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梅妃》

主要角色
江采苹:旦
唐明皇:老生
杨玉环:旦
高力士:丑

《梅妃》程砚秋饰江采苹
《梅妃》程砚秋饰江采苹
情节
唐明皇李隆基选色征歌,高力士在江南访来江仲逊的女儿采苹,深受宠爱,封为贵妃;因她喜爱梅花,赐号梅妃,并特地建造了一座梅亭,但不久又得了杨玉环,厌旧喜新。梅妃独居后宫,回忆当年盛况,引起了无限的幽怨,顾影徘徊,赋诗寄意;但李隆基惑于杨妃,终不再加理睬。安禄山反,李隆基仓皇入川,梅妃死在乱兵之中。郭子仪戡平安史之乱,李隆基重回到宫中,一天偶然到梅亭游玩,忽然想起梅妃,感伤中睡去,依稀见到梅妃前来,诉说离情,醒来却是一梦,惆怅唏嘘,回宫而去。

注释
这个剧本是程砚秋先生在1925年编演的。

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zinnia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1.4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士、二小太监、高力士同上。)

高力士  (念)     访求国色邀恩宠,也算南行第一功。

     (白)     咱家高力士是也。此番奉使闽粤,万岁爷再三吩咐:教咱家到处留心,倘有绝色女子,选来进奉。不想走到莆田地方,见有江仲逊之女,名唤采苹,十分美貌,因此采选进宫,万岁爷一见,果然十分宠爱,还说咱家进美有功,赏赐了许多珍物,这也不枉我南行一遭。今天万岁爷在上阳宫,大开家宴,须速上前侍侯。远远望见众位王爷来也!

(六么令。四羽林军、歧王、申王同上。)

歧王   (白)     申王请了。

申王   (白)     歧王请了。

岐王   (白)     今日兄皇在上阳宫,大开家宴,教我们前去同乐,怎么宁王、汉王还未到来?

申王   (白)     敢待来也。

(六么令。四羽林军、宁王、汉王同上。)

宁王   (白)     诸位王兄都早来了?

汉王、

岐王   (白)     等候多时了。

宁王   (白)     我兄皇近来非常快乐,不知为了何事?

岐王   (白)     只因兄皇得了江妃,十分宠幸,自从她进宫以后,所有大明、兴庆、上阳各宫四万宫人,都已失宠,难道你等还不知么?

汉王   (白)     啊哟哟!那江妃真个生得好看,我恨不得—口儿将她吞下才好。

宁王   (白)     兄弟说话,要放尊重些。

岐王   (白)     时候不早,我们—同进宫去罢。

申王、
岐王、
宁王、

汉王   (同西皮摇板) 这才是乐升平合宫欢笑,

             我兄弟承意旨四马连镳。

(六么令合头。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内侍、二小太监、唐明皇同上。)

唐明皇  (引子)    凤阁龙楼,承平久,行乐无忧。

     (念)     委权姚宋致升平,六合风和四海清。漫说宸游多乐境,一生难得是倾城。

     (白)     孤家大唐天子李隆基是也。登位以来,四海承平,正好及时行乐,无奈东都、长安两处,宫娥数万人,都无一人当意。我令中外臣工,四方采选,且喜此次高力士奉使回京,进献江妃,果然才色无双,深合孤意;因此特开家宴,命诸弟进宫痛饮,一家骨肉,共庆团圆,好不畅快人也。

(高力士上。)

高力士  (念)     日色才临仙掌动,天颜有喜近臣知。

(高力士进见,跪。)

高力士  (白)     启奏万岁:众位王爷在外伺候。

唐明皇  (白)     命他们进宫。

高力士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宜召诸王进宫。

(宁王、歧王、申王、汉王同上。吹打。)
申王、
岐王、
宁王、

汉王   (同念)    长乐钟声花飞尽,平明骑马入宫门。

(宁王、歧王、申王、汉王同进见,同跪。)
申王、
岐王、
宁王、

汉王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起立。)

唐明皇  (白)     今日只行家人之礼,与诸弟痛饮。

             内侍们摆宴。

(摆宴。唐明皇上坐,两旁设桌。宁王、申王右坐;岐王、汉王左坐。)

唐明皇  (白)     请。

     (西皮原板)  今日在上阳宫大开家宴,

             为的是选江妃貌美如仙。

             唤将来与诸弟一庭相见,

申王、
岐王、
宁王、

汉王四  (同西皮原板) 一家人叙情话共庆团圆。

唐明皇  (白)     高力士传旨,命江妃上殿。

高力士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命江娘娘上殿。

江采苹  (内白)    领旨

     (内西皮导板) 在深宫却好是晓妆初罢,

(四宫娥、念奴、永新引江采苹同上。)

江采苹  (西皮散板)  听宣呼惊动了宫树栖鸦。

             因此上冒轻寒快移莲驾,

             经上林又只见香雾笼花;

             来到了上阳宫盈门车马,

(江采苹入门。)

江采苹  (西皮散板)  我只得忍娇羞叩见天家。

(江采苹跪。)

唐明皇  (白)     平身。诸王在比,妃子上前见过。

(江采苹向右见礼,宁王、申王同答揖。江采苹向左见礼,岐王、汉王同答揖。)

唐明皇  (白)     赐座。

江采苹  (白)     谢座。

(江采苹向上旁坐。)

唐明皇  (白)     孤家与诸弟十分友爱;今日都是一家人,正好开怀畅饮。诸弟请。

(三枪牌。)

唐明皇  (白)     今日孤家,心中非常快乐。妃子,命你赐诸王酒,要教他们多饮几杯。

江采苹  (白)     领旨。

(宫女持盘,盘内置二酒壶、二酒杯,江采苹取酒。)

江采苹  (西皮二六板) 亲把琼杯和玉斗,

             为承宠命不知羞。

             诸王肃静皆低首,

             只那汉邸屡回眸。

(江采苹至宁王前,赐酒。宁王起立。)

江采苹  (西皮二六板) 赐王一盏三辰酒,

             石粉银砖贮数秋。

(江采苹另取酒,至岐王前赐酒。岐王起立。)

江采苹  (西皮二六板) 赐王一盏葡萄酒,

             来从西域美无俦。

(江采苹向宫女取酒,至申王前赐酒。申王起立。)

江采苹  (西皮二六板) 赐王一盏生寿酒,

             剑南所贡碧于油。

(江采苹复向宫女取酒,至汉王前赐酒。汉王不动,作鬼脸。)

江采苹  (西皮二六板) 赐王一盏洪梁酒——

(汉王暗牵江采苹衣,以足践江采苹足。江采苹怒。)

江采苹  (西皮快板)  王何举止太轻浮!

