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官渡之战》

主要角色
曹操:净
许攸:老生
袁绍:老生
审配:净
田丰:老生
许诸:净
张辽:老生
荀攸:老生
廖承:丑
更夫甲:丑
更夫乙:丑

《官渡之战》剧照
《官渡之战》剧照
情节
袁绍大举伐曹,曹操用声东击西之计,在白马、延津袭斩颜良、文丑之后,即退兵官渡,诱敌深入。袁绍不听劝阻,亲率大军进屯官渡,又听信谗言,迫害许攸,许攸愤而投曹。曹操利用袁军无备,轻兵偷袭,烧劫袁军辎重,歼灭袁军主力。

注释
1960年孙承佩根据《三国演义》及《战官渡》(一名《乌巢劫粮》)改编,北京京剧团演出。

根据1960年实况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许攸,谭富英饰袁绍,裘盛戎饰曹操,周和桐饰审配,马盛龙饰田丰,谭元寿饰张辽,陈少霖饰荀攸,茹富华饰陈琳;李慕良操琴,谭世秀司鼓。

录入:rossiwu3505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2.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袁绍上。)

袁绍   (引子)    四世三公,为盟主,天下称雄。领雄兵,据河北,众诸侯谁敢抗衡!

(众袁将同上。)

众袁将  (同白)    参见主公。

袁绍   (白)     站立两厢。

众袁将  (同白)    啊。

袁绍   (念)     袁家门第最为高,河北四州多富饶。诸侯曾推为盟主,袁术今又归帝号。

     (白)     某,姓袁名绍字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虎踞冀、青、幽、并四州之地,雄兵百万。如今汉家气数已尽,这天子之位,理当我袁家承当。可恨曹操假意尊奉天子,窃取汉家名号。必须灭却曹操,才能成就大事。

             众位大夫,

众袁将  (同白)    主公。

袁绍   (白)     这伐曹之事,你等计议如何?

众袁将  (同白)    这……

田丰   (白)     臣启主公:想那曹操,尊奉天子,移都许昌,新破刘备,军威大振。此时伐曹,只恐难以取胜,另图别计再行伐曹。

审配   (白)     田大夫,请了过来。

             想那曹操,新到许昌,根本未立。称此机会,正好将他扫灭。再若迟延,那曹操羽翼已成,必为后患。

田丰   (白)     这……

审配   (白)     啊!主公,如今是敌弱我强,田大夫反倒长他人的威风,灭自己的锐气,真真不识时务!

袁绍   (白)     真真不识时务!

审配   (白)     不识时务。

袁绍   (白)     不识时务。

审配、

袁绍   (同笑)    哈哈哈……

田丰   (笑)     呵呵呵……

袁绍   (白)     啊!田大夫为何发笑?

田丰   (白)     我笑这“不识时务”。

袁绍   (白)     啊!你道哪个不识时务?

田丰   (白)     主公,前者曹操东伐刘备,许昌空虚。那时奉劝主公,趁虚攻取许昌,使曹贼首尾不能相顾。谁知公子偶染风寒,主公就不肯出兵。如今那曹操已破刘备,军威大振。我们反来兴动人马,前去伐曹。这“不识时务”四字……呵呵,为臣愧不敢当。

审配   (白)     主公,田丰这篇言语,分明讥笑主公,就该……

袁绍   (白)     老夫不杀田丰,还要重用于他呢。

审配   (白)     却是为何?

袁绍   (白)     破曹之后,我还要屈尊他以为许昌太守。到那时节,叫他自羞自惭也。

袁绍   (西皮散板)  袁家兵犹如那山崩海啸,

             谅曹操他不敢来动枪刀。

             他本是宦官后蚁鼠胆小,

             不投降他只有望风而逃。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主公:许攸押粮回营。

袁绍   (白)     传他进见。

中军   (白)     许攸进见。

许攸   (内白)    来也。

(许攸上。)

许攸   (西皮流水板) 奉命冀州去催粮,

             升斗入库粮满仓。

             小民俱已交租赋,

     (西皮摇板)  唯有豪强不纳粮。

     (白)     参见主公。

袁绍   (白)     许大夫少礼。

许攸   (白)     谢主公。

             啊!列公!

众将   (同白)    许大夫。

袁绍   (白)     许大夫,

许攸   (白)     臣。

袁绍   (白)     老夫命你催取粮草,可曾收齐?

许攸   (白)     小民钱粮俱已催齐,唯有豪强大户抗命不交。

袁绍   (白)     啊!什么豪强大户,竟敢抗命不交!但不知是哪一家?

许攸   (白)     就是审大夫。他家倚仗族大兵强,不交租赋,反叫小民为他家佃户。向他家交租,不向主公纳粮。

袁绍   (白)     审大夫,

审配   (白)     主公。

袁绍   (白)     可有此事?

审配   (白)     主公,非是家下人等不肯交纳,只因许攸无礼,惹起他等不忿。如今既是许大夫回来,臣命家下人等交纳就是。

袁绍   (白)     着哇,这便才是。

许攸   (白)     啊,主公,审大夫口说那里粮,实是转嫁小民。若是激起公愤,于军不利也。

审配   (白)     哎呀!主公啊!许攸分明与我作对,再若如此,臣就无法替主公效劳了。

袁绍   (白)     哎,审大夫,只要你肯纳粮,其它之事,容后再议。

审配   (白)     多谢主公。

许攸   (白)     哼。

袁绍   (白)     许大夫,

许攸   (白)     臣。

袁绍   (白)     如今催粮回来,老夫记你功劳一件。

许攸   (白)     谢主公。

袁绍   (白)     且慢,我还有一事相烦于你。

许攸   (白)     但不知何事可以效命?

袁绍   (白)     想你与曹操乃是旧日故交,命你前去顺说曹操来降,不失他封侯之位。

许攸   (白)     这……啊,主公,只恐曹操他不肯吧。

袁绍   (白)     哼,老夫大兵压境,哪怕他不来归降!

许攸   (白)     这个……

             臣启主公:此等大事,还是请审大夫前去的为是。

袁绍   (白)     哎,审大夫他与曹操素不相识,此事非你不可。不必迟疑,到后面收拾行装,起程去吧。

许攸   (白)     得令。

     (念)     正是:奉命即刻往,劝曹来归降。

审配   (白)     许大夫,

许攸   (白)     啊?

