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贺后骂殿》

主要角色
贺后:旦
赵光义:老生
赵德昭:小生
赵德芳:小生
潘洪:净
杨继业:老生

《贺后骂殿》陈丽芳饰贺后
《贺后骂殿》陈丽芳饰贺后
情节
宋太祖赵匡胤,自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俨然为开国皇帝。母后独孤氏,屡见历代幼主受祸,创兄终弟及之说,为宋朝家法。太祖不敢违母后之命,亦慨然允许。太祖度量深沉,弟与子毫无歧视,而赵光义(庙号太宗)已万分焦虑,有迫不及待之势。烛影摇红,难逃后人史笔,只以官讳边密,当时不敢传播耳。噫!独孤氏一言,起萧墙之祸,手足间凶终隙末。竟至于如此,此剧系太祖宴驾之后,赵光义袭位,朝廷大臣,因独孤后曾经颁发懿旨,俱无异言,惟太祖之后贺氏,寻思再三,以为孤儿寡妇,若被人欺朦,不免难以存活,乘众公卿朝贺之时,率领二子上殿。质问其如何安置。大者一时言语卤莽,恐遭不测之祸,撞死阶前。贺后有此机会,啼哭叫骂。竟欲以身殉之。赵光义不愿受逼嫂杀侄之恶名,亲自抚慰,复命众公卿竭力解劝。将小者封以王爵,赐宝剑金锏,得以便宜行事,压服群僚。贺后心虽不甘,而面子上只好欣然谢恩,退归府第云。

根据录音整理:顾正秋饰贺后,李宝春饰赵光义。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3.6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曹彬、赵普、潘洪、苗宗善同上。)
曹彬、
赵普、
潘洪、

苗宗善  (同白)    嗯哼!

     (同点绛唇牌) 静鞭声敲,禁门待诏,立金阙,新主临朝,山河齐戴孝。

     (同白)    下官,

潘洪   (白)     潘洪。

赵普   (白)     赵普。

曹彬   (白)     曹彬。

苗宗善  (白)     苗宗善。

潘洪   (白)     列位大人请了。

曹彬、
赵普、

苗宗善  (白)     请了。

潘洪   (白)     今当新主登基,一同上殿朝贺。

曹彬、
赵普、
潘洪、

苗宗善  (白)     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曹彬、赵普、潘洪、苗宗善同下。二黄小开门。潘疆、潘豹引赵光义同上。)

赵光义  (引子)    兄亡侄幼,众文武,扶孤登基。

(赵光义归坐,曹彬、赵普、潘洪、苗宗善同上。)
曹彬、
赵普、
潘洪、

苗宗善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赵光义  (白)     众卿平身。

曹彬、
赵普、
潘洪、

苗宗善  (同白)    万万岁!

赵光义  (念)     兄王晏驾龙归西,全凭争先一着棋。满朝文武来辅助,孤王才得立帝基。

     (白)     孤,赵光义。今日登基受贺。众卿,

曹彬、
赵普、
潘洪、

苗宗善  (同白)    臣。

赵光义  (白)     孤王登基,不知当降什么国号?

潘洪   (白)     臣启万岁:弟继兄位,当用大宋国号。

赵光义  (白)     依卿所奏。待孤传旨,晓谕天下。

潘洪   (白)     遵旨!

赵光义  (白)     潘卿听封!

潘洪   (白)     臣!

赵光义  (白)     封你左班丞相。

潘洪   (白)     谢主龙恩。

赵光义  (白)     赵普听封!

赵普   (白)     臣!

赵光义  (白)     封你右班丞相。

赵普   (白)     谢主龙恩。

赵光义  (白)     曹彬听封!

曹彬   (白)     臣!

赵光义  (白)     封你孝义侯之位,代管禁军。

曹彬   (白)     谢主龙恩。

赵光义  (白)     苗宗善听封!

苗宗善  (白)     臣!

