (西皮摇板)  番儿与爷关前站,

二国舅  (西皮摇板)  有人过关仔细盘。

(马夫引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  (西皮快板)  适才离了皇宫院,

             夫妻分别好惨然。

             将身来在关前站,

             把关的儿郎好威严。

     (白)     开关!

大国舅  (白)     哪儿喀?

杨延辉  (白)     奉了太后将令,另有公干。

大国舅  (白)     可有令箭?

杨延辉  (白)     等候了!

     (西皮快板)  听说一声要令箭,

             翻身下了马雕鞍。

             腰中取出了金鈚箭,

             把关的儿郎仔细观。

(杨延辉下马,取令箭。大国舅、二国舅同看。)

大国舅  (白)     哦!

     (西皮摇板)  果然是太后金鈚箭,

二国舅  (西皮摇板)  过关的人儿请过关。

(杨延辉收令箭。)

杨延辉  (西皮摇板)  两国不和常交战。

大国舅  (白)     不错,常常的打仗啊。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把守关口莫偷闲。

大国舅  (白)     一点闲空都没有啊。

杨延辉  (西皮摇板)  倘若南蛮乔改扮,

     (白)     马来!

(马夫带马,杨延辉上马,马夫下。)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无有太后的金鈚箭莫放他过关!

(杨延辉出关,下。)

大国舅  (西皮摇板)  过关的人儿好面善,

二国舅  (西皮摇板)  好像我国的驸马官。

大国舅  (西皮摇板)  番儿与爷把门掩!

(四辽兵同下,大国舅下。)

二国舅  (西皮摇板)  我见了老太后细说一番。

(二国舅下。)

【第五场:巡营】

(四宋兵引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帐中领了父帅令,

             巡营瞭哨要小心。

     (白)     俺,杨宗保。奉了父帅将令,巡营瞭哨。

             嘚,军士们!

四宋兵  (同白)    有!

杨宗保  (白)     听爷一令呐!

四宋兵  (同白)    啊。

杨宗保  (西皮导板)  杨宗保在马上忙传将令,

     (西皮原板)  叫一声众兵丁细听分明:

             萧天佐摆下了无名大阵,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廷。

             向前者一个个俱有封赠,

             退后者按军令插箭游营。

             耳边厢又听得銮铃声震,

     (西皮摇板)  军士撒下绊马绳!

(马夫引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  (西皮快板)  眼望宋营已临近,

             刀枪剑戟似麻林。

             将身且把宋营进,

             闯进宋营见娘亲。

(杨延辉摔,四宋兵押杨延辉、马夫同下,杨宗保下。)

【第六场:见弟】


杨延昭  (内西皮导板) 一封战表到东京,

(二旗牌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宋王爷御驾亲自征。

             萧天佐摆下无名阵,

             满营将官解不明。

             我命宗保

     (西皮流水板) 去巡营,

             中途路上遇仙人。

             得来天书三卷整,

             才知番邦阵有名。

             将身且坐

     (西皮摇板)  宝帐等,

             且候众将破天门。

(杨宗保持宝剑、令箭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宝剑令箭作证凭,

             见了父帅说分明。

     (白)     参见父帅!

杨延昭  (白)     罢了!夜静更深,进帐何事?

杨宗保  (白)     孩儿巡营瞭哨,拿住番邦奸细了!

杨延昭  (白)     有何为证?

杨宗保  (白)     宝剑令箭为证!

杨延昭  (白)     呈上来。

杨宗保  (白)     啊。

(杨宗保递宝剑、令箭,杨延昭看。)

杨延昭  (白)     果是番邦宝剑令箭,吩咐击鼓升帐!

(杨延昭下。)

杨宗保  (白)     得令!

             嘚,下面听者:元帅有令,击鼓升帐!

(杨宗保下。四军士自两边分上。杨延昭上。)

杨延昭  (念)     拿住番邦将,升帐问根源。

     (白)     押了上来!

(二宋兵押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  (西皮导板)  大吼一声如雷震,

     (西皮快板)  杨家将令鬼神惊。

             大胆我把宝帐进,

(杨延辉进帐。)

杨延辉  (西皮快板)  上面坐的同胞人。

             将身站立丹墀定,

             问我一言答一声。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本帅帐中用目睁,

             见一番汉帐中行。

             龙行虎步非凡等,

             你是番邦什么人?

