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抗金兵》

主要角色
梁红玉:旦
韩世忠:老生
兀术:净

《抗金兵》梅兰芳饰梁红玉
《抗金兵》梅兰芳饰梁红玉
情节
北宋末,金人南侵,直抵长江北岸。润州守将韩世忠和夫人梁红玉共筹抗金;并且邀邻防张俊、刘锜二镇出兵相助;同时,义兵阮良等也来投军报效。梁红玉亲自调兵遣将,并命二子奋勇上阵,又和韩世忠巡视各营,鼓励士气。次日,双方在金山江面大战,梁红玉擂鼓助战,又亲率女兵接战;韩世忠率二子身先士卒,冲锋陷阵;金兀术在各路大军齐攻之下,大败。被诈允向导的宋兵王达引到黄天荡,韩世忠夫妇领兵水陆并进,将金兵围困绝地,遂获大捷。

注释
这个戏编写在“九·一八”事变以后,是梅兰芳先生一九三三年最初在上海演出的。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DYH


相关剧本
《抗金兵》(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五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7.9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金兵、四金将、黄炳奴、何黑闼、兀术同上。)

兀术   (引子)    建国金源,统貔貅,扫荡中原。

     (念)     南朝一片锦江山,袖里乾坤立马观。百万男儿齐奏凯,神龙夺得火珠还。

     (白)     孤,大金邦四殿下,昌平王完颜兀术。奉父王之命,带领人马,夺取中原。前者,大破汴京,生擒道君父子;此番南下,势如破竹,建康一到,赵构难逃。怎奈韩世忠在狼福山扎营,挡孤进军。不免请军师进帐商议而行。

             来!

四金将、
黄炳奴、

何黑闼  (同白)    有。

兀术   (白)     有请军师。

四金将、
黄炳奴、

何黑闼  (同白)    有请军师。

哈迷蚩  (内白)    嗯咳!

(哈迷蚩上。)

哈迷蚩  (念)     当年有个诸葛亮,我的八卦比他强。他算天下三分鼎,我算宋室一扫光。

     (白)     参见狼主。

兀术   (白)     军师少礼。请坐。

哈迷蚩  (白)     谢座。宣臣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兀术   (白)     孤家有意攻打润州,怎奈韩世忠在狼福山扎营,挡孤去路。请军师进帐商议而行。

哈迷蚩  (白)     想那韩世忠乃是宋营良将,久战沙场。他的妻子梁红玉,虽是女流之辈,颇知军事。攻打润州必须要三思而行,不可鲁莽。

兀术   (白)     依军师之见呢?

哈迷蚩  (白)     依臣看来,莫若先取扬州,再图攻打润州之策也还不迟。

兀术   (白)     军师言之有理,但不知攻取扬州,派何人前往?

黄炳奴  (白)     狼主!末将愿带一哨人马,攻取扬州。

兀术   (白)     如此甚好。黄元帅听令!

黄炳奴  (白)     在。

兀术   (白)     带领一哨人马,攻取扬州,不得有误!

黄炳奴  (白)     得令。

             带马。

(四金兵、黄炳奴、何黑闼同下。)

兀术   (白)     众将此去,必定成功。正是:

     (念)     南朝繁华地,指日换旌旗。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内同白)   走哇!

(费保、高青、狄成、阮良同上。)

费保   (西皮摇板)  可恨金兵犯边境,

阮良、
高青、

狄成   (同西皮摇板) 愿向军前抗敌兵。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俺……

费保   (白)     费保。

高青   (白)     高青。

狄成   (白)     狄成。

阮良   (白)     阮良。

费保   (白)     各位贤弟请了。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请了。

费保   (白)     可恨金兵作乱,犯我疆土,眼看这半壁江山难以保全;你我俱是大宋义民,此番幸得逃过江来,理当投军报效,抵抗金兵才是。

狄成   (白)     大哥言得极是,只是如今我们到何处投效呢?