             本当面向君王奏,

             又怕同根起怨仇。

(江采苹置酒壶于桌上。)

江采苹  (西皮快板)  回身直下丹墀走,

(江采苹反下。唐明皇惊疑。)

唐明皇  (白)     呀!

     (西皮散板)  缘何妃子不回头?

     (白)     江妃赐酒末完,为何径自回宫?这是什么原故?

             高力士,命你去请娘娘上殿,说孤家还要饮酒。叫她快来。

高力士  (白)     遵旨。

(高力士反下。)

唐明皇  (白)     孤家饮酒,座无梅妃不乐;少刻到来,再同诸弟畅饮。

(高力士上。)

高力士  (白)     梅娘娘因珠履脱缀,教奴婢奏明万岁,不能上殿侍酒了。

唐明皇  (白)     今日盛宴,哪有不来之理?待孤家亲自去唤。

             内侍们摆驾,诸弟且慢出宫,少待片时,即便来也。

(四内侍同反下。)

唐明皇  (西皮摇板)  莫不是行酒多精神劳顿,

             待孤家亲唤去携手来临。

(唐明皇反下。)

宁王   (白)     梅妃无故逃席,这也奇了!

汉王   (白)     大概须有个原故?

岐王   (白)     万岁亲去迎接,真算得宠幸无比了。

汉王   (白)     你们猜猜那江妃还再来么?

高力士  (白)     大概连万岁爷都不见来了。

(小太监上。)

小太监  (白)     江娘娘身体劳乏,万岁爷也不来了!传旨,教诸王各自回宫去罢!

高力士  (白)     如何?于今江娘娘宠冠六宫,万岁爷是无话不听的,我说娘娘不来,万岁爷也就去了!

(申王、岐王、宁王、汉王同起立。)
申王、
岐王、
宁王、

汉王   (同笑)    哈哈……

宁王   (白)     如此我们散了罢!

申王、
岐王、
宁王、

汉王   (同白)    正是:

     (同念)    谁能载酒开金琖,

(申王、岐王、宁王、汉王同反下。)

高力士  (念)     常得君王带笑看。

(高力士下。)

【第三场】

(四兵士每二人抬同心梅、珠梅各两盆引驿使甲同上。)

驿使甲  (白)     俺江南驿使是也。今因江娘娘喜爱梅花,奉上官命令,选得同心梅、珠梅数种,上京进贡。

             左右!快快向长安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同下。)

【第四场】

(四兵士每两人抬紫蒂梅、绿英梅各两盆引驿使乙同上。)

驿使乙  (白)     俺庾岭驿使是也。今因江娘娘喜爱梅花,奉上官命令,选得紫蒂梅、绿英梅数种,上京进贡。

             左右!快快向长安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四兵士抬同心梅、珠梅同上,驿使甲上。分道大圆场。众人同急下。)

【第五场】

(二小太监、高力士同上。)

高力士  (念)     日暮笙歌君驻马,几生修得到梅花。

     (白)     只因江娘娘素性爱梅,万岁爷十分见喜,吩咐咱家,将东京、上林各种梅花,都要移栽宫中,好讨娘娘欢喜!万岁爷亲自题名,叫做梅亭。今天传旨上来,要到梅亭设宴。

             哥儿们,吩咐你们备的酒宴,可曾齐备?

小太监甲 (白)     齐备了。

(内侍甲持红帖上。)

内侍甲  (白)     启禀公公:江南驿使进梅。

(高力士看帖。)

高力士  (白)     同心梅、珠梅,这倒新鲜!收下了!

(内侍甲下,内侍乙持红帖上。)

内侍乙  (白)     启禀公公:庾岭驿使进梅。

(高力士看帖。)

高力士  (白)     绿英梅、紫蒂梅,很好很好。收下了!

(内侍乙下。高力士笑。)

高力士  (白)     他们这些官儿,倒会巴结。

             哥儿们时候不早,前往伺候圣驾便了。

(二幕开。场设布景梅林、梅亭,四围植梅花,同心梅等背景,分列两旁。吹打。四内侍、四宫女、永新、念奴、唐明皇携江采苹同上。)

唐明皇  (西皮摇板)  怎凝眸只见那花开似锦,

江采苹  (西皮摇板)  好风光这才叫大地阳春。

唐明皇  (西皮摇板)  看花容却称你佳人素影,

江采苹  (西皮摇板)  愧蓬门寒陋质不配花身。

唐明皇  (白)     妃子,你看梅花尽开,暗香浮动,疏影横斜,好不幽雅,又见你玉骨冰肌,淡妆素服,真乃是梅花逊你三分白了!从此以后,孤家便唤你作“梅妃”如何?

(江采苹笑。)

江采苹  (白)     若蒙天恩,赐号“梅妃”,妾身真荣幸万分了。

唐明皇  (白)     永新、念奴,你们从此以后,都要叫梅娘娘!

永新、

念奴   (同白)    参见梅娘娘。

唐明皇  (白)     如此,梅妃。

江采苹  (白)     有。

唐明皇  (白)     哈哈哈!梅妃,随孤家同上梅亭,饮酒看花便了。

(吹打。唐明皇、江采苹同上亭,同坐。)

唐明皇  (西皮摇板)  这名称才合你美人身份,

江采苹  (西皮摇板)  赐佳名不由得感谢天恩。

唐明皇  (白)     请。

(唐明皇饮酒。)

江采苹  (白)     请。

(江采苹饮酒。)

唐明皇  (西皮摇板)  到此间真算得俗尘都净,

江采苹  (西皮摇板)  侍君王常愿得岁岁长生。

唐明皇  (白)     今日孤家十分欢乐,梅妃,你何不就在花前,作惊鸿舞一回,以助雅兴?