             家住哪州并哪县,

             要见本帅为何情?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家住山后磁州郡,

             火塘寨上有家门。

             我父令公官极品,

             我母佘氏老太君。

             十五年前沙滩会,

             失落番邦被贼擒。

             六弟下位把兄认,

             我是你四哥回宋营。

杨延昭  (西皮快板)  听罢言来才知情,

             原来四哥回宋营,

             众将与爷

     (西皮摇板)  严肃静!

(二宋兵、四军士自两边分下。杨延昭离座。)

杨延昭  (西皮摇板)  自己骨肉认不清。

             走上前来忙松捆,

     (哭头)    兄长啊!

(杨延昭与杨延辉松捆。杨延昭、杨延辉同坐。)

杨延昭  (西皮摇板)  弟兄对坐述寒温。

(杨宗保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忽听前帐哭悲声,

             见了父帅问分明。

     (白)     参见父帅!

杨延昭  (白)     见过儿四伯父。

杨宗保  (白)     哦!

             参见四伯父!

杨延辉  (白)     罢了。这是何人?

杨延昭  (白)     侄男宗保。

杨延辉  (白)     多大年纪了?

杨延昭  (白)     一十五岁。

杨延辉  (白)     呜呼呀!且喜杨家有后代,待我谢天谢地!

杨延昭  (白)     当谢天地。请坐。

             啊,四哥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怎样逃出龙潭虎穴?

杨延辉  (白)     唉!一言难尽呐!

     (西皮原板)  弟兄们离别十五春,

             我和你沙滩会两离分。

             闻听得老娘就来到北郡,

             因此上巧改扮黑夜里探望娘亲。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四哥失落番邦地,

             后堂内哭坏了四嫂夫人。

             宗保儿近前

     (西皮流水板) 听父令,

             晓谕帐外众三军。

             四伯父今日回宋营,

             帐里帐外莫高声。

             哪个不尊为父令,

             插箭游营

     (西皮散板)  不徇情。

杨宗保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原来四伯回宋营,

             晓谕帐外莫高声。

(杨宗保下。)

杨延辉  (西皮摇板)  问贤弟老娘今何在?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现在后帐把兵排。

杨延辉  (西皮摇板)  贤弟与我把路带,

(杨延昭出门,下。)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母子们相逢痛伤怀!

(杨延辉下。)

【第七场:见娘】

(杨八姐、杨九妹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西皮导板)  宋王爷御驾征北塞,

     (西皮流水板) 两国不和动兵灾。

             八姐九妹!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在。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前把路带,

             张灯结彩为何来?

(杨延昭、杨延辉同上。)

杨延昭  (西皮摇板)  四哥且站营门外,

杨延辉  (西皮摇板)  贤弟禀报老萱台。

(杨延昭进门。)

杨延昭  (白)     参见母亲。

佘太君  (白)     罢了。儿呀,夜静更深,进帐何事?

杨延昭  (白)     恭喜母亲,贺喜母亲!

佘太君  (白)     为娘喜从何来?

杨延昭  (白)     儿四哥回来了!

佘太君  (白)     哪个四哥?

杨延昭  (白)     延辉四哥呀!

佘太君  (白)     哦!失落番邦一十五载,延辉他、他、他、他回来了?

杨延昭  (白)     回来了。

佘太君  (白)     快唤他进来!

(杨延昭出门。)

杨延昭  (白)     啊,四哥母亲唤你!

杨延辉  (白)     我娘在哪里?

(杨延辉进门,杨延昭进门。)

佘太君  (白)     我儿?

             啊,这是你四哥?

杨延辉、

佘太君  (同叫头)   (母亲)(我儿)!(老娘)(娇儿)!(母亲呐)(哎呀娘啊)!

佘太君  (西皮导板)  一见姣儿泪满腮!

佘太君、

杨延辉  (同叫头)   (儿啊)(母亲)!(延辉)(老娘)!(唉,儿啊)(哎呀娘啊)!