阮良   (白)     二位兄长,此处非讲话之所,看前面有一酒楼,大家去到那里叙谈如何?

费保   (白)     贤弟言得极是。请哪!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请哪!

     (同西皮摇板) 弟兄且把酒楼进,

             同心协力杀贼兵。

     (同白)    来此已是酒楼。

             酒保!

王达   (内白)    啊哈!

(王达上。)

王达   (念)     好酒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四位客官是喝酒的吗?

费保   (白)     哪里洁净?

王达   (白)     里面洁净,请吧!

费保   (白)     带路。

王达   (白)     是。

(王达引费保、高青、狄成、阮良同进酒店。)

王达   (白)     客官用些什么酒?

费保   (白)     好酒取来。

王达   (白)     是啦。

             伙计们,好酒一壶。

             酒到。

费保   (白)     我等在此叙谈一番,唤你再来。

王达   (白)     是。

             哎呀,慢着!我奉了韩元帅之命,在此开设酒店,暗中打听敌情,严防奸细。看这四个人行径可疑。我不免急速报与少元帅便了。

(王达下。)

阮良   (白)     大哥,看这一酒保,贼眉贼眼,一定不是好人,大家留心一二才好。

高青   (白)     我等在此饮酒,怕他何来?

费保   (白)     着哇!贤弟请坐。

             啊,众位贤弟。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大哥。

费保   (白)     适才愚兄之见,列位以为如何?

高青   (白)     大哥所见甚是,有道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等岂肯袖手旁观,怎奈金兵来势凶猛,我国人马不敢奋勇抵挡,只知退守求全,你我弟兄纵然投军报效,也是无济于事。

狄成   (白)     高贤弟此言差矣。闻得韩元帅镇守润州,在狼福山扎营,兵强马壮,致使金兵不敢冒然过江,怎说是宋军之中,无人抵挡?

费保   (白)     着哇!

阮良   (白)     据小弟看来,贼兵离开老家已有几千里路程,粮草接济困难;况且,水旱道路全不熟悉,将士虽勇,也是枉然!只是我们俱有抗敌之心,定能转败为胜。哪怕金人不灭?

费保   (白)     贤弟言之成理,我等何不就投奔韩元帅大营,出力报效,抵抗金兵,列位意下如何?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好虽好,只是无有引见之人。

(王达、韩尚德同上。)

王达   (白)     呔,我看你们四个人,鬼鬼祟祟,交头接耳,莫非是金邦派来的奸细,窥探军情的吗?

费保   (白)     小小酒保竟敢辱骂我等,是何道理?

王达   (白)     酒保虽小,我就要盘问盘问。

狄成   (白)     你盘问不着。

韩尚德  (白)     慢来慢来,我看几位不像本地人氏,请问尊姓大名?

费保   (白)     在下费保。

高青   (白)     在下高青。

狄成   (白)     在下狄成。

阮良   (白)     在下阮良。

韩尚德  (白)     原来是四位壮士,请问四位从何处而来,到此有何贵干哪?

费保   (白)     只因金人犯我中原,甚是猖獗,我等俱是北岸百姓,备受其苦;因此,结伴逃过江来,一路之上,眼见那些贼兵,奸淫掳掠,恨之入骨。金酋连日调兵,甚是忙碌,大有进兵江南之势,我等意欲投奔韩元帅,为国报效,苦无引见之人,故尔在此商议此事。

韩尚德  (白)     原来如此,四位同心报国,真乃忠义之士。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夸奖了。请问公子上姓?

韩尚德  (白)     在下韩元帅之子,名唤尚德。奉命打探军情,盘查奸细。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原来是韩小将军,失敬了。

韩尚德  (白)     岂敢。四位既有报国之心,俺愿做一引见之人。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既蒙小将军提携,我等自当竭力报效。

韩尚德  (白)     大家请哪!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请哪!

