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穆桂英挂帅》

主要角色
穆桂英:青衣
佘太君:老旦
杨宗保:老生(或小生)
杨金花:旦
杨文广:小生
杨洪:丑
宋王:老生
寇准:老生
王强:净
王伦:净
门官:丑

《穆桂英挂帅》梅兰芳饰穆桂英
《穆桂英挂帅》梅兰芳饰穆桂英
情节
佘太君不满宋王宠信奸佞,辞朝返回河东故里。二十年后,西夏番王造反。佘太君忧国心重,差杨文广、杨金花进京打探。二人到京,时值朝中比武选将。杨文广乘机下场,刀劈王伦。宋王得知他是杨家后代,赦免其罪,赐印命其母穆桂英挂帅出征。穆桂英年过半百,念及国家危亡,顿然振奋,更铠甲,点众将,率领大军出征。

注释
京剧《穆桂英挂帅》是由陆静岩、袁韵宜根据同名豫剧改编的。为了适合京剧艺术风格,改编本在文学语言和唱念安排上作了适当处理。
这个剧本是梅兰芳同志为庆祝建国十周年排演的献礼剧目,同时也是他在建国以后排演的第一个新节目。梅兰芳同志以精湛的表演艺术塑造了晚年穆桂英的光辉形象,突出了这一古代英雄人物的爱国主义精神,也显示了他自己的舞台艺术青春。

根据《梅兰芳全集》第二卷整理

录入:小澂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1.2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牌子。二旗牌、寇准同上。)

寇准   (白)     打道进宫。

(众人同走圆场。)

二旗牌  (同白)    来到宫门。

寇准   (白)     击动景阳钟。

(旗牌撞钟。)

宋王   (内白)    摆驾!

(四小太监、大太监、宋王同上。)

宋王   (西皮散板)  飞觞醉月方遣兴,

             景阳钟断管弦声。

大太监  (白)     何人击动景阳钟?

寇准   (白)     寇准求见万岁。

大太监  (白)     候着。

             启禀万岁:寇准求见。

宋王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寇准进宫。

寇准   (白)     遵旨。

(寇准进宫。)

寇准   (白)     臣寇准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卿家平身。

寇准   (白)     万万岁。

宋王   (白)     夤夜进宫何事?

寇准   (白)     哎呀万岁呀!今有西夏番王造反,兵犯中原;边关守将,连失三城,事起仓促,军情紧急;臣修得本章,请主御览。

宋王   (白)     呈上来。

(宋王看。)

宋王   (白)     唔呀呀,番王人马,如此猖狂,一旦屏障有失,汴梁危矣!

寇准   (白)     是啊。汴梁危矣!

宋王   (白)     啊?兵部王强,职责攸关,为何只字不奏?

             来!速宣王强进宫。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王强进宫啊!

王强   (内白)    领旨。

(王强上。)

王强   (念)     明知番王犯边境,王强假作懵懂人。

     (白)     老臣王强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平身。

王强   (白)     万万岁。

宋王   (白)     番王犯界,连夺三关,军情紧急,你为何不奏与寡人知道?

王强   (白)     臣启万岁:小丑跳梁,何劳圣虑;想是番王府库空虚,借此诈取金帛而已,只要予以财物,自然不战自退了。

宋王   (白)     这……

寇准   (白)     王大人,此言差矣!那番王连年修文备武,心怀叵测,此番进兵,意在中原。依我看来,必须即刻发兵征讨才是啊。

宋王   (白)     着啊。狼子野心,意图不轨,若不肆加征讨,怎保边疆,而安社稷。

王强   (白)     这出兵征讨……

寇准   (白)     王大人,赤心报国,此其时也。

王强   (白)     嗯!那个自然。

宋王   (白)     但不知命何人挂帅?

王强   (白)     这挂帅之人么……

寇准   (白)     这挂帅之人,非杨家将不可!

宋王   (白)     这杨家将……

王强   (白)     臣启万岁:那杨家自太君辞朝之后,退归林下,冷淡朝廷,怎能起用?

寇准   (白)     不然,不然。想那杨家并非冷淡朝廷……

王强   (白)     啊,难道是朝廷冷淡杨家不成?

宋王   (白)     是啊,寡人何曾冷淡杨家,寇卿何出此言?

寇准   (白)     万岁呀!

     (西皮原板)  休忘杨家干城将,

             精忠报国血战沙场。

             汗马功劳他人享,

             佘太君这才辞朝返故乡。

             只要是万岁真诚颁诏往,

             金鼓声定唤起她的报国心肠。

宋王   (白)     这个……

王强   (白)     寇大人!

     (西皮摇板)  圣天子比日月倍显光亮,

             论恩德并不曾亏待忠良。

             今日不用杨家将,

             难道说就无人定国安邦?

宋王   (白)     是啊!

     (西皮摇板)  百灵相助孤的洪福广,

             自有贤臣作栋梁。

     (白)     依王卿所奏,不知命哪部大臣挂帅征讨?

寇准   (白)     依王大人之见,今日不起用杨家,难道有天神下界不成?

王强   (白)     寇大人!岂不闻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寇准   (白)     如此说来,王大人已是胸有成竹的了。

王强   (白)     想老夫位居兵部,焉能不网罗贤才?这挂帅之人么……有,有,有。

宋王   (白)     哪一个?