江采苹  (白)     领旨。

(江采苹下亭,执白玉笛作舞。)

江采苹  (西皮二六板) 下亭来只觉得清香阵阵,

             整衣襟我这厢顺节徐行。

             初则似戏秋千花间弄影,

             继则似捉迷藏月下寻声;

             耳听得激繁雷鼓声渐紧,

(江采苹起鼓舞。)

江采苹  (西皮快板)  则学那竦身躯素袜扬尘。

             忽腾空好比那鹤翔天回,

             忽俯地好比那鸥掠波平,

             忽斜行好比那燕迎风迅,

             忽侧转好比那鹘落云横;

             浑不是初眠柳临风乍醒,

             浑不是舞柘枝偃地成形;

             蓦回身便好似圆球立定,

     (西皮散板)  只余那藐姑仙花影缤纷。

唐明皇  (白)     这场妙舞,难得呀,难得。

(唐明皇下亭。)

唐明皇  (白)     妃子,孤家累了你了!

             永新,念奴看酒,待孤家亲自把盏。

             你须饮了此杯!

(永新、念奴同取酒,唐明皇递酒,江采苹接酒,饮。)

江采苹  (白)     谢万岁。

唐明皇  (白)     看妃子身体疲乏,待孤家搀扶于你,回宫歇息去罢。哈哈……

(唐明皇、江采苹携手同下。众人随下。)

【第六场】

(杨玉环宫装上。)

杨玉环  (西皮原板)  惜娇姿埋没在寿王宫里,

             幸天颜垂眷我教待时机;

             今日里华清池恭候圣旨,

             盼佳音但不知宠命何时。

(杨玉环坐。)

杨玉环  (白)     奴家杨玉环,宏农华阴人也。早年归于寿邸,开元二十八年,今上幸温泉宫,龙颜—见,十分垂爱;命高力士迎接奴家,度为女道士,住在内太真宫。因此赐号“太真”,今日万岁有旨,册为贵妃,华清池赐浴,如今更衣已毕,恭候圣旨。

(高力士上。)

高力士  (念)     忽承新宠命,来到华清池。

     (白)     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杨玉环  (白)     平身。

高力士  (白)     谢娘娘。万岁爷在凤凰园,有旨宣娘娘进见,就请启驾。

杨玉环  (白)     如此,高力士带路。

     (西皮摇板)  但愿得此—番承恩提掖,

             那时候便好似身判云泥。

(杨玉环走圆场。)

高力士  (白)     来此已是,待奴婢启奏。

             启万岁:杨娘娘殿门候旨。

唐明皇  (内白)    宣她上殿。

高力士  (白)     万岁有旨:宣娘娘上殿!

(吹打。四内侍、唐明皇同上,坐。杨玉环、高力士同上殿。)

杨玉环  (白)     臣妾杨玉环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平身。

(杨玉环起立。)

唐明皇  (白)     赐座。

杨玉环  (白)     谢座。

(杨玉环旁坐。)

唐明皇  (白)     内侍们摆宴。

             孤家今日得卿,有如得宝。妃子,与你同饮这杯。

(唐明皇饮酒。)

唐明皇  (西皮摇板)  喜今夕见花容人间无两,

             但愿得结同心地久天长。

杨玉环  (西皮摇板)  料不想沐恩波喜从天降,

             怕庸姿配不上陪从椒房。

唐明皇  (白)     妃子家中还有何人?

杨玉环  (白)     臣妾兄长杨钊,在京候旨。

唐明皇  (白)     高力士宣杨钊上殿。

高力士  (白)     遵旨。

             万岁有旨:教杨钊上殿。

(高力士下。杨国忠冠服上。)

杨国忠  (念)     一家有喜新承宠,又听黄门唤入宫。

(杨国忠入门,跪。)

杨国忠  (白)     臣杨钊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平身。卿是椒房贵戚,今拜卿为侍郎,可改名国忠。自后要效忠王家,不可辜负朕意。

杨国忠  (白)     谢主龙恩。

唐明皇  (白)     下殿去罢!

杨国忠  (白)     领旨。

(杨国忠出门。)

杨国忠  (白)     正是:

     (念)     争说圣朝多雨露,方知生女壮门楣。

(杨国忠下。)

唐明皇  (白)     内侍们摆驾往西宫去者。

     (西皮摇板)  卜良宵却好是风清月朗,

杨玉环  (西皮摇板)  愿今生承欢笑常伴君王。

(四内侍同下。唐明皇携杨玉环手,笑。)

唐明皇  (西皮摇板)  我共你定情时欢情细讲,

             哪管他闲宫院玉漏声长。

     (笑)     哈哈……

(唐明皇、杨玉环同下。)

【第七场】

(四宫女、江采苹同上。)

江采苹  (西皮原板)  听说是得杨妃新承恩宠,

             怪长时都不见圣驾来宫!

             终日里蹙愁眉私心惊恐,

             月余来只有那梦里相逢。

(江采苹坐。)

江采苹  (白)     咳,自从入宫以来,多蒙万岁爷十分见宠;不料新得杨氏玉环,册为贵妃,非常宠幸;近已两月有余,未曾见得万岁一面,唉!看这情形,怎不教奴提心吊胆也!

     (西皮摇板)  想当日侍椒房甘心同梦,

             怎禁得月余来人去无踪。

(永新、念奴同上。)
永新、

念奴   (同白)    启禀娘娘:奴婢等今天奉到圣旨:已叫奴婢等改在杨娘娘宫里侍侯,特地回宫禀告娘娘。

(江采苹一惊。)

江采苹  (白)     你们奉了圣旨,改到杨娘娘宫里侍侯么?

永新、

念奴   (白)     正是。

(江采苹冷笑。)

江采苹  (白)     想杨娘娘定是生得美貌,万岁爷天天都在那里么?