赵光义  (白)     封你护国军师,子袭父职。

苗宗善  (白)     谢主龙恩。

赵光义  (白)     潘疆、潘豹听封。

潘疆、

潘豹   (同白)    臣!

赵光义  (白)     封你二人以为镇殿将军。

潘疆、

潘豹   (同白)    谢主龙恩。

赵光义  (白)     满朝文武加升三级。大赦天下。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潘洪   (白)     臣启万岁:今当我主登基,杨继业不来参驾,定有藐视我主之意。

赵光义  (白)     待孤传旨,宣杨继业上殿。

潘洪   (白)     领旨。

             万岁有旨:杨继业上殿。

杨继业  (内白)    领旨。

(杨继业上。)

杨继业  (念)     忽听万岁宣……

潘洪   (白)     龙帘卷起。

杨继业  (白)     呜呼呀!我道幼主登基,原来二主篡位。唉!

     (念)     上殿把驾参。

             臣,杨继业见驾,吾皇万岁!

赵光义  (白)     大胆杨继业,孤王登基,为何不来朝贺?

杨继业  (白)     臣参驾来迟,死罪啊,死罪!

赵光义  (白)     哪里是参驾来迟,分明是藐视寡人。

             殿前武士!

四武士  (同白)    有!

赵光义  (白)     推出斩了。

四武士  (同白)    哦!

(四武士绑杨继业同下。)

潘洪   (白)     刀下留人!

四武士  (内同白)   啊!

潘洪   (白)     臣启万岁:斩了杨继业,倘若他那几个虎子,反进京来,难以抵挡。

赵光义  (白)     啊?怎么参本是你,保本也是你呀?

潘洪   (白)     臣乃是为主江山。

赵光义  (白)     就依卿所奏,将杨继业赦回。

潘洪   (白)     将杨继业赦回。

(杨继业上。)

杨继业  (念)     午门得活命,死而又复生。

潘洪   (念)     不是我保本,焉有你命存?

杨继业  (念)     我今愿一死,何劳你讲情?

潘洪   (念)     好心来救你,反倒不知情。

杨继业  (念)     忠臣不怕死,怕死岂为忠?

潘洪   (念)     你既不怕死,随我去面君。

杨继业  (念)     面君便面君,怕你不成?

潘洪   (白)     走!

杨继业  (白)     走!

潘洪   (白)     请呐。

杨继业  (白)     杨继业多谢万岁不斩之恩。

赵光义  (白)     非是孤王不斩于你,念你在朝有十大汗马功劳,今将你削职为民,赐你百亩田园,下殿去吧。

杨继业  (白)     谢万岁。

     (二黄散板)  先王爷待臣恩义广,

             汗马功劳付汪洋。

             含悲忍泪下殿往,

             万里江山不久长。

(赵德昭上。)

赵德昭  (二黄散板)  父王不幸归泉壤,

             我朝出了篡位王。

             请出母后把话讲,

     (白)     有请母后!

(贺后上。)

赵德昭  (二黄散板)  快与孩儿作主张。

贺后   (二黄散板)  老王不幸把命丧,

             二主篡位谋家邦。

             大皇儿忙把金殿上,

             要回社稷自立为王。

(贺后下。)

赵德昭  (白)     遵命。

     (二黄散板)  迈步且把金殿上,

     (白)     叔父啊!

     (二黄散板)  快快还我锦家邦。

赵光义  (二黄散板)  大皇儿上殿高声嚷,

             口口声声要家邦,

             本当下位把国让,

潘洪   (白)     且慢!臣启万岁:太子年幼,社稷为重。

赵光义  (二黄散板)  难学尧舜和商汤。

             回头便对皇侄讲,

             孤不封你自立为王。

赵德昭  (白)     住口!

     (二黄散板)  你今不把江山让,

             篡位的名儿天下扬。

赵光义  (白)     大胆!

