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兴唐传·御果园》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单通:净
李建成:末
李元吉:丑
李世民:小生
秦琼:武生
谢映登:武生
程咬金:丑
徐绩:付

情节
唐初高祖李渊病重将亡,乃令其三子:李建成、李元吉、李世民于御果园内箭射金钱,射中者方能继位。李建成、李元吉遂勾结单通,劫杀李世民以夺取王位。正于危急时刻,尉迟恭(敬德)闻讯赶到并打死了单通,李世民方得脱险。

注释
《御果园》又称《御科园》,为《兴唐传》之一折。
《兴唐传》清升平署有抄本,作者不详。全十八本,其中第六本为《御园救驾》,全四出,无标题,故事情节与《御果园》相仿,但所用曲牌、戏文等,则完全不同。此外,元无名氏撰有《尉迟恭单鞭夺槊》杂剧;元尚仲贤撰有《尉迟恭三夺槊》杂剧。两杂剧皆以表现尉迟恭为主,故事情节并不相同。《兴唐传》之《御园救驾》当源出于此并加以改编而成。又清升平署有抄本《御果园》总本一册,不分出、有宾白、唱词、无工尺、不分曲牌,可能为“杂曲”之类。故事是写尉迟恭二次御果园救李世民的故事,与侯玉山今传《御果园》不符。当另有传本,惜今未见。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乐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众将官引单通同上。)

单通   (点绛唇牌)  执掌兵权,貔貅百万。

     (念)     身披铠甲透玲珑,匹马大槊逞英雄。忆昔当年放响马、反隋主,曾作南朝驸马公。

     (白)     俺,单通,今有建成、元吉书信到来,命俺到御果园劫杀二主唐童。今乃黄道吉日,正好发兵。

             众将官!

众将官  (同白)    有。

单通   (白)     兵发御果园!

(众将官同应。吹二犯江儿水牌。众人同下。吹住。)
门官甲、

门官乙  (内同白)   啊咳……

(门官甲、门官乙同上。)

门官甲  (念)     家里打车。

门官乙  (念)     外头合辙。

门官甲  (白)     下官,官是也。

门官乙  (白)     下官,也是官。

门官甲  (白)     官请了。

门官乙  (白)     请了官。

门官甲  (白)     哎呀官吓!

门官乙哎 (白)     呀官!

门官甲  (白)     你我奉了二位千岁之命,看守御果园,说有一个单通在此经过,你我伺候他过去,就交了差了。

门官乙  (白)     我不认得他?

门官甲  (白)     等他来了,我说与你就是了。

门官乙  (白)     你我打坐等着他。

门官甲  (白)     等着他

(单通领众将官同上。吹江儿水牌。)

众将官  (同白)    已到御果园。

(吹住。)

单通   (白)     埋伏了。

(单通下。)

门官乙  (白)     哎呀官哪!你看见了没有?一个菠菜糖手里拿大菜瓜过去啦。

门官甲  (白)     得啦,那就是单通。

门官乙  (白)     那就是单通?

门官甲  (白)     嗳。

门官乙  (白)     你我算交差啦。

门官甲  (白)     你我后面饮酒去。走!

(门官甲、门官乙同下。秦琼、谢映登、程咬金同上。)

秦琼   (念)     手持双锏坐黄骠,

谢映登  (念)     白马银枪逞英豪。

程咬金  (念)     上阵全凭加钢斧,

秦琼、
谢映登、

程咬金  (同念)    赤胆忠心保唐朝。

秦琼   (白)     俺秦琼。

谢映登  (白)     俺谢映登。

程咬金  (白)     俺程咬金。

秦琼   (白)     众家弟兄请了。

谢映登、

程咬金  (同白)    请了。

秦琼   (白)     今有老主染病在床,命三位殿下在御果园箭射金钱,只用文官,不用武将,不知所为何事?

程咬金  (白)     秦二哥,这样大事,你都不晓得?

秦琼   (白)     不晓得。

程咬金  (白)     附耳过来。

秦琼   (白)     讲说什么?

