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荒山泪》(一名:《祈祷和平》)

主要角色
张慧珠:旦
鲍世德:老生
王四香:丑
崔德富:丑
胡泰来:丑
高良敏:老生
陈氏:老旦
杨得胜:净

《荒山泪》程砚秋饰张慧珠
《荒山泪》程砚秋饰张慧珠
情节
明末,农户高良敏与子高忠入山采药,准备完税,不幸,均被猛虎吞食。高良敏之妻陈氏惊痛而亡,其孙高宝琏又被拉充扶役,一家五口,只剩下儿媳张慧珠。张慧珠因忧愤而疯额,避入深山,差役逼税又跟踪而至,张慧珠被迫自刎而死。

注释
此剧是在1929年编写的,程砚秋同志于1930年开始上演。那时正值反动统治者,勾结帝国主义,军阀连年混战,造成人民无限痛苦,《荒山泪》的演出,反映了当时人民的愤懑情绪。1957年程砚秋同志又将剧本加以整理,拍摄成彩色影片。这个本子适当地吸收了电影剧本的情节。

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DYH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2.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得胜  (内白)    兵士们趱行者。

四军士  (内同白)   啊。

(急急风牌。四校尉、四军士、杨得胜同上,同走圆场。)

杨得胜  (白)     俺,杨得胜。奉了兵部大人之命,下乡征取民夫。

             军士们!趱行啊!

(四校尉、四军士同下,杨得胜趟马,下。)

【第二场】

(张慧珠上。)

张慧珠  (四平调)   王屋山高不可攀,

             猛虎出没在其间。

             乱世人命不如犬,

             四野悲声哭震天。

             可叹连年遭战乱,

(行弦。)

张慧珠  (白)     只因王屋山上出了猛虎,我公公、丈夫不能上山采药,无钱缴税,县中公差竟将他父子一同下狱。是我一月以来昼夜织绢,卖得银钱,才将他父子赎取回家。咳!

     (四平调)   恨官府重重要税钱!

(行弦。)

张慧珠  (白)     宝琏儿。

高宝琏  (内白)    妈,什么事呀!

张慧珠  (白)     宝琏,快些来呀!

(高宝琏跑上。)

高宝琏  (白)     来啦,妈妈。什么事?

张慧珠  (白)     连叫我儿数声,不见答应,你到哪里去了?

高宝琏  (白)     我在门口看见好些个当兵的,骑着马,拿着刀,在那儿抓人呐!

张慧珠  (白)     此乃是官府抓丁的,以后再也不要观看。

高宝琏  (白)     以后再也不看了。

张慧珠  (白)     这便才是。明日乃是你祖父寿诞之期,

(张慧珠取桌上绢递给高宝琏。)

张慧珠  (白)     我儿速将此绢拿到市上售钱数贯,也好为你祖父、祖母做寿。

高宝琏  (白)     妈,我就去。

张慧珠  (白)     宝琏!

(高宝琏转回。)

张慧珠  (白)     你去卖绢,路上须要避开官府中人,绕田间小道而行,将绢卖去,速速回来,不可贪图玩耍。

高宝琏  (白)     是啦!妈妈,你放心吧。

(高宝琏捧绢下。)

张慧珠  (白)     看天色尚早,我不免再织起绢来。

(张慧珠织绢。)

张慧珠  (四平调)   机前昼夜勤织绢,

             一家才得庆团圆。

陈氏   (内白)    媳妇你要来呀!

张慧珠  (白)     媳妇来了!

(张慧珠下。)

【第三场】

王四香  (内白)    啊哈!

(王四香、崔德富同上。)

王四香  (念)     吓唬乡民是好手,

崔德富  (念)     见了老爷变作狗。

王四香  (白)     在下王四香。

崔德富  (白)     在下崔德富。

王四香  (白)     请了。

崔德富  (白)     请了。

王四香  (白)     老爷升堂,小心伺候。

崔德富  (白)     小心伺候。

(四衙役、胡泰来同上。)

胡泰来  (念)     好官还要人做,发财不怕太多。难得清官像我,你们看我如何?

             管的是钱粮仓库,喜的是黄白之物。老爷浑水好摸鱼,百姓见官如怕虎。

     (白)     下官胡泰来。蒙圣恩放我济源县的正堂。到任以来,家家关门,处处闭户,我也莫名其妙。这且不言;只因李自成带领百姓起兵要推倒皇上,那还了得!杨嗣昌杨大人,又有军令到来,言说征取人丁赋税,军情紧急,不能不挑选精明强干的衙役,前往征收。

             王四香,崔德富。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伺候老爷。

胡泰来  (白)     听我吩咐:兵部杨大人有军令到来,言说征取人丁赋税,不分男女老幼,贫富人等,每人出钱一贯。限你们半个月之内,将赋税催齐,不得迟误!

王四香  (白)     回老爷的话,这下乡催税,小人们本来不敢推辞;只是这两年捐税太重,百姓们愈来愈穷,这半个月之期,小人们实在为难哪。

崔德富  (白)     实在为难。

王四香  (白)     求老爷改差吧。

崔德富  (白)     老爷改差吧。

胡泰来  (白)     我知道你们为难,已经派人去请本县绅士们前来商议此事。等他们到来一定有个办法。知道了吗?

(胡泰来拍桌。)

胡泰来  (白)     下去等着吧。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喳!

(王四香、崔德富同退。)

龙套   (内白)    二位绅士到。

胡泰来  (白)     快点有请。

(钱绅士、李绅士同上。)
钱绅士、

李绅士  (同念)    适才公差唤,忙步到衙前。

胡泰来  (白)     二位光临,请坐请坐。

钱绅士  (白)     老父母,唤我们前来,有何吩咐?

胡泰来  (白)     只因兵部杨大人有军令到来,要抽人丁赋税,不分男女老幼贫富人等,每人出钱一贯。事在紧急,把二位绅士请来了,必须帮助我想个办法。

李绅士  (白)     回禀老父母!我们这里连年荒旱,寸草不生,又是加捐增赋,黎民百姓度日艰难,只恐是办不到吧!

胡泰来  (白)     哦,你说这套话呀,我早就知道了;我要有主意还不找二位呢,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

李绅士  (白)     实在是办不到哇!

胡泰来  (白)     不必客气,就给办去吧。

李绅士  (白)     办不到哇!

