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野猪林》(一名:《英雄血泪图》)

主要角色
林冲:生
鲁智深:净
林娘子:旦
高世德:丑
高俅:净
陆谦:丑
董超:净
薛霸:丑
张勇:老生

《野猪林》李少春饰林冲、袁世海饰鲁智深
《野猪林》李少春饰林冲、袁世海饰鲁智深
情节
宋太尉高俅子高世德游庙时,见林冲妻张氏貌美,加以调戏。使女锦儿奔告林冲,林冲赶至,高世德逃去。陆谦又献计高世德,假卖宝刀给林冲,再使林冲持刀入白虎堂。高俅出,诬林冲行刺,发配沧州。陆谦又买通解差董超、薛霸在途中加害。林冲在大相国寺新结识的鲁智深,唯恐途中有失,暗地跟踪,至野猪林,解差正欲谋害林冲时,鲁救林冲脱险。林冲到了沧州,陆谦又夜烧草料场加害林冲。正巧,林冲在山神庙避雪,不在草料场,杀陆谦报仇后上了梁山。

注释
李少春尚有电影《野猪林》存世,剧中唱腔与此本不同。李少春修改、润色此剧一生,此前后两本可窥出打磨之迹。

根据1958年实况录音整理:李少春饰林冲,袁世海饰鲁智深,侯玉兰饰林娘子,孙盛武饰高世德,苏维明饰高俅,骆洪年饰陆谦,李幼春饰董超,叶德林饰薛霸,李世霖饰张勇;沈玉才操琴,王德元司鼓。

录入:rossiwu3505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98.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家丁引高俅同上。)

高俅   (引子)    位极人臣,霸朝堂,谁不尊仰?

     (念)     眉头一皱计千条,舌尖杀人不用刀。当年原是帮闲汉,一步登天压群僚。

     (白)     老夫,高俅。大宋道君皇帝驾前为臣,官拜殿帅掌兵太尉之职。只因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武艺高强,老夫久有收为心腹之意。怎奈他除公务之外,不与老夫相近,其情可恼!

高世德  (内白)    啊哈!

(高世德上。)

高世德  (念)     父列三台之位,儿仗虎狼之威。全凭爸爸的势力,脑壳不怕劈雷。

     (白)     嘿嘿!爹!儿有礼啦!

高俅   (白)     不在书房攻书,到此做甚?

高世德  (白)     哎,今儿我们老师没来,我打算出去玩会儿,您给拿俩儿钱吧。

高俅   (白)     取纹银五十两过来。

(家丁甲递银。)

高俅   (白)     要早去早回,不可在外生事!

高世德  (白)     哦!我知道啦!您别操心啦!

(高俅下。)

高世德  (白)     叫富安、陆谦,

家丁甲  (白)     哎!是是是!

             富安、陆谦来见。

(富安、陆谦同上。)

富安   (念)     全凭口巧与舌能,

陆谦   (念)     仗人势力逞英雄。

富安   (白)     噢!衙内!

高世德  (白)     哦!二位!二位!二位!

陆谦   (白)     您把我们叫出来,什么事情啊?

高世德  (白)     哎呀!怪闷得慌的,哪儿热闹,咱们玩会儿去呀?

陆谦   (白)     巧极啦!

高世德  (白)     啊!

陆谦   (白)     今天乃是四月二十八,正是东岳庙开放的日子。咱们那儿玩会儿去,您瞧怎么样?

高世德  (白)     东岳庙?

陆谦   (白)     啊!

高世德  (白)     好!小子!

四家丁  (同白)    有!

高世德  (白)     叫人役们备马伺候着!

四家丁  (同白)    是!

             人役们备马伺候着!

高世德  (西皮散板)  我父权威似首相,

             威风凛凛在朝堂。

             人来带马会场上,

             顺者昌来逆者亡!

四家丁  (同白)    闲人闪开点儿!闪开!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林冲   (内西皮导板) 日上三竿清风暖,

(林冲、林娘子、林寿、锦儿同上。)

林冲   (西皮原板)  树发芽绿叶间百鸟声喧。

林娘子  (西皮原板)  都只为身染病许下心愿,

林冲   (西皮原板)  东岳庙谢神灵保佑安全。

             一路上观不尽,

     (西皮散板)  花红成片,

             霎时间来至在东岳庙前。

     (白)     啊,娘子,来此已是东岳庙前,我有意去至左右领略风景,娘子意下如何?

林娘子  (白)     如此我等先行庙内拈香,等候官人就是。

林冲   (白)     好好好!林寿!

林寿   (白)     有!

林冲   (白)     接马伺候!

林寿   (白)     是!

林冲   (西皮散板)  大丈夫屈人下无穷忿怨,

             对鲜花与野草且散胸间。

(林冲下。)

林娘子  (西皮散板)  速进庙去拈香忙回家转,

(高世德、富安、陆谦、四家丁同上。林娘子、林寿、锦儿同下。)

高世德  (西皮散板)  抬头只见美婵娟。

     (白)     嘿!这个不错,小子们,追追追!

陆谦   (白)     追追……

(高世德、富安、陆谦、四家丁同下。)

【第三场】

鲁智深  (内白)    阿弥陀佛!

(鲁智深上。)

鲁智深  (西皮散板)  寄人篱下难理想,

             只得菜园走一场。

     (白)     唉!自从来到这大相国寺,这里的老和尚却不管洒家饮酒食肉,倒也逍遥自在。只因此地菜园,常有歹人偷菜,那些懦弱的小和尚,都惹不了他们。为此长老叫洒家在此,看守菜园,每日还要浇水种菜,甚觉烦闷,哎呀!哎呀!真是吃饱了他娘的食困哪!嗯,有了,树旁打睡片时,有何不可?哎!哎!哎呀呀!

(鲁智深睡。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上。)

张三   (白)     哎!我说兄弟们!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

张三   (白)     刚才我跟你们说的话,全都记住啦?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记住啦!

张三   (白)     到那儿看我的眼色行事。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嗯!

张三   (白)     我一揪胳膊,你们就抻腿,按在地上就揍,

任五   (白)     没错!

张三   (白)     把他给打服喽,咱们算饶了他,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

张三   (白)     听见没有?走着!走着!嘿!兄弟!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

张三   (白)     那和尚在那儿睡着啦!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睡着啦!

任五   (白)     好!我揪胳膊!

徐六   (白)     我抻腿!

(鲁智深醒,假睡。)

张三   (白)     揪胳膊抻腿你们嚷什么?

徐六   (白)     怎么啦?

张三   (白)     他睡着了,咱们哥几个过去,不是打老实的吗?

任五   (白)     对呀!

张三   (白)     别嚷啊!打老实的。记住啦!我一揪胳膊,你们就抻腿。

任五   (白)     没错!

张三   (白)     把他给打服喽,咱们算饶了他啦!

(鲁智深醒。)

鲁智深  (白)     呔!你们鬼鬼祟祟,敢是要偷菜吗?啊!

张三   (笑)     哈哈……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笑)    哈哈……

张三   (白)     我说大师傅哎!我们哥几个不是偷菜的,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啦!不是偷菜的。

鲁智深  (白)     哎!做什么的呀?

张三   (白)     啊!哎!听说您在这儿管理菜园子,我们哥几个是给您道喜来啦!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啦!是给您哪,道喜来啦!

鲁智深  (白)     噢!原来如此啊!请问四位尊姓大名?

张三   (白)     我叫张三。

鲁智深  (白)     哦!

李四   (白)     我叫李四。

鲁智深  (白)     哦!

任五   (白)     我叫任五。

鲁智深  (白)     哦!

徐六   (白)     我叫徐六。

鲁智深  (白)     哦!呵呵……原来是四位施主!阿弥陀佛!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嘿!

(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抱鲁智深。)

鲁智深  (白)     啊!这算何意呢?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告诉他说。

张三   (白)     这算何意?你听我告诉你:自从你来到菜园子,我们哥几个也拿不了菜啦,今儿个非揍你不可!

鲁智深  (白)     啊!哦!听尔等之言,敢是要与洒家较量较量?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对!非打你不可!

鲁智深  (白)     好!你们哪个不怕死的,与洒家了玩耍玩耍!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打!

(鲁智深打倒张三、李四、任五、徐六。)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哟!哎哟!哎哟!

鲁智深  (白)     呔!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白)     哎哟!哎哟!

鲁智深  (白)     今日撞着洒家,尔是休想活命啊!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白)     哎哟!哎哟!

任五   (白)     我说大师傅哎!我们哥几个服了您了!怕了您啦!还不成吗?

鲁智深  (白)     噢!服了?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服了!

鲁智深  (白)     怕了?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怕啦!怕啦!

鲁智深  (白)     嗯!便宜了你们哪!

李四   (白)     你怎么不动手哇你?

徐六   (白)     那儿瞧着可不是!

鲁智深  (白)     嘿!今日大大地便宜了你们。

徐六   (白)     是!

鲁智深  (白)     罚你到前街沽酒哇。

             你到后街买肉,回来洒家要痛饮一回。哎!带着钱,带着钱哪!快去!快去!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咱们快去打酒去!

(任五、徐六同下。)

张三   (白)     哎!兄弟!你瞧这和尚够多大的能耐呀?

李四   (白)     是啊!

张三   (白)     你拿咱们哥几个,整天在外头瞎混,日子长了,也不是什么办法。我有心拜他为师,跟他学点武艺。咱们要是有了武艺,到了哪儿全能够吃饭哪!

李四   (白)     好主意!咱们跟他商量商量,

张三   (白)     跟他商量商量。

张三、

李四   (同白)    我说大师傅哎!

鲁智深  (白)     嗯!

