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满江红》

主要角色
岳飞:老生
岳夫人:旦
牛皋:净
岳雷:武生
岳云:小生
周三畏:老生
宋高宗:小生
秦桧:净

《满江红》孙岳饰岳飞、杨秋玲饰岳夫人
《满江红》孙岳饰岳飞、杨秋玲饰岳夫人
情节
岳飞朱仙镇大捷,指日渡河,兀术大惧,遣使通秦桧,故以放还钦宗为言,胁迫高宗。秦桧乘势耸以危言,高宗果下诏撤回韩、刘大军,并发金牌召岳飞退兵。岳飞部将及父老无不愤惋,岳飞匹马还朝力争;高宗不听,解岳飞兵权。秦桧唆使王俊诬告岳飞谋反,密逮岳云、张宪逼供,又奉旨逮岳飞,交大理寺周三畏及罗汝楫、万俟卨勘审。岳飞侃侃正言,周三畏深敬佩,挂冠而去。秦桧锻炼不成,朝野汹汹,又奉高宗密赐“黄柑碧盒”示意,遂于岁末杀害岳飞父子三人。牛皋怒据太行山,与岳雷共集义兵,誓不再为宋君出力。金兵二次南侵,高宗慌惧,起复胡铨,释岳夫人,下万俟卨、罗汝楫等于狱,使周三畏颁诏至太行请岳家军,牛皋怒而扯旨,岳夫人劝以继岳飞遗志,抗金为重,牛皋始发兵,一举破金。

根据《范钧宏、吕瑞明戏曲选》整理

录入:张小晴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879.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中原战场,金鼓震天,马嘶人吼。)
(急急风牌。金兵、金将溃不成军,狼狈过场。哈迷蚩抱头鼠窜,逃下。岳家军高举“岳”字旗,岳霆、岳霖、岳震、岳雷同掩杀金兵,势如疾风迅雷,过海追下。“金”字纛旗败走,兀术上,回望。杀声大作,兀术加鞭急下。岳家军、岳银屏、岳翠屏、岳云、张宪引牛皋同上。)

牛皋   (白)     追!追!追!

(牛皋挥军亮相急下。怒涛滚滚,黄河在望。金兵、金将、哈迷蚩、兀术同败上,抵黄河。水手迎上,众人同下马抢渡。岳家军同追上,兀术、金兵、金将、哈迷蚩同仓皇渡河。岸上残兵,尽被歼灭。牛皋遥指北岸。)

牛皋   (白)     兀术啊!金酋!尔等兴动倾国人马,再犯中原,被咱岳家军杀得落花流水,兵撤黄河。待等船只备好,定要杀往北岸,管叫尔等片甲不归!

             众将官,回营交令者!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亮相,同下。金兵、哈迷蚩、兀术同上,下马入帐。兀术惊魂甫定,两望。)

兀术   (白)     嘿!

(兀术怒坐无言。报子急上。)

报子   (白)     报——岳家军临河演阵,指日横渡黄河!

(兀术惊,起立。)

兀术   (白)     啊?船只从何而来?

报子   (白)     两岸百姓供应。

兀术   (白)     再探!

(兀术怒踢报子,报子翻下。)

兀术   (白)     哎呀,军师!岳家大军锐不可当,两岸乱民群起响应,黄河北岸,只怕难保。倘若岳飞长驱直入,宋室江山非复金邦所有,教孤怎能甘心!

哈迷蚩  (白)     这……

(报子上。)

报子   (白)     伊里布平章到!

兀术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伊里布上,进帐。)

伊里布  (白)     臣伊里布,参见四太子。

兀术   (白)     平身少礼,一旁坐下。

伊里布  (白)     谢座。

(伊里布、哈迷蚩同坐。)

兀术   (白)     前者郾城兵败,也曾飞马告急,搬兵求救,不知我朝可曾发来人马?

伊里布  (白)     老狼主言道,铁浮屠、拐子马,乃金邦精锐,郾城一战,片甲无存,纵然再发人马,只怕也无济于事呀!

兀术   (白)     这……嘿!

伊里布  (白)     四太子不必惊慌,老狠主有密札一道,照计而行,自能转败为胜。

兀术   (白)     待孤看来。

(兀术起立,看。)

兀术   (念)     以“和议”佐攻战!以僭伪诱叛臣!

(兀术向伊里布。)

兀术   (白)     遣使议和!

(兀术向哈迷蚩。)

兀术   (白)     卷土重来!着!着!着!

     (西皮散板)  一纸密札决大策,

             “以和佐战”妙用多。

             密谕秦桧暗助我,

(兀术向哈迷蚩。)

兀术   (西皮散板)  通使临安去诱和。

(兀术向伊里布。)

兀术   (白)     此番兵败求和,非比往日,必须示诚示信,以去其疑;威胁利诱,以动其心。

哈迷蚩  (白)     宋王若是应允?

兀术   (白)     必除岳飞,以绝后患!

伊里布  (白)     他若不允?

兀术   (白)     放回他兄赵桓,称帝中原!

哈迷蚩  (白)     妙!那个偏安皇帝,最怕的就是这一着。

兀术   (白)     事不宜迟。军师以蜡丸藏密札,乔装改扮,速去临安;待孤修下国书,平章随后启行。

哈迷蚩  (白)     狼主收拾各路残兵,严防黄河北岸!

兀术   (白)     只待宋军班师,一举踏平江南!

(大锣回头。众人同起身,遥望南岸,犹有余悸。)

哈迷蚩  (白)     啊,狼主,你看这黄河南岸……

兀术   (白)     哎呀,人言不虚,真个是:“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哈迷蚩、

伊里布  (同白)    难!

兀术   (白)     险哪!

(众人同下。幕落。)

【第二场】

(黄河南岸,岳家军校场,中设帅台。帅台后,“岳”字旗迎风招展。“还”、“我”、“河”、“山”四面大旗,分列左右。号角声声,金鼓阵阵。岳家军、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上,分列左右。岳飞上。)

岳飞   (粉蝶儿牌)  定中原十年百战,

             看今朝,征程远,气壮河山!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站立两厢!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   (念)     男儿壮志复神州,厉兵精马向燕幽。风雨誓师黄河口——

     (白)     众将官!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   (念)     待命进军扫敌酋!

(牌子。岳飞频挥令旗,岳家军整盔、勒甲,欢腾待命。报子急上。)

报子   (白)     报!

             启禀元帅:牛皋、施全、梁兴、李宝四位将军到!

岳飞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牛皋、施全、梁兴、李宝分上。牌子。众人同做身段,下马进校场。)

牛皋   (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众位将军多有辛苦!

牛皋   (白)     启禀元帅:末将等奉命约会各路大军催运粮草。韩、刘二位元帅愿随我军之后,三路进兵;淮北粮草,即日解往军前。

梁兴、

李宝   (同白)    两河豪杰,太行忠义,愿领“岳”字旗榜,共灭金寇!

岳飞   (白)     好啊!四路捷报,粮草齐备,真个是一声春雷呼,烈火乘风扬!

(牛皋兴奋异常。)

牛皋   (白)     元帅!今日誓师渡河,大小三军,摩拳擦掌,奋勇当先,更喜两河豪杰,太行忠义,愿领“岳”字旗榜,共灭金寇。咱牛皋愿讨将令,带领咱牛通孩儿,头前抢渡,只将这“岳”字旗一举,我就哗喇喇——插在黄河北岸,管教那金兵望风而逃!

众将   (同白)    元帅!

     (同念)    金兵入寇十数年,王师义旅捍河山。四路捷报敌丧胆,

岳飞   (念)     痛饮黄龙待凯旋!

众将   (同念)    痛饮黄龙待凯旋!

(岳飞豪情万丈。)

岳飞   (白)     溶墨伺候。

(岳飞执笔。)

岳飞   (满江红牌)  怒发冲冠——

(岳飞略思,振笔直书,雄视阔步下帅台。)

岳飞   (满江红牌)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节奏转快。岳飞挥枪起舞,众将随唱,同作舞蹈。)

岳飞   (满江红牌)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欢腾鼓舞,慷慨激昂,同亮相。)

王次翁  (内白)    圣旨到!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圣旨到。

(岳飞兴奋。)

岳飞   (白)     接旨!

牛皋   (白)     接旨!接旨!接旨!

(王次翁捧旨上。)

王次翁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

(岳飞跪。)

岳飞   (白)     万岁。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跪。)

王次翁  (白)     诏曰:“岳飞进兵中原,驱强敌于黄河北岸,劳苦功高,深堪嘉许,且喜金邦知罪,遣使求和……

(一锣。)

王次翁  (白)     揆情度理,颇具诚意,事关国家安危,如无朕命,不得擅自渡河!北征诸将,即日班师!

(一锣。)

王次翁  (白)     岳飞立即轻骑入觐,以便论功行赏,加官授爵。”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岳飞、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惊愕。静场。)

王次翁  (白)     望诏——谢恩!

(岳飞不觉。)

王次翁  (白)     望诏——谢恩哪!

(岳飞激愤。)

岳飞   (白)     万万岁!

(牌子。岳飞接旨,转付岳云,岳云供旨于帅台上。王次翁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愤慨,牛皋尤激怒。)

牛皋   (白)     元帅!今日大小三军,誓师渡河,正好长驱北进,直捣黄龙,不想圣命到此,逼令还朝。分明是那秦桧的奸谋。金酋不灭,誓不班师!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金酋不灭,誓不班师!

岳飞   (西皮散板)  誓师突来班师令,

             功败垂成最痛心;

             众将官休激愤待我修本——

六校尉  (内同白)   金牌下!

(众人同震惊。)

岳飞   (白)     接牌!

(急急风牌。六校尉各执金牌催马同上。)

六校尉  (念)     金牌传圣命,犹如朕亲临。星夜班师转,岳飞速回军!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强抑愤懑,接牌,置帅台上。六校尉同下。)

岳飞   (西皮散板)  风云三变士卒惊!

六校尉  (内同白)   金牌下!

(岳飞益惊愤。)

岳飞   (白)     接牌!

