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昊天塔·会兄》

主要角色
杨延德:净
杨延昭:武生
老僧:末
萧天佐:丑

情节
杨延昭与孟良盗得杨继业骨殖,正待急急赶回,后面追兵已到。杨延昭身背骨匣,孟良在后御敌,慌忙中二人走散。杨延昭夜宿于五台山兴国寺,巧遇在此出家的杨延德。难中相遇,悲痛万状。此时追兵已围住寺院,兄弟二人合力击退众兵。后杨延昭归家,杨延德仍留五台山为僧。

注释
《会兄》即《昊天塔》第四折。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小澂


相关剧本
《昊天塔·激良》(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2.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呔!休赶哪休赶。

     (念)     踹破玉笼飞彩凤,顿断金锁走蛟龙。

     (白)     俺杨延昭,奉母亲之命,到幽州昊天塔上盗取爹爹骨殖而归。看天色已晚,来此已是五台山,在此借宿一夜。

             师父开门来。

(老僧上。)

老僧   (白)     来了,来了!

     (念)     扫地休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白)     是哪一个?

             原来是一位客官,从哪里来的?

杨延昭  (白)     我是远方来的。天色已晚,借宿一夜,明日早行,望师父行一方便。

老僧   (白)     我出家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哪有不留之理,客官请进。

杨延昭  (白)     请。

老僧   (白)     将马拴在廊下。就在此处安歇如何?

杨延昭  (白)     倒也使得。

老僧   (白)     客官,我有一徒弟,此人性如烈火。若他来时,不要睬他。

杨延昭  (白)     是,我记下了,师父请便。

老僧   (白)     请。

(老僧下。杨延昭哭。)

杨延昭  (白)     哎呀,爹爹呀!

(杨延昭睡,杨五郎带酒上。)

杨延德  (白)     嘿,好酒,好酒!吃的来好不爽快也!呣……

     (新水令)   归来余醉未曾醒,

             撞着俺五爷爷无些干净。

杨延昭  (白)     爹爹呀!

杨延德  (白)     呜呀!

     (新水令)   莫不是山中老树怪,

             莫不是潭底毒龙精。

             他待要显圣通灵,

             只俺这道高的鬼神敬。

杨延昭  (哭)     爹爹呀!

杨延德  (白)     呀!

     (驻马听牌)  只听得噎噎哽哽,

             只听得噎噎哽哽,

             搅乱俺,无是无非廊下僧。

(杨延昭哭。)

杨延德  (驻马听牌)  呜他,他哭的孤苦伶仃。

     (白)     莫不是着枪带箭,

     (驻马听牌)  那些败残兵。

             靠三门倚定价壁儿听,

             耸双肩手抵着牙儿定,

杨延昭  (哭)     哎呀爹爹呀!

杨延德  (白)     呀!

     (驻马听牌)  叫的俺沸沸腾腾,沸沸腾腾,

             看绿荫满地禅房静。

     (白)     来此已是山门,呔,开门来,开门来!

(老僧上。)

老僧   (白)     来了!

             想是徒弟回来了,待我与你开门。

(杨五郎进门,吐。)

老僧   (白)     哎呀,哪里吃的这般大醉回来?

杨延德  (白)     师父,弟子未曾吃酒,山下那些烧刀子烂狗肉的,啊……吃的倒也爽快。

老僧   (白)     那些腌臜东西,岂是你我出家人用的!罪过,罪过。

杨延德  (白)     弟子改过。师父,什么人在这里啼哭?

老僧   (白)     没有人。

杨延德  (白)     徒弟上山来,明明听得有人在此啼哭,怎么说没有?

老僧   (白)     你听见了?

杨延德  (白)     听见了。

老僧   (白)     有一远方来的客官,只因天色已晚,在此借住一宿,明日早行。

杨延德  (白)     这样来路不明之人,留他做甚!待我打发他出去。

老僧   (白)     住了。你不要生事,不要闯祸。

杨延德  (白)     师父,徒弟不生事,不闯祸。

老僧   (白)     来,来,来,与我安歇了吧。

杨延德  (白)     呔!这等唠唠叼叼的。

老僧   (白)     阿弥陀佛。

(老僧下。)

杨延德  (白)     哈……这等样来路不明之人,留他做甚。待我打发他出去。

             喂!那汉子醒来,你是哪里来的?喂,那汉子醒来!

(杨延昭醒,拔剑。)

杨延昭  (白)     看剑!

杨延德  (白)     咱家不生事,咱不闯祸。收拾了你这个买卖吧!

杨延昭  (白)     好一个莽撞和尚。

杨延德  (白)     好一个狠汉子。

杨延德  (白)     那汉子,你是哪里来的?

杨延昭  (白)     我是来处来的。

杨延德  (白)     你往哪里去?

杨延昭  (白)     我要往去处去。

杨延德  (白)     啊呀!

     (步步娇牌)  莫不是负屈衔冤,恁可也通名姓。

             莫不是,远方来,探望你那爹娘病。

杨延昭  (白)     不是。

杨延德  (步步娇牌)  莫不是犯法违条,你的罪不轻。

杨延昭  (白)     俺也不犯谁的法。

杨延德  (步步娇牌)  莫不是打担推车,恁撞着那伙贼兵,

杨延昭  (白)     那伙贼兵也不是俺的对手!

杨延德  (白)     啊呀!

     (步步娇牌)  俺这里,连问你那两三声,

             恁那里,并无有半句话儿来答应。

杨延昭  (白)     俺不答应你便怎样?