张三   (白)     我们哥个几情愿意改邪归正,拜您为师,没什么说的,您把您的武艺,可得传授我们点儿啊!

李四   (白)     对啊!

鲁智深  (白)     嗯!好哇!只要你们改恶向善,洒家慢慢地教导你们哪!

张三、

李四   (同白)    那您就多慈悲吧!

(任五、徐六同上。)
任五、

徐六   (同白)    大师傅哎!酒来啦!

鲁智深  (白)     噢!美酒来了!美酒来了哇!哈哈……

张三   (白)     哎!我说兄弟,我们哥俩拜师父,你们俩怎么样?

任五、

徐六   (同白)    拜师父?有我!哎!有我!有我!

张三、

李四   (同白)    哎!给师父磕头!

任五、

徐六   (同白)    给师父磕头!给师父磕头!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师父啊!给您哪磕头!

鲁智深  (白)     哎!不必拜了!起来!起来呀!哈哈……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哈哈……

鲁智深  (白)     哎!好哇!将这美酒摆在树下,席地而饮哪!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兄弟来哎!

鲁智深  (西皮散板)  洒家放开沧海的量,

(鲁智深喝酒。)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师父喝着!喝着!喝着!师父好海量!师父好海量!师父喝着!喝着!

(鸟叫。)

鲁智深  (白)     啊!

     (西皮散板)  又听树上鸟声扬。

     (白)     哎呀!肮脏东西落在杯内,真真的扫兴哪!

张三   (白)     哎!我说师父啊!这树上有个鸹窝,这个老鸹净往下拉屎。可真讨厌!

             兄弟们哪!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

张三   (白)     搬梯子去!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对!快去!快去!把梯子搬来!

鲁智深  (白)     哎!回来!回来!要它何用啊?

张三   (白)     搬梯子上树,把树枝全撅下来。它搭不了窝,就没法往下拉屎啦!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啦!

鲁智深  (白)     嗯!撅掉树枝又有何用啊?

张三   (白)     哎!我说师父?

鲁智深  (白)     嗯!

张三   (白)     那么依着您,可又该怎么样哪?

李四   (白)     是啊!

鲁智深  (白)     倒不如将这搭树拔去,岂不斩草除根哪!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拔树?

鲁智深  (白)     哎!

张三   (白)     我说师父!树大根深,甭说拔,要是锯呀,也得锯会儿子。那拔不动!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啦!拔不动!

鲁智深  (白)     谅你们不信!就闪开了!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您能拔树?好!让我们瞧瞧!

(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惊。)

鲁智深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白)     嗯!徒弟们哪!徒弟!徒弟们!哎!徒弟们哪!

张三   (白)     哎哟!兄弟们!快来!快来!你瞧,咱们师父够多大的能耐呀!那么宽的树,一拔就给拔出来了!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可不是嘛!

张三   (白)     哎呀!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怎么啦?

张三   (白)     这要是你的脖子到他的手里头,那非当抻条面不可呀!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你别招说了!你别招说了!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师父!你可真有能耐!

鲁智深  (白)     哎!这还不足为奇!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

鲁智深  (白)     若是舞动禅杖,风雨难以进入哇!

张三   (白)     哎!我说师父!今儿个也没什么事儿,那您就练一套,叫我们小哥几个见识见识吧!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啦!哈哈……

鲁智深  (白)     嗯!好!去到后园将禅杖抬上来!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走!抬去!抬去!

(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下,同抬禅杖上。)

鲁智深  (西皮散板)  忙将禅杖舞一场,

     (白)     拿来!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哟!我的妈呀!师父!这个真沉这个!

(鲁智深舞禅杖。林冲暗上。)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嗯!好好!

林冲   (白)     好棍法!

鲁智深  (白)     啊!

林冲   (笑)     哈哈……

     (西皮散板)  师出名家龙虎藏!

鲁智深  (白)     噢!快快请过来!请过来!啊!

林冲   (白)     哎呀呀!观这位师兄,武艺非凡,棍法奥妙,令人钦佩!

鲁智深  (白)     哦!听足下之言,莫非也精通此道么?

林冲   (白)     小可略窥门径,不及师兄多矣!

鲁智深  (白)     哎!不敢!不敢哪!哦!请问尊姓大名?

林冲   (白)     在下“豹子头”林冲便是。

鲁智深  (白)     噢!你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武师么?

林冲   (白)     哎!不敢!不敢!正是小弟。

鲁智深  (白)     哎呀呀!久仰啊!哈哈!久仰!

林冲   (白)     哎呀!夸奖了!夸奖了!请问师兄法讳?贵处何方?

鲁智深  (白)     洒家鲁智深,延安府人氏。

林冲   (白)     噢!

鲁智深  (白)     啊!

林冲   (白)     师兄就是关西鲁提辖么?

鲁智深  (白)     哎!不敢!哎!正是啊!

林冲   (白)     哎呀呀呀!

鲁智深  (白)     哎!

林冲   (白)     久仰师兄,名震关西,侠义无双,好打不平。

鲁智深  (白)     嗯!

林冲   (白)     今幸于无意之上拜识英雄,真乃是三生……

鲁智深  (白)     怎么?

林冲   (白)     有幸了哇?

鲁智深  (白)     夸奖了哇!

林冲、

鲁智深  (同笑)    哈哈……

鲁智深  (白)     嗯!

林冲   (白)     师兄,有意高攀师兄,结为兄弟,

鲁智深  (白)     哎!我正有此意,却被你先说了哇!

林冲   (白)     既蒙不弃,你我各叙年庚。

鲁智深  (白)     洒家今年三十二岁,

林冲   (白)     小弟虚度二十八春。

鲁智深  (白)     噢!如此,你是贤弟?

林冲   (白)     你是仁兄?

鲁智深  (白)     贤弟!

林冲   (白)     仁兄!

鲁智深  (白)     这!

林冲   (白)     啊!

林冲、

鲁智深  (同笑)    啊!哈哈……

鲁智深  (白)     望空一拜!

     (西皮散板)  结拜犹如手足样,

林冲   (西皮散板)  共福同难理应当。

鲁智深  (西皮散板)  亲如同胞一母养,

林冲   (西皮散板)  万古留得美名扬!

鲁智深  (白)     哎!来来来!不敢当了哇!哈哈……

             哎!过来!过来!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

鲁智深  (白)     拜见你师叔哇!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对啦!师叔啊!我们给您这个磕头啦!

鲁智深  (白)     哎!我的徒儿!我的徒儿啊!嗯!贤弟!久仰武艺高强,敢烦一显身手,我们也好瞻仰啊!

林冲   (白)     仁兄面前,小弟怎敢献丑哇?

鲁智深  (白)     夸奖了!

张三   (白)     师叔哇!我师父这儿什么兵器都有,您何不练一套,叫我们小哥几个开开眼哪?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啊!

林冲   (白)     哦!小弟献丑了!

鲁智深  (白)     用什么?

林冲   (白)     噢!拿宝剑前来,

鲁智深  (白)     取宝剑过来。

林冲   (白)     献丑了!

鲁智深  (白)     闪开了!

林冲   (西皮散板)  班门弄斧请观赏,

             何论棍棒与刀枪?

             宽衣看剑寒光漾,

(林冲舞剑。)

鲁智深  (白)     好!好好好!

     (西皮散板)  果然武艺非寻常!

(锦儿上。)

锦儿   (白)     大官人,您在这儿哪!可了不得啦!

林冲   (白)     啊!何事惊慌?

锦儿   (白)     主母在东岳庙拈香,来了一伙子强人,在那儿罗唣哪!您快点儿瞧瞧去吧!

林冲   (白)     有这等事!速速带路前往!

锦儿   (白)     快点来呀!快点来呀!

(锦儿下。)

林冲   (白)     仁兄!

鲁智深  (白)     贤弟!

林冲   (白)     小弟另有事故,改日领教,告辞了!

鲁智深  (白)     再会了!

(林冲下。)

鲁智深  (白)     且住!贤弟此去恐怕被人欺侮。

     (白)     徒弟们哪!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有!

鲁智深  (白)     跟随为师,打这些个囚囊的呀!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打!

鲁智深  (白)     嘿!

(鲁智深、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下。)

【第四场】

(林娘子上,高世德、富安、陆谦、四家丁同上。)

林娘子  (西皮快板)  遇狂徒吓得我神魂不定,

             我儿夫在何处难以找寻。

             顾不得生和死,

     (西皮散板)  忙往前进,

(林寿上,拦。)

林寿   (西皮散板)  调戏民女为何情?

     (白)     狂生!三番两次调戏民女,难道说你就不怕王法么?

高世德  (白)     躲开这个吧你!管我的事我要你的命!

林寿   (白)     你、你真真可恶,我与你拼了!

(高世德推林寿。)

高世德  (白)     看住他,看住他。

(四家丁同捉林寿。)

高世德  (白)     哼!哈哈……啊!小娘子!方才也曾说过,你要顺从与我,享不尽的荣华,受不尽的富贵。小娘子料无推辞的了吧?哈哈……啊?

林娘子  (白)     好贼子!

高世德  (白)     哎哟!大胆!

林娘子  (西皮快板)  狂徒做事好大胆,

             污言秽语不羞惭!

             奴本清白贞节妇,

             欺侮民妇罪难担!

             睁开眼,看一看,

             全不知头顶湛湛青天!

             倘若是狂妄生恶想,

             定要将你就送当官!

高世德  (白)     好言相劝,执意不听。我鲁莽了!

     (西皮散板)  人来与我忙向前,

(四家丁同抢林娘子。)

高世德  (白)     带走!带回去!

(林冲上,拦。)

林冲   (西皮散板)  尔大胆胡为为哪般?

     (白)     呔!擅抢民女,尔该当何罪呀?