王强   (白)     臣启万岁:臣府现有一人,文物兼备,若能挂他为帅,必然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只是与臣有些瓜葛,不便明奏。

宋王   (白)     为国求才,不避内亲,速速奏来。

王强   (白)     就是臣子王伦。

寇准   (白)     哪个?

王强   (白)     我子王伦。

寇准   (白)     好!将门虎子,未可小量。只是三军之帅,非比寻常。

             啊万岁,何不贴下皇榜,广聚贤才,校场比武。胜者为帅。

王强   (白)     哦……

宋王   (白)     正合孤意,就命你二人执掌此事,孤王亲选良才,二卿出宫去吧。

(宋王下。)
寇准、

王强   (同白)    臣等告退。

寇准   (念)     为国求贤当谨慎,

(寇准下。)

王强   (念)     自有安邦定国人。

(四军士同暗上。)

王强   (白)     打道回府。

(众人同走圆场。家院上。)

王强   (白)     来,唤你家公子出堂。

家院   (白)     有请公子。

(家院下。)

王伦   (内白)    来也。

(王伦上。)

王伦   (念)     美酒肥鱼多供养,花拳锦棒逞刚强。

     (白)     参见爹爹。

王强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伦   (白)     多谢爹爹。唤孩儿前来,有何话讲?

王强   (白)     我儿有所不知,只因西夏番王犯界,朝中无人挂帅,为父保奏于你。

王伦   (白)     待孩儿前去上任。

王强   (白)     且慢。那寇准老儿,百般阻挠,又奏请万岁,比武夺帅。儿啊,你若夺得魁元,帅印方能归我儿执掌。

王伦   (叫头)    爹爹!

     (白)     非是孩儿夸口,孩儿的刀!

(王伦作身段。)

王伦   (白)     撒花盖顶,举世无双;孩儿的箭!

(王伦作身段。)

王伦   (白)     箭不虚发,天下无二。爹爹但放宽心,纵有三头六臂的儿郎,也不是孩儿的对手。

王强   (白)     哈哈哈……我儿有此志量,此番夺取帅印,一定是我儿的了。那时,父子同掌兵权,再与番……

             两厢退下。

(四军士同下。)

王强   (白)     儿呀,父子同掌兵权,再与番王暗通消息,里应外合,这宋室江山,我父子少不得要坐上一坐。

王伦   (白)     是啊,少不得要坐上一坐。啊!

王强   (白)     啊!

王伦   (笑)     啊哈哈哈……

王强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校场比试多谨慎,

             施展武艺显奇能。

             我儿若能夺帅印,

             那时节我父子要坐坐龙庭!

     (笑)     哈哈哈!

(王强下,王伦随下。)

【第二场】

(佘太君上。)

佘太君  (西皮摇板)  我杨家保宋朝曾经百战,

     (西皮流水板) 血战疆场把敌歼。

             老令公两狼山前身遭难,

             最可叹,众孩儿,一个一个血战沙场把身捐,才保得了大宋锦江山。

             到如今清冷冷金鼓声断,

     (西皮摇板)  白虎堂静悄悄剑锈刀残。

(佘太君闷坐。杨金花、杨文广兴致勃勃同上。)

杨金花  (西皮摇板)  游猎归来收羽箭,

杨文广  (西皮摇板)  姐弟同去问早安。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参见太祖母!

(佘太君转喜。)

佘太君  (白)     罢了!清晨起来,你姐弟二人到哪里去了?

杨金花  (白)     启禀太祖母:我姐弟二人,正在山前习武,见柳溪中水清见底,鱼儿穿梭,好不有趣。

杨文广  (白)     又看见一双野兔,是我开弓搭箭,道声“着”,一箭连中双兔。

(佘太君惊喜。)

佘太君  (白)     啊!好箭法呀!

(杨金花看佘太君夸杨文广,忙着要说。)

杨金花  (白)     太祖母您听我说。

佘太君  (白)     好,你说。

(杨金花从容不迫。)

杨金花  (白)     我正在看文广兄弟追逐野兔,忽听得山雀哀鸣,原来有只大雄鹰从林中追扑而来,我见雄鹰以强压弱,气它不过,拾起一块石子,就这么一扔……

佘太君  (白)     怎么样?

杨金花  (白)     那鹰就应声落地啦!

佘太君  (白)     啊!

             他二人有如此本领,真不愧我杨家之后……哎!可惜空有这身本领,却无用武之地。

(佘太君转对杨金花、杨文广。)

佘太君  (白)     当年你父像你们这样年纪,早已为国立功保效了。

(杨宗保上。)

杨宗保  (西皮散板)  惊闻番王造反事,

             急忙报与太君知。

     (白)     启禀太君:闻得西夏番王兴兵犯我边境,边关告急。特来禀与太君知道。

佘太君  (白)     啊!西夏番王竟敢兴兵作乱,欺我宋室无人,真真的可恶!

杨宗保  (白)     是啊,着实的可恶!

佘太君  (白)     可知宋王如何御敌?

杨宗保  (白)     料必派兵征讨。

佘太君  (白)     哪家掌权,何人领兵?

杨宗保  (白)     这倒不知。

佘太君  (白)     哎呀!想我杨家世代忠良,自辞朝还乡之后,二十年来,早被朝廷抛于脑后,只是国家一旦有难,叫人好不忧心也!

杨宗保  (白)     国家有难,令人担忧,既是太君放心不下,何不差人进京打探?

佘太君  (白)     杨洪年迈,差何人前往呢?

(杨文广脱口而出。)

杨文广  (白)     太祖母就叫我去吧!

