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铡判官》(一名:《普天同乐》)

主要角色
包拯:净
柳金婵:正旦
张洪:净
油流鬼:丑
秦广辉:净
县令:老生
颜查散:小生
颜母:老旦
柳自芳:老生
柳夫人:老旦
丫鬟:花旦
李保:丑
公孙策:老生

《铡判官》刘永春饰包拯
《铡判官》刘永春饰包拯
情节
宋天子正月十五大放花灯与民同乐,少女柳金婵随父母元宵节御街观赏,与未婚表兄颜查散相互爱慕,赠凤钗一双以示心迹。突然狂风骤起,一家失散,柳金婵被屠户李保害死于喜鹊桥边。颜查散恰巧经过,遂被捕,知县判颜查散绞死。阴司大判张洪包庇罪犯外甥李保,擅自改写生死簿。包拯发现此案疑点,亲下阴曹,查生死簿,上注明柳金婵被颜查散所缴。包拯不信,再至阴山,访问柳金婵鬼魂,更于油流鬼口中,得知判官为李保母舅,因袒护李保而私改生死簿。包拯大怒,乃至森罗殿与阎王辩理。阎王始而袒护判官,包拯力争,阎王乃将判官交出。包拯亲挟之还魂,又将柳金蝉等救治回生,铡判官。

根据《方荣翔戏剧集》:1987年实况录像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1.2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庆佳节】

(汴梁御街,天幕幻灯,稍远处宫廷景色:玉石栏杆,灯棚上挂各式彩灯,上吊多盏走马灯等。在欢快的喜庆元宵节的鼓乐声中拉开大幕,为御街护驾,宋天子将来此处与民同乐,御林军不断地巡视列队而过。人群中男女老少,三五成群组成的画面在赏景,观灯。)
(柳自芳、柳夫人、柳金婵、颜查散、来兴、丫鬟同上。)

柳自芳  (西皮原板)  元宵佳节多欢欣,

柳夫人  (西皮原板)  汴梁城内满人群。

柳自芳  (西皮原板)  宋王爷放花灯与民同庆,

柳夫人  (西皮原板)  男女老少喜盈盈。

颜查散  (西皮摇板)  奉母命探舅亲汴梁城进,

             随二老与表妹观赏花灯。

             慈母意游子情,于心怎忍,

             我这里恭身拜早登回程。

柳自芳  (西皮摇板)  外甥奉母多孝敬,

柳夫人  (西皮摇板)  愿你皇榜登姓名。

柳自芳  (西皮摇板)  得中之后速报信,

柳夫人  (西皮摇板)  你表兄妹好成亲。

颜查散  (西皮摇板)  外甥谨记双亲命,

             再向表妹叙别情。

(柳自芳、柳夫人、来兴同下。)

柳金婵  (西皮二六板) 姑母膝前替我孝敬,

             祝福高堂寿康宁

             兄妹年幼把姻缘定,

             青梅竹马到如今。

             凤钗成双插云鬓,

             亲赠一支表心情。

             非兄不嫁将你等,

             有无功名早迎亲。

颜查散  (西皮摇板)  表妹情重凤钗赠,

             登榜之时接新人。

柳金婵  (西皮摇板)  两情长有心已定,

             又岂在朝朝暮暮中。

颜查散  (西皮摇板)  暂忍下儿女情回乡路奔,

(颜查散下。)

柳金婵  (西皮摇板)  祝郎君我暗拜过往神灵。

(转暗,狂风起。)

丫鬟   (白)     小姐……

柳金婵  (白)     爹爹……母亲……

柳自芳  (内白)    金婵……

柳夫人  (内白)    娇儿……

(柳金婵、丫鬟自两边分下。柳自芳、柳夫人同上。)

柳自芳  (西皮散板)  狂风骤起立难稳,

柳夫人  (西皮散板)  金婵无影心不宁。

(来兴上。)

柳夫人  (白)     哎呀老爷呀,此时四处纷乱,金婵女儿她……她不知往哪里去了。

(丫鬟上。)

丫鬟   (白)     小姐……

             哎呀老夫人,刚才我和小姐在这儿看灯,忽然一阵风,小姐她……她就不见了。

柳自芳  (白)     唗!适才狂风骤起,尔等不顾小姐,真真气死我也!

来兴   (白)     员外息怒,容小的们仔细寻找。

柳自芳  (白)     速到祥符县报官,就说老夫的女儿观灯之时在外失踪,请县台速速命人寻找,若是寻到我的女儿,自有重金相谢。

柳夫人  (白)     若无我的女儿,老身定与你等决不甘休。

来兴   (白)     是啦!

             这是哪儿的话呀!