韩尚德  (西皮散板)  义民志气真可敬,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西皮散板) 哪怕金人百万兵。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宋兵、四家将、中军、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  (引子)    赤胆忠心,保国家,杀尽金兵。

     (念)     文韬武略将超群,坐镇江淮任非轻。有朝大展擎天手,要把金人一扫平。

     (白)     本帅,韩世忠。大宋为臣,官拜都统制,奉命镇守江淮一带,人马驻扎狼福山,观敌动静。可恨金兵南下,来势凶猛;我也曾命尚德、王达等打探军情,招募四方义民,共图破金之策。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也!

     (西皮摇板)  韩世忠在宝帐自思自想,

             恨金兵犯疆土到处猖狂。

             我有心招义民共同抵抗,

             但愿得此一举重整家邦。

(韩尚德上。)

韩尚德  (西皮摇板)  四位义士来报效,

             见了父帅说根苗。

     (白)     参见父帅。

韩世忠  (白)     罢了。进帐有何军情禀报?

韩尚德  (白)     今有北岸义民费保等四人,前来投效。

韩世忠  (白)     现在哪里?

韩尚德  (白)     现在帐外。

韩世忠  (白)     说我有请。

韩尚德  (白)     有请众位义士。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内同白)   来也。

(费保、高青、狄成、阮良、王达同上。)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念)    全凭忠义胆,投效到军前。

韩尚德  (白)     四位义士见过元帅。

费保   (白)     是。小人费保。

高青   (白)     高青。

狄成   (白)     狄成。

阮良   (白)     阮良。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参见元帅。

韩世忠  (白)     众位义士少礼。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谢元帅。

韩尚德  (白)     启禀父帅:这四位义士,同心报国,今日前来投效,望求父帅录用。

韩世忠  (白)     众位义士忠心为国,令人可敬。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元帅夸奖了。

韩世忠  (白)     啊,众位义士打从北岸而来,可晓得金兵的虚实否?

阮良   (白)     回禀元帅:金兵虽然大举南下,不惯水战;小人生长江湖,颇识水性。元帅有何差遣,万死不辞。

韩世忠  (白)     阮义士之言甚合我意,就请阮义士扮做渔夫模样,带领船只,埋伏在长江以内,打探敌人动静。不得有误。

阮良   (白)     遵命。

韩世忠  (白)     再请三位义士招聚四方义民,埋伏在长江两岸,本帅与金兵交战之时,扰乱敌人后方重地,不有得误。

费保、
高青、

狄成   (同白)    遵命。

韩世忠  (白)     王达过来。

王达   (白)     在。

韩世忠  (白)     暂回酒店,相机混入金营,以为内应,不得有误。

王达   (白)     得令。

(王达下。)

韩世忠  (白)     尚德过来。

韩尚德  (白)     在。

韩世忠  (白)     后帐准备酒宴,款待众位义士。

韩尚德  (白)     是。

             众位随我来。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多谢元帅。

             正是:

     (同念)    军中领将令,准备破金兵。

(韩尚德引费保、高青、狄成、阮良同下。)

韩世忠  (白)     看众义士踊跃从军,真乃国家之幸也。只是长江辽阔,难以设防。有了,不免请张、刘二位元帅过营,共商破金之策。

             中军过来。

中军   (白)     在。

韩世忠  (白)     拿我名帖,速请张、刘二位元帅过营议事,不有得误。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

韩世忠  (白)     我不免去至后帐,与夫人商议一番便了!

     (西皮摇板)  此一番抗金兵所关非小,

             与夫人运机谋同立功劳。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四宋兵、张俊、刘锜同上。)

张俊   (西皮摇板)  执掌兵杈威风凛,

刘锜   (西皮摇板)  半生戎马统雄兵。

张俊   (白)     俺,都统制张俊。

刘锜   (白)     都统制刘锜。

张俊   (白)     刘元帅请了。

刘锜   (白)     请了。

张俊   (白)     韩元帅约我等过营议事,就此马上加鞭!

