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别宫祭江》

主要角色
孙尚香:正旦
吴国太:老旦
孙权:净

《别宫祭江》徐露饰孙尚香
《别宫祭江》徐露饰孙尚香
情节
三国,东吴孙权之妹孙尚香惊闻夫君刘备晏驾白帝城,欲赴西川奔丧吊祭。孙权则拟趁妹入川奔丧之际,以派兵护送为名暗袭西川。事为孙尚香识破,怨恨兄长多次将自己作为其成王霸业的诱饵。为免吴蜀两地生灵惨遭涂炭,乃进宫辞别母后,藉口前往江边祭奠。奠毕,投江自尽,以死来挫败孙权的诡计。

注释
《别皇宫》(一名《别宫》)和《祭江》(一名《祭长江》)是两个剧情相连而又可以单独演出的剧目。

根据1954年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录音整理:黄桂秋饰孙尚香,李盛泉饰吴国太,罗通明饰演孙权。

录入:zinnia


相关剧本
《别宫》(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祭长江》(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别宫祭江》(根据中国京剧院文学组修订本整理)
《孝义节》(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9.3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别宫

【第二场】

(四宫女引孙尚香同上。)

孙尚香  (引子)    吴蜀两地,动刀兵,何日太平?

     (念)     别君常挂念,难忘故日情。虽无千丈锦,万里系人心。

     (白)     我,孙尚香。配夫刘玄德,西蜀为君。只因周瑜在世之时,假报母病,将我诓回东吴,不放回去,我与皇叔天南地北,音信渺茫,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西皮摇板)  恨兄长行巧计居心太恶,

             隔断了织女星难渡银河。

(大太监引孙权同上。)

孙权   (西皮摇板)  袖内机关安排定,

             进宫诓骗同胞人。

             内待摆驾宫院进,

             见了贤妹说分明。

     (白)     啊呀,贤妹,大事不好了!

孙尚香  (白)     何事惊慌?

孙权   (白)     只因刘皇叔,为报关羽之仇,被大都督陆逊火烧连营,在白帝城丧命了。

孙尚香  (白)     你在怎讲?

孙权   (白)     在白帝城丧命了。

孙尚香  (白)     哎呀!

(孙尚香昏倒。)

孙权   (白)     贤妹醒来!

孙尚香  (西皮导板)  听说是汉皇叔白帝丧命,

     (叫头)    皇叔,我夫,唉,喂呀!

     (西皮散板)  好一似万把刀刺在我心。

             可叹你为报仇反送性命,

     (哭头)    皇叔哇!啊!

     (西皮散板)  撇下了未亡人何以为情?

     (白)     兄长啊!皇叔已死,我有意回转西川,前去奔丧吊祭,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孙权   (白)     哦,怎么你要人川奔丧吊祭么?

孙尚香  (白)     正是。

孙权   (白)     夫妻一场,理应如此,贤妹速速准备。待为兄派兵护送贤妹入川奔丧就是。

孙尚香  (白)     多谢兄长。

孙权   (白)     愚兄告辞了。

     (西皮摇板)  想人生必须要礼义为本,

             为江山那顾得手足之情。

(孙权下。)

大太监  (白)     奴婢参见郡主。

孙尚香  (白)     进宫何事?

大太监  (白)     启禀郡主:奴婢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孙尚香  (白)     有话快些讲来。

大太监  (白)     方才银安殿上,吕范定计:借郡主入川奔丧吊祭为名,主公统领大兵,明为护送,暗则夺取西川,那时灵堂变成战场,郡主可要留心一二啊。

(孙尚香惊慌。)

孙尚香  (白)     这……我来问你,可是真情?