审配   (白)     早些回来。

许攸   (笑)     呵呵呵……

(许攸下。)

袁绍   (白)     陈琳进帐。

中军   (白)     陈琳进帐。

陈琳   (内白)    来也。

(陈琳上。)

陈琳   (念)     笔下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白)     参见主公。

袁绍   (白)     大夫少礼。

陈琳   (白)     谢主公。

袁绍   (白)     陈大夫,

陈琳   (白)     主公。

袁绍   (白)     这讨曹檄文可曾做好?

陈琳   (白)     已然做好。

袁绍   (白)     好,如此当帐读来。

陈琳   (白)     主公请听:

     (念)     曹操本是宦官后,世代不齿于清流。祖父曹腾中常侍,父亲曹嵩姓夏侯。

             大军百万即时动,指日风云会中州。杀曹头者赏千万,还要官封万户侯。

众袁将  (同笑)    哈哈哈……

袁绍   (西皮摇板)  文章光芒冲牛斗,

             藐视曹操如马牛。

袁绍   (白)     陈大夫,

陈琳   (白)     主公,

袁绍   (白)     将此檄文多多地抄写,分送各路诸侯。许昌城内犹须多多张贴,扰乱他的军心,不得有误。

陈琳   (白)     遵命。

袁绍   (白)     颜良听令,

颜良   (白)     在。

袁绍   (白)     命你带领本部兵将,直取白马,不得有误。

颜良   (白)     得令。

袁绍   (白)     余下之将,随老夫破曹去者。

众袁将  (同白)    啊。

(众人同唱牌子曲,同下。)

【第二场】

许褚   (内白)    走哇。

(许诸、张辽同上。)

张辽   (西皮散板)  丞相应早决大计,

许褚   (西皮散板)  是战是和莫迟疑。

张辽   (白)     啊,许将军,

许褚   (白)     将军。

张辽   (白)     闻得袁绍兴兵而来,这檄文遍贴许昌。是和是战,也不知丞相做何打算?你我昨日两次求见,皆未如愿,你我今日势必要见。

许褚   (白)     嗯,倒要问个明白。

张辽   (白)     请。

许褚   (白)     请。

(许诸、张辽同走圆场。门官上。)

门官   (白)     哎,你们二位又来啦。

张辽   (白)     我等有要事,今日定要求见丞相。

门官   (白)     慢着,丞相有令,是一概免见。

张辽   (白)     哎,一定要见,

门官   (白)     哎,不成,不成。

许褚   (白)     哎,一定要见,

门官   (白)     哎,不成,不成。

许褚   (白)     你与我闪开了。

曹操   (内白)    外面何事喧哗?

门官   (白)     启禀丞相:许褚、张辽二位将军求见丞相。

曹操   (内白)    命他二人在二堂相见。

门官   (白)     是。

(曹操上。)

曹操   (念)     河北风云紧,安闲自有人。

许褚、

张辽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罢了。

许褚、

张辽   (同白)    是。

曹操   (白)     二位将军,

许褚、

张辽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要见老夫为了何事呢?

张辽   (白)     哎呀,丞相啊!那袁绍兴兵杀来,这檄文遍贴许昌。是和是战,丞相早决大计。

曹操   (白)     噢,老夫只顾议论军国大事,这檄文倒不曾看过。好,呈上来。

张辽   (白)     这,丞相不看也罢。

曹操   (白)     却是为何?

张辽   (白)     只怕气坏丞相。

曹操   (白)     哎,袁绍起兵,老夫尚且不恼,何况这檄文,呈上来。

张辽   (白)     是。

(张辽呈檄文。曹操看。)

曹操   (念)     “曹操本是宦官后,世代不齿于清流。祖父曹腾中常侍,父亲曹嵩姓夏侯。”

     (白)     啊!嗯!

             二位将军,

许褚、

张辽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这檄文是何人所做?

许褚   (白)     乃是陈琳所做。

曹操   (白)     噢,是陈琳所做。

许褚、

张辽   (同白)    正是。

曹操   (笑)     哈哈哈……

许褚   (白)     那陈琳辱骂丞相,就该擒而杀之,丞相为何发笑?

张辽   (白)     是啊。

曹操   (白)     将军哪里知道,老夫正患头风之症。我读此檄文出了一身冷汗,不觉一时痊愈,我倒要谢他一二啊!

     (笑)     哈哈哈……

张辽   (白)     啊!丞相,那袁绍兴兵杀来,是和是战,丞相做何打算呢?

曹操   (白)     老夫与袁绍交兵,可能取胜否?

张辽   (白)     这个……

许褚   (白)     丞相,那袁绍虽然兵多将广,我等也要一死相拼。

张辽   (白)     着哇!

曹操   (白)     老夫帐下净是好将,岂能叫你们送死!

荀攸   (内白)    嗯哼!

(荀攸上。)

荀攸   (念)     许攸到许昌,想必来劝降。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有何军情?

荀攸   (白)     许攸前来求见丞相。

曹操   (白)     许攸……

荀攸   (白)     正是。

张辽   (白)     啊,丞相,那许攸此来,莫非与袁绍做说客吗?

许褚   (白)     哼,舌辩之徒,就该一刀两断。

曹操   (白)     将军不可鲁莽,你等退下。

许褚、

张辽   (同白)    是。

(许诸、张辽同下。)

曹操   (白)     现在何处?

荀攸   (白)     现在帐外。

曹操   (白)     说我有请。

荀攸   (白)     遵命。有请许大夫。

(荀攸下。许攸上。)

许攸   (白)     丞相,

曹操   (白)     子远。

许攸   (白)     多日未见,丞相玉体一向可好?

曹操   (白)     岂敢,岂敢,有劳动问。老夫天下未平,身体岂敢不好,岂敢不壮啊!

     (笑)     哈哈哈……

许攸   (白)     啊,丞相,方才听丞相之言,要平定天下,但不知丞相你是怎样的平法呢?

曹操   (白)     老夫平定天下,必须要先灭那袁绍。

许攸   (白)     噢,好,丞相,岂不知那袁绍他也要灭你。

曹操   (白)     哼哼,不定谁胜谁败呀!

许攸   (白)     依我看来袁绍必胜。

曹操   (白)     噢,袁绍必胜?