杨金花  (白)     我也去!

佘太君  (白)     好好好,你等既要前去,禀知你母,再去不迟。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遵命!

             儿有请母亲。

(穆桂英上。)

穆桂英  (念)     只为朝廷信奸佞,解甲归田二十春。

     (白)     孙媳参见太君!

佘太君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穆桂英  (白)     啊老爷!

杨宗保  (白)     夫人请坐。

穆桂英  (白)     唤孙媳前来,有何吩咐?

佘太君  (白)     适才宗保言道,番王造反,进窥中原来了。

穆桂英  (白)     啊,有这等事么?

(穆桂英旋转念。)

穆桂英  (白)     唉!

佘太君  (白)     老身放心不下,意欲差人进京打探。

穆桂英  (白)     不知差何人前去?

杨宗保  (白)     金花、文广定要前去。

佘太君  (白)     小孙孙从未去过汴梁,趁此机会,也好叫他姐弟二人见识见识。

(杨金花、杨文广同兴致勃勃。)
杨金花、

杨文广  (白)     妈呀,叫我们去吧!

穆桂英  (白)     嗯!休得顽皮!

             启禀太君:汴梁乃是非之地,依孙媳看来,他姐弟还是不去的好。

佘太君  (白)     这汴梁我杨家去不得,哪个去得?

杨宗保  (白)     啊夫人,太君说去得,是去得的。

穆桂英  (白)     太君啊!

     (西皮原板)  自那年一家人辞朝归隐,

             卸重担在林下野鹤闲云。

             汴京中有奸佞是非混沌,

             儿女们年幼小怕受欺凌。

佘太君  (西皮原板)  想起了当年感慨生,

             景阳钟不闻二十春。

             他二人同把汴梁进,

             显一显杨家四代一个个武艺超群。

杨宗保  (西皮摇板)  两儿武艺可防身,

             夫人何必苦担心!

杨金花  (白)     妈呀,叫我们去吧!

杨文广  (白)     妈呀,您就叫我们去吧!

(杨文广扯穆桂英衣襟。)

穆桂英  (白)     呀!

     (西皮摇板)  太君、老爷主意定,

             儿女扯衣恳娘亲。

             低头无语暗思忖——

             探罢军情早回程。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儿遵命!

             杨洪,快快备马!

(杨洪备马上。)

杨金花  (西皮散板)  金花闻言笑盈盈,

杨文广  (西皮散板)  恨不能展双翅飞往汴京。

杨金花  (西皮散板)  拜别堂上出府门……

     (白)     带马!

杨文广  (西皮散板)  此一去尽情玩耍好不欢欣!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太祖母,爹,母亲,我们去了!

(杨金花、杨文广同下。)

佘太君  (西皮散板)  目送孙孙欢跃往,

(杨宗保搀扶佘太君同下。)

穆桂英  (西皮散板)  飞尘起处母牵肠。

(穆桂英下。)

【第三场】

(杨金花、杨文广趟马同上。)

杨文广  (西皮摇板)  姐弟们奉祖命进京打探,

杨金花  (西皮摇板)  跨骏马展霜蹄一路加鞭。

杨文广  (白)     姐姐!你看这汴梁成,果然热闹。哎,我倒想起一件事来啦。

杨金花  (白)     你想起什么事来啦?

杨文广  (白)     太祖母常与你我讲起天波府,你我一同前去看看好吗?

杨金花  (白)     好极啦,我们看看去。

杨文广  (白)     可我不认得路啊!

杨金花  (白)     兄弟,你可真没有记性,太祖母不是说来着,进城不远,在官道上就能望见那座高大门楼,你我何不找上一找。

杨文广  (白)     好哇!

(杨金花、杨文广同拉马,同走圆场。杨文广看,扬鞭指。)

杨文广  (白)     “天波府”!

杨金花  (白)     “无佞楼”!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哎呀!威武得很哪!

杨金花  (西皮摇板)  姐弟们在门前仔细瞻望,

             天波府果然是威武堂皇。

杨文广  (西皮摇板)  飞虎旗插至在百尺楼上,

             画阁上一排排上阵刀枪。

杨金花  (西皮摇板)  杨金花虽女儿豪情倜傥,

             执霜矛舞雪剑驰骋沙场。

杨文广  (西皮摇板)  我杨家上三代是保国上将,

             小文广定做个四代的栋梁。

     (白)     姐姐,有朝一日,要是出兵打仗,我要做了元帅,就点你为先行。

杨金花  (白)     什么?你挂帅,我的先行?

杨文广  (白)     是啊!

杨金花  (白)     美的你!我挂帅,你的先行,那还差不离。

杨文广  (白)     不成!我挂帅,你的先行。

杨金花  (白)     这是为什么?

杨文广  (白)     因为……我是个男的,你是女的。

(杨金花噗哧一笑。)

杨金花  (白)     你等我问问你,想当年咱妈挂帅的时候,是谁的先行?

(杨文广理直气壮。)

杨文广  (白)     是爹爹的先行。

杨金花  (白)     这不结啦。

(杨文广无理胡搅。)

杨文广  (白)     不管你怎么说,元帅一定是我的。

(杨金花不肯示弱。)

杨金花  (白)     元帅一定是我的。

杨文广  (白)     是我的。

杨金花  (白)     是我的。

(杨金花、杨文广争执不休。门官上。)

门官   (白)     嗨嗨嗨,哪里来的野孩子,也不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就胡行乱闯的!