永新、

念奴   (白)     万岁爷都在那里!

江采苹  (白)     万岁同杨娘娘,他们天天怎样作乐呢?

永新   (白)     万岁爷同杨娘娘,朝朝欢宴,那天定情的时候,万岁爷亲自赐她金钗钿盒;又教梨园奏霓裳羽衣曲,这几天又做—曲,名叫得宝子,教大家演唱。

江采苹  (白)     什么叫做得宝子?

永新   (白)     万岁爷说得了杨娘娘,如同得宝—般;故而亲制一曲,便叫得宝子。

(江采苹不悦,强笑。)

江采苹  (白)     好好,那边如此热闹,倒很有趣,你们只管去罢。

永新、

念奴   (同白)    叩辞了!

(永新、念奴欲走。)

江采苹  (白)     转来!万岁爷见了你们,晓得由我这里去得,可有问着我么?

(永新、念奴相视。)
永新、

念奴   (同白)    还不曾问着。

(江采苹强笑。)

江采苹  (白)     是了。

(江采苹沉吟。)

江采苹  (白)     你们去吩咐高力士,教他前来见我。

永新、

念奴   (同白)    遵命。

(永新、念奴出门,私笑,下。)

江采苹  (白)     呀!看这情形,那杨玉环非常得宠!万岁呀万岁,难道真果无心于我了么?

(小太监上,入门。)

小太监  (白)     启禀娘娘:高力士现在西宫承应,不能抽身前来,叫奴婢过来听旨。

(江采苹不悦。)

江采苹  (白)     连高力士都无暇来此么?

(江采苹点头。)

江采苹  (白)     你去传话高力士:教他事完之后,再来也使得。

小太监  (白)     遵旨。

(小太监下。江采苹起立。)

江采苹  (白)     呀!不好了!这些底下人,最会观看风色,他们如此炎凉起来,必也晓得一二。恐怕万岁爷真无心于我了!

(江采苹绕场沉思。)

江采苹  (西皮摇板)  分明是得新欢都忘旧宠,

             难道说旧恩情如梦成空。

(高力士上,跪。)

高力士  (白)     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江采苹  (白)     你来了么?

(高力士起立。)

高力士  (白)     奴婢来迟,娘娘恕罪。

(江采苹笑。)

江采苹  (白)     你如今事忙,我也不来责怪。高力士,我有一事烦你,你可晓得从前汉武帝时,陈皇后曾经失宠,她托司马相如作了一篇《长门赋》,感动上意。我这里有黄金千两,烦你访求文人,代作一赋,或许能挽回上意,也未可知。你看如何?

(高力士背供。)

高力士  (白)     此事被杨娘娘知道,如何了得!

             现在无人解赋,奴婢自愧粗鲁,向来不与文人结交,还求娘娘恕罪。

(江采苹沉吟。)

江采苹  (白)     哦!现在无人解赋么?

高力士  (白)     不是奴婢多口:从前万岁待娘娘,恩情甚厚,也是娘娘自己过于冷淡;依奴婢想来,娘娘何妨自己前去问安,见他—面,岂不甚好?

江采苹  (白)     于今万岁在何处?

高力士  (白)     在翠华西阁。

(江采苹点头。)

江采苹  (白)     你的话亦有道理。高力士传旨摆驾!

高力士  (白)     内侍们摆驾。

(舆夫上,江采苹乘舆,四宫女、高力士同引走圆场。)

江采苹  (西皮摇板)  这一行或许是天心感动,

             等待到见面时细诉离衷。

(四宫女、二小太监、永新、念奴、舆夫、杨玉环乘舆同反上,相遇。)

江采苹  (白)     高力士前面何人?

高力士  (白)     是杨娘娘驾到。

江采苹  (白)     我们绕道而行。

(高力士溜到杨玉环舆旁,江采苹与杨玉环各回头注视,同走圆场。)

江采苹  (西皮散板)  好—似有私人风声传送,

             分明是那杨妃故意追踪。

(四宫女、二小太监、永新、念奴、舆夫、高力士、杨玉环同反下。)

江采苹  (白)     且住!看那杨玉环,已进翠华西阁去了,这便如何是好!

             高力士,高力士——

四宫女  (同白)    高力士不见了。

(江采苹沉吟,掩泪。)

江采苹  (白)     宫女们,回转去罢!

(众人同走圆场,回宫。舆夫下。江采苹坐,四顾,叹气,掩泪。)

四宫女  (同白)    不是奴婢多口!娘娘你若不半路回来,此时已见了万岁爷,一同饮酒了!何等快乐!为何一人转来啼哭?

江采苹  (白)     你这蠢丫头,难道我的心事,你们全不知道么?

四宫女  (同白)    奴婢实不知道。

(江采苹点头。)

江采苹  (白)     幸亏他们如此蠢笨,还肯留在此地,伺候于我;若是那伶牙俐齿之人,早已奔往别处了。

             蠢丫头,天色已晚,你们还不去掌灯来。

四宫女  (同白)    是。

(四宫女同下。江采苹起立。)

江采苹  (白)     唉,不想我江采苹落得这般景况!万岁呀万岁,你恋新忘旧,竟忍心把旧日恩情,付之流水么?想起从前恩爱情形,形影不离,何等亲密!难道就轻轻抛弃了么?

(四宫女拿灯同上,置桌上。)

江采苹  (白)     你们去罢!

(四宫女同下。)

江采苹  (白)     唉!看看天已经黄昏,万恨千愁,如何说起!我不免以楼东为名,作赋一篇,也好解除烦闷。

(江采苹入座,执笔。)

江采苹  (白)     哎!孤灯相对,怎不凄凉人也!

     (南梆子)   展鸾笺不由得寸心如剪,

             想前时陪欢宴何等缠绵。

             论深情似不应藕丝轻断,

             难道说未秋风团扇先捐。

             或许是恋新欢日长生厌,

             定有时寻旧梦笑并香肩。

             但到今月几圆翠华不见,

             在楼东卷珠箔望眼都穿。

             赋此篇怎解得愁肠百转!

             待何日诉相思泪落君前?

