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西游记·胖姑学舌》

主要角色
胖姑:贴旦
王留:小丑
胡老头:付

情节
唐玄奘从长安出发,前往西天取经。胖姑、王留姐弟两个前去观看送行的盛会,回家来给爷爷胡老头描述看到的情形。

根据《马祥麟演出剧目集》整理

录入:水牌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4.0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胡老头内嗽,上。)

胡老头  (念)     县令怜我缺断粮,吏胥不敢下村庄。年年麻麦收成足,半炷名香答上苍。

     (白)     小老儿,长安城外太平庄,胡老头的便是。今有大唐师父,要往西天印度雷音寺,求取大藏真经,唐家一十八路总管都到十里长亭,饯行发路。我家有一胖姑儿、王留儿,都去看盛会去了。我在家中,轧下粉饸饹,等他二人回来,大家好用。看,天到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待我出庄一望。

王留   (内白)    胖姑儿快走哇。

胖姑   (内白)    王留儿快跑哇。

胡老头  (白)     咦,哈哈哈……看他二人,笑嘻嘻的来了。

王留   (内白)    胖姑儿走哇。

胖姑   (内白)    王留儿跑哇。咦,哈哈哈……

(胖姑跑上,王留随上。)

胖姑   (豆叶黄牌)  胖姑儿、王留儿走得来个偏急,

             王大、张三去得个偏迟。

             胖姑儿天生得这人意,

             姊弟相随,庄王儿离了官厅自到个这家里。

     (白)     爷爷,我们回来啦。

胡老头  (白)     哦,你们回来了。看的什么盛会,瞧的什么热闹,学来爷爷听啊。

胖姑   (白)     爷爷,我先说

王留   (白)     爷爷,我先说。

胖姑   (白)     爷爷,我先说。

王留   (白)     爷爷!

胖姑、

王留   (同白)    我先说、我先说。

胡老头  (白)     王留儿,你姐姐大,还是让姐姐先说。

             胖姑儿,讲来,爷爷听啊。

胖姑   (白)     爷爷。

     (一缕儿麻牌) 不是俺胖姑儿心精细,

             只见那官人们簇拥着一个大擂捶。

             那擂捶上天生的有眼共眉,

             我只到瓠子头葫芦蒂,

             这个人儿也算得跷蹊。

胡老头  (白)     什么跷蹊,那是唐僧。

胖姑、

王留   (同白)    什么唐僧不唐僧,原来是个和尚,我二人枉去这一遭哇。

胡老头  (白)     哦。

胖姑、

王留   (同一缕麻牌) 恰便似不敢道的东西。

     (同夹白)   枉被旁人。咦,哈哈……

     (同一缕麻牌) 笑耻。

     (同乔牌儿牌) 一个个手执着白木尺,

胡老头  (夹白)    那是牙笏。

胖姑、

王留   (同乔牌儿牌) 身穿着紫褡臂,

胡老头  (夹白)    那是蟒袍。

胖姑、

王留   (同乔牌儿牌) 白石头,黄铜片紧紧在腰中系,

胡老头  (夹白)    那是玉带。

胖姑、

王留   (同乔牌儿牌) 一双脚只踹在黑窝里。

胡老头  (夹白)    那是朝靴。

胖姑、

王留   (同新水令)  官人们腰屈共头低,

             吃得个醉醺醺脑门着地。

             咿咿呜呜吹竹管,

             扑咚咚打着牛皮,

             我见几个回回,他笑一回,

     (同夹白)   咦,哈哈。

     (同新水令)  嗳,他闹一回。

胡老头  (白)     啊哈哈哈,啊,他笑一回。

胖姑   (白)     笑一回。

胡老头  (白)     闹一回。

王留   (白)     闹一回。

胡老头  (白)     还有什么热闹,学与爷爷听啊。

胖姑、

王留   (同白)    爷爷,还有哪。

     (同雁儿落牌) 见几个粉搽的白面皮横拴着油鬏髻,

             他笑一声便打一棒锤,跳一跳高似田地。

     (同夹白)   爷爷!

     (同川拨棹牌) 好叫我便笑,

     (同夹白)   咦,哈哈哈。

     (同川拨棹牌) 哎呀微微。

             一个汉似木雕成两条腿,

             我见几个武职,

             他舞着一面旌旗,

             忽喇喇口儿里不知说些甚的,

             装着一个鬼。

             人多我也看不得仔细。

     (同七兄弟牌) 我走到这壁那壁,

             无奈何自身躯,

             滚将一个碌碡,

             在我的跟底,

             脚踏着才看得真是,

             百般样儿千般戏。

胡老头  (白)     哈哈,百般样儿千般戏,还有什么热闹,学来爷爷听听啊。

胖姑、

王留   (同白)    爷爷,只见一个人儿,手提着墨线儿,他叫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胡老头  (白)     你们倒是说呀。

胖姑、

王留   (同白)    爷爷,我们忘啦。

胡老头  (白)     一个人儿,手提着墨线儿,噢,想这个么,你们说的不是耍傀儡的罢?

胖姑、

王留   (同白)    对啦,是耍傀儡的。

胡老头  (白)     好,学与爷爷听啊。

王留   (白)     胖姑学呀。

胖姑   (白)     王留来呀。

胖姑、

王留   (同白)    来来来呀。

     (同梅花酒牌) 哎它,它唤做甚傀儡,

             它唤做甚魁垒。

             墨线儿穿的红白粉儿装的什么样的东西嗖嗖的呼啸起咚咚的鼓声催,

             见几个舞着大旗,

     (同夹白)   爷爷!

     (同梅花酒牌) 他坐着吃堂食,

             俺立着看筵席。

             两条腿半僵直,

             肚皮中似春雷,

             要吃也不得吃。

     (同收江南牌) 呀。

             好教我坐而立而耐着饥,

             去时乘兴转时迟,

             说了半日,肚皮耐着饥,

             霎时间日西,霎时间日西,

             可正是席前花影座闲移。

胡老头  (白)     喂呀,把我累坏了。

胖姑、

王留   (同白)    爷爷,我们饿了。

胡老头  (白)     你们饿了,后面去吃饸饹去罢。

胖姑、

王留   (同白)    多谢爷爷。

胖姑   (煞尾)    雨余云罢芝麻地,

王留   (夹白)    爷爷!

     (煞尾)    我到那沤麻坑里洗个澡去。

胡老头  (夹白)    不许去!

胖姑   (煞尾)    唐三藏今日取经去,

     (夹白)    爷爷!

     (煞尾)    都是俺胖姑儿从头到尾告诉了你。

(胖姑跑下。)

胡老头  (白)     嘟,嘟,嘟。你瞧,又给打哭啦。王留儿不要哭啦,叫我么,你答应,他还不打你,起来到后面吃饸饹去罢。

王留   (白)     爷爷背着。

胡老头  (白)     呃,这么大还叫背着。

王留   (白)     爷爷背着。

胡老头  (白)     我偌大年纪,背不动了。

王留   (白)     爷爷背着。

胡老头  (白)     淘气。

(胡老头背王留下。)
(完)


浏览次数:93 ┊ 字数:2181 ┊ 最后更新:2017年08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