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荆轲传》

主要角色
荆轲:净

《荆轲传》郝寿臣饰荆轲
《荆轲传》郝寿臣饰荆轲
情节
秦王嬴政欲吞并六国,燕王惧秦之强,曾遣其太子丹质于秦国。燕丹逃回,大散家财,广募勇士,欲图报秦之策。门客田光荐荆轲神勇善剑术,与燕人高渐离尝饮于燕市,酒酣,高渐离击筑,荆轲慷慨悲歌,以为天下无知己,实乃奇士。燕丹待荆轲以上宾之礼,用督亢地图并秦仇樊于期头颅,遣荆轲怀匕首赴秦诈降,谋刺秦王。燕丹与宾客俱白衣送别于易水之上。荆轲至秦后,刺秦王未中,大闹秦庭,虽未成功,千古壮其侠烈。

注释
本剧1930年首演于北京,剧本原作为吴幻荪。

根据《郝寿臣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46.9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冲头。)

樊于期  (内白)    走哇。

(快长锤。樊于期上。)

樊于期  (西皮摇板)  可叹一缕英雄气,

             志不成功心已灰。

     (白)     俺,樊于期。只为起兵伐秦,咳,不想一场兵败,那秦王又悬千金重赏,购俺首级,是俺四处逃奔,好比那丧家之犬。闻得那燕太子丹,有深仇于秦,刻正招贤纳士,我只得投从那里存身。咳!只是某丢盔曳甲,有何颜面前去?嗳呀!没奈何只得强颜走遭也。

(闪锤。)

樊于期  (西皮摇板)  蛟龙失水人失意,

             且自敛翅待奋飞。

(大锣原场。樊于期下。)

【第二场】

(大锣打上。秦舞阳、夏扶、宋意、鞠武、田光同上。)

秦舞阳  (念)     堂堂勇武游侠几,

夏扶   (念)     意气薄云少年时。

宋意   (念)     胆如猛虎谁敢御,

鞠武   (念)     力似狂狮世无敌。

田光   (念)     胸中韬略奋奇气,一腔热血报相知。

(归位。)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田光   (同白)    俺——

(大锣一击。)

秦舞阳  (白)     秦舞阳。

夏扶   (白)     夏扶。

宋意   (白)     宋意。

鞠武   (白)     鞠武。

田光   (白)     田光。

             啊,列位勇士请了!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请了!

田光   (白)     我等皆是太子丹宾客。太子聘请某等,所为报那秦国深仇。食人之食——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当急人之急。

田光   (白)     衣人之衣——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当助人之力。

田光   (白)     我等受太子深恩,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当报之以肝脑涂地。

田光   (白)     今日太子在宾馆商议报秦之策,如此你我前往伺候。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请!

(大锣水底鱼牌。众人同走圆场,同望。撕边大锣一击。)

田光   (白)     呀!看太子早已出宫,你我堂前迎见者。

(大开门牌。秦舞阳、夏扶、宋意、鞠武、田光分立两边。二旗牌、四上手持斧钺同上。四击头。太子丹上。大锣长尖,归位。)

太子丹  (粉蝶儿牌)  仇视嬴秦,怒气填心,

             一腔悲愤,比精卫还深。

             衔此衅,誓雪兹忿。

(水龙吟牌。太子丹入帐。)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田光   (同白)    我等拜候主公!

太子丹  (白)     列位宾客少礼,即席安坐。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田光   (同白)    谢座!

太子丹  (念)     一自毁容逃出秦,此心恨比精卫深。散尽家财报仇恨,不惜碎骨与粉身。

(归位。)

太子丹  (白)     本宫,燕太子丹。昔曾被质于秦,燕王曾请放回。是那秦王言道:欲要放还太子却也不难。除非是乌头变白,马头生角,那时方可。是某一闻此言怒气千丈,就仰天大呼呵!

(冲头。太子丹作仰天怒呼状。)

太子丹  (白)     那怨苦之气直冲霄汉!于是乌鸦之头,尽变白色。可恼哇,可恨!恨那秦王心肠毒狠,犹自不肯放回。是某就毁面易服,诈为人之仆从,赚出函谷,逃回燕国。大散家财,广募宾客,誓报与秦不共戴天之仇。正是:

     (念)     散尽万金酬士死,身留一剑报秦仇。

(大锣住头。)

太子丹  (白)     啊秦舞阳!

秦舞阳  (白)     太子。

太子丹  (白)     卿勇似夏育,何以灭秦?

秦舞阳  (白)     臣愿用双拳打碎秦庭。

太子丹  (白)     嗳,卿休矣!一勇之夫,何能济事?

             啊夏扶卿!

夏扶   (白)     太子。

太子丹  (白)     卿勇如孟贲,何以制秦呢?

夏扶   (白)     臣愿仗宝刀,杀秦人如利市。

太子丹  (白)     卿亦休矣!一人难敌百手。咳!报秦无策,恨煞燕丹也!

(小锣。旗牌上。)

旗牌   (念)     有事往上报,无事不多言。

     (白)     禀报太子。

太子丹  (白)     何事?

旗牌   (白)     馆外现有伐秦败将樊于期求见。

太子丹  (白)     呕!

(大锣一击。)

太子丹  (白)     那樊于期举兵伐秦败北了么?

旗牌   (白)     正是。

太子丹  (白)     咳!嬴秦啊,嬴政!苍天何任尔太猖狂也!

             来!

旗牌   (白)     有!

太子丹  (白)     吩咐开门,有请。

田光   (白)     且慢!

太子丹  (白)     啊?何人阻止吾行?

田光   (白)     老臣田光。

太子丹  (白)     卿为何拦阻?

田光   (白)     老臣伏思那樊于期,得罪秦邦,秦王以千金重赏,购其首级,太子何故收敌人之仇,而批龙之麟乎?

(太子丹冷笑。)

太子丹  (笑)     嘿嘿嘿嘿!

(撕边大锣一击。)

太子丹  (白)     卿休矣!某一念及秦仇,忿起五中,今得羽翼矣。

             快快相请!

旗牌   (白)     樊将军,有请。

樊于期  (内白)    来也!