刘锜   (白)     请。

张俊   (西皮摇板)  催马加鞭往前进,

刘锜   (西皮摇板)  去到韩营议事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八女侍引梁红玉同上。)

梁红玉  (西皮慢板)  想当年两狼关一场血战,

             这深仇何日报永记心间。

             恨金兵又来犯长江天险,

             俺这里定巧计誓与周旋。

     (白)     本督,梁红玉。会同我家元帅到此防守长江。近来金兵压境,人人都有抗敌之心。等待元帅回来,共商破金之策。

             左右!

八女侍  (同白)    有。

梁红玉  (白)     伺候了。

八女侍  (同白)    是。

(四家将引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  (西皮摇板)  安排破敌费心机,

             见了夫人说端的。

(四家将同暗下。)

梁红玉  (白)     元帅回来了。

韩世忠  (白)     夫人!

梁红玉、

韩世忠  (同白)    请坐。

梁红玉  (白)     啊,元帅,今日金兵消息如何?

韩世忠  (白)     闻得金兵要分几路过江,我们这枝人马虽然可以抵挡,只是无有破敌之策,也是枉然!

梁红玉  (白)     我倒有个主意在此。

韩世忠  (白)     夫人有何高见呢?

梁红玉  (白)     据我看来,金兵到此,杀一阵,挡一阵,只怕是劳而无功;如今,必须反守为攻,方能取胜。元帅何不请张、刘二镇到此,共同商议。

韩世忠  (白)     夫人所见甚是,我已命人约请二位元帅。想必来也。

(中军上。)

中军   (白)     二位元帅到。

韩世忠、

梁红玉  (同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吹打。四宋兵、张俊、刘锜同上。四宋兵同暗下,八侍女、中军同暗下。)
张俊、

刘锜   (同白)    啊,元帅,韩夫人。

韩世忠、

梁红玉  (同白)    请。

             二位元帅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张俊、

刘锜   (同白)    岂敢。韩元帅、韩夫人约我等到此,有何见教?

韩世忠  (白)     闻得金兵袭扬州,兀术大军指日过江,声势浩大,本帅以为必须出奇制胜,反守为攻,方为上策。多蒙岳元帅已调拨五万人马,前来助战。只是长江辽阔,难以设防,势非各路人马一同进取,不易成功。为此,特请二位元帅前来,共同商议。

张俊   (白)     韩元帅哪里知道,金兵此来,号称百万,骁勇非常。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依俺之见,按兵不动,坐观那贼动静,是为上策。

韩世忠  (白)     张元帅此言差矣。

张俊   (白)     何差?

韩世忠  (白)     自古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你我身为主帅,守土有责;若是这样因循行事,国家要我等何用啊?

张俊   (白)     韩元帅,老夫用兵多年,哪些儿不知,哪些儿不晓。身为大将者,必须深谋远虑,不可轻举妄动。还是先奏明圣上,等候朝廷旨意,再作定夺。

韩世忠  (白)     嗳!大敌当前,急如星火,若待奏明请旨,岂不贻误军机!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攻是守,今日必须一言而定!

刘锜   (白)     韩元帅言得极是,本镇即日回去,点动三万人马,准备一战,哪怕金兵不灭!

张俊   (白)     啊?军务大事非同小可,似这等鲁莽从事,倘有差错,我是担待不起。韩元帅,我要告辞了。

梁红玉  (白)     且慢!张元帅暂息一时之怒,且请坐下,大家从长计议如何?

韩世忠、

刘锜   (同白)    请坐。

张俊、

刘锜   (同白)    韩夫人有何高见?

梁红玉  (白)     方才我家元帅言语冒犯,望乞张元帅海涵。

张俊   (白)     岂敢。韩元帅意气用事,倘有差错,哪一个承当?

梁红玉  (白)     张元帅言之不差。据我看来,金兵自从入寇中正原,我国将帅俱都各自为战,不相呼应,以致屡战屡败。那金人看我朝中无人,因此又大举南下。如今,若不同心协力,共图破金之策,只怕到那唇亡齿寒之时,就悔之晚矣!啊,众位元帅,想我等身居重镇,当以国家为重,救民为先。倘再犹豫观望,贻误军机,岂不被天下人笑骂我等。众位元帅,要再思啊再想!