陆谦   (白)     噢!原来是林贤弟!

林冲   (白)     这!

陆谦   (白)     休要莽撞,衙内在此!

高世德  (白)     唗!胆大林冲!竟敢以小犯上!你该死!该死!罪该万死!

林冲   (白)     林某实不知衙内在此,多有冒犯!这妇人乃是贱内,在街头被人罗唣,难道俺就袖手旁观不成么?

高世德  (白)     我不管什么叫贱内、贱外,大爷瞧得好,要娶她做媳妇。你拦着我,嘿嘿!那就叫不成啊!

林冲   (笑)     哼哼……哈哈……

     (白)     林某在此,岂能容你!

高世德  (白)     啊!好你个林冲啊!要不是我爸爸提拔你,你就会这样啦!这么着!这会你翅膀硬,我说的话,你敢不听!好哇!不给你个厉害,你也不认识花花太岁的威风!来呀!

四家丁  (同白)    有!

高世德  (白)     带走!

四家丁  (同白)    是!

陆谦   (白)     别介!别介!

高世德  (白)     带走!带走!

陆谦   (白)     哦!贤弟!我想今天之事,实出于误会。看今日天色已晚,贤弟暂请回府,明日我同衙内到您府上道歉请罪就是。

高世德  (白)     哪儿的事啊!带走他!

陆谦   (白)     不成!

高世德  (白)     带走!

陆谦   (白)     不成!您别介!衙内!你别这样!

             贤弟以为如何哪?

林冲   (白)     若不看太尉颜面,我岂肯与他甘休!

高世德  (白)     哟!反不了你啦!来!带走!

陆谦   (白)     您!

(陆谦耳语。)

高世德  (白)     嗯嗯!好好好!

             完了!完了!完了!嘿!林冲啊!我告诉你:念你头一次,下次再有违犯,我要你的命!

             来!

富安   (白)     有!

高世德  (白)     回府!

富安   (白)     回府!

(鲁智深、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上。)

鲁智深  (白)     呔!胆大的狗头!竟敢欺侮我家兄弟!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高世德  (白)     哎哟!哎哟!

林冲   (白)     啊!仁兄!此乃高太尉之子,望仁兄宽恩饶恕。

鲁智深  (白)     哎!我不管他什么太尉不太尉。

高世德  (白)     哎呀!

鲁智深  (白)     我先打死这个囚囊的呀!

高世德  (白)     哎哟!别介!哎哟!

林冲   (白)     啊!仁兄!看在小弟分上,饶恕了吧!

鲁智深  (白)     嗯!好!看在贤弟的面上,我暂且饶恕这狗头哇!

             我来问你!

高世德  (白)     哎!

鲁智深  (白)     下次还敢胡为不敢哪?

高世德  (白)     哎哟!我再也不敢喽!

鲁智深  (白)     嗯!再若不改前非,撞着你和尚爷爷,你是休想活命啊!

高世德  (白)     哎哟!哎哟!哎哟!哎哟!得了!您快撒手吧!我的和尚祖宗啊!

鲁智深  (白)     滚你娘的!

高世德  (白)     啊!唗!

鲁智深  (白)     哎!

高世德  (白)     胆大疯僧,竟敢无礼!

             来人!

鲁智深  (白)     啊!怎么样?

(高世德、富安、陆谦、四家丁同下。)

鲁智深  (白)     啊!贤弟!方才愚兄一拳,将这狗头打死,岂不干净!你为什么拦阻哇?

林冲   (白)     唉!想小弟在太尉部下,今日之事,有拳难举,有口难言。咳!愧煞人也!

鲁智深  (白)     嗯!哎!贤弟!听兄相劝,不如辞职,免受他人之气呀!

林冲   (白)     这个!只是八十万弟兄,叫小弟难忍舍去。

鲁智深  (白)     哎!忒以地多虑了哇!

林冲   (白)     娘子,方才结拜鲁仁兄,见过。

林娘子  (白)     仁兄万福!

鲁智深  (白)     啊!贤弟!

林冲   (白)     啊!

鲁智深  (白)     啊!这!这就是弟妹?

林冲   (白)     正是贱内。

鲁智深  (白)     哎呀!这个还礼的!哦!阿弥陀佛!

林冲   (白)     光临舍下一叙如何?

鲁智深  (白)     正要拜府。

             徒弟们!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哎!

鲁智深  (白)     你等先回,为师去去就来!

张三、
李四、
任五、

徐六   (同白)    是!

(张三、李四、任五、徐六同下。)

林冲   (白)     仁兄请哪!

鲁智深  (西皮散板)  今日突起千般恨,

林冲   (西皮散板)  寄人篱下气难伸!

鲁智深  (白)     哎!回府哇!

(林冲、鲁智深、林娘子、林寿、锦儿同下。)

【第五场】

(高俅上。)

高俅   (西皮散板)  官高爵显人尊仰,

             威风凛凛镇朝纲。

             可恨林冲难遂望,

(高世德、四家丁同上。)

高世德  (白)     哎哟!呵呵!

高俅   (白)     啊!我儿为何这等模样?

高世德  (白)     差点没让人给打死!

高俅   (白)     哼!想是你们在外胡作非为,被人暴打,是与不是?

高世德  (白)     哎!我倒胡作非为啦?我为我的婚姻大事,我这是胡作非为吗?嘿!你看看,我在外头吃了苦,你不给我出气,还说我一顿!不跟你说啦!

             小子!

家丁甲  (白)     有!

高世德  (白)     走!

家丁甲  (白)     哎!

高世德  (白)     我找我妈去!哼!

高俅   (白)     回来!既为婚姻之事,对为父说明,也好与我儿做主。

高世德  (白)     还是的,你得听我告诉你呀!

高俅   (白)     讲!

高世德  (白)     我带小子们上东岳庙遛弯去啦,看见一个女子,嘿!长得别提够多好啦!我向他们提亲,她不答应,过去就打我。这还不提,一会儿来了堆儿土混混,差点儿没把我给打死!你想主意吧!

高俅   (白)     这有何难!待为父差人前去提亲,谅他们不敢不允!哎哎!但不知是谁家的女儿?

高世德  (白)     咳!其实她不是外人。

高俅   (白)     噢!是哪一个?

高世德  (白)     嗯嗯!就是林冲的媳妇!

高俅   (白)     噢!林冲之妻!

高世德  (白)     啊!

高俅   (白)     如何做得!

高世德  (白)     什么做不得呀!我管不着!非娶她不可!你给我娶不娶呀?要不给我娶,我说死就死!

家丁甲  (白)     哎!衙内!衙内!别死呀!

高世德  (白)     啊!

家丁甲  (白)     再商量商量。

高世德  (白)     哎!我告诉你:你们家可就我这么一个儿,我要一死,你们家是断子绝孙!你想想是我值得多,还是林冲值得多?你好好地考虑考虑得啦!

高俅   (白)     哎呀!且住!乘此机会,除却林冲,又能成就我儿婚姻,岂不是一举两得!

             儿啊!为父应允此事,只是无计可施!

高世德  (白)     你没主意不要紧哪!富安、陆谦把主意都想好啦!

高俅   (白)     好!唤他们前来!

高世德  (白)     唤富安、陆谦来!

家丁甲  (白)     是是是!

             富安、陆谦来见!

(富安、陆谦同上。)

富安   (念)     巧计早已安排妥,

陆谦   (念)     管叫林冲入网罗。

富安   (白)     参见太尉!

高俅   (白)     罢了!

陆谦   (白)     有何吩咐?

高俅   (白)     我儿要娶林冲之妻,你二人有何妙计?

陆谦   (白)     门下倒有一计在此!

高俅   (白)     噢!有何计策?

陆谦   (白)     这!噢!太尉!

(陆谦耳语。)

高俅   (白)     怎忍下此毒手?

陆谦   (白)     太尉,难道您就忘了?

高俅   (白)     哎!

陆谦   (白)     林冲一日不灭,这八十万禁军太尉如何能称心如意,为所欲为哪?

高俅   (白)     噢!好!照计而行!去吧!

(高俅下。)

陆谦   (白)     遵命!

高世德  (白)     哎哎!怎么着啦?

陆谦   (白)     成啦!

高世德  (白)     成啦?

陆谦   (白)     成啦!

高世德  (白)     我这还要不要啦?

陆谦   (白)     不要啦!摘下来!摘下来!

高世德  (白)     摘下来!

(高世德摘绷带。)

高世德  (白)     小子啊!

家丁甲  (白)     哎!

高世德  (白)     把太尉的宝刀拿来!

家丁甲  (白)     是啦!

(家丁甲下。)

高世德  (白)     叫高旺去!

富安   (白)     我叫高旺去!

             高旺快来!

高旺   (内白)    来也!

(高旺上。)

高旺   (白)     参见衙内,有何吩咐?

高世德  (白)     高旺啊!

高旺   (白)     有!

高世德  (白)     命你扮做卖刀之人,拿着太尉的宝刀,若遇林冲,你把他……好!附耳上来!

(高世德耳语。)

高旺   (白)     是!

高世德  (白)     记着!

高旺   (白)     遵命!

(高旺下。)

高世德  (笑)     哈哈……

陆谦   (白)     衙内!您瞧这主意怎么样?

高世德  (白)     哎!好主意!好主意!

陆谦   (白)     嘿!没错!

高世德  (白)     哎!走哇!请你喝酒哇!

陆谦   (白)     这时候我哪儿有工夫喝酒哇?

高世德  (白)     你干什么去呀?

陆谦   (白)     我还得跟你办事去哪!

高世德  (白)     哎!好!去你的!我等着你啊!

陆谦   (白)     哎!好好!

(陆谦下。)

高世德  (白)     哎!走!走!跟我喝酒去啊!快去!快回来啊!