(大锣五击。樊于期上。)

樊于期  (念)     兵败难言勇,志乖愿未伸。

     (白)     臣,樊于期伐秦兵败,望太子幸加收录。

太子丹  (白)     哎呀,樊将军!

樊于期  (白)     太子!

太子丹  (白)     卿伐秦兵败,何以狼狈至此?

樊于期  (白)     臣一场兵败,曳甲丢盔,隐匿燕山,故而如此。

太子丹  (白)     你待怎讲?

樊于期  (白)     臣曳甲丢盔,狼狈如此。

太子丹  (白)     好秦贼!

     (西皮摇板)  念秦仇激动俺心中焦躁,

             胸中怒气万丈高。

             愿与将军结盟好,

(太子丹出帐搀樊于期。)

太子丹  (西皮摇板)  不灭秦邦恨不消!

(大锣住头。太子丹坐外场椅。)

太子丹  (白)     卿且安坐,共图灭秦之策。

樊于期  (白)     谢太子。

太子丹  (白)     啊,田先生!

田光   (白)     老臣在。

太子丹  (白)     卿适阻吾行,想必有良策。

田光   (白)     臣已年迈,如麒骥衰老,材无所用。臣偏观太子宾客,亦皆无可用之材:夏扶血勇之人,怒则面赤;梁意咏之人,怒则面青;秦舞阳骨勇之人,怒则面白。夫怒形于色,而使人先觉,何以济事?臣所识有荆卿者,乃神勇之人,喜怒不形于色,似为非常之士。

太子丹  (白)     唔,荆卿何名,哪里人氏呢?

田光   (白)     荆卿名轲,本庆人也,善剑术。燕人高渐离者善击筑。轲爱之,日与饮于肆中,酒酣,渐离击筑,荆卿和而歌之,歌罢,辄涕泣而叹,以为天下无知已。此人深谋有略,为燕北之英雄,光万不及也。

太子丹  (白)     唔,真奇人也!啊先生,丹未得交于荆卿,愿因先生而致之,不知可否?

田光   (白)     臣素与荆卿为友,愿为太子转致之。

太子丹  (白)     如此就请先生一行。左右!

旗牌   (白)     有。

太子丹  (白)     速备车辆,送先生往访荆卿者。

旗牌   (白)     遵命。

(冲头。旗牌下。)

田光   (白)     啊太子,臣此番前去,将太子心事,说与荆卿,必能成功。

太子丹  (白)     这……先生啊!丹适才所谈国家大事,愿先生勿轻泄于人。

田光   (白)     唔唔唔!老臣不敢!

(冲头。旗牌推车上。)

旗牌   (白)     车辆齐备。

田光   (白)     老臣拜别前去。

太子丹  (白)     如此大家一齐拜送者。

     (西皮摇板)  执辔恭把先生送,

田光   (西皮摇板)  会当请来勇荆卿。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樊于期  (同白)    请。

(长锤。田光、旗牌同下。)

太子丹  (西皮摇板)  一剑诛仇结义几,

             散尽万金求相知。

             而今觅得奇男子,

(闪锤。秦舞阳、夏扶、宋意、鞠武、樊于期、二旗牌、四上手同下。)

太子丹  (西皮摇板)  要报秦仇须及时。

(大锣打下。太子丹下。)

【第三场】

(小锣帽儿头。)

酒保   (内白)    啊哈!

(酒保上。)

酒保   (念)     闻香须下马,知味且停车。开坛十里醉,齐看酒家旗。

     (白)     我乃燕市酒楼一个酒保儿便是。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招牌挂起,看看有什么人前来吃酒。

(酒保在下场挂燕市酒楼招牌。)

酒保   (白)     待我吆喝吆喝!

     (白)     开缸十里醉,开坛十里香,开筵满座倒,开杯齐称觞。好酒啊,好酒啊!

酒客甲、

酒客乙  (内同白)   走哇!

(小锣抽头。酒客甲、酒客乙同上。)

酒客甲  (西皮摇板)  一出门来二月天,

酒客乙  (西皮摇板)  三、四桃花开满园。

酒客甲  (西皮摇板)  五六七八烟火日,

酒客乙  (西皮摇板)  九十冬至又一年。

酒客甲  (白)     咦,老大哪儿去?

酒客乙  (白)     我要喝上几杯。你到哪儿去?

酒客甲  (白)     肚子里酒虫作怪,我也要找地方吞吃几壶烧刀子。

酒客乙  (白)     既是同道人,何妨一路行?来此燕市酒楼。

             酒保!

酒保   (白)     来了,来了!客官敢是要吃酒?

酒客甲  (白)     废话!不是喝酒,还是要吃食?

酒保   (白)     要吃酒,好好好,酒要几壶,菜要多少?

酒客甲  (白)     烧酒来半壶。

酒客乙  (白)     黄酒来半吊。

酒客甲  (白)     豆腐干儿来半块,哎呀半块太多,来一角。

酒客乙  (白)     开花豆儿来半碟,不不,十个八个就够了。

酒保   (白)     哎呀,你别吵,你别闹,那旁又有酒客到。

荆轲   (内白)    走哇!

(快长锤。荆轲上。)

荆轲   (西皮摇板)  奇才谁解怜落拓,

             巨眼无人识英才。

(高渐离随荆轲上。)

高渐离  (白)     荆兄啊!

(大锣凤点头。)

高渐离  (西皮摇板)  这十年犹如尺蠖屈,

             英雄不下穷途泪。

(大锣住头。)

荆轲   (白)     高渐离兄,话虽如此,想你我虽是冀北空群之马,燕赵悲歌慷慨之士,义气薄云,壮怀破浪;怎奈是,才高不入俗人机,志乖未遂男儿愿。天下之大,异无知已。想俺荆轲,腰间空悬昆吾剑,何日斩鲸立奇功?好不愧煞英雄也!

(闪锤。)

荆轲   (西皮快板)  枉自长啸弹剑铓,

             从来英雄无下场。

             叹你我潦倒无知音赏,

             辜负男儿徒自强。

高渐离  (白)     荆卿啊!

(大锣凤点头。)

高渐离  (西皮摇板)  从来曲高和难广,

             待俺击筑共图醉乡。

(大锣住头。)

荆轲   (白)     话言之间,见酒旗高处,正是燕市酒楼。

高渐离  (白)     你我浇愁沽饮一回如何?

