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断密涧》(一名:《双投唐》;一名:《断密涧》)

主要角色
李密:净,十字门紫脸,黪鼻窝,头戴草王盔,插翎挂尾,挂黪满,穿黄蟒、玉带;第二场中换鞑帽、红色龙箭衣,黄色龙马褂带三尖,红彩裤,厚底靴;第六场穿紫蟒,戴侯帽,腰挎宝剑
王伯党:老生,头戴软扎巾,额子,挂黑三,身穿白色花箭衣,黑色团龙马褂带三尖,系大带,黑彩裤,厚底靴
李世民:小生,头戴九龙冠,身穿红色龙箭衣,黄色龙马褂,系大带,红彩裤,厚底靴;第五场穿黄开敞
李渊:老生,头戴王帽,穿黄蟒,玉带,挂黪三,红彩裤,厚底靴
河阳公主:旦,梳大头,戴凤冠,身穿黄帔,系腰包,彩裤,彩袜,彩鞋
大太监:丑,头戴大太监盔,身穿大太监衣,红彩裤,朝方

《断密涧》方荣翔饰李密
《断密涧》方荣翔饰李密
情节
隋唐时期,李密因在瓦岗寨称西魏王,逐渐失去人心,秦琼、徐勣等皆弃之而去;仅有王伯党相随。王伯党劝李密投唐,李密遣散士卒,途遇李世民,引二人见李渊,李渊受降,且以侄女河阳公主许配李密为妻,招李密为驸马。李密仍欲反,告河阳公主,河阳公主责之,李密怒杀河阳公主,与王伯党同逃。李渊闻知速派李世民追赶至断密涧,以兵围住劝王伯党投降,王伯党不从,与李密二人皆被乱箭射死。

根据《方荣翔戏剧集》:方荣翔教授宋昌林演出录像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3.1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伯党  (内白)    马来!

(冲头,半拉水底鱼牌。四喽兵拿单刀同上,同站门。王伯党额子上插翎挂尾、左手拿令旗、右手拿鞭上,亮相,打马向前,走至台中。)

王伯党  (念)     习就百步箭穿杨,一片丹心保魏王。

     (白)     俺——姓王名勇字伯党。奉了大王之命,追赶徐勣、魏征,赶至三岔路口,将他等赶上。是我念在贾家楼结拜之情,将他等放走。不免回山蒙哄大王。

             众喽兵!

(王伯党左右一看。)

四喽兵  (同白)    有!

王伯党  (白)     回山交令!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同领起下。王伯党走至台前右侧加鞭亮相,下。)

【第二场】

(反二黄小开门。四太监同上,同站门。李密上,亮相,至九龙口抖袖,整冠理髯,至台中。)

李密   (引子)    国乱民荒,天星不顺,归他邦。

(李密抖袖,整冠理髯,朝左右一看两看,往右向里转身,归大坐。)

李密   (念)     孤王聚义在瓦岗,恼恨飞鼠盗仓粮。七郎八虎俱散去,东逃西奔各一方。

(四太监同往里归。)

李密   (白)     孤,西魏王李密。可恨徐勣、魏征假改孤的本章,将李世民放走,孤也曾命王贤弟追赶他等,这般时候不见回来?

             来!

四太监  (同白)    有。

李密   (白)     伺候了。

四太监  (同白)    啊!

(四喽兵同上,一条边。王伯党左手拿令旗、右手拿马鞭上,至台前右侧亮相。)

王伯党  (念)     忙将山下事,报与大王知。

(王伯党下马,把马交给四喽兵,四喽兵接马一条边同下。王伯党把令旗交右手转身向内躬身。)

王伯党  (白)     伯党告进。

(王伯党进门,挖走反圆场至台中,面向李密躬身。)

王伯党  (白)     大王在上,伯党交令!

(王伯党把令旗交与李密。)

李密   (白)     收令。

(李密接令旗,放在桌上。)

王伯党  (白)     搭躬。

(王伯党拱手,躬左腿施礼。)

李密   (白)     坐下。

王伯党  (白)     谢坐!

(王伯党起身,太监甲搬左边座,王伯党入座。)

李密   (白)     啊贤弟。

王伯党  (白)     大王。

李密   (白)     孤命你追赶徐勣、魏征怎么样了?