(急急风牌。六校尉各执金牌催马同上。风入松牌。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接牌。六校尉同下。众人同亮相。)

岳飞   (西皮倒板)  误国金牌十二道,

(四击头,大丝边。)
牛皋、

牛通   (同白)    哇呀呀!

(施全、梁兴、李宝、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搓手顿足。)

岳飞   (西皮原板)  众三军齐咆哮,滚滚黄河掀怒涛!

(搓捶。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作身段,亮相。)

岳飞   (西皮原板)  恨权臣惑君心重弹旧调,

(一锣。)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金邦多诈,定有奸谋!

岳飞   (西皮原板)  痛万岁全不思往事昭昭。

(一锣。)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国仇未报,决不班师!

岳飞   (西皮原板)  今朝若受——

     (西皮快二六板)班师诏,

             复国壮志一旦抛;

             我若不受班师诏,

             君命皇皇比天高!

     (西皮快板)  最可叹水深火热燕云众父老,

             最可叹圣主蒙尘车驾未还朝。

             北岸胡尘何时扫?

             切齿权奸恨难消!

             满怀悲愤向谁告,

             仰天按剑发长啸!

梁兴、

李宝   (同白)    元帅!

     (同西皮散板) 众义军齐效命愿为前导,

牛皋、
施全、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西皮散板) 十余载血战功岂可轻抛!

岳云   (西皮散板)  回朝来违君罪纵有多少,

岳雷   (白)     父帅!

     (西皮散板)  凭天下辨是非公论难逃!

牛皋   (白)     着、着、着!

     (西皮流水板) 误国金牌十二道,

             秦桧奸谋难轻饶。

             元帅登台传令号,

             牛皋催军把战鼓敲。

             岳家军有进无退谁不晓,

             从来是将令一出地动山摇。

             任凭它圣旨金牌千万道,

             就是那宋天子大驾光临,也叫他往返徒劳走一遭。

             天大祸事有牛皋,

             咱要你统帅三军,决不放你还朝!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元帅,走不得,元帅走不得!

(岳飞激动,沉思。)

岳飞   (白)     呀!

     (西皮散板)  众三军气昂昂齐声呐喊,

             汗马劳血战功忍付云烟。

(风声。众人同回顾帅台军旗。)

岳飞   (西皮散板)  岳字旗迎风招展指北岸,

(马嘶。众人同转身遥望。)

岳飞   (西皮散板)  战马儿临河长嘶催人跨征鞍!

             平日决疑多果断,

             到此时千回百转进退难。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元帅!

     (分念)    乘胜进军!时机不再!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岳飞踟蹰徘徊,少顷,毅然决定。)

岳飞   (白)     众将官!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精神振奋。)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举令旗,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亮相。)

岳飞   (西皮散板)  敲战鼓紧征袍……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   (西皮散板)  待命出战!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欢声雷动。)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报子甲急上。)

报子甲  (白)     报——

             启禀元帅:京东各路大军,奉旨撤回原防!

(岳飞惊。)

岳飞   (白)     啊!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惊愕。)

报子甲  (白)     京东大军,撤回原防!

岳飞   (白)     再探!

报子甲  (白)     啊!

(报子甲下。报子乙急上。)

报子乙  (白)     报——

             启禀元帅:淮北粮草,中途奉旨押运回朝!

(岳飞益惊。)

岳飞   (白)     怎么讲?

报子乙  (白)     淮北粮草,中途押运回朝!

(岳飞一时无言。静场片刻,起扑灯蛾牌。报子乙暗下。牛皋怒火冲天,竭力压制。)

牛皋   (白)     嗻,嗻,嗻!嗯……

     (扑灯蛾牌)  四路回防粮草断,

             逼人太甚,是何心肝?

岳飞   (扑灯蛾牌)  十年之功,废于一旦……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扑灯蛾牌) 废于一旦!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搓手顿足,齐视岳飞。岳飞悲愤无言。牛皋压抑不住。)

牛皋   (扑灯蛾牌)  打碎了金牌——

(岳飞急拦。)

牛皋   (扑灯蛾牌)  反上它娘的牛头山!

(岳飞挺身制止。)

岳飞   (白)     嗯!

(牛皋肃然听命。)

牛皋   (白)     嗻!

岳飞   (扑灯蛾牌)  精忠报国,天日可鉴,天日可鉴哪!

     (白)     众将官!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   (扑灯蛾牌)  北望黄河——

(岳飞环视三军,不觉凄然。)

岳飞   (扑灯蛾牌)  班……师还!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元帅……

岳飞   (白)     传令班——师!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肃穆,沉重。)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   (同白)    啊!

(号角声起。暗转。)

【第三场】

(黄河南岸,古道斜阳。滚头子牌夹号角声。百姓甲、众百姓同上。)

百姓甲  (扑灯蛾牌)  号角悲鸣天地惨,

众百姓  (同扑灯蛾牌) 心慌意乱奔郊原,奔郊原。

(锣鼓不断。)

百姓甲  (白)     乡亲们快来!乡亲们哪……

(众百姓同上,惊问,彼此相告,大惊。)

百姓甲  (扑灯蛾牌)  岳元帅班师转,

众百姓  (同扑灯蛾牌) 大家快快把马拦,把马拦!

(牌子夹号角声。岳家军、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张宪列队默然同上,过场,同下。岳飞乘马上。岳雷、岳霖、岳霆、岳震同随上。)

众百姓  (同白)    岳元帅!走不得,走不得!

(众百姓同跪地。岳飞、岳雷、岳霖、岳霆、岳震同急下马,扶起众百姓。)

百姓甲  (扑灯蛾牌)  岳家军驻中原,

             百姓们焚香谢苍天。

             今日盼,明日盼,

             元帅为何班师还!

             你,你,你为何班师还!

众百姓  (同白)    元帅走不得!

岳飞   (扑灯蛾牌)  马前哭声一片!

             岳飞,欲慰无言,欲慰无言!

百姓甲  (扑灯蛾牌)  金兵齐集北岸,

             屠刀指向河南。

             元帅若不垂怜念,

             中原的百姓,活,活,活命难!

众百姓  (同扑灯蛾牌) 活命难!

岳飞   (扑灯蛾牌)  岳飞怎忍离中原……

百姓甲  (扑灯蛾牌)  多谢元帅解倒悬。

岳飞   (白)     唉!

     (扑灯蛾牌)  心与力违难挽转……

(众百姓同惊。)

众百姓  (同白)    却是为何?

(岳飞沉痛。)

岳飞   (扑灯蛾牌)  朝廷要与金邦议和,金牌频催!

(一锣。)

岳飞   (扑灯蛾牌)  粮草已断!

(一锣。)

岳飞   (扑灯蛾牌)  本帅要回朝请命,

(一锣。)

岳飞   (扑灯蛾牌)  谏阻君前,

(一锣。)

岳飞   (扑灯蛾牌)  只得忍痛班师还!

百姓甲  (白)     哎呀,元帅呀!自从元帅进军中原以来,百战百胜,杀得金兵望风而逃,不想朝中偏偏要与金邦议和。十三年来,哪次议和不是中了敌人的缓兵之计。看将起来,分明又是那卖国的秦桧蛊惑圣上,暗中捣鬼。元帅回朝请命,只怕劳而无功,一旦班师而去,百姓必受残害。哎呀,元帅呀!元帅在,大军在,我们百姓也在!万一元帅有个好歹……

(百姓甲不忍再讲。)

百姓甲  (白)     元帅,你还是走不得!

(百姓甲跪。众百姓同跪,痛哭。)

众百姓  (同白)    元帅走不得!

(岳飞一一扶起,抚慰,饮泣。)

岳飞   (反西皮二六板)攀衣拦马哭声惨,

             刺腑摧肝血清言。

             烽火连年遭劫难,

             忍见父老再受摧残。

             君命难违回朝转,

             愿尽孤忠挽狂澜。

             抗金大军存一线,

             王师义旅当保全。

             临风誓师黄河岸,

             纵然是罹九死百折不还!

(岳飞向岳雷。)

岳飞   (白)     传令众将回马。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张宪同急返上。牛皋兴奋。)

牛皋   (白)     元帅!传令我等回马,想是不再班师。好元帅,好大哥啊!

岳飞   (白)     事已至此,怎不班师!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张宪同失望。)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   (白)     众位将军!

     (念)     大军暂留三日,等候父老南迁。本帅轻骑还朝,面君请命,痛斥奸谋!

             人心不死军不散,再整河山去复还!

     (白)     梁兴、李宝听令!

梁兴、

李宝   (同白)    在!

岳飞   (白)     轻装北进,晓谕两河义军,转战敌后,待机而动,事毕速回襄阳!

梁兴、

李宝   (同白)    得令!

(梁兴、李宝同下。)

岳飞   (白)     牛皋听令!

牛皋   (白)     在。

岳飞   (白)     代掌帅印,驻扎襄阳。若无本帅将令,不可擅离汛地!

牛皋   (白)     得令!

(岳飞郑重。)

岳飞   (白)     这千斤重担,俱在贤弟身上了!

(牛皋肃然。)

牛皋   (白)     嗻!

(起大锣回头。)

岳飞   (白)     众位父老,襄汉六郡,足可垦田,有愿南迁者,就随大军前往。岳家军一息尚存,必渡黄河,幸各珍重,后会有期!

             岳雷与父带马!

(岳飞上马,众百姓闪开道路。岳飞催马,转身回顾。)

众兵将  (同白)    众百姓送元帅!

(岳飞下。众百姓同挥手,拭泪。牛皋、施全、牛通、施强、张宪回马与众百姓同下。幕落。)

【第四场】

(二幕外。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杨庸   (点绛唇牌)  战鼓停敲,

王次翁  (点绛唇牌)  偏安可保;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点绛唇牌) 秦丞相,旷古功高,

胡铨   (内白)    走呵!

(胡铨老态龙钟、步履踉跄上。薛仁辅随上。)

胡铨   (点绛唇牌)  误国知多少!

(钟鼓声响。)

杨庸   (白)     万岁临朝,分班见驾。

王次翁  (白)     请!