             小姐……

(来兴下。)

丫鬟   (白)     小姐……

柳自芳  (白)     金婵……

柳夫人  (白)     娇儿……

柳自芳  (白)     金婵……

柳夫人  (白)     娇儿……

丫鬟   (白)     小姐……

(丫鬟、柳自芳、柳夫人下场门同亮相,同下。)

【第二场:喜鹊桥】

(李保上。)

李保   (白)     嘿嘿!好个张屠夫够朋友,我李保这正月十五才算吃上一顿足酒饱饭,唉,不过你那两句话我不爱听,你说什么,自从我舅父张洪死了以后,你瞧我吃喝赌钱,家产荡尽,我看一个人孤苦伶仃怪可怜的,你劝我改邪归正,呸!我才不听你那一套呢。我告诉你,我李保早晚有一天能发大财,唉!今儿个这月亮怎么是双的?

     (念)     无心观月景,回家守孤灯。

(李保下。)

柳金婵  (内西皮导板) 霎时间天昏暗乾坤倒倾,

(柳金蝉边唱边上。)

柳金蝉  (白)     爹爹!母亲!

     (西皮散板)  狂风起沙石飞杏眼怎睁。

             似落叶遇秋风步履难稳,

(李保自下场门急上。)

李保   (西皮散板)  黑夜女子何方行?

     (白)     哈哈哈……我说这一女子,这深更半夜,孤身一人来在这旷野荒郊,你就不怕遇上歹人吗?哎,你姓什么叫什么?住在哪儿?告诉我,兴许能帮你个忙哪。

柳金婵  (白)     大哥。

     (念)     爹爹名叫柳自芳,奴家闺字柳金婵,家住汴梁祥符县。

李保   (白)     哎哟,原来你就是柳金婵柳小姐,这就怪不得啦。刚才柳员外与家人是满市里找您呀。碰上我啦,我叫他们先回去了,我说我去找小姐,没想到在这碰上您啦。这么办,我送您回府吧。

柳金婵  (白)     若能送我平安回府,我爹爹必然重金相谢。

李保   (白)     瞧您说的,别客气,咱们不是外人。我叫李保,是本城的一个屠夫,跟您们府上可熟知的哪。往后还求您多照应着啊。

柳金婵  (白)     那个自然。

李保   (白)     那好,那咱们就走吧。这路不好走,我搀着您走吧!

柳金婵  (白)     不用。

李保   (白)     这路不好走,您那跟着走行吗?好往这儿走。小姐您瞧这月亮够多圆哪。

柳金婵  (白)     十五的月亮本是圆的。

李保   (白)     柳小姐,跟着我走,快点,快点,走,这是,哎哟,跟我走。

柳金婵  (白)     这是什么所在?

李保   (白)     嘿嘿嘿,什么所在,我告诉你这就是喜鹊桥。

柳金婵  (白)     你、你、你、你怎么把我领到这荒僻之地?

李保   (白)     荒僻?荒僻才好呢。我告诉你,这旷野荒郊四下无人,快把你这头上簪环首饰,身上的锦绣绫罗都交给我。不然的话,可没你的好。

柳金婵  (白)     狂徒!

     (西皮散板)  大胆狂徒无人性,

             光天化日你敢胡行。

             高声喊叫呼救命,

     (白)     救人哪!

(柳金婵、李保同搓步至桥边。)

李保   (白)     没气啦!我没使多大劲。哎哟,刚才我把真名实姓告诉她啦,她要是醒过来,我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把她……

(李保回至桥边做拤人状。)

颜查散  (内白)    走哇!

(颜查散上。)

颜查散  (西皮散板)  鸾凤钗成双时表示相赠,

             盼只盼金榜上金榜题名。

             心惦念古稀人行程渐近,

(颜查散、李保相撞坐地上。)

李保   (西皮散板)  低头走路不看人。

     (白)     好小子,你撞着了我了,今天我有事,要不然……

(李保下。)

颜查散  (白)     此人好生无理,分明是他行走慌忙,反倒说我装着于他。哪个与他致气。

(张千、李万同上。)

张千   (白)     站住!

李万   (白)     干什么的?

张千   (白)     问你哪!

颜查散  (白)     哦,原来是二位差官。

张千   (白)     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哪?

颜查散  (白)     学生回家路过此处呀。

李万   (白)     你姓什么?叫什么?

颜查散  (白)     学生颜查散。

(来兴上。)

来兴   (白)     颜相公,你怎么才赶到这儿呀?

颜查散  (白)     来兴,你到此作甚哪?

来兴   (白)     哎哟,颜相公,可了不得啦!刚才我们跟老爷正在看灯,忽然一阵风,小姐她、她、她……就失踪不见啦!

颜查散  (白)     可曾寻到哇?