许攸   (白)     嗯。

曹操   (白)     好,请到其详。

许攸   (白)     丞相听禀。

曹操   (白)     讲。

许攸   (白)     想那袁绍,乃四世三公。门多故吏,遍布天下。一声号令,俱都响应。众诸侯推为盟主,门第清高,丞相你比得吗?

曹操   (白)     我比不得。

许攸   (白)     袁绍占有河北四州,俱是富饶之地。丞相虽有燕、豫二州,袁绍地大人多,岂是丞相比得吗?

曹操   (白)     这……噢,比不得。

许攸   (白)     况且江东孙策与袁绍,他二人交好甚厚。订下盟约,要平分土地,攻取许昌,众诸侯皆能相助,丞相你比得吗?

曹操   (白)     这……比不得。

许攸   (白)     着哇,有此三件大事,丞相俱比不过袁绍。胆敢与袁绍争锋。呵呵,岂不是自取灭亡!

曹操   (白)     噢,依你之见呢?

许攸   (白)     依我之见,归顺袁绍,以丞相之才,这封侯之位易如反掌。

曹操   (笑)     哈哈哈……

     (白)     子远哪!

许攸   (白)     啊?

曹操   (白)     我若为个人名位么,哎,倒可以归顺于他。老夫为国为民,岂肯归顺那袁绍!

许攸   (白)     却是为何?

曹操   (白)     想那袁绍纵容豪强,欺压小民。老夫出世以来,专意压制豪强。我恨不得杀过河去,要生擒那袁绍。

许攸   (白)     丞相,只恐你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曹操   (白)     嗯,想那袁绍外强中干,哪放在老夫的心上啊!

     (西皮摇板)  袁绍为人见识浅,

     (西皮流水板) 盗取虚名全靠祖先。

             好谋无察少主见,

             色厉胆薄法度不严。

             虎牢关失良计董卓逃窜,

             众诸侯起内讧弟兄相残。

             他如今占冀州威福自擅,

             犯许昌窥九鼎获罪于天。

             我料他罪满盈败灭不远,

             灭此贼我才能平定中原。

许攸   (西皮散板)  袁绍、刘表结亲眷,

             二人同心灭曹瞒。

             一从北来一从南,

             指日大军会中原。

曹操   (西皮散板)  刘表本是守户犬,

             无有大志夺中原。

             吟风弄月多散懒,

             饮酒赋诗他在花前。

许攸   (西皮散板)  田丰有识又有胆,

曹操   (西皮散板)  袁绍不听也枉然。

许攸   (西皮散板)  颜良、文丑英雄汉,

曹操   (西皮散板)  老夫看来只等闲。

许攸   (西皮散板)  袁绍占地大无边,

             许昌不过如弹丸。

             丞相纵有千般计,

             只手焉能抗泰山?

曹操   (白)     子远!

     (西皮二六板) 那袁绍占地大无边,

             致命之伤有一端:

             部下豪强有千万,

             尔诈我虞自伤残。

             欺压小民人心散,

     (西皮快板)  欺压这小民如欺天。

             老夫占地虽然浅,

             行事与他不一般:

             兴修水利劝农战,

             我压制豪强兴屯田。

             袁绍败灭期不远,

             万众一心就人胜天。

许攸   (西皮流水板) 曹操目光如炬电,

             千里之外似眼前。

             一路行来亲眼见,

             许昌臣民乐安然。

             袁绍若是来交战,

             难说谁胜谁占先。

             低下头来暗盘算,

     (白)     啊呀,主公啊,你的势力虽然大于曹操十倍,就差在这压制豪强噢!

     (西皮摇板)  再向主公来进言。

     (白)     丞相执意要战,许攸告辞了。

曹操   (白)     哎,子远,此番出兵,我料那袁绍必败。

许攸   (白)     哼。

曹操   (白)     子远大才,何不在老夫营中,共图大事如何?

许攸   (白)     哼,此言差矣。我跟随袁绍多年,两军交锋,我要助他一臂之力。

曹操   (白)     噢,你是怎样地助他?

许攸   (白)     劝他压制豪强。

曹操   (白)     噢,你劝他压制豪强,豪强岂不压你!

许攸   (白)     哎,自有主公做主,告辞了。

曹操   (白)     哎,慢来,既然如此,老夫备酒相送。

许攸   (白)     多谢了。

曹操   (白)     来,备良马一骑,锦袍一领。

中军   (白)     遵命。

曹操   (白)     看酒。

许攸   (西皮原板)  多谢丞相赐佳酿,

             美酒一杯暖心房。

曹操   (白)     啊,子远,

许攸   (白)     丞相。

曹操   (白)     这有良马一骑,锦袍一领,送与子远,一路之上,抵御风霜。

许攸   (白)     多谢了!

     (西皮摇板)  锦袍一领御风霜,

             故人的情意山高水长。

             此去河北有良骥,

             足下生云归故乡。

曹操   (白)     啊,子远,

许攸   (白)     丞相。

曹操   (白)     你此番回到河北,倘有不得意之处,还望来到我营,老夫自当诚心相待。

许攸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这句话来心意长,

             说出他爱才热心肠。

             回头来,把话讲,

             丞相金言却之不恭、受之有愧、难道其详。

             辞别了丞相就把马上,

曹操   (白)     要保重了。

许攸   (西皮散板)  愿丞相松柏长青永安康。

(许攸下。)

曹操   (西皮散板)  两军交锋攻心为上,

             许攸归去意彷徨。

(荀攸上。)

荀攸   (白)     启禀丞相:今有颜良攻取白马。

曹操   (白)     噢,袁绍双管齐下,真是小看老夫。我乘此机会,直取白马,生擒颜良。

荀攸   (白)     且慢,丞相要取颜良,某有一计献上。

曹操   (白)     讲。

荀攸   (白)     丞相领兵先到延津,装做渡河模样。那袁绍为了丞相要断他的归路,必然舍了颜良,移兵西往。颜良成了孤军,一战可擒也。

曹操   (白)     嗯,此计甚好。传令下去:大小三军,校场伺候。

荀攸   (白)     遵命。

(曹操、荀攸同下。)

【第三场】

(袁绍、众袁将同上。)

袁绍   (西皮摇板)  颜良英勇是好将,

     (西皮快板)  白马坡前摆战场。

             他使曹兵不驰往,

             必然困死在许昌。

             老夫带领兵和将,

             专擒曹操如探囊。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启禀主公:今有曹操兵发延津,有切断我军归路之意。

袁绍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袁绍   (白)     且住,探马报道:曹操直取延津,有断我归路之意。乘此机会,正好将计就计,生擒曹操。

             众将官!