王伯党  (白)     是我赶至三岔路口,未曾赶上,特地回山交令。

(王伯党朝李密拱手。)

李密   (白)     哼!哪里是追赶不上,分明念在贾家楼结拜之情,将他等放走。前来蒙哄孤家,是与不是!

(大锣一击。)

王伯党  (白)     大王!

(王伯党拱手,朝外为难亮相。)

王伯党  (西皮原板)  大王说话太执迷,

             伯党言来听端的:

             三十六人曾结义,

             大反山东皆名题。

             程咬金有福登龙位,

             众家哥弟拜帅旗。

             只剩下王勇来保你,

             反说为臣把主欺。

             倘若是大肆刀兵起,

             祸到临头悔不及。

(王伯党双手一摊示意。)

李密   (白)     呀!

(李密恍然大悟,右手理髯抖袖。)

李密   (西皮摇板)  王贤弟说话大有理,

     (西皮快板)  猜透了孤王的暗中机。

             李密忙离金交椅,

(李密离开大坐,至台前偏右侧。)

李密   (西皮快板)  背转身来自猜疑。

             倘若是他国刀兵起,

             好一似黄鹰捉白鸡。

             扭回头叫贤弟,

             孤王言来听端的:

             你本是堂堂的忠良辈,

             莫做三心二意的。

(王伯党拱手。)

王伯党  (白)     大王!

     (西皮快板)  大王不降为臣罪,

             伯党焉敢把主欺。

             我若是保主有假意,

             气化清风肉化泥。

李密   (西皮快板)  好一个忠良王贤弟,

             亚赛过当年的介子推。

             孤王若把这良心昧,

             乱箭穿身——

(李密双手托髯。)

李密   (西皮摇板)  就不回。

(喽兵甲搬小座,李密坐小座,王伯党坐。)

李密   (白)     贤弟,事到如今,还是重整瓦岗。

王伯党  (白)     瓦岗已散,难以重整。

李密   (白)     这,依贤弟之见?

王伯党  (白)     你我君臣前去降唐。

李密   (白)     想那唐童与孤旧有仇恨,孤卿此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李密向外指。)

王伯党  (白)     愿保大王无事。

(王伯党拱手。)

李密   (白)     好,一起走!

(李密站起欲走。)

王伯党  (白)     且慢!

李密   (白)     啊!

王伯党  (白)     这样去不得。

李密   (白)     怎样去不得?

王伯党  (白)     必须换了靴衣小帽,方可前去。

李密   (白)     这身荣耀,叫孤怎能割舍?

(李密看衣着。)

王伯党  (白)     事到如今,舍不得也得舍!

李密   (白)     唉!看衣更换。

太监甲  (白)     是。

(吹打。四太监同合龙口,王伯党、四太监同朝里站,李密下,脱蟒、摘草王盔。)

李密   (白)     贤弟替孤传令。

王伯党  (白)     是。

             下面听者!

四喽兵  (内同白)   啊!来也!

王伯党  (白)     我君臣前去降唐。愿随者随,不愿随者各自散去。

四喽兵  (内同白)   我等散去了。

(四喽兵自两边同翻下。王伯党转身下,摘额子、翎尾,上,朝两边看,站下场门一边。李密至台前。)

王伯党  (白)     传令已毕。

李密   (白)     贤弟与孤带马!

王伯党  (白)     臣,来也!

(慢长锤。李密左手扶剑亮相。王伯党自下场门拉两马鞭上,给李密带马。李密上马,王伯党由李密身后走过,往右上马,加鞭一翻两翻,归八字。李密居左,王伯党居右。)

李密   (西皮原板)  在头上摘下了飞龙帽,

             在身上又脱滚龙衣。

             勒住了马头用目觑,

(李密、王伯党各自绕马鞭向上场门方向亮相,在过门中互看。)

李密   (西皮原板)  锦绣瓦岗化灰泥。

             舍不得瓦岗风景地,

             舍不得瓦岗锦绣华夷。

             此一去降唐好一比,

             虎落平川被犬欺。

(李密左手扶剑上右步,右手马鞭托髯亮相。)

王伯党  (西皮快板)  大王不必长叹气,

             伯党言来听端的:

             此一去降唐是正理,

(王伯党用马鞭朝外一指,左手伸出拇指。)

王伯党  (西皮快板)  青史名标万里题。

李密   (西皮快板)  倘若是唐童把仇记,

(李密用马鞭一指。)

李密   (西皮快板)  笼中之鸟怎腾飞。

王伯党  (西皮快板)  杀身大祸臣愿替,

             愿保大王挂紫衣。

李密   (白)     唉!