程咬金  (白)     连我也不晓得。

谢映登  (白)     且到临时再做道理。正是:

     (念)     丹心扶社稷,

秦琼、

程咬金  (同念)    赤胆保明君。

(秦琼、谢映登、程咬金同下。徐绩上。)

徐绩   (念)     一片丹心扶社稷,两条眉锁庙堂忧。

     (白)     下官徐绩,今有老主染病在床,命三位殿下在御果园,箭射金钱,哪家射得,即登大宝。

太监   (内白)    道言未了,三家殿下来也。

(李建成、李元吉、李世民同上。)
李建成、
李元吉、

李世民  (同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同念)    万国衣冠祝圣明,四海宁靖庆生平。清香一炷朝天地,文武百官赞此行。

李建成  (白)     本御建成。

李世民  (白)     本御世民。

李元吉  (白)     本御元吉。

李建成  (白)     今日父王染病在床,命我弟兄三人去到御果园,箭射金钱,哪家射得,即登大宝。

李元吉  (白)     嘿!皇兄,还是你我射中方好。

李建成  (白)     这个自然。

             军师。

徐绩   (白)     在。

李建成  (白)     车马可曾齐备?

徐绩   (白)     齐备多时了。

李建成  (白)     吩咐起驾!

(太监应。)

徐绩   (白)     起驾。

(吹玉芙蓉牌。众人同下。花神上。)

花神   (白)     吾乃花神是也。今有二主御果园有难,不免差二鬼前去护救。

             二鬼何在?

(二小鬼同上。)

花神   (白)     今有二主御果园有难,命你二人前去护救,不得有误。

(二小鬼同应,花神、二小鬼同下。太监领李建成、李元吉、李世民、徐绩同上。)

李建成  (白)     来此已是御果园,哪家御弟先请。

李世民、

李元吉  (同白)    还是皇兄先请。

李建成  (白)     呀。还是我先射,如此看弓来。

(吹片子。李建成射箭。)
李世民、

李元吉  (同白)    皇兄怎么样了?

李建成  (白)     弓不曾拉开,我小肠串气疼。我不行!看你们的吧!

李世民、

李元吉  (同白)    没你的天份。

李元吉  (白)     皇兄请。

李世民  (白)     我想,有兄就有弟,御弟请。

李元吉  (白)     如此,看弓箭来。哎呀!

李世民  (白)     御弟怎么样了?

李元吉  (白)     我弓不曾拉开,掰了我的膀子。

李世民、

李建成  (同白)    没有你的天份。

李元吉  (白)     皇兄请!

李世民  (白)     皇兄,御弟都不曾射着,小弟不射也就罢了。

李元吉、

李建成  (同白)    哪有不射之理?

李世民  (白)     既如此,看弓箭过来。

(李世民将金钱射掉。单通上。)

单通   (白)     哪里走!

李元吉  (白)     皇兄。

李建成  (白)     御弟。

李元吉  (白)     单通杀红了眼了,连你我全杀起来了。

李建成  (白)     你我到哪里藏躲?

李元吉  (白)     后宫里跑吧!

(李建成、李元吉同下,李世民追单通同上,单通用槊打李世民,二小鬼同上抱住槊。)

单通   (白)     哪里走!

徐绩   (白)     单通慢动手!

单通   (白)     什么人拉住俺单通?

徐绩   (白)     下官徐绩。

单通   (白)     当初降唐,为何不用俺单通。

徐绩   (白)     念结拜之情。

单通   (白)     呀,念结拜之情?也罢,俺与你割袍断义!

(单通下。)

徐绩   (白)     哎呀!看单通这厮与我割袍断义,这便如何是好?待俺袖占一课……

             吖哈有了,今有敬德在澄澄涧洗马,俺不免急急赶上前去,命他救驾便了!

(徐绩下。李世民上。)

李世民  (白)     哎呀不好!看单通这厮追俺正紧,这便如何是好?吖呵也罢!不免下得马去,藏在花棵之下便了。

(李世民下,单通上。)

单通   (白)     哎呀!看唐童这厮藏在花棵之下,俺不免下得马去,卸了铠甲,擒他便了。

(单通下。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啊哈……

     (醉花阴牌)  统领貔貅提鞭叫,

             我恨、恨乌鸦疆场也那乱扰;

             恨罗成小儿曹,

             两军前鞭枪齐搅。

             有一日金镫鞭敲,

             方显得英雄年少。

     (念)     金叶乌甲黑幞头,当初扶保刘武周。大战罗成回来路,难免敬德脸面羞。

     (白)     俺,尉迟敬德。我与军师赌头争印,大战罗成。我若胜得罗成,他将军师牌印,输与俺掌管。若俺胜不得罗成,将俺项上人头就输与他!哎!偏偏败下阵来,无有颜面去见军师。今当五月五日,乃是息兵的日期,俺不免去澄清涧洗马一回。呀!来此已是澄清涧,好一片清泉,待俺洗马一回。

(吹工尺上。)

尉迟恭  (白)     吖呵马呀!当年扶保刘武周,跳红尾涧的时节,你那威风劲往哪里去了?我与军师赌头争印,大战罗成,偏偏的你就败下阵来。我对你说,再要上得阵去,将你那口张的大大的,你那么一口,叨下他马来。赢了军师牌印,挂在你的胸前,你也威风、威风,煞气、煞气!记住了,记住了!

