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奏朝草诏》

主要角色
方孝孺:外
朱棣:末
陈瑛:丑
齐泰:老生
黄子澄:老生

情节
燕王朱棣篡位后,尽戮贤臣,残害忠良。为草写诏书,宣令方孝孺上殿。方孝孺秉忠义之节,拒不草诏。燕王大怒,命武士将其敲牙割舌。方孝孺痛斥昏王无道,直至遭鱼鳞细剐而死。

注释
据传《草诏》本戏为《千忠戮》,经查校,《千忠戮》实无此书。
清李渔撰有《千忠戮》传奇。全剧以(明)燕王追杀建文帝(朱允炆)为背景,描写程济保护建文帝一路逃亡,直至出家为僧一段史实。剧中顺带有方孝孺殉节事。又清叶时章(雉斐)撰有《千钟禄》传奇二十五出,经查校亦无《奏朝》、《草诏》两出。
又北京图书馆藏有手抄本《琉璃塔》昆曲四出,作者不详。写燕王朱棣谋反,攻陷京城,建文帝(朱允炆)跟随程济等人逃亡的故事。未见有《奏朝》、《草诏》二出。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小澂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陈瑛上。)

陈瑛   (念)     只道终身葬九渊,忽然沧海变桑田。百年富贵从新起,一品高官我占先。

     (白)     我陈瑛。被史仲彬这狗头,道俺创议让位,将我当朝凌辱,必欲置于死地,立时削职监禁天牢。只道这颗头儿毕竟放不牢在颈上。谁想燕王来的甚快,谷王献了镜川门。北兵直入,宫内火起,建文帝投火身亡。燕王就登宝位,改元永乐元年。第一道新旨就赦我出狱,复我原官。想万岁念我北平旧功,又晓得我廷杖受辱,定然爱我,怜我,敬我,信我。哈哈……此后言听计从,封王拜相,决不待言。这两日万岁已将齐泰、黄子澄这几个叛逆大臣,一个个全家抄没,极刑拷打。御史景清入朝行刺,已经剥皮楦草。闻得今日传旨去召方孝孺,此老到来,必然倔强。不免入朝面圣,先放他一把火儿,除得一个是一个。

(钟响。)

陈瑛   (白)     呀!听景阳钟响,万岁爷升殿了。不免速速入朝。正是:

     (念)     全凭三寸如刀舌,惹起千秋四海愁。

(陈瑛下,太监引朱棣同上。)

朱棣   (点绛唇牌)  天挺龙标,身膺大宝,非轻渺,继统临朝,好修着,一纸郊天诏。

(小开门牌。朱棣归大座。)

朱棣   (念)     唐虞揖让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当年玄武开唐室,今日金川创帝基。

     (白)     寡人躬承嫡续,位居燕藩。叵耐群奸计图削夺,遂而靖难以问罪。二三奸党尚未尽正厥辜。近须一诏郊天颁行天下,必得方孝孺执笔,才得人心倾服。我命陈瑛宣他两次,怎的不见回旨?

(陈瑛上。)

陈瑛   (念)     萧曹扶汉日,尉秦坐唐尧。

     (白)     陈瑛见驾,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朱棣   (白)     陈瑛,我命你宣方孝孺上殿,陈卿不召而来,有何奏启?

陈瑛   (白)     那方孝孺穿了崭衰麻衣,日夜啼哭,宣上殿来,恐怕与君不利。

朱棣   (白)     寡人临行之时,姚广孝再三嘱咐,不叫寡人杀害方孝孺,留他读书种子。

陈瑛   (白)     齐、黄二犯已经拿下,候我主定夺。

朱棣   (白)     齐、黄二逆,朕心大怒,将他二人绑在雨花台,鱼鳞细剐。再将景清尸首剥皮楦草,领旨下殿。

陈瑛   (白)     领旨。

     (念)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陈瑛下。)

朱棣   (白)     内臣。

(二太监同上,见。)

朱棣   (白)     宣方孝孺上殿,寡人在谨身殿里等候。

二太监  (同白)    领旨。

(二太监同下。)

朱棣   (念)     靖难扫清匡社稷,承先整顿旧乾坤。

(众人同下。小开门牌。太监上。)

太监   (白)     方相国请快行一步。

方孝孺  (内白)    啊呀!圣上啊!

(方孝孺上。)

方孝孺  (一枝花牌)  嗟哉我,凄风带怨号。

             兀的不,惨雾和愁罩。

             痛煞那,苍天含泪浇。

             望不见,白日吐光照。

太监   (白)     方相国请行,万岁爷在金殿候久了。

方孝孺  (白)     你们奉谁的旨来?