     (白)     赋已做完。时候不早,只索回房安息去罢!正是:

     (念)     蜡烛有心还解恨,替人垂泪到天明。

(江采苹下。)

【第八场】

(高力士上。)

高力士  (念)     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

     (白)     昨夜万岁爷忽然想到梅娘娘,假托有病,睡在翠华西阁,教小黄门将梅娘娘召来,一同安寝。吩咐宫人,不得传与杨娘娘知道,命咱家在阁前看守。此时天色黎明,怕就要送梅娘娘回宫,只得在此侍候。

(高力士虚下。四宫女、永新、念奴、杨玉环同上。)

杨玉环  (西皮摇板)  昨夜晚数寒更孤衾独抱,

             因此上急披衣来问根苗。

(高力士反上,窥见。)

高力士  (白)     呀!那边来的好似杨娘娘!不知何人走漏消息?这便如何是好!

(高力士见杨玉环,跪。)

高力士  (白)     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杨玉环  (白)     高力士,万岁爷在哪里?

高力士  (白)     现在阁中。

杨玉环  (白)     还有何人在内?

高力士  (白)     这个么!没有旁人在内。

杨玉环  (白)     既然没有人,你且开了阁门,待我进去。

高力士  (白)     娘娘,昨天万岁爷因为商量军国大事,太劳乏了,身子有些不快。

杨玉环  (白)     为何不进宫来?又在里面做些什么?

高力士  (白)     因为万岁爷欢喜清净,说要安养精神,吩咐奴婢,不教外人进见。

(杨玉环不悦。)

杨玉环  (白)     你敢不容我进去么?

高力士  (白)     这个——奴婢怎敢?

(杨玉环点头。)

杨玉环  (白)     哦是了!

     (西皮摇板)  莫不是有他人暗中修好,

             待我来亲举手去把门敲。

高力士  (白)     娘娘请息怒,待奴婢叩门,

(杨玉环旁坐,高力士叩门。)

高力士  (白)     开门。

(场上设帐。唐明皇、江采苹在帐中,宫女甲暗上。)

宫女甲  (白)     是谁叩门?

高力士  (白)     杨娘娘在此,快些开门。

宫女甲  (白)     请少待。

(宫女甲在帐外间。)

宫女甲  (白)     万岁爷醒来!

(唐明皇揭帐。)

唐明皇  (白)     何事大惊小怪?

宫女甲  (白)     杨娘娘在外。

唐明皇  (白)     怎么杨娘娘就在门外么?

宫女甲  (白)     启万岁爷:这门开是不开?

唐明皇  (白)     且慢!

             妃子,她来了,你且在夹幙中暂躲片时。

(江采苹坐床上不动。)

江采苹  (白)     她是何人?臣妾为何要躲避她?

(唐明皇急。)

唐明皇  (白)     请你委屈暂避片时,免得又生唇舌。

江采苹  (白)     万岁爷既然怕她,为何又叫我前来?

(唐明皇焦急,作揖。)

唐明皇  (白)     妃子,你要听我的活,孤家忘不了你。

             宫娥们,快扶娘娘到夹幙去。

(三宫女同扶江采苹,唐明皇推送,江采苹冷笑,三宫女送江采苹同下。)

唐明皇  (白)     你去开门。

(唐明皇在床偃卧,宫女甲开门。)

高力士  (白)     门开了,请娘娘进去。

(杨玉环入门,跪。)

杨玉环  (白)     臣妾听说万岁身体违和,特来问安。

(唐明皇起立。)

唐明皇  (白)     平身。

(杨玉环起立。)

杨玉环  (白)     谢万岁。

(杨玉环旁坐。)

唐明皇  (白)     孤家偶然身子不快,何劳妃子清晨到此!

杨玉环  (白)     万岁致病的根由,臣妾到猜着几分了。

(唐明皇笑。)

唐明皇  (白)     你猜着什么来?

杨玉环  (白)     万岁呀!

     (西皮摇板)  想必是念前情相思萦绕,

唐明皇  (笑)     哈哈!

     (白)     怎么说起“相思”二字?

杨玉环  (西皮摇板)  都为那意中人心病来挑。

唐明皇  (白)     孤家的意中人,除了妃子,还有何人?

杨玉环  (白)     臣妾哪里当得万岁意中人!万岁向来宠爱那梅精,何不宣召前来,也免得圣情烦闷?

唐明皇  (白)     此女久置楼东,哪有复召的道理!妃子休得多心,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都只为患微疴暂思静悄,

             哪有心图止渴去望梅梢。

(杨玉环四顾。)

杨玉环  (白)     咦!这御床底下不是一只凤鞋么?

(唐明皇惊。)

唐明皇  (白)     在哪里?

杨玉环  (白)     哪哪哪又是一朵翠钿!此皆妇人之物,万岁既然独睡,哪得有此物件?

(杨玉环捡凤鞋、翠钿交唐明皇。)

唐明皇  (白)     好奇怪!

             高力士,这是那里来的呀?

高力士  (白)     这是哪里来的?

唐明皇  (白)     孤家不解呀!

高力士  (白)     连奴婢也是不解!

杨玉环  (白)     万岁怎说不解呀?

唐明皇  (白)     这又奇了!

高力士  (白)     这又奇了!

(杨玉环生气。)

杨玉环  (白)     昨夜何人在此侍寝?今天这般时候万岁还不临朝?外人不知道的,还说是臣妾有心迷恋,请万岁早出临朝,臣妾在此候驾。

唐明皇  (白)     孤家今日病还未好,不能视朝,少刻便到西宫看你。

(唐明皇睡。杨玉环不悦。)

杨玉环  (白)     万岁好好保养精神,臣妾告辞了。

             宫女们摆驾还宫。

(四宫女同下,杨玉环出门。高力士送。)

高力士  (白)     送娘娘!

杨玉环  (白)     高力士,你瞒了我做的好事!

高力士  (白)     奴婢不敢!

(杨玉环掩面下。唐明皇起立。)

唐明皇  (白)     杨娘娘走了么?