(李密无可奈何加鞭打马转身朝下场门亮相,下。王伯党打马下。)

【第三场】

(冲头。四红龙套拿标旗同上,同站门。李世民上。住头。李世民左手拿弓箭、右手拿马鞭亮相,打马至台前亮相。)

李世民  (念)     金殿领圣命,郊外访贤臣。

     (白)     小王李世民。奉了父王旨意,郊外射猎。

             众将官!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李世民  (白)     郊外去者!

(冲头,闪锤。)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人马扎在银空山,

             刀枪剑戟好威严。

             抬头只见一群雁,

             对准宾鸿忙撒弦。

(李世民搭弓,往下场门射箭。)

四红龙套 (同白)    带箭而逃。

李世民  (白)     紧紧追赶!

(冲头,回头。)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四红龙套领起同下。李世民至上场门前亮相,至台前右侧打马面向下场门亮相,下。)

【第四场】

(李密、王伯党同打马上,同至台前分八字,李密在左,王伯党在右。)

李密   (唱)     昔日螳螂去捕蝉,

王伯党  (唱)     偶遇黄雀把路拦。

李密   (唱)     黄雀又被金弹打,

王伯党  (唱)     打弹之人被虎餐。

李密   (唱)     孤王勒马用目看,

(快纽丝。李密右手绕马鞭,左手理髯,往台前侧看,王伯党往后撤步往右侧看。雁箭落在台前右侧。王伯党急下马。)

王伯党  (唱)     只见一物落马前。

(住头。王伯党捡起雁箭,李密下马。)

李密   (白)     贤弟拾得何物?

王伯党  (白)     拾得箭雁大王请看。

(王伯党把雁箭交与李密。一锣。)

李密   (白)     待孤看来。

             嗯,“李世民百发百中”。

             贤弟你我有此箭雁去到酒肆之中沽饮几杯。

王伯党  (白)     且慢,你我有此箭雁,就有了你我君臣进身之策。

李密   (白)     贤弟,你保得孤王好保,保不得孤王你叫孤王好保。

王伯党  (白)     管保大王无事。

李密   (白)     哦,哪里藏躲?

王伯党  (白)     松林藏躲。

(王伯党指下场门。)

李密   (白)     松林?好,请了!

     (唱)     从空降下雕翎箭,

(李密下。王伯党拉马往下场门看,转身朝台前。)

王伯党  (唱)     人不凑巧天凑缘。

(王伯党至下场门前。四红龙套引李世民同上,同至下场门成鼓排队,李世民至台前右侧。)

李世民  (白)     前道为何不行?

王伯党  (白)     伯党挡道。

李世民  (白)     人马列开。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四红龙套由鼓排队往回翻,分两边排列。李世民归台中下马,王伯党拉马至上场门台前右侧把马交给红龙套乙,转身向李世民。)

王伯党  (白)     为臣拾得箭雁,千岁请看!

(王伯党双手将箭雁呈上。)

李世民  (白)     罢了。卿家不在瓦岗扶保李密,到此何事?

(李世民接箭雁。)

王伯党  (白)     为臣保荐一人,前来降唐。

(王伯党拱手。)

李世民  (白)     但不知是哪一家?

王伯党  (白)     西魏王李密!

李世民  (白)     噢,李密!为何不来见过小王?

王伯党  (白)     恐怕千岁记得南牢之仇。

(王伯党拱手。)

李世民  (白)     只要他真心归顺,小王一概不究,请来相见。

王伯党  (白)     遵命。千岁须要言而有信哪!

李世民  (白)     唉卿家呀!

(李世民右手一招。)

李世民  (唱)     小王岂肯言无信,

             快请魏主把话云。

王伯党  (白)     哦!