众袁将  (同白)    有。

袁绍   (白)     延津去者!

     (西皮散板)  狭路相逢岂肯让,

             要把曹兵一扫光。

             三军与爷往前闯,

     (白)     啊?

     (西皮散板)  不见曹兵为哪桩?

     (白)     且住,老夫大兵至此,为何不见曹操人马,是何缘故?哎呀,且住,定是曹操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只恐颜良孤军难保!

报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主公:今有曹操用车轮战术,又激动关羽,斩了颜良。

袁绍   (白)     啊!曹操哪里去了?

探子   (白)     直奔官渡而去。

袁绍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袁绍   (白)     好个曹操,真是诡计多端。文丑听令!

文丑   (白)     在。

袁绍   (白)     带领本部兵将,追杀曹操,不得有误!

文丑   (白)     得令。

(文丑下。)

袁绍   (白)     众将官,

众袁将  (同白)    有。

袁绍   (白)     随老夫追杀曹操去者!

众袁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曹操、众曹将同上。)

曹操   (西皮散板)  文丑小儿紧追赶,

             好似鱼儿追钓竿。

             三军急上南山坂,

             文丑小儿到阵前。

曹操   (白)     唔呼呀,文丑果然杀来了。张辽听令,

张辽   (白)     在。

曹操   (白)     传令下去,我军连日行军,人马有些劳累。就在此地歇息,令粮草先行。倘若袁兵打劫粮草,不可阻拦。

张辽   (白)     这个……

曹操   (白)     快去。

张辽   (白)     得令。

(张辽下。)

许褚   (白)     丞相,袁绍大军追杀前来,就该迎战。反倒命粮车先行,倘若被袁兵劫去,岂不断了我军粮道?

众曹将  (同白)    着啊!

曹操   (白)     老夫自有安排。

(文丑引四龙套同上,抢夺粮草,同下。)

许褚   (白)     待某将粮草夺回!

曹操   (白)     慢来,那文丑只顾打劫粮草,他的军心已乱。乘此机会,冲杀前去,夺回粮草,杀死文丑,不得有误。

许褚   (白)     得令!

(许诸下。)

曹操   (西皮散板)  今日里好一似河边垂钓,

             舍粮草作香饵引诱龙蛟。

             我料那小文丑难逃公道,

             那袁绍怎知我妙计千条?

(许诸、张辽同上。)

众曹将  (同白)    文丑已死,粮草夺回。

曹操   (白)     列位将军之功也。

张辽   (白)     丞相,乘胜杀过河去,生擒那袁绍。

曹操   (白)     我军虽然连胜二阵,怎奈袁绍兵力雄厚,多我数倍,必须待机破之。传令下去:兵撤官渡。

张辽   (白)     是。

             众将官!

众曹将  (同白)    有。

张辽   (白)     兵撤官渡。

众曹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田丰上。)

田丰   (西皮原板)  英雄大夫不畏虎,

             见了主公再劝说。

中军   (白)     啊,大夫,到此何事?

田丰   (白)     有劳通禀,就说我田丰有事要面见主公。

中军   (白)     啊,大夫,适才主公闻报,曹操用计斩了颜良、文丑,主公为了此事怒气不息。啊,大夫,还是不见的为是啊。

田丰   (白)     这,哎呀,我若不能面见主公说明利害,这河北人马自踏于死地了哇。

中军   (白)     啊,大夫,还是不去的好,

田丰   (白)     你闪开了。

(田丰击鼓。袁绍、众袁将同上。)

袁绍   (白)     中军。

中军   (白)     有。

袁绍   (白)     何人击鼓?

中军   (白)     田丰击鼓。

袁绍   (白)     噢,田丰。莫非前来讥笑老夫不成!田丰进帐,

中军   (白)     田丰进帐,

田丰   (白)     来也。

             参见主公。

袁绍   (白)     田丰,

田丰   (白)     主公。

袁绍   (白)     你为何击动堂鼓?

田丰   (白)     闻得主公要进兵官渡,为臣以为万万不可。

袁绍   (白)     啊,有何不可呢?

田丰   (白)     哎呀,主公啊!我军连败二阵,锐气已伤。再若兵渡黄河,只恐于大军不利,请主公三思。

袁绍   (白)     老夫此番进兵官渡,围困曹操。不出数月,曹军粮尽,他自然瓦解。老夫胜券在握,何须你前来多口!

田丰   (白)     主公执意要兵渡黄河,只恐颜良、文丑就是前车之鉴。

袁绍   (白)     你待怎讲?

田丰   (白)     必败无疑。

袁绍   (白)     大胆!

     (西皮散板)  出兵以来尽阻挠,

             我自有妙计破奸曹。

             大敌当前你胆量小,

             扰乱军心罪难饶。

             人来与爷忙绑了,

(四龙套同绑田丰。)

田丰   (西皮散板)  袁家基业火化冰消。

(四龙套押田丰同下。)

审配   (白)     啊,主公,臣闻听人言,那许攸此番到了曹营,并未真心劝说那曹操。反倒替那曹操出谋划策,故而斩了颜良、文丑。那曹操对许攸无以为报,为此赠他锦袍良马。依臣看来,那许攸已然背主降曹了。

袁绍   (白)     大夫不必多言,待老夫查明原委,再做计较。

(许攸上。)

许攸   (念)     忙将劝曹事,回报主公知。

     (白)     许攸参见主公。

袁绍   (白)     回来了?

许攸   (白)     回来了。

袁绍   (白)     嗯,你还回来做甚哪!

许攸   (白)     何出此言?

袁绍   (白)     我来问你,你为何背主降曹?

许攸   (白)     啊,此话从何说起?

袁绍   (白)     我命你顺说曹操,你不但不劝他来降,反倒替他出谋划策,斩了我的颜良、文丑,你还有何话讲?