荆轲   (白)     使得,请!

(荆轲、高渐离同登楼。)

高渐离  (念)     三春景物归胸次,

荆轲   (念)     万里烟云到眼中。

(荆轲解剑设筑。)

荆轲   (白)     酒保,酒保!

酒保   (白)     来了,来了!

             原来荆、高二位,小人已备得佳酿一坛,供君一醉。

荆轲   (白)     好,与我抱上来,抱上来!

酒保   (白)     好酒一坛!

             酒到。

荆轲   (白)     渐离兄,各自吞吃。

高渐离  (白)     好。

荆轲   (白)     好酒啊,好酒!真乃佳酿也!

(荆轲饮酒,洒酒,二酒客同蹲接。)

荆轲   (白)     酒保,取大杯来,再看一坛酒。

酒保   (白)     哎呀,我忘拿杯啦。

             杯到,酒到!

(酒保下。)

荆轲   (白)     这酒端的好滋味也!高兄请!

(慢扭丝。)

荆轲   (西皮散板)  饮酒须要效鲸狂,

             开怀一饮断长江。

             快哉干杯尽海量,

(荆轲与高渐离同饮。慢扭丝。)
荆轲、

高渐离  (同西皮散板) 人生乐事惟醉乡。

(大锣住头。)

荆轲   (白)     哈哈哈哈!啊渐离兄,君试为我击筑,待我慷慨悲歌,拔剑起舞。

高渐离  (白)     好,荆卿歌来,待我与你击筑。

(高渐离击筑,荆轲舞歌。)

荆轲   (白)     呀!

(大锣归位。)

荆轲   (醉花荫牌)  慷慨长嚎,

             叹潦倒,

             举杯觞,愤愁难扫。

             吐虹霓,昆吾剑,枉在腰。

             这满腔中热血,无处倾抛。

             非是俺,心骄骁,

             只为那,鲲鹏志,竟付鸿毛。

             倒叫那,小蟭蜩,

             将俺藐。

(走马锣鼓。荆轲舞太极十三剑,二酒客同惊下。田光、旗牌同上,田光挥手令旗牌下,入酒楼看舞剑,击节。)

田光   (白)     荆卿好剑术,荆卿好剑术!

     (笑)     啊哈哈哈哈!

(冲头。)

荆轲   (白)     呀!田先生何事到此?

田光   (白)     某特来寻……

(撕边大锣一击。)

荆轲   (白)     兄莫作闲言,请先安坐饮酒。

田光   (白)     某正要叨扰。

荆轲   (白)     这是高兄,这是田先生,请坐饮酒。

(荆轲推田光坐,斟酒,忘形自饮。)

荆轲   (白)     请!

(田光、高渐离对拱揖,同暗笑。)
田光、

高渐离  (同白)    请!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啊,渐离兄,请再击筑,听我高歌,一泄愤慨者!

田光、

高渐离  (同白)    请!

荆轲   (白)     想俺荆轲英雄啊!

     (寄生草牌)  剑吐虹霓气,

             拳挥宇宙摇。

     (白)     愧某抱负满怀,无人知晓啊!

     (寄生草牌)  管叫那嚎天吐气风云啸,

             枉睥傲,举事无同调。

             是何人,解俺奇怀抱?

             嗟蠖屈,龙骧虎啸斩鲸才,

             洗块磊,酕醄觥觞将愁扫。

(小锣一击。荆轲歌罢废然归座,长叹。)

荆轲   (白)     唉!

(荆轲伏桌。田光抚荆轲背。)

田光   (白)     啊荆卿,荆卿!何发此悲声?

荆轲   (白)     某悲者,但恨天下无知已耳。

田光   (白)     唔唔唔,这却不然。

荆轲   (白)     啊?

田光   (白)     请问荆卿:亦欲一试其胸中之奇乎?

荆轲   (白)     啊!俺才如骊驹,岂是甘于老死牖下者!只是何人识俺奇才也?

田光   (白)     荆卿,今有一人识君奇才,欲用荆卿之勇,但又恐荆卿你不往。

荆轲   (白)     君言差矣!某但遇知音,虽粉身碎骨亦所不辞。但不知欲用某者,是何人也?

田光   (白)     这!

(大锣一击。田光看高渐离。)

田光   (白)     事须严密。

高渐离  (白)     二公讲话,某先告辞。

田光   (白)     请!

高渐离  (白)     啊酒家,酒钱放在桌上,俺去也。

(小锣五击。高渐离下。田光一望、两望。两个撕边一击。)

田光   (叫头)    哎呀荆卿啊!

(大锣五击。)

田光   (白)     那慕荆者,非他人也。

荆轲   (白)     他是哪个?

田光   (白)     就是燕太子丹。

荆轲   (白)     呕!

(撕边大锣一击。)

荆轲   (白)     那太子丹,用某何来呢?

田光   (白)     他他他受深辱于秦国,爱慕荆卿啊,是一个奇男子。

荆轲   (白)     这这这,不敢哪,不敢!

田光   (白)     高义奇才!

荆轲   (白)     这,越发的不敢!

田光   (白)     愿相交以救其患难,刺啊,刺杀那秦王!

荆轲   (白)     谨慎!

(大锣一击。荆轲两望。两个撕边一击。)

田光   (白)     但不知荆卿肯为其一效驰驱否?

荆轲   (叫头)    田兄啊!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某既遇知音,当倾此一腔热血,以报知遇也!

田光   (白)     贤弟真乃大英雄也!啊荆卿,某尚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荆轲   (白)     知已之交,请兄快讲!

田光   (叫头)    哎呀贤弟呀!

(大锣五击。)

田光   (白)     光闻长者之行,不使人疑。今太子当光寻找荆卿之时说道:先生啊,丹以肺腑之言相告,愿先生勿泄于人。唉!此言是疑光也。某奈何成人之事,而受其疑哉?光今请以一死,以明此后之不再言。望荆卿即刻往报太子。

(田光拔剑自刎。)

荆轲   (白)     嗳,兄太迂矣!

(荆轲见田光拔剑自刎,夺剑不及。)

荆轲   (白)     哎呀!