     (西皮快板)  好一个贤德圣明君,

             他比尧舜强十分。

             松林忙把大王请,

     (白)     有请大王!

(李密拉马自下场门上,至台前左侧把马鞭放下,拴马,转身与王伯党成小八字。)

李密   (唱)     心中恍惚不安宁。

     (白)     哦,贤弟。

王伯党  (白)     大王。

李密   (白)     可曾见过唐童?

王伯党  (白)     也曾见过唐童。

李密   (白)     噢。这南牢之仇?

王伯党  (白)     一概不究。

李密   (白)     哦,好!等孤向前。

王伯党  (白)     且慢!

(王伯党用手一挡。)

王伯党  (白)     此番见了唐童,怎样地行礼?

李密   (白)     见了他人,为臣搭上一躬也就是了。

(李密拱手。)

王伯党  (白)     必须下一全礼的才是。

李密   (白)     怎么。叫孤下一全礼?万万的不能!

王伯党  (白)     大王,你我君臣前来做甚?

李密   (白)     前来降唐。

王伯党  (白)     却又来!

     (西皮快板)  说什么瓦岗你为尊,

             讲什么屈膝不跪人。

             向前去行一个君臣礼,

             身挂紫罗入朝门。

李密   (白)     哦!

(李密恍然双手托髯,撤步思忖,扔髯。)

李密   (唱)     李密闻言无定准,

             背转身来自思忖。

             当初在瓦岗多侥幸,

             称孤道寡亚赛过朝廷。

             到如今屈膝来归顺,

             时衰运败跪其人。

             罢罢罢,暂记下孤的心头恨,

             叮咛言语我记在孤心。

             回头便对贤弟论,

             孤王我言来细听分明:

             只要那唐童他不记孤的恨,

             我情愿屈膝跪他人。

             王贤弟与孤你就忙把路来引,

(李密、王伯党同拱手。王伯党转身向台前右侧,李密跟上,在左侧,王伯党示意见礼,李密会意。)

李密   (西皮摇板)  有罪李密臣见君。

(李密行礼,李世民急搀起。)

李世民  (白)     卿家!

     (西皮摇板)  只要真心来归顺,

             与你皇兄御弟称。

(李密、王伯党同打背躬示意。)

李密   (西皮摇板)  人言唐王似尧舜,

王伯党  (西皮摇板)  话不虚传果是真。

李密   (西皮摇板)  降唐的事儿我把心拿稳,

(王伯党右手食指黑三,面空亮相。)

王伯党  (西皮摇板)  似狂风吹散了满天云。

(王伯党双手比划示意。)

李世民  (白)     众将官!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李世民  (白)     带马回朝。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红龙套甲回身捡起马鞭给李密带马,红龙套丙给王伯党带马。李世民、李密、王伯党同上马,同下。)

【第五场】

(朝天子牌。四太监同上,同站门,大太监引李渊同上。李渊至九龙口整冠理髯,至台前。)

李渊   (引子)    海晏河清,太平世,五谷丰登。

(李渊抖袖,整冠理髯,左右一看两看,向右往里转身入大座。)

李渊   (念)     日出东方万道红,祥云日露照深宫。两班列立文共武,孤王有道坐龙廷。

     (白)     孤,李渊。国号武德。幸喜班师以来,海晏河清,民安国泰。今当设立早朝。

             内侍。

大太监  (白)     在。

李渊   (白)     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展放龙门!

(李世民上,至台前右侧抖袖。)

李世民  (念)     忙将李密事,奏与父王知。

     (白)     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渊   (白)     平身。

李世民  (白)     万万岁。

(李世民起身。)

李渊   (白)     赐座。

李世民  (白)     谢座。

李渊   (白)     皇儿。

李世民  (白)     父王。

(李世民拱手。)

李渊   (白)     打得多少飞禽走兽?

李世民  (白)     未曾打得飞禽走兽,访来二家贤臣。

李渊   (白)     噢。他姓字名谁?