佘太君  (西皮流水板) 点点珠泪洒下来。

             沙滩会一场败,

             只杀得我杨家就好不悲哀。

             儿大哥替宋王长枪刺坏,

             你二哥短剑下就命赴阳台;

             三哥马踏如泥块,

             最可叹我的儿你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未曾回来;

             只剩下六弟为元帅,

             最可叹你七弟被潘洪绑至在那芭蕉树上乱箭穿身死无葬埋。

     (哭头)    娘只说我的儿不能在,延辉我的儿啊!

     (西皮摇板)  哪阵风儿吹回来?

杨延辉  (西皮导板)  老娘亲请上受儿

     (回龙)    拜!

(杨延辉施礼,跪下,三叩拜。)
佘太君、

杨延辉  (同白)    (儿)(娘)啊!

     (西皮二六板) 千拜万拜也是折不过儿的罪来。

             多蒙太后的恩泽似海,

             铁镜公主配和谐。

             儿在番邦一十五载,

             常把我的老娘挂在儿的心怀。

             胡狄衣冠懒穿戴,

             每年间花开,

     (西皮快板)  儿的心不开。

             闻听得老娘征北塞,

             乔装改扮过营来。

             见母一面愁眉解,

             我愿老娘福寿康宁,

     (西皮散板)  永和谐无灾。

佘太君  (西皮流水板) 我儿被困番邦外,

             公主贤哉不贤哉?

杨延辉  (西皮流水板) 铁镜公主真可爱,

             她与我生下小婴孩。

             临行她把好言带,

             怎奈这两国相争她不敢来。

佘太君  (白)     哦!

     (西皮摇板)  眼望番邦深深拜,

             贤德儿媳不能来。

杨延辉  (西皮摇板)  六弟请上受兄拜,

             贤弟可挂忠孝牌。

杨延昭  (白)     四哥。

     (西皮摇板)  说什么弟挂忠孝牌,

             同父同母共同胎。

杨延辉  (西皮摇板)  二贤妹请上受兄拜,

             有劳侍奉老萱台。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四哥。

     (西皮摇板)  四哥失落番邦外,

             侍奉老母理应该。

佘太君  (西皮摇板)  我儿被困番邦外,

             后面哭坏女裙钗。

杨延辉  (白)     哦!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泪满腮,

             好似钢刀刺心怀。

             问贤妹你四嫂今何在?

杨八姐、

杨九妹  (西皮散板)  现在后帐未出来。

杨延辉  (西皮散板)  有劳贤妹把路带!

(杨八姐、杨九妹同下。)

佘太君  (白)     唉,儿啊!

杨延辉  (西皮散板)  儿到后面看一看受苦的女裙钗,儿的娘啊!儿我去去就来。

(杨延辉下。)

佘太君  (西皮摇板)  我儿后帐把宴排,

             他夫妻们见面痛伤怀。

(佘太君、杨延昭同下。)

【第八场:见妻】

(四夫人上。)

四夫人  (西皮原板)  我的夫失落在番营以外,

             至今日并无有音信归来。

             我终日闷恹恹心神苦坏,

             每日里在后帐侍奉萱台。

(杨八姐、杨九妹引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  (西皮摇板)  失落番邦十五载,

             今日才得转回来。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参见四嫂。

四夫人  (白)     罢了。二位贤妹,夜静更深,进帐何事?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我那四哥回来了!

四夫人  (白)     哪个四哥?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延辉四哥回来了!

四夫人  (白)     怎么?失落番邦你那四哥回来了么?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正是。

四夫人  (白)     他、他、他身在何处?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现在帐外。

四夫人  (白)     快快有请。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啊,四哥,嫂嫂有请。

杨延辉  (白)     哦!

(杨延辉进门。杨八姐、杨九妹同下。)

四夫人  (白)     这是你四哥么?

             延辉!

杨延辉、

四夫人  (同叫头)   我(妻)(夫)!

四夫人  (西皮导板)  一见儿夫泪满腮,

杨延辉、

四夫人  (同叫头)   我(妻)(夫)!(妻)(夫)呀!