胡泰来  (白)     办不到?

李绅士  (白)     实在办不到哇!

(胡泰来下位。)

胡泰来  (白)     这可是我求上你们了!这不行,那不行。等你们有一天求上我的时候,可别怪我铁面无私,翻脸不认人啊!

(胡泰来欲走。钱绅士上前拦阻。)

钱绅士  (白)     老父母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胡泰来  (白)     你有什么说的?

钱绅士  (白)     我说天下没有难办的事情,可是得有个办法……

胡泰来  (白)     什么办法?

钱绅士  (白)     这加捐加税的事情,我们给您办得也不少了。您就说前年的剿饷,去年的练饷,我们都办得不错吧?

胡泰来  (白)     可不是,所以这回才又找你们。

钱绅士  (白)     办好了不是,我们可就太苦了!

(胡泰来恍然大悟。)

胡泰来  (白)     为这个!这还不好说吗。这回咱们二一添作五。丁税收多收少,咱们上缴一半,剩下一半,咱们……哈哈哈!

钱绅士  (白)     老父母,此话当真?

胡泰来  (白)     君子一言!

             王四香,崔德富!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喳,伺候老爷。

胡泰来  (白)     你们向两位多多请教吧。本县还有公务待理——

(胡泰来向钱绅士、李绅士。)

胡泰来  (白)     失陪失陪!

(胡泰来下。四衙役同下。)

钱绅士  (白)     二位呀。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钱先生您给点主意吧?

钱绅士  (白)     这事不难。这地方哪家有钱,哪家没钱,谁是刁顽的,谁是软弱的,

(钱绅士指李绅士。)

钱绅士  (白)     他老人家那儿有一张清单,回头抄一份给你们,照这单子一办就行啦!

王四香  (白)     那敢情好!谢谢你老先生。

钱绅士  (白)     可是这么着呀,你们别忘了我们的规矩呀!

(钱绅士作钱手式。)

王四香  (白)     那没错,三一三十一。

钱绅士  (白)     三一三十一,就这么着,我回家开名单去。

(钱绅士、李绅士同下。)

王四香  (白)     伙计,他这个主意不孬。可是咱们要的时候,还得想点法子。

崔德富  (白)     你说什么法子?

王四香  (白)     咱们两人哪,一个作好人。

崔德富  (白)     一个作坏人。

王四香  (白)     做好人话头要来得松。

崔德富  (白)     做坏人脸要绷得凶。

王四香  (白)     一松。

崔德富  (白)     一凶。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马到成功。

崔德富  (白)     这个主意不错,咱们什么时候走?

王四香  (白)     官事,说走就走。我去取名单。

崔德富  (白)     我去取钱袋。

王四香  (白)     正是:

     (念)     手拿钱袋挨家凑,

崔德富  (念)     绅士还要捞回扣。

王四香  (白)     走着!

崔德富  (白)     走着!

(王四香、崔德富同下。)

【第四场】

(高良敏、陈氏同上。)

高良敏  (西皮摇板)  系狱归来真侥幸,

陈氏   (西皮摇板)  多亏媳妇贤孝心。

     (白)     啊,老老。今日是你六十寿诞之期,请上待我与你拜寿。

(高良敏急忙拦阻。)

高良敏  (白)     你我老夫老妻,何必多礼,不用拜了。

陈氏   (白)     老老啊!想你与高忠孩儿被囚狱中,一月有余,幸亏媳妇织绢变钱将你父子赎出狱来,一家团聚。身逢乱世,免受骨肉分离之苦,真乃万千之幸。岂有不拜之理?

(陈氏下拜,高良敏还礼。)

高良敏  (白)     为夫也有一拜。

(高良敏、陈氏同笑。高忠手捧菜盘、张慧珠捧酒壶同上,高宝琏随上。)

高忠   (西皮摇板)  爹爹寿日当恭敬,

张慧珠  (西皮摇板)  佐夫杯酒奉双亲。

高忠、

张慧珠  (同白)    爹娘请上,儿等拜寿。

高良敏、

陈氏   (同白)    不必拜了。

(高忠、张慧珠同拜寿。)

高忠   (西皮摇板)  爹娘请上儿拜定。

张慧珠  (西皮摇板)  但愿年年祝好春。

高宝琏  (白)     爷爷、奶奶,我给您拜寿。

(高宝琏拜寿。)
高良敏、

陈氏   (白)     宝琏,好孙儿,哈哈哈……

(高忠、张慧珠搀扶高良敏、陈氏,同坐。高忠举杯。)

高忠   (白)     爹娘请。

高良敏  (西皮摇板)  一家人坐草堂同欢同庆,

陈氏   (西皮摇板)  有佳儿与佳妇喜溢门庭。

高忠   (西皮摇板)  愧孩儿无德能难娱晚景,

张慧珠  (西皮二六板) 勤纺织助儿夫奉养双亲。

(张慧珠举杯。)

张慧珠  (西皮二六板) 这杯酒来把翁姑敬,

             愿翁姑福体永安宁。

             田园数亩能安命,

             一家温饱度光阴。

(众人同饮酒。张慧珠举杯。)

张慧珠  (西皮流水板) 这杯酒再把儿夫敬,

             权当为夫洗风尘。

             灾星已过福星近,

             从今永远不离分。

(众人同饮酒,高忠微微叹息。张慧珠将高宝琏拉到高忠身旁,宽慰高忠。)

张慧珠  (西皮流水板) 宝琏儿,知孝顺,

             每日读书到夜深。

             再过三年并五载,

(高宝琏偎倚在高忠身边。)

张慧珠  (西皮流水板) 登科及第要取功名。

高忠   (白)     好个取功名。哈哈哈……

             爹娘请。

(众人同笑。鲍世德上。)

鲍世德  (西皮摇板)  适才间邻居们人人气愤,

             见公差下乡来虎入羊群。

             我不免到高家去送一信,

             真乃是一波起一波未平。

(鲍世德入门。)

鲍世德  (白)     高兄。

高良敏  (白)     贤弟来了,快请上坐,同饮三杯。

鲍世德  (白)     啊!高仁兄,这件事情,你还不知么?

高良敏  (白)     何事惊慌?愚兄不知呀!

