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铁冠图·撞钟》

主要角色
崇祯帝:官生
王承恩:末
张丞相:净
杜勋:丑
门官:杂
巡军:杂

《铁冠图·撞钟》蔡正仁饰崇祯帝
《铁冠图·撞钟》蔡正仁饰崇祯帝
情节
风雪之夜为酬粮饷,崇祯帝前往众臣府第借钱,结果遭到冷遇。无奈之余,命人撞响景阳宫,招群臣议政,三撞之后,竟只有监军杜勋一人前来,而此人早已暗降李自成。

注释
此折通过描绘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对明王朝君臣的刻画,表现了大明王朝将亡前的一片灰暗、惨淡景象。此折前有一组北曲,表现了崇祯帝在风雪中焦急、忧虑的心情。后又有一组南曲,表现了崇祯帝等待中的烦闷、凄凉的心境。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九儿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初更鼓。)

崇祯帝  (内白)    王承恩。

王承恩  (内白)    在。

崇祯帝  (内白)    带路!

王承恩  (内白)    领旨。

崇祯帝  (内新水令)  顶风冒雪出禁门,

(崇祯帝、王承恩同上。)

崇祯帝  (新水令)   时遭颓运寇兵困,

             金汤不稳山河震,

             群臣皆奸佞!

             叹助饷无人,

             因此上踏雪夜访求皇亲!

     (白)     朕嗣位一十七年,勤政爱民,以图全盛。不料上天不悯,岁不丰登,盗贼猖炽。巨寇李自成拥兵直犯帝京,旦夕江山不保。怎奈军中粮饷全无,将士饥寒交迫。为此朕命王承恩前去向朝中文武大臣借饷,谁料他们一个个装聋作哑,无动于衷。唉!朕只得深更半夜,顶风冒雪,整冠换巾,撤马步行,亲幸国丈、丞相之家,面呈其事,以解这燃眉之急!

     (折桂令)   佩星纹宝剑防身,

             微服走天街,朦胧月影。

(巡军上。)

巡军   (白)     呔,什么人?

王承恩  (白)     圣驾在此,回避了!

(巡军下。)

崇祯帝  (白)     王承恩,什么样人?

王承恩  (白)     是御林军巡夜的。

崇祯帝  (白)     吖!

     (折桂令)   原以为宵禁无人,

             却原来羽林夜值防范严紧。

王承恩  (白)     来此已是相府。

崇祯帝  (白)     与我叫门。

王承恩  (白)     领旨。

             开门!

家院   (内白)    何人叩门?

王承恩  (白)     圣上在此!

家院   (内白)    候着。

             启禀丞相:圣上驾到。

(张丞相上。)

张丞相  (念)     平明登紫阁,日宴下彤帏。

     (白)     啊,王公公,你怎么来了?

王承恩  (白)     圣驾在此!

张丞相  (白)     吖!老臣不知圣驾降临,伏乞赐罪!

崇祯帝  (白)     啊呀爱卿哪!只为太仓空虚,内币已竭,难以招兵御敌。想爱卿乃阁臣首辅,还望……

张丞相  (白)     啊呀万岁啊!老臣禄薄俸微,岁岁空亏……

崇祯帝  (白)     唔……

张丞相  (白)     吖,这助饷平寇,乃国家大事,老臣岂能等闲视之。愿献白银……

崇祯帝  (白)     吓——

张丞相  (白)     三百两。

王承恩  (白)     三百两还不够军中一餐!

崇祯帝  (白)     身为当朝丞相,只有三百两……

(张丞相背供。)

张丞相  (白)     自古以来,只有皇帝赐赏臣民,那有臣民借钱与皇帝的。

             老臣送驾,送驾,送驾!

(张丞相下。)

崇祯帝  (白)     唔,唔……

(二更鼓。)

王承恩  (白)     启万岁,时已二更,周皇亲家还是不去了吧。请万岁爷回宫。

崇祯帝  (白)     且慢。想那周奎,乃当今国丈,国家兴亡,与之休戚相关,定能为国分忧。王承恩!

王承恩  (白)     在。

崇祯帝  (白)     你我速速趱行者!

王承恩  (白)     领旨!

(节节高牌。)

崇祯帝  (白)     吓,这是谁家宅第?

王承恩  (白)     这就是周皇亲宅第!

崇祯帝  (白)     吖,这就是周奎宅第么?

王承恩  (白)     正是。

崇祯帝  (白)     叫门!

王承恩  (白)     领旨。

             开门!

众人   (内同白)   请吓、吓哈、哈……

王承恩  (白)     启奏万岁:门上无人应声。

崇祯帝  (白)     啊呀。目前流贼攻城,势如压卵。不思为国分忧,只图酣乎畅饮。唔,苟有人心,决不至此。

             王承恩,

王承恩  (白)     在。

崇祯帝  (白)     竟说朕躬在此!