杨文广  (白)     这是我们家的府第,怎么不许我们看?

门官   (白)     呸!别不害臊啦!这是兵部王大人的府第,又是你们的啦?哼,老实告诉你们说,要不瞧你们是个小孩子,嘿嘿,这工夫早送了官啦。

杨金花  (白)     这是何故?

门官   (白)     你们犯了禁啦!

杨文广  (白)     阳关大道,难道还禁止行人不成吗?

门官   (白)     告诉你们说,这儿与别处不同,文官下轿,武将离鞍,谁要是犯了禁例,拿到兵部大堂问罪。

杨金花  (白)     王强老贼竟敢如此霸道。

杨文广  (白)     偏偏就有这样仗势的小人。

门官   (白)     哈哈,好小子。开口骂人,不给你个厉害,你是不知道。

(门官挽袖子。)

杨金花  (白)     你敢打人。

(杨金花一面护杨文广,一面要上前对付门官。杨文广抢上去。)

杨文广  (白)     你要怎样?

(杨文广一拳打门官趴下,门官不服,打杨文广。)

门官   (白)     好,俩打一个。

(门官被杨文广压倒。)

杨金花  (白)     问问他,下次可敢再仗势欺人不?

杨文广  (白)     你还敢欺侮人不?

门官   (白)     哎哟,哎哟!我们家公子可厉害着哪。要是叫他知道我叫人打啦,告诉你,他性如烈火,你们可就跑不了啦。

(杨文广撒开手。)

杨文广  (白)     把你们公子叫出来。

门官   (白)     我们公子校场比武去啦,那里比武夺帅,谁胜啦,谁就能当征西元帅,你们有本事上那去,干嘛跟我没完没了的。

杨文广  (白)     你说的话,可都是真的吗?

门官   (白)     我还能冤你?

杨金花  (白)     嗨,我说兄弟,有在这和他生闲气的工夫,倒不如到校场去比试比试。

杨文广  (白)     好,咱们走。

杨金花  (白)     走。

(杨金花、杨文广拉马急下。门官望后影。)

门官   (白)     你们到校场去,不是比武,倒像是送命去啦,哎哟!我招谁惹谁来着。

(门官下。)

【第四场】

(牌子。四校尉、四小太监、王强、寇准引宋王同上。宋王上高台,王强、寇准分侍左右。)

宋王   (白)     传旨王伦以为领考,开场比武!

太监   (白)     万岁有旨:王伦以为领考,开场比武啊!

(三通鼓。王伦引众将同上开打,王伦胜,众将同败下。)

王伦   (白)     启奏万岁:比试已毕,众将俱非为臣对手。

王强   (白)     啊万岁!比试获胜,帅位得人,就该命臣子王伦挂帅才是。

寇准   (白)     且慢!王伦枪法虽好,不知箭法如何?校场之内,设有金钱一枚,百步之外,射中金钱,方得帅印。

(王强欲争辩,宋王拦阻。)

宋王   (白)     依卿所奏,王伦当场射来。

王伦   (白)     待俺箭射金钱!

(王伦走圆场,射中金钱。)

王伦   (三笑)    哈哈,哈哈,哦哈哈哈……

(王强喜形于色。)

王强   (白)     儿呀,快快拜印!

杨文广  (内白)    呔!王伦休得逞强,俺杨文广来也!

(杨文广、杨金花同上。)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参见万岁!王伦夺魁,我等不服,特地赶来,要与他较量较量。

王强   (白)     唗!何处顽童,竟敢搅乱校场,哪里容得!

             来,轰了出去!

杨金花  (白)     慢着,我还有话哪。

寇准   (白)     快快奏来。

杨金花  (白)     启奏万岁,自古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番王兴兵犯界,眼看国家安危难保,为臣子者,岂能高枕无忧,坐视不顾哪?我姐弟虽然年幼,自问武艺并不输人,来到校场,也是我等一片报国的忠心……

杨文广  (白)     何况万岁广贴榜文,钦选帅才,校场比武,不论年长年幼是人人有份儿。怎么,兵部王大人,不问青红皂白,就下令轰赶,难道说这比武场只让王家称强称霸,就不许别人家用武显能吗?

王强   (白)     这……唗,小小顽童,竟敢胡言乱语,哪里容得!

             来呀,快与我轰了出去!

寇准   (白)     且慢!

             啊万岁,看他等出言不凡,必有才能,就请传旨,准许他二人比试。

宋王   (白)     好。你二人既要比武,可有何本领?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刀枪剑戟,件件皆能。

王伦   (白)     休发狂言,尔等可能箭射金钱?

宋王   (白)     是啊!可能箭射金钱?

杨金花  (白)     箭射金钱,不足为奇;我要一箭穿金钱,二箭断红线,等金钱落地,那才算本事哪!

寇准   (白)     既然如此,快快试来。

杨金花  (白)     遵命!

(杨金花开弓搭箭。)

杨金花  (西皮流水板) 弓如满月人似燕,

             低飞斜舞射金钱;

             这一箭要射金钱眼,

(杨金花射中。)

杨金花  (西皮流水板) 金花一见喜心间。

             二箭离弦红线断——

(杨金花射中。)

杨金花  (西皮摇板)  射落金钱把驾参。

杨文广  (笑)     啊,哈哈哈!

     (西皮快板)  要擒猛虎入深山,

             欲揽明月上青天。

             比武场,身手显,

             文广今日夺魁元。

             开弓要射南来雁——

     (白)     弓来!