(高良敏下位近前。)

鲍世德  (白)     县内公差张贴公告:言说兵部杨大人又设下新名目,要抽人丁赋税,每人出钱一贯。我想,高兄父子日前为了税款不足,双双下狱;如今又要缴纳这人丁恶税,须要及早预备方好!

高良敏  (白)     唉呀!

     (西皮散板)  受尽了狱中苦惊魂未定,

高忠   (西皮散板)  怎提防这官府又税人丁!

(陈氏口噤目呆,高宝琏悄悄靠到张慧珠身边,张慧珠搂住高宝琏,低头无语。)

鲍世德  (白)     公差就要到来,须要设法应付才是。

(高良敏长叹一声。)

高良敏  (白)     咳!

张慧珠  (白)     啊,爹爹不必忧伤,媳妇昨日卖绢,尚有余钱三贯;权且交纳,再作道理。

高忠   (白)     我家亲丁五口,税钱需要五贯,那官府公差何等凶恶,一文也少他不得呀!

陈氏   (白)     唉,这便如何是好?

高忠   (白)     也罢!母亲不必焦虑,看今日天气甚好;待孩儿上山采药,卖变银钱交纳便了。

高良敏  (白)     是呀!采药么,为父亦可上山走走。

鲍世德  (白)     且慢!近日深山之中,惯出猛虎伤人。切不可冒险前去。

高良敏  (白)     事到如今,说不得了!我想猛虎出山,尚有定时;小心一二,定然无事。

张慧珠  (白)     啊,爹爹!采药虽可变钱,只是山上出了猛虎,令人放心不下。还是恳求公差宽限时日,待媳妇连夜织绢变钱缴税的好。

高忠   (白)     哎呀!说什么“恳求公差,宽限时日”,前时若是上山采药,何至被囚狱中,受此苦楚。何况绢帛之钱本为安家度日之费;倘若缴了税款,阖家何以为生啊!

陈氏   (白)     话虽如此,这山中猛虎不可不防。

高良敏  (白)     唉!山中有虎,未必伤人;苛捐杂税,谁能躲避!若不上山采药,难道再被他捉进狱中不成!

             妈妈,媳妇,准备药囊,即刻上山便了。

鲍世德  (白)     哎呀且住!看他一家为了这缴纳人丁恶税,不顾生死,入山采药,令人心酸:我也是缴税无钱,只好随他们一同前往。

             啊,高仁兄。

高良敏  (白)     贤弟。

鲍世德  (白)     既然如此,待弟回家忙收拾收拾,在村前等候,一同上山,弟告辞了。

     (西皮散板)  为纳税他父子不顾性命,

             这官府比猛虎凶恶十分。

(鲍世德下。)

高良敏  (白)     不远送了。

陈氏   (白)     啊,老老,你父子此番前去,一路之上是要谨慎的才好。

高良敏  (白)     妈妈只管放心,有忠儿跟随,料然无事啊。

陈氏   (白)     多加谨慎。

高良敏  (白)     那个自然。

张慧珠  (白)     同爹爹前去,须要小心。

(张慧珠为高忠挂上药囊,又取一把钢叉递给高忠。)

高忠   (白)     是。

张慧珠  (白)     一路之上,好生搀扶爹爹。慢慢行走,提防跌倒哇!

高忠   (白)     知道。

高宝琏  (白)     我也要去。

张慧珠  (白)     你去做什么?

高宝琏  (白)     我也要跟我爸爸和爷爷上山采药去。

高忠   (白)     我儿年幼,在家陪伴祖母,不可前去。

高良敏  (白)     好好看守门户。你我父子山中去吧。

高忠   (白)     遵命。

高良敏  (西皮摇板)  为采药哪顾得年老涉险,

陈氏   (白)     早去早回。

高忠   (西皮摇板)  陪老父去到那王屋山巅。

高宝琏  (白)     爷爷……爸爸……

(高良敏、高忠同回头,同挥手,同下。)

陈氏   (白)     唉!

     (西皮摇板)  但愿得他父子早早回转,

张慧珠  (西皮摇板)  待我来勤纺织佐纳丁钱。

(张慧珠关门。王四香、崔德富同上。)

王四香  (西皮摇板)  到乡间催丁税人人埋怨,

崔德富  (西皮摇板)  扰得他众百姓黑地昏天。

王四香  (西皮摇板)  来至在高姓家好言相劝,

(王四香敲门。)

王四香  (西皮摇板)  开门来!

张慧珠  (西皮摇板)  忽听得闹喧声来到门前。

(张慧珠开门。)

张慧珠  (白)     二位上差到我家何事啊?

王四香  (白)     只因征讨李自成,军饷不足,要抽人丁赋税;不分男妇老幼,每人出钱一贯,今天收到这儿来啦。

陈氏   (白)     两年钱粮,俱已交纳;如今又要缴这样的恶税,实在兙苦百姓。真正的岂有此理呀!

崔德富  (白)     你得了!什么叫好税、恶税,这话跟我们说不着。

王四香  (白)     要讲理,上太爷堂上去。我们来了,俩字……哈哈!要钱!

陈氏   (白)     我们无有。

崔德富  (白)     没有不成!

张慧珠  (白)     请问这人丁税要缴纳几次呢?

王四香  (白)     就这一次。大家一样。谁都得交;其实每人一贯钱真不算多。

(王四香看簿子。)

王四香  (白)     你们这儿共有亲丁五口,您交五贯钱就行啦。给您上上簿子,我们拿钱就走,不来二趟。

张慧珠  (白)     二位上差,只因我们家中无钱,我的公爹和我家丈夫上山采药去了。等他们采药回来,卖了银钱,再缴税钱如何?

王四香  (白)     哪儿有这事啊!我们下乡一趟好不容易,收不齐税怎么交差呀!

崔德富  (白)     怎么着!你忘了你公公和你丈夫上回没缴税给关起来了!你这是又要找死呀!

张慧珠  (白)     上差息怒。我家昨日卖绢之钱,只剩三贯钱了,实实凑不上五贯之数呀!

崔德富  (白)     不行!非要五贯不可!你看我这么一凶,就凶出三贯来了。

张慧珠  (白)     实实的只有三贯。

崔德富  (白)     非要五贯不可。

高宝琏  (白)     昨儿卖绢卖了四贯,给我爷爷做寿,只剩三贯了!

崔德富  (白)     没你小孩插嘴的!

王四香  (白)     这年头做的什么寿!