(高世德、富安同下。)

【第六场】

鲁智深  (内白)    请哪!

(林冲、鲁智深同上。)

鲁智深  (西皮散板)  今日相谈酒助兴,

林冲   (西皮散板)  借酒消愁气难平!

鲁智深  (白)     哎!

     (西皮散板)  缓缓而行大街进,

(高旺暗上。)

高旺   (白)     卖刀哟!

林冲   (西皮散板)  又听高呼卖刀声。

高旺   (白)     嘿!可惜这偌大的汴梁城内,连一个认识宝刀的全都无有!真真的可惜呀可惜!

林冲   (白)     这一汉子,连呼卖刀,借讨一观,

高旺   (白)     好,请看!

(高旺递刀。)

林冲   (白)     呜呼呀!果然是宝刀!但不知索价几何?

高旺   (白)     一千贯钱!

林冲   (白)     这个!若能割爱,俺只有二十两纹银。

高旺   (白)     好!壮士既认识宝刀,不论价钱多少,就让与壮士了!

林冲   (白)     噢!好好好!收过了!

(林冲递银。)

林冲   (白)     请问此刀从何而得?

高旺   (白)     乃是先祖遗留。

林冲   (白)     噢!请问尊姓大名?

高旺   (白)     哦哦!

     (念)     相逢不必问名姓哪!

(高旺下。)

林冲   (念)     堪叹英雄困风尘。

     (白)     仁兄!

鲁智深  (白)     哎!贤弟!

林冲   (白)     果然是宝刀,仁兄请看,

鲁智深  (白)     好!待兄看来。

(鲁智深看刀。)

鲁智深  (白)     呜呼呀!哎!真是好宝贝呀!啊!贤弟!自古红粉送与佳人,宝剑赠与烈士。此刀可谓物逢其主啊!

林冲   (白)     仁兄过奖了!

鲁智深  (白)     得此宝贝,可喜可贺!同回菜园,畅饮几杯,与贤弟贺喜呀!

林冲   (白)     噢!好好好!就请仁兄先回,小弟随后就来。

鲁智深  (白)     兄在菜园等你吃酒。

林冲   (白)     就来,就来。

鲁智深  (白)     就来呀!哈哈……

     (西皮散板)  庆贤弟得宝刀实为可喜,

林冲   (白)     请!

     (西皮散板)  试锋刃且忍耐待等时机。

             我今日得宝刀如虎生翼,

             将此事与娘子细说端的。

(林娘子、锦儿、林寿同上。)

林冲   (笑)     哈哈……

林娘子  (白)     官人为何发笑?

林冲   (白)     适才中途购得宝刀,日后交锋也好称手也!

     (西皮散板)  在中途得宝刀称我心意,

             千军马也叫他插翅难飞。

(陆谦上。)

陆谦   (西皮散板)  安排下困蛟龙擒虎之计,

             纵然是大罗仙难以先知。

     (白)     门上哪位在?

林寿   (白)     哦!来了!什么人?

             哦!陆先生到此何事?

陆谦   (白)     林教头可在府中?

林寿   (白)     噢!这!

陆谦   (白)     嗯!我奉太尉之命,有要事相商。

林寿   (白)     噢!请稍站。

             启禀少主人:陆虞侯求见,

林冲   (白)     陆虞侯?

林寿   (白)     正是。

林娘子  (白)     陆谦到此,官人要小心一二。

林冲   (白)     知道了,娘子回避了。宝刀收起,说我出迎。

(林娘子、锦儿同下。)

林寿   (白)     是!

             少主人出迎!

林冲   (白)     陆兄在哪里?

陆谦   (白)     贤弟在哪里?

林冲   (白)     陆兄?

陆谦   (白)     贤弟在?噢!贤弟!哈哈……

林冲   (白)     光临舍下,必有见教。

陆谦   (白)     只因前者东岳庙之事,太尉业已闻知。当时将衙内痛责了一顿,为此命愚兄过府与贤弟赔罪。

林冲   (白)     以往之事,何劳太尉挂心哪?

陆谦   (白)     愚兄此来,一者与贤弟赔罪,二来么与贤弟贺喜!

林冲   (白)     啊!喜从何来?

陆谦   (白)     贤弟乃是当世的英雄,武艺超群,如今又得了宝刀,真乃是如龙得水、似虎生翼,可谓天下无敌也!

林冲   (白)     夸奖了!只是小弟中途得刀,不过片刻之间,陆兄何以知晓?

陆谦   (白)     哎!哎!

林冲   (白)     啊?

陆谦   (白)     哎!想这东京城内,哪一位不认识贤弟这位堂堂的英雄啊?刚才贤弟在大街买刀,有人在一旁看见,当时禀报太尉。太尉闻知,也是十分欢喜。为此命愚兄过府相请贤弟,带刀进府,与太尉的宝刀比较比较。

林冲   (白)     哎!小弟购来之物,不过寻常,怎敢与太尉的宝刀相比?

陆谦   (白)     哎!贤弟何必固执哪?想太尉乃是爱将之人,贤弟若是固执不肯前去,岂不辜负太尉一番的美意了吗?

林冲   (白)     这!陆兄言之有理。

             林寿,

林寿   (白)     有!

林冲   (白)     取宝刀过来,

林寿   (白)     是!

(林寿递刀。)

林寿   (白)     宝刀在此。

林冲   (白)     陆兄!

陆谦   (白)     贤弟!

林冲   (白)     宝刀在此。

陆谦   (白)     哦!

林冲   (白)     就烦陆兄带去,与太尉观看就是!

陆谦   (白)     听贤弟之言,莫非不愿意去见太尉吗?

林冲   (白)     这个么?嗯,俺另有公干,恕不奉陪!

陆谦   (白)     贤弟!你要知道,此乃是太尉之命啊!

林冲   (白)     啊!

陆谦   (白)     贤弟!能屈能伸,方为俊杰!唉!也是你我弟兄不幸,才屈居在高俅部下,只好忍气吞声。依我之见,贤弟此番进府,若得时机,你我弟兄一同告职归里。不做他人官,免受他人管。此乃愚兄心腹之谈,不知弟以为如何?

林冲   (白)     好!你我就此前往。

陆谦   (白)     哎!这便才是!

林冲   (西皮散板)  手持宝刀出府门,

陆谦   (白)     贤弟请!

(鲁智深上。)

鲁智深  (白)     啊!贤弟!

     (西皮散板)  你今要往何方行?

     (白)     贤弟,兄在菜园等你许久,你为何还不去呢?

林冲   (白)     仁兄有所不知:小弟购来宝刀,被太尉闻知,命小弟带刀进府与太尉观看。

鲁智深  (白)     哎哎!呃!平白无故看的什么刀哇?

林冲   (白)     这个!

鲁智深  (白)     贤弟不要前去,快快随兄同到菜园,吃酒去!哎!吃酒去!

陆谦   (白)     啊!贤弟!贤弟!

林冲   (白)     啊!仁兄!

鲁智深  (白)     哎?

林冲   (白)     况且有陆兄亲来相约,怎能不往?

             陆兄,

陆谦   (白)     贤弟。

林冲   (白)     小弟结拜鲁仁兄,见过,

陆谦   (白)     谁?哦!哈哈……哎呀!大师父啊!

鲁智深  (白)     啊?

陆谦   (白)     我跟林贤弟乃是同堂学艺,真是情同手足。此乃太尉相请,怎么好不去哪?事毕之后,我还要同着我们贤弟,到菜园子拜访大师父您去哪!哈哈……

鲁智深  (白)     哦哦哦!

林冲   (白)     陆兄乃弟生死故交,同去同回,少时还要同到菜园,畅饮几杯。

陆谦   (白)     不错。

鲁智深  (白)     哦!也好!也好!啊!贤弟!你速去即回,兄在菜园还要等你吃酒哇!

林冲   (白)     你我弟兄暂别了!

鲁智深  (白)     好!暂别了!

林冲   (西皮散板)  拱手相别登程往,

陆谦   (西皮散板)  改日登门饮琼浆。

     (白)     请!

(鲁智深、林冲、陆谦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林冲、陆谦同上。)

林冲   (西皮流水板) 一路之上心暗想,

             去从彷徨无主张。

             步入重亭画廊上,

陆谦   (白)     贤弟请!

衙役   (白)     太尉现在后厅,叫林冲二堂叙话!

林冲   (白)     哦!

     (西皮散板)  太尉传唤在后堂。

             有劳陆兄一同往,

陆谦   (白)     好!贤弟请!

             啊!

     (西皮散板)  不见太尉在哪厢?

             来来来随我书房往,

     (白)     哎!贤弟请!来来来!贤弟请!哎!贤弟!来来!请!贤弟!

     (西皮散板)  贤弟稍待莫着忙。

     (白)     贤弟在此少待,待愚兄进内与贤弟通报。

(陆谦下。)

林冲   (白)     呜呼呀!看此处画堂幽静,这气象森严,不知是何所在?

             “白虎节堂”!哎呀!且住!想这白虎节堂乃密议军情之处,无故怎能擅入重地?待我转去呀!

     (西皮散板)  急急忙忙抽身往!

(四牢子手同上。)

四牢子手 (同白)    拿刺客!

(四牢子手同拿林冲。)

四牢子手 (同白)    拿下了!

             有请太尉!

(高俅、四衙役同上。)

四牢子手 (同白)    拿住刺客!

高俅   (白)     押上来!

四牢子手 (同白)    押上来!

(四牢子手同推林冲,同搜刀。)

四牢子手 (同白)    嘿!

高俅   (白)     唗!胆大林冲!身带钢刀,私入白虎节堂,刺杀老夫,你受了何人的主使?还不与我讲!

