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亡蜀鉴》(一名:《江油关》)

主要角色
李夫人:旦

《亡蜀鉴》吕洋饰李夫人
《亡蜀鉴》吕洋饰李夫人
情节
三国末年,魏将邓艾袭蜀,偷渡阴平,直取江油。江油守将马邈,见兵败国危,意欲投降。其妻李氏晓以大义,苦口相劝,马邈佯为允诺,暗地开门降魏,李氏愤而自刎。

注释
这个剧本,是程砚秋同志在1933年根据川剧改编的。当时日本帝国主义者,正在逐步向华北进行侵略,国民党反动政府采取不抵抗主义,准备投降。砚秋同志乃在北京演出此剧,以抒公愤;演出不过两场,即被迫停演。

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4.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魏兵、四将引邓艾上。)

邓艾   (白)     本帅邓艾,奉魏主旨意,晋王千岁将领,夺取西川,且喜将士忠勇,渡过阴平。

             军士们,你等看此处有一空寨,想是刘禅撤了防守,真乃庸才也。只是在过前面,就是江油,兵精粮足,我等孤军深入、无有接济,前进可活,后退即死,还要奋勇当先,夺取江油,才是生路。

四将、

四魏兵  (同白)    我等自然奋勇当先。

邓艾   (白)     如此听我一令:尔等饱餐战饭,安歇一宵,明日五鼓杀奔江油去者!

四将、

四魏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探子上。)

探子   (白)     俺江油关探子是也。探得魏国大将邓艾带领数千精兵,凿山开路,攀崖滚壁,偷渡阴平,好似从天下降,不分昼夜,杀奔江油而来。不免报与太守知道便了!

(探子下。)

【第三场】

(四蜀兵、二家将同上,马邈挂剑上。)

马邈   (引子)    镇守江油,心内忧愁。

     (念)     此是存亡危机秋,偏安王业恐难留。国家大事何须问,只有浮沉寡怨尤。

     (白)     下官马邈,汉室为臣,奉命镇守江油。连日接得边报:魏兵入寇,姜维兵败于剑阁,蒋舒献了阳平关,傅佥战死沙场,看来我这江油也就险得很了!幸有阴平险要,魏兵定难飞渡也!

(探子上,跪。)

探子   (白)     启太守:邓艾偷渡阴平,快要杀奔江油来了!

马邈   (白)     再探!

(探子下。)

马邈   (白)     哎呀且住!探马报道:邓艾偷渡阴平,杀奔江油而来,眼看大事去矣!咳!我想兴是兴他刘家的江山,灭是灭他刘家的社稷;这国家兴败,与我何干?魏兵不来便罢,来则降之,这叫做“在王驾下愿王兴,王不兴来我变心”。我的降意已决,不免请出夫人商议商议。

             家将,请夫人出堂。

家将甲  (白)     有请夫人出堂!

(李夫人上,丫鬟、仆妇抱儿随上。)

李夫人  (引子)    恨作女儿身,空负了,义气凌云。

     (白)     将军。

马邈   (白)     夫人请坐。

李夫人  (白)     有座。将军唤妾身何事?

马邈   (白)     今日天气寒冷,要与夫人围炉饮酒。

李夫人  (白)     今乃操演之期,将军理应先到校场;待阅操已毕,你我夜饮不迟。

马邈   (白)     寒天大雪,我已免操了。

李夫人  (白)     国家多事之秋,为何轻易免操?

马邈   (白)     因有一事比操演更为紧要,故此免操。

李夫人  (白)     不知你们做武将的,更有何事比操演还要着急?

马邈   (白)     这个……耳目甚众。

李夫人  (白)     这也奇了!

马邈   (白)     家将将酒摆下,你们退去。

家将   (白)     啊。

(马邈解剑放桌上。)

马邈   (白)     夫人教丫鬟仆妇回避。

李夫人  (白)     你们抱了小公子外面玩耍。

(丫鬟、仆妇同允,四蜀兵、二家将同下,丫鬟、仆妇同下。)

李夫人  (白)     将军有何要事?

马邈   (白)     请夫人先饮三杯再讲。

李夫人  (白)     妾身性急,请将军讲了再饮。

马邈   (白)     下官性慢,请夫人饮了再讲。

李夫人  (白)     怪道哇,怪道!

     (西皮摇板)  闻言如在雾中走,

             因何露尾又藏头!