宫女甲  (白)     走了。

唐明皇  (白)     唤梅娘娘上来。

(宫女甲下,回转。)

宫女甲  (白)     小黄门已经送梅娘娘回到东宫去了。

唐明皇  (白)     胆大小黄门!未奉孤家命令,怎敢便自送回?

             高力士过来,你去查明小黄门何人,重责四十大板。将这凤鞋翠钿,封送梅娘娘。

(唐明皇交凤鞋、翠钿。高力士接,四内侍、二小太监同暗上。)

唐明皇  (白)     说明孤意。去罢。

高力士  (白)     遵旨。

(高力士下。)

唐明皇  (白)     内侍们摆驾,往西宫去者。正是:

     (念)     风流惹下风流苦,不是风流总不知。

(唐明皇下。四内侍、二小太监同下。)

【第九场】

(四兵土骑马各背荔枝数株同上,驿使甲上。)

驿使甲  (白)     俺岭南驿使是也。今因杨娘娘喜爱荔枝,奉上官命令:选得宋香、陈紫各色荔枝,上京进贡。

             左右!快快向长安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下。)

【第十场】

(四兵土骑马各背荔枝数株同上,驿使乙上。)

驿使乙  (白)     俺剑南驿使是也。今因杨娘娘喜爱荔枝,奉上官命令:选得侧生、连理各色荔枝,上京进贡。

             左右!快快向长安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四兵土骑马携荔枝数株同上,驿使甲上。众人分道同走大圆场,同急下。)

【第十一场】

(二宫女、江采苹同上。)

江采苹  (念)     自闭昭阳春复秋,罗衣湿尽泪还流。

(江采苹坐。)

江采苹  (白)     自从那日,在翠华西阁,被那杨玉环生生赶回,虽蒙万岁爷也派高力士将那凤鞋翠钿,封赐于我,好言安慰;但到今又已一年余了,还不曾见他一面。哎!万岁爷,你既惧怕玉环,这便是有心弃我了。

     (西皮散板)  可叹我与梅花一同孤另,

             怎比那闲桃李献媚争春;

             我只怨俏东风太无凭准,

             全不晓冶杨花水性天生。

(内呐喊声。)

江采苹  (白)     后面因何喧哗?

二宫女  (同白)    后面因何喧哗?

众人   (内同白)   与杨娘娘送荔枝来了。

二宫女  (同白)    乃是与杨娘娘送荔枝来了。

(江采苹不悦。)

江采苹  (白)     原来如此——咳!想当日进送梅花,正是这般光景!

(高力士上。)

高力士  (念)     奉承万岁谕,来此赐珍珠。

(高力士入门,跪。)

高力士  (白)     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启禀娘娘:今有外国使臣,贡献珍珠,万岁爷传旨赐与娘娘,还请娘娘收下。

(高力士起立。宫女甲接珠送上。江采苹接看,沉吟。)

江采苹  (白)     高力士,万岁爷还记着我么?你说我收这珍珠,也是无用,还是送还万岁爷去罢。

(江采苹交宫女甲。宫女甲交高力士。)

高力士  (白)     娘娘不收,教奴婢怎样回复!

(江采苹点头。)

江采苹  (白)     哦,待我做诗一首,送与万岁。

             宫女们磨墨伺侯。

(江采苹入座。宫女磨墨。江采苹执笔,沉吟。)

江采苹  (白)     哎!将我这满腹愁肠,写将出来,教他明白便了。

     (西皮散板)  柳叶双眉久不描,

             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自是无梳洗,

             何必珍珠慰寂寥!

(江采苹将诗交宫女甲。)

江采苹  (白)     交他送还万岁去罢。

高力士  (白)     遵旨。

(高力士下。江采苹坐。掩泪。)

二宫女  (同白)    娘娘,天色已晚,可以用晚餐了。

江采苹  (白)     不用也罢!宫女们,带路到梅亭散闷去者。

(江采苹起立,走圆场。)

江采苹  (西皮摇板)  坐深宫怎禁得心中烦闷,

             真无聊且自去散步园林。

(场上设梅亭,布景上隔墙画宫殿。)

江采苹  (白)     来此已是。你看明月一轮,梅花万树,此情此景,更添我无限凄凉。宫女们暂且回避,待我赏月一回便了。

(江采苹上梅亭。)

江采苹  (西皮摇板)  助凄凉更显得月明人静,

             对凉蟾和孤影共算三人。

(江采苹坐梅亭,宫殿灯火齐明。)

江采苹  (白)     呀!你看隔墙外灯火齐明,如同白昼,那不是华阳宫么?那不是沉香亭么?

(江采苹起立看。)

江采苹  (白)     哦!想必是万岁爷与那杨玉环,正在那里大开夜宴了。

(幕后笙歌起,杨妃在场后唱舞盘一折,唱完。)

江采苹  (白)     呀!隔院笙歌,乐音嘹亮,声声入耳,凄断肝肠。万岁呀万岁!你好不快乐!哪晓得我江采苹,在这月明深院之中,孤苦一身,怎生消受也!

     (二黄慢板)  别院中起笙歌因风送听,

             递一阵笑语声到耳分明。

             我只索坐幽亭梅花伴影,

             忒炎凉又何苦故意相形!

             嚼寒香早拼着肝肠凄冷,

             看林烟和初月又作黄昏。

             惨凄凄闻坠叶空廊自警,

             他那厢还只管弄笛吹笙。

             泪珠儿滴不尽宫壶漏永,

             算多情只有那长夜霜衾。

             初不信水东流君王薄幸,

             到今朝才知道别处恩新。

(二宫女送衣同上。)

二宫女  (同白)    娘娘夜静更深,天气寒冷,请添些衣服,回宫去罢!