     (西皮散板)  成竹在胸不怕难。

(杨文广拉弓,弓折。)

杨文广  (白)     弓不称手。

宋王   (白)     此子力大无穷,日后必是将才,看大弓伺候。

王强   (白)     啊,万岁,天波府现有五百石铁胎弓。

宋王   (白)     快快取来。

王强   (白)     快快取来。

(校尉下。)

杨金花  (白)     兄弟!天波府的弓,莫非是你我祖宗当年所用吗?

杨文广  (白)     少时一看便知。

(校尉持大弓上。杨文广接弓。)

杨文广  (白)     “金刀杨”!唔呀,果然是的。

杨金花  (白)     你我一同拜过。

(杨文广、杨金花同拜弓。)

杨文广  (白)     待俺开弓!

     (西皮散板)  铁胎宝弓传四代——

(杨文广三拉,射雁。)

杨文广  (西皮散板)  一箭射下双雁来。

(众人同喝彩。)

寇准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顽童开宝弓暗吃一惊,

             好似令公又重生。

             莫非他是杨门后,

             急忙上前问一声。

(小拉子。)

寇准   (白)     你二人姓甚么?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姓杨。

(寇准一惊。)

寇准   (白)     哪里人氏?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山后磁州人氏。

寇准   (白)     宗保、桂英是你们什么人?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是我二老双亲。

寇准   (白)     哦!你是文广?

杨文广  (白)     是的。

寇准   (白)     你叫……

杨金花  (白)     我叫杨金花。

寇准   (白)     哦,金花。老太君还健康么?

杨金花  (白)     健康得很。

寇准   (白)     你二人可是奉太君之命,前来比武的么?

杨金花  (白)     不是的。只因西夏番王犯界。我姐弟奉了太君之命,进京打探军情来的。

杨文广  (白)     并不曾叫我等比武。

寇准   (白)     哦!太君命你等进京探听军情来了。

             呵呵,挂帅之人有了!

     (西皮流水板) 长江大河波浪滚,

             淘不尽忠良一片心。

             二十年来身退隐,

             犹把安危念朝廷。

             更可喜绳武有人多英俊,

             四代又现那龙虎身。

             王伦本领何足论,

             这才是安邦保国人。

     (白)     老夫寇准,与你祖上同朝为官。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拜见寇叔祖父。

寇准   (白)     你二人千万要记下,这比武事小,夺印事大。只管放大胆量,喏喏喏,有老夫与你等作主,记下了。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多谢叔祖父。

寇准   (白)     臣启万岁:他二人武艺超过王伦,帅印理应归他等执掌。

王伦   (白)     帅印已到某手,哪个敢来抢夺!

王强   (白)     请万岁与臣子作主。

寇准   (白)     若不从公,难以服众。

宋王   (白)     就命他等重新比武,胜者为帅,败者为将。

王强   (白)     儿呀,快快比试。

(王强手式,暗示王伦杀伤杨文广。杨文广、王伦同比粗,对刀,杨文广佯败下。王伦自以为必然获胜,狂傲已极,与王强对望,表示有十足把握,下。)

宋王   (白)     看他二人,争斗甚烈,恐有伤亡,如何是好?

(王强别有用心。)

王强   (白)     校场比武,杀伤无罪。

(杨文广上,与寇准对望,寇准暗示杨文广放胆行事。王伦追上,与杨文广对刀,杨文广劈死王伦。校场乱成一片。)

王强   (白)     哎呀!狗子竟敢杀伤吾儿性命,还不与我拿下。

寇准   (白)     慢来!王大人,校场比武,杀伤无罪,难道你竟忘怀了么?

王强   (白)     这……哎,儿呀……

寇准   (白)     你二人还不快快将姓名奏与皇上。

杨金花  (白)     万岁啊!

     (西皮散板)  我名金花弟文广,

杨文广  (西皮散板)  穆桂英就是儿的娘。

宋王   (白)     哦!

     (西皮散板)  正苦无人去挂帅,

             天遣小将到此来。

             你刀劈王伦……孤不怪!

(宋王对寇准。)

宋王   (西皮散板)  怎奈他年纪小难把兵排。

寇准   (白)     他母穆桂英健在,若能挂帅,何愁番王不灭。

宋王   (白)     如此,就命穆桂英挂帅,宗保以为副帅,金花、文广,以为左右先行,各路兵马,任凭调遣。

寇准   (白)     还不谢恩。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谢万岁。

宋王   (白)     平身!

             哈哈哈,摆驾回宫!

(宋王下)

寇准   (白)     旗牌过来。命你等捧了帅印,护送金花、文广回去。

(杨金花、杨文广同下,旗牌捧印随下。)

王强   (白)     老而不死实为贼!嘿!

(王强、寇准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穆桂英上。)

穆桂英  (西皮慢板)  小儿女探军情尚无音信,

             画堂内独自个暗地沉吟。

             怕只怕众奸臣又来寻衅,

             损折我杨家将累代英名。

(杨金花、杨文广同急上。杨洪抱帅印随上。)

杨文广  (西皮散板)  汴京夺来招讨印,

杨金花  (西皮散板)  回家催母早发兵。

(杨文广暗示杨洪把印藏起来。)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参见母亲!

穆桂英  (白)     儿呀,回来了!

杨金花  (白)     回来了。

穆桂英  (白)     探听军情,怎么样了?