             没奈何只得先饮酒,

             饮过三巡你说根由。

     (白)     将军,妾身已经饮过三杯,将军请道其详。

马邈   (白)     夫人有所不知,我连日接得边报:魏兵入寇,姜维兵败于剑阁,魏兵夺了阳平关。适才探马报道:邓艾偷渡阴平,来取江油,只恐我国大势去矣!

李夫人  (白)     不知江油有多少人马?

马邈   (白)     五千人马。

李夫人  (白)     粮草如何?

马邈   (白)     粮草可支一年。

李夫人  (白)     却又来!既有五千人马,粮草又可支持一年,怕那魏兵作甚?

马邈   (白)     这个……

(马邈背供。)

马邈   (京白)    这个娘们真糊涂,把我的死活全都不管啦!

     (白)     啊夫人,你可知道镇守阳平关的蒋舒、傅佥?

李夫人  (白)     蒋舒、傅佥便怎么样?

马邈   (白)     蒋舒知天命,降了魏邦,不失将军之位;傅佥不降,教魏兵给杀啦!谁给他偿命啊!

李夫人  (白)     好,这叫做:

     (念)     一日舒忠愤,千秋仰义名。宁为傅佥死,不作蒋舒生!

     (西皮快板)  钟会领兵来入寇,

             傅佥在阳平御强仇。

             只杀得魏兵卸甲走,

             蒋舒归降作马牛。

             傅佥与贼决死斗,

             血染袍,马倒地,自刎而休!

             为国捐躯大义就,

             可算人间第一流。

马邈   (白)     得啦,你不用说啦!傅佥是白死啦,一点益处也没有,我才不那么傻哪!我总得想个主意。

李夫人  (白)     着啊!

     (西皮流水板) 邓艾孤军难奋斗,

             无粮缺草怎淹留?

             将军不战理应守,

             以逸待劳逞奇谋。

             坚壁清野制穷寇,

             管教邓艾指日休。

             你若是能把亡国救,

             比那傅佥又胜一筹。

马邈   (白)     啊夫人,想傅佥当年大战长城岭,活捉王真,锏打李鹏,杀得司马昭丧胆亡魂。如今也教魏兵杀死!想我本领平常,怎能挡得他过?

李夫人  (白)     步入坚守城池。他孤军深入,料难久持。待等数日,他军不战自乱矣。

马邈   (白)     慢来,我想邓艾既已渡过阴平,这小小的江油关,如何能保守得住?

李夫人  (白)     哦,将军,魏兵到来,就该出战;既不出战,就该守城;如今你不战不守,意欲何为?

马邈   (白)     一个字。

李夫人  (白)     哪一个字?

马邈   (白)     降!

李夫人  (白)     怎么,你要降魏么?哎呀将军哪!想蜀中立国并非容易;你若归降,恐怕这四百年的汉室,从此灭亡了!

马邈   (白)     嗳!想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有德者居之!主上昏庸,不理国事。我看这国家换换主人,也就不错!

李夫人  (白)     哎呀,这岂是将军所说之话?好好的国家,岂可教他灭亡!

马邈   (白)     你说咱们这一国不该亡么,我说他有两样该亡。

李夫人  (白)     哪两样该亡?这第一?

马邈   (白)     第一,姜维九伐中原,忠心耿耿;主上却听信黄皓谗言,不加重用;他只落得屯田避祸。这样对待忠臣,你说该亡不该亡?

李夫人  (白)     第二呢?

马邈   (白)     第二,黄皓专权,见钱就要;上上下下贿赂公行,主上反而非常的信任,你说该亡不该亡?我们这西蜀要是不亡,倒是没有天理了!我今天是降定啦!

李夫人  (白)     将军哪!想当年先帝败走当阳,荆州百姓冒死相从者十余万人!比那曹操父子欺君扰民,世代为奸,屠杀忠良,真乃一仁一暴。你若弃明投暗,枉落个千载的骂名!

马邈   (白)     这个……

(家将甲上。)

家将甲  (白)     启老爷:魏兵直奔江油而来!

马邈   (白)     知道了,再探!

(家将甲下。)

李夫人  (白)     哎呀将军,想那魏兵远道而来,孤军深入,我们若不与他交锋,那魏兵粮草不继,定然不战自乱;那时正是将军建功立业之日了。

马邈   (白)     这个……

(马邈想。)

马邈   (白)     夫人好言相劝,下官如梦方醒,待我传齐众将,商议战守之策便了!

李夫人  (白)     这便才是。

马邈   (白)     我升堂去了。

李夫人  (白)     快去,快去!