李世民  (白)     李密。伯党。

李渊   (白)     哦!李密!想那李密与我儿有南牢之仇,孤王要擒他治罪。

李世民  (白)     只要他真心归顺,儿臣一概不究。

李渊   (白)     皇儿言得极是。宣他二人上殿。

李世民  (白)     领旨。

(李世民起身至台中,面向外。)

李世民  (白)     万岁有旨:李密、王伯党上殿!

(李世民拱手,右手向外一指,转身回位坐。)
李密、

王伯党  (内同白)   领旨。

(李密、王伯党同上,同至台前右侧小八字。)

李密   (念)     低头入朝门,

王伯党  (念)     叩见圣明君。

李密   (白)     唉!

(李密、王伯党对脸,无奈同至台中面向李渊。
李密、

王伯党  (同白)    臣,(李密)(伯党)归降来迟,死罪呀死罪!

(李密、王伯党同跪。)

李渊   (白)     李密。

李密   (白)     臣。

李渊   (白)     你可知罪?

李密   (白)     臣知罪,万岁恕罪。

(李密拱手低头。)

李渊   (白)     只要你真心归顺,南牢之事孤一概不究。暂授魏公之职,领旨下殿。

李密   (白)     领旨。正是:

     (念)     瓦岗为王位,倒做一品臣。

(李密起身,转身托髯。)

李密   (白)     唉!

(李密扔髯,转身下。)

李渊   (白)     王勇听封。

王伯党  (白)     且慢,为臣不愿为官,有本启奏。

李渊   (白)     奏来。

王伯党  (白)     容奏。

(牌子。王伯党拱手示意,做手势,叩头。)

李渊   (白)     即是王将军不愿为官,孤难以封赠,命你暂居李密门下,日后有功,另加封赠。下殿去吧。

王伯党  (白)     谢万岁!正是:

     (念)     蟒袍玉带我不爱,一片忠心常挂怀!

(王伯党下。)

李渊   (白)     皇儿。

李世民  (白)     父王。

(李世民拱手起身。)

李渊   (白)     想那李密,乃久反之徒,他今前来,恐怕他心中不稳。

李世民  (白)     启父王:何不将河阳公主招赘与他,料然无事。

李渊   (白)     皇儿言得极是。传孤旨意,命河阳公主招赘李密,吉日完婚。领旨下殿。

(大太监撤座。)

李世民  (白)     领旨。请驾回宫。

李渊   (白)     退班。

(李世民出殿,下。四太监自两边分下,李渊下。)

【第六场】

(小锣。四宫女同上,同站门。河阳公主上,至九龙口整冠理服饰,抖袖。)

河阳公主 (引子)    身居皇宫,遵圣命,夫唱妇随。

(河阳公主抖袖,左右看,转身朝里坐小座。)

河阳公主 (念)     金枝玉叶享荣华,生长皇宫第一家。幼读诗书讲今古,礼仪之邦我中华。

(河阳公主抖袖,四宫女同往里归,大太监自下场门上。)

河阳公主 (白)     本宫河阳公主。只因皇伯将我许配李密,招他以为驸马。今日早朝皇伯将驸马宣上金殿,不知为了何事?

             宫娥们。

(河阳公主往两边一看。)

四宫女  (同白)    有。

河阳公主 (白)     伺候了。

四龙套  (内同白)   驸马爷回宫啊!

河阳公主 (白)     有请!

(吹打。河阳公主离座,至台前偏右处。二宫女将小座改搬成八字椅。四龙套同上,归一条边。李密骑马手捧圣旨上,至台前,下马,将马交给龙套甲。四龙套自上场门同下。河阳公主迎接,李密、河阳公主同进。李密把圣旨交与河阳公主,河阳公主将圣旨交与大太监,大太监下。李密、河阳公主同坐。)

河阳公主 (白)     啊,驸马,今日早朝我皇伯有何旨意?

李密   (白)     赐本宫圣旨一道,征战山西贼寇。

(李密右手向外一指。)

河阳公主 (白)     不知驸马几时起程?