大太监  (白)     奴婢亲耳听见,不敢慌报。

孙尚香  (白)     起过了。

大太监  (白)     咋。

孙尚香  (白)     哎呀且住,想当年只为荆州九郡,将我用作美人之计,得配皇叔;如今皇叔已死,又要借我奔丧吊祭为名,夺取西川,两地军民岂不又遭涂炭,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不免假意去往江边祭奠,投江一死,免得再被兄长陷害了。

             内待过来!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孙尚香  (白)     速备祭礼,江边伺候。

大太监  (白)     遵旨。

孙尚香  (白)     待我去到后宫,辞别母后便了。

     (西皮散板)  侍儿们备素服随我祭奠,

             到后宫别母后再去江边。

(孙尚香下。)

【第三场】

吴国太  (内西皮导板) 一日清闲一日安,

(二大太监引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西皮原板)  转眼不觉有几年。

             可恨曹丕把位篡,

             东吴大事属孙权。

             将身且坐皇宫院,

     (西皮摇板)  等候皇儿把驾参。

(孙尚香上。)

孙尚香  (西皮散板)  可叹皇叔把驾晏,

             离鸾别鹄有谁怜?

             侍儿引路养老院,

             母后驾前儿问安。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吴国太  (白)     皇儿平身,赐坐。

孙尚香  (白)     谢母后。

     (哭)     喂呀……

吴国太  (白)     啊!我儿身穿素服,两眼落泪,为了何事?

孙尚香  (白)     启禀母后,适才我兄长进宫言道,刘皇叔在白帝城晏驾了。

吴国太  (白)     哦!刘皇叔晏驾了?

孙尚香  (白)     正是。

吴国太  (白)     唉!皇叔哇!

     (西皮摇板)  听说皇叔把驾晏,

             怎不叫人心痛酸。

孙尚香  (白)     母后不必悲泪,想皇叔已死,儿臣有意去往江边,望空一祭,特来辞别母后。

吴国太  (白)     想你兄长与刘皇叔,有敌国之仇,况且人死不能复生,你还祭他则甚?

孙尚香  (白)     儿与皇叔,夫妻一场,未曾亲视晏驾,心中甚是不安。儿臣去心已定,望求母后恩准。

吴国太  (白)     我儿不必如此,为娘有一言儿且听了。

孙尚香  (白)     母后请讲。

吴国太  (西皮原板)  母女们对坐皇宫院,

             为娘言来听根源:

             皇叔已然把驾晏,

             我儿何必礼周全?

孙尚香  (白)     母后!

     (西皮原板)  母后说话言语颠,

             细听儿臣把话言:

             只因周郎心地险,

             定下美人之计得配娇鸾。

             夫妻奉命,

     (西皮快板)  荆州转,

             假报母病接儿还。

             如今皇叔把驾晏,

             未曾见面心痛酸。

             儿到江边去祭奠,

             纵死在黄泉我就也安然。

吴国太  (西皮快板)  我的儿说话理不端,

             人死哪能又复还?

             江边祭奠空祭奠,

             一滴何曾到九泉?

孙尚香  (西皮快板)  母后说话理太偏,

             往日贤来今不贤。

             说什么祭奠空祭奠,

             一滴何曾到九泉。

             老母空把那弥陀念,

             从前的事儿你想一番。

吴国大  (西皮快板)  我儿休要将娘怨,

             开口反道娘不贤。

             任你讲得天花现,

             为娘不准也枉然。

孙尚香  (西皮快板)  儿嫁刘备娘情愿,

             夫妻恩爱重如山。

             今日不容儿祭奠,喂呀,儿的娘,

             当初何必就结良缘?

吴国太  (西皮快板)  一见奴才把脸变,

             气得老身怒冲冠,

             为娘驾坐皇宫院,

             哪一个大胆到江边?

孙尚香  (白)     呀!

     (西皮摇板)  母后不容我祭奠,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不如碰死在娘面前。

吴国太  (白)     儿啊!

     (西皮散板)  我儿不必行短见,

             为娘陪儿到江边。

     (白)     我儿不必如此,为娘陪儿前去就是。

孙尚香  (白)     且慢,母后年迈,江风甚大,还是儿臣自已前去罢。

吴国太  (白)     如此为娘赐儿半副鸾驾,须要早去早回。

孙尚香  (白)     多谢母后。啊,母后请上,受儿臣大礼参拜。

吴国大  (白)     啊?去去就回,何必行此大礼?

孙尚香  (白)     这个……唉,娘啊!