(马邈下。李夫人凝想,猛悟。)

李夫人  (白)     哎呀且住!想夫君素多心计,今日升堂,不知是议战守之策,还是要去投降?我不免到屏风后面听个明白。

(李夫人走圆场。)

李夫人  (白)     来此已是,待我侧耳细听。

马邈   (内白)    升堂!

(吹打。马邈上,四蜀兵同上。)

马邈   (白)     众位将军,魏兵到此,你等愿意抵挡,还是愿意归降?

四蜀兵  (同白)    但凭将军!

马邈   (白)     魏兵十分厉害,依我之见,不如归降魏国。

四蜀兵  (同白)    这个……

马邈   (白)     有不降者,军法从事!

四蜀兵  (同白)    就依将军。

马邈   (白)     真乃识时俊杰,带马出城!

(马邈下,四蜀兵同下。)

李夫人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果然他是卖国手,

             眼见江油一旦休!

     (白)     哎呀且住,方才我苦口相劝,要那马邈为国宣劳;谁知他口是心非,甘心卖国,竟自带了满城文武降顺仇敌去了!天哪天!这等之人,岂可与他生同食,死同穴?他甘为亡国之人,我不愿作降人之妇;我不免就此碰死了罢!

(李夫人欲碰。)

李夫人  (白)     哎,且慢!想我生有一子,将将周岁,还要我自己哺乳;我不免去到后堂将姣儿安顿一番,再行自尽便了!

     (西皮散板)  嫁夫如此伤非偶,

             又把姣儿虎口投。

             花未发芽根已朽,

             恩情从此一笔勾!

(李夫人下。)

【第四场】

(四魏兵、邓艾同上。)

邓艾   (西皮摇板)  旌旗浩荡笼星斗,

     (西皮流水板) 人马纷纷奔江油。

             三军戮力往前走,

             管取此城一旦休。

魏兵   (同白)    探子求见。

邓艾   (白)     队伍列开。

(探子上,跪。)

探子   (白)     启都督:今有江油太守马邈,带领大队人马杀出城来。

邓艾   (白)     再探。

(探子下。)

邓艾   (白)     众将官迎敌去者。

(四魏兵同反抄,四蜀兵同反上,对阵,马邈上,跪。)

邓艾   (白)     啊!你是何人?

马邈   (白)     小官伪江油太守马邈,情愿弃暗投明,出城归顺。

邓艾   (白)     既愿归顺,为何带领人马出城,莫非诈降?

马邈   (白)     本待都督兵临城下,开城迎接,奈因城中百姓思念那死鬼刘备、诸葛亮的假仁假义;纵然都督进城,还恐有人抵挡。依小官之见,都督在城外放火焚烧民房,城内百姓害怕,自然不敢胡为。

邓艾   (白)     呸!你真乃匹夫之辈!本帅吊民伐罪,岂肯焚烧民房?自古用兵之人,若是残民以逞,必受天下笑骂,纵然城中有变,本帅自有机谋。

马邈   (白)     请都督随我进城。

邓艾   (白)     江油城中多少人马?

马邈   (白)     五千人马。

邓艾   (白)     粮草如何?

马邈   (白)     粮草可支一年。

邓艾   (白)     既然有兵有粮,如何不战而降?

马邈   (白)     小官颇知顺逆,岂敢扭天行事!

邓艾   (白)     本帅听你之言,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马邈   (白)     不知哪辈古人?

邓艾   (白)     本帅想起断头将军严颜来了。

马邈   (白)     那严老将军,到底不曾断头,依然做了个降将军;依小官看来,他也是识时务的呀!

邓艾   (白)     哼!你国人多半如此,这也难怪于他!今日本帅进城,要在你府上歇马。

马邈   (白)     小官有家眷,恐其不便。

邓艾   (白)     住了,你既已做了亡国之人,还顾得什么家眷?且随本帅进城,不许回到私宅;等待本帅安民已毕,带你同到后堂,抄查你的家财,犒赏军士。起来。

(马邈起,背供。)

马邈   (京白)    哎呦!连损带挖苦,外带罚跪,还要抄家,这个滋味,敢情也不大舒坦。

邓艾   (白)     来!将他的兵马器械一齐收了。众将官,起兵进城。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夫人  (内白)    走哇!

(李夫人上。)

李夫人  (二黄摇板)  国破家亡何处走?

             苍天生我是女流!

