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琼林宴·阳审》

主要角色
包拯:净
吴氏:老旦
范锦:小生
穆伦:丑
穆忠宝:小生

情节
一黑驴三扣开封府,包公知其必有奇案,命衙役跟随黑驴来到荒郊,发现女尸一具。从此寻踪觅迹,细察范仲虞一家冤情。

注释
《阳审》为《琼林宴》之一折。
《琼林宴》清无名氏撰。故事写汴京开科选仕,穷生范仲虞卖驴做盘费,携带家人去汴京应试。行至中途,遇猛虎,一家人逃散。其子范锦被舅舅陆荣所救,其妻玉贞被太尉葛登云抢入府中。汴京试毕。范仲虞得知妻子已被葛登云抢去府中,赶去讨还妻子。葛登云谎言抵赖,诓骗范留宿府中。乘夜派人把范仲虞用棍打死,装在箱内,弃之荒野。范仲虞未死,但已疯癫。陆玉贞被锁在府中,葛登云妻女同情陆玉贞将其放走。葛登云派家丁追寻,将陆玉贞中途杀死,此时,恰好黑驴毕见。驴即三扣开封府,替主鸣冤。最后,包拯详查细访,真相大白,救活了陆玉贞,范仲虞疯癫亦愈。一家人重又团圆,葛登云被处斩。
朝廷举行琼林宴,范仲虞遇害前,已状元及第。此时冤情昭雪,正好举行琼林宴,故以《琼林宴》标名。
《琼林宴》又称作《黑驴告状》,民间流传甚广,但至今未见传本。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蓟下阿凰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4.2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朝、马汉、众衙役引包拯同上。土地跪门。)

王朝   (白)     禀爷,有一老头跪门。

包拯   (白)     带进来!

(放彩火。土地下。)

王朝   (白)     禀爷,老头儿逃去了。

包拯   (白)     给你一块火签,赶上拿回!

(王朝允,下。吴氏、范锦同上上。)
吴氏、

范锦   (同白)    冤枉啊爷爷!

(吴氏、范锦同哭。)

马汉   (白)     禀爷,有一老婆儿喊冤。

包拯   (白)     带进来!

(马汉引吴氏、范锦同进见,同跪。)

马汉   (白)     禀爷,老婆儿告进。

             老婆儿当面。

包拯   (白)     讫过。那一老婆儿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你丈夫在日曾授何职,有何冤枉同这小孩儿前来告状?讲!

吴氏   (白)     老身陆门吴氏,先夫在日,曾授武卫将军之职。所生一女,名唤陆玉贞,许配陕西延安府范生为妻。次子陆荣,曾与葛登云宦门结亲,那日葛登云寿诞之日,我孩儿备的寿礼与他前去祝寿,他认下也罢,不认下也罢,将我孩儿问成盗案了。

(吴氏哭。)

包拯   (白)     你孩儿既不为盗,不该招认才是。

吴氏   (白)     哎呀爷爷呀!

     (唱)     自古道人心似铁非似铁,

             官法如炉果如炉。1

范锦   (白)     见爹行,

     (唱)     吓得我魂飘荡。

包拯   (白)     住了!这一小孩子,为何抱着疯魔汉子啼哭,他是你什么人?

范锦   (白)     他是我的爹爹呀爷爷。

包拯   (白)     吓!是你的父亲呢。

范锦   (白)     正是。

包拯   (白)     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有何冤枉同着老婆儿前来告状?讲!

范锦   (白)     生员范锦,乃陕西延安府人氏。我父子二人进京应试,求取功名。路上失去盘费,我父归路寻找。我母子二人在彼悬望,忽然见跳出一只猛虎呵!

     (唱)     我命丧须臾,丧须臾,

             我母舅从天降。

包拯   (白)     嗯!你被虎伤,是你母舅将你救下的?

范锦   (白)     是呀,爷爷。

包拯   (白)     你母舅叫什么名子?

范锦   (白)     叫陆荣。

包拯   (白)     哦,陆荣。不用说了,告状的老婆一定是你的外婆了?