(奏乐,幕启。宫殿。二宫娥、四内侍、大太监同侍立。宋高宗上,入座。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同随上入内。)
杨庸、
王次翁、
万俟卨、
罗汝楫、

胡铨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  (白)     平身。

杨庸、
王次翁、
万俟卨、
罗汝楫、

胡铨   (同白)    万万岁!

宋高宗  (念)     十年烽火卷胡尘,犹幸江南半壁春。心底隐忧唯自解,罢兵议和待承平。

     (白)     宣秦丞相上殿!

大太监  (白)     秦丞相上殿!

秦桧   (内白)    领旨!

(秦桧上。)

秦桧   (西皮摇板)  金邦蜡丸传密谋,

             南俸北禄一网收。

     (白)     臣秦桧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  (白)     平身,赐座。

秦桧   (白)     谢万岁!

(秦桧坐。)

秦桧   (白)     臣启万岁:金邦使臣已到,迎至宾馆,听候接见。

(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各有不同反应。)

宋高宗  (白)     金使到此,足见和议之诚。替孤传旨,金使上殿。

胡铨   (白)     且慢!金人无信,反复多端,兵败诱和,包藏祸心,万岁不可重蹈覆辙!

宋高宗  (白)     这……唉!十余年来,时和时战,果然变化多端。只是兵凶战危,古有明训。且喜此次金邦求和颇见诚心,和议若成,一可以迎归母后。了孤夙愿;二可以划地分疆,安枕无忧;三可以息兵养民,四海平靖。孤心已定。胡卿!

胡铨   (白)     臣。

宋高宗  (白)     少时金使上殿,卿家休得多言。

胡铨   (白)     这……

(胡铨欲待谏奏,宋高宗紧接。)

宋高宗  (白)     误孤大计,立即问罪。

             丞相传旨,金使上殿。

秦桧   (白)     是。

             万岁有旨:金邦使臣上殿!

(秦桧迎候。)

伊里布  (内白)    领旨。

(伊里布上。)

伊里布  (念)     甘言修各议,两面作文章。

(秦桧迎入伊里布。)

伊里布  (白)     大金邦使臣伊里布见驾,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宋高宗  (白)     平身,赐座。

伊里布  (白)     谢座。

宋高宗  (白)     贵使千里远来,一路风尘,多有辛苦。

伊里布  (白)     和议若成,两国之幸,区区辛苦,何足挂齿。

宋高宗  (白)     和议若成,化干戈为玉帛,实乃两国之幸。只是回思往事,孤亦颇有戒心。

(秦桧假意。)

秦桧   (白)     是呵,大金邦若不推诚相见,和议之事,老夫不愿与闻。

伊里布  (白)     这……旧事已往,何必重提。此次议和,我邦定然推诚相见,永敦盟好。皇帝陛下但放宽心。

宋高宗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永敦盟好推诚相见,

杨庸、
王次翁、
万俟卨、
罗汝楫、
胡铨、

秦桧   (同西皮散板) 天下太平千秋万年。

伊里布  (白)     大金、大宋万岁!

胡铨   (白)     住口!

     (西皮散板)  兵败求和假貌伪善,

(伊里布怒视。)

伊里布  (白)     啊!

龙套   (内白)    岳元帅还朝。

(伊里布一惊。)

伊里布  (白)     啊!

(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各有不同反应。胡铨忘形。)

胡铨   (白)     来得好!

     (西皮散板)  元帅还朝力挽狂澜!

伊里布  (白)     皇帝陛下!数年以来,你国岳元帅屡启战端,无非是为了迎请二圣,如今靖康皇帝健在,或留或归,是战是和,都在陛下一言,就请早作圣裁。陛下既无诚意……

(伊里布视秦桧。)

伊里布  (白)     恕我告辞!

(秦桧一拍一和。)

秦桧   (白)     慢来,慢来。万岁诚意求和,焉有三心二意之理。

宋高宗  (白)     着啊!

             内侍,传旨偏殿设宴,款待金使。岳元帅上殿哪!

(大太监前导、伊里布随行同下。岳飞上,与伊里布碰面。岳飞逼视伊里布,伊里布悚然后退。秦桧急率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迎出,伊里布乘势走下。)

秦桧   (白)     岳元帅!

岳飞   (白)     秦丞相!

(胡铨抢前一步。)

胡铨   (白)     岳元帅!

岳飞   (白)     胡大人!

(秦桧奸笑。)

秦桧   (笑)     哈哈哈!

(岳飞冷笑。)

岳飞   (笑)     哈哈哈!

(胡铨大笑。)

胡铨   (笑)     哈哈哈!

(岳飞昂然进殿。秦桧、众人同随进。)

岳飞   (白)     臣岳飞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  (白)     卿家进兵中原,力挫敌锋,奉诏即回,尤慰朕望。如今江南可保,和议将成,真乃可喜可贺。

岳飞   (白)     臣奉圣命,百战中原,金酋丧胆,正待渡河北进,不想万岁传命班师。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唉,臣断不敢以忧为喜,以危为安。

宋高宗  (白)     这……

     (西皮散板)  忧喜安危论国政,

             百战归来意不平。

             未解孤王难言隐……

(行弦。)

秦桧   (白)     和议若成,迎归太后,息兵养民,圣上可免宵旰之忧,百姓可解刀兵之苦。岳元帅忠心为国,何不一念及此?

宋高宗  (白)     着啊!

     (西皮原板)  成和议为的是孝亲恤民息刀兵。

岳飞   (西皮原板)  十年待雪靖康恨,

             烈烈激怀臣子心。

             喋血中原传圣命,

             不渡黄河痛回军。

             虎狼金邦夙无信,

     (西皮二六板) 奸谋得逞必南侵。

             重蹈覆辙不堪问,

             难言孝亲与恤民。

             敢将忠言请君命,

             断不容误国之论蒙蔽圣听。

秦桧   (白)     这……

(秦桧奸笑。)

秦桧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仁智之间十年争论,

     (西皮流水板) 深思熟虑费苦心。

             几度征鞍曾北进,

             何尝一日到燕云?

             战而不胜国力尽,

             和而后安利苍生。

             临渊履冰肩重任,

             误大局岂非是千古罪人!

岳飞   (西皮流水板) 若不是十二道金牌班师命,

             早则见旗指黄龙复燕云。

             丞相若虑千秋论,

             引狼入室是何居心?

秦桧   (西皮流水板) 罢兵言和出自圣命!

岳飞   (西皮流水板) 痛斥奸谋忠言谏君!

秦桧   (西皮流水板) 和议将成休再启畔!

岳飞   (西皮流水板) 迎车驾——

(宋高宗一震。)

岳飞   (西皮流水板) 捣黄龙一片丹心!

(岳飞转向宋高宗,欲待进言。)

秦桧   (白)     这……

(秦桧目视宋高宗。)

宋高宗  (白)     二卿哪!

     (西皮摇板)  主和主战休争论,

             见仁见智俱忠心。

             孤只愿社稷无忧江山稳,

             望卿等承斯意共享升平。

岳飞   (白)     万岁……

(岳飞欲申述。宋高宗知志不可夺,略思,得计。)

宋高宗  (白)     卿家!

(宋高宗离座。)

宋高宗  (西皮摇板)  人言可畏卿当谨慎……

(行弦。)

岳飞   (白)     为臣不知,万岁明告。

(宋高宗故弄玄虚。)

宋高宗  (白)     卿家忠尽,寡人尽知。人言无他,道元帅你……拥兵自重耳!

(岳飞意外。)

岳飞   (白)     啊!

宋高宗  (西皮摇板)  望卿自处善体朕心。

(岳飞激动。)

岳飞   (白)     这……

     (西皮散板)  精忠报国违君命,

             冷箭森森竟伤人!

(岳飞激动,悲愤。)

岳飞   (白)     万岁!

     (西皮散板)  说什么社稷无忧江山稳,

             眼见得半壁山河也沉沦。

             望万岁痛思往事收回成命,

             臣纵然获罪如山沥血金阶,死也甘心!

(岳飞伏地请命。)

胡铨   (白)     岳元帅之言甚是,万岁三思!

宋高宗  (白)     唗!胆大胡铨,妄议朝政,免去冠带,永不叙用!

(胡铨跪地摘冠。岳飞了解宋高宗用意,激愤难言。宋高宗目视岳飞,紧接传旨。)

宋高宗  (白)     岳飞听旨!

岳飞   (白)     万岁!

宋高宗  (白)     卿家奉诏出师,中原大捷,促成和议,实堪嘉奖,特授枢密副使,以励功勋。下殿去吧!

岳飞   (白)     这……

(宋高宗向胡铨厉声。)

宋高宗  (白)     下殿去吧!

(岳飞力抑激愤。)

岳飞   (白)     万万岁!

(岳飞起身欲去。胡铨下。)

秦桧   (白)     岳元帅,升枢密副使,改日贺喜。

(岳飞起身,逼视秦桧。岳飞正色。)

岳飞   (白)     秦丞相,十目所视,十手所视,丞相谨慎了!

(岳飞毅然出门,岳飞、薛仁辅同下。王次翁、杨庸、万俟卨、罗汝楫同下。四内侍、二宫娥同下。)

宋高宗  (白)     不想岳飞一意孤行,真乃深负朕望。

秦桧   (白)     岳飞毁谤为臣事小,若得罪金使,和议难成矣。

宋高宗  (白)     啊,卿家,议和条款,事非小可,卿当以孤江山为重!

(秦桧轻声,威胁。)

秦桧   (白)     万岁若还犹豫,金邦定将靖康皇帝放回,入主中原,只怕天无二日……

(宋高宗一震。)

宋高宗  (白)     哦!

(秦桧缓和,利诱。)

秦桧   (白)     若有诚意,淮河以南,永归我朝所有!

宋高宗  (白)     哼!为天下百姓着想,只能如此。

秦桧   (白)     只是岳飞之心难测,一旦回军襄阳,轻举妄动,万岁求和之诚,岂不付于流水。

(宋高宗决心。)

宋高宗  (白)     议和之事,势在必行!

(秦桧急问。)

秦桧   (白)     岳飞……

宋高宗  (白)     卿职责所在,善自权衡!