王承恩  (白)     领旨。

             门上人听者,圣驾在此,快快开门接驾!

(门官上。)

门官   (白)     谁呀?半夜三更,大呼小叫的。

王承恩  (白)     圣驾在此。

门官   (白)     圣驾?嘿嘿,你别逗了,这么冷的下雪天,他怎么会到这儿来?恐怕正搂着东宫、西宫寻欢作乐呢?

王承恩  (白)     快去通报!

门官   (白)     我家主人正在宴请六部大人,不便通报,不便通报。

(门官关门,下。)

王承恩  (白)     啊呀了不得!启万岁爷,门上人说,家爷请六部大堂在内饮宴,不肯通报。

崇祯帝  (白)     啊呀!

     (雁儿落牌)  只听得奏笙歌欢腾声,

             全不想邦国危社稷将倾。

             你竟敢寻欢作乐眠高枕,

             抗圣旨负君恩,其心何忍。

     (白)     吖,呵呵呵……

王承恩  (白)     启禀万岁:皇亲抗旨慢君,国法当诛。但国家安危未定,不必介意。请圣驾回宫,将景阳钟击起,待文武百官到齐,商定退兵之策,到那时再加以慢君之罪。请万岁爷三思!

(下雪声。)

崇祯帝  (白)     唔……

王承恩  (白)     又下雪了,请万岁爷回宫。

(三更鼓。)

崇祯帝  (啄木儿牌)  愁云蔽怨雪倾,

             又听铜壶滴三更。

             步踉跄不辨高低,

             意彷徨歧路难分。

王承恩  (啄木儿牌)  龙楼凤阁行行近,

             阴云散处蟾光莹,

             请圣驾登临少憩神。

崇祯帝  (白)     王承恩,快将景阳钟击起!

王承恩  (白)     领旨。

(王承恩撞钟三记。)

崇祯帝  (白)     咳!

     (黄莺儿牌)  午夜听钟鸣,

             更凄凉玉漏沉,

             好一似茫茫夜雪悲凄清,

             风儿又侵,雪儿又倾。

(四更鼓。)

王承恩  (白)     启禀万岁:时已四更,满朝文武,无有一人前来。

崇祯帝  (白)     王承恩,再……再击景阳钟。

王承恩  (白)     领旨!

(王承恩撞钟五记。)

崇祯帝  (白)     王承恩,你看远远一带火光,想是群臣来了。

王承恩  (白)     待奴婢看来。

             果有火光,吓,为何忽隐忽现?怎么全灭了?

             启禀万岁爷:一霎时火光全灭了。

崇祯帝  (白)     吖!

     (黄莺儿牌)  原来是磷磷鬼火明幽径,

     (白)     啊呀!

     (黄莺儿牌)  痛伤心,

             悬悬遥望并没有一人临。

(五更鼓。)

崇祯帝  (白)     王承恩,再、再……再击景阳钟吓!

王承恩  (白)     领旨!

(王承恩撞钟七记。)

杜勋   (内白)    马来!

崇祯帝  (白)     哈哈!有人来了!

(杜勋上。)

杜勋   (白)     咱家杜勋。奉旨巡夜,适才听得景阳钟鸣,我不免假作慌张,探听虚实,见机行事便了。

王承恩  (白)     呔!楼下是何官员?

杜勋   (白)     奴婢杜勋见驾。

王承恩  (白)     候着。

             启万岁爷:杜勋见驾。

崇祯帝  (白)     宣上来。

王承恩  (白)     领旨,圣上有旨,杜勋上楼。

杜勋   (白)     领旨。奴婢杜勋见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王承恩  (白)     平身。

杜勋   (白)     万万岁。

崇祯帝  (白)     卿家督守九门,勤劳王事,但不知贼势如何?

杜勋   (白)     贼势虽然猖獗,臣当鞠躬尽瘁,定要杀贼建功!

崇祯帝  (白)     啊呀杜卿,汝之忠义,朕所深知。但今国计存亡未卜,惟卿可保,卿须努力为之。

     (猫儿坠牌)  匡君灭寇赖汝作长城,

             号令须兼威共恩。

杜勋   (猫儿坠牌)  一腔碧血报明君。

崇祯帝  (合头)    叮咛,

             是必安邦破贼,早建奇勋。

杜勋   (白)     正是:

     (念)     虚情假意诓圣驾,暗通关节迎闯王。

(杜勋下。)

王承恩  (白)     启禀万岁,夜静更深,请万岁回宫,将息圣体。

崇祯帝  (白)     唉!

     (尾声)    通宵劳瘁身如病,

             可再挨得几宵光景?

(鸡叫。)

崇祯帝  (白)     苍天吓,朕之身命啊!

     (尾声)    却似漏尽更筹鸡乱鸣。

王承恩  (白)     请万岁爷回宫。

(崇祯帝、王承恩同下。)
(完)


浏览次数:3575 ┊ 字数:2958 ┊ 最后更新:2008年12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