     (二黄散板)  奴才说话忒猖狂,

             开口便把孤王伤。

             吩咐潘豹与潘疆,

             快将奴才绑法场。

赵德昭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听一言来怒满腔,

             奸王做事狠心肠。

             满朝皆是贼奸党,

             不如碰死见先王。

(赵德昭碰死。贺后、赵德芳同上。)

贺后   (白)     喂呀!

     (二黄散板)  一见皇儿把命丧,

             怎不叫娘我痛断肠。

             将尸首搭至在白虎堂上,

             随娘到金殿去骂昏王。

     (叫头)    昏王!篡位王!无道的昏王啊!

     (二黄导板)  有贺后在金殿一声高骂,

     (叫头)    昏王!篡位王!喂呀!

     (回龙)    骂一声无道君细听根芽:

     (二黄慢板)  老王爷为江山足踢拳打,

             老王爷为山河奔走天涯。

     (二黄快三眼) 遭不幸老王爷晏了御驾,

             贼昏王篡了位谋乱邦家。

             把一个皇太子逼死殿下,

             反道说为嫂我拦阻有差。

             贼好比王莽贼称孤道寡,

             贼好比曹阿瞒奸雄不差;

             贼好比秦赵高指鹿为马,

             贼好比司马师搅乱中华。

             只骂得贼昏王装聋作哑,

             只骂得贼昏王扭转身躯、闭目合睛、羞羞惭惭一语不发;

             只骂得贼昏王无言对答,

             两旁的文武臣珠泪如麻。

             搬一把金交椅娘且坐下,

             你叔王不让位我再去骂他。

赵光义  (二黄三眼)  自盘古立帝邦天子为重,

             老皇嫂骂孤王情理难容。

             论国法就该把残生断送,

贺后   (白)     谁敢?

赵光义  (白)     退班!

(赵光义下位,曹彬、赵普、潘洪、苗宗善同下。)

赵光义  (白)     皇嫂!

     (二黄快三眼) 孤念你与兄王执掌东宫。

             兄王爷晏了驾钟鼓齐动,

             满朝中文武臣议论孤穹。

             都说道大皇儿年幼无用,

             因此上保孤王驾坐九重。

             孤登基用国号还是大宋,

             哪一个大胆的敢坐金龙。

             走上前施一礼皇嫂尊重,

             昭阳院改作了养老宫。

             把皇嫂当做了太后侍奉,

             崇上徽号容是不容?

贺后   (二黄原板)  享荣华受富贵要它何用?

             倒不如带皇儿务农耕种,受的什么荣封?

赵光义  (二黄原板)  老皇嫂说什么务农耕种,

             普天下俱都是兄王亲封。

             享荣华受富贵母子们同共,

             亦非是、叔为君、侄为臣各自西东。

             孤赐你尚方剑泰山执重,

             掌三宫、和六院、大小嫔妃若有违背、任你施行,王是件件依从。

赵德芳  (哭)     喂呀!

赵光义  (二黄原板)  赵德芳我的儿休要悲痛,

             近前来听叔王将你来封:

             孤赐你金镶白玉锁,

             加封你一亲王,二良王,三忠王,四正王,五德王,六敬王,上殿不参王,下殿不辞王,再赐你凹面金锏,上打昏君,下打谗臣,压定了满朝的文武大小官员哪一个不尊,你是个八贤王,代管朕穹。

     (二黄散板)  老皇嫂休要再悲痛,

             母子请回养老宫。

贺后   (二黄散板)  越思越想暗悲伤,

             怀抱宝剑泪双流。

             辞别二王下殿口,

(贺后、赵德芳同出殿。潘洪上。)

潘洪   (白)     送国太。

贺后   (二黄散板)  回头只见贼奸谋。

             有朝犯在哀家手,

     (白)     贼子呀!

     (二黄散板)  三尺龙泉定不留!

(贺后、赵德芳同下。)

赵光义  (白)     退班!

(赵光义、潘洪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408 ┊ 字数:364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