四夫人  (西皮流水板) 点点珠泪洒下来。

             夫妻分别十五载,

             你在何处把名埋?

杨延辉  (白)     妻呀!

     (西皮快板)  失落番邦十五载,

             更名该姓把名埋。

             萧后待我的恩似海,

             铁镜公主配和谐。

             一来问娘可安泰,

             二免贤妻

     (西皮摇板)  你挂心怀。

四夫人  (西皮快板)  听一言来奴不爱,

             有铁镜公主配和谐。

             奴为你懒把鲜花戴,

             奴为你懒上

     (西皮摇板)  这粉妆台。

杨延辉  (白)     妻呀!

     (西皮快板)  我的妻休把夫来怪,

             我有言来听开怀。

     (哭头)    夫妻们只哭得痛伤怀,我的妻呀!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谯楼已打四更牌。

             辞别贤妻出帐外!

(杨延辉出门,四夫人拉杨延辉。)

四夫人  (西皮散板)  手拉儿夫不放开,

     (哭头)    你要走来将我带,我的夫啊!

杨延辉  (白)     唉!

     (西皮散板)  你苦苦地留我为何来?

四夫人  (西皮散板)  你不知老母年纪迈,

             你把为妻我怎安排?

杨延辉  (白)     哎!

     (西皮散板)  我岂不知老娘年高迈,

             船到江心马临崖。

     (白)     哎!

             舍弃娇妻出帐外!

(杨延辉推倒四夫人,回身,扶起四夫人。杨延辉拉四夫人同下。)

【第九场:哭堂】

(杨延昭、杨八姐、杨九妹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西皮散板)  我儿被困番邦外,

             不想今日才回来。

(杨延辉上,四夫人追上。)

杨延辉  (西皮散板)  辞别老娘出帐外,

四夫人  (西皮散板)  再与婆婆说开怀。

     (白)     哎呀,婆婆啊!你孩儿刚刚回来,他、他、他又要回去了!

佘太君  (白)     儿啊!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才得回来,怎么你又要回去?你可知这“天地为大,忠孝当先”?

杨延辉  (白)     哎呀,母亲呐!孩儿岂不知“天地为大,忠孝当先”。儿若不回去,你那媳妇孙儿,就要受那一刀之苦。

佘太君  (西皮散板)  我哭一声延辉我的儿啊!

杨延辉  (西皮散板)  老娘亲呐!

杨延昭  (西皮散板)  四兄长呃!

杨延辉  (西皮散板)  六贤弟!

杨八姐、

杨九妹  (同西皮散板) 四哥哥!

杨延辉  (西皮散板)  二贤妹!

四夫人  (西皮散板)  我的夫哇!

杨延辉  (西皮散板)  苦命的妻呀!

佘太君、
杨延辉、
杨延昭、
四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西皮散板) 啊!(我的儿呀)(老娘亲呐)(四兄长呐)(四哥哥呀)(我的夫哇)!

杨延辉  (西皮散板)  谯楼已打五更牌,

             辞别老娘出帐外!

(杨八姐、杨九妹架住杨延辉,四夫人扶佘太君,杨延昭跪抬杨延辉腿。)

四夫人  (哭)     夫啊!

杨延辉  (白)     哎呀!

     (反西皮散板) 杨四郎心中似刀裁!

佘太君  (白)     儿啊!

杨延辉  (反西皮散板) 舍不得老娘年高迈!

杨延昭  (白)     四哥呀!

杨延辉  (反西皮散板) 实难舍六贤弟将英才。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四哥呀!

杨延辉  (反西皮散板) 舍不得二贤妹未出闺门外!

四夫人  (白)     夫啊!

杨延辉  (反西皮散板) 实难舍结发的夫妻两分开。

     (西皮散板)  杨延辉我把良心坏,

             急回番邦莫迟挨。

             撇下一家出帐外!

(杨延昭向佘太君施礼,出门。)

杨延昭  (白)     宝剑,令箭!

杨延辉  (白)     啊!

(杨延昭出门。杨延辉接宝剑、令箭,下。)

【第十场:过场】

(马夫、杨延辉自两边分上,遇,马夫带马,同下。)

【第十一场:擒杨】

(四辽兵引大国舅、二国舅同上。)

大国舅  (念)     摘去顶带,

二国舅  (念)     罚俸三载。

大国舅  (白)     木易混出关去,栅子口等他!