(起三更鼓。)

江采苹  (白)     呀!夜色已阑,也只得回宫去者。

(江采苹下亭。)

江采苹  (二黄散板)  怨长门禁不住伤心泪迸,

(江采苹添衣。)

江采苹  (二黄散板)  待归房仍对着照影寒灯。

(江采苹掩泪下。)

【第十二场】

(何千年、崔乾祜、高秀岩、史思明同上。)

何千年  (白)     俺何千年。

崔乾祜  (白)     崔乾祜。

高秀岩  (白)     高秀岩。

史思明  (白)     史思明。

何千年  (白)     众位将军请了。王爷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崔乾祜、
高秀岩、

史思明  (同白)    请。

(八军士、中军、安禄山同上。)

安禄山  (引子)    爵拜真王,统貔貅,兵发渔阳。

     (念)     照眼旌旗遮碧空,百万儿朗呈威风。丸泥待破潼关险,看取长安入掌中。

     (白)     俺,东平王安禄山。官拜范阳节度使,多蒙皇上宠信。可恨那杨国忠与某不和,因此以诛杨氏为名,兵发渔阳;兵行所到,囚李芝于真定,劫光翙于太原;长驱两河,传檄而定,好不痛快人也!可恨哥舒翰阻兵潼关,俺正调遣大兵,与之对阵;交锋已久,怎么未见回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元帅:潼关已得;哥舒翰兵败请降。

安禄山  (白)     再探。

(探子下。)

安禄山  (白)     哈哈!潼关一破,西京唾手而得。此乃天助俺成功也。

             诸将听令!连夜追赶,兵发西京。

何千年、
崔乾祜、
高秀岩、

史思明  (同白)    军士们,兵发西京。

(何千年、崔乾祜、高秀岩、史思明同上马。众人同走大圆场,同急下。)

【第十三场】

(四内侍、二小太监、四宫女、永新、念奴、杨玉环同上,唐明皇上。)

唐明皇  (西皮摇板)  向花间共携手幽怀尽散,

杨玉环  (西皮摇板)  镇日里侍君王春展眉山。

高力士  (白)     宴已摆齐,请万岁、娘娘上宴。

唐明皇  (白)     取酒过来,待孤家与娘娘小饮。

(唐明皇上坐。杨玉环旁坐,擎酒。)

唐明皇  (白)     今日虽是小宴,到也十分清雅。妃子请。

     (西皮摇板)  俺与你笑吟吟传杯送盏。

杨玉环  (白)     万岁请。

     (西皮摇板)  但愿得记前盟世世团圆。

唐明皇  (笑)     哈哈!

(杨玉环起立。)

杨玉环  (白)     臣妾有一事,启奏万岁。

唐明皇  (白)     妃子有何事面奏?只管讲来。

杨玉环  (白)     听说那梅精,做了《楼东赋》一篇,都是冤枉万岁爷的话。像她这样心怀怨恨,怕与圣躬不利,还望万岁爷赐她一死。

唐明皇  (白)     那梅妃的《楼东赋》,孤家亦曾看过;不过说些相思的话头。妃子不要动怒,我们还是饮酒罢。

(杨玉环坐。杨国忠上。)

杨国忠  (念)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杨国忠叩环。)

高力士  (白)     何人叩环?

杨国忠  (白)     高公公。

高力士  (白)     杨老兄,为何这等惊慌?

杨国忠  (白)     万岁爷现在哪里?

高力士  (白)     在御花园中。

杨国忠  (白)     军情紧急,有事面奏。

高力士  (白)     随我来!

(高力士入门。)

高力士  (白)     杨丞相进见。

(杨国忠入门,跪。)

杨国忠  (白)     臣杨国忠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平身。

(杨国忠起立。)

杨国忠  (白)     启奏万岁:大事不好了。

唐明皇  (白)     卿家何事惊慌?

杨国忠  (白)     安禄山造反,杀破潼关,不日就到长安了。

唐明皇  (白)     哥舒翰安在?

杨国忠  (白)     哥舒翰兵败,已降贼了。

唐明皇  (白)     啊呀呀不好了!

     (西皮散板)  吓得我汗淋漓心摇胆战,

             梦不想安禄山破了潼关。

     (白)     哎呀卿家呀!有何妙计,可退贼兵?

杨国忠  (白)     臣早料安禄山必反,万岁爷不听!如今事起仓卒,如何抵敌?莫如圣驾先幸蜀中,等待天下勤王。

唐明皇  (白)     也只好如此。传旨教右龙武将军陈元礼进见。

杨国忠  (白)     领旨。

(杨国忠下。)

唐明皇  (白)     高力士传旨:命诸王百官,即日随驾幸蜀。

(杨玉环拦阻。)

杨玉环  (白)     事情紧急,哪里顾得许多!快快去罢。

(陈元礼上,四军士同随上。陈元礼进见,跪。)

陈元礼  (白)     臣陈元礼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平身。

陈元礼  (白)     哎呀!贼兵快到了,万岁爷须速起程才好。

唐明皇  (白)     命你统领羽林军士三千,即日护驾前行。

陈元礼  (白)     领旨。

             军士们,起行者。

(杨玉环乘舆,唐明皇上马,众人同走圆场,同下。)

【第十四场】

(八军士、何千年、崔乾祜、高秀岩、史思明、安禄山同上,中军随上,过场,同下。)

【第十五场】

(宫殿。放火。二小太监、二官员、两宫女、江采苹同上,绕场。八军士持刀同上。追赶下。)

江采苹  (内西皮导板) 纵横胡虏登金殿,

(江采苹上。)

江采苹  (西皮快板)  喊杀声中火烛天!

             宫嫔伤卧声惨颤,

             血溅丹墀红更鲜。

             回身且向梅林闪,

             如雪刀光逼眼前。

(八军士持刀同上。追赶下。)

【第十六场】

(十二兵士、中军同急上,郭子仪上。)

郭子仪  (白)     俺,天下兵马副元帅郭子仪。只因安禄山造反,圣驾远幸蜀中,今上皇帝即位灵武。命俺同广平王统领雄兵,力图恢复。且喜兵兴以来,战无不取。如今西京克复,圣驾回京;率领大小三军,在此接驾——远远望见上皇来也!

唐明皇  (内西皮导板) 今日里庆回銮旌旗飘荡,

(众仪仗、高力士、唐明皇同上。)

唐明皇  (西皮原板)  想当日苦奔波无限凄凉!

