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南西厢记·惠明下书》

主要角色
惠明:净
张生:小生
长老:老生
崔莺莺:旦
红娘:贴旦
崔母:老旦

情节
草寇孙飞虎带领五千人马,围住相国寺寺院,要强虏崔莺莺做押寨夫人。崔母情急无奈,声言“有能退得贼兵者,愿将小女妻之”。此时张珙亦在寺中,闻此言,急修书给故友白马将军杜确,以求解围。为遣送此信,寺中和尚惠明,自愿前往。遂单身闯出重围,直奔蒲关白马将军处下书求救。

注释
《惠明下书》为《南西厢记》第十一出。
《南西厢记》,明李日华撰。全三十六出。是以元王实甫《北西厢》为基础,加以增饰,改编而成。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段公平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5.0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崔莺莺上。)

崔莺莺  (六字调淘金令)恹恹瘦损,

             那值春光尽。

             罗衣宽褪,早是神劳顿,

             能消几度黄昏。

             目断行云,

             奈人远天涯近。

     (夹白)    呀!

(红娘暗上。)

崔莺莺  (六字调淘金令)只索要自温存惮出闺门,

     (夹白)    可恨红娘,

     (六字调淘金令)她影儿般不离身。

红娘   (白)     吓小姐。

崔莺莺、

红娘   (同白)    (红娘)(瞒着什么娘)?

崔莺莺  (白)     你几时来的?

红娘   (白)     红娘么,是“影儿般不离身”来的。

崔莺莺  (白)     红娘,我也瞒你不得了。

     (六字调淘金令)我从见了那个人,

             兜的便可亲。

             咏月吟诗,依着前时韵。

众喽啰  (内同白)   杀!

(崔母上。)

崔母   (白)     啊呀不好了!

     (念)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白)     啊呀我的儿哪里?

崔莺莺、         

红娘   (同白)    (母亲)(老夫人)。

崔莺莺  (白)     为何这等慌张?

崔母   (白)     那孙飞虎带领五千人马,围住庙门,要掳你去做押寨夫人,这便怎么处?

崔莺莺  (白)     吓,有这等事,啊呀!兀的不痛煞人也。

崔母、

红娘   (同白)    啊呀(我儿)(小姐)醒来。

崔莺莺  (红衫儿)   听罢伊言,心不忍。

             此祸临身。

             苦教人进退无门,

             如今怎生把袖梢儿揾不住啼痕。

众喽啰  (内同白)   杀呀!

崔莺莺  (红衫儿)   听喊杀声怎禁。

     (夹白)    娘呀!

     (红衫儿)   休得要爱惜莺莺,我甘心自殒。

崔母   (白)     儿吓!

     (东瓯令)   那厮如狼虎,尽胡行,

             道你莲脸生春眉黛颦。

             更有倾城倾国杨妃貌,多姣俊,

             恣情劫掠要成亲,教我泪盈盈。

(长老上。)

长老   (白)     啊呀不好了!

     (念)     灾来怎躲,祸至难逃。

     (白)     啊呀老夫人在哪里?

崔母   (白)     长老,贼势如何了?

长老   (白)     那孙飞虎带领五千人马,围住寺院,要掳小姐去做押寨夫人,这便怎么处?

崔母   (白)     长老,事已急了,你到两廊下去说:不论士庶人等有能退得贼兵者,愿将莺莺小姐妻之,决不食言。

长老   (白)     是。待贫僧去问。

             喂,两廊下听者。

众僧人  (内同白)   吓。

长老   (白)     老夫人有言,不论士庶人等,有能退得贼兵者,愿将小姐妻之,决不食言。可有?

众僧人  (内同白)   没有。

长老   (白)     呀!没有。待我倒那边去。

             喂……

(张生上。)

张生   (白)     呀,长老!长老!

长老   (白)     吓,啊呀,原来是张相公。

张生   (白)     长老,我有退兵之策,何不早来说。

长老   (白)     呀,张相公有退兵之策?

张生   (白)     正是。

长老   (白)     请稍待。

             吓,老夫人。

崔母   (白)     长老。

长老   (白)     此间,张相公有退兵之策。

崔母   (白)     如此,请进来。

长老   (白)     吓,张相公,老夫人相请。

张生   (白)     是。

             吓,老夫人。

崔母   (白)     先生。

张生   (白)     小姐。

红娘   (白)     小姐免见。

张生   (白)     礼不可缺。

崔母   (白)     先生,计将安出?

张生   (白)     老夫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赏罚分明,其计必成。倘退了贼兵,老夫人便怎么?