二国舅  (白)     走!

(马夫引杨延辉同上,杨延辉下马。)

大国舅  (白)     接嘴巴吧!

(大国舅打杨延辉嘴巴,二国舅给杨延辉带手桎。)

二国舅  (白)     走!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回令】

(四辽女、四辽兵、四官引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念)     散出鹰鹞去,捉拿燕子归。

(萧太后归大座,众人分侍左右。大国舅捧宝剑、令箭上,进门。)

大国舅  (白)     哎!木易拿到!

萧太后  (白)     押上来!

大国舅  (白)     押上来!

(二国舅押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探母回来入陷阱,

     (西皮快板)  吓得延辉胆战惊。

             迈步且把银安进!

二国舅  (白)     走!

杨延辉  (西皮摇板)  太后饶儿命残生。

(杨延辉跪。)

萧太后  (西皮快板)  一见木易怒气生,

             不由本后动无名,

             家住哪州并哪郡?

             一一从头你说分明。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家住山后磁州郡,

             火塘寨上有家门。

             我父令公官一品,

             我母佘氏老太君。

             若问孩儿的名和姓,

             我本是杨……

大国舅  (白)     说!快点说实话!

杨延辉  (白)     太后!

     (西皮摇板)  杨四郎就是儿的名!

萧太后  (白)     呸!

     (西皮摇板)  吩咐两旁刀斧手,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有!

萧太后  (西皮摇板)  推出银安问斩刑!

     (白)     斩!

杨延辉  (西皮快板)  早知今日犯将令,

             探母不该转回程。

             眼望后宫高声

     (哭头)    唤,我的妻呀!

(二国舅向大国舅手语示意,出门急下。)

杨延辉  (西皮摇板)  夫妻们要相逢是万不能!

(二国舅引铁镜公主同上。)

二国舅  (白)     公主快走吧!晚了就瞧不见啦!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适才国舅来报信,

             倒叫咱家吃一惊。

             只见驸马殿下捆,

             快快醒来说分明。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醒醒瞧瞧,谁来啦?

杨延辉  (西皮导板)  一霎时只觉得昏迷不醒,

铁镜公主 (白)     驸马!

杨延辉  (白)     哎呀,公主!

大国舅  (白)     哎!公主在那儿呢,我成了母猪了。

杨延辉  (西皮流水板) 一见公主面前存。

             你若念在夫妻义,

             忙上银安讲人情;

             你若不念夫妻义,

             斩了我杨延辉你再穿罗裙!

铁镜公主 (白)     驸马!

     (西皮流水板) 驸马爷暂受一时捆,

             咱家上殿讲人情。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银安进,

             问我一言答一声。

萧太后  (西皮摇板)  我儿不在后宫廷,

             来到金殿为何情?

铁镜公主 (白)     额娘!

     (西皮摇板)  驸马犯了何条令,

             因何捆绑就问斩刑?

萧太后  (西皮摇板)  你夫妻定计盗我的令,

             佯装不知你问娘亲。

铁镜公主 (白)     母后!

     (西皮摇板)  驸马犯罪理当斩,

             看在儿面就饶他的身。

萧太后  (白)     定斩不赦!

铁镜公主 (西皮流水板) 母后不把人情准,

             倒叫咱家无计行。

             出得殿来驸马请,

             一同哀告,

杨延辉  (白)     什么?

铁镜公主 (西皮散板)  你我的老娘亲。

杨延辉  (叫头)    太后!

铁镜公主 (叫头)    额娘!

杨延辉、

铁镜公主 (同叫头)   (太后)(额娘)!

杨延辉  (哭头)    吾哭、哭一声老太后!

铁镜公主 (哭头)    我叫、叫、叫、叫一声老娘亲!

杨延辉  (反西皮散板) 当初被擒就该斩,

铁镜公主 (反西皮散板) 不该与儿配为婚。

杨延辉  (反西皮散板) 斩了孩儿不打紧,

铁镜公主 (反西皮散板) 儿的终身靠何人?