林冲   (白)     太尉!卑职焉敢行刺太尉!只因陆虞侯奉太尉之命,传唤卑职来到此处。太尉详情!

高俅   (白)     你住口!老夫何曾传唤于你?哦哦哦!是了!闻得你连日身藏利刃,在府门以外守候老夫。今带刀私入军机重地,分明行刺,你还敢强辩不成!

林冲   (白)     太尉!若是不信,传唤陆虞侯前来,一问便知明白!

高俅   (白)     哼!我倒要问个明白!

             来!

四牢子手 (同白)    有!

高俅   (白)     陆谦来见!

四牢子手 (同白)    陆谦来见!

(陆谦上。)

陆谦   (念)     礼义廉耻人之本,积下阴功胜存金。

     (白)     参见太尉!

高俅   (白)     林冲私入白虎节堂,刺杀老夫,可是你引他前来?讲!

陆谦   (白)     太尉息怒!小人虽然无知,略晓大义。况且太尉小人恩重如山,尚且无以为报,怎么能与他同谋,前来行刺?望太尉详情!

高俅   (白)     着哇!林冲!你还有何话讲?

林冲   (白)     陆兄!

陆谦   (白)     噢!林教头!

林冲   (白)     奉太尉之命,传俺到此,可是你?

陆谦   (白)     太尉传唤,我不知道哇!

林冲   (白)     叫俺持刀前来,与太尉观看,可是你?

陆谦   (白)     哎!什么刀不刀的?可这我倒不清楚!

林冲   (白)     引、引、引俺误入白虎节堂,可……可是你?

陆谦   (白)     哎!林教头!你可别血口喷人哪!你说我引你来的,有什么凭据?可谁做见证哪?再者说,我从今天早晨,就没离开太尉左右。

林冲   (白)     哦!

陆谦   (白)     这个太尉就是我的见证!

林冲   (白)     哦!呵呵……

陆谦   (白)     林教头!我劝你把你这所作所为实话实说了吧!

林冲   (白)     哦!呵呵!

陆谦   (白)     纵然攀扯于我,也不济于事!你要是一口咬定,那岂不是冤枉好人了吗?

高俅   (白)     分明攀扯好人!

             牢子手!

四牢子手 (同白)    有!

高俅   (白)     推出斩了!

四牢子手 (同白)    啊!

林冲   (白)     冤枉!

高俅   (白)     林冲!人证俱在,你还有何冤枉?

林冲   (白)     太尉容禀!

高俅   (白)     讲!

林冲   (白)     卑职虽是粗鲁军汉,颇知法度,怎能擅入白虎节堂?只因前者,四月二十八日,卑职妻室去往东岳庙烧香还愿。行至庙前,正遇衙内与陆谦百般调戏。卑职赶到,才得喝散,此事皆有人证。此后卑职于无意之中购得宝刀一口,不想就误中了奸人卖刀之计!将卑职诓至白虎节堂。太尉到来,不容分辩,道卑职执刀行刺太尉。望太尉明镜高悬,昭雪卑职冤屈!

高俅   (白)     嗯!哼!你好一张利口!

林冲   (白)     句句实言!

高俅   (白)     呀呀呸!我儿虽然年幼,他幼读诗书,深明大义,焉能调戏你的妻子?分明是毁谤于他!哪里容得!

             牢子手!

四牢子手 (同白)    有!

高俅   (白)     重责八十!

四牢子手 (同白)    打!

高俅   (白)     军牢!

四牢子手 (同白)    哦!

高俅   (白)     举刑!

四牢子手 (同白)    啊!

高俅   (白)     打!

四牢子手 (同白)    啊!

(四牢子手同打。)

四牢子手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打完!

高俅   (白)     林冲!你还不招认吗?

林冲   (西皮导板)  八十棍打得我冲天愤恨!

     (西皮散板)  打得我皮肉绽鲜血淋淋。

             万不想被陆贼引入陷阱,

             到如今这冤屈何处能伸?

     (白)     唉!

     (西皮散板)  看起来今日里难逃活命,

陆谦   (白)     林教头,招了吧!

林冲   (白)     呸!

     (西皮散板)  我情愿拼一死也无可招承!

高俅   (白)     牢子手!

四牢子手 (同白)    有!

高俅   (白)     夹起来!

四牢子手 (同白)    啊!夹起来了!

高俅   (白)     问他有招无招?

四牢子手 (同白)    有招无招?

林冲   (白)     无有什么招的!

高俅   (白)     收!

四牢子手 (同白)    啊!晕刑!

高俅   (白)     松刑!

四牢子手 (同白)    啊!

高俅   (白)     冷水激醒!钉肘收监!退堂!

四牢子手 (同白)    啊!

(四牢子手押林冲同下。高世德上。)

高世德  (白)     怎么着?林冲招了吗?

高俅   (白)     五刑俱已用尽,并无半点口供!

高世德  (白)     哟!没招哇!没招哇!哎!你别愣着啦!还有什么主意没有啦?

陆谦   (白)     我还有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高世德  (白)     快说!快说!

陆谦   (白)     是!我看林冲招认不招认倒不要紧。

高世德  (白)     嗯!

陆谦   (白)     先定他一个带刀私入军机重地,行刺太尉之罪。本当处死,因太尉仁慈,减轻罪名,提交开封府,发往沧州。我再用银两买通解差,行至中途,将那林冲害死。林冲的媳妇听见林冲的死信儿,也就没有指望啦!然后再命人前去提亲,衙内的好事必成。岂不两全其美吗?

高世德  (白)     哎!嘿嘿!好主意!好主意!嘿!我要不佩服你,我是你孙子!

高俅   (白)     呸!照计而行!

(高俅、高世德、陆谦同下。)

【第八场】

董超、

薛霸   (内同白)   走!快走!走!

(董超、薛霸押林冲同上。)

林冲   (二黄散板)  似猛虎落平阳陷入贼手,

薛霸   (白)     走!

董超   (白)     走!

林冲   (二黄散板)  何日里得能够报恨雪仇!

董超   (白)     快走!快走!

林冲   (二黄散板)  忍气吞声长亭走,

董超、

薛霸   (同白)    走!走!

林冲   (二黄散板)  岳父到来说从头。

(张勇上。)

张勇   (白)     啊!贤婿慢走!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快走!快走!快走!走!

薛霸   (白)     这儿有差事,你知道不知道?

张勇   (白)     是是是。

薛霸   (白)     干什么的?

张勇   (白)     小老儿张勇。

薛霸   (白)     我没问你那个!我问你是干什么的?

张勇   (白)     探望我家小婿来了!

薛霸   (白)     哦!你是林冲的老丈人,对不对?

张勇   (白)     正是。

薛霸   (白)     这是你们家出了事情了,见了我这么客气。你们家要是没事儿,我给你请个安,你还许不理我呢吧?

张勇   (白)     不敢!不敢!

薛霸   (白)     又嘚儿不敢啦!告诉你,这是官司,不许见!

张勇   (白)     差官!行个方便吧!

薛霸   (白)     你哪儿那么些废话呀!可惜了你这么大岁数,你、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哪你?

张勇   (白)     差官!

(张勇递银。)

张勇   (白)     这有一茶之敬,差官吃杯茶吧!

薛霸   (白)     少废话!快走!去去去!

张勇   (白)     吃杯茶吧!

薛霸   (白)     哎呀!那个其实呀!倒是没关系。

张勇   (白)     噢!多谢差官!多谢差官!

薛霸   (白)     伙计哎!这没关系啊!

董超   (白)     啊!

薛霸   (白)     哦!让他见一见,这没关系呀?

董超   (白)     没关系?

薛霸   (白)     啊!

董超   (白)     哼!你说了不算!公事公办!你趁早叫他滚蛋!没关系!

薛霸   (白)     嘿!伙计!伙计!咱们都有交情是不是啊?

董超   (白)     你说什么?

薛霸   (白)     有交情啊?

董超   (白)     交情?

薛霸   (白)     啊?

董超   (白)     咱就不懂什么叫交情!不懂!

薛霸   (白)     喝!你瞧!你这人!

董超   (白)     不懂!

薛霸   (白)     怪不错的哪!

董超   (白)     交情!不懂!

薛霸   (白)     你瞧见了没有?我倒是没什么,就是我们这伙计,他不懂交情。哎!那你跟他说去吧。我不管啦!哼!

张勇   (白)     啊!差官!小老儿探望我家小婿来了,差官方便方便吧!

董超   (白)     什么叫交情?不懂!公事公办!靠后!

(张勇递银。)

张勇   (白)     差官,请吃杯茶吧!

董超   (白)     这都没有的事情!嗯!你这是干什么?

张勇   (白)     方便方便吧!

董超   (白)     你这是骂人!你知道不知道?拿回去!办不到!公事公办!

张勇   (白)     差官!方便方便吧!

董超   (白)     你还有没有了?啊!

张勇   (白)     哎!无有了!

董超   (白)     无有了?

张勇   (白)     是是是!

董超   (白)     哼哼!哎呀!这个公事啊,哎!好办!

张勇   (白)     哦!多谢差官!多谢差官!

董超   (白)     咱爷俩有交情,有交情。伙计!

薛霸   (白)     哎!

董超   (白)     把枷给卸下来!卸下来!卸下来!

张勇   (白)     哦!多谢差官!

董超   (白)     你们说话吧,不要紧,都有我啊!没有关系!没关系!

张勇   (白)     是是是。

             贤婿呀!

     (二黄散板)  见贤婿披枷锁我心烦乱,

林冲   (二黄散板)  望岳父恕小婿礼貌不端!

张勇   (白)     贤婿发配沧州,小女闻得此讯,她准备收拾衣服,前来长亭探望于你。望贤婿稍等片时!