范锦   (白)     是啊,爷爷。

包拯   (白)     你父平素间就有疯癫之病症吗?

范锦   (白)     喂呀爷爷呀!

     (唱)     他平日里体健康,

             路途上受灾殃,

             望爷爷作主张。

包拯   (白)     我且问你,你父亲叫什么名子?

范锦   (白)     范仲虞。

包拯   (白)     哪里人氏?

范锦   (白)     陕西延安府人氏。

包拯   (白)     呜呼呀!奇哉呀奇哉。新科状元范仲虞他乃陕西延安府人氏,只因探花病故,状元无踪,如今这琼林宴也未曾赴得。

             马汉,过来!将这一疯癫汉子,带到太医院,用药调治,待他病好,再来听审。

             你二人暂且下去。

马汉   (白)     是。

(马汉下。王朝上。)

王朝   (白)     王朝告进。领了老爷火签,追赶那一老头儿。赶到城南五里,有一土地祠,老头儿入祠不见了。

包拯   (白)     敢是你卖法了?

王朝   (白)     小人不敢。

包拯   (白)     起过。

(黑驴上,众人同轰黑驴。)

包拯   (白)     住了!这黑驴三扣开封,其中必有无头冤枉。

             王朝、马汉,拿我火签,速跟黑驴,拿他主人晚堂听审。快去!

王朝、

马汉   (同白)    是。

包拯   (白)     快去!

王朝、

马汉   (同白)    是。

包拯   (白)     快去!

王朝、

马汉   (同白)    是。

包拯   (白)     掩门。

(包拯下。)

王朝   (念)     奉命差遣,

马汉   (念)     概不由己。

王朝   (白)     请了。

马汉   (白)     请了。

王朝   (白)     你我奉包大人之命,速跟黑驴,拿他主人晚堂听审。我想驴子乃是个哑巴畜牲,你我怎样去拿法?

马汉   (白)     我倒有一计。

王朝   (白)     有何妙计?

马汉   (白)     将驴子拉将出来,驴子走在哪里,我们跟在哪里,岂不是好?

王朝   (白)     这倒是好计。

马汉   (白)     拉驴子去。

(王朝拉黑驴。)

王朝   (白)     驴子,我对你说:我奉包大人之命,拿你主人晚堂听审。你走到哪里,我们跟在哪里。走啊,走啊!

(黑驴走圆场,黑驴刨土。)
王朝、

马汉   (同唱)    因甚的掷双蹄把土来跐,

             掷双蹄把土来跐。

王朝   (白)     唉伙计!你瞧这驴子乱刨乱叫,其中必有缘故,你我掘开一看。

马汉   (白)     驴子闪开了!

     (唱)     忙掘起莫待迟,

     (白)     咦!

     (白)     见娇娇滴滴一死尸。

王朝   (白)     伙计,这一死尸,一定是驴子的主母了。

马汉   (白)     着啊!

(马汉唱。2

王朝   (白)     你看这一妇人尸首冲天冲地,不大稳便,你我仍旧埋上。

             驴子闪开!

马汉   (白)     我说驴子,谁人害了你家主母,你就往谁家跑。走啊,走啊!

     (唱)     竖双耳引卫士,3

             奉公差谁敢辞,

             奉公差怎敢辞。

王朝   (白)     唉哟,驴子跑这家去了。出来个人哪!

(穆伦上。)

穆伦   (白)     唉哟,小黑驴跑回来了。

     (念)     活该不破财,驴子转家来。

     (白)     穆忠宝,喂上咱们的小黑驴。

(穆忠宝内允。)
马汉、

王朝   (同白)    出来个人哪!

穆伦   (白)     哦,二位。

王朝   (白)     请问大哥上姓啊?

穆伦   (白)     我叫穆伦哪。

马汉   (白)     叫什么名字?

穆伦   (白)     我叫穆伦哪,你们二位是干什么的?

王朝   (白)     我们是行路的。我们的小黑驴跑到你们家去了,牵出来,我们还要赶路哪!