陈氏   (白)     没有五贯,便待怎样!

王四香  (白)     行,行,先拿三贯,欠着两贯,等你丈夫采药回来再说吧!拿钱去。

(张慧珠回身取钱。)

张慧珠  (白)     上差,收下三贯……

王四香  (白)     收钱。

崔德富  (白)     这乡下人最狡滑了,不凶就不行!想着把那两贯预备好。

高宝琏  (白)     妈!您织绢卖来的钱,凭什么给他们两人呀?

王四香  (白)     你这小孩真爱多管闲事!讨厌!

(高宝琏上前去。)

高宝琏  (白)     不给你们!不给你们!

(崔德富推开高宝琏。)

崔德富  (白)     快躲开我这儿!

高宝琏  (白)     不给你们!

(张慧珠上前拦阻。)

张慧珠  (白)     宝琏,休得如此!

王四香  (白)     你们家里真没家教!你这孩子连点规矩都不懂!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

崔德富  (白)     小子!要不是你妈拦着,我揍死你!

(王四香、崔德富同下。张慧珠拉着高宝琏。高宝琏攒拳怒目。)

高宝琏  (白)     妈,钱让他们拿去,我们拿什么度日啊?

陈氏   (白)     真真的倒运,正是:

     (念)     可恨此身逢战乱,

张慧珠  (念)     不知何计度流年。

陈氏   (白)     将门关好。

张慧珠  (白)     唉!

(张慧珠关门。陈氏、张慧珠、高宝琏同下。)

【第五场】

(四军士、李有标同上。)

李有标  (白)     某,李有标。今因大营之中,缺少军资费用,俺奉兵部杨大人之命,前去催纳。

             这军士们!

四军士  (同白)    啊。

李有标  (白)     趱行者。

(水底鱼牌。众人同下。)

【第六场】

(高宝琏上。)

高宝琏  (西皮散板)  迈步且把书房进,

             坐在床前读书文。

(起初更鼓。)

高宝琏  (白)     天到这时候啦,我爷爷和我爸爸还不回来呀!

     (西皮散板)  读书读得心烦闷,

             就在此处睡沉沉。

(起二更鼓。张慧珠上。)

张慧珠  (西皮慢板)  听谯楼二更鼓声声送听,

             父子们去采药未见回程。

             对孤灯思远道心神不定,

             不知他在荒山何处安身?

     (白)     想我自到他家以来,从不见他父子在外住宿;怎么天到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呀?

(起三更鼓。)

张慧珠  (西皮慢板)  听三更真个到月明人静,

             猛听得窗儿外似有人行——

     (白)     外面声响,莫非是他父子回来了?

(张慧珠出门。)

张慧珠  (西皮慢板)  忙移步隔花荫留神觑定:

             原来是秋风起扫叶之声。

(起四更鼓。)

张慧珠  (西皮慢板)  听画鼓报四更愈添凄冷,

             看娇儿正酣睡恐被风侵。

     (白)     看他伏几而睡,他也是想念他爹爹呀。想长夜漫漫,叫我如何等待呀!

     (西皮慢板)  我不免引寒机,

     (西皮二六板) 伴侬坐等,

             又思来又想去越不安宁;

             莫不是半途中偶然得病,

             莫不是遇猛虎不幸伤身。

(起五更鼓。)

张慧珠  (西皮二六板) 数更筹交五鼓空房愈冷,

             果然是晓鸡唱天已黎明。

             我不免唤琏儿街前探问,

     (白)     琏儿,琏儿!快快醒来!

     (西皮摇板)  你爹爹到如今未转家门。

     (白)     儿呀!你爹爹同你祖父一夜未归,快快到鲍祖父家中问来。

高宝琏  (白)     怎么,我爷爷和我爸爸还没回来?

(高宝琏下。陈氏上。)

陈氏   (白)     媳妇,他父子怎么一夜未曾回来呀?

张慧珠  (白)     是呀,这倒奇了!我正叫琏儿到鲍叔父家中问来。

(鲍世德、高宝琏同急上。)

鲍世德  (白)     走哇。

             开门来!

陈氏   (白)     谢天谢地他父子回来了。

(张慧珠开门。)

鲍世德  (白)     嫂嫂大事不好了!

张慧珠、

陈氏   (同白)    何事惊慌?

鲍世德  (白)     他父子被猛虎吞吃了。

陈氏   (白)     怎么讲?

鲍世德  (白)     被猛虎吞吃了。

陈氏、

张慧珠  (同白)    哎呀!

高宝琏  (白)     妈!

张慧珠  (西皮导板)  闻凶信他父子山前丧命,

张慧珠、

陈氏   (同叫头)   (爹爹)(老老),儿(夫)(啊)!

(陈氏昏迷。)
鲍世德、
张慧珠、

高宝琏  (同白)    (嫂嫂)(婆婆)(奶奶)!

张慧珠  (西皮散板)  看老亲和幼子痛断我心。

陈氏   (西皮散板)  他父子被虎伤双双丧命,

     (白)     儿夫,我儿,儿呀!

     (西皮散板)  听此事好一似乱箭穿心。

             一霎时心血涌站立不稳,

(陈氏吐血。张慧珠扶陈氏下,高宝琏随下。)

鲍世德  (白)     看他一家连遭不幸,令人心酸!待我急速延医与她诊治便了。

(鲍世德下。王四香、崔德富同上。)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啊哈。

王四香  (念)     再催人丁税,

崔德富  (念)     真叫活受罪。

王四香  (白)     伙计,老爷又吩付下来了:征收明年的丁税,跟上次一样,每人出钱一贯。真个的,咱们上哪儿去呀?

崔德富  (白)     上哪去呀!

王四香  (白)     这才两天,又该明年的啦——上哪去呀!

崔德富  (白)     咳!反正哪家都不好要,哪家都得要。干脆咱们走到哪家就跟哪家要。

王四香  (白)     对,蹓跶蹓跶,走到哪儿算哪儿。

崔德富  (白)     咱们碰着瞧。

(王四香、崔德富同走圆场。)

王四香  (白)     嘿!又到高家了。

崔德富  (白)     叫门。

王四香  (白)     开门来!

(高宝琏上。)

高宝琏  (哭)     爷爷,爸爸!

王四香  (白)     开门!

高宝琏  (白)     谁呀?

王四香  (白)     开开吧!