李密   (白)     我明日起程。

河阳公主 (白)     妾身备得有酒,与驸马饯行。

李密   (白)     好,有劳公主。

河阳公主 (白)     宫娥们。

四宫女  (同白)    有。

河阳公主 (白)     看酒。

四宫女  (同白)    是。

(四宫女同下,同拿酒具上,同斟酒。李密、河阳公主同饮。)

李密   (唱)     河阳宫中把酒摆,

             夫妻们对坐饮开怀。

             停杯不饮愁眉带,

(李密抬左手向外打背躬。)

李密   (唱)     休内机关她怎猜。

河阳公主 (唱)     今日宫中把宴摆,

             夫妻对坐饮开怀。

             驸马因何愁眉带,

             停杯不饮为何来?

     (白)     驸马因何停杯不饮?

(河阳公主拱手。)

李密   (白)     哦!本宫有心事在怀。

河阳公主 (白)     既有心事在怀,何妨对妾身言讲。

李密   (白)     这……耳目甚众。

(李密往两边一看。)

河阳公主 (白)     宫娥们两厢退下。

(四宫女自两边分下。)

河阳公主 (白)     驸马请讲。

(河阳公主拱手。)

李密   (白)     啊公主,想本宫当初在瓦岗好不乐哉也!

(李密抖袖。)

李密   (西皮快板)  非是本宫愁眉带,

             公主听我表心怀。

             在瓦岗为王多自在,

             称孤道寡坐龙台。

             飞龙帽,头上戴,

             杏黄蟒袍海外来。

             不幸散了瓦岗寨,

             王贤弟劝孤投唐来。

             多蒙你皇伯恩似海,

             反将公主配合谐。

             东床驸马某不爱,

             我一心只想坐坐龙台。

河阳公主 (白)     呀!

(河阳公主离座背躬。)

河阳公主 (西皮快板)  东床驸马他不爱,

             一心只想坐龙台。

             明明知道装不解,

(河阳公主低头沉思,转向李密。)

河阳公主 (西皮快板)  假意向前问明白。

     (白)     驸马,听你之言,莫非要谋夺我皇伯的江山不成?

李密   (白)     嗯。某早有此意。我来问你,你皇伯玉玺今在何处?

河阳公主 (白)     现在昭阳正宫。你问它作甚?

李密   (白)     你可能盗得来?

河阳公主 (白)     盗来便怎样?

李密   (白)     若是盗得来玉玺,这昭阳正院就是你的了!

河阳公主 (白)     唗!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牙咬坏,

             驸马做事理不该。

             皇伯待你恩似海,

             看起来你是无义的才。

李密   (白)     住口!

(李密指河阳公主,抖袖。)

李密   (西皮散板)  贱人若把消息卖,

             叫你死后无葬埋。

河阳公主 (白)     唗!

     (西皮散板)  向前抓住袍和带,

李密   (白)     啊!

河阳公主 (西皮散板)  皇伯驾前去制裁。

李密   (白)     住口!

(李密左手拂袖甩河阳公主。)

李密   (西皮散板)  贱人说话信口开,

             不由本宫恼心怀。

             宝剑出鞘魂不在,

     (白)     看剑!

(李密欲威吓河阳公主,河阳公主欲向前,李密误将河阳公主杀死。李密大惊。)

李密   (白)     啊!

(李密指河阳公主。)

李密   (西皮散板)  河阳公主就倒尘埃。

(李密右手撩水袖。)

李密   (白)     且住!

(李密放水袖。)

李密   (白)     河阳公主被孤杀死,这便如何是好?

(李密往后撤步,思忖。)

李密   (白)     有了!

(李密往前上步。)

李密   (白)     我不免将宫门紧闭,杀它个干干净净哪!

(李密关门,转身朝下场门亮相,下。李密脱蟒、露箭衣马褂带三尖摘侯帽换鞑帽持宝剑自下场门上,至台中。)

李密   (西皮散板)  斩草除根方无害,

             无名大火涌上来。

(急急风牌。李密削大太监,大太监大惊,自上场门跑下,李密欲追,把剑交左手,右手开门,门后转身将剑交右手亮相,下。)

【第七场】

(王伯党掌灯笼上,至台中。)

王伯党  (西皮散板)  蟒袍玉带我不爱,

             一片忠心常挂怀。

             将身来在宫门外,

(王伯党往台左侧走至台前。)

李密   (内白)    贤弟慢走!

王伯党  (白)     啊!