穆伦   (白)     怎么,是你们的驴子?这是我们的驴。我打发小孩到大道沿上放脚去,后来这驴子溜了缰了,跑了好几天没回来。今天回来了,怎么是你们的驴子!

王朝   (白)     唉!你不要着急,我们这一驴子有一暗号。

穆伦   (白)     有什么暗号啊?

王朝   (白)     脊背上有撮白毛。

穆伦   (白)     巧了,我那驴子是混铁枪,一抹黑。

马汉   (白)     你把驴子牵出来,有白毛的是我们的,没有白毛的是你们的,牵出来!

穆伦   (白)     穆忠宝呀,别喂了!有了蒙驴的了!

(穆忠宝牵驴上。)

穆伦   (白)     你们看看哪有白毛啊?

王朝   (白)     哦,这驴子当真是你的。

穆伦   (白)     当真是我的。

王朝   (白)     你近前来。

(王朝打穆伦,马汉锁穆伦。)

王朝   (念)     你强盗杀人最不屈。

穆伦   (念)     驴子溜缰是所无。

王朝   (念)     踏破铁鞋无觅处,

马汉   (念)     得来全不费功夫。

王朝、

马汉   (同白)    打官司去吧!

(王朝、马汉带穆伦同下。众衙役引包拯同上。)

包拯   (念)     头戴乌纱持牙笏,身穿王莽紫罗襕。

王朝   (白)     王朝告进,王朝叩头。奉老爷火签,速跟黑驴,拿他主人晚堂听审。行到半路途中,驴子乱刨乱叫。我二人掘开一看,原来是一妇人尸首。

包拯   (白)     怎样死的?

王朝   (白)     勒死的。

包拯   (白)     啊!勒死的,往下讲。

王朝   (白)     我二人仍旧埋上,驴子又行至一家,此人姓穆名伦,已经带到。

包拯   (白)     带上来。

王朝   (白)     带上来。

马汉   (白)     报!穆伦告进,穆伦当面。

包拯   (白)     启刑!

马汉   (白)     当堂启刑!

众衙役  (同白)    跪下,跪下!

穆伦   (白)     跪下就跪下。

包拯   (白)     那汉子,你可叫穆伦?

穆伦   (白)     不错,我叫穆伦哪!

包拯   (白)     人间致死人命,事犯公堂,还不招认!

众衙役  (同白)    招!

穆伦   (白)     什么?杀了人啦!我不瞒老爷说,我是天底下,地上头,忠实有余的大老实人。且慢说杀人,我是吃饭不知饥饱,睡觉不知颠倒。且慢说杀人,就是鸡、猫、狗,连个臭虫我都不敢碾呀,怎么敢杀人!

包拯   (白)     人命重情,不打不招,扯下去重打四十!

众衙役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打完!

包拯   (白)     叫他招!

众衙役  (同白)    招!

穆伦   (白)     我无有什么招的。

包拯   (白)     左右,看大刑伺候!

(众人同允。)

穆伦   (白)     哎呀!老爷别动大刑,我有招了,老爷容禀。

众衙役  (同白)    老爷容禀。

穆伦   (白)     非是我贪美事,见财起义,

包拯   (白)     哦!你见那一妇人,身边有些财物,故此将她勒死?埋在荒郊。

穆伦   (白)     唉哟!怎么跑出一妇人来了?我杀的不是个妇人,我杀的是个男的。

包拯   (白)     哈!你又杀了哪一个?

穆伦   (白)     老爷别着急,我慢慢的告诉你。我们那儿有一上林村,有一陆老太太,她有个家人,名叫卢可夫,我杀的是他。

包拯   (白)     过来,将那告状的老婆儿和那小孩儿叫来听审。

王朝   (白)     领命。

(王朝下。)

包拯   (白)     穆伦。

穆伦   (白)     有。

包拯   (白)     你与那人有何仇恨?为何将他杀死?