来兴   (白)     现在惊动了官府,到现在可还没找着哪。

李万   (白)     柳院公,这儿有具女尸。

颜查散  (白)     唉呀!

(颜查散往下场门喜鹊桥边跪。)

颜查散  (西皮散板)  表妹不幸丧了命,

             表妹呀!

             见此惨情痛伤心。

     (白)     唉呀二位呀,看我表妹尸体未冷,想是凶犯去至不远,待我将他赶回。

张千、

李万   (同白)    站住。

张千   (白)     颜查散哪,你这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李万   (白)     你去追?好主意!你就是杀人的凶犯。

颜查散  (白)     啊!二位,何出此言哪?

张千   (白)     在喜鹊桥柳小姐尸体旁边,就你一个人,不是你可又是谁哪?

颜查散  (白)     唉!我与表妹柳金婵乃是未婚的夫妻,二位不、不、不……不要弄差了。

来兴   (白)     是呀,我们颜相公可是好人哪!

李万   (白)     好人?别看他人长得善,这心可是够恶的。

颜查散  (白)     二位不要冤枉于我!

张千   (白)     冤枉你?李万,在此看守尸场,我带他去见老爷。

来兴   (白)     相公。

颜查散  (白)     差官!冤枉!

张千   (白)     走吧你!

(张千推倒来兴。)

颜查散  (白)     来兴你……你快快回家去吧!

张千   (白)     走!

(张千拖颜查散至上场门边亮相,同下。)

【第三场:蒙奇冤】

李万   (内白)    老爷验尸已毕,升堂喽。

(四衙役、张千、县令同上。)

县令   (白)     带颜查散!

张千   (白)     带颜查散。

(颜查散戴锁链上,李万上。)

颜查散  (西皮摇板)  叹表妹在鹊桥身遭劫难,

             万不想痛伤情又铁链相缠。

             流泪眼惨凄凄公堂进见,

             望太爷禀公断这千古奇冤。

李万   (白)     当堂有刑。

县令   (白)     去刑。

颜查散  (白)     学生颜查散参见太爷,望太爷与学生鸣冤,与我那表妹金婵,哎,报仇。

县令   (白)     颜查散,你何冤之有?

颜查散  (白)     学生行至喜鹊桥,表妹金婵不知被何人所害,二位差官不分清红,将学生掠至公堂,望太爷与学生做主。

县令   (白)     我来问你,黑夜之间你到喜鹊桥做什么去了?

颜查散  (白)     学生回家路过那里。

县令   (白)     这就不对了。你既然回家路过喜鹊桥,为何在柳金婵的尸旁徘徊不去?

颜查散  (白)     这个……

县令   (白)     颜查散!怎样害死柳金婵,从实招来!

颜查散  (白)     太爷呀!学生幼读诗书,身入黉门,岂能做那伤天害理之事。

县令   (白)     唗!好个黉门秀才!

             张千、李万与他当堂对质。

张千   (白)     启禀太爷:我等随同柳家院公巡查到喜鹊桥边,只见一人在那儿徘徊不去,原来是颜查散立于柳小姐尸体旁边,小人在他脚下拾得凤钗一只,赃证俱在,这杀人的凶犯不就是颜查散吗?

李万   (白)     太爷,小人们判断,定是颜查散贪财好色,这凤钗就是他行凶的赃证,他就是杀人的凶犯。

县令   (白)     颜查散,分明是你在花灯之夜,趁乱之机将表妹柳金婵骗至在喜鹊桥下,贪财好色杀人害命,是你逃脱不及,被我公差将你拿获,你道是与不是?

颜查散  (白)     哎呀太爷呀,学生与表妹金婵有夫妻之义,兄妹之情,焉能害她一死?

县令   (白)     呵呵呵!人证已在还敢狡辩,现有赃物你抬头观看,搜!

(李万搜。)

李万   (白)     凤钗一只!

县令   (白)     颜查散,赃证成双,你还有何话讲!

颜查散  (白)     这个……

县令   (白)     不动大刑,量你不招。

             张千、李万,夹棍伺候!

     (西皮导板)  黉门秀才胆非小,

     (西皮散板)  赃证俱在不实招。

             大堂严刑俱备好,

             不招口供难恕饶。

颜查散  (西皮散板)  太爷不查真凭证,

             大堂之上动严刑。

             内有隐情难诉禀,

             太爷呀……

县令   (白)     有招无招?

颜查散  (白)     冤屈难招!

县令   (白)     收!

四衙役  (同白)    啊!

颜查散  (西皮原板)  筋断骨碎痛煞人。

             斑斑伤痕血流尽,

             心乱头眩昏沉沉。

             表妹赠钗官做赃证,

             我怎能信口吐实情?