许攸   (白)     这……哎呀,主公啊,此乃是诽谤之言,主公万不可听信。

袁绍   (白)     嘿嘿……诽谤之言。我再来问你,这锦袍良马,何人所赠?

许攸   (白)     乃曹操所赠。

袁绍   (白)     却又来,你若不投降曹操,他岂肯赠你这份厚礼!

许攸   (白)     这……

审配   (白)     啊,主公,许攸今日回营,定有奸诈,就该……

袁绍   (白)     老夫不杀许攸。暂将首级寄在项上。从今以后,不准你在帐中参与军务。

许攸   (白)     这……

袁绍   (白)     啊,审大夫,

审配   (白)     主公。

袁绍   (白)     想这粮草乃军中要紧之物,不知命何人回往冀州,前去催粮?

审配   (白)     哎,这个……

许攸   (白)     许攸愿往。

审配   (白)     且慢,前番命你往冀州催粮,惹起许多大户的不满。再若前去,惹起是非,岂不误了主公的大事!

袁绍   (白)     啊,审大夫,

审配   (白)     主公。

袁绍   (白)     孤就烦你速回冀州,筹备粮草,军前听用,不得有误。

审配   (白)     遵命。

袁绍   (白)     你也出帐去吧。

许攸   (白)     告退。

(许攸出帐。)

许攸   (白)     唉。

(许攸下。)

袁绍   (白)     传令下去,大小三军,兵发官渡去者。

中军   (白)     得令。

             令出,下面听者:主公有令,大队人马兵发官渡去者。

袁绍   (唢呐二黄导板)点雄兵渡黄河气吞山摇,

     (唢呐二黄原板)大河上四十里尽是戈矛。

             闻喊杀,耳听得人喊马哮如海啸,

             又只见旌旗展地动山摇。

             众三军,一个个如虎豹,

             众将官!

众袁将  (同白)    有。

袁绍   (唢呐二黄原板)辎重车似流水粮堆山高。

             此一去定擒那奸贼曹操,

             扫灭了奸曹恨方消。

             催马来在官渡口,

众袁将  (同白)    来到官渡,

袁绍   (白)     人马列开。

众袁将  (同白)    啊。

袁绍   (唢呐二黄散板)快叫曹操把兵交!

     (白)     曹操阵前答话!

(许褚、张辽同上城。)
许诸、

张辽   (同白)    有请丞相。

曹操   (内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马叫,

(曹操上城。)

曹操   (西皮原板)  看阵前袁家军犹如海潮。

袁绍   (白)     曹操,出得城来,决一死战哪!

曹操   (西皮原板)  却原来袁绍公领兵来到,

袁绍   (白)     老夫特地前来会你。

曹操   (西皮原板)  曹孟德在官渡久候故交。

袁绍   (西皮原板)  你本是宦官后卑庶太小,

             今日里闭门不战,你是个小儿曹。

曹操   (西皮原板)  要打仗我自当奉陪东道,

             我岂肯劳大驾空走一遭?

袁绍   (白)     你住口!

     (西皮二六板) 曹孟德你不必花言语巧,

             分明是不敢战你妄想脱逃。

             普天下俱听我袁家令号,

             我是料你要退守官渡、兵少粮缺、难动枪刀,哪放在我的心梢!

             你若是识时务归降趁早,

             我劝你莫迟延留你活命一条。

曹操   (白)     住口!

     (西皮快板)  袁绍把话讲差了,

             老夫岂肯降尔曹?

             舍曹某有何人天子扶保?

             舍曹某有何人辅佐当朝?

             舍曹某有何人群雄平扫?

             舍曹某又有何人压强豪?

     (西皮原板)  为国家我曹操不畏强暴,

             为国家我曹操不怕枪刀;

             为国家我曹操不怕讥笑,

             为国家我曹操不辞辛劳。

             因此上领雄兵将你征剿,

             定将你豪强首除根拔苗!

袁绍   (白)     曹操!

     (西皮原板)  听他言不由我心头气恼,

             官渡口弹丸地扫灭在今朝。

             霎时间我若将城池破了,

             到那时叫尔等鬼哭神号。

曹操   (西皮原板)  叫袁绍你不必,

     (西皮快板)  休要急躁,

             战不战全凭我随意而挑。

             我劝你要提防入我圈套,

             官渡口早与你设下笼牢。

袁绍   (白)     呸!

     (西皮散板)  人来与爷齐攻打,

曹操   (白)     放箭!

             袁绍,

     (西皮散板)  既来之则安之我任你逍遥。

     (白)     请了,请了。

(曹操、许诸、张辽同下。)

袁绍   (白)     哼哼!

     (西皮散板)  老夫摆下天罗网,

             管叫曹操无处藏。

             他兵少粮缺难久战,

             不出三月命必亡。

     (白)     众将官!

众袁将  (同白)    有。

袁绍   (白)     将官渡团团围住,昼夜攻打,不得有误。

众袁将  (同白)    啊。

袁绍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围住了!

众袁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念)     官渡战袁兵,

更夫乙  (念)     半载有余零。

更夫甲  (念)     白天挖壕沟,

更夫乙  (念)     夜晚巡大营。

更夫甲  (白)     走啊,走啊,走……

更夫乙  (白)     哎,大哥,大哥。

更夫甲  (白)     干什么?

更夫乙  (白)     回来,回来,咱们丞相近来怎么改了脾气啦?

更夫甲  (白)     哟,咱们丞相怎么会改了脾气啦?

更夫乙  (白)     你想啊,往日丞相带咱们出兵打仗,总是声东击西,真假虚实。把敌人诱进了埋伏,一下就给收拾了。

更夫甲  (白)     是啊。

更夫乙  (白)     这回来到官渡都半年多啦,既不交锋,也不出战。整天介不是叫咱们挖沟哇,就是筑寨呀,这够多没劲呀。

更夫甲  (白)     我说兄弟,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呀?

更夫乙  (白)     我怎么沉不住气呀?

更夫甲  (白)     想咱们丞相跟袁绍打仗,是非同小可。

更夫乙  (白)     怎么非同小可呢?

更夫甲  (白)     你瞧哇,袁绍的兵多,咱们丞相的兵少。要灭袁绍,也不是一天两早晨工夫就行的。谁不知道咱们丞相用兵如神哪!就拿上回说吧,使了个调虎离山之计,瞅不冷子就吃他一口。

更夫乙  (白)     那么这回呢?