崔母   (白)     方才与长老讲过的,不论士庶人等,有退得贼兵者,愿将小女妻之,决不食言。

张生   (白)     如此,请了,浑家进去。

崔母   (白)     我儿随我进来。

红娘   (白)     张先生,你是清早进午膳,尚早哩。

张生   (白)     红娘姐,你是一脚跌在炉坑里。

红娘   (白)     怎讲?

张生   (白)     你倒是饱温了,哈……

红娘   (白)     呀啐!

长老   (白)     哟……这时候还要取笑么?

张生   (白)     长老,我如今用着你了。

长老   (白)     贫僧又不会相持厮杀,要我何用?

张生   (白)     哪个要你相持厮杀,只要你与贼人答话。

长老   (白)     讲说什么?

张生   (白)     待我教导于你。你就说,老夫人有言:本当将小姐送到阵前与将军成亲。一来丧服在身,二来惟恐将军不利。将军休得鸣锣击鼓,惊坏小姐岂不可惜。请将军把人马暂退一箭之地,待等过了三日,功德完备,脱去孝服,换上喜衣,送到阵前,与将军成亲如何?

长老   (白)     是,是,是。待我再来。

             喂,将军答话。

孙飞虎  (内白)    怎么讲?

长老   (白)     老夫人有言。

孙飞虎  (内白)    吓。

长老   (白)     本欲将小姐送到阵前,与将军成亲。一来孝服在身,二来惟恐将军不利。将军休得鸣锣击鼓。

孙飞虎  (内白)    唔。

长老   (白)     倘惊坏小姐岂不可惜。请将军把人马暂退一箭之地,待等过了三日,功德完备,脱去孝服,换上喜衣,送到阵前,与将军成亲如何?

孙飞虎  (内白)    过了三日若不送回成亲呢?

长老   (白)     张先生,过了三日若不送出去呢?那还了得。

张生   (白)     任凭将军处置。

孙飞虎  (内白)    既如此,众喽啰将人马退回一箭之地者。

众喽啰  (内同白)   吓。

长老   (白)     哈……倒是你们读书人。三言两语,就把贼人退了。

张生   (白)     长老,这是小生初出茅庐第一功也。

长老   (白)     张先生,你先不要报功,过了三日,若不送出去,那还了得。

张生   (白)     长老,我有一故友,此人姓杜名确,号为白马将军,现在蒲关镇守,待我修书一封,请他前来,擒拿贼子,如同探囊取物耳!

长老   (白)     既如此,就请张先生修书。

张生   (白)     待我修书一封。

长老   (白)     如此,待贫僧磨墨。

张生   (干念一封书) 洛生珙拜兄,

             今日何期遇难中。

             孙飞虎,逞凶,

             劫掠民财强聚众。

张生   (白)     长老,哪个为媒?

长老   (白)     贫僧为媒。

张生   (白)     和尚为媒,极妙的了。

     (干念一封书) 崔相国家并仆等,

             一旦如鱼困釜中。

     (白)     退了贼兵就要成亲的呢。

长老   (白)     只怕来不及。

张生   (白)     吓,来不及么,哎!不写了。

长老   (白)     吓,吓,就成亲如何?

张生   (白)     啊呀妙吓。

     (干念一封书) 仗威风,破群凶,

             颠沛来缄恕不恭。

     (白)     书已写完,差哪个前去?

长老   (白)     我有一个徒弟名唤惠明,此人心粗胆大,他倒去得。

张生   (白)     唤他来。

长老   (白)     张先生,此人性如烈火,等他来时,须要用言语激发于他,方可去得。

张生   (白)     是,我已记下。

长老   (白)     待我去唤他。

             惠明哪里?惠明快来。

(惠明上。)

惠明   (白)     来也。

     (上字调粉蝶儿)听得——

     (夹白)    嗨!

     (上字调粉蝶儿)传呼。

长老   (白)     惠明,那孙飞虎带领五千人马,围住寺门,你还要这么慢慢腾腾的么?

惠明   (白)     咳!

     (上字调粉蝶儿)不觉得心头起火。

     (白)     师父。

(惠明拜。)

长老   (白)     罢了,过来见了张相公。

惠明   (白)     张相公。

(张生作打量。)

惠明   (白)     咳!阿弥陀佛。

张生   (白)     长老,就是此人么?

长老   (白)     就是此人。

张生   (白)     我看他,人不出众,貌不惊人,他如何去得?

长老   (白)     待老僧去说。

             惠明,有封书信,命你下到蒲关白马将军处投递,你可愿去?

惠明   (白)     拿来!