(宋高宗下。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秦桧   (白)     哼!岳飞不死,和议难成!先到军中,诳来岳云、张宪……

罗汝楫  (白)     然后再除岳飞。只是……

秦桧   (白)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照计而行,万勿泄漏,去吧!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遵命!

(万俟卨、罗汝楫自两边分下。幕落。)

【第五场】

(二幕外。四牢子手各执刑具、锁链,四校尉挑灯引执法官同上,巡视。执法官向众人耳语,埋伏下。幕启。大理寺公堂。设三桌,中悬黄帐。大太监前导上,岳飞随上。)

岳飞   (念)     安危悬一线,国事当力争。

(岳飞愕然。)

岳飞   (白)     啊!大理寺,大理寺……方才言道,上朝候旨,如今引我至此,又作何意?

大太监  (白)     这……别无大事,只请对质一、二,对质一、二。

岳飞   (白)     对质?对质什么……

(岳飞已感预兆,但心迹坦荡。)

岳飞   (白)     嘿嘿嘿!

     (念)     平生坦荡堪自信,丹心何惧鬼森森。且进大堂看究竟——

(岳飞入内,环视。大太监鬼头鬼脑溜下。)

执法官  (内白)    呔!胆大岳云、张宪!

(一锣。)

执法官  (内白)    密谋反叛——

(一锣。)

执法官  (内白)    还不实招!

(一锣。)

执法官  (内白)    与我打打打!

(岳飞震惊。)

岳飞   (白)     啊!

     (念)     岳云、张宪受毒刑!

(急急风牌。四牢子手拖着受刑伤的岳云、张宪同上。岳飞惊呼。)

岳飞   (白)     啊,岳云、张宪!

岳云、

张宪   (同白)    (父帅)(元帅)!

(四牢子手一面阻挡着岳飞,一面抖链挫倒岳云、张宪,岳云、张宪同坐地,猛然顿足踢开牢子手。岳云、张宪同急切。)
岳云、

张宪   (同白)    (父帅)(元帅),你,你,你速奔襄阳……

(四牢子手拥岳云、张宪同下。执法官、四校尉、四牢子手自两边分上,截住岳飞。)

执法官  (白)     剥去衣冠!

(四校尉、四牢子手一拥而上。岳飞凛然无言,怒目如火,四校尉、四牢子手不觉后退。静场片刻。)

四龙套  (内同白)   哦……升堂……

(凄厉阴森,寂然如死。四校尉、四牢子手分列两旁。罗汝楫、万俟卨、周三畏同上,至堂口,目视岳飞,心情不一,分入座。)

周三畏  (白)     啊,岳元帅……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岳飞!既到法堂还不剥去衣冠?

岳飞   (白)     敢问岳某父子身犯何罪,为何私刑拷问朝廷命官,无故劫持国家大臣!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什么朝廷命官,国家大臣!岳飞,拜过圣命!

周三畏  (白)     岳元帅,抬头观看!

(二校尉同揭开当中黄帐,露出圣旨。岳飞惊谔,拜圣旨。)

岳飞   (白)     万岁!

(四校尉同剥去岳飞朝服。)

周三畏  (白)     岳元帅,现有你部将王俊出道,告道你父子拥兵自重,班师之后,又与张宪暗传密札,谋夺兵权,反叛朝廷……

(一锣。岳飞一震。周三畏缓和。)

周三畏  (白)     有何辩解,慢慢讲来。

(罗汝楫气势汹汹。)

罗汝楫  (白)     人证俱在,还不从实招来!

(万俟卨诱供。)

万俟卨  (白)     事已败露,招认为上,我等自当奏明万岁,念你汗马功劳,定必从宽发落,格外施恩。

罗汝楫  (白)     是啊!从宽发落,格外施恩。

(岳飞冷然。)

岳飞   (白)     哼!堂堂胆气,耿耿丹心,但凭公平,何望施恩!

(万俟卨、罗汝楫同瞠目。)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这……唗!胆大岳飞,谋反朝廷,不知认罪,还敢在此逞强!

岳飞   (白)     既道岳某谋反,有何为证?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你与岳云、张宪的密札为证。

岳飞   (白)     密札现在何处?

万俟卨  (白)     尔等已然焚化。

岳飞   (白)     何人所见?

罗汝楫  (白)     王俊所见!

岳飞   (白)     既谓密札,王俊何以得见?

万俟卨  (白)     哼,王俊原与尔等同谋,只怕事败牵连,故而出道。密札往来他是怎得不见!

岳飞   (白)     好,传上王俊,当堂对质!

罗汝楫  (白)     王俊来京途中,水土不服,他死了!

岳飞   (白)     哼!先道密札为证,密札却被火焚化,又道王俊同谋,王俊又病死途中。请问:既无手札,怎证其情是实?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哎,这……

岳飞   (白)     无凭无证,遽兴冤狱,分明是卖国奸贼有意诬陷!

(罗汝楫、万俟卨一时语塞。)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啊,啊……

(周三畏已见虚实。)

周三畏  (白)     啊,二位大人……

(罗汝楫气势汹汹,不理。)

罗汝楫  (白)     唗!岳飞呀,岳飞!既入法网,断难脱逃,招也要招,不招也要招,你那心中要放明白些!

(岳飞仰天愤笑。)

岳飞   (笑)     哈哈哈!

     (西皮快二六板)岳某心中明如电,

             欲加之罪又何难。

             是非曲直不须辩,

             无非是阻梗奸谋肇祸端。

             圣上苟安失远见,

     (西皮快板)  奸相误国别具心肝。

             自有铁骨迎百难,

             谅尔等一手岂能遮青天。

             从来忠奸同冰炭,

             敌兵进犯后悔难!

周三畏  (白)     呀!

     (西皮散板)  侃侃陈词,根末毕见。

             一腔孤愤,感人心田。

万俟卨  (白)     来,大刑伺候。

周三畏  (白)     且慢!案情暧昧,不可用刑!

(万俟卨、罗汝楫同露出凶相。)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奉旨讯勘,谁敢遮掩!

周三畏  (白)     老夫乃大理寺正卿!

(一锣。万俟卨、罗汝楫不容分说。)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岳飞快招,免得皮肉受苦!

(岳飞厉声。)

岳飞   (白)     你叫岳某招些什么?

罗汝楫  (白)     拥兵自重!

万俟卨  (白)     谋叛朝廷!

岳飞   (白)     岳某不知反叛,只知保国安民!

万俟卨  (白)     牢子手!与我打!打!打!

(四牢子手同拥在岳飞身后,扯住。)

岳飞   (西皮快板)  忠良报国遭诬枉,

             奸佞媚敌踞庙堂。

             滔滔长江滚滚浪,

             难熄我万丈怒火燃胸膛。

             若问岳某反叛罪状——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怎么样?

岳飞   (白)     有!有!有!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啊,有,在哪里?

岳飞   (白)     尔等看,看,看哪!

(罗汝楫、万俟卨、周三畏同伫望,亮相。)

岳飞   (西皮散板)  这就是慈母亲剌生死不渝的四字“罪状”!

(一锣。岳飞巍然而立,猛用双手裂上衣,露出背剌母训。)
周三畏、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精忠报国”!“精忠报国”!啊!

(周三畏、万俟卨、罗汝楫各惊坐。四牢子手同撒手,惊愕。)

岳飞   (西皮散板)  尔等细勘周详!

(周三畏激动颤抖。)

周三畏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精忠报国,壮怀激愤,

             凛然四字,正气难侵!

             忠良遭害,好叫我义愤难忍——

(周三畏扑前。)

周三畏  (白)     元帅!

     (西皮散板)  愧煞我枉作了大理寺卿。

(万俟卨、罗汝楫疯狂站起。)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来,与我打!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欲拥上。)

周三畏  (白)     且慢!老夫在此,哪个敢打!

罗汝楫  (白)     周大人敢护庇罪臣不成!

周三畏  (白)     老夫护得起,我就担得起!

(一锣。)

周三畏  (白)     来,将岳元帅送至后堂。

(罗汝楫、万俟卨同急离位。)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哪个敢送!

(四牢子手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周三畏挥手,厉声。)

周三畏  (白)     天大祸事,老夫担待!走!

(四牢子手同低声。)

四牢子手 (同白)    岳元帅,请!

(大锣回头。岳飞凝视周三畏。周三畏默然揖请。罗汝楫、万俟卨待阻止,被岳飞正气震慑,竟难开言。四牢子手拥岳飞同下。罗汝楫、万俟卨见岳飞离去,气焰大张。)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哈哈!胆大周三畏,违抗圣命,袒护重犯,该当何罪?

周三畏  (白)     怎么讲?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违抗圣命,该当何罪?

周三畏  (白)     哼哼!

     (西皮散板)  无端冤狱,令人痛恨,

             忍弃中原,自坏长城!

     (白)     罢!

(周三畏摘纱帽。)

周三畏  (西皮散板)  拼却乌纱,不顾性命!

(周三畏欲出门。)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啊!哪里去?

周三畏  (白)     我啊?

     (念)     叩阙鸣冤,

     (西皮散板)  去参佞臣!

(周三畏怒目戟指。万俟卨、罗汝楫悚然后退,周三畏愤愤出衙。幕急落。)

【第六场】

(秦府内室,东窗下,设桌几、火盆。细乐。丫鬟治酒备肴。王氏上。)

王氏   (白)     相爷何在?

丫鬟   (白)     韩世忠元帅到此,相爷前厅会客。

王氏   (白)     哼!为了岳飞,除夕之日到此罗嗦,真真无礼!

秦桧   (内白)    送客!

(秦桧着便服烦恼地走上。)

王氏   (白)     相爷!

(王氏迎入内。)

王氏   (白)     那韩世忠老儿可曾走去?

秦桧   (白)     哼!这老儿实实无礼!

王氏   (白)     他讲说什么?

秦桧   (白)     他道:岳飞与张宪密札,无凭无据,事体不明!

王氏   (白)     相爷怎样回答?

秦桧   (白)     我道,休说无凭无据,其事“莫须有”!

王氏   (白)     唔,回答得好!

秦桧   (白)     嘿,那老儿说道:“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王氏   (白)     这……

龙套   (内白)    二位御使到!