             夫君怕死迎强寇,

             乱中无计洗奇羞。

(丫鬟上。)

丫鬟   (白)     夫人可了不得啦!城里头塌天动地,一会儿就要换魏国的旗号啦!

李夫人  (白)     哦!有什么塌天动地之事,你这样大惊小怪?

丫鬟   (白)     魏兵杀进城来啦!老爷去投降人家,夫人还不知道吗?

李夫人  (白)     我知道了。

(仆妇抱儿暗上。)

仆妇   (白)     啊夫人,想蜀中自开国以来,待我们百姓倒还宽厚!如今江油失守,只恐蜀国休矣!

(李夫人叹。)

李夫人  (白)     咳!

仆妇   (白)     但不知老爷是真降,还是诈降?

李夫人  (白)     他真心降顺,不是诈降。

仆妇   (白)     怎么讲?那马邈当真降魏了!李氏啊李氏,那马邈降魏便是国贼,你便是国贼之妻,我老人家是蜀国百姓,不是魏国黎民;我如今不伺候你了!来来来,这是你们的逆种,抱过去,抱过去!我走了,气死我也。

(仆妇递儿,下。李夫人呆,哭。)

丫鬟   (白)     李氏,你瞧你们家干的事,连这个老梆子都不服啦!

李夫人  (白)     啊!你、你为何这样讲话?

丫鬟   (白)     为什么跟你这样讲话?告诉你说:这个江油城从今不属你们管啦!我跟着你们,你们也养活不起我!干脆,我另找新主儿去啦!

(丫鬟下。)

李夫人  (白)     唉!这才是贤愚不等啊。

     (二黄散板)  那一个咬牙切齿骂贼寇,

             这一个低头甘心去事仇。

             两人辱骂难忍受,

     (白)     罢!

     (二黄散板)  不如一死殉江油。

(儿啼。)

李夫人  (白)     我方才要哺乳姣儿,一时忿怒竟尔忘怀!不免将儿哺乳一番,这正是:

     (念)     怀抱姣儿血泪流,恩情从此一旦休。一家不料成吴越,

     (白)     马太守哇!马将军!

     (念)     我替你无面对江油!

     (二黄导板)  李氏女哺姣儿顷刻分手!

     (哭头)    我儿,姣生,哎呀儿呀!

     (回龙)    儿年幼怎知娘万苦千愁。

     (二黄慢板)  那魏国强欺弱兴兵入寇,

             我蜀邦文贪武斗政事不修。

             贼兵到不投降便要逃走,

             眼见得好山河付与东流。

             但愿得儿长大洁身自守,

             洒热血报国耻一洗父羞。

             也不负娘今日江油刎首,

     (哭)     哎呀!我儿呀!

(李夫人放儿,欲自刎,儿啼,李夫人抱儿坐。)

李夫人  (哭)     哎呀儿啊!

(李夫人晕,儿摔地,李夫人惊醒。)

李夫人  (二黄散板)  啊啊啊!可怜儿好命苦摔闭咽喉!

(李夫人看儿,冷笑。)

李夫人  (白)     啊,你死得好!

     (二黄散板)  儿死去倒免作亡国之囚。

             到此时一身轻无可留守,

             愿国人齐努力共保神州。

(李夫人自刎。四魏兵、马邈、邓艾同上。)

邓艾   (白)     这妇人为何自尽?

马邈   (白)     待小官看来!

(马邈看。)

马邈   (白)     启元帅:这是小官之妻李氏,不愿归降,他母子一齐丧命了。

邓艾   (白)     真乃义烈妇人!尸首搭了下去!

(四魏兵抬李夫人同下。)

马邈   (白)     元帅,小官只为归顺贵国,妻子皆亡,可算为国忘家的忠臣了。

邓艾   (白)     你愿作忠臣?

马邈   (白)     我本是大大忠臣。

邓艾   (白)     叫你做个忠臣。

             左右,推去斩了。

(四魏兵同绑马邈。)

马邈   (白)     天哪!想我马邈哇!

     (二黄散板)  只望富贵能长久,

             甘心卖国献江油。

             迎新弃旧夸能手,

             事到头来不自由!

             这样死后还丢丑,

             也是我卖国求荣的下场头!

(四魏兵推马邈同下。四魏兵同上,报斩。)

邓艾   (白)     李夫人尸首好生埋葬,本帅亲自祭奠!歇兵三日,攻取绵竹。

四魏兵  (同白)    啊!

(邓艾、四魏兵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301 ┊ 字数:574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