韩世忠、

刘锜   (同白)    是啊,张元帅,要再思啊再想!

张俊   (白)     呀!

     (西皮摇板)  一番言说得我无有话论,

刘锜   (西皮摇板)  切莫要逞意气误尽苍生。

韩世忠  (西皮摇板)  适才间言语中少有恭敬,

梁红玉  (西皮摇板)  破金兵全仗着协力同心。

张俊   (白)     也罢!待本镇回去,发兵接应,也就是了。

韩世忠、

梁红玉  (同白)    张将军肯来接应,真乃国家之幸也。

张俊、

刘锜   (同白)    我等回去,早作准备。告辞了。

韩世忠、

梁红玉  (同白)    奉送。

张俊、

刘锜   (同白)    请。

(吹打。四宋兵同暗上,张俊、刘锜、四宋兵同下。八侍女同暗上。)

韩世忠  (笑)     哈哈哈……

     (白)     张元帅被你三言两语竟自说动。你呀,有韬略,有见识,令人可敬!

梁红玉  (白)     元帅说哪里话来,为国宣劳分所当然。

韩世忠  (白)     夫人忒谦了。正是:

     (念)     三镇决胜策,

梁红玉  (念)     一战建奇功。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金兵、四金将、哈迷蚩、兀术同上。)

兀术   (念)     九龙移帐春无草,万马窥边夜有霜。

     (白)     前者,曾命黄元帅攻打扬州,不知胜负如何!

             伺候了。

(四金兵、何黑闼、黄炳奴同上。)
何黑闼、

黄炳奴  (同白)    参见狼主。

黄炳奴  (白)     末将等攻打扬州,掳来金银财宝,特来交令。

兀术   (白)     黄元帅与何将军大功一件也。

黄炳奴  (白)     我主洪福。啊,狼主,乘此机会,就该攻打润州才是。

兀术   (白)     待孤亲往金山,暗察地势如何。

             黄、何二将!

黄炳奴、

何黑闼  (同白)    在。

兀术   (白)     随定孤家,一同前往。

黄炳奴、

何黑闼  (同白)    得令。

兀术   (白)     军师点动人马,埋伏江岸,此去金山倘有不测,准备救应。

哈迷蚩  (白)     是。狼主须要小心。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阮良渔装摇船上。)

阮良   (白)     俺,阮良。是我奉了韩元帅将命,扮做渔夫模样,在长江一带探听军情。呀!远远望见那厢有人来也。

(兀术、何黑闼、黄炳奴同上。)

兀术   (西皮摇板)  今日里统雄兵长江饮马,

阮良   (白)     打鱼哟!

兀术   (西皮摇板)  探敌情闯虎穴夜涉风沙。

     (白)     来此已是江边。

             啊,船家。

阮良   (白)     干什么呀?

兀术   (白)     将我等渡过江去。

阮良   (白)     打鱼船不渡人。

兀术   (白)     多把银钱与你。

阮良   (白)     多把银钱与我?待我与你们搭了扶手。

(兀术、何黑闼、黄炳奴同上船。)

阮良   (白)     待我扯起篷来!

     (唱)     大好山河真佳丽,

             铁蹄横行能几时;

             自从金酋窥江后,

             只见芜城秋雁飞,秋雁飞,秋雁飞哟!

兀术   (白)     船家,你为何唱此歌儿?

阮良   (白)     客官,您哪儿知道我们的苦处哇!

兀术   (白)     你们有何苦处?

阮良   (白)     自从金兵犯我疆土以来,害得我们人民涂炭,十室九空。这还不算我们的苦处吗?

(黄炳奴、何黑闼大怒欲拔剑,兀术急暗拦阻。)

兀术   (白)     啊,船家,不必多言。前面是甚么地方?