(撕边。田光僵身倒地,荆轲扑抱田光。大锣一击,快扭丝。)

荆轲   (西皮散板)  一见田兄伏剑亡,

             怎不叫人心凄怆。

             杀身成仁把义向,

     (哭头)    先生啊!

(大锣双凤点头。)

荆轲   (西皮散板)  激动荆某古侠肠。

(大锣住头。荆轲站起。)

荆轲   (白)     田兄啊!

(荆轲泣声。大锣五击。鞠武上。)

鞠武   (念)     为除大奸憝,先觅大英雄。

     (白)     啊,这位可是荆卿么?

荆轲   (白)     你是何人?

鞠武   (白)     鄙人鞠武,特奉太子之命,驱车迎接荆卿。

荆轲   (白)     原来是鞠大夫奉命迎接不才,哎呀你来看!

(撕边大锣一击。)

鞠武   (白)     哎呀!田先生何故自刎?

荆轲   (白)     那田先生因请某家往见太子,恐轲不去,他、他、他以死自明,拔剑自刎了。

鞠武   (白)     如此尚望荆卿看在故人以死荐举之情,登车往见太子。

荆轲   (白)     嗳,也罢!田先生因荐我而死,某怎肯违其初意?你且收了他的尸首,待某自去往见太子。正是:

     (念)     为报太子相知重,斗大头颅一掷轻。

     (白)     嗳,田兄啊……

(大锣原场。荆轲、鞠武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快长锤。四上手、秦舞阳、夏扶、宋意、樊于期、二旗牌、太子丹同上。)

太子丹  (西皮摇板)  为觅奇才与异能,

             田光荐举勇荆卿。

             东宫议论久等候,

(闪锤。太子丹坐外座。冲头。鞠武上。)

鞠武   (白)     启太子:荆卿来见。

(太子丹喜。)

太子丹  (白)     呕!

(大锣一击。)

太子丹  (白)     那荆卿已惠然而来么?

鞠武   (白)     正是。

太子丹  (白)     左右!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樊于期  (同白)    有!

太子丹  (白)     快快相请!

旗牌   (同白)    快快相请!

(太子丹整衣足恭。大锣五击。荆轲上。)

荆轲   (念)     胸中壮志欲凌云,腰间宝剑吐虹霓。

(大锣三击。)

太子丹  (白)     足下可是荆卿么?

荆轲   (白)     臣,正是荆轲,特来拜见太子。

太子丹  (白)     不才燕丹,拜迎荆卿。

荆轲   (白)     哎呀,不敢!人言太子敬贤礼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太子丹  (白)     啊荆卿!

荆轲   (白)     太子!

太子丹  (白)     丹听田先生之言,极钦侠义,今日相见,真乃幸会三生,啊哈哈哈哈!

荆轲   (白)     不敢!一介凡夫,过蒙台爱。

太子丹  (白)     左右,一齐恭肃侍立,迎接荆卿进宫者。

(秦舞阳、夏扶、宋意、樊于期同应声。吹打。太子丹鞠躬拱揖。)

太子丹  (白)     请!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樊于期  (同白)    请!

(太子丹退步为导,入宫拂席,荆轲还拜,同坐。)

太子丹  (白)     敢问荆卿,田先生他,何故不同来呢?

荆轲   (白)     这……那田先生么!

(荆轲哭泣。撕边大锣一击。太子丹惊。)

太子丹  (白)     荆卿何故无语而泣呀?

荆轲   (白)     唉!那田先生,他他他死矣!

太子丹  (白)     呕!

(大锣一击。)

太子丹  (白)     他他他如何死了呢?

荆轲   (白)     太子呀!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那田光因太子有私嘱之语,令他勿轻泄于人,今以一死以示无人再知,他已伏剑自刎了!

太子丹  (白)     你待怎讲?

荆轲   (白)     他已伏剑自刎了!

太子丹  (白)     哎呀!

(快扭丝。)

太子丹  (西皮散板)  听说田光伏剑亡,

             寸心好似万箭伤。

     (白)     哎呀!田先生为丹而死,使丹心碎矣!

             左右!

旗牌甲  (白)     在。

太子丹  (白)     你等厚加衾橔,埋葬先生,快去快去!

旗牌甲  (白)     是。

(冲头。旗牌甲下。)

太子丹  (白)     来!

旗牌乙  (白)     有!

太子丹  (白)     设酒张乐,与荆卿接风。

旗牌乙  (白)     是。

(傍妆台牌。旗牌乙安席设酒。)

旗牌乙  (白)     筵齐。

太子丹  (白)     荆卿请!

荆轲   (白)     列位大夫请!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樊于期、

鞠武   (同白)    请!

(三枪牌。众人同饮酒。)

荆轲   (白)     太子待某如此,轲何以图报也!

太子丹  (白)     某久闻荆卿高义,愿闻侠勇。

荆轲   (白)     过承太子。列公错爱,如不嫌絮叨,待某一讲。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樊于期、

鞠武   (同白)    我等愿闻。

(大锣导板头。)

荆轲   (西皮导板)  因万卷书读无处用,

(四击头,撕边大锣一击。)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樊于期、

鞠武   (同白)    干!

荆轲   (西皮原板)  磨剑长嘶欲屠龙。

             胆气如潮兼天涌,

             雄心壮志凌苍穹。

             非是俺笑傲自命智勇,

             只为蹉跎未展奇风。

(大锣住头。)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樊于期、

鞠武   (同白)    我等钦佩。

荆轲   (白)     某尚不曾动问,太子有何深仇于秦?

太子丹  (白)     荆卿啊!

(大锣夺头。)

太子丹  (西皮二六板) 某深恨嬴秦似虎狼,

             他欲吞六国地并服八荒。

             灭韩破赵把晋荡,

             称盟为霸太猖狂。

             某昔曾质于秦陷入罗网,

             衔仇结恨在心肠。

             每怀此辱念已往,

             恨不万剐那秦王。

荆轲   (白)     好恼啊,好恼!

(快扭丝。荆轲出座。)

荆轲   (西皮散板)  闻听此言怒于面,

             欲弹长铗跨雕鞍。

             一剑诛仇报秦怨,

             方显身手好儿男。

     (叫头)    太子啊!