(马叫。)

尉迟恭  (白)     哎呀,看这孽畜也使起性儿来了。

     (喜迁莺牌)  这马儿心中焦躁,

             乍鬃尾,如狼似豹。

             哮也么哮。

             这畜生,也有性知闹,

             好叫俺,怒发冲霄。

             擒罗成,全仗于汝,

             方显得,赌赛功高。

     (白)     看天气炎热,不免把俺的身体也沐浴沐浴。

(吹工尺上二。徐绩上。吹住。)

徐绩   (白)     敬德,敬德!

尉迟恭  (白)     哎呀!什么人大胆,叫我一声敬德,待我看来。

             吖!原来是军师,你到此何事?

徐绩   (白)     二主御果园有难,命你前去救驾。

尉迟恭  (白)     你把此话来哄谁,分明把俺诓上岸去,想要这个买卖儿,那是万万的不能。

徐绩   (白)     你若不信,这有军令状。

尉迟恭  (白)     在哪里?

徐绩   (白)     待我与你扯碎!

(徐绩撕碎军令状,下。)

尉迟恭  (白)     哇呀……哎呀!二主有难,俺不免前去救驾便了!我赶,赶!赶!

     (水仙子牌)  赶那厮无处逃,

             怎、怎、怎,怎把那军状撕碎了。

             只、只、只,只得把我主洪恩报,

             快、快、快,快去救驾莫迟疑。

             我戴、戴、戴,戴不稳这项幞头帽,

             备、备、备,备不上乌骓马鞍桥。

             恨、恨、恨,恨不能早把御园到,

             这、这、这,这的是韂马单鞭救驾走。

(尉迟恭下。秦琼上。)

秦琼   (白)     俺秦琼。二主御果园有难,赶上前去救驾便了!

(秦琼下。单通追李世民同上,尉迟恭上,将单通打下。谢映登上。)

谢映登  (白)     二主有难,赶去救驾便了!

(谢映登下。单通追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白)     单通,饶恕孤家,封你为段国公。

单通   (白)     长国公也不饶!

(尉迟恭上,将单通打下。)

尉迟恭  (白)     哎呀!你看单通这厮,我家千岁封他为段国公,他听到哪里去了,说什么长国公也不饶。呔!单通啊单通,你黑爷爷将你赶上,打你个长短不齐!

(尉迟恭下。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俺程咬金救驾哟!

(程咬金下。尉迟恭追单通同上,将单通打死。李世民、秦琼、谢映登、程咬金、徐绩同上。)
秦琼、
谢映登、
程咬金、

徐绩   (同白)    主公醒来,主公醒来。

李世民  (白)     何人救驾?

秦琼、
谢映登、
程咬金、

徐绩   (同白)    敬德。

李世民  (白)     命他见孤。

徐绩   (白)     敬德快来。

尉迟恭  (白)     来了,来了!

(尉迟恭遮脸。)

徐绩   (白)     千岁命你见驾。

尉迟恭  (白)     军师,你看我赤身露体难以见驾。

徐绩   (白)     待我与你去奏。

尉迟恭  (白)     你就去奏,见不得驾。

徐绩   (白)     启千岁:敬德赤身露体,难以见驾。

李世民  (白)     也罢,将孤家龙袍赏与他遮盖身体。

尉迟恭  (白)     拿过来。

             唔!军师,千岁爷,龙袍小咱的身体大。顾了上半截顾不了下半截。

徐绩   (白)     遮了下半截见驾要紧。

尉迟恭  (白)     军师前行。嘿!遮下半截见驾要紧。

             敬德见驾来迟,愿我主千岁,千千岁。

李世民  (白)     救孤功劳不小,封你为一字降唐鄂国公。

尉迟恭  (白)     多谢万岁。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0 ┊ 字数:4361 ┊ 最后更新:2017年10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