高宝琏  (白)     又是你们俩呀!

王四香  (白)     你嫌烦啦!

崔德富  (白)     你们家有大人没有?

高宝琏  (白)     我爷爷和我爸爸都教老虎给吃了。

王四香  (白)     还有谁呀?

高宝琏  (白)     还有我妈。

王四香  (白)     叫你妈去。

高宝琏  (白)     你们在这等着。

王四香  (白)     快着点。

高宝琏  (白)     妈,那两公差又来了。您出来瞧一瞧呀!妈,您出来看一看呀!

王四香  (白)     咳,使劲叫!

高宝琏  (白)     妈,那两公差又来了。

(张慧珠上。)

张慧珠  (哭)     喂呀!

王四香  (白)     你这是怎么啦?

张慧珠  (白)     二位上差,只为缴纳丁税,我公公同我丈夫去往山中采药,不幸都已丧在虎口;我婆母闻听此信,口吐鲜血,性命恐也不保呀。

王四香  (白)     大娘子你别哭。你这一哭,连我都难受;这是天灾人祸,谁也没有法子!你呀,就往开里想吧。

张慧珠  (白)     多谢上差。

王四香  (白)     不用谢了——你想着预备钱得啦。

张慧珠  (白)     什么?

王四香  (白)     我们奉了太爷之命,征收明年的丁税;跟上次一样,每人出钱一贯,上回你还欠着两贯,你公公、丈夫死了也就算了,如今你交三贯就行了,你可省着两贯哪!

张慧珠  (白)     哎呀,二位上差,想我家前日缴税三贯,已是分文皆无,如今婆婆卧病在床,粒米未进;二位上差多多宽待些吧!

崔德富  (白)     嘿,说得好风凉话,我告诉你说:我们是奉了朝廷的命令,来到这儿,没有别的,就是要钱。

张慧珠  (白)     可怜我家不幸,还望二位上差多多宽待吧。

崔德富  (白)     没那么些说的。快点拿钱去……听见没有……磨烦什么?

(张慧珠后退。)

王四香  (白)     快拿去吧!

崔德富  (白)     拿钱去,快着点!

张慧珠  (白)     实实的无钱哪!

王四香  (白)     实在没钱,通融一下也行……

张慧珠  (白)     多谢上差。

王四香  (白)     把你家的衣裳什么的拿出来折钱不是一样吗?

张慧珠  (白)     我们无有什么衣服……

王四香  (白)     你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你公公和你丈夫让老虎吃了,他们的衣裳还有什么用处?拿来折了捐税,不是正合适吗?

张慧珠  (白)     这个……

崔德富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快着点,别麻烦,不是你们一家……

王四香  (白)     快着点吧,没钱就抓人啦……

张慧珠  (白)     咳!

(张慧珠下决心,转身下。)

王四香  (白)     等着,有门儿。

崔德富  (白)     老实人,好欺侮。

(张慧珠拿一迭衣服上。)

高宝琏  (白)     妈,这不是我爸爸的衣裳吗?你拿出来干什么呀?

张慧珠  (西皮摇板)  睹物思人泪难忍,

             衣上犹存体上温。

             宵来堂上同欢庆,

             一夜间妻留尘世,你入黄泉,生死,

     (西皮快板)  永离分。

             念儿夫耕读采药多勤奋,

             秉赋仁厚性温存;

             艰难困苦都受尽,

             为缴恶税,哪顾生死;明知山有虎,逼向虎山行;

             那猛虎多凶狠,

             父子双双把命倾。

             谁料想才出囚笼遭虎吻,

             婆母儿媳都做了未亡人。

             高堂母老儿年幼,

             号饥啼寒不忍闻。

             这滔天大祸谁存问,

             索赋的公差又到门。

             无奈何把亡夫的衣衫来换活命,

崔德富、

王四香  (同白)    喂!快点拿出来呀!

张慧珠  (西皮快板)  咳!这度日真如受苦刑!

王四香  (白)     别慢腾腾的!

崔德富  (白)     快点,快点!

(张慧珠上前。高宝琏追出。)

高宝琏  (白)     妈,这是我爸爸的衣裳,不给他们……

(张慧珠一震。)

张慧珠  (白)     啊!

(张慧珠落泪。)

张慧珠  (白)     二位上差宽待些吧……

崔德富  (白)     少废话!拿过来吧!

张慧珠  (白)     多多宽待……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没那么些说的,拿来,拿来。

(崔德富把衣裳抢去。)

王四香  (白)     舍不得也不行啊!

(龙套内喊。)

崔德富  (白)     什么事?

王四香  (白)     少管闲事。咱们走吧!

(王四香、崔德富同急下。八校尉拉八壮丁同上,同跑圆场,将张慧珠、高宝琏冲散。杨得胜上,跑圆场,抓住高宝琏。)

杨得胜  (白)     呔!这一小孩子!你家可有大人?

高宝琏  (白)     我爷爷和我爸爸都叫老虎给吃啦!

(校尉甲翻着名薄。)

校尉甲  (白)     这一户名叫高忠,前日在山上被猛虎吃了,乃是实情。

杨得胜  (白)     好哇!高忠既死,你是他的儿子,我就拉……

高宝琏  (大叫)    妈!

(张慧珠闻声奔来,搂住高宝琏。)

张慧珠  (白)     你们是做什么的?

杨得胜  (白)     听道啊!奉了兵部杨大人之命,下乡征取民夫。这兵册之上有你家高忠名字,高忠已死,我就拉他前往。

张慧珠  (白)     军官哪!可怜我公公,丈夫只为觅钱纳税,俱己丧身虎口;如今只有这孤门独子接续香烟。望求军官,不要将他带去,若是将他带去,就把我高氏门中香火绝了。军官哪!军官哪!你你你将他释放了吧。

杨得胜  (白)     住口!军情紧急,哪里顾得你家香火!

             来呀,将他带走!

(杨得胜拉起高宝琏走。)

高宝琏  (白)     妈!我不去,妈!

八校尉  (同白)    走!走!

张慧珠  (白)     宝琏宝琏!

(八校尉同走圆场,张慧珠追,杨得胜踼倒张慧珠,八校尉、杨得胜、高宝琏同下,张慧珠急起,欲追不及,左右彷徨,惨然悲泣。)

张慧珠  (白)     宝琏,宝琏!