(大锣四击。)

太子丹  (白)     荆卿!

荆轲   (白)     某愿仗利剑入秦庭,斩嬴政之头,碎秦王之尸,剥心剜胆,食肉寝皮,方消此恶气也!

太子丹  (白)     好啊!

(大锣双凤点头。)

太子丹  (西皮散板)  闻言欢喜心似狂,

             恨不即刻杀秦王。

             愿得荆卿把义仗,

             管叫嬴政无下场。

(大锣住头。)

荆轲   (白)     太子且勿欢喜,只是无机接近秦王之身,也是枉然。

太子丹  (白)     卿待怎讲?

荆轲   (白)     无机接近秦王之身,也是枉然。

太子丹  (白)     这这这这便怎么处!

秦舞阳  (叫头)    哎呀太子啊!

(大锣五击。)

秦舞阳  (白)     某有一计在此。

太子丹  (白)     卿有何计?

秦舞阳  (白)     想那秦王,曾以千金赏、万户侯购求樊于期将军之首级,何在诈献督亢之地,并借樊将军之头——

(秦舞阳指樊于期,小声。)

秦舞阳  (白)     以刺那秦王?

太子丹  (白)     噤声!

(大锣一击。太子丹一望两望,两个撕边大锣一击。)

樊于期  (叫头)    哎呀列公啊!

(大锣五击。)

樊于期  (白)     谁要刺秦王?

(大锣一击。)

樊于期  (白)     谁要刺秦王?

秦舞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这!

(撕边大锣一击。太子丹目视荆轲。)

樊于期  (叫头)    太子啊!

(大锣五击。)

樊于期  (白)     为报得秦仇,某虽粉身碎骨,意所情甘意愿。

荆轲   (白)     樊将军是真心?

樊于期  (白)     真心。

荆轲   (白)     实意?

樊于期  (白)     实意。

荆轲   (白)     好啊!

(大锣四击。)

荆轲   (白)     是某欲报太子深仇,刺杀那秦王,只恨无有近身之物。可否借得将军头颅一用?

太子丹  (白)     使不得,使不得!

樊于期  (叫头)    荆卿啊!

(大锣五击。)

樊于期  (白)     某与秦国深仇,不共戴天,虽不能生食其肉,死后能见其身首异处,亦可含笑九泉。俺今便借这头颅与你,祝你成功也!

(大锣一击,长撕边。樊于期拔剑自刎。)

太子丹  (白)     使不得呀,使不得!

(樊于期尸倒,荆轲割头。太子丹抱头。)

太子丹  (白)     哎呀!

(快扭丝。)

太子丹  (西皮散板)  一见于期性命丧,

             叫人心酸痛断肠。

(大锣住头。)

太子丹  (白)     樊卿啊!卿为丹而死,令我肝肠寸断矣!

荆轲   (白)     啊哈哈哈哈!舍生取义,真乃英雄也!

             啊太子,且勿作戚戚之态!快快修好国书,画好督亢地图,并函樊将军的首级,某便即日入秦,诈献地图、首级,刺杀那秦王!

太子丹  (白)     且慢!卿一人前去,太形孤单,但不知谁为副使?

秦舞阳  (白)     秦舞阳愿往。

荆轲   (白)     好,太子快去修国书,准备快利匕首,某便即日成行。

太子丹  (白)     好好好,某便准备。

(荆轲提樊于期头。)

荆轲   (慢叫头)   樊将军啊,樊将军!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汝真英雄也!尔死在幽冥灵魂休散。某此番入秦,必能使将军之头,眼见秦王之被刺死。某当于进见秦王之时,这左手——

(撕边大锣一击。)

荆轲   (白)     猝把其袖。这右手——

(撕边大锣一击。)

荆轲   (白)     以匕首力刺其心。

(大锣三击。)

荆轲   (白)     一报太子之辱,二报将军之仇。尔勿瞑目,以观某成功也!

(紧锤。)

荆轲   (西皮快板)  俺荆轲借得将军首,

             西入秦邦把嬴政谋。

             将军命去往咸阳售,

             满腔热血在秦庭流。

             太子丹莫把愁眉皱,

             此一回必能雪前仇。

             望太子准备利匕首,

(快长锤。)

荆轲   (西皮快板)  准备着拚一死把知遇恩酬。

(撕边大锣一击。)

荆轲   (白)     走!

(冲头。荆轲下。)

太子丹  (白)     荆卿此去必能刺得秦王,只恐一去,必无生还之理。

             左右!

四上手  (同白)    噢!

太子丹  (白)     将樊将军尸体厚葬,准备地图、匕首,明日在易水,为荆卿送行者!

四上手  (同白)    噢!

(四上手抬樊于期同下。)

太子丹  (白)     正是:

     (念)     才见燕宫骨翻白,寻叫秦庭血染红。

(大锣原场。众人同下。)

【第五场】

(小锣抽头。高渐离上。)

高渐离  (西皮摇板)  准备良酒将良朋送,

             安排弦筑谢知音。

     (白)     某,高渐离。闻得荆卿,奉了太子之命,西入强秦,今朝在易水饯别,为此准备豚肩斗酒,与他送别,歌一回,饮一回,咳,只得走遭也!

(小锣凤点头。)

高渐离  (西皮摇板)  羡他荆卿曾学剑,

             笑我渐离曾击筑。

(小锣抽头。高渐离下。)

【第六场】

(快长锤。四杂担食盒同上,过场,同下。内马嘶声。夏扶、宋意、鞠武各孝服,秦舞阳、太子丹孝服同上。)

太子丹  (西皮摇板)  送荆卿载匕首西入强秦,

             效曹沫用手剑去劫齐君。

(大锣住头。)

太子丹  (白)     某,燕丹。今朝因荆卿,提一匕首,入不测之秦,假称献樊于期之首并督亢地图,刺杀嬴政,报某深仇。嬴政啊,嬴政!叫你祸来不测自天,死无葬身之地!哎呀!

(大锣五击。)

太子丹  (白)     想荆卿此去,必难生还。为此同相知宾客,白衣素冠,饯别于易水之上。唉!

     (念)     为诛虎狼仇,忍叫英雄死。于期剑下亡,田光刎知已!