杨延辉  (唱)     老太后!

铁镜公主 (唱)     老娘亲!

杨延辉、

铁镜公主 (同唱)    啊!

杨延辉  (唱)     我的丈母娘啊!

萧太后  (白)     斩!

大国舅  (白)     伙计,别瞧着呀。

二国舅  (白)     怎么着?

大国舅  (白)     太后要杀驸马,咱们得讲个人情啊。

二国舅  (白)     哦,这人情讲得下来吗?

大国舅  (白)     哎,老太后最欢喜就是咱们这个长相。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来吧来吧。

             太后在上,我们哥儿俩给您磕头啦!

萧太后  (白)     你们俩人儿磕头干什么?

大国舅  (白)     驸马犯罪理应问斩,念在我们小哥儿俩鞍前马后的,没有别的,将驸马爷给赦了吧。

萧太后  (白)     哦,你们俩人是给驸马讲情吗?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不敢!太后开恩吧!

萧太后  (白)     等等儿,等等儿!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是。

萧太后  (白)     我得问问你们。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是。

萧太后  (白)     驸马出关的时候,是你们谁把他放出去的?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那天他的值日,他放的!

萧太后  (白)     又是谁把他擒住的呢?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擒住?那是我擒的!

萧太后  (笑)     啊哈哈哈哈。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乐了!

萧太后  (白)     得了吧!木易犯罪,皆是你二人的引诱。先杀木易,然后要你们俩人儿的脑袋!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又饶俩。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母后再三不容情,

             倒叫咱家怒气生。

             当初被擒就该斩!

萧太后  (西皮快板)  不知他是那姓杨人。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斩了驸马儿无靠,

萧太后  (西皮快板)  再与我儿你配为婚。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好马不把双鞍配,

萧太后  (西皮摇板)  哪有个长生不老的人!

     (白)     下喀吧!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出得殿来心暗忖,

大国舅  (白)     公主!您呐别打愣神儿啦。到了什么节骨眼啦,趁早想主意救驸马爷。

铁镜公主 (白)     哎哟,我说二位国舅呀!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公主。

铁镜公主 (白)     事到如今呐,我可是连一点儿主意,可也都没有了。二位国舅有何高见呐?

二国舅  (白)     您瞧瞧见事则迷呀。我问问您呐,当初儿盗令的时候,打谁的身上所起呀?

铁镜公主 (白)     当初儿盗令的时候?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啊。

铁镜公主 (白)     哦,那是打阿哥身上起的。

二国舅  (白)     打阿哥身上起的?

铁镜公主 (白)     是呀。

二国舅  (白)     咱们再打阿哥身上把他找补回来呀!

铁镜公主 (白)     怎么办呐?

二国舅  (白)     啊?

大国舅  (白)     不要紧,我来给您呐出个主意!

大国舅  (白)     他有好主意。

二国舅  (白)     您把阿哥,往太后怀里这么一扔。

铁镜公主 (白)     哦。

二国舅  (白)     您就撒泼打滚,拿起宝剑来,假装寻死,您还得念着点儿,“哟!这要把木易杀了,你叫我怎么办?我们不活着啦……”老太后一欢喜外孙子,也许把驸马爷给赦了。

大国舅  (白)     好主意。

铁镜公主 (白)     怎么着?把阿哥往太后身上一扔。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啊。

铁镜公主 (白)     我么?就撒泼打滚,要死的是吧?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是啊。

铁镜公主 (白)     那可使不得。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怎么?

铁镜公主 (白)     那要是吓着孩子可怎么好呢?我呀,可舍不得我的儿子。

二国舅  (白)     哟,您呐别死心眼呀,您呐要是舍不了小的可救不了老的!

大国舅  (白)     是呀,您要有了老的,那后来有多少小的啊!

二国舅  (白)     是呀!

铁镜公主 (白)     使得?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使得!豁出去了!

铁镜公主 (白)     罢!

     (西皮摇板)  阿哥摔与老娘亲!

     (白)     我可不活着了,我可死了吧!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哟!哎哟,公主,公主!别寻死了!

             赦了、赦了、赦了!