更夫甲  (白)     这回看这个样子啊。

更夫乙  (白)     嗯。

更夫甲  (白)     咱们丞相要放开了肚量,连锅端。

更夫乙  (白)     噢!

更夫甲  (白)     要不然干吗叫咱们把壕沟挖得深深的,营盘筑得牢牢的。把袁绍这小子耗得不差么的,瞅不冷子来他一下子,这一下子,连他的老底都得端过来,你明白了?

更夫乙  (白)     噢,照你这么一说,咱们丞相这回是改了招啦?

更夫甲  (白)     可不是改了招了吗?谁不知道咱们丞相用兵是神出鬼没,

更夫乙  (白)     嗯。

更夫甲  (白)     不能像你,

更夫乙  (白)     我怎么啦?

更夫甲  (白)     小胡同赶猪——

更夫乙  (白)     唉,怎么讲啊?

更夫甲  (白)     你直去直来啊。

更夫乙  (白)     得了吧你。你净拿我开心,走走走。就算你说得有理。

更夫甲  (白)     干吗说得有理?这是实话呀。

更夫乙  (白)     到你这全是实话。

更夫甲  (白)     走吧。

更夫乙  (白)     唉,走走。嘿,大哥,回来,回来。

更夫甲  (白)     瞧什么哪?

更夫乙  (白)     我听说咱们的粮草哇,这半年多的光景,吃得可差不多了。要照这么耗下去,咱们可就要饿着肚子打仗啦。

更夫甲  (白)     嘿!嘘!

             唉,我说兄弟,你这话听谁说的?

更夫乙  (白)     怎么啦?

更夫甲  (白)     想咱们丞相天天不是巡营,就是观阵。这营中要是缺了粮,他老人家还能这么谈笑自若的吗?不用说,这又是袁绍造的谣言,惑乱军心。往后这个话得少听啊,要听这个不是太危险了吗?干脆你呀,跟我巡营去吧。

更夫乙  (白)     哎哟,对啦,对啦,走了,咱们巡营去吧。

(二更夫同下。)

【第七场】

(曹操上。)

曹操   (二黄散板)  官渡口聚雄兵曹袁决斗,

             里无粮外无草日夜忧愁。

             众将官见粮尽主张退走,

             怕的是闸开水流就覆水难收。

     (白)     有了,

     (二黄碰板)  星夜里修书信我去把粮求,

     (二黄原板)  危难处我定要决心死守。

             也不知许昌城有粮无有?

     (白)     想这粮草乃是军中之要物,一旦粮绝,这军心必乱,唉,但愿荀彧将粮草火速运来,也安军心了。

     (二黄原板)  也不知何日里运来营头?

             纵然是有粮草也难以持久,

             若不然劫粮草去把营偷;

             若不然我诈败弃营我将他引诱,

             破强敌必须要出其不意、转守为攻、以少胜多、别出奇谋。

     (二黄散板)  思过来想过去眉头紧皱,

             对孤灯呕心血无计可筹。

(荀攸上。)

荀攸   (二黄散板)  随丞相在官渡日夜防守,

             内无粮外无草令人担忧。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夜静进帐何事?

荀攸   (白)     丞相,你我困守官渡,已有半载,是战是走,丞相要当机立断。

曹操   (白)     嗯,依你之见?

荀攸   (白)     粮草已尽,不如退守许昌,

曹操   (白)     噢,退守许昌。这军心必乱,那还了得么?

荀攸   (白)     哎,既要在此坚守,粮草是要紧的呀。

曹操   (白)     嗯,老夫已然写下书信,命许昌火速运来。

荀攸   (白)     丞相之言,莫非要固守官渡么?

曹操   (白)     哎,固守官渡。

荀攸   (白)     但不知丞相有何高见,可破那袁绍?

曹操   (白)     这破袁之策,老夫正在苦思。

荀攸   (白)     既然如此,就该命人去往许昌催粮,然后再定破袁之策。

曹操   (白)     唤张林来见。

荀攸   (白)     遵命。

             张林来见。

(张林上。)

张林   (念)     夤夜唤张林,想必有军情。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张林,

张林   (白)     有。

曹操   (白)     这有书信,命你送往许昌,不得有误。

张林   (白)     是。

曹操   (白)     转来。

张林   (白)     在。

曹操   (白)     此乃是军中机密大事,一路之上乔装改扮,小心了,

张林   (白)     遵命。

(张林下。)

曹操   (念)     许昌送书信,

荀攸   (念)     官渡侯佳音。

(曹操、荀攸同下。)

【第八场】

许攸   (内西皮导板) 袁公不听忠言告,

(许攸上。)

许攸   (西皮流水板) 欺我一遭又一遭。

             避祸不能冀州去,

             营中难把军务操。

             进退无门难坏了,

             日坐愁城似囚牢。

(廖承上。)

廖承   (念)     袁曹两交战,巡查要紧严。

     (白)     启禀老爷:拿住奸细。

许攸   (白)     押进帐来。

廖承   (白)     是,押上来。

(军士押张林同上。)

许攸   (白)     唗!胆大奸细,你奉何人所差,还不从实讲来!

张林   (白)     我乃行路之人,被他们拿错了。

许攸   (白)     哼,一派胡言。来,

军士   (白)     有。

许攸   (白)     与我搜来。

(军士搜身。)

军士   (白)     并无夹带。

许攸   (白)     噢,并无夹带,来,

军士   (白)     有。

许攸   (白)     再搜头上。

(军士搜,取出书信。)

军士   (白)     有书信在此。

许攸   (白)     待我看来。

(军士呈书信,许攸看。)

许攸   (白)     “许昌荀彧收启。”

             哎呀,这是曹操的书信,待我拆开一观。

(许攸拆信。)

许攸   (白)     “营中粮草已尽,请即筹办大宗粮饷,火速来到军前接济,不得有误。”

             来!

廖承   (白)     有。

许攸   (白)     将他暂押后帐,听候发落。

廖承   (白)     是,押下去。

军士   (白)     走。

(军士押张林同下。)

许攸   (白)     哎呀,且住,曹操营中缺粮,我军正好攻打。呵呵,好机会也!