     (白)     恨煞俺也。

(撕边大锣一击。)

太子丹  (白)     远望荆卿车驾来也!

(大锣导板头。)

荆轲   (内西皮导板) 载匕首壮志入西戎,

(快长锤。马童御车、卒举旗、荆轲同上。)

荆轲   (西皮快板)  为报深仇入嬴秦。

             报知已何敢惜性命,

             手提宝剑离燕京。

             又见素骥相逐竞,

             宾客白衣送我行。

             寸心难掩悲与愤,

             胸中的怒气冲长缨。

(大锣住头。众人同拱立,荆轲下车。)

太子丹  (白)     荆卿到了,丹等早在此恭候。

荆轲   (白)     哎呀!太子待某,厚情如此,使荆轲何以克当?

太子丹  (白)     说什么何以克当!想荆卿你此番仗义入秦,为国捐躯,使丹心碎矣!

(太子丹哭,众人随悲伤。)

荆轲   (白)     啊哈哈哈哈!太子勿悲,某报知已,虽粉身碎骨,亦复何惜!大丈夫视死如归,要当留名千载。今列位白衣送别于我,是使某生而有荣,死而有名,快哉俺也,快哉俺也!

(撕边大锣一击。)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壮哉荆卿!凛烈哉荆卿!

(荆轲含笑。)

荆轲   (白)     不敢哪,不敢!

太子丹  (白)     列宾休如此讲,与荆卿将生死长别,言之心痛。

(夏扶、宋意、鞠武同悲伤。)

太子丹  (白)     呀!看前面离易水不远,就请荆卿登车,大家步行相送,以表永别之意。

荆轲   (白)     轲不敢!一同步行。

(慢批。太子、夏扶、宋意、鞠武同放哀声,荆轲满面含笑,众人同下。)

【第七场】

(小锣抽头。高渐离上。)

高渐离  (西皮散板)  惜良朋到易水把荆卿饯送,

(内马嘶声,小锣凤点头。高渐离回望。)

高渐离  (西皮散板)  看那旁马嘶声车驾纷临。

     (白)     且住!看那旁车驾纷纷,定是荆卿来到,不免坐候便了。

(批合头。荆轲、秦舞阳、夏扶、宋意、太子丹同上。牌子止。)

旗牌   (白)     启太子:来此已是易水岸上了。

太子丹  (白)     来何速也!来,设宴排酒,无奈饯别荆卿者!

(旗牌允,置酒。)

高渐离  (白)     啊荆卿,荆卿!

荆轲   (白)     啊何人唤我?

             咦!渐离兄,你也来了。

高渐离  (白)     某闻知荆卿入秦,特具斗酒豚肩,一饯知已。

荆轲   (白)     惭愧啊惭愧!弟感承我兄高情,深于沧海之水,惜乎小弟无土壤之报耳。啊——

高渐离、

荆轲   (同笑)    哈哈哈哈!

荆轲   (白)     尚可烦兄击筑,使轲一度高歌否?

高渐离  (白)     嗳!某知荆卿入秦,必然一去不返,正欲一会知音耳。

(高渐离悲伤。荆轲笑。)

荆轲   (白)     兄勿悲伤,见过太子,再图狂醉。

高渐离  (白)     臣高渐离伏见太子。

太子丹  (白)     先生请起。久闻高山流水之调,幸会啊幸会!

旗牌   (白)     筵齐。

太子丹  (白)     轮流与荆卿把盏!

高渐离、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遵命。

荆轲   (白)     好啊!某愿叨扰每位一杯,以志生离死别之念。酒来!

(万年欢牌。)

太子丹  (白)     丹进酒!

荆轲   (白)     叨扰,干!

高渐离  (白)     高渐离进酒!

荆轲   (白)     对饮一杯,干!

夏扶   (白)     夏扶进酒!

荆轲   (白)     干!

宋意   (白)     宋意进酒!

荆轲   (白)     干!秦舞阳,你也要饮!

秦舞阳  (白)     好,干!

荆轲   (白)     俺荆轲今日狂醉矣!

(万年欢牌止。)

荆轲   (白)     渐离兄!

高渐离  (白)     贤弟。

荆轲   (白)     你来看:这易水之上,秋气飘飘,秋叶萧萧,秋云渺渺,秋水滔滔,凄怆此怀,令人感慨无限。你且为我击筑,待某悲歌呵!

高渐离  (白)     待我将筑击起。

荆轲   (白)     咳!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嗳!

太子丹  (白)     嘿!

荆轲   (白)     啊!

     (易水歌)   等亲谈笑见心肝,

             壮别宁为儿女颜。

             地老天荒孤剑在,

             风萧萧兮易水寒!

             鶗鴂声声行路难,

             夕阳虽好近黄昏。

             不啼清泪长啼血,

             风萧萧兮易水寒!

             天地无情地又阑,

             恩仇稠叠泪阑干。

             男儿死耳安足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

             别时容易见时难,

             我欲从之路阻艰。

             既悲逝者行自念,

             风萧萧兮易水寒!

             呜!呜!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白)    啊!

(太子丹、夏扶、宋意、鞠武同掩面悲泣。荆轲一望,两望。两个撕边大锣一击。荆轲双手并齐,倒卷水袖,向左甩髯转身,倒背双手,仰视后场天空,长啸。)

荆轲   (白)     咳!

     (易水歌)   探虎穴兮入蛟宫,

             仰天嘘气兮成白虹。

(冲头,慢叫头。)

荆轲   (三笑)    哈哈!

太子丹、
高渐离、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三笑)   哈哈!

荆轲   (三笑)    哈哈!

(荆轲做勇武姿势。)
太子丹、
高渐离、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三笑)   哈哈!

(荆轲攘臂,随之挺身做战斗姿势。)
荆轲、
太子丹、
高渐离、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三笑)   啊哈哈哈哈!

(荆轲、太子丹、高渐离、夏扶、宋意、鞠武同做奋发蹈厉姿势。)

荆轲   (白)     太子,列公啊!俺这里谢过盛意,便秉此勇气,把一腔热血,洒向秦庭,一报太子之辱,二除天下之害。太子请勿悲伤,列公还各自爱,从此诀绝,某便去也!