杨金花  (白)     只因番王造反,朝中无人领兵,万岁下旨,比武夺帅……

杨文广  (白)     孩儿下得场去,还拉开我曾祖父那张五百石铁胎弓哪!

穆桂英  (白)     哦!

杨金花  (白)     女儿我也射了个金钱落地。

穆桂英  (白)     哦,真不愧我杨门之后!

杨文广  (白)     那狗子王伦,见我姐弟校场夺魁,心中不服,比武时节,被孩儿这么一刀!

(穆桂英一惊。)

穆桂英  (白)     怎么样?

杨文广  (白)     将他劈死了。

穆桂英  (白)     唗,奴才!命儿前去探听军情,哪个叫你前去惹祸?刀劈王伦,那王强老贼岂肯与你罢休!

杨文广  (白)     妈呀,您不用担心,那王强老贼说了,校场比武,是不用偿命的。

穆桂英  (白)     咳!好个不知轻重的小冤家!

杨文广  (白)     万岁见我姐弟武艺高强,本该挂我为帅,只是年纪太小,叫母亲您挂帅征西哪!

(杨文广顽皮地从杨洪怀中抱过帅印,扔与穆桂英。)

杨文广  (白)     妈呀,您就快接印吧!

(穆桂英接印震惊,沉思,放下印,气极。)

穆桂英  (白)     嗯!你是个好的!

杨文广  (白)     本来的不错。

穆桂英  (白)     近前来,为娘有话对儿言讲。

(穆桂英打杨文广。)

穆桂英  (白)     好奴才!

(杨金花趁桂英不备,溜下。)

穆桂英  (西皮散板)  比武场劈王伦行为不慎,

             谁叫你将帅印抱转杨门?

             问奴才哪一个去征西挂印——

     (白)     杨洪,与我绑了!

(杨洪欲绑杨文广,杨文广怒视杨洪。)

穆桂英  (白)     嗯!

     (西皮散板)  大胆胡为你累娘亲。

             手执绳索将儿捆——

(穆桂英推杨洪,绑杨文广往外走。杨金花上,拦门举起太君杖,佘太君随上。穆桂英放松杨文广。)

佘太君  (白)     你绑了我的小孙孙,意欲何往?

穆桂英  (白)     太君有所不知,这奴才进得京去,惹是生非,刀劈王伦……

(佘太君打断穆桂英讲话。)

佘太君  (白)     狗子王伦,平时作恶多端,欺压良民,这等人,劈了,就劈了。

(佘太君对杨金花。)

佘太君  (白)     还不与你兄弟松绑!

穆桂英  (白)     孙媳还有话禀告。

佘太君  (白)     讲。

穆桂英  (白)     这奴才劈死王伦,夺来帅印;那宋王天子,还叫孙媳挂帅征西!

佘太君  (白)     啊!有这等事?我来问你,帅印今在何处?

(杨金花暗示在桌上。)

佘太君  (白)     拿来我看。

穆桂英  (白)     是。

(穆桂英取帅印递与佘太君。)

穆桂英  (白)     太君请看。

(佘太君意味深长。)

佘太君  (叫头)    帅印哪,帅印!

     (白)     一别多年,早成陌路,出其不意,今又相逢;你叫我一则以喜,一则以悲,说是你……你……

     (西皮导板)  见帅印一阵阵心酸难忍,

     (西皮流水板) 是悲是喜两难分。

             只道是杨家与你缘已尽,

             却不想,君在朝堂我归林,二十年后一旦又逢君。

             杨家代代掌帅印,

             到如今见印不见人。

             触物伤情心生恨——

(佘太君欲抛掷帅印,旋转念。)

佘太君  (白)     不……不可!

     (西皮摇板)  怎能够袖手旁观不顾乾坤!

             为国家说什么夫亡子殒,

             尽忠何必问功勋。

     (白)     文广、金花!你等速到府前,打起聚将鼓,候你母出征,快去。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遵命。

(杨金花、杨文广急欲下,穆桂英追出。)

穆桂英  (白)     儿啊,回来。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这回可不听您的了。

(杨金花、杨文广同跑下。)

佘太君  (白)     孙媳妇转来。

(穆桂英进见。)

佘太君  (白)     为何阻拦?

穆桂英  (白)     这……唉,太君哪!

     (西皮二六板) 非是我临国难袖手不问,

             见帅印又勾起多少前情。

             杨家将舍身忘家把社稷定,

             凯歌还人受恩宠我添新坟。

             庆升平朝堂里群小争进,

             烽烟起却又把元帅印送到杨门。

             宋王爷平日里宠信奸佞,

             桂英我多年来早已寒心;

             誓不为宋天子领兵上阵,

             今日里挂印出征叫他另选能人。

佘太君  (白)     哦……

     (西皮摇板)  孙媳妇对朝廷心存怨恨,

             只怪那宋天子忠奸不分。

             番王造反来犯境,

             杨家不出靠何人?

             退敌不求加恩宠,

             但愿百姓得安宁。

(小拉子。)

穆桂英  (白)     这……啊太君,桂英年将半百,非比当年,况那三关二十四员上将俱已凋零,还是回奏朝廷,另选旁人为是。

佘太君  (白)     哎!

     (西皮摇板)  年未半百怎言老?

             老身我九旬已过志不减青春。

             三关上将虽丧尽,

             那文广、金花已成人。

             来来来,快与我传将令——

穆桂英  (白)     啊太君,你你你还要三思而行。

(佘太君严肃。)

佘太君  (西皮摇板)  为什么三番两次不出征?