             左思右想难奉禀,

县令   (白)     有招无招?

颜查散  (白)     这个……嗳!

县令   (白)     松刑。

颜查散  (西皮散板)  画供承招与表妹同行。

县令   (白)     叫他画供!

张千、

李万   (同白)    画供上来!

(颜查散画供。)

李万   (白)     供招事实。

县令   (白)     张千、李万,速将此文交呈刑部司衙与开封正堂,急待批示。

张千、

李万   (同白)    遵命。

(张千、李万同下,县令下。颜母上。)

颜母   (西皮导板)  听说我儿遭屈冤,

     (西皮散板)  查散儿遍体伤痕娘心酸。

             命儿汴梁舅亲探,

             为何忠良,

     (西皮原板)  受摧残?

颜查散  (西皮原板)  探亲已毕回家转,

             归途夜行喜鹊桥边。

             表妹遇害死得惨,

             儿在此时受牵连。

             官差诬儿是凶犯,

     (西皮流水板) 公堂苦刑审讯严。

             身残难忍供签画,

             愿同表妹赴黄泉。

颜母   (西皮流水板) 颜、柳两家结亲眷,

             生死之缘紧相连。

             我儿不曾行凶犯,

             公堂画供骂名传。

颜查散  (西皮流水板) 母亲莫要将儿怨,

             儿把真情说一番:

             表妹赠钗表心愿,

             孩儿就存在身边。

             太爷搜去为赃见,

             怎奈我当堂难实言。

             珍重金婵闺阁颜,

             因此带屈画供签。

颜母   (白)     好糊涂的儿呀!

     (西皮快板)  县台不明处此案,

             诬良为盗理不端。

             暂忍悲痛受磨难,

             为娘击鼓再伸冤。

颜查散  (西皮快板)  祥符官衙糊涂县,

             不查真情不辨冤。

             若要公断审清案,

             开封去求包青天。

颜母   (白)     好哇!

     (西皮散板)  儿在监中等讯传,

             开封正堂走一番。

颜查散  (白)     母亲,保重了。

颜母   (白)     儿呀!

(二衙役拉颜查散自上场门同下,颜母下。张千、李万同上。)
张千、

李万   (同白)    有请太爷。

(县令上。)

李万   (白)     启禀太爷:包大人上朝议事归期不定。

张千   (白)     现有刑部司衙批示,太爷请阅。

县令   (白)     当堂拆封。

张千   (白)     是。

县令   (白)     “刑部司衙批示:正月十五夜,颜查散贪财好色,害死表妹柳金婵,赃证实查核对,口供签画,速将凶犯颜查散处以绞刑。”

             衙役们,吩咐刽子手,将颜查散绑赴刑场。

张千、

李万   (同白)    将颜查散绑赴刑场喽。

(吹唢呐曲子。张千、李万同下。二刽子手押颜查散穿红罪衣亮相,县令下,灯光暗转。)

【第四场:开封大堂】

(四勇士同上,分站。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上。)

包拯   (西皮摇板)  食王禄理朝纲忠心可表,

     (西皮流水板) 龙图阁大学士兼管刑曹。

             日断阳夜断阴神鬼难晓,

             虎头铡除了些那恶棍土豪。

             追魂鞭、照妖镜把妖魔擅扫,

             法堂下比森罗不差分毫。

             有冤枉,开封到,

             断明了冤枉案执法如山决不轻饶。

             三、六、九日开门放告,

     (西皮摇板)  收民词具结案按律勾销。

(公孙策上。)

公孙策  (白)     启相爷:祥符县公文呈上。

包拯   (白)     当堂拆封。

(公孙策呈文。)

包拯   (白)     “查正月十五夜,黉门秀才颜查散贪财好色,在喜鹊桥害死表妹柳金婵,本县差人在尸旁拿获凶犯归案,严刑追问,招供认罪。”

             啊……书生行凶之后,不速逃去,怎么尸旁拿获?此案恐有隐情。

             王朝,速命祥符县将颜查散一案提到开封,老夫要重审此案。

(王朝下。颜母上。)

颜母   (白)     冤枉……

马汉   (白)     启相爷:堂口有人喊冤。

包拯   (白)     上堂回话。

马汉   (白)     上堂回话。

颜母   (白)     贫妇叩见青天包大人。与我儿颜查散昭雪鸣冤。

包拯   (白)     哦,你是颜查散之母,有冤情起来申诉。

颜母   (白)     哎,包相爷呀!

     (西皮流水板) 柳门颜氏跪堂前,

             相爷容奴诉根源:

             我儿与他表妹柳金婵,

             幼年订婚结良缘。

             元宵佳节我儿舅亲探,

             又谁知金婵遇害喜鹊桥边。

             祥符县不查真情案,

             诬我儿贪财害命,严刑拷打,强迫他画供承招押至在监。

             颜、柳两家是亲眷,

             无仇无恨怎结冤?