阮良   (白)     前面乃是金山龙王庙。

兀术   (白)     好,就在那里停船。船钱在此。有劳了。

阮良   (白)     啊。

(兀术、何黑闼、黄炳奴同登岸。)

阮良   (白)     哎呀,慢着!我看他们好像金邦贼寇。我不免急速报与韩小将军知道便了。

(阮良下。兀术、何黑闼、黄炳奴同上山。)

兀术   (白)     好一派风景也!

     (西皮散板)  这江山经多少龙争虎斗,

             大军到好一似滚滚江流。

             眼见得这名城尽归孤手,

(内鼓声。)

兀术   (白)     呀!

     (西皮散板)  耳听得战鼓声难以停留。

(韩尚德、韩彦直、费保、高青、狄成、阮良同上。)

阮良   (白)     呔,金邦奸细,往哪里走!

(兀术、何黑闼急逃下。费保、高青、狄成同擒住黄炳奴。)

阮良   (白)     绑回去。

费保、
高青、

狄成   (同白)    啊。

(韩尚德、韩彦直、费保、高青、狄成、阮良押黄炳奴同下。)

【第八场】

(四宋兵、四家将、中军、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  (念)     令严钟鼓三更月,野宿貔貅万灶烟。

     (白)     适才阮良报道:番贼夜探金山,业经拿获。

             来,押进帐来。

(韩尚德、韩彦直、费保、高青、狄成、阮良押黄炳奴同上。)

韩世忠  (白)     唗!大胆贼寇,窥我军情,今已被擒,还不通尔的名来?

黄炳奴  (白)     听了!俺乃大金邦黄炳奴元帅是也。快快将我放走,如若不然,管教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韩世忠  (白)     哼!攻打扬州,杀人放火,可是你贼所为?

黄炳奴  (白)     正是你老爷。

韩世忠  (白)     哼!今日已被擒还是这样的蛮横。

             来,将他押在后营,待等拿住兀术,一同处决。押了下去。

费保、
高青、
狄成、

阮良   (同白)    得令。

(费保、高青、狄成、阮良押黄炳奴同下。)

韩世忠  (白)     尚德、彦直过来。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在。

韩世忠  (白)     此番兀术逃回,必然发兵前来,尔等要时刻堤防。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遵命。

韩世忠  (白)     掩门。

四家将、

四宋兵  (同白)    啊。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八女侍、梁红玉上。)

梁红玉  (西皮摇板)  恨金兵乱中华强兵压境,

             我全家同报国情愿牺牲。

             幸三镇肯同心共伸忠愤,

             明日里定巧计扫尽烟尘。

     (白)     我与元帅定下破金之计,明日定有一场鏖战,不免将两个孩儿唤出,嘱咐一番。

             左右!

八女侍  (同白)    有。

梁红玉  (白)     唤两个公子进见。

八女侍  (同白)    是。

             二位公子进帐。

韩尚德、

韩彦直  (内同白)   来也。

(韩尚德、韩彦直同上。)
韩尚德、

韩彦直  (同念)    壮志冲霄汉,英雄出少年。

     (同白)    参见母亲。

梁红玉  (白)     罢了。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谢母亲。将孩儿唤出,有何调教?

梁红玉  (白)     明日与金决战,关系国家存亡,稍有差错,动关全局。因此,为娘要亲自上阵督战,尔等在两军阵前,如有违误,为娘一样按军法从事。记下了。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遵命。啊,母亲。明日与金兵交战,只教孩儿等跟随父帅阵前杀贼,还请母亲看守大营为是。

梁红玉  (白)     尔等有所不知,为娘有几句言语,尔等听了!

     (西皮二六板) 明日里抗金兵分头应战,

             全仗着那中军帐的号令森严。

             掌旌旗司金鼓关系非浅,

             待为娘亲上阵才保安全。

             况其间还须要随机应变,

             告儿等明此意休再阻拦。

(四家将引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  (西皮散板)  夫人韬略多神算,

             宋室江山得保全。

(四家将同暗下。)

梁红玉  (白)     啊,元帅。明日大战金兵,诸事可曾齐备?