秦桧   (白)     有请!

(王氏窥秦桧神气,退下。丫鬟随下。罗汝楫、万俟卨手捧一盒黄柑同上,盒上御笔“黄柑碧盒”字样。)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叩见丞相。

秦桧   (白)     罢了,你二人从何处而来?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适才蒙诏进宫,特来回禀。

秦桧   (白)     哦!圣上垂询何事?

罗汝楫  (白)     垂询岳飞一案。

(秦桧紧张。)

秦桧   (白)     你二人怎样回答?

万俟卨  (白)     入狱两月,并无口供。

秦桧   (白)     哦!

(秦桧急问。)

秦桧   (白)     万岁听罢?

罗汝楫  (白)     默然无言。

秦桧   (白)     可有悔意?

万俟卨  (白)     高深莫测。

秦桧   (白)     可曾怪罪老夫?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这倒不曾,出宫之时,万岁赐下“黄柑碧盒”,命我等送至相府,与丞相除夕佐酒。

(秦桧顿时释然。)

秦桧   (白)     唔,如此说来,圣上不曾怪罪老夫……

(秦桧挥手,招呼人。)
(丫鬟上,捧盒下。)

罗汝楫  (白)     启丞相:今日赵老王爷上殿面君,愿以全家百口,力保岳飞无罪!

秦桧   (白)     哦!

万俟卨  (白)     李若朴伏阙上书,参奏丞相误国!

秦桧   (白)     哼!

罗汝楫  (白)     何彦猷、薛仁铺三十余人联名动本!

秦桧   (白)     嗯!

万俟卨  (白)     太学生四百余名,宫门鼓噪!

秦桧   (白)     啊!

万俟卨  (白)     唉,这些都在其次,最可恨布衣刘允升煽动临安百姓,到处散发揭帖,护庇岳飞,诬蔑丞相。

(秦桧一震,起立。)

秦桧   (白)     揭帖何在?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唉,一派胡言,不看也罢……

(罗汝楫、万俟卨见秦桧面带怒色,急取揭帖递上。)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丞相请看,请看!

(秦桧看。)

秦桧   (白)     “岳飞无罪,秦桧卖国!……”哼!老夫忠心为国,只落得朝野忿忿,圣意不明,如今势成骑虎,怎生得了!

罗汝楫  (白)     依卑职之见——杀!

秦桧   (白)     并无口供,怎样复命?

万俟卨  (白)     难道是——放?

秦桧   (白)     哼!岂有此理!

(万俟卨、罗汝楫面面相觑。)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这……

(窗外隐露王氏影子,王氏内抚琴吟。)

王氏   (内念)    沉沉五更分二年,东窗一曲寄心弦。身后荣辱谁曾见,缚虎易兮纵虎难!

(秦桧似有所悟,低声沉吟。)

秦桧   (白)     杀……

(秦桧决意。)

秦桧   (白)     杀!

(罗汝楫、万俟卨互语。)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哦,杀!

(罗汝楫、万俟卨欲告辞。)

秦桧   (白)     转来!

(秦桧低声。)

秦桧   (白)     回衙待命。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是,我等告退。

(罗汝楫、万俟卨同下。王氏捧盒上。)

秦桧   (白)     夫人,适闻歌声,我意已决。只是除却岳飞,怎复圣命?

王氏   (白)     亏你偌大宰相,真乃当事者迷。请问相爷,岳飞入狱两月,并无招供,圣上未曾降罪,反赐黄柑,又作何意?

秦桧   (白)     无非是圣眷优隆而已。

(王氏不以为然。)

王氏   (白)     只怕大有文章……

秦桧   (白)     哦!

(秦桧趋前,检视,无所发现,不禁惶惑。)

秦桧   (白)     夫人……

(王氏示以盒盖。)

秦桧   (白)     哦!“黄柑碧盒”……

(秦桧思索,沉吟。)

秦桧   (白)     “黄柑碧盒”——“碧盒”……“必和”。

(秦桧凝思,突悟。)

秦桧   (白)     “黄柑”“必和”!

(王氏杀机满面。)

王氏   (白)     岳飞必死!

秦桧   (白)     “必和”!

王氏   (白)     “必死!”

秦桧   (白)     哼、哼、哼!圣意已明,我无忧矣。

王氏   (白)     事不宜迟。

秦桧   (白)     就在今晚。

王氏   (白)     好,相爷急速传谕。

(王氏磨墨,秦桧写手谕。王氏剖开黄柑,秦桧将手谕塞入柑内。)

秦桧   (白)     校尉走上。

(校尉甲上。秦桧付碧盒。)

秦桧   (白)     将此黄柑送与万俟卨大人,速去速回。

校尉甲  (白)     遵命。

(校尉甲欲行。)

王氏   (白)     转来!

(王氏取回盒盖。)

王氏   (白)     去吧!

(校尉甲下。秦桧会意。)

秦桧   (念)     凭此碧盒防后患,

王氏   (念)     东窗消息唯自知。

(秦桧心虚探视,一阵风声,不寒而栗。)

王氏   (白)     相爷……

(秦桧强自镇静。)

秦桧   (白)     啊,啊,夜深了!

(王氏为秦桧复衣,秦桧、王氏同下。幕落。)

【第七场】

(二幕前。隗顺捧酒上。一阵风雪,遮面。)

隗顺   (唱)     阴寒岁末,雨雪霏霏,

             忠良含冤,天地共悲!

(衬乐。)

隗顺   (白)     咳,岳元帅入狱,不觉两月有余,,如今奸党又抄了岳家,将夫人押到狱中,越发令人愤恨!今晚已是除夕,备得一壶水酒,与元帅辞岁,略表此心。

     (念)     雪凝铁窗英雄泪,北渡黄河知是谁?一杯水酒辞旧岁——

(二幕启。大理寺狱中,桌置孤灯,正面一排铁栅门。外面,雨雪霏霏。秃树,覆巢,风波亭影。隗顺进门,置酒于案。)

隗顺   (念)     难救忠良徒自悲。

     (白)     有请元帅。

(岳飞上。)

岳飞   (唱)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岳飞愤然击案。隗顺深受感动,愤愤不平。)

隗顺   (白)     唉!

岳飞   (白)     隗顺,因何如此愤慨?

隗顺   (白)     元帅身在狱中,还是这样忧国忧民,可恨那些卖国贼,却把大宋江山断送了!

(岳飞一震。)

岳飞   (白)     哦!莫非“和议”已成?

隗顺   (白)     唉,这哪里是“和议”,分明是投降了金邦!元帅你听这条款:“划淮北归金邦,割地为界……”

岳飞   (白)     割地!

隗顺   (白)     每年进贡,输金二十五万两!

岳飞   (白)     输金!

隗顺   (白)     纳帛二十五万匹!

岳飞   (白)     纳帛!

隗顺   (白)     还有尊金为上,递表称臣!

(岳飞愤极。)

岳飞   (白)     啊!

     (反二黄散板) 割地输金作儿臣,

             忍弃这淮北中原众黎民!

             十年功业一朝尽,

             求和辱,覆巢恨,只怕是这半壁江南也被鲸吞!

(岳飞北指。)

岳飞   (白)     金酋啊!金酋!

     (反二黄散板) 休欺我沉沉冤狱无时尽,

             还有我岳家军扫穴犁庭!1

隗顺   (白)     唉!元帅,珍重前程,请免悲愤,今日已是除夕,这有屠苏酒一杯,与元帅辞岁,展望新春。

(隗顺敬酒。岳飞看杯,感动,激动。)

岳飞   (白)     唉!

     (反二黄碰板三眼)见屠苏想起了“黄龙痛饮”,

             “满江红”班师诏历历前尘。2

     (二黄原板)  捣贼巢原当在寒冬岁尽,

             却不料除夕夜冷狱森森!

(一锣。内喧哗声。)

岳飞   (二黄原板)  雪夜中又何来人声沸鼎?

隗顺   (白)     元帅,此乃临安百姓们,到处散心揭帖,要与元帅鸣冤,要与奸贼拼命哪!

岳飞   (二黄原板)  喜见那人心在公道犹存!

(哑笛。)

隗顺   (白)     提起此事,声势浩大,韩元帅相府面质,赵王爷当朝谏君,周三畏挂冠奏本,刘允升叩阙上书,还有什么薛仁辅、何彦猷、李若朴、王梦楼……哎呀,一时也说它不尽,休看那秦桧有权有势,也叫他惊惶失措!

岳飞   (二黄原板)  朝野间伐权奸群情激愤,

             谅秦桧难容我虎口余生!

(岳飞转激昂。)

岳飞   (二黄原板)  三十九年不虚度,

             精忠报国毕我终身。

             壮志未酬身先殒,

             还我河山有儿孙。

             两河豪杰齐待命。

             复燕云岂只是岳家孤军。

             义师劲旅终必胜,

             英雄何必泪满襟。

             权当作塞雪立马黄龙痛饮——

(岳飞举杯遥祝。)

岳飞   (白)     牛皋贤弟,众三军!

     (二黄散板)  渡黄河,扫金酋,前仆后继,愤起哀兵!

(岳飞一饮而尽。水底鱼牌。老狱卒急上。)

老狱卒  (白)     启元帅:适才相府密令,少元帅与张将军立刻问斩!

岳飞   (白)     啊!

(隗顺急向老狱卒。)

隗顺   (白)     快快去到女监,请岳夫人前来,母子一会!

(老狱卒应声急下。牌子,声音凄厉。张宪、岳云倒缚双臂同上,路过铁栅门外。四刽子手执刀拥后。岳飞发现岳云、张宪扑奔栅门。岳云、张宪扑跪栅外。牌子顿止。)
岳云、

张宪   (同白)    (父帅)(元帅)!

(岳飞满怀激愤,忍痛挥手。)

岳飞   (白)     安心去吧!

(牌子复起。四刽子手拥岳云、张宪同下。隗顺掩面垂首。岳飞屹立不动,万感交集。)

岳飞   (反二黄散板) 十三年来战金兵,

             不死于寇——

(岳飞激昂。)

岳飞   (反二黄散板) 死于朝廷!