林冲   (白)     哦!小婿正有一事,要与岳父商议。

张勇   (白)     贤婿请讲。

林冲   (白)     小婿被害,刺配沧州。我走之后,家中撇下娇妻,难道那高家父子就罢了不成?

张勇   (白)     哎呀!贤婿呀!你今发配沧州,家中之事,俱有老夫一人担待。那贼不来打搅便罢,若是无礼,拚着老夫的性命不要,也要与他们一死相拼!

林冲   (白)     岳父啊!承蒙岳父好意,怎奈势力难敌。也罢!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讲,小婿昨晚已然写下休书。

张勇   (白)     哦!

林冲   (白)     将令爱休弃,任凭改嫁,绝无异言。从今以后俺林冲,唉!也就安心了!

张勇   (白)     万万使不得!

林冲   (二黄散板)  在监内也曾把休书写好,

             割断了夫妻情两下分抛!

             献休书急忙里将身跪倒,

张勇   (白)     哎呀!贤婿呀!

     (二黄散板)  望贤婿休悲泪切莫心焦!

     (白)     使不得!

(林娘子、锦儿同上。)

林娘子  (白)     官人哪!

     (二黄散板)  见儿夫不由我珠泪垂掉,

             好一似万把刀刺我心梢。

             恨奸贼设下了毒狠笼套,

             可叹你蒙冤屈你……入了笼牢。

             实指望夫妻们白头偕老,

             万不想顷刻间两下分抛。

     (叫头)    夫哇!

     (白)     可恨奸贼定下毒计,害我一家骨肉分离,无故将官人刺配沧州。你今走后,路上多多保重!事毕之后,要早日回来,夫妻也好团聚!唉!官人哪!有什么言语,嘱咐为妻几句呀?

林冲   (白)     妻呀!俺林冲被奸佞陷害,却连累我妻遭此不幸。你来看,这脸上的金印,就是我终身之辱。日后纵然逃生,也难立身处世!这死,唉!有愧于地下爹娘!似这样万劫不能翻身的冤鬼孤魂,你、你还盼望我回来做甚?我走之后,望贤妻诸事忍耐,多多保重!你、你、你就不要以我为念了!

林娘子  (白)     官人你、你、你何出此言?

林冲   (念)     比翼双飞忽冲散,棒打鸳鸯两离分哪!

林娘子  (哭)     喂呀!

林冲   (二黄散板)  劝贤妻你不必珠泪滚滚,

             俺林冲也非是负心之人。

             倘若是高家贼再把计定,

林娘子  (二黄散板)  为妻我有一死与贼相拼!

林冲   (二黄散板)  我若是遭不幸在中途丧命,

林娘子  (二黄散板)  我与你披麻带孝守定了终身。

林冲   (白)     啊!

     (二黄散板)  千言万语劝不醒,

             林冲只得下决心!

             望贤妻你恕我不能照应,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

     (同二黄散板) 说起来没完那不行!

薛霸   (白)     天不早啦!该走啦!快走啦!

董超   (白)     天不早啦!你们该走啦!

张勇   (白)     一路之上,照应小婿。

林冲   (二黄散板)  流泪眼观流泪眼,

董超   (白)     别说啦!快走吧!

林冲   (二黄散板)  断肠人送断肠人!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天不早啦!该走啦!

林冲   (二黄散板)  哭一声……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走走走!

林冲、

林娘子  (同哭)    我的(妻)(夫)呀!

林冲   (白)     妻呀!你要保重了!

董超、

薛霸   (同白)    走!

林娘子  (白)     哎呀!

(林娘子晕倒。)

张勇   (白)     啊!哎呀!儿啊!

林冲   (白)     哎呀!妻呀!

董超、

薛霸   (同白)    呔!走走走!

(董超、薛霸押林冲同下。)

张勇   (白)     儿啊!

(张勇、林娘子同下。)

【第九场】

(鲁智深上。)

鲁智深  (白)     好恼哇!

     (扑灯蛾牌)  徒儿来报信,洒家怒气生!我怒气生哪!仓皇寻路径,寻路径,急急忙忙朝前奔,霎时来到野猪林。

     (白)     且住!林冲贤弟被高俅贼子陷害,发配沧州,必然打此经过。洒家正好藏在里面,搭救贤弟便了!

(鲁智深下。)

【第十场】

林冲   (内高拨子导板)一路上无情棍实难再忍,

(林冲、董超、薛霸同上。)
董超、

薛霸   (同白)    呔!走走走!嘿!呔!走!

林冲   (高拨子回龙) 俺林冲,遭陷阱,平白的冤屈何处鸣?我到如今披枷戴锁受非刑,我有翅难腾。

董超、

薛霸   (同白)    走!走!呔!走!

林冲   (高拨子原板) 奸贼做事心太狠,

董超、

薛霸   (同白)    走!

林冲   (高拨子原板) 害得我夫妻两离分。

薛霸   (白)     走!

董超   (白)     快走!

林冲   (高拨子原板) 长亭别妻话难尽,

             好似钢刀刺我心。

董超、

薛霸   (同白)    快走!

林冲   (高拨子原板) 但愿得我妻无恙,

董超、

薛霸   (同白)    走!走!

薛霸   (白)     走!

董超   (白)     快走!

林冲   (高拨子摇板) 逃过陷阱,

董超、

薛霸   (同白)    呔!走!起来!走!快点!我打你!起来!我打你!

林冲   (高拨子摇板) 二差官做事——

董超、

薛霸   (同白)    怎么着?

林冲   (高拨子摇板) 太欺人。

             把我的双足——

董超、

薛霸   (同白)    怎么样?

林冲   (高拨子摇板) 俱烫肿,

董超   (白)     那是给你烫脚呢!

林冲   (高拨子摇板) 被草鞋磨破——

薛霸   (白)     怎么着?

林冲   (高拨子摇板) 鲜血淋。

董超、

薛霸   (同白)    打你个死囚!

(董超、薛霸用水火棍同打林冲。)
董超、

薛霸   (同白)    走!走!快走!

林冲   (高拨子摇板) 我劝你们住手——

董超   (白)     啊!打你啦!怎么样你要?

林冲   (高拨子摇板) 休胡行,

薛霸   (白)     嗯!胡行了你敢怎么样?

林冲   (高拨子摇板) 八十万禁军教头——

董超   (白)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林冲   (高拨子摇板) 谁不闻?

薛霸   (白)     哎呀嗬!你要干什么你?

董超   (白)     啊!

林冲   (高拨子摇板) 我忍无可忍——

董超   (白)     拿过来!哎哟!

林冲   (高拨子摇板) 难饮恨,

(林冲打,夺棍。)

董超   (白)     哎哟!哎哟!伙计!

薛霸   (白)     哎哟!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林教头!哎呀!林教头啊!哼哼……

林冲   (高拨子摇板) 看你们还敢——

薛霸   (白)     不敢啦!不敢啦!

董超   (白)     哎!林教头!不敢啦!不敢啦!

林冲   (高拨子摇板) 乱胡行。

薛霸   (白)     哎呀!林教头!您干嘛跟我们哥俩生这么大气呀?走累了,您说话呀!

董超   (白)     就是啊!就是啊!嘿嘿……

薛霸   (白)     哎!来来来!那儿有棵大树,您那儿歇会儿啊!哎!您歇会儿!您歇会儿!走累了您就歇会儿!

董超   (白)     您老别生气啊!

薛霸   (白)     您来!您这边坐会儿!您这边坐会儿!哎呀!您老坐一会儿吧!嘿嘿!您坐一会儿!慢点坐,慢点坐。

董超   (白)     哎!慢点坐呀,慢点坐。

(林冲坐。)

薛霸   (白)     哎!您在这儿歇着,您说什么时候走,咱们就什么时候走,啊!

董超   (白)     您老歇会儿,我们哥俩也好歇会儿!

薛霸   (白)     对对对!

董超   (白)     哎!您老歇着啊!哎!别生气了啊!哎!别生气了!

             哎呀!我的奶奶!好厉害呀!哎呀!这个差事不好当!哎呀!我的奶奶!

(薛霸暗唤董超。)

董超   (白)     伙计,干什么?

薛霸   (白)     伙计!

董超   (白)     哎!

薛霸   (白)     你瞧出这事来没有?

董超   (白)     我早就看出来啦!哎!扎手哇!

薛霸   (白)     可不是扎手嘛?

董超   (白)     哎!怎么办哪?伙计?

薛霸   (白)     咱们明着是不能害他呀,

董超   (白)     哎哎!

薛霸   (白)     回头趁他不备,抽不冷子把他捆在树上,再用刀把他杀死,回复高太尉。一人领二百两银子,你瞧怎么样?

董超   (白)     好主意!

(董超、薛霸同捆林冲。)

林冲   (白)     哎!哎!这算何意呀?

董超、

薛霸   (同白)    这算何意?

薛霸   (白)     林冲!你看这把刀!就是你的对头!

董超   (白)     不错!

薛霸   (白)     今有高太尉给我们哥俩一个人二百两银子,叫我们在中途路上,

董超、

薛霸   (同白)    把你杀死。

薛霸   (白)     我们哥俩也好交差。

林冲   (白)     二位呀!难道你们也听信那高俅之言,陷害于我?

董超   (白)     你住了吧!

董超、

薛霸   (同二黄摇板) 太尉要你三更死,

             岂能留你到五更?

             手执钢刀要你命,

(鲁智深上,打倒董超、薛霸。)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呀!哎哟!嘿!哎哟!哎哟!

鲁智深  (二黄摇板)  胆大的狗头敢害人!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哎!饶命啊!

鲁智深  (白)     嘿!谋害我家兄弟,我杀了你们!

薛霸   (白)     没有!没有!