             龙图为官多明鉴,

             望相爷重审此案快追拿真凶实犯,决不容宽。

             为民分忧昭日明辨,

             我世代感念包青天。

包拯   (西皮散板)  颜母堂口诉一遍,

             此案隐情有牵连。

             老夫命人去调遣,

             重查此案辨明冤。

(王朝、县令自下场门同上。)

县令   (白)     祥符县叩见包相爷。

包拯   (白)     贵县免礼。

县令   (白)     谢相爷。

包拯   (白)     祥符县,

县令   (白)     有。

包拯   (白)     颜查散一案可曾带到?

县令   (白)     这个……哎呀相爷呀,卑职接到刑部回文,已将颜查散处以绞刑。

颜母   (白)     哎呀儿……

(二勇士扶颜母自上场门同下。)

包拯   (白)     祥符县哪!

     (西皮散板)  开封未曾回批卷,

             你违法度罪怎担?

县令   (白)     相爷呀!

     (西皮散板)  相爷上朝未回转,

             刑部公文怎敢延?

             卑职处案非条浅,

             望请恕罪细查冤。

包拯   (白)     祥符县,那柳金婵的尸体验查如何?

县令   (白)     卑职亲到现场查验,柳金婵被凶犯用腰绸勒死,身上锦绡绫罗,头上簪环首饰已被凶犯掠走一空。

包拯   (白)     怎样将颜查散拿获归案?

县令   (白)     本县差人张千、李万跟随柳府家人,寻至喜鹊桥,只见一人徘徊不去,近看原来是颜查散站在柳金婵的尸旁。相爷请想:凶犯不是颜查散又是何人?

包拯   (白)     哦,颜查散站在尸旁,就是凶犯;若是贵县你站在尸旁,难道你也是凶犯不成?

县令   (白)     这个……

包拯   (白)     那颜查散图财害命,既财物到手,不速逃去,还站在尸旁等候擒获。柳金婵的绫罗簪环可有下落?

县令   (白)     俱无下落。

包拯   (白)     着哇!绫罗簪环既无下落,你只凭凤钗为赃证,此案不实。虽有刑部回文,无有开封批示,你目无朝廷法度,难逃草菅人命之罪!

县令   (白)     卑职之罪,卑职之罪。

包拯   (白)     人命关天,案情紧急,祥符县,速将颜、柳的尸体安放城隍庙中,命人严加守护,尸体千万不可损坏。若有差错,法不宽容。

县令   (白)     卑职遵命。

(县令下。)

包拯   (西皮散板)  颜、柳被害实可惨,

             速查隐情莫迟延。

             要捉拿真凶犯刻不容缓,

             包龙图下阴曹亲查奇冤。

     (白)     公孙先生,上本朝廷,晓谕开封,老夫暂不理事。

公孙策  (白)     遵命。

包拯   (白)     王朝、马汉!

王朝、

马汉   (同白)    在。

包拯   (白)     擅扫阴魂帐。

王朝、

马汉   (同白)    啊!

包拯   (白)     张龙、赵虎!

张龙、

赵虎   (同白)    在。

包拯   (白)     准备游仙枕,随老夫同下阴曹。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魂飘荡】

柳金婵  (内二黄导板) 阴森森恨悠悠孤身单影,

(柳金婵上。)

柳金婵  (回龙)    寒月冷,愁云动,香魂一缕,我忍泪含悲四处飘零。

     (二黄快三眼) 元宵节花灯展普天同庆,

             狂风起群芳落风扫残星。

             金婵女喜鹊桥香消玉殒,

             贼李保贪财色害死奴身。

             咬牙关乘阴风丰都来奔,

     (二黄散板)  叩五殿求阎君洗雪冤情。

(柳金婵下。)

【第六场:判徇私】

(张洪上。)

张洪   (念)     孽镜台前放光豪,两旁刀山煞气高。生死全凭吾发放,权威赫赫掌阴曹。

     (白)     俺,五殿大判张洪。只因阎君朝拜上元天子,命俺执掌森罗五殿。

             这鬼卒们!

五小鬼  (内同白)   唔!

张洪   (白)     备酒来呀!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五小鬼翻上。张洪饮酒。)

柳金婵  (内白)    冤枉。

张洪   (白)     何处啼哭?

五小鬼  (同白)    有一女鬼啼哭。

张洪   (白)     鬼卒们,将那女鬼押上来!

(五小鬼同下,押柳金婵同上。)

张洪   (白)     唗!这一女鬼擅闯阴司,你该当何罪?