(风声,行刑锣声。老狱卒引岳夫人同上。)

岳夫人  (白)     啊,老爷……

岳飞   (白)     夫人,你……迟来一步了!

(岳夫人惊。)

岳夫人  (白)     莫非岳云他……

(岳飞默然无语。岳夫人几难自持,岳飞扶住,隗顺、老狱卒同叹息而去。岳夫人力抑悲痛。)

岳夫人  (白)     唉!

     (二黄散板)  风雪狱门传凶信,

             从此母子永离分。

     (白)     云儿啊!

     (二黄滚板)  你髫龄习战阵,

             幼年远从军。

             千里传捷报,

             常慰慈母心。

             一旦遭毒手,

             可叹正青春。

             不负双亲教,

             无愧岳家人,你是我岳家的好儿孙!

岳飞   (白)     夫人哪!

     (二黄散板)  离离春草烧不尽,

岳夫人  (二黄散板)  泰山鸿毛知重轻。

岳飞   (二黄散板)  风雪除夕难终夜,

岳夫人  (二黄散板)  恨无一语慰丹心。

(静场片刻,鼓声沉沉。隗顺引岳雷、牛通、施全蹑足同上。隗顺轻声向施全。)

隗顺   (白)     将军在外边瞭望。

施全   (白)     好!

(施全下。隗顺轻声向岳雷。)

隗顺   (白)     公子,夫人也入狱了。

(岳雷一惊,失声。)

岳雷   (白)     啊!

(隗顺急止,引岳雷、牛通同入内。隗顺暗下。岳雷跪。)

岳雷   (白)     爹爹、母亲!

(岳飞、岳夫人同一惊。)
岳飞、

岳夫人  (同白)    啊!

岳飞   (白)     岳雷!儿好大胆!奸党遍布临安,此地岂可久留,还不快走!

岳雷、

牛通   (同白)    这……

(岳雷、牛通惶惶然,同站起。岳飞挥手。)

岳飞   (白)     走!

岳雷   (白)     是。儿等还要见见我那岳云兄长……

牛通   (白)     张宪将军!

岳飞   (白)     这……

岳夫人  (白)     儿等来迟一步,他,他,他们遇害了!

(岳雷、牛通同惊呼。)
岳雷、

牛通   (同白)    啊!

(岳夫人急止。岳雷、牛通同搓手握拳,咬牙切齿,掩面拭泪。岳飞连连挥手,岳雷、牛通忍痛欲下。岳飞急叫。)

岳飞   (白)     转来!

(岳雷、牛通同急转身。)
岳雷、

牛通   (同白)    在!

(岳飞坚毅果断。)

岳飞   (念)     快马离临安,军中把话传:

             国势垂危,悬悬一线,

             岳家大军,善自保全。

             奸贼必诛,国仇当先!

             前仆后继,还我河山!

(岳雷、牛通同跪。)
岳雷、

牛通   (同白)    儿等谨遵训教!

(施全急上,跪。)

施全   (白)     施全拜别元帅!

(岳飞扶起施全,紧握双手,无限期待。)

施全   (白)     岳雷走!

(施全急拉岳雷、牛通蹉步同下。隗顺惊慌上,泪下声嘶。)

隗顺   (白)     启元帅……

(岳飞了然八九,平静。)

岳飞   (白)     只管讲来。

隗顺   (白)     万俟卨带人就要到来,请元帅风波亭归天!

(众人同惊怔。岳夫人无限悲痛。)

岳夫人  (白)     老爷……

(岳夫人拜,岳飞扶起。)

岳飞   (白)     夫人!

     (念)     百战何曾虑生死,

岳夫人  (念)     精忠报国一片心。

岳飞   (念)     风波碧血标千古——

(急急风牌。中间栅门大开。万俟卨上。四刽子手随后执火把同上。万俟卨阴森。)

万俟卨  (白)     请元帅风波亭归天!

岳飞   (白)     夫人,身后大事有赖夫人了!

     (念)     天地悠悠总是春!

(岳飞巍然屹立。幕后合唱颂歌。)

众人   (内同唱)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岳飞缓缓转身,走向铁栅门。)

众人   (内同唱)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空悲切——空悲切!

(岳飞抵铁栅,回顾,挥手,走向风波亭。岳夫人摇摇欲倒。幕缓落。)

【第八场】

(河水滚滚,乌云遮天。兀术率众金兵、金将乘船同上。快风入松牌。兀术作身段,挥军南侵。众人离舟登岸,冲杀同下。幕落。)

【第九场】

(深夜,临安寝宫。细乐中,宫娥、舞姬分持乐器、舞具翩翩同上,穿场同下。二内侍分捧酒具同上,穿场同下。一阵急剧凄厉的马嘶,冲破静夜。内侍甲持本章急上。)

内侍甲  (白)     万岁……

(内侍甲欲入奏。内侍乙迎上。内侍乙阻挡。)

内侍乙  (白)     噤声!万岁在在听歌赏舞,不得惊驾!

内侍甲  (白)     哎呀!淮南失守,扬州告急……

(内侍甲闯进去,内侍乙拦挡不住。)

内侍乙  (白)     使不得!

(内侍甲闯下,内侍乙追下。牌子。)

宋高宗  (内白)    鸣钟击鼓,宣召群臣!

(宋高宗手持告急本章惊慌上,众内侍、众宫娥同随上。)

宋高宗  (扑灯蛾牌)  胡骑铁马势汹汹,

             痛心金邦竟背盟。

             眼看偏安或幻梦,

(宋高宗入座。)

宋高宗  (扑灯蛾牌)  快宣丞相进宫廷。

(内侍甲、内侍乙同悄声。)
内侍甲、

内侍乙  (同白)    万岁宣召哪个?

(宋高宗怒冲冲。)

宋高宗  (白)     秦桧,秦桧!

内侍甲  (白)     秦丞相背生恶疽,万岁已然准假一月……

(宋高宗厉声。)

宋高宗  (白)     有病也要上朝!

内侍乙  (白)     是,待奴婢传他进宫!

(内侍乙下。一阵马嘶。宋高宗惊震。)

宋高宗  (白)     啊!莫非又来急报!

(王次翁衣冠不整、气喘吁吁走上。)

王次翁  (白)     叩见万岁!

宋高宗  (白)     卿家求和,金邦可有回音?

王次翁  (白)     唉!求和书上批了八个大字。

(王次翁递上。)

宋高宗  (白)     待孤看来……“求和不准,举国来降”!

(一锣。宋高宗呆怔。)

宋高宗  (白)     哎呀!

     (扑灯蛾牌)  求和不准,举国降!

             才知金邦是虎狼,是虎狼!

             果然重演靖康变,

             怕的是五国城中囚君王!

             要战……

王次翁  (扑灯蛾牌)  兵力难抵挡!

宋高宗  (白)     这……

     (扑灯蛾牌)  要逃……

王次翁  (扑灯蛾牌)  君臣奔何方?

宋高宗  (白)     这……

     (扑灯蛾牌)  卿家……

王次翁  (扑灯蛾牌)  惶惶无计!

             万岁……

宋高宗  (扑灯蛾牌)  后顾茫茫!唉!后顾茫茫!

(宋高宗闷坐无语,王次翁呆如木鸡。薛仁辅上。)

薛仁辅  (白)     启奏万岁:临安百姓,散发揭帖,请万岁与岳元帅昭雪冤狱,早日调兵,防守长江。

宋高宗  (白)     哼!这些大胆百姓,竟然管起孤的国家大事来了!

薛仁辅  (白)     哎呀,万岁!调兵之事,再作商议。岳元帅案中牵连之人,理当释放。

(宋高宗随口答应。)

宋高宗  (白)     传旨释放。

内侍甲  (白)     遵旨。

(内侍甲下。内侍乙引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万俟卨  (念)     金兵势如破竹,

罗汝楫  (念)     从此改冠易服。

(万俟卨、罗汝楫同进内。)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  (白)     唉!

万俟卨  (白)     丞相病重,不能面奏。

罗汝楫  (白)     特命臣等,进宫议事。

宋高宗  (白)     当日丞相力持和议,如今金邦背信南侵,他又有何言?

万俟卨  (白)     这……丞相病重,不能多讲,呻吟之间,说道:

     (念)     万岁迁都岭南,臣等留守临安。

罗汝楫  (念)     遣使求降谢罪……

宋高宗  (白)     哼!

     (念)     真乃一派胡言!

万俟卨  (白)     唉!丞相大病沉沉,出言昏聩,万岁何必动恼。

罗汝楫  (白)     是啊!既不求降,就该迎战……

(罗汝楫暗视宋高宗。)

宋高宗  (白)     这……

万俟卨  (白)     唔,理当迎战……

宋高宗  (白)     这……

王次翁  (白)     哎呀,万岁呀!议和之后,我朝兵备荒弛,如今军心涣散,统帅无人,只怕是战不得了!

(万俟卨、罗汝楫同幸灾乐祸。)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哦,战不得了!

宋高宗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临敌无备后悔晚,

             战败求降难更难。

             一时之间无决断……

(万俟卨乘机而进。)

万俟卨  (白)     万岁,纵然不降,暂时迁都,徐图再起,未为不可呀!

薛仁辅  (白)     事关重大,万岁三思。

罗汝楫  (白)     哎呀!军情紧急,瞬息万变哪!

宋高宗  (白)     这……罢!

     (西皮散板)  明日迁都……去岭南!

内侍乙  (白)     万岁有旨,明日迁都岭南!

胡铨   (内白)    且慢!

(胡铨上。)

胡铨   (西皮散板)  靖康重演覆巢恨,

             千里迁都社稷倾。

             急急忙忙宫门闯进——

(万俟卨、罗汝楫迎见胡铨,一惊,厉声。)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胡铨,你乃罢职之人,怎敢擅闯宫门!

胡铨   (白)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薛仁辅  (白)     来得好!

(胡铨、万俟卨、罗汝楫同进内。)

胡铨   (白)     万岁!

(宋高宗尴尬。)

宋高宗  (白)     啊,啊,卿家来了……

胡铨   (西皮散板)  痛心往事,老泪纵横!