太子丹  (白)     且慢。荆卿少留,丹再跪进一盏,祝君一去成功。

(荆轲注视太子丹跪举杯。撕边大锣一击。)

荆轲   (白)     酒来!

(荆轲接饮掷杯。)

荆轲   (白)     干!酒已饮毕,拜辞列位。

             秦舞阳,随某走!

秦舞阳  (白)     走!

(秦舞阳下。)

太子丹  (白)     卿家慢走!

(太子丹起身暗扯荆轲衣襟。)

荆轲   (白)     走!

(急急风牌。荆轲走圆场,太子丹扯衣襟紧随,高渐离、夏扶、宋意、鞠武同归到小边。锣鼓打三番。太子丹三扯衣襟。四击头。荆轲拔剑斩断衣襟,太子丹跌倒,荆轲转身审视太子丹。大锣长尖。荆轲倒步边走边看,太子丹不曾受伤。急冲头。荆轲急下。同追望。)
高渐离、
夏扶、
宋意、

鞠武   (同哭)    荆卿啊!

太子丹  (白)     荆卿,荆卿!去何急也!看荆卿已渡易水,大家登高一望者!

(扭丝。太子丹登高。)

太子丹  (西皮散板)  荆卿攘臂投秦邦,

             令人不胜暗悲伤。

             易水西岸跂足望,

(急急风牌。荆轲、秦舞阳驰车同上,过场,同下。大锣双凤点头。)

太子丹  (西皮散板)  一鞭残照在夕阳。

             无奈只可回宫往,

     (白)     回宫!

(大锣快扭丝。)

太子丹  (西皮散板)  秋气萧萧送凄凉。

     (白)     荆卿啊!

(太子丹哭。大锣原场。高渐离、夏扶、宋意、鞠武同下。)

【第八场】

(撤锣,小锣打上。夏无且、王翦、李信、蒙武、王贲、李斯同上。)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同点绛唇牌) 同殿为臣,秉定忠心,干戈净,乐享升平,吾主正中兴。

夏无且  (白)     下官,夏无且。

王翦   (白)     王翦。

李信   (白)     李信。

蒙武   (白)     蒙武。

王贲   (白)     王贲。

李斯   (白)     李斯。

夏无且  (白)     列位大人请了!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同白)    请了!

夏无且  (白)     今日秦王升殿,一齐前往丹墀伺候。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同白)    请!

(小锣打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

蒙嘉   (内白)    嗯哼!

(小锣帽儿头。蒙嘉上。)

蒙嘉   (数板)    为官,为官须要有妙诀,头要尖,心要鬼,口蜜舌剑会说嘴。刮吃百姓要狠擂,胁肩谄笑会献媚。拍马屁,伸牛腿。管他笑骂我先美,我先美。

     (白)     下官,乃是大秦国大秦王殿下一位大夫,蒙嘉蒙大老爷便是。只因那小燕国小燕王,惧怕我大秦国大秦王的雄威,就小心小气地前来投降,一来献樊于期的首级,二来献督亢的地图。派来的使者荆轲,孝敬我蒙大老爷以黄金千镒,白璧百双,恳求我在秦王驾前,美言上三句两句,允许他庙堂一见。哈哈哈哈哈!这才是不费之惠,何乐不为?发笔横财,有了运气。话已说毕,上朝去之。正是:

     (念)     为官要富还要贵,贪脏卖法带受贿。

(小锣打下。蒙嘉下。)

【第十场】

秦王   (内白)    摆驾!

(大锣帽儿头,牌子。四大铠持斧钺,四太监,夏无且持药囊,王翦、王信、蒙武、王贲、李斯、蒙嘉各持笏,小太监、赵高持蝇帚,秦王冕旒佩长剑同上。)

秦王   (二黄慢板)  看九天阊阖大开宫殿,

             众朝臣拜冕旒丹墀阶前。

             我秦邦自穆公郊天梦验,

             获陈宝霸西戎伯主中原。

             孤有心将天下一统席卷,

             施离间须要把六国并兼。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秦王   (白)     平身。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千千岁!

秦王   (白)     今日早朝,众卿有何本奏?

蒙嘉   (白)     臣蒙嘉有本上奏。

秦王   (白)     奏来。

蒙嘉   (白)     臣冒奏大王,非为别事,只因燕太子丹私逃回国,燕王恐怖大王如天之威,惧怕讨伐,特斩樊于期之头,并献督亢膏腴之地,前来投降,特遣使臣荆轲,在朝外候旨。伏请大王加以召见。

秦王   (白)     噢,那樊于期已伏诛了么?

蒙嘉   (白)     正是。

秦王   (白)     哈哈哈哈!孤安枕矣!

             众卿!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大王。

秦王   (白)     天幸樊于期已死,去孤心腹之患。传孤旨意:设九卿之礼,以示庆祝。召使者荆轲在咸阳宫晋见,以张国威。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臣等领旨。

秦王   (白)     内侍!

赵高   (白)     喳!

秦王   (白)     升殿咸阳宫。

赵高   (白)     大王有旨:升殿咸阳宫啊!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呕!

(急三枪牌。换班,秦王入座。)

秦王   (白)     蒙卿!

蒙嘉   (白)     臣。

秦王   (白)     传孤旨意:燕使上殿。

蒙嘉   (白)     领旨。大王有旨:燕使上殿!

荆轲   (内白)    领旨。

(大锣五击。荆轲捧地图、秦舞阳捧首级同上。荆轲满面笑容,秦舞阳战栗失色,荆轲向秦舞阳眼色使之镇静。)

荆轲   (念)     欲逞豹胆攫豺首,为探虎穴入蛟宫。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噢!

(荆轲看匕首,秦舞阳怒而战栗失色。)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副使何故变脸变色?

(大锣一击。荆轲笑容拜揖。)

荆轲   (白)     臣荆轲叩白大王:一介秦舞阳乃蛮鄙之人,生平未见天子之威,不胜战栗,乞大王宽宥其罪,使得毕使于前。

秦王   (白)     内侍。传孤旨意:只许正使一人上殿。

赵高   (白)     大王有旨:只许正使一人上殿。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大铠用钺同挡秦舞阳,秦舞阳怒欲动武。荆轲向秦舞阳摆手。)

荆轲   (白)     去,速跪阶下!