杨延德  (白)     俺这里厉害!

杨延昭  (白)     厉害,你敢打人骂人不成?

杨延德  (白)     听者。

     (雁儿落牌)  俺这里,便打了人,也无争竞,

杨延昭  (白)     敢骂人吗?

杨延德  (雁儿落牌)  俺这里便骂了人也不回应。

杨延昭  (白)     敢劫人吗?

杨延德  (雁儿落牌)  俺这里便劫了人也无个罪名,

杨延昭  (白)     敢杀人吗?

杨延德  (雁儿落牌)  俺这里便杀了人也不偿命。

杨延昭  (白)     你说便这等说,我是不信的。

杨延德  (白)     呀!

     (水仙子牌)  烟腾腾火烧人肉喷鼻腥,

杨延昭  (白)     可不道为惜飞蛾罩灯?

杨延德  (水仙子牌)  哪里管惜飞蛾纱罩灯!

             不杀生有甚么轮回证,

             念几声观自在超度他的经。

杨延昭  (白)     想你也不是自幼出家。

杨延德  (水仙子牌)  吓呀客官吓,细说个分明。

     (白)     自幼年间,

     (水仙子牌)  曾杀的番兵怕。

     (白)     客官,

     (水仙子牌)  几时儿有信士请?

     (白)     到中年落发,

     (水仙子牌)  在此为僧。

杨延昭  (白)     听他之言,倒是一个好和尚。待俺对他说了吧。

             那和尚,俺是大宋来的。

杨延德  (白)     怎么讲?你是大宋来的?

杨延昭  (白)     正是。

杨延德  (白)     俺要盘你一盘?

杨延昭  (白)     你盘俺哪一家?

杨延德  (白)     就是那大……大……大……大宋!

     (雁儿落牌)  有一个使金刀杨令公他手段能,

杨延昭  (白)     他家还有何人?

杨延德  (雁儿落牌)  他家有七个儿子心肠硬。

杨延昭  (白)     母亲是谁?

杨延德  (雁儿落牌)  母亲是佘太君,

             敕赐的天波楼无邪佞。

杨延昭  (白)     他弟兄们可都有哩?

杨延德  (雁儿落牌)  啊呀客官吓!

             可怜他弟兄们多死少波生,

             只俺在五台山又为僧。

杨延昭  (白)     还有何人?

杨延德  (雁儿落牌)  还有个六郎镇守在三关上,

杨延昭  (白)     你可认得他哩?

杨延德  (白)     客官。

     (雁儿落牌)  咱和他一爹娘亲弟兄。

杨延昭  (白)     听他之言,好象我五郎哥哥。是也不是,我应他一声。

             那和尚,你敢是我五郎哥哥?

杨延德  (白)     你是何人?

杨延昭  (白)     小弟延昭在此。

杨延德  (得胜令)   吓呀贤弟呀!

             相逢,这会合真侥幸。

     (白)     贤弟到此何事?

杨延昭  (白)     奉母亲之命,到幽州昊天塔上盗取爹爹骨殖而回。

杨延德  (白)     爹爹骨殖在哪里?

杨延昭  (白)     在这里。

杨延德  (白)     在哪里,哇呀……

(杨延德接匣悲。)

杨延德  (得胜令)   呜呀爹爹呀!

             好伤情。把幽魂陷虏城把幽魂陷虏城。

(杨延德跪拜。番兵内追喊。)

杨延昭  (白)     哥哥,番兵追来,如何是好!

杨延德  (白)     贤弟,你在后面,咱一同打发他回去。

(杨延德、杨延昭同下。萧天佐上。)

萧天佐  (白)     啊咳!

     (念)     我做大将胆子大,出战发兵我不怕。忽听大炮一声响,吓得我八天没说话。

     (白)     俺萧天佐。奉太后密旨,追赶南蛮盗骨之人,追到此处不见了。来此已是五台山,想必藏在这里,待我下马问问和尚。

             呔!和尚开门来。

(杨延德上,开门。杨延德、萧天佐对打。)

杨延德  (白)     呔!

     (川拨棹牌)  这厮呵待蒙挣,

             那厮呵待蒙挣。

             闹得俺心头火噗噔噔,

             待杀官兵,扑杀苍蝇。

             我打,打你个小头也那官兵。

     (白)     我打!

     (七弟兄牌)  这厮呵带鞓,

             可搭的揝定,

             摔你个满天星。

(萧天佐跪架铲。)

萧天佐  (白)     你们出家人连个慈悲心也没有吗?

杨延德  (白)     咦,哈……

     (七弟兄牌)  哎休,休道俺出家人并无个慈悲性,

             怒轰轰恶向胆边生。

             恁且来、来、来,好好还俺杨令公爹爹命。

(杨延德杀萧天佐,萧天佐下。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番兵已退,哥哥随小弟回家见母亲一面。

杨延德  (白)     贤弟,俺既出了家,还回家做甚?贤弟与我多多拜上老母便了。

(杨延昭允。)

杨延德  (白)     贤弟请乘骑。

杨延昭  (白)     请。

杨延德  (白)     待愚兄步送一程者。

     (清江引牌)  番兵个个皆逃遁,

             杀得他无踪影堪叫那番兵,

             死在俺手中。

             方显得老杨家有后生。

杨延昭  (白)     请。

杨延德  (白)     呔!你们谁敢来,你们谁敢来呀!

(杨延德、杨延昭同下。)
(完)


浏览次数:13885 ┊ 字数:3428 ┊ 最后更新:2004年11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