铁镜公主 (白)     赦啦?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赦了!

铁镜公主 (白)     那么着我就不死啦。

二国舅  (白)     根儿底没打算死!

             哎呀,赶紧着。解下来。

(二国舅欲解杨延辉。)

铁镜公主 (白)     哎!少巴结差使啦。

二国舅  (白)     得,我们又巴结差使了。

(铁镜公主解下杨延辉。杨延辉下。)

大国舅  (白)     哎,得了,一天云雾散,完喽!

铁镜公主 (白)     国舅。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公主。

铁镜公主 (白)     我母后虽然把驸马爷给赦了。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是呀。

铁镜公主 (白)     但是她那儿抱着阿哥还有气呐!

大国舅、

二国舅  (同白)    哟,可不是嘛!别害怕。不要紧啊。

铁镜公主 (白)     有办法吗?

大国舅  (白)     娘儿俩没有多大怨恨,您呐过去,赔个礼,请个安。

二国舅  (白)     马马乎乎把阿哥结过来就完啦。

大国舅  (白)     对了,来吧来吧。

铁镜公主 (白)     我说,母后,额娘!您呐真生气了?方才本来是驸马的不是,得罪了您啦,孩儿我们这儿给您呐赔礼啦!

(萧太后扭脸不理。)

大国舅  (白)     哎哟,反丝吊面——不理。

铁镜公主 (白)     把脸调到那边去了。

大国舅  (白)     调到那边儿去啦?我告诉您,那边儿啊,不好。这边的风水好,您这儿再来一蹲儿。

二国舅  (白)     哎,对了对了。

铁镜公主 (白)     阿娘,您是恼了孩儿我了吗?得了,您别生气啦……得罪了您啦,我们这儿可又给您呐请安啦!

(萧太后扭脸不理。)

二国舅  (白)     骆驼打哈嚏——扭过脖去了。

大国舅  (白)     哎,哎哟呵呵,这还是不行啊。

铁镜公主 (白)     这还是不行啊。

大国舅  (白)     哎,公主,这样儿吧,您给老人家赔礼,您也要笑着点儿,您别绷脸啊,您这么一笑,逗得老太后这么一笑,他们众位一笑,就明儿见啦。

铁镜公主 (白)     别胡支使我。

二国舅  (白)     哎,来吧!

铁镜公主 (白)     额娘,您呐干嘛跟我们小孩子一般见识啊?女儿我再也不敢啦,您把阿哥赏给孩儿我吧,我们这儿又给您呐赔礼啦!

(萧太后笑。)

二国舅  (白)     哎!乐了!乐了!乐了!

(铁镜公主接过喜神。杨延辉上。)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千层浪里得活命,

             不斩延辉准人情。

             未谢太后先谢你!

     (白)     啊,公主,适才犯罪,多蒙公主讲情,我这里当面谢过了!

铁镜公主 (白)     哪的话呀!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我母道你是贤德的人!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母后得罪咱赔礼。

     (白)     驸马,母后得罪你啦!没有说的!我这儿给你请安啦!赔礼啦!

杨延辉  (白)     岂敢!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千万莫要记在心。

杨延辉  (西皮摇板)  双双银安进,

             叩过不斩恩。

萧太后  (白)     给你一支将令,把守北天门,好好儿的当差吧,再要是私自出营,我要你的脑袋!

(大国舅、二国舅、四辽女、四官、萧太后自两边分下。)

铁镜公主 (白)     驸马!

杨延辉  (白)     哦。

铁镜公主 (白)     你听见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哦。

铁镜公主 (白)     我母后命你到北天门把守。

杨延辉  (白)     呃。

铁镜公主 (白)     你此番前去要好好儿的当差吧。

杨延辉  (白)     是是是。

铁镜公主 (白)     你可别过营去探母啦。

杨延辉  (白)     哦。

铁镜公主 (白)     你再要是过营去探母啊,想着准带回令啊!

杨延辉  (笑)     哦,哈哈哈!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下。)
(完)

——————————
1原录音有残缺,缺“未开言不由”。


浏览次数:28035 ┊ 字数:15801 ┊ 最后更新:2007年03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