秦舞阳  (白)     吓!

(秦舞阳下。)

蒙嘉   (白)     燕使且莫战栗,随我上殿。

荆轲   (白)     有劳了。

(荆轲上殿,跪。)

荆轲   (白)     臣燕使荆轲再拜大王:伏以幽燕小国,得罪于大王,自知罪过,愿举国为内臣,比于诸侯之列,贡职如郡县,以奉先王之宗庙。诚惶诚恐,特命小臣荆轲谨斩樊于期之头,并献督亢膏腴之地,幸望大王不加诛戮,则感恩甚矣!

(慢扭丝。)

荆轲   (二黄散板)  小燕国怀悚惧畏威无量,

             特命臣捧舆图恐惶请降。

             跪丹墀叩金阶再拜稽颡,

             望大王息天怒感恩无疆。

秦王   (白)     住口!

(慢扭丝。)

秦王   (二黄散板)  那燕丹孤恨他私逃回往,

             闻得他回燕地恶迹昭彰。

             散万金酬死士行为狂妄,

             暗把那樊于期背地收藏。

荆轲   (白)     大王啊!

(大锣夺头。)

荆轲   (二黄原板)  王说起那燕丹实有冤枉,

             诓于期所为是生致大王。

             恐中途有变故将他的头颅断丧,

秦王   (二黄原板)  荆轲言实有些欺罔荒唐。

             杀于期为何不早来献上?

荆轲   (二黄原板)  只恐他,窜北漠、在遐荒、寄身塞上难付剑鋩。

秦王   (二黄原板)  唤荆轲将樊头呈上验状,

荆轲   (白)     领旨。

(大锣双凤点头。)

荆轲   (二黄散板)  乘进身用匕首我要刺杀秦王。

(五击头。荆轲下殿取首级。)

荆轲   (白)     地图及樊于期之头在此,大王请看。

(秦王起身接。)

秦王   (白)     待孤看来!

(冷锤。荆轲露匕首,猝抓秦王袖,行刺。)

荆轲   (白)     昏王,你也有今日!

(荆轲用刀过猛,将袖扯断,秦王逃脱。)

秦王   (白)     哎呀,不好了!

(秦王绕屏风跑。荆轲看袖。)

荆轲   (白)     哎呀!

(大锣抽头。)

荆轲   (扑灯蛾牌)  怒气冲长缨,冲长缨。

             叫你插翅难飞腾。

             俺已拚将这性命,

             今朝热血溅秦庭,溅秦庭!

     (白)     哪里走!

秦王   (白)     哎呀!

(大锣抽头。)

秦王   (扑灯蛾牌)  骤遇非常惊,非常惊。

             吓得丧胆又亡魂。

             我欲上天天无路,

             恨无双翅难飞腾,难飞腾。

(急急风牌。荆轲追秦王,夏无且、王翦、李信、蒙武、王贲、李斯、蒙嘉同手搏荆轲,被荆轲打倒,秦王绕柱,荆轲揪秦王衣,秦王脱衣逃。秦王拔剑,剑长拔不出。)

赵高   (白)     哎呀大王,何不背而拔之?

秦王   (白)     这!

(秦王拔剑出。)

秦王   (白)     刺客你来来来!

荆轲   (白)     啊!

(荆轲上前搏斗。)

夏无且  (白)     刺客着打!

(夏无且力掷药囊,中荆轲面。)

秦王   (白)     看剑!

(秦王乘机砍荆轲。荆轲一臂被砍落。)

荆轲   (白)     哎呀,好昏王!

(荆轲力掷匕首向秦王,秦王躲闪不中,直入铜柱。火彩。荆轲晕倒,秦舞阳欲上殿,被杀。)
夏无且、
王翦、
李信、
蒙武、
王贲、
李斯、

蒙嘉   (同白)    荆轲晕倒!

秦王   (白)     哎呀,吓煞人也,吓煞人也!

             武士上殿!

(冲头。四大铠同上殿,缚住荆轲。)

秦王   (叫头)    刺客!

(大锣四击。)

秦王   (白)     你、你、你受何人主使,刺、刺、刺杀孤王?

荆轲   (叫头)    昏王啊,昏王!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你且听道!

秦王   (白)     讲讲讲!

(大锣归位。)

荆轲   (白)     想你这昏王,蜂蝎之性,虎狼为心,欲要并吞六国,制服天下。四海之人,皆要食尔之肉,寝尔之皮,挖尔之心,剖尔之肝,不足以平息众怒。某本燕北侠士,仗义除贼,所谓暴虐之君,人人得而诛之,何必受人主使?吾本欲效曹沫故事,以生劫汝,不料被你这狗才兔脱,岂非天乎!

(大锣一击。)

荆轲   (白)     岂非天乎!

(荆轲跺足痛恨。冲头。)

秦王   (白)     恶贼尚有何话讲?

荆轲   (叫头)    昏君啊昏君!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你本天生杂种,吕不韦之假子,故而逆暴残忍!

秦王   (白)     啊!

(秦王下位以手堵荆轲口,手被咬。)

秦王   (白)     哎呀!恶贼如此可恶,来呀!

四大铠  (同白)    啊!

秦王   (白)     将他敲牙!

四大铠  (同白)    啊!

(冲头。搜场。四大铠同敲荆轲牙,荆轲滚闹,换血髯,敲毕推至外场。)

秦王   (白)     敲落尔牙,看你有何话讲!

(荆轲作无牙音。)

荆轲   (叫头)    嬴政,暴君!

(大锣五击。)

荆轲   (白)     将某敲牙,尚有舌来骂你!

秦王   (白)     割去他舌!

荆轲   (白)     啊!

(荆轲挣断绳索,直扑秦王,秦王怕。)

秦王   (白)     吓煞孤也!快快抬出宫去,将他碎尸万段!

四大铠  (同白)    啊!

秦王   (白)     哎呀,吓煞孤也,吓煞孤也!

(尾声。秦王下,夏无且、王翦、李信、蒙武、王贲、李斯、蒙嘉同下。)
(完)


浏览次数:6838 ┊ 字数:1619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