太监   (白)     当今万岁爷。

方孝孺  (白)     啊吔!

     (一枝花牌)  他是个藩服臣僚,

             怎生个万岁声声叫!

太监   (白)     老相国,你这孝服不便入朝面君,请换了冠服相见。

方孝孺  (白)     君父之丧岂容易改,

     (一枝花牌)  俺把那纲常一担挑。

             骨粼粼是再世夷齐,

             吓呀!看,看不得恶狠狠当年莽曹!

(刽子手绑齐泰、黄子澄同上,见。)
齐泰、

黄子澄  (同白)    老相国请了。

方孝孺  (白)     请!哈哈……原来是齐、黄二位先生。

齐泰、

黄子澄  (同白)    老相国,我二人与君长别了。

方孝孺  (白)     好!二位先生死的好,死的倒也干净。二位先生请先行,俺孝孺随后就到。请!

齐泰、

黄子澄  (同白)    请!

(刽子手绑齐泰、黄子澄同下。)

方孝孺  (白)     哈哈……好两个大忠臣也。

     (梁州第七牌) 他不负,读圣书彝伦名教。

             受皇恩,地厚天高。

             他,他、他,张牙怒目向云阳道。

     (白)     赛过那渐离击筑,

     (梁州第七牌) 赛过那博浪槌敲,

     (白)     赛过那长山舌骂,

     (梁州第七牌) 赛过豫让衣枭。

(刽子手抬景清尸首同上。)

方孝孺  (白)     啊呀!这是御史的尸首,竟自把他行刑过了,怎么又剥皮楦草!这厮好狠哪!

     (梁州第七牌) 他、他、他,好男儿义薄云霄。

             吓呀大,大忠臣命丧鸿毛。

     (白)     俺,俺,俺!

     (梁州第七牌) 羡恁个,着绯衣行刺当朝;

             羡恁个赤身躯剥皮楦草;

     (白)     羡恁个闪英灵,

     (梁州第七牌) 厉鬼咆哮。

(陈瑛上。)

陈瑛   (白)     方老先生,请了!

方孝孺  (白)     请!哈哈……陈瑛你做得好官哪!

陈瑛   (白)     方相国,此乃是圣上龙恩,与你何功之有?

方孝孺  (白)     好贼臣哪!

     (梁州第七牌) 看你乌帽朱袍,传呼拥导。

             喜孜孜,承恩新官诰。

陈瑛   (白)     方老先生,新君登基,满朝文武都去朝贺,唯有先生穿了崭衰麻衣,日夜啼哭,是何理也?

方孝孺  (白)     你全不念邦家痛,

     (梁州第七牌) 君王悼,一味地弄妖魔,逞桀傲。

陈瑛   (白)     方孝孺,看看你死在临头,还这么倔强吗?

方孝孺  (白)     呀呀呸!

     (梁州第七牌) 我骂,骂煞恁叛逆鸱鸮。

(方孝孺举哭丧棒打陈瑛。)

太监   (白)     方老先生快行几步。

方孝孺  (白)     嘿!

(方孝孺下。)

陈瑛   (白)     啊呀!这是哪里说起,平白由他一短好骂。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左右,打道。

(陈瑛、众人同下。朱棣、二太监、校尉同上。吹打。)

朱棣   (念)     金殿云烟浮罘扆,玉阶日月丽旌旗。

(太监上。)

太监   (白)     启万岁:方孝孺宣到。

朱棣   (白)     宣他上殿。

太监   (白)     方孝孺穿了崭衰麻衣,宣上殿来,恐与君不利。

朱棣   (白)     且带他去来。

太监   (白)     方相国,万岁有宣。

(方孝孺上。)

方孝孺  (白)     啊呀,圣上啊!

太监   (白)     方老先生请了。

方孝孺  (白)     请!哈哈……

太监   (白)     请了!

朱棣   (白)     寡人应天正位,群臣尽皆朝贺,先生何故服此不祥之衣来见寡人?

方孝孺  (白)     子服亲丧,臣服君丧,古礼昭昭,岂容易改!

朱棣   (白)     律设大法,礼顺人情,独尔不能为新君一转移乎?

方孝孺  (白)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孝孺唯知有故主,不知有你这样的新君哪!

朱棣   (白)     咳!先生,寡人此来,权法周公辅成王耳。

方孝孺  (白)     如今成王安在?

朱棣   (白)     他自己焚火身亡,非寡人加害。

方孝孺  (白)     成王即死,何不立成王之子?

朱棣   (白)     他儿幼小,焉能掌国家大事。

方孝孺  (白)     何不立成王之弟?