(陈氏上。)

陈氏   (白)     媳妇!媳妇!宝琏……媳妇……

张慧珠  (白)     来了。

(张慧珠慌忙拭去眼泪,进门迎上。)

陈氏   (白)     媳妇……

(张慧珠走近。)

张慧珠  (白)     婆婆……

陈氏   (白)     适才门外何事喧哗?

张慧珠  (白)     门外么……乃是一群猎户上山打虎的。

陈氏   (白)     噢,打虎的……

张慧珠  (白)     是……

(张慧珠回身拭泪。陈氏四下张望。)

陈氏   (白)     宝琏到哪里去了!

(张慧珠一惊。)

张慧珠  (白)     什么?

陈氏   (白)     宝琏,我那孙儿啊。

张慧珠  (白)     宝琏么?他,他,他……

陈氏   (白)     他到哪里去了?

张慧珠  (白)     那猎户上山打虎……宝琏……随他们观看打虎的去了……

陈氏   (白)     怎么讲?

张慧珠  (白)     看打虎的去了。

陈氏   (白)     哎呀!媳妇呀!想那猛虎何等凶狠!孙儿年幼,倘遇猛虎,如何逃避?你你你……是大不该叫他前去呀!

张慧珠  (白)     想必就会回来,天色将晚,待媳妇去到厨下去……

陈氏   (白)     转来!为婆腹中不饿,吞吃不下。你快快将宝琏追赶回来!快去呀!

张慧珠  (白)     这……

陈氏   (白)     想他祖父、父亲俱丧身虎口,难道叫我那孙儿也遭虎餐不成?媳妇呀!你快快前去追他回来呀!

张慧珠  (白)     呀!

     (西皮散板)  婆婆不住地来追问,

             她怎知其中有苦情;

             我话在唇边把牙咬紧,

             老婆婆风前烛、瓦上霜,怎堪伤夫、丧子、

     (西皮快板)  又亡孙。

             痛娇儿心悲愤,

             年才十二被抓丁。

             刀山剑海枪成阵,

             一去茫茫就难找寻……

             捶胸啼血终天恨,

             伤心两眼泪纷纷。

(行弦。)

陈氏   (白)     媳妇!我叫你把孙儿追赶回来。你吞吞吐吐,双目落泪,是何道理?

(张慧珠急忙拭泪。)

张慧珠  (白)     媳妇未曾落泪呀……

陈氏   (白)     你不必哄骗于我,这样啼哭,必有缘故。宝琏孙儿怎么样了?快快讲与为婆知道。

张慧珠  (哭)     婆婆呀……

(陈氏以杖顿地。)

陈氏   (白)     快快与我讲来!

张慧珠  (白)     啊……婆婆呀……适才县中公差又来催讨明年丁税,我们无钱,媳妇无奈,将儿夫衣物与他们折了税钱,那万恶的公差才离开我家的。

陈氏   (白)     公差去了。

张慧珠  (白)     去了。

陈氏   (白)     与宝琏孙儿何干?我问的是宝琏孙儿啊!

张慧珠  (西皮散板)  公差才起身,

             门外闹抓丁。

陈氏   (白)     噢!抓丁!

张慧珠  (西皮散板)  抓丁的兵士凶又狠,

             杀气腾腾带血腥。

             横行如入无人境,

             兵书册上有夫名。

(陈氏哭。)

陈氏   (白)     高忠那孩儿已然死了啊……

张慧珠  (白)     是呀!他他他他死了呀!

     (西皮散板)  只为儿夫丧了命,

             抓住了宝琏抵父亲!

(陈氏大惊。)

陈氏   (白)     你待怎讲?

(张慧珠哭。)

张慧珠  (白)     宝琏抓了去了……

陈氏   (白)     为何你不来报我?

(陈氏举杖将张慧珠击倒。)

陈氏   (白)     媳妇呀!想你公公、丈夫只为上山采药,遇虎伤身;我们高氏门中,只留下宝琏孙儿一人。谁知你不加保护,竟被抓丁,想孙儿小小年纪怎受这凌践之苦,你、你、你真气死我也。

     (西皮导板)  心头火起连声恨!

(陈氏举杖打。张慧珠将杖托住。)

张慧珠  (干哭头)   老婆婆慢动手暂息雷霆……

陈氏   (白)     你讲。

张慧珠  (西皮散板)  好似当头霹雷震!

             事急情危不顾身。

             怀抱娇儿苦哀恳,

             狗强盗,无人性,灭人伦,抢去了娇儿,把媳妇踼倒在尘埃!

陈氏   (白)     咳……

张慧珠  (西皮散板)  宝琏是媳妇亲生子,

             母子骨肉心连心。

             恨强盗拆散亲骨肉,

             肝肠寸断痛煞人。

             满腔泪,强自忍,

             只为婆母年高衰病侵。

陈氏   (白)     媳妇……

张慧珠  (西皮散板)  人人都说黄莲苦,

             我比黄莲苦万分。

陈氏   (白)     媳妇呀!是我错怪你了……

张慧珠  (白)     婆婆……

(张慧珠、陈氏相拥而哭。)

陈氏   (白)     啊呀!

(陈氏欲倒。)

张慧珠  (惊叫)    婆婆!婆婆!

(张慧珠搀陈氏下。)

【第七场】

(四军士、李有标、四衙役、胡泰来同上。)

李有标  (白)     贵县请了!

胡泰来  (白)     请了。

李有标  (白)     大营之中缺少军饷,杨大人命你速速征收两万贯。十天之内缴纳,不得有误。

胡泰来  (白)     知道了。

李有标  (白)     军士们,带马。

             请。

(李有标下。四军士同下。)

胡泰来  (白)     哎呀!这位杨大人跟我干上了是怎么着!认准我啦,哎呀,今儿也要钱,明儿也要钱,看起来我这个小官不能干啦!干脆,告职还乡回家抱娃子去!

(胡泰来摘纱帽。)

胡泰来  (白)     哎呀,慢着!我不干了,后任的官来了还是要钱哪!老百姓还不是照样往外拿吗?钱让人家拿走啦,我倒白白丢了一个官,多冤哪!你想好容易巴结到一个官,就这样扔了!难道跟银子有仇吗?不成,不上算;还是再干两天再说吧!