     (西皮散板)  只见大王到此来。

李密   (内白)    走!

(李密急上,至台前右侧。)

     (西皮散板)  将身来在宫墙外,

             见了贤弟说开怀。

(王伯党相迎,李密、王伯党成八字形。)

王伯党  (白)     慌里慌张为了何事?

李密   (白)     贤弟大事不好了!

(李密右手一摊示意。)

王伯党  (白)     何事惊慌?

李密   (白)     河阳公主被孤杀、杀、杀死了!

(李密右手作刀状示意。)

王伯党  (白)     啊!尸首今在何处?

李密   (白)     随孤来!

(水底鱼牌。李密用右手抓住王伯党左手腕,面向里拎王伯党由台后绕走圆场至台前中,李密、王伯党同进门,李密用右手一带王伯党膀子。)

李密   (白)     你来看!

王伯党  (白)     哎呀!

(乱锤。)

王伯党  (西皮散板)  一见河阳公主倒尘埃。

             可叹你剑下坏,

     (哭头)    公主!

李密   (笑)     哈哈……

王伯党  (白)     呸!

     (西皮散板)  忘恩负义为何来?

李密   (白)     贤弟,事到如今,还要搭救孤王才是。

(李密拱手。)

王伯党  (白)     似你这样忘恩负义之人谁来救你!

(王伯党右手指李密。)

李密   (白)     哎呀贤弟呀!孤屈膝了。

(李密下跪,王伯党搀起。)

王伯党  (白)     征战山西贼寇,圣旨可曾带在身旁?

李密   (白)     噢噢!现在身旁。

王伯党  (白)     混出皇城再做道理!

李密   (白)     走哇!

王伯党  (白)     走哇!

李密   (白)     走哇!

     (西皮散板)  鳌鱼脱逃金钩钓,

(李密下。)

王伯党  (西皮散板)  摇头摆尾再不来。

(王伯党下。)

【第八场】

(李世民上,至台中。)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幸喜李密招驸马,

             定能忠心保皇家。

(大太监急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小千岁可了不得啦!

李世民  (白)     何事惊慌?

大太监  (白)     李密把河阳公主一剑杀死了!

李世民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散板)  内侍摆驾金殿进,

(大太监引李世民同走圆场。)

李世民  (西皮散板)  父王驾前奏分明。

     (白)     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世民跪。)

李渊   (内白)    皇儿平身。

李世民  (白)     万万岁!

(李世民起,归左边拱手面向里。)

李渊   (内白)    上殿有何本奏?

李世民  (白)     今有李密将河阳公主杀死,请父王降罪。

李渊   (内白)    噢!有这等事。就命皇儿带领马、段、殷、刘四员上将,三千人马。再赐你宝剑一口,追杀李密。领旨下殿。

李世民  (白)     领旨。

(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自两边分上。)

李世民  (白)     众将官!

马三宝、
段之贤、
刘弘基、

殷开山  (同白)    有。

李世民  (白)     追杀李密去者!

马三宝、
段之贤、
刘弘基、

殷开山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李密、

王伯党  (内同白)   马来!

(李密、王伯党同上。)

李密   (西皮散板)  君臣逃出天罗网,

王伯党  (西皮散板)  翻身跳出是非墙。

(李密、王伯党分站八字。)

李密   (白)     贤弟,且喜你我逃出皇城,投奔哪里安身?

王伯党  (白)     这,你我投奔刘武周那里,暂且安身。

(王伯党用右手马鞭一指。)

李密   (白)     噢,刘武周是孤的好友。看,天时尚早缓缓而行。

王伯党  (白)     若有追兵前来?

李密   (白)     有孤一保。

(李密得意,用马鞭托髯。)

王伯党  (白)     怎么,又有你!

(王伯党用左手指向李密。)

李密   (白)     嗯!

王伯党  (白)     事到如今,一命断送你手!

(王伯党怒指李密,李密往下场门后退,亮相,拱手。)

李密   (白)     贤弟!

     (西皮原板)  这时候孤才把这宽心放,

(王伯党愁闷。)

李密   (西皮原板)  王贤弟你因何面带惆怅?

王伯党  (西皮原板)  你杀那公主因为何故,

             忘恩负义为的是哪桩?