             看黎民和城郭依然无恙——

(八兵士、郭子仪同迎接。)

唐明皇  (西皮散板)  只见那羽林军跪伏街旁。

(郭子仪跪。)

郭子仪  (白)     臣郭子仪见驾,愿上皇万万岁!

(唐明皇扶郭子仪起。)

唐明皇  (白)     卿家平身。我家天下,赖卿保救,真乃社稷之臣也。孤家父子十分感德。

郭子仪  (白)     微臣收复太迟,死罪死罪。

唐明皇  (白)     卿暂回府,听候封赏。

郭子仪  (白)     遵旨。

(八兵士、郭子仪同下。)

唐明皇  (白)     高力士,命军士们退下。

(四兵士同下。唐明皇坐,左右看,高力士旁立。唐明皇掩面。)

唐明皇  (白)     高力士,孤家今日回宫,自然欢喜,但是杨娘娘死在马嵬坡,梅娘娘又不知下落。

(唐明皇左右看。)

唐明皇  (白)     唉!怎的不令人伤痛。

高力士  (白)     上皇不要伤心,梅娘娘恐怕还在人间,也难料定。

唐明皇  (白)     高力士传旨下去:有人知道梅娘娘所在,前来报信者,封官三品,赏钱百万。

高力士  (白)     领旨。

(高力士下。唐明皇左右看。)

唐明皇  (白)     哎,池馆荒凉,旧人不在;回思天宝当年,好不伤感人也。

(唐明皇起立,走圆场。)

唐明皇  (西皮原板)  思往事不由得心中酸哽,

(唐明皇看。)

唐明皇  (西皮原板)  看那厢分明是大内华清;

             看这边是走入上阳路径,

             信步儿又到了旧日梅亭。

(场上设梅花、梅亭。)

唐明皇  (白)     来此又是梅亭,待孤家上去看来。

(唐明皇上亭,坐。)

唐明皇  (白)     哎!风景依然,美人不见!思量往事,教孤家何以为情?

(唐明皇看,欠伸。)

唐明皇  (白)     怎么到了此间忽然神思困倦起来?待我假寐一回便了。

     (西皮散板)  到此来还恍惚衣香人影,

             一霎时禁不住神思昏腾

(唐明皇睡。二道幕闭。)

唐明皇  (内白)    摆驾!

(乐声。四内待、高力士引唐明皇同上。)

唐明皇  (西皮摇板)  耳听得宫苑中笙歌嘹亮,

             一阵阵晚风吹细韵轻扬。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奴婢在。

唐明皇  (白)     何处乐舞之声,这般动听?

高力士  (白)     待奴婢问来!

             何处乐舞之声!

宫女   (内白)    上阳宫中演习惊鸿舞。

高力士  (白)     上阳宫中演习惊鸿舞。

唐明皇  (白)     久不闻此声音,今日倍觉清新,高力士。

高力士  (白)     在。

唐明皇  (白)     摆驾上阳宫中去者。

高力士  (白)     是。

             上阳宫去者。

(牌子。众人同绕场。二道幕起。景同前,仅去掉桌帐。唐明皇落座。)

唐明皇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在。

唐明皇  (白)     传话下去:把惊鸿舞宣上殿来,寡人观看。

高力士  (白)     是。

             万岁有旨:惊鸿舞上殿。

宫女   (内白)    是。

(吹打。舞队上,舞下,上,江采苹在队内随上,唐明皇瞥见吃惊。舞中唐明皇离座走入队中,与江采苹对面相逢,乐止。)

唐明皇  (白)     啊!你……不是梅妃么?

江采苹  (白)     妾妃江采苹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寡人回京以来,四处访问你的下落,都道你已死于乱军之中,不想妃子你还在人世!

江采苹  (白)     万岁呀!

     (西皮散板)  蒙尘日竟忍心把侬轻甩,

             霎时间六宫内兵马齐来;

             若不是逃身早险遭戕害,

             幸而今重相会一诉余哀。

唐明皇  (白)     可怜妃子,都是孤家累了你了!

     (西皮散板)  都是我听谗言把卿轻甩,

             累得你乱军中险被凶灾!

             悔当初不与你蒙尘在外,

             到如今提往事痛彻心怀。

江采苹  (白)     万岁爷,若提起前情,臣妾肝肠真寸断矣!

     (西皮快板)  想当初承眷顾深情如海,

             叹红颜犹未老恩宠先衰;

             敢说是贬楼东君王偏爱,

             蒲柳姿遭屏弃本也应该。

             私自幸无弟兄官居台宰,

             纳贿招权作乱阶;

             又无姊妹蒙恩赉,

             炊珠馔玉赌楼台。

             眼看百姓如草芥,

             眼看九庙变蒿莱;

             若论误国应宽贷,

             毕竟何人是祸胎?

             到如今已非是当年境界,

             既捐弃旧纨扇难再重谐。

             我这里望宸旒凄惶下拜——

(江采苹拜罢欲行。)

唐明皇  (白)     千不是,万不是,都是孤的不是!妃子,你、你、你,就忍心离去么?

江采苹  (西皮散板)  你看那杨玉环姗姗而来!

(江采苹下。唐明皇回首看。)

唐明皇  (白)     哎呀杨氏她真的又来了……妃子,你……

(二道幕闭。唐明皇归原位。二道幕开。)

唐明皇  (白)     哎呀,妃子,妃子!

(唐明皇睁眼。)

唐明皇  (白)     哎呀,原来却是一梦?高力士哪里?

(高力士上。)

高力士  (白)     奴婢在此。

唐明皇  (白)     孤家顷得一梦,梅娘娘她还未曾死!

高力士  (白)     上皇!奴婢适才听宫人言道:梅娘娘已被乱兵所害,葬在梅花树下了!

唐明皇  (白)     哎呀!妃子呀!

(唐明皇哭。)

高力士  (白)     上皇请莫伤心,请驾回宫去吧。

唐明皇  (白)     咳!

     (念)     但恨佳人难再得,岂知倾国与倾城。

     (白)     唉,妃子呀!

(完)


浏览次数:25292 ┊ 字数:1583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