     (白)     请问万岁,迁都之意,出自何人?

宋高宗  (白)     这……

(万俟卨抢言。)

万俟卨  (白)     出自万岁!

薛仁辅  (白)     乃是秦桧的主意。

(胡铨激愤。)

胡铨   (白)     哦!又是秦桧的奸谋!

万俟卨  (白)     住口!秦丞相身得重病,尚且不忘国家,所谋纵有不当,岂血口喷人!

罗汝楫  (白)     着啊!

胡铨   (白)     哼!我来问你,万岁迁都岭南,何人留守临安?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丞相留守,我等奉陪。

胡铨   (白)     怎么讲?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丞相留守,我等同在。

(胡铨冷笑。)

胡铨   (白)     哼哼哼!哪里是秦桧留守,你等同在。分明是逼得万岁迁都之后,你等迎金寇!

(一锣。)

胡铨   (白)     献临安!

(一锣。)

胡铨   (白)     万岁呀!

     (念)     千钧一发,安危存亡,追思往事,早作主张!

     (西皮二六板) 回首往事最痛心,

             千古奇冤风波亭!

             岳元帅何故遭毒手,

             只为了阻梗奸谋生死争。

             万岁苟安信奸佞,

             说什么,兵凶战危,古有明训,以诚相见,永敦盟好,到头来误国资敌,害自身!

             西湖歌舞兴未尽,

     (西皮流水板) 议款条条墨迹新。

             不提防虎狼金兵又南进,

             卖国贼起下了歹毒心。

             弃守临安是误国论,

             请万岁速猛醒,再莫要大梦沉沉!

宋高宗  (白)     呀!

     (西皮摇板)  回忆往事难作声,

             急来问计尽殷勤。

     (西皮流水板) 悔不该,信奸佞,

             都是秦桧误寡人。

             弃守临安心何忍,

             怕的是……

胡铨   (白)     怕什么?

宋高宗  (西皮流水板) 金兵到此祸临身。

胡铨   (西皮流水板) 朝廷兵马有十万,

             两河遍地是义军。

             举国同仇终必胜,

             何必先存惧敌心。

宋高宗  (西皮流水板) 朝廷空有兵十万,

             惶惶四散敌纷纷。

             三军无主谁统领?

胡铨   (白)     万岁呀!

     (西皮流水板) 牛头山搬请那岳家军!

(万俟卨、罗汝楫同一惊,互示意。宋高宗一震。)

宋高宗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说搬请岳家军,

             一阵喜来一阵惊。

(宋高宗转向胡铨。)

宋高宗  (西皮摇板)  只怕他怨孤王不肯受命——

胡铨   (白)     依臣看来,纵有积怨,终必受诏。

万俟卨  (白)     纵然受诏,十万大军,归他调遣,一旦杀进临安,万岁的江山……

罗汝楫  (白)     危险哪,危险!

宋高宗  (白)     这……

胡铨   (白)     万岁放心,臣敢以全家性命担保。

薛仁辅  (白)     哼!岳家军若肯受诏,万岁的江山,无有危险,只怕那残害岳元帅的人儿,必定遭殃!

(薛仁辅目视罗汝楫、万俟卨。)

万俟卨  (白)     万岁……前事不远,后顾可虑呀!

(宋高宗一震。)

宋高宗  (白)     这……

(宋高宗稍思之后,反而下定决心,冷笑。)

宋高宗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黄柑罪自有他替孤担承!

     (白)     唗!胆大罗汝楫、万俟卨,残害忠良,贻误社稷,劝孤迁都,居心叵测,将他二人押在天牢!

(万俟卨、罗汝楫同跪地,欲辩解。)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啊,啊,黄……

宋高宗  (白)     若敢胡言,定斩不赦!

罗汝楫、

万俟卨  (同白)    嘿!

(众校尉押罗汝楫、万俟卨同下。)

宋高宗  (白)     搬请岳家军,何人下旨?

胡铨   (白)     大理寺正卿周三畏,为岳元帅挂冠入狱,命他前去当能成功。

宋高宗  (白)     好!就命卿家代孤传旨。

(宋高宗付旨。)

宋高宗  (白)     薛卿,快马过江,招集流散人马,防守江口,严加戒备。

薛仁辅  (白)     遵旨。

宋高宗  (白)     胡卿,深夜劳乏,出宫去吧。

胡铨、

薛仁辅  (同白)    领旨。

(众人自两边分下。幕落。)

【第十场】

(二幕外。探马打马上。)

探马   (念)     军情急似火,快马紧加鞭!

     (白)     金寇南侵,军情紧急,回山报与牛将军知道!

(探马趟马,作身段,下。幕启。牛头山大帐。短促高昂的排牌子。急急风牌。岳家军、牛通、岳震、岳霖、岳霆、岳银屏、岳翠屏引牛皋同上,入座。)

牛皋   (念)     孤军逼反牛头山,风波亭冤狱挂心间。

     (白)     岳大哥!弟兄们今生难得见哪……

(牛皋声渐咽泣,突转悲愤。)

牛皋   (白)     嗨!

     (念)     君昏臣佞是临安!整兵马,养精蓄锐,破金酋,谨记遗言。

             痛饮黄龙方称愿——

探马   (内白)    报!

(探马上。)

探马   (念)     急如星火飞马还。

     (白)     牛将军在上,探子参见!

牛皋   (白)     打探哪路军情,起来讲!

探马   (白)     将军容禀:

     (念)     金邦毁约背信,兵分三路南侵。宋师溃散不成军,眼看临安吃紧!

     (白)     金兵一路烧杀掠抢,好不凶残也!

(牌子。探子作身段。)

牛皋   (白)     嗻、嗻、嗻!再探!

探马   (白)     啊!

牛皋   (白)     兀术啊!金酋!尔只知咱岳大哥遭害,怎知咱岳家军威风尚存,尔卷土重来,管叫尔片甲不留!

             众家侄儿、侄女!

岳霆、
岳银屏、
岳霖、

岳震   (同白)    啊!

牛皋   (白)     如今两河忠义俱受岳家旗榜,且等岳雷侄儿催押粮草回来,咱要点动人马!结连义军!杀过黄河!大破金兵!

(牛通、岳震、岳霖、岳霆、岳银屏、岳翠屏同允。牌子。牛皋、牛通、岳震、岳霖、岳霆、岳银屏、岳翠屏同意气昂扬,同作身段。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山下来一朝臣求见。

牛皋   (白)     起过了!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牛皋   (白)     且住!当日誓师渡河,昏王传旨,逼令班师,害死咱岳大哥。今日岳家军出兵破金,又有朝臣到此,定是他娘的不怀好意!

             牛通听令!

牛通   (白)     在!

牛皋   (白)     少时朝臣到此,叫儿绑,儿就绑;叫儿杀,儿就杀!吩咐弓上弦,刀出鞘。叫那朝臣报门而进!

牛通   (白)     得令!

             正面听者!弓上弦,刀出鞘,朝臣到此,报门而进!

周三畏  (内西皮导板) 烽火千里来传诏——

(周三畏上。)

牛通   (白)     呔!朝臣到此,报门而进,你要与我仔细了!打点了!报门!

周三畏  (白)     呀!

     (西皮快板)  杀气腾腾冲九霄。

             牛将军义重如山性刚暴,

             只怕是“莫须有”冤狱恨难消。

             一发千钧事难料,

             社稷安危在今朝。

             到此时顾不得吉凶多少,

(周三畏毅然闯帐。)

牛通   (白)     呔!胆大朝臣,不遵将令,擅自闯帐,定是奸佞之辈,休走看剑!

(周三畏以手挡住。)

周三畏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我并非奸佞辈……

牛皋   (白)     你是哪个?

周三畏  (白)     下官周三畏!

     (西皮散板)  元帅的旧故交。

牛皋   (白)     啊,周三畏?哦,你莫非就是前任大理寺正卿?

周三畏  (白)     正是下官。

牛皋   (白)     哎呀,周大人……

(牛皋下位,亲切扶住。)

牛皋   (白)     大人力主公道,不愧忠义。今日来到牛头山。咱牛皋要当面谢过!

周三畏  (白)     唉,力不从心,惭愧呀,惭愧!

牛皋   (白)     哎,忒谦了!

(牛皋想起方才举动,感到不是滋味。)

牛皋   (白)     哎,快快看座,看座,看座!

(牛通设座。牛皋恭谨。)

牛皋   (白)     周大人请!

周三畏  (白)     牛将军请!

牛皋、

周三畏  (同白)    请哪!哈哈哈!

(牛皋、周三畏同入座。)

牛皋   (白)     方才周大人到此,咱牛皋多有冒犯,有道是不知者不怪罪。

周三畏  (白)     哎呀呀!牛将军真乃快人快语。啊牛将军,方才下官上山之时,只见岳字旗号迎风招展,兵强马壮,元帅在世之日,亦不过如此,足见将军调度有方啊。

牛皋   (白)     哎,此乃元帅平日的教导。咱牛皋不过是遵奉遗训而行,怎能比得元帅。

周三畏  (白)     牛将军,为何不见岳雷贤侄?

牛皋   (白)     咱那岳雷贤侄,四路催粮去了。等咱侄儿回来,咱就要点动人马,兴兵破金!

(周三畏惊喜。)

周三畏  (白)     哦,将军要兴兵破金?

牛皋   (白)     嗯,若不兴兵破金,咱岳家军出生入死,养精蓄锐,为着何来!

(牛皋豪情洋溢,滔滔不绝。)

牛皋   (白)     周大人,那金酋只知岳大哥遭害身死,怎知岳家军军威犹在,如今金兵三路南进,卷土重来,岂能容他猖狂!休看牛头山兵微将寡,喜得是大小三军与咱侄女、侄儿,人人有破金之志,个个有杀敌之心;更喜两河义军,声威浩大,齐来应援。此番兴兵,定然是:

     (念)     威凛凛天惊地动,气昂昂直贯长虹。欢腾腾渡河北进,喜洋洋痛饮黄龙!

(周三畏肃然起立。)

周三畏  (白)     好!将军有此壮志,社稷无忧矣!来来来,请来——接旨!