董超   (白)     老佛爷呀!哎哟!

林冲   (白)     饶了他们吧!

鲁智深  (白)     他们要杀贤弟,你还与他们讲的什么人情?

董超   (白)     哎!哎!老佛爷!老佛爷!老佛爷!

林冲   (白)     冤有头,债有主,何必与这两个鼠辈计较啊?

鲁智深  (白)     嗯!好!我暂且饶恕他们。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呀!多谢老佛爷饶命啊!

鲁智深  (白)     嘿!你叫什么?

董超   (白)     哎!啊!啊!

鲁智深  (白)     叫什么?

董超   (白)     哎!我叫什么?嗯!哎呀!我忘啦!忘啦!忘了!

鲁智深  (白)     说!

董超   (白)     哎呀!我想起来啦!我叫董超。

鲁智深  (白)     董超?

董超   (白)     董超。

鲁智深  (白)     你呢?

薛霸   (白)     我我我、我叫薛、我叫薛霸。

鲁智深  (白)     嗯!董超、薛霸!

董超、

薛霸   (同白)    有有有!

鲁智深  (白)     快将林教头——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是是是!

鲁智深  (白)     放下来!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是!

(董超、薛霸同给林冲解绑绳。)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林教头哇!实在对不住你啊!叫你受委屈啦!

薛霸   (白)     这是怎么话说的哪?真对不住您哪!

鲁智深  (白)     哎!滚了过去!跪下!

(董超、薛霸同跪。)

鲁智深  (白)     嗯!

             哎!贤弟!

林冲   (白)     仁兄!你、你、你怎能到此,搭救小弟呀?

鲁智深  (白)     自从贤弟去后,兄放心不下,为此,命我徒儿探听贤弟消息。已知贤弟被高俅陷害,发配沧州。

林冲   (白)     哦!

鲁智深  (白)     兄特来搭救于你呀!

林冲   (白)     噢!原来如此!

鲁智深  (白)     哎!贤弟!快随兄回转东京,先将高俅杀死,然后再杀他的狗子!你我弟兄烈烈轰轰是大闹一场哇!

林冲   (白)     仁兄!

鲁智深  (白)     嗯!

林冲   (白)     且到沧州再做道理。

鲁智深  (白)     好!我保你直到沧州如何?

林冲   (白)     如此甚好!

(林冲欲走。)

鲁智深  (白)     怎么样了哇?

林冲   (白)     伤痕遍体,难以行走。

鲁智深  (白)     噢!难以行走!哎呀!这这!这便如怎样呢?嗯!哼哼!有了!有了哇!

             董超、薛霸!

董超、

薛霸   (同白)    有!

鲁智深  (白)     洒家命你二人,

董超、

薛霸   (同白)    是是是!

鲁智深  (白)     保护林教头,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是是是!

鲁智深  (白)     直到沧州,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是是是!

鲁智深  (白)     这一路之上,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是是是!

鲁智深  (白)     必须要轮流地背负!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是!

鲁智深  (白)     嗯!倘有半点差错呀!哼哼!

董超、

薛霸   (同白)    我的妈呀!

鲁智深  (白)     定要你二人的狗头哇!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知道了!

薛霸   (白)     我来背!

董超   (白)     哎!林教头!我来背你呀!

薛霸   (白)     你背什么呀!我背吧!

董超   (白)     哎!我背!

薛霸   (白)     我背!

董超   (白)     我背!

薛霸   (白)     我背!

董超   (白)     哎!不要吵!你也别忙,我也别慌,你看看咱有个主意,

薛霸   (白)     什么主意啊?

董超   (白)     请林教头坐轿子吧!

薛霸   (白)     好好!

董超、

薛霸   (同白)    林教头!坐轿子吧!

鲁智深  (白)     坐轿子?怎么样坐轿子呢?哎!倒要看看哪!

(董超、薛霸同以水火棍架林冲。)
董超、

薛霸   (同白)    哎!哎!抬起来!好啦!

薛霸   (白)     哎!老佛爷!您看怎么样?

鲁智深  (白)     哎!倒也不错哇!

董超   (白)     怎么样吧?

鲁智深  (白)     抬着走哇!

董超、

薛霸   (同白)    啊!

(董超、薛霸抬林冲同下,鲁智深下。)

【第十一场】

(林娘子、张勇、锦儿同上。)

林娘子  (二黄散板)  自那日遇官人身染重病,

             生和离好一似失却三魂。

             但愿得我官人保全性命,

             盼我夫早一天转回家门。

(高世德、富安、四家丁同上。)

高世德  (数板)    出门来,喜气扬,娶新娘,做新郎,剃头洗澡换衣裳。喜临门,配鸾凰,今儿个晚上我入洞房,月下老儿配成双。

     (白)     哎!别愣着!走哇!

富安   (白)     哎!您别走啦!

高世德  (白)     怎么?

富安   (白)     到啦。

高世德  (白)     到啦?嗬!真快呀!到……哎!不对!

富安   (白)     怎么?

高世德  (白)     这儿不是林冲的家呀!

富安   (白)     您不知道:林冲发配的时候啊,他媳妇就回娘家来啦,这是林冲的老丈人家里头。

高世德  (白)     噢!老岳父!

富安   (白)     对了!

高世德  (白)     哎呀!不是外人!

富安   (白)     不是外人!

高世德  (白)     我来叫门。

富安   (白)     叫门吧!

高世德  (白)     啊!岳父大人开门来!

张勇   (白)     是哪位?

高世德  (白)     哎!小婿来了!

(张勇拿刀。)

高世德  (白)     是这儿啊?

富安   (白)     没错,是这儿。

高世德  (白)     怎么搭了碴,没人言语啊?

(张勇开门。)

张勇   (白)     下站!

高世德  (白)     哎哟!嗬!好家伙!哎呀!怎么出来一个刽子手哇?

富安   (白)     您可得多留神哪!

高世德  (白)     哎呀!真!哎呀!你看他雄赳赳、气昂昂,此公乃何许人也?

富安   (白)     哎!此乃令岳父也!

高世德  (白)     哎呀呀!观此人这等英勇,实可谓妙哉呀!妙哉!

富安   (白)     您留点神,他那儿拿着刀哪!

高世德  (白)     我知道。

             啊!长者请了!

张勇   (白)     请了!

高世德  (白)     请问长者尊姓大名?仙乡何处?做何生理?哪里人氏?嘿嘿!你贵庚几何哪?

张勇   (白)     老夫张勇!

高世德  (白)     哎呀呀!原来是张老先生!久闻大名,不亚如五雷轰顶!

富安   (白)     哎哎哎!什么呀!轰雷贯耳!

高世德  (白)     哦哦哦!轰雷贯耳!

富安   (白)     哎!

高世德  (白)     哦!今日一见,实实不敢恭维!

富安   (白)     嗯!令人钦佩!话不虚传!

高世德  (白)     哦!对对对!令人钦佩!哎!不传!呃!不对!不然!

富安   (白)     什么呀?

高世德  (白)     诚然!哎!所以然!

富安   (白)     不对!

高世德  (白)     唉!干脆!我们少见哪!少见!

张勇   (白)     你是什么人?

高世德  (白)     学生姓高,草字世德,乃当朝太尉之犬子也!

张勇   (白)     到此何事?

高世德  (白)     闻听老先生有一女,许配那林冲为妻。林冲身犯重罪,发往沧州,中途丧命。想令爱大好的年华,不要耽误她的青春。为此前来与令爱结为百年之好!哎!老大人请看:小婿我长得眼大眉长、鼻正口方、装潢美丽,楚楚大方。哎!话已说完,老岳父……

张勇   (白)     呀呀呸!你这贼子害得林冲一家东离西散,恨不得食尔之肉,方消心头之恨也!

     (二黄散板)  大胆贼子真可恨!

(张勇砍高世德、富安。四衙役同上,捉张勇同下。)

富安   (白)     衙内!衙内!您醒醒啊!你怎么了?衙内?

高世德  (白)     哎呀!什么事儿,这么一阵乱七八糟的呀?

富安   (白)     您不知道,我瞧那老头子跟您说话,他脸上的起色不正,他那儿拿着刀,我怕您吃了苦哇!

高世德  (白)     嗯!

富安   (白)     我回去叫了不少人役们,把他带到衙门里给看起来了。

高世德  (白)     是啊?

富安   (白)     啊!

高世德  (白)     哎呀呀!如此说来,你是我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啊!

富安   (白)     哎呀!不敢当啊!不敢当!

高世德  (白)     去你的!又不敢当啦!哎哎!

富安   (白)     啊?

高世德  (白)     哎!我又该怎么着啦?

富安   (白)     您的好机会来啦!

高世德  (白)     什么好机会呀?

富安   (白)     他们家这会儿,一个男人都没有。您进去跟她拜天地,入洞房。

高世德  (白)     哎!对!没有男人?

富安   (白)     没有啦!

高世德  (白)     拜天地,入洞房,嘿嘿……

富安   (白)     跟着!跟着!跟着!

高世德  (白)     哎!二位!嘿!你们请回!预备花轿,净等搭人。

富安、

四家丁  (同白)    噢!咱们预备轿子去啊!好好!预备轿子去啊!

(富安、四家丁同下。)

林娘子  (二黄散板)  锦儿与我速打探,

高世德  (白)     啊!娘子啊!

     (二黄散板)  望娘子恕小生少问金安!

     (白)     哎呀!娘子啊!自从那日见你一面,茶不思来,饭也不想。快快与我享荣华受富贵,啊!娘子!你是料无推辞的了哇!哈哈……

林娘子  (白)     住了!你等害我一家骨肉分离,等我官人回来,定不与你甘休!

高世德  (白)     得了呗!你丈夫走半道儿让我害死啦!回不来啦!