(胡泰来戴纱帽。)

胡泰来  (白)     不对,不对!老百姓穷的精光,干下去也没多大意思,算了,算了吧!还是拿定主意,告职还乡!对,不干了。

(胡泰来摘纱帽。)

胡泰来  (白)     哎呀!不行,不行!我怎么这样胡涂哇!我要是辞职还乡,也成了老百姓,也得今天缴粮,明天缴税,我活得了吗?

(胡泰来想。)

胡泰来  (白)     干脆!马马虎虎,再干他一年,挤点是点;就是这个主意。

             来呀!吩咐升堂。

(胡泰来入座。)

胡泰来  (白)     来呀!传崔德富、王四香即刻上堂!

四衙役  (同白)    崔德富、王四香上堂啊!

(王四香、崔德富同上。)
王四香、

崔德富  (同念)    忽听太爷传,想是给赏钱。

     (同白)    参见太爷。

胡泰来  (白)     王四香、崔德富,上几次你们办的差事很好,老爷还要赏赏你们。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喝,好!您净说赏,到今个一个大也没见哪。

胡泰来  (白)     别忙啊,老爷的赏还没下来哪!有我的就有你们的!我吃肉,你们喝汤。

王四香  (白)     那就喝汤吧。您传小人们上堂有什么事啊?

胡泰来  (白)     兵部杨大人又有军令到来啦;军费还差两万贯。没什么说的,你们二人再给办一办吧。

王四香  (白)     老爷,老百姓太穷啦!小人办不了啦!您改差得啦!

崔德富  (白)     您改差吧!

(胡泰来离座。)

胡泰来  (白)     你们办得了,再给办一办吧。

王四香  (白)     老爷,实在办不了啦。

胡泰来  (白)     办得了,马马虎虎也得办。

王四香  (白)     老爷,您改差吧,您哪!

胡泰来  (白)     不能改,这叫做“以资熟手”。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哎呀,什么生手熟手,小人听着发抖。

王四香  (白)     老百姓穷的精光。

崔德富  (白)     实在无法下手。

胡泰来  (白)     啊哈!仁义道德出在你们的口,奇哉怪哉实在少有;不打板子你们不走。

(胡泰来入座。)

胡泰来  (白)     来呀!

四衙役  (同白)    有。

胡泰来  (白)     每人重责二十。

(四衙役同欲打,王四香、崔德富慌忙跪倒。)

王四香  (白)     老爷,打完了还去不去哪?

崔德富  (白)     老爷,打完了就不去办啦吧!

胡泰来  (白)     打完了还得去。

王四香  (白)     咱们真贱骨头呀!

崔德富  (白)     可说哪。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老爷,您别打啦,咱们去就是啦。

胡泰来  (白)     这有火签,快去,快去。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是。

(王四香、崔德富同爬起,同下。)

胡泰来  (白)     哎呀,买贵的非打不可!哎呀,我想他二人,此去是一定成功,不必在此站着。

             没事,退堂。

(胡泰来下。四衙役同下。)

【第八场】

(王四香上。)

王四香  (数板)    想起来,好悲伤。最可恨杨嗣昌。只因连年打李闯,老爷抽饷坐大堂。从前催过剿饷和练饷,如今又要催兵粮;一抽两抽不算帐,害得我们一天到晚跑四乡。我们去了都说我们把良心丧,我们不去恐怕屁股遭了殃。硬着头皮下乡往,苦逼恶劝要把地皮都刮光。有朝一日刮到了底,咱们也会会地藏王、地藏王。

     (白)     哎呀!奉老爷之命,我还得催税去。我上那儿去哪?这怎么好哇!有了,把伙计叫出来,跟他要主意。

             我说伙计。

(崔德富上。)

崔德富  (白)     你叫谁哪?

王四香  (白)     还有谁呀!

崔德富  (白)     叫我?

王四香  (白)     你可真明白!

崔德富  (白)     什么事呀?

王四香  (白)     忘啦?催税去!

崔德富  (白)     还得催税去。

王四香  (白)     啊,想个主意,到哪儿去?找那好说话的。

崔德富  (白)     找好说话的?

王四香  (白)     啊,对。我想起来啦,高家好说话。

崔德富  (白)     要钱给钱,要衣裳给衣裳。

王四香  (白)     对,找他去,常来常往,跟走亲戚一样,走着走着。

崔德富  (白)     走着。

             到啦,叫门。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开门!

张慧珠  (内哭)    婆婆呀!

王四香  (白)     听!里头哭呐。

(张慧珠上。)

张慧珠  (西皮摇板)  哭婆婆哭得我泪珠如线,

             你老人又撇我去到黄泉!

             撇下了孤苦身如何排遣,

     (哭头)    婆婆啊!

王四香  (白)     开门来!

张慧珠  (西皮摇板)  又听得有人来叩打门环。

崔德富  (白)     开门哪,人都死绝啦!

王四香  (白)     好,怎么又穿上这个啦!

张慧珠  (白)     我婆婆她、她也死了!

王四香  (白)     又少了一贯钱。

崔德富  (白)     咳,你那孩子哪儿去啦!

张慧珠  (白)     我那孩子么……

(张慧珠哭。)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啊!

张慧珠  (白)     被抓丁的抓了去了!

崔德富  (白)     咳,又少了一贯!

张慧珠  (白)     你们两个又作什么来了?

王四香  (白)     你我听说……

(王四香欲说又止。)

崔德富  (白)     你倒是说呀。

王四香  (白)     你说吧!

崔德富  (白)     唉!你说得了吗?

王四香  (白)     你不知道:这一回我都有点说不出口来啦!

崔德富  (白)     你说不出口来,我说——

             来到这儿没有别的事,还是要钱!

张慧珠  (白)     你,你,你们还来要钱哪?

崔德富  (白)     嗳,要钱!

王四香  (白)     我说大娘子:你别想不开啦,如今就剩你一个人啦!你交一贯钱就行啦!这前后你可省着四贯哪!

张慧珠  (白)     一贯钱?

王四香  (白)     对啦,一贯钱。

崔德富  (白)     嗳,一贯钱。

张慧珠  (白)     啍啍!一贯钱。

王四香  (白)     快去拿钱去吧。

崔德富  (白)     快着点儿。

(班头上。)

班头   (白)     唉!伙计你们在这儿哪!

王四香  (白)     什么事?

班头   (白)     走,快领赏去吧。

王四香  (白)     什么事领赏啊?