     (西皮散板)  曹营今日缺粮饷,

             正好分兵取许昌。

             急忙前往中军帐,

             请出主公做主张。

(袁绍上。)

中军   (白)     启主公。

袁绍   (白)     何事?

中军   (白)     许攸求见。

袁绍   (白)     唤他进见。

中军   (白)     许攸进见。

许攸   (白)     来了。

             参见主公。

袁绍   (白)     老夫不曾传唤于你,夜静更深,进帐有何话讲?

许攸   (白)     适才小军巡营,拿获一名奸细。携带曹操的书信,言道军中缺粮,我军正好攻打。一路去攻官渡,一路去打许昌,曹操可擒也。

袁绍   (白)     噢,有这等事!书信现在何处?

许攸   (白)     现在这里,主公请看。

袁绍   (白)     好,呈上来,待我看来。

(许攸呈信,袁绍看信。)

袁绍   (笑)     呵呵呵……

     (白)     我明白了。这是曹操知道老夫兵多将广,他无法取胜。故而修此假书,诱我出动,他好于中取事。此乃诱敌之计,不可信也。

许攸   (白)     啊,主公,分明曹操粮草已尽,若是失此机会,悔不及矣。

袁绍   (白)     嗯,容我思之。

中军   (内白)    报。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主公:审配有密书前来,主公请看。

袁绍   (白)     噢,待我看来。

(中军呈信,袁绍看信。)

袁绍   (白)     许攸!

许攸   (白)     在。

袁绍   (白)     怪不得你三番两次前来献计,那曹操知道老夫势力浩大,他无法取胜。故而买通于你,叫你前来献此调虎离山之计,你道是也不是?

许攸   (白)     哎呀,主公啊,许攸一片忠心,主公怎么说我与曹操同谋?呵呵,岂不是血口喷人!

袁绍   (白)     唗!说什么血口喷人,前番命你顺说曹操,他不肯归降倒也罢了。反倒赠你的锦袍良马,这是何缘故?

许攸   (白)     这……

袁绍   (白)     今日审配从邺郡来书,道你家中不法,已然全家下狱。

许攸   (白)     啊!

袁绍   (白)     似你这样匹夫之辈,还有何面目在此献计!

             左右!

中军   (白)     有。

袁绍   (白)     与我轰了出去。

中军   (白)     出去!

(袁绍下。)

许攸   (白)     啊!

     (二黄散板)  谁知袁绍他、他、他志量小,

             只落得全家无下梢。

             许攸不该将他保,

     (白)     走!

廖承   (白)     老爷。

许攸   (白)     唉,想我许攸,自投袁绍以来,忠心耿耿,辅佐于他。不想他听信谗言,说我与曹操同谋。当着帐中的军士们,将我轰出帐外,其情可恼!

     (二黄散板)  悲愤交集恨难消。

             悔不该当初投袁绍,

             祸到临头难脱逃。

             良言相劝,

     (二黄原板)  他全不晓,

             听信谗言害故交。

             我谅他难以破曹操,

             我谅他瓦解在今朝;

             我谅他死期将来到,

             我料他袁家的基业一旦抛。

     (白)     唉,想那审配贼子,去往冀州催粮,乘机陷害我全家大小。事到如今,叫我有口难辩,真真恨煞人也!

     (二黄原板)  到如今全家受难难自保,

             怎不叫人心内焦。

             我自寻苦恼被嘲笑,

             连累妻儿受煎熬。

             我越思越想心头恼,

     (白)     唉嘿,罢罢罢!

(许攸欲自尽。廖承阻拦。)

廖承   (白)     唉,老爷!

     (二黄散板)  行此短见为哪条?

     (白)     老爷,您为何行此短见哪?

许攸   (白)     哎呀,老军哪,你有所不知。袁绍听信谗言,说我与曹操同谋,审配贼子又害了我全家大小。事到如今,使我进退无门,唉,只求一死。

廖承   (白)     哎,使不得。老爷,那个袁绍既是不纳忠言,日后必被曹操所灭,闻得曹公礼贤下士,仁义待人,老爷何不投奔于他,必当重用。况且与老爷旧有故交,你若是助他一膀之力,灭了袁绍。一来成其大事,二来拿住了审配,得报此仇。老爷,您看好哇是不好哪?

许攸   (白)     好,快快与我备马伺候,

廖承   (白)     是。

(廖承备马。)

许攸   (白)     且住,幸得廖承提醒于我,袁绍啊!袁绍!这也是你不仁,休怪我,唉,无义也。

     (西皮快板)  曹操治国有怀抱,

             礼贤下士待英豪。

             我今去把曹操保,

             拿住审配方恨消。

             耳听喧哗人马噪,

淳于琼  (内白)    军士们,乌巢去者。

军士   (内同白)   啊。

许攸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冀州粮车奔乌巢。

             我劝曹公劫粮草,

             四面放火照天烧。

             任凭你有十万大军如虎豹,

             一夜之间成饿殍。

(许攸、廖承同下。)

【第九场】

(曹操上。)

曹操   (西皮摇板)  也曾修书许昌往,

             不知何日发军粮?

             日夜不离中军帐,

             破袁之策思常想。

(荀攸上。)

荀攸   (白)     启禀丞相:那袁绍将许攸全家下狱,那许攸愤怒来降。

曹操   (白)     噢,现在何处?

荀攸   (白)     现在帐外。

曹操   (白)     说我出迎,

荀攸   (白)     遵命。

             有请许大夫。丞相出迎。

(许攸上。荀攸下。)

许攸   (白)     啊,丞相,

曹操   (白)     啊,子远。

许攸、

曹操   (同笑)    哈哈哈……

曹操   (白)     前者老夫诚心相留,是你执意不肯。你走后我实实挂念,今日相会,真乃是三生有幸哪。

许攸   (白)     唉,悔不听丞相之言,如今家破人亡。单身来投,还望丞相不弃。

曹操   (白)     噢,岂敢,子远全家入狱,令人不宁。你早听老夫之言,何至落到这般光景!

许攸   (白)     哎呀且住,听曹操之言,似有怪我不早来归顺之意。我如今单身来投,哦,岂不被他小看于我!有了,待我试探他的心意如何。

             丞相,许攸见事不明,自招大祸,唉,愧煞人也。

曹操   (白)     哎,子远,不必悲伤。候老夫破了袁绍之后,与你报仇就是。

许攸   (白)     多谢丞相。

曹操   (白)     哎,请问,袁绍营中动静如何?