(周三畏袖中取旨。牛皋意外,暴怒。)

牛皋   (白)     嗻、嗻、嗻!

(牛皋手抓圣旨,亮相。)

牛皋   (白)     哇呀呀……

     (西皮导板)  见圣旨想起了班师诏!

     (白)     撤座!

     (西皮原板)  怒发冲冠恨难消!

             想当年岳家军正待要黄龙直捣,

             十二道金牌——

     (西皮快板)  逼咱大哥转回朝!

             风波亭成冤狱此仇未报,

             岳家庄抄满门连累咱嫂嫂受煎熬。

             大好江山被昏王误尽了,

(牛皋指圣旨。)

牛皋   (西皮快板)  你不该与奸贼秦桧残害忠良,引狼入室,误国之罪难轻饶!

             这一道乱命来得正好,

             且看咱扯碎了它——

(周三畏惊拦。)

周三畏  (白)     啊!

牛皋   (西皮散板)  怒斥当朝。

(牛皋作身段,扯旨。)

周三畏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牛将军扯圣旨满怀激愤,

             急得我周三畏五内如焚。

             不怕回朝难复命,

             怕是是大好江山付金人!

     (白)     将军!

     (西皮散板)  到如今临安危急……

牛皋   (白)     牛头山上,休提临安!

周三畏  (西皮散板)  烽火告警,

             万岁他……

牛皋   (白)     岳家军中,不准讲那昏王!

周三畏  (西皮散板)  命下官前来搬兵。

             此旨非同班师命,

             望将军忍怒火受诏破金。

牛皋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只道你忠良有血性,

             谁知你口声声向昏君。

(周三畏欲待申诉。)

周三畏  (白)     啊,将军……

(牛皋不容分说。)

牛皋   (白)     嗨!

     (西皮散板)  我劝你下山休再多论!

(岳雷急上。)

岳雷   (白)     参见牛叔父!

牛皋   (白)     哦!岳雷侄儿回来了!

岳雷   (白)     侄儿押粮回山,中途路上,遇见母亲打从临安而回!

牛皋   (白)     哦!咱那嫂嫂她、她、她回来了!

岳雷   (白)     正是。

牛皋   (白)     好!

     (西皮散板)  生死重逢咱要礼相迎。

(起牌子。牛皋示意牛通拥周三畏下。岳银屏、岳翠屏同下,扶岳夫人同上。牛皋率岳雷、岳霖、岳震同出迎。牛皋骤见岳夫人,悲从中来。)

牛皋   (白)     啊,嫂……嫂……

(牛皋趋拜。)

岳夫人  (白)     贤弟!

岳雷、
岳震、

岳霆   (同白)    母亲!

(岳雷、岳震、岳霆同拜。)

岳夫人  (白)     儿啊!

(岳夫人悲喜交集,暗中拭泪。牛皋恭身让岳夫人进内。牛皋、岳雷、岳震、岳霆同随进,入座。牌子止。)

牛皋   (白)     大哥惨遭毒手,嫂嫂身陷狱中,小弟遵奉大哥遗言,不曾杀上临安,与那昏王算帐,倒叫嫂嫂吃了苦了!

岳夫人  (白)     唉!劫后余生,何言吃苦受惊。朝廷自毁长城,坐视金兵进犯,眼看忠良冤死,山河破碎,思前想后,好不叫人痛心!

牛皋   (白)     正要回禀嫂嫂知道,方才小弟已然传下将令,只待岳雷侄儿押粮回来,即刻兴兵,大破金酋。不想那昏王竟派周三畏前来传旨,要咱受诏。嘿!倒惹得咱一肚子的恶气!

岳夫人  (白)     啊,贤弟,想那周大人秉性刚正,乃国家栋梁,贤弟不可莽撞,快快请来相见!

(牛皋向牛通,没好气。)

牛皋   (白)     将他请了出来!

(牛通下,引周三畏同上,入内。岳夫人礼迎。)

岳夫人  (白)     周大人!

(周三畏还礼。)

周三畏  (白)     岳夫人!

(周三畏、岳夫人同落座。)

岳夫人  (白)     大人力主公道,挂冠入狱,我这里当面谢过。

周三畏  (白)     岂敢!下官到此,只为搬兵,不想将军不肯受诏,还望夫人……

牛皋   (白)     住了!咱大哥千古饮恨,咱嫂嫂受尽折磨,咱与朝廷势不两立。你来,咱也破金,你不来,咱也破金。休得在此絮絮叨叨!

周三畏  (白)     哎呀!夫人,将军哪!忠良遭害,人神共愤,朝廷有负岳家,岳家无负朝廷。只是如今安危存亡,千钧一发。岳家军若不奉诏,长江一带十万大军统率无人,只怕江南不保,社稷沦亡,岂不是有百利于金寇,无一利于国家!下官一路而来,只见难民塞途,哀鸿遍地,他们闻得下官前来搬请岳家军,都道破金有望,一个个满眶热泪,悲喜交集。哎呀,夫人哪!

     (念)     一言九鼎代请命,不为朝廷为黎民!

(周三畏趋拜。)

岳夫人  (白)     呀!

     (西皮摇板)  历历前尘千般恨,

             触目今朝更痛心。

             牛贤弟手足情深怀义愤,

             周大人千里请命为黎民。

             万感交集思潮滚滚——

周三畏  (白)     啊,牛将军,为国忘私,受诏为是啊!

牛皋   (白)     住了!咱与昏王仇深似海,就是不能奉诏!你与咱走!与咱走!快快地与咱走啊!

(牛皋赶周三畏,岳夫人急拦,同亮相。)

岳夫人  (白)     贤弟!

     (西皮摇板)  当前大敌——

     (西皮原板)  是金兵。

             曾记得黄河渡口寄重任,

     (反西皮二六板)最难忘风波亭前告儿孙。

             为嫂我对朝廷岂无怨恨,

             一家人生死报国,艰难历尽、冤狱沉沉,对朝廷怎不寒心!

             此何时,忍悲愤,

     (西皮流水板) 皆因是江南告警、朝野震惊、遍地哀民、触目惊心!

             朝廷空有兵十万,

             军心涣散乱纷纷。

             若念前嫌不受命,

             江南兵马付何人?

             岳家军举足知轻重,

             断不容寸土让敌人。

             为国家宁忍这五湖三江恨,

             望贤弟遵遗训愤起哀兵!

(牛皋肃然。)

牛皋   (白)     呀!

     (西皮散板)  咱嫂嫂一字一泪心长语重,

             句句话似钢刀扎在心中。

             实难忘风波亭千古遗恨,

             最可叹元帅他、他、他再不能痛饮黄龙。

(牛皋拭泪。)

岳雷   (白)     我等继承遗志,父帅虽死犹生!

(牛皋一震。)

牛皋   (白)     罢!罢!罢!

     (西皮散板)  咱牛皋忍下了千仇万恨,

             大敌前饶过了无道昏君!

             谢嫂嫂适才间一番教训,

             周大人取圣旨……

周三畏  (白)     唉!被将军扯碎了啊!

牛皋   (白)     嘿!

     (西皮散板)  你说与咱大家听!

岳夫人  (白)     且慢!

(岳夫人向周三畏。)

岳夫人  (白)     周大人!

     (西皮流水板) 挽狂澜救危亡力当效命,

             往事昭昭难去心。

             前功尽倾黄河水,

             自坏长城风波亭。

             我岳家担得起千屈万恨,

             断不容重蹈覆辙功败垂成。

             我受诏,公复命,

             必须要清君侧扫尽贼臣!

周三畏  (白)     夫人哪!

     (西皮散板)  贼秦桧背患恶疽……

牛皋   (白)     啊?

周三畏  (西皮散板)  已然丧命,

牛皋   (白)     嘿,便宜了这个狗头!

周三畏  (西皮散板)  除党羽防后患下官担承。

牛皋   (白)     嗯!

周三畏  (西皮散板)  奉圣谕,岳雷侄儿挂帅印,

(牛皋喜。)

牛皋   (白)     怎么?咱岳雷侄儿挂帅?

周三畏  (白)     正是。

岳雷   (白)     侄儿年幼,不敢担此重任。

牛皋   (白)     哎!什么年幼!什么不敢!你挂得,挂得!

周三畏  (白)     着啊!

     (西皮散板)  钦命副帅——

牛皋   (白)     是哪个?

周三畏  (西皮散板)  是牛将军。

牛皋   (白)     哎!

     (西皮散板)  管他钦命不钦命,

             咱牛皋只愿作马前先行。

             叫侄儿——

     (白)     哎,不,不,元帅,元帅!

     (西皮散板)  快快登台传将令——

     (白)     请过令旗!

(牛通取旗,高举。)

牛通   (白)     令旗到!

(众人同趋拜。)

牛皋   (西皮散板)  千斤担交付了你,

(牛皋取旗付岳雷。岳雷肃然接旗。)

岳雷   (白)     谨遵遗训,不负先人!

牛皋   (白)     好!

     (西皮散板)  岳家的好儿孙!

岳夫人  (白)     好啊!

     (西皮流水板) 前仆后继当重任,

             一令如山十万兵。

             南指长江扫敌氛,

             北渡黄河复燕云。

             精忠报国承遗训,

             还我河山慰先灵。

             愿听捷报黄龙饮!

岳雷   (西皮散板)  岳家军,威凛凛,

牛通、
岳震、
岳霖、

岳霆   (同西皮散板) 大破金兵!

(岳雷持令旗,登帅台。)

岳雷   (白)     众将官!

(岳家军同上。)

众人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雷   (白)     站立两厢,听我一令!

众人   (同白)    啊!

岳雷   (念)     金酋三路南进,我军分兵破敌。

             长江淮河,迎头截堵。两河忠义,里外夹攻。

             乘胜直追,横渡黄河,还我河山。

众人   (同念)    还我河山!

     (同唱)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歌声中,众人斗志昂扬,纷纷起舞,高举“还我河山”旗纛,列队进军。幕缓落。)
(完)

——————————
1中国京剧院四团演出时唱二黄散板。

2中国京剧院四团演出时唱二黄碰板三眼。


浏览次数:12754 ┊ 字数:2810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