班头   (白)     咱们太爷升了官啦!

王四香  (白)     为什么升官哪?

班头   (白)     征收人丁赋税有功,所以升了官啦!

王四香  (白)     他升了官啦,我们可挨了骂啦!

崔德富  (白)     我们挨骂啦!走!领赏去。

王四香  (白)     走走!领赏去。

             你告诉她说,叫她想着点儿预备钱。

崔德富  (白)     好。

             唉,听见没有?我们去去就来,唉,你可想着预备钱!

(王四香、崔德富、班头同下。)

张慧珠  (白)     升官了,升官了。四壁皆空,什么都无有了。一家五人,如今只剩我孤身一人了。

(张慧珠苦笑,四下张望,摸身上。)

张慧珠  (白)     哎呀!方才那两公差言道:去去就来,要我预备税钱。想我身旁分文皆无,他若向我要钱,我是怎样地交付?怎样地交付?

(张慧珠见菜刀,点头。)

张慧珠  (白)     你若是向我要钱,我就与你们拼命,我就与你们拼命!

(张慧珠拿刀,凝视,似有所见。)

张慧珠  (白)     哎呀!你回来了,你快快地进来吧。家中有人要钱,你怎么走了哇!哎!你不要走哇!

(张慧珠上前。)

张慧珠  (白)     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哇!

     (西皮快板)  他人好似儿夫面,

             怎不回头交一言!

             看看将近又离远,

             忽然落后忽在前。

             儿夫快把家门转,

             家中有人要税钱。

             两眼迷离看不见……

             猛抬头又只见我儿宝琏!

(行弦。)

张慧珠  (白)     儿呀!你卖绢之时,再三地嘱付于你,必须要避开官府中人。要绕那田间小道而行……为何教官府将你抓了去了?宝琏,宝琏……

             婆婆!婆婆!你看宝琏教他们抓了去!你不要打我!你不要打我!你不要打我……

     (西皮散板)  我一家欢乐温又暖,

             死别生离在顷刻间。

(行弦。)

张慧珠  (白)     婆婆,你不要啼哭,你放心吧。有我侍奉于你,是无有差错的。婆婆,你不要啼哭,我们回家去吧。婆婆,待我来搀你……

             爹爹,你来了。

             官人,官人,你同爹爹上山釆药,须要搀扶着爹爹,慢慢地行走,提防跌倒了啊……我与你们讲话,你们为何不理我啊?为何不理我啊?为何不理……

             啊呀!猛虎!猛虎!

     (西皮散板)  猛虎一吼夫容变,

             奋爪张牙扑上前……

     (白)     猛虎,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将我一家人都吃掉了?那万恶的公差你为何不将他吃了呀?为惧怕他么……

             你看看他,他倒去了。你不要走,我也同你一道去吧……

     (西皮散板)  到如今我怕的什么险,

             寻儿夫访猛虎我也到王屋山边。

(张慧珠下。)

【第九场】

鲍世德  (内二黄导板) 叹衰年逢乱世我生不幸,

(鲍世德上。)

鲍世德  (回龙)    可叹我,上深山,好一似鸟被弓惊!

     (二黄原板)  想当年旧同伴杳无踪影,

             可叹我也到了末路飘零!

             免不得向丛林奋身前进——

张慧珠  (内三叫头)  公婆!我夫!姣儿呀!

鲍世德  (二黄散板)  又听得山林内啼哭之声!

     (白)     那旁有一妇人啼哭之声,待我寻找寻找。

             噢,原来是高家娘子。待我听她讲些什么。

张慧珠  (内二黄摇板) 痛儿夫随老父无端丧命,

             痛姣儿此一去永诀今生。

             痛婆婆临到死目还未瞑,婆婆呀!

鲍世德  (白)     高娘子,山中惯出猛虎伤人,快快走了出来吧!

(张慧珠上。)

张慧珠  (二黄散板)  我如今不畏虎转向前迎。

             倘能够死同穴真蒙虎荫——

鲍世德  (白)     来来来,随我回去吧!

张慧珠  (白)     我怕呀!

鲍世德  (白)     怕什么?

张慧珠  (二黄散板)  怕家中又来了讨税之人。

             我情愿在荒山孤身坐等,

             等、等、等我夫来此地一显阴灵。

(王四香、崔德富同上。)

王四香  (白)     啊,你们躲到这儿来啦!

张慧珠  (白)     你、你、你们又作什么来了?

王四香  (白)     我们还是来要钱!

张慧珠  (二黄散板)  你、你、你害得我一家人死亡殆尽,

             你、你、你害得我苦命女无处存身!

(张慧珠取出短刀。)

张慧珠  (二黄散板)  恨不得手利刃一申幽愤——

王四香、

崔德富  (同白)    我们是奉命差遣,概不由己呀!

鲍世德  (白)     哼,分明是一伙强盗!

张慧珠  (二黄散板)  听他言我方觉如梦初醒!

王四香  (白)     大娘子,你别怪我们哥们儿,也别怪我们县太爷;这是朝廷王命!谁敢违抗呀!

张慧珠  (二黄快三眼) 我不怪二公差奉行命令,

             却因何县太爷暴敛横征?

             恨只恨狗朝廷肆行苛政,

             众苍生尽做了这乱世之民。

             眼见得十室中九如悬磬,

             眼见得一县中半死于兵;

             眼见得好村庄变成灰烬,

     (二黄散板)  眼中人俱都是那虎口余生,

             我不如拚一死向天祈请——

     (白)     苍天哪!

     (二黄散板)  愿世间从今后永久太平。1

(张慧珠自刎死。鲍世德向前张望。)

鲍世德  (白)     哎呀!

崔德富  (白)     完了!这家子可全死绝了!

王四香  (白)     这可是一个大钱都挤不出来了!

鲍世德  (白)     啍!

(鲍世德取张慧珠手中刀,怒视王四香、崔德富。王四香后退。)

王四香  (白)     走吧,走吧,找别家要去吧。

(内呐喊声。王四香、崔德富同逃下,鲍世德追下。)

杨得胜  (内白)    军士们!趱行者。

(急急风牌。八军士引杨得胜同上,过场,同下。)
(完)

——————————
1原本为“愿国家从此后永久和平”,剧本摄成电影时,改如今词。

浏览次数:23891 ┊ 字数:1651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