李密   (西皮原板)  昨夜晚在宫中饮琼浆,

     (西皮快板)  夫妻们对坐叙叙家常。

             孤把那好话对她讲,

             谁知贱人发癫狂。

             大丈夫岂容那妇人讲,

             因此拔剑杀河阳。

王伯党  (西皮快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太阳头上冒火光。

             可叹三十六员将,

             东逃西奔各一方。

             单单剩下王伯党,

             如今保你来降唐。

             忠义二字你不讲,

             你是个人面兽心肠。

李密   (西皮快板)  贤弟把话错来讲,

             细听孤王说比方:

             昔日里韩信谋家邦,

王伯党  (西皮快板)  未央宫中一命亡。

李密   (西皮快板)  毒死那平帝是王莽,

王伯党  (西皮快板)  千刀万剐无下场。

李密   (西皮快板)  李渊也是个臣谋主,

王伯党  (西皮快板)  他本是真龙下天堂。

李密   (西皮快板)  讲什么真龙下天堂,

             孤王看来也平常。

             此番借来那兵和将,

             带领人马反大唐。

             唐室的江山归孤掌,

             封你一字并肩王。

王伯党  (西皮快板)  讲什么一字并肩王,

             羞得王勇脸无光。

             人心不足蛇吞象,

             霜雪焉能见太阳。

李密   (西皮快板)  错赖孤王性鲁莽,

             君臣一路好商量。

             李密打马朝前往,

(李密打马转身下。王伯党看,至下场门,转身亮相。)

王伯党  (西皮摇板)  王伯党错保了忘恩的王。

(王伯党无可奈何,打马下。)

【第十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李世民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一场】

(李密、王伯党同上,同至台中,亮相。)

李密   (西皮散板)  耳旁听得銮铃响,

             倒叫孤王心着慌。

     (白)     追兵到此如何是好?

王伯党  (白)     大王,前面等候,伯党向前。

李密   (白)     小心了!

(急急风牌。李密下。王伯党至下场门前拔剑。四龙套、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李世民同上,同一条边。)

李世民  (白)     卿家为何不辞而别?

(王伯党思虑。)

王伯党  (白)     千岁之恩容图后报。自古道,忠臣不保二主,愿随魏王,死不足惜。

(王伯党用马鞭、宝剑托髯,亮相。)

李世民  (白)     将军哪!

     (西皮散板)  将军随我回朝往,

             父王降罪我承当。

王伯党  (白)     哎呀千岁呀!

     (西皮散板)  千岁若不将臣放,

             战死沙场永不降。

(急急风牌。王伯党、李世民、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同一过河、两过河,李世民打王伯党棚头,王伯党败下,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李世民同追下。李密上,李密、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同结攒开打,同领起走圆场,归正场,李密架住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

李密   (西皮散板)  马、段、殷、刘四员将,

             一个倒比一个强。

             李密入了天罗网,

(王伯党持剑、马鞭上。)

王伯党  (西皮散板)  来了王勇保魏王。

(王伯党挑开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李密下。王伯党、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同过来、过去,王伯党败下,马三宝、段之贤、刘弘基、殷开山同追下。四龙套持弓箭同上,同挖门。李世民上,至台中。)

李世民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李世民  (白)     埋伏了!

四龙套  (同白)    啊!

(急急风牌。四龙套自两边分下。李世民下。)

【第十二场】

(水底鱼牌。李密、王伯党打马同上。四龙套持弓箭引李世民同上,同上高台。)

李密   (白)     贤弟,你我杀了半日,不知来到何处?

王伯党  (白)     待我看来。

             来此已是“断密涧”。

李密   (白)     待孤看来。

             来此已是“断密涧”,不好了!

(李密用马鞭指。)

李世民  (白)     放箭!

(风入松牌。四龙套同射箭。李密、王伯党同挎胳膊用剑、马鞭挡箭。王伯党面向里,李密面朝上躺王伯党身上,同死。)

四龙套  (同白)    李密、王伯党已死!

李世民  (白)     伯党尸首不可损坏,将李密尸首推下涧。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李世民  (白)     人马回朝!

四龙套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804 ┊ 字数:1139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