朱棣   (白)     这个,这个……

方孝孺  (白)     什么?哈哈……

朱棣   (白)     方先生,此乃寡人家事,先生不必多言。况寡人系高皇帝嫡子,继高皇帝大统,亦复何辞?

方孝孺  (白)     可怜我那建文皇帝呵!

     (四块玉牌)  他、他、他,四载受艰劳,

             普天下称仁孝。

     (白)     殿下,当初李景隆临行时谆谆嘱咐,说道:毋使朕负杀叔父之名儿——

     (四块玉牌)  美意儿生全,叔父语叨叨,

             到头来送入红炉窖。

             兀的不思忖量;兀的不添悲悼;

             兀的不颜面无处逃。

朱棣   (白)     方老先生,别的话儿不必讲了。寡人今日只要先生草写诏书,上告天地,下颁四海。

方孝孺  (白)     你原来要俺草诏么?

朱棣   (白)     然。

方孝孺  (白)     听者。

     (哭皇天牌)  俺不是李家儿惯修降表;

             俺不是侍多君,冯道羞包。

     (白)     俺不是射君钩,管仲与齐伯,

     (哭皇天牌)  俺不是魏征易主,佐唐朝。

朱棣   (白)     你不学,待学谁来?

方孝孺  (哭皇天牌)  俺只是,学龙蓬黄泉含笑。

朱棣   (白)     方老先生,你若草了诏,寡人定当授你职居宰辅,也好荫及子孙。

方孝孺  (白)     你纵有那三公爵显。

     (哭皇天牌)  九锡荣褒,恩荫儿曹,

朱棣   (白)     封王带砺。

方孝孺  (哭皇天牌)  博不得彤管一挥毫。

朱棣   (白)     方孝孺,你若不草诏,莫道寡人宝剑不利乎。

方孝孺  (白)     啊呀,你纵有千言万语!

     (哭皇天牌)  俺甘伏你万剐千刀。

朱棣   (白)     啊呀!这老儿实实的倔强,可恼!可恼!叫摆下文房四宝,偏叫这老儿与我写!

(校尉摆文房四宝。)

校尉   (白)     写!

朱棣   (白)     写!

方孝孺  (白)     要俺写什么?要写就写。

(方孝孺写。)

方孝孺  (白)     拿去看!

(朱棣看。)

朱棣   (白)     篡、篡、篡、啊呀!这老儿实实可恼,可恨!

             武士的,将这老儿与我拿下了!

(众武士将方孝孺绑。)

方孝孺  (白)     哈哈……高皇帝建文帝,你在天之灵,怎知老臣方孝孺今日里呵。

     (鸟夜啼牌)  拜别了高皇,高皇帝圣考,

             拜别了先王魂飘。

朱棣   (白)     武士的,将他老妻拿下了!

方孝孺  (鸟夜啼牌)  啊呀老妻呀!一任你死蓬蒿。

朱棣   (白)     武士的,将他的儿孙都拿下了!

方孝孺  (鸟夜啼牌)  啊呀儿孙吓!顾不得宗支杳。

             俺如今拼却生身,完却臣操。

             急急的趱阴魂,历历地诉青霄,历历的诉青霄。

             少不得,天心炯炯分白皂!

朱棣   (白)     你这老儿,死在头上还分什么白皂?!

方孝孺  (白)     凭着你拧着天谴,凭着俺千寻正气!

     (鸟夜啼牌)  到底个叛字儿难饶。

朱棣   (白)     你若不草诏,你就不怕灭你的九族吗?

方孝孺  (白)     你就灭俺十族又有何妨!只为俺阴灵不散,

     (鸟夜啼牌)  管什么十族全枭。

朱棣   (白)     啊呀!叫武士的,把着老贼敲牙割舌。可恼!可恼!

(武士给方孝孺敲牙,割舌,方孝孺痛滚。)

方孝孺  (煞尾)    一任你,敲牙割舌刑千套。

             俺只是痛骂千声五岳摇!

(方孝孺喷血。朱棣拂袖。)

朱棣   (白)     啊呀!这老儿将寡人龙袍玷污了。

             武士的,快把这老贼绑了,押赴雨花台,鱼鳞细剐,妻子对面受刑。砍的砍,剐的剐,我就灭你十族,又有何妨!绑!绑!绑下殿去!

(朱棣下。)

众武士  (同白)    领旨。

方孝孺  (白)     血喷腥红难洗濯。

     (煞尾)    受万苦,孤臣粉身碎脑,

             啊呀这,这的是领袖千忠,一身儿今古少。

(众武士抬方孝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418 ┊ 字数:4233 ┊ 最后更新:2004年11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