             罢罢罢,你不挂帅我挂帅——

穆桂英  (西皮摇板)  老太君一片忠诚感人心。

     (白)     太君不必如此,孙媳遵命就是。

佘太君  (白)     哦,你……挂帅?

穆桂英  (白)     挂帅。

佘太君  (白)     出征?

穆桂英  (白)     出征。

佘太君  (白)     哈哈哈!这才是我杨家的好媳妇!如此快去更换戎装,老身还要亲自与你催鼓聚将。

(佘太君颤巍巍高兴走下。)

穆桂英  (西皮散板)  一家人闻边报雄心振奋,

             穆桂英为保国再度出征。

             二十年抛甲胄未临战阵——

(九锤半。穆桂英作身段。)

穆桂英  (西皮散板)  难道我就无有为国为民一片忠心!

(战马嘶鸣,金鼓齐震,画角声声,把穆桂英引入当年情景。望家乡牌。)

穆桂英  (西皮快板)  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

             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

             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

             敌血飞溅石榴裙。

             有生之日责当尽,

             寸土怎能属于他人!

             番王小丑何足论,

             一剑能当百万兵。

     (西皮散板)  我不挂帅谁挂帅,

             我不领兵谁领兵。

             叫侍儿快与我把戎装端整,

             抱帅印到校场指挥三军!

(穆桂英下。)

【第六场】

(杨金花、杨文广同扎靠自两边起霸分上。)

杨金花  (念)     朝为射燕女,

杨文广  (念)     暮作阵上兵。

杨金花  (念)     洮河去饮马,

杨文广  (念)     庆功——

(杨文广掏翎子作身段。)

杨文广  (念)     十里亭。

杨金花  (白)     我,杨金花。

杨文广  (白)     俺,杨文广。

             请了。

杨金花  (白)     元帅升帐。

杨文广  (白)     你我前去侍候。

杨金花  (京白)    嗨嗨嗨,瞧你装得倒挺像啊!

杨文广  (白)     你也不错呀!

杨金花  (白)     我说兄弟,这一回到了阵前,一定要把那番王生擒活捉回来,太祖母说了,叫我帮助你,你帮助我,可不准你匹马单枪,横冲乱闯。

杨文广  (白)     不成,你那匹马腿儿脚迟慢,要是放走了番王,那还了得,还是让小弟一人擒拿吧!

杨金花  (白)     哦。还没上阵,你就想抢头功,难怪说我的马慢啦!

杨文广  (白)     姐姐,你就让我这一回吧!

杨金花  (白)     怎么着,什么事都得让着你?

(鼓声。)

杨金花  (白)     父帅来了,你我迎上前去。

(杨宗保上。)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参见父帅。

(杨宗保见儿女易装,兴奋之极。)

杨宗保  (西皮导板)  他二人易戎装令人振奋,

     (西皮散板)  喜的是杨家四代已成人。

     (白)     儿啊,你等俱已披挂起来了?

杨金花、

杨文广  (同白)    披挂起来了。

杨宗保  (白)     今日我父子一同出征,恰好又似当年破天门的光景!

杨金花  (白)     当年大破天门阵,是怎样的光景,爹爹,您说给我们听听好吗?

杨文广  (白)     也让我们长长打仗的见识啊!

杨宗保  (白)     提起了大破天门阵,好不威武也!

     (西皮摇板)  九龙峪摆下了天门大阵,

             你的母投宋营奋勇请缨。

             她在那点将台前挂了帅印,

     (西皮原板)  为父我前站杀敌做了先行。

             纵然敌阵摆得狠,

             你的母统雄兵显才能;

             打一阵来破一阵,

     (西皮二六板) 七十二阵阵阵平。

             只杀得飞鸟亡群人不见影,

             只杀得马蹄血染战袍腥。

             弓折箭断风沙滚,

     (西皮快板)  只杀得敌兵溃败不成军。

             举家人二十年不问朝政,

             今日里你姐弟做了先行。

杨文广  (西皮摇板)  若非我劈王伦夺来帅印,

             慢说姐弟列先行,就是那兵符也早属他人!

杨宗保  (白)     嗯!

     (西皮摇板)  些许事休得要挂在口吻,

             初临阵莫张狂自炫才能;

             金鼓响快应卯休误将令,

             到营中莫多言待命出征。

(杨宗保、杨文广、杨金花同下。)

【第七场】

(众将起霸同上。)

将甲   (白)     列位将军请了!

众将   (同白)    请了!

将甲   (白)     元帅点将,我等辕门候令!

众将   (同白)    请。

(众将同下。)

【第八场】

穆桂英  (内西皮导板) 大炮三声如雷震,

(众女兵、众将、中军捧帅印同领上,穆桂英抱令旗、宝剑,在“穆”字旗下威风凛凛走上。)

穆桂英  (西皮原板)  擐绣甲跨征鞍整顿乾坤。

             辕门外层层甲士列成阵,

             虎帐前片片鱼鳞耀眼明;

(穆桂英走圆场。杨宗保、杨金花、杨文广自上场门同上。)

穆桂英  (西皮原板)  见夫君气轩昂军前站定,

     (南梆子)   全不减少年时勇冠三军。

             金花女换戎装婀娜刚劲,

             好一似当年的穆桂英。

     (西皮原板)  小文广雄赳赳执戈待命,

             此儿任性忒娇生。

             擂鼓三通宝帐进——

(三通鼓。)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众将士听我把令行。

杨宗保、
杨金花、
杨文广、

众将   (同白)    参见元帅!