柳金婵  (白)     阎君!冤枉!

张洪   (白)     哎!咱不是阎君,咱乃五殿大判,你有何冤枉,快快讲来。判爷与你做主。

柳金婵  (白)     判爷容禀。

     (高拨子导板) 战兢兢跪至在森罗宝殿,

张洪   (白)     讲!

柳金婵  (高拨子摇板) 判爷容奴诉屈冤:

张洪   (白)     家住哪里?

柳金婵  (高拨子摇板) 汴梁城内有家园,

张洪   (白)     姓字名甚?

柳金婵  (高拨子摇板) 我的父柳自芳,奴名金婵。

张洪   (白)     多大年纪?

柳金婵  (高拨子摇板) 在闺阁生长二九年环,

             配表兄颜茶散为人甚贤。

             凤钗相赠订姻缘,

             他意登皇榜婚未完。

             元宵节观灯一家失散,

             贼李保害奴喜鹊桥,

     (回龙)    边。

(张洪看生死簿。)

柳金婵  (高拨子摇板) 贪财好色贼凶胆,

             判爷与奴报仇冤。

张洪   (白)     柳金婵,听你申诉,甚是可怜,判爷与你做主就是。你先下殿去吧。

柳金婵  (白)     谢判爷。

(柳金婵、五小鬼同下。)

张洪   (白)     哎呀且住,生死簿上早已注定那柳金婵乃是我的外男李保所害,自古杀人偿命,李保乃是我亲外男,哪有舅父不救亲外男之理?有了,趁阎君不在,吾掌管生死簿,不免改为颜查散害死表妹柳金婵。

     (西皮导板)  趁良机我把那生死簿改,

(油流鬼暗上。)

张洪   (西皮原板)  提羊毫气得我怒满胸怀,

             外男做事心肠坏,

             舅父执法暗救他来。

             我将李保名姓改,

             写上了颜查散害表妹他好色贪财。

             撕下了这一篇怎样损坏?

     (西皮散板)  捻纸掂订簿卷谁能解开!

油流鬼  (白)     油流鬼与判爷叩头。

张洪   (白)     油流鬼你到五殿做什么来了?

油流鬼  (白)     判爷您忘了,各殿灯油俱归我添,小鬼我来添灯油来了。

张洪   (白)     你几时来的?

油流鬼  (白)     小鬼刚进门,您瞧我手里的这灯油壶还满着哪。

张洪   (白)     哼,好一个聪明的油流鬼。

油流鬼  (白)     判爷夸奖。

张洪   (白)     油流鬼,你看判爷如何?

油流鬼  (白)     谁不知道在这各殿之中,您是公正无私,执法如山,阎君最信得过的就是判爷您哪!

张洪   (白)     好!油流鬼,今有一女鬼柳金婵在阳世间作恶多端,阴司法不宽容,命你将她押在阴桥之下,折磨于她。

油流鬼  (白)     这……小鬼遵命。

(张洪下,油流鬼下。)

【第七场:访五殿】

(吹打,众鬼卒、牛头、马面引阎君同上。)

阎君   (念)     十殿之中孤为尊,掌管队曹众鬼魂。

(阎君归正坐,小鬼上。)

小鬼   (白)     报,启阎君:阳间大宋包龙图求见。

阎君   (白)     哦,那包龙图乃是阳间清廉之官,铁面无私,宋王封他阴阳二官,今到五殿。

             众鬼卒,鼓乐相迎。

众鬼卒  (同白)    唔!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阎君   (白)     包大人!

包拯   (白)     阎君,哈哈哈!

阎君   (白)     大人驾到五殿,孤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包拯   (白)     岂敢,包拯来的鲁莽,冒昧到宝殿,阎君海涵。

阎君   (白)     岂敢,大人亲到五殿为了何事?

包拯   (白)     只因阳间有一案件难辨真假,特来请教。

阎君   (白)     阳间判案常有冤屈,孤镇五殿赏善罚恶,从无差错。

包拯   (白)     只因十五日夜,柳氏金婵被恶人陷害,颜查散刑间承招,处以绞刑,恐冤屈好人,包拯为查此案亲下阴曹,查过四殿,那女鬼柳金婵挂号之后到五殿来了。

阎君   (白)     哦……

             大判,五殿可有女鬼柳金婵前来?

张洪   (白)     阎君,柳金婵……未曾到过五殿。

阎君   (白)     未到五殿?

             包大人,那柳金婵未到五殿。

包拯   (白)     啊,那柳金婵四殿挂号,焉能不到五殿?阎君,包某借生死簿一观。

阎君   (白)     好!

             大判将生死簿与包大人观看。

张洪   (白)     阎君,这生死簿乃是阴司秘卷,岂能与阳间之官去看呢?