长老   (白)     道你人不出众,貌不惊人,你如何去得?

惠明   (白)     谁说?

长老   (白)     张先生。

惠明   (白)     俺偏要去!

长老   (白)     去不得,回避了。

惠明   (白)     呔!俺如今是偏要去!

     (端正好)   不念法华经,

             不礼那梁皇忏。

(惠明走圆场。)

惠明   (夹白)    我撇下这僧伽帽。

     (端正好)   我脱下了,这偏衫,

             只我这杀人心,逗起英雄胆。

     (夹白)    只我这两只手。

     (端正好)   把那乌龙尾钢椽揝。

长老   (白)     惠明,敢是你贪?

惠明   (白)     非是俺贪。

长老   (白)     莫不是你敢?

惠明   (白)     也不是俺敢。

     (滚绣球)   我知他们,

     (夹白)    怎生唤做,

     (滚绣球)   打参。

     (夹白)    我大踏步,

     (滚绣球)   直杀入虎穴龙潭。

长老   (白)     惠明,敢是你搀?

惠明   (白)     非是俺搀。

长老   (白)     敢是你揽?

惠明   (白)     也不是俺揽。

     (滚绣球)   这些时,吃几个菜馒头委实价口淡。

             俺将那五千人,

     (夹白)    也不索,

     (滚绣球)   炙爆个煎爁。

             腔子里热血权消渴,

             肺腑内生心且解馋。

张生   (白)     好一腌臜和尚。

长老   (白)     正是。

惠明   (白)     唔……

     (滚绣球)   有甚腌臜。

长老   (白)     惠明,那孙飞虎有五千人马,将寺院团团围住,你可敢去不敢?

惠明   (白)     师父,你那里问小僧敢也不敢。

     (倘秀才)   我这里,

     (夹白)    启大师,用咱……

     (倘秀才)   也不用咱,

             飞虎将声名播斗南。

     (夹白)    那厮能淫欲,

     (倘秀才)   会贪婪,

     (夹白)    诚何——

     (倘秀才)   以堪。

长老   (夹白)    为何不念经文?

惠明   (滚绣球)   我的经文也不会谈,

             那逃禅也懒去参。

长老   (夹白)    逃禅呢?

惠明   (夹白)    只我这戒刀头。

     (滚绣球)   近新来将钢蘸,

     (夹白)    铁棒上,

     (滚绣球)   没半星儿土渍尘缄。

     (夹白)    别的来,僧不僧,俗不俗,

     (滚绣球)   女不女,男不男。

     (夹白)    他则会斋的饱,

     (滚绣球)   向那僧房中胡渰。那里怕焚烧了

     (夹白)    兜率,

     (滚绣球)   似伽蓝。

             则为那善文能武人千里,

张生   (夹白)    此有书信,

惠明   (夹白)    凭着这,

     (滚绣球)   济困扶危书缄。

张生   (夹白)    有勇无惭。

惠明   (夹白)    嘿!

     (滚绣球)   有勇无惭。

长老   (白)     惠明,他若放你过去还好。

惠明   (白)     师父,他放咱过去便罢。

长老   (白)     若不放呢?

惠明   (白)     他若不放,哎呀师父吓!

     (白鹤子)   着几个小沙弥,

     (夹白)    将幢幡和那宝盖擎,壮行者,将杆棒镬杈担。师父,你与俺排阵脚,将众僧安,俺撞钉子——

     (白鹤子)   要把贼兵探。

     (夹白)    远的破开步,将铁棒撇,近的顺着手把戒刀钐。小的提起来把脚尖跺,大的板下来将骷髅勘。我只瞅一瞅!

     (白鹤子)   古嘟嘟翻了海波;

     (夹白)    我晃一晃,

     (白鹤子)   厮琅狼震动了山岩。

     (夹白)    我脚踹地,

     (白鹤子)   卒律律地轴摇,我手板着忽剌剌天关撼。

张生   (白)     惠明此去必然成功。

长老   (白)     正是。张先生请到后面用茶。

张生   (白)     请。

长老   (白)     请。

(张生下。)

惠明   (白)     师父,与俺助威风擂一阵鼓。

(内擂鼓。)

长老   (白)     阿弥陀佛。

惠明   (白)     仗佛力——

     (煞尾)    呐一声喊,

     (夹白)    绣幡下,

     (煞尾)    遥见英雄俺。

     (夹白)    俺教那半万贼兵,

     (煞尾)    就吓,吓破他的胆。

     (白)     走!走!走!

(惠明下,长老随下。)
(完)


浏览次数:507 ┊ 字数:4383 ┊ 最后更新:2018-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