穆伦   (白)     我们俩没有仇,也没有恨,我们路遇,他从陕西贸易而归,我打陕西探亲而归。我们俩路遇,路过我家。我见他行囊沉重,将他让到我家,用好酒、好饭,将他灌了个沉沉大醉,躺在我们的小炕上他就睡着了。我找了把切菜刀,我就磨呀,磨了个锋霜快。我就轻轻地,慢慢地,照着他的脑袋我就一刀,就把他刀啦!

包拯   (白)     如此说来,你是图财害命!

穆伦   (白)     我冤枉呀老爷……

     (念)     望老爷恕奴才,持斋把素永不开,持斋把素永不开。

包拯   (白)     起去!

(穆伦允,跪旁。王朝押吴氏、范锦同上。)

王朝   (白)     禀爷,老婆子、小儿带到。

包拯   (白)     带上来。

             那一老婆儿可是吴氏?

吴氏   (白)     是啊爷爷。

包拯   (白)     吴氏,你家可有个老苍头?

吴氏   (白)     有个老苍头。

包拯   (白)     往哪里去了?

吴氏   (白)     出外贸易,三载未归。

包拯   (白)     下面问那人便知明白。

吴氏   (白)     唉哟!这不是穆伦,穆大哥么,啊!你可曾见我家老苍头?

穆伦   (白)     你家老苍头啊?我把他杀啦。

吴氏   (白)     啊!你怎么把他杀了!着打!

(吴氏欲打穆伦,众衙役同拦。)

包拯   (白)     下去!

(吴氏哭下。)

包拯   (白)     穆伦图财害命,实实可恨。

             刀斧手,斩首报来。

(刀斧手押穆伦同下,捧首级上。)

刀斧手  (白)     献首级。

王朝、

马汉   (同白)    交令了。

包拯   (白)     穆伦图财害命,公案已结。只是那一妇人不知被何人勒死,埋在荒郊。前者有一老头儿跪门,命人赶去,赶到城南五里,有一土地祠,老头儿入祠不见了。

             王朝马汉,拿我火签,捉拿土地,晚堂听审。快去!快去!

王朝、

马汉   (同白)    

(王朝、马汉同下。)

包拯   (白)     掩门。

(包拯下。王朝、马汉同上。)

王朝   (念)     奉命差遣,

马汉   (念)     概不由己。

王朝   (白)     伙计请了。

马汉   (白)     请了。

王朝   (白)     你我奉包大人之命,捉拿土地晚堂听审,我想土地乃是个泥胎,你我怎样的拿法?

马汉   (白)     我倒有个主意。

王朝   (白)     什么主意?

马汉   (白)     你我到在那里,把签票搁在那里,去也在他,不去也在他。

     (念)     去去行行,行行去去。

     (白)     来到了。

王朝   (白)     咱们见个礼。

             土地公公,土地婆婆,我二人奉包大人之命,拿你二人听审。这是火签搁在这里,票也搁在这里。你去还则罢了,你若不去呀,百家姓上一句。

马汉   (白)     哪一句呀?

王朝   (白)     你要不去,烧你个乌焦巴龚。

             伙计,你看土地公公年岁大,土地婆婆年岁轻,他们两人不般配,咱俩给他彩画彩画。

(王朝、马汉同画。)

王朝   (白)     这回般配了,咱们交差去。

(王朝、马汉同下。土地、土地婆同上。)

土地   (白)     你看看你那样子吧!我说那妇人留不得,你一定要留下。你瞧见没有啊,火签也搁在这啦,票也搁在这啦!包公拿我晚堂听审。你去,我不去。

土地婆  (白)     你去我不去。

土地   (白)     你去,我不去。

(土地婆打土地。)

土地婆  (白)     你去不去,你去不去!

(土地跪。)

土地   (白)     我去,我去。

土地婆  (白)     你敢不去!

土地   (白)     好生厉害。待我换了衣服,去见包公。

(土地、土地婆同下。)
(完)

——————————
1曲牌名不详。另,《阳审》唱腔均为弋腔。

2此段唱词唱腔皆不详。

3此句唱词不确。


浏览次数:2556 ┊ 字数:5109 ┊ 最后更新:2012年04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