阎君   (白)     无妨,叫他知我阴曹公正无私,

     (念)     善恶分明早注定,

包拯   (念)     其中难免有隐情。

(包拯看生死簿。)

包拯   (白)     “正月十五夜,颜查散贪财好色害死表妹柳金婵。”

             啊,阎君,既是生死簿上已有凶犯姓名,这五殿不见柳金婵,恐事有蹊跷。

阎君   (白)     包大人,五殿法律森严,不必多疑。

包拯   (白)     阎君不在,驾下暗有隐情也未可知。

阎君   (白)     大人此言差矣,岂不知暗室亏心,神不宽容。你这样轻藐五殿,真岂有此理!

     (西皮散板)  颜查散害人命早有判断,

             生死簿早注定并非偶然。

             想是你在阳间将案错断,

             到阴曹疑诬孤情理不端。

包拯   (西皮散板)  日断阳夜断阴多少公案,

             秉忠心律民词位列朝班。

             柳金婵、颜查散死的可惨,

             不追究真情案将我隐瞒。

阎君   (西皮散板)  我隐瞒柳金婵有什么凭见?

包拯   (西皮散板)  访四殿才知她到五殿来诉冤。

阎君   (西皮散板)  阴曹事岂容你阳间多管!

包拯   (西皮散板)  那宋天子他封我是阴阳二官。

张洪   (白)     阎君,想是那柳金婵魂销魄散了。

阎君   (白)     着哇!

包拯   (西皮摇板)  说什么柳金婵魂销魄散,

             你掌着生死权当报雪沉冤。

             这殿中无金婵难以完案,

             俺包拯岂能够袖手旁观。

     (西皮快板)  在阳间断多少无头案件,

             为什么到森罗这样刁难?

阎君   (西皮快板)  宋天子虽封你阴阳兼管,

             岂不知今日里难断此案。

             柳金婵这女鬼未来五殿,

             秦广辉掌森罗法律无边。

包拯   (西皮快板)  休怪包拯语冒犯,

             你法律森严难遮天。

             龙图阁断不清这段公案,

             找不到柳金婵我不回阳间。

阎君   (西皮散板)  包拯五殿孤轻慢,

             掩闭森罗速散班。

     (白)     掩闭森罗。

(阎君、众鬼卒、张洪自上场门同下。)

包拯   (白)     且住,包拯断过多少无头案件,难道今日袖手旁观?前面什么所在?

王朝   (白)     望乡台。

包拯   (白)     望乡台,远可望自己家乡,近可看阴曹全貌。

             王、马、张、赵!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同白)    有。

包拯   (白)     打道望乡台。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同白)    啊。

(众人同下。张洪上。)

张洪   (白)     哎呀且住,实指望暗改生死簿,救我外男李保之命,不想包拯亲下阴司,若被他查出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去找油流鬼,将柳金婵藏在阴山背后,以免走漏风声。

(油流鬼自下场门上。)

油流鬼  (白)     迎接判爷。

张洪   (白)     噤声!柳金婵今在何处?

油流鬼  (白)     正在阴桥下受罪哪。

张洪   (白)     此处不好,速将她押到阴山背后。

油流鬼  (白)     哎呦,我说判爷,这阴桥之下的罪就够她受的了,您干什么还要把她押在阴山背后哪?

张洪   (白)     押在阴山免得走漏风声。

油流鬼  (白)     哦,判爷您是不放心哪,这么着,您把她带在身边,您不就放心了吗?

张洪   (白)     哼,判爷之命你敢不遵?

油流鬼  (白)     小鬼不敢。

张洪   (白)     油流鬼。

油流鬼  (白)     判爷。

张洪   (白)     判爷命你速将柳金婵押到阴山背后,你若听从判爷吩咐,厚待与你;若是走漏风声,将你插上刀山,抛入油锅。你要仔细了哇,你要与我打点了!

油流鬼  (白)     送判爷。

张洪   (白)     免。

(张洪下。)

油流鬼  (白)     唉,指望这阴曹地府是公正无私,谁知他也做出黑心的事。待等有了机会,启奏阎君,管叫他、他、他吃罪不起。

(油流鬼居中亮相,下。)

【第八场:探阴山】

包拯   (内二黄导板) 扶大宋锦华夷赤心肝胆,

(包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

包拯   (回龙)    为黎民无一日心不愁烦。

     (二黄原板)  都只为柳金婵屈死可惨,

             错断了颜查散年幼儿男。

             我且到望乡台亲自查看,

(包拯上台。)