     (西皮二六板) 虽然暂别皇宫院,

             为人须要礼当先。

             儿愿母后身康健,

             儿愿母后福寿全。

             辞别母后出宫院,

     (西皮摇板)  生离死别好不惨然。

(孙尚香下。)

吴国太  (西皮摇板)  我儿出宫把脸变,

             倒叫老身心不安。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吴国太  (白)     二千岁进宫。

大太监  (白)     国太有旨,二千岁进宫啊!

孙权   (内白)    领旨。

(孙权上。)

孙权   (念)     忽听母后宣,进宫把驾参。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吴国太  (白)     平身。

孙权   (白)     千千岁!

吴国太  (白)     赐座。

孙权   (白)     谢坐。

(孙权坐。)

吴国太  (白)     唉!

孙权   (白)     母后为何这样唉声叹气?

吴国太  (白)     刘皇叔殡天,你还不知吗?

孙权   (白)     孩儿早已知道,有意带兵,护送我胞妹入川奔丧,乘他丧乱之时,儿要暗取他的成都,西川岂不唾手可得?母后何必长叹。

吴国太  (白)     怎么,儿要借你胞妹,奔丧之时,暗取西川么?

孙权   (白)     正是。

吴国太  (白)     我把你这无谋无用的小奴才!想皇叔虽死,那诸葛亮现在成都,焉能不加防备。你若带兵夺取西川,那汉贼曹丕,必然趁机来伐东吴,像你这样三番两次,利用胞妹,以为交锋之兵刃,枉为九郡八十一州之主!怪不得你妹,进宫请命,去往江边祭奠。出宫之时,变脸变色,想是她看破儿的奸计。命你速速将她赶回,倘有差错,是定不与你干休,你、你、你快去!

孙权   (白)     母后不必动怒,儿臣即刻前去就是。

吴国太  (白)     快去!

孙权   (白)     遵命!正是:

     (念)     老母宫中怒气生,江边追妹转回程。

(孙权下。)

吴国太  (白)     唉!

     (西皮散板)  女儿出宫把脸变,

             怕她要学古圣贤。

             倘若姣儿有长短,

     (哭头)    娇儿啊!

     (西皮散板)  残年暮景实可怜。

(吴国太下。)

祭江

孙尚香  (内白)    摆驾!

(四小太监、四宫女、二大太监、孙尚香、车夫同上。)

孙尚香  (二黄慢板)  曾记当年来此境,

             棒打鸳鸯痛伤情。

             从今不照菱花镜,

             英灵垂鉴未亡人。

大太监  (白)     启禀郡主:来到江边呐。

孙尚香  (白)     吩咐祭礼摆下。

大太监  (白)     祭礼摆下。

(哭皇天牌。四小太监、四宫女、二大太监同设香案,孙尚香焚香祭奠。)

孙尚香  (白)     两厢退下了。

大太监  (白)     两厢退下呀。

(四小太监、四宫女、二大太监自两边分下。)

孙尚香  (念)     设祭长江岸,举目望西川。梦魂何日见,空叫泪不干。

     (二黄导板)  在江边只哭得泪流不尽,

     (叫头)    皇叔,我夫,唉,喂呀!

     (回龙)    尊一声汉皇叔在天上灵:

     (反二黄慢板) 好夫妻恶姻缘前生造定,

             又谁知半途中两下离分。

             可叹你大英雄出世被困,

             可叹你结桃园誓死同生;

             可叹你破黄巾功劳被隐,

             可叹你入虎穴东吴招亲;

             好容易战荆襄身立未稳,

             偏遇着讨荆州火烧连营。

             辜负了小阿斗少年情性,

             辜负了诸葛亮赤胆忠心。

             在江边只哭得声嘶哑紧,

             倒不如投江死万世留名。

(反哭皇天牌。孙尚香再祭。)

孙尚香  (叫头)    且住!祭奠已毕,我不免投江一死了罢!

     (反二黄散板) 江水滔滔白浪滚,

             尚香难舍养育恩。

             哭一声汉皇叔慢慢相等……

     (白)     也罢!

(孙尚香投江,下。孙权上。)

孙权   (白)     嘿嘿!

(完)


浏览次数:19875 ┊ 字数:387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