林娘子  (白)     怎么!我官人他……他真的死了?

高世德  (白)     可不死了吗?

林娘子  (白)     哎呀!我夫啊!

高世德  (白)     哎呀!妻呀!

(锦儿打高世德。)

高世德  (白)     嘿!我说你怎么打人哪?

锦儿   (白)     好贼!

(锦儿打高世德。)

高世德  (白)     哎!你怎么!哎哟!哎呀!嗬嗬!

(高世德出,锦儿关门,下。)

林娘子  (哭)     喂呀!

     (二黄散板)  遭不幸我官人中途命丧,

             抛下了我一人苦守孤孀。

             我这里强扎挣与贼抵抗,

             倒不如拼一死见我夫郎!

     (白)     罢!

(林娘子下。)

富安   (白)     衙内!开门哪!

高世德  (白)     开不了喽!

富安   (白)     啊!那怎么进去呀?

高世德  (白)     哎!踹吧!

富安   (白)     踹门!踹!

家丁   (白)     快起来!快起来!

高世德  (白)     哎哟哟!

富安   (白)     衙内!怎么啦这是?衙内!

高世德  (白)     哎哟!这小丫头给了我一刀!

富安   (白)     唉!您怎么不留点神哪?

高世德  (白)     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富安   (白)     轿子,接新人来啦!

高世德  (白)     还接新人哪!你先把我这病人给接回去吧!

富安   (白)     搭回去!搭回去!

(高世德、富安、四家丁同下。)

【第十二场】

(陆谦、四家丁同上。)

陆谦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白)     我奉了太尉之命,来到沧州杀害林冲。听说他在牢城营当兵,现在明打是不成,只可以暗算。三更时分,火少草料场,林冲就是大罗神仙,难逃活命!

             我说弟兄们!

四家丁  (同白)    有!

陆谦   (白)     准备硫磺、焰硝、干柴等物,今晚三更时分,随我草料场去者!

四家丁  (同白)    啊!

(陆谦、四家丁同下。)

【第十三场】

(老军上。)

老军   (念)     吉凶休咎难凭信,风雪交迫陋屋倾。

     (白)     唉!这场风雪猛烈,竟将营房压倒。幸喜我到场内捡柴,如若不然,也就将我压死在内。只是今晚我与林教头,无有安身之处了哇!唉!且到山神庙暂避风寒,等林教头回来再做商议。唉!

(老军下。)

【第十四场】

林冲   (内白)    嗯哼!

(林冲上。)

林冲   (白)     呀!

     (吹腔)    雪飘飞朔风吹透骨寒冷,

             想往事遭陷害死里逃生。

     (念)     朔风飒飒吹人面,凄凉阵阵透骨寒。

     (白)     俺林冲自被奸佞陷害,流困沧州。多蒙柴大官人照顾,将俺荐往这牢营城中,充当一名军卒。看守大军草料,暂且隐身。自到沧州与鲁仁兄分别,是他回转东京,唉!如今也不知俺家乡……

(鲁智深上。)

鲁智深  (白)     啊!贤弟!愚兄在此!

林冲   (白)     啊!仁兄回来了?

鲁智深  (白)     回来了!

林冲   (白)     哎呀!仁兄!

鲁智深  (白)     嘿嘿!贤弟!

林冲   (白)     你想煞小弟了!

鲁智深  (白)     唉!愚兄也思念贤弟呀!啊!贤弟!愚兄去后,你在沧州,可有人欺侮于你呀?

林冲   (白)     小弟多蒙柴大官人照顾,并无人欺侮小弟。

鲁智深  (白)     嗯!

林冲   (白)     仁兄!

鲁智深  (白)     哎!

林冲   (白)     你我弟兄分别不久,你又来沧州,莫非未到东京?

鲁智深  (白)     唉!再休提起!那高俅贼子已知愚兄在野猪林救了贤弟,愚兄到了东京,他四下差人捉拿于我。是我闻听此信,一怒烧了菜园,连夜来到沧州,寻找贤弟。你我急急奔往梁山!

林冲   (白)     噤声!仁兄!

鲁智深  (白)     哎!

林冲   (白)     往下讲来。

鲁智深  (白)     嗯!你我急急奔往梁山,聚义兴师,定要杀却高俅贼子,以报此恨哪!

林冲   (白)     柴大官人也曾讲过此事,哦!仁兄!

鲁智深  (白)     哎!

林冲   (白)     你此番到了东京,可知小弟家中景况如何?

鲁智深  (白)     哎!你家娘子……

林冲   (白)     怎样?

鲁智深  (白)     唉!被高俅贼子,万般逼迫,她!

林冲   (白)     怎样?

鲁智深  (白)     她……自刎而亡了!啊!贤弟!从今以后,你别无挂念。

林冲   (白)     噢!

鲁智深  (白)     及早奔往梁山。

林冲   (白)     哦!

鲁智深  (白)     聚义兴师。

林冲   (白)     嗯!

鲁智深  (白)     扫除奸佞。

林冲   (白)     嗯!

鲁智深  (白)     定报此恨!

林冲   (白)     好!

鲁智深  (白)     嗯!

林冲   (白)     如此我请鲁仁兄。

鲁智深  (白)     喳!

林冲   (白)     与柴大官人送信。

鲁智深  (白)     喳!

林冲   (白)     直奔梁山。

鲁智深  (白)     喳!

林冲   (白)     送信之后。

鲁智深  (白)     喳!

林冲   (白)     即刻前来。

鲁智深  (白)     喳!

林冲   (白)     小弟在营房等你,你……

鲁智深  (白)     喳喳……去去就来!

林冲   (白)     请!

(鲁智深下。)

林冲   (白)     俺林冲别无牵挂,不免回至营房等候鲁仁兄,共图大事。

     (念)     英雄哭泣非无泪,不洒深仇未报时。

     (吹腔)    无牵挂下决心梁山投奔,

老军   (内唱)    荒凉凄冷彤云暗,孤自凄凉有谁怜?

林冲   (白)     呀!

     (吹腔)    又听得庙内有人言。

(老军上。)

老军   (白)     哦!林兄回来了!

林冲   (白)     老兄!这样大雪纷飞,寒风透骨。不在营房避寒,只身来到古庙为何?

老军   (白)     唉!自林兄走后,一阵风雪猛烈,竟将营房压倒。

林冲   (白)     哦!

老军   (白)     幸喜我到场内捡柴。如若不然,也就将我压死在内。故而来到古庙暂避风寒。

林冲   (白)     既然营房被风雪压倒,你我在古庙住宿一宵。沽得水酒,畅饮一回,以解寒冷。

老军   (白)     好!林兄先行进庙,待我去到场内,捡些草木,也好烘暖。

林冲   (白)     有劳了!

     (念)     抽刀断水水更流,

老军   (念)     举杯浇愁愁更愁。

林冲   (念)     雪满乾坤难雪恨,

老军   (白)     唉!

     (念)     无数青山白了头!

(林冲、老军同下。)

【第十五场】

(陆谦、四家丁同上。)

陆谦   (白)     弟兄们,

四家丁  (同白)    有!

陆谦   (白)     看前面已是大军草料场,林冲定在里面贪睡。你我将他团团围住,放火一烧,千万不要放走一人!

四家丁  (同白)    是!

(四家丁同放火。)

陆谦   (白)     放火!放火!哈哈……看大火冲天,犹如赤壁,叫道林冲啊!林冲!你死在黄泉,休怪我陆谦意狠心毒!

             我说弟兄们!

四家丁  (同白)    有!

陆谦   (白)     待等火灭之时,捡几块林冲的尸骨,带回去,也好做个领赏的证据。

四家丁  (同白)    啊!嗬!好冷啊!

陆谦   (白)     雪越下越大啦!

四家丁  (同白)    是啊!

陆谦   (白)     我说弟兄们!

四家丁  (同白)    哎!

陆谦   (白)     你们在这儿伺候着,我上庙里歇息歇息。

四家丁  (同白)    是!

陆谦   (白)     千万不可远离!

四家丁  (同白)    是!

(陆谦开庙门,林冲上。)

陆谦   (白)     啊!你是林冲!

林冲   (白)     嗯!俺就是你累累害不死的林冲!

陆谦   (白)     林冲!你擅离职守,草料场被烧,你该当何罪?

林冲   (白)     哼!你这贼子今日又追踪到此,你、你、你还想活命吗?

陆谦   (白)     你死到临头,还敢强横吗?

(陆谦拔刀。)

林冲   (白)     正要试试你刀法如何!

陆谦   (白)     哼哼!什么?刀法!哪怕你不在我刀下做鬼!

林冲   (白)     陆贼!我恨不得食尔之肉,方消我心头之恨!

四家丁  (同白)    杀!

(林冲、四家丁同开打,四家丁同下。林冲、陆谦同开打,林冲踩陆谦。)

陆谦   (白)     啊!贤弟!贤弟!

林冲   (扑灯蛾牌)  杀人可恕理难容!

陆谦   (白)     贤弟!你别杀我!贤弟!

林冲   (扑灯蛾牌)  取尔的命哪!

陆谦   (白)     贤弟!有话咱们好说!贤弟!

林冲   (扑灯蛾牌)  今日亲手,

陆谦   (白)     贤弟!不要伤了咱们弟兄的和气呀!贤弟!

林冲   (扑灯蛾牌)  杀仇人!

陆谦   (白)     贤弟!贤弟!

(林冲杀陆谦。鲁智深上。)

鲁智深  (白)     啊!贤弟!

(林冲转身欲杀。)

鲁智深  (白)     哎!怎么样了?啊!哦!

(林冲收刀。尾声。林冲、鲁智深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388 ┊ 字数:2610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