许攸   (白)     噢,那袁绍知道丞相困守官渡,营中兵少粮薄。也曾有人与他出谋划策。分兵去打许昌,使丞相首尾不能相顾。

曹操   (白)     啊!何人与他出此毒计呀?

许攸   (白)     呵呵,不才,就是我。

曹操   (白)     哦,你为何献此计策?

许攸   (白)     我料丞相你就怕此计。

曹操   (白)     这……呵呵,我料那袁绍他未必听从。

许攸   (白)     啊?怎见得?

曹操   (白)     哎,他若听从于你,你就不会前来见我了。

许攸   (白)     这……

曹操   (白)     啊?

许攸、

曹操   (同笑)    哈哈哈……

许攸   (白)     啊,丞相,在此与袁绍对敌,请问丞相,营中还有几日的粮草?

曹操   (白)     这,粮草么,哦,可足一年。

许攸   (白)     噢,怎么,一年?

曹操   (白)     一年哪。

许攸   (白)     未必吧。

曹操   (白)     啊,噢,少说半载有余。

许攸   (白)     呵呵……哎呀呀,人言孟德奸诈。今日一见,哎,果然是话不虚传。

曹操   (白)     子远。

许攸   (白)     啊。

曹操   (白)     岂不闻兵不厌诈?我就对你实说。老夫的粮草么,只够此月之量了。

许攸   (白)     告辞。

曹操   (白)     哎,慢来,为何去心忒急呀?

许攸   (白)     不是啊,许攸真心来投丞相,丞相假意相待,日后恐难相处。

曹操   (白)     这,退下。

(四手下同下。)

曹操   (白)     哎呀,子远哪,非是老夫不肯实言,适才耳目甚众。唉,我就对你实说,老夫的粮草么已尽了,已命人去往许昌催粮。此乃是军中机密大事。我实言相告,还望子远教我破袁之策。

许攸   (白)     哦。

     (西皮摇板)  一见曹操披肝胆,

             倒叫许攸心不安。

             难得丞相不小看,

             推心置腹吐真言。

             还望不嫌相投晚,

             从此效力在帐前。

曹操   (白)     子远,

许攸   (白)     丞相。

曹操   (西皮摇板)  故友之交诚相见,

             老夫敬你是英贤。

许攸   (白)     不敢,不敢,夸奖了。

曹操   (西皮摇板)  有幸共图天下事,

             协助老夫来破袁。

许攸   (西皮快板)  那袁绍雄兵有十万,

             在乌巢屯粮堆如山。

             请丞相烧粮草就此一战,

             十万众自溃散弹指之间。

曹操   (西皮快板)  屯粮处怎无有能将看管?

许攸   (西皮快板)  淳于琼好吃酒戒备不严。

曹操   (西皮快板)  从官渡到乌巢路有多远?

许攸   (西皮快板)  四十里一夜间可以往还。

曹操   (西皮快板)  路途中有盘问如何分辩?

许攸   (西皮快板)  就说是袁家军前去增援。

             夜行军有向导才为方便,

             我许攸随丞相一马当先。

曹操   (白)     好哇!

     (西皮散板)  走向前施一礼谢过子远,

许攸   (白)     不敢。

曹操   (西皮散板)  这才是故人来胜似雄兵万千。

许攸   (白)     夸奖了。

曹操   (西皮散板)  叫人来传将令众将来见,

众曹将  (内同白)   来也。

(众曹将同上。)

众曹将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站立两厢。

     (西皮散板)  今夜晚随老夫前去破袁。

     (白)     许褚、张辽听令!

许褚、

张辽   (同白)    在。

曹操   (白)     今晚随同老夫乌巢劫粮,换了袁绍旗号。一路之上,衔枚疾走,马去銮铃。到了乌巢,四面放火,不得有误。

许褚、

张辽   (同白)    得令。

曹操   (白)     夏侯渊听令!

夏侯渊  (白)     在。

曹操   (白)     看守大营,提防投营劫寨。

夏侯渊  (白)     得令。

曹操   (白)     余下之将,随老夫乌巢去者。

众曹将  (同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淳于琼、众军士同上。)

淳于琼  (白)     看守粮草在乌巢,终日饮酒乐逍遥。

(中军上。)

中军   (白)     冀州粮到,

淳于琼  (白)     好,押运后库。

中军   (白)     是,押入后库。

淳于琼  (笑)     啊,哈哈哈……

     (白)     如今是兵精粮足,何惧那曹操!

             军士们,

军士   (同白)    有。

淳于琼  (白)     尔等连日运粮辛苦,后面备有美酒,大家同饮,今日定要一醉方休。随我来呀,哈哈……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许诸、张辽、曹操同上。)
许褚、

张辽   (同白)    放火,走。

(淳于琼上。许诸、张辽同擒淳于琼。)

曹操   (白)     你是何人?

淳于琼  (白)     俺乃守粮大将淳于琼,你们怕我不怕?啊,哎哟。

曹操   (白)     将他的耳鼻割掉,放他回去。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丞相:袁绍带兵追杀前来。

曹操   (白)     再探!

探子   (白)     遵命。

(探子下。)

曹操   (白)     袁绍此来,正合我意。徐晃听令:

徐晃   (白)     在。

曹操   (白)     引敌深入,不得有误!

徐晃   (白)     得令。

曹操   (白)     众将官!

众曹将  (同白)    有。

曹操   (白)     四面埋伏。

众曹将  (同白)    啊!

许褚、

张辽   (同白)    埋伏了!

军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袁绍   (内西皮导板) 误中奸计全军丧,

(袁绍上。)

袁绍   (西皮散板)  四面埋伏怎提防?

             勒马提刀四下望,

     (西皮快板)  乌巢军粮冒火光。

             耳旁听得金鼓响,

             想是追兵在后方。

             仓皇之际无处往,

     (白)     唉!

(张辽、许诸、众曹将同上。)

张辽   (西皮散板)  杀你个丢盔,

许褚   (白)     看刀!

     (西皮散板)  卸甲亡。

(袁绍败下。曹操上。)

曹操   (白)     众将官!

众曹将  (同白)    有。

曹操   (白)     乘胜追赶!

众曹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813 ┊ 字数:1663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