穆桂英  (白)     站立两厢!

杨宗保、
杨金花、
杨文广、

众将   (同白)    啊!

穆桂英  (念)     千里出师靖妖氛,健儿十万扫烟尘。擒贼擒王灭群寇,三军齐唱凯歌声。

     (白)     本帅穆桂英。今奉圣命,领兵出征。

             众位将军,此番出兵,非比寻常,必须要奋勇杀敌,为国立功,一路之上,爱护百姓,秋毫无犯,违令者斩!

杨宗保、
杨金花、
杨文广、

众将   (同白)    啊!

龙套   (内白)    寇天官到。

中军   (白)     寇天官到。

穆桂英  (白)     有请。

(吹打。寇准上。)

穆桂英  (白)     寇叔父一路风霜,多受辛苦!

寇准   (白)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啊文广呢?

穆桂英  (白)     快快叩见寇叔祖父。

杨文广  (白)     叩见叔祖父。

寇准   (白)     好好好,哎呀,宗保贤侄,人道杨家惯出英豪,果然话不虚传。你看,文广虽然年幼,英气夺人,杨家后继有人,真真可喜。

杨宗保  (白)     寇叔父夸奖了。

寇准   (白)     你夫妻哪里知道,那日在校场比武,眼看这颗帅印,就要落在奸臣之手;多亏文广劈了王伦,夺下帅印,这才把国家安危,又托付忠良;慢说满朝文武,个个惊服,就是宋王,也喜之不尽。哎呀呀,文广的武艺着实不凡。依我来看,比你这做老子的,还强得多呢!

(杨文广神气十足。)

杨文广  (白)     唔,慢说一个王伦,就是十个八个,也不是我的对手!

穆桂英  (白)     休得放肆!

寇准   (白)     不要看他年纪小,志气可不小。此番出兵,少不得要夺他个头功。

杨文广  (白)     哼,不是我夸口,到了阵前,取那番王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穆桂英  (白)     嗯!

杨宗保  (白)     嗨,你们是爱信不信。

穆桂英  (白)     唗!小小年纪,口出狂言。常言道,骄兵必败,明日两军阵前,岂不误我大事。军中用儿不着,回家侍奉太君去吧!

杨文广  (白)     母亲,这可由不得你了。我乃万岁钦点的先行,难道你的军令还大得过圣命吗?

穆桂英  (白)     大胆!

     (西皮散板)  营中只有将军令,

             本帅言语谁敢不遵?

             怒气不息宝帐进,

(穆桂英入座。杨宗保拉杨文广示意跪下。)

穆桂英  (西皮散板)  定斩奴才不徇情。

(穆桂英将宝剑交与杨宗保。寇准佯装不解,独坐一旁。杨文广跪帐前求情。)

杨宗保  (西皮散板)  元帅不必发雷霆,

             你莫忘他、他是我杨家接代之人。

(乱锤。穆桂英掏翎子两望,寇准见状,故作镇静。)

穆桂英  (白)     定斩不饶。

(杨宗保惊。)

寇准   (白)     元帅的将令,不可违抗的。

杨宗保  (白)     哎呀,寇叔父,只怨你夸来夸去,给我儿夸出一场大祸;怎么,你不去求情,反而在此大说其风凉话呀!你呀,你呀!真真岂有此理!

寇准   (白)     哈哈哈!老贤侄啊!

     (西皮摇板)  穆桂英借机要把儿训,

             她那里六分假来四分真。

             要救文广容易得很——

     (白)     你拿过来。

(寇准拿过宝剑。)

寇准   (西皮摇板)  老朽我自有妙手回春。

     (白)     啊,穆元帅!文广年幼,看在老朽面上,饶了他吧!

(寇准交剑。)

寇准   (白)     啊文广,快与你母亲赔罪!

杨文广  (白)     饶了孩儿吧!

穆桂英  (白)     奴才!

     (西皮摇板)  寇天官讲情饶儿的命,

             行军不比在家门。

             阵前迎敌须谨慎,

             军法无情你莫怪娘亲。

杨文广  (白)     孩儿再也不敢啦。

寇准   (白)     看在老夫面上,饶了他吧!

穆桂英  (白)     看在寇天官的面上,饶你这次。起来!

杨洪   (内白)    太君到。

穆桂英  (白)     一同出迎。

(吹打,杨洪捧酒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白)     今日杨家重整旗鼓,挂帅出征,老身备得有酒,与你夫妻送行。

穆桂英  (白)     多谢太君!

佘太君  (白)     宗保,你夫妻此去,必须同心协力,剿灭番王。

杨宗保  (白)     孙儿记下了。

佘太君  (白)     金花、文广,你母亲执法森严,你姐弟须要小心才是。

杨文广  (白)     我呀,刚才已经领教过啦。

寇准   (白)     杨家将所向无敌,你老人家就不用操心了。

佘太君  (白)     吉时已到,即刻就要发兵,老身告辞了。

寇准   (白)     老朽也告辞了。

(吹打,穆桂英、杨宗保、杨金花、杨文广送佘太君、寇准同下。穆桂英执令旗。)

穆桂英  (白)     众将官,兵发西夏去者!

(牌子。穆桂英乘马与杨宗保并辔同下,众人同拥下。)
(完)


浏览次数:32538 ┊ 字数:1453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