包拯   (二黄垛板)  又只见大鬼卒小鬼判,押定了屈死的亡魂项戴铁链,悲惨惨,惨悲悲,阴风绕吹得我透骨寒。

     (二黄原板)  正南方一阵明一阵黑暗,

             望开封那就是自己的家园。

             牙床上睡定了无私铁面,

             王朝、马汉睡卧在两边。

             可怜他初为官定远小县,

             可怜他审乌盆又被人参;

             可怜他铡驸马险些遭难,

             可怜他为查散下阴曹游过了五殿哪得安然。

             一阵阵阴风起甚是悲惨,

             那就是受罪处名叫阴山。

             柳金蝉一定在那厢受难,

             包拯我今要入虎穴龙潭。

             叫王朝和马汉忙催前趱,

(包拯下台。油流鬼、柳金婵同暗上。)

包拯   (二黄散板)  山谷内因何有这一鬼孤单?

油流鬼  (白)     呔!何方冤鬼!再往前进,油流鬼将你拿下。

包拯   (白)     啊!你因何叫油流鬼?

油流鬼  (白)     各殿灯油俱归我添,故而叫油流鬼。哎,说了半天你是谁呀?

包拯   (白)     老夫大宋天子驾下,龙图阁包拯。

油流鬼  (白)     原来是包大人,小鬼不知,请您多多恕罪。

包拯   (白)     起来。

油流鬼  (白)     包大人,什么事您来在这阴曹地界哪?

包拯   (白)     我来问你,那女鬼柳金婵?

油流鬼  (白)     包大人稍候,我把她给您带来。

             柳金婵,包大人为查你的冤情,亲下阴曹,你、你、你快点出来吧。

             柳金婵,今有包大人为你亲下阴曹,把你的冤屈对他申诉,柳金婵你可有出头之日了。

柳金婵  (白)     哎呀!

     (反二黄摇板) 柳金婵被害身遭难,

             青天阴曹亲查冤。

             难忍悲泪哭声拜见,

包拯   (反二黄散板) 哭啼啼哀告我,

     (反二黄原板) 有什么屈冤?

     (反二黄原板) 我问你名和姓家住哪县?

柳金婵  (反二黄原板) 家住在汴梁城奴名叫柳金婵。

包拯   (反二黄原板) 是何人谋害你身遭难?

柳金婵  (反二黄原板) 贼李保贪财好色诓奴到喜鹊桥边,掠去我锦绣绫罗头上簪环,害死我命丧黄泉。

包拯   (反二黄原板) 到五殿阎君他怎样判断?

柳金婵  (反二黄原板) 五殿阎君不在殿前。

             判爷救他李保外男,他将我押在阴山受磨难,

     (反二黄摇板) 青天救奴把阳还。

包拯   (反二黄快板) 金婵诉罢是非分辨,

             贼判徇私罪滔天。

             在此暂受一时磨难,

     (反二黄散板) 包龙图与你昭雪鸣冤。

油流鬼  (白)     启禀包大人:我家判爷擅改生死簿,乃是小鬼亲眼得见。

包拯   (白)     好!少时五殿做一证见。

油流鬼  (白)     遵命。

包拯   (白)     张龙、赵虎,速回阳间追拿李保归案。

张龙、

赵虎   (同白)    啊。

包拯   (白)     王朝、马汉,回转五殿。

(张龙、赵虎同下,包拯、王朝、马汉、油流鬼同走圆场。)

包拯   (西皮散板)  怒冲冲来到五殿外,

(王朝、马汉同击鼓。众鬼卒、张洪、阎君同上。)

阎君   (西皮散板)  鸣钟击鼓为何来?

包拯   (西皮散板)  金婵阳间被人害,

             五殿徇私你理不该。

阎君   (西皮散板)  道五殿徇私弊罪证何在?

包拯   (西皮散板)  快把那油流鬼带上殿来。

王朝   (白)     啊。

张洪   (白)     哎呀!

油流鬼  (白)     参见阎君、包大人!

包拯   (白)     油流鬼!

     (西皮散板)  贼判怎把生死簿改?

(牌子。油流鬼抢生死簿,取纸,交与包拯。)

包拯   (白)     “正月十五日夜,恶人李保贪财好色,害死柳金婵。”嘿嘿!

     (西皮散板)  阎君见状他木呆呆!

阎君   (西皮快板)  骂声张洪大不该,

             森罗徇私罪难挨。

             孤传旨查散、金婵送回阳界,

             油流鬼升官职五殿安排。

             将张洪交大人躬身下拜,

包拯   (白)     王朝,

     (西皮散板)  拿张洪捉李保再把铡开!

     (白)     多谢阎君,包拯拜别了!

(尾声。二小鬼手执招魂牌引柳金婵、颜查散同上。)
(完)


浏览次数:24180 ┊ 字数:1197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