韩世忠  (白)     俱已齐备,待本帅明日带领两个孩儿,身先士卒,直冲敌阵。有劳夫人登台点将,统率三军,随后接应。

梁红玉  (白)     遵命。

韩世忠  (白)     尚德、彦直过来。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在。

韩世忠  (白)     传令下去,吩咐大小三军,全身披挂,明日校场听点。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得令!

(韩尚德、韩彦直同下。)

梁红玉  (白)     啊,元帅。你看今夜月明如昼,我们去到各营察看一番如何?

韩世忠  (白)     夫人言得极是。

韩世忠、

梁红玉  (同白)    请。

韩世忠  (西皮散板)  夫妻双双后帐进,

梁红玉  (西皮散板)  改换衣巾去巡营。

(八女侍、韩世忠、梁红玉同下。)

【第十场】

四更夫  (内同白)   啊哈!

(四更夫同上。)

四更夫  (同念)    奉命去巡更,昼夜不消停。风来也得去,雨里也得行。

更夫甲  (白)     兄弟们请了。

三更夫  (同白)    请了。

更夫甲  (白)     今天巡更守夜,多加小心。让明天上阵的弟兄,好好地歇息歇息,养足了精神,好大破金兵呀!

更夫乙  (白)     是啊,这几年,叫这些金兵搅得咱们家不成家,国不成国。这一次大家齐心非得把这些贼兵给打出去不可。

更夫丙  (白)     对对,明天这一仗,听说是帅夫人要亲自出马,你想那贼兵还有活路吗?

更夫丁  (白)     不错,帅夫人这么一亲自出马,咱们兄弟们打仗的劲头儿可就更足啦。你瞧吧,这仗打下来,管教那些贼兵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也教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三更夫  (同白)    这话一点儿都不错。闲话少说,加紧巡营去吧。走着,走着。

(四更夫同下。)

【第十一场】

(起初更鼓。)

梁红玉  (内二黄导板) 望长空秋气紧月明如昼,

(韩世忠、梁红玉同上。)

梁红玉  (回龙)    叹黎民遭涂炭恨上心头。

韩世忠  (二黄原板)  扺燕云图恢复几时能够,

             禁不住星月下频看吴钩!

梁红玉  (二黄原板)  耳边厢又听得声声刁斗,

             拂金风零玉露已过中秋。

韩世忠  (二黄原板)  夫妻们整戎装精神抖擞,

             带领着众三军共赋同仇。

梁红玉  (二黄原板)  我有心助夫君驱除群丑,

             全仗那逞威风百万貔貅。

韩世忠  (二黄原板)  少时间对儿郎衷情细剖,

(起二更鼓。)

韩世忠  (二黄散板)  不杀尽众贼兵誓不罢休。

(四更夫同上。)

四更夫  (同白)    伙计们,多留神,小心点儿。

             什么人?

韩世忠  (白)     嗯!

四更夫  (同白)    哦,元帅。

韩世忠  (白)     见过夫人。

四更夫  (同白)    是。

             参见夫人。

梁红玉  (白)     罢了。

四更夫  (同白)    是。

韩世忠  (白)     明日之战非比寻常,夫人有令,尔等听了。

四更夫  (同白)    是。

梁红玉  (白)     尔等须知,军中巡哨责任非轻;一要防备敌人偷营劫寨;

四更夫  (同白)    不敢大意。

梁红玉  (白)     二要注意奸细窥探军情;

四更夫  (同白)    昼夜不停。

梁红玉  (白)     三要看守粮草,小心失火。

四更夫  (同白)    时刻的提防。

梁红玉  (白)     尔等昼夜勤劳,十分辛苦。饥寒饱暖还须自己留意。

四更夫  (同白)    吃得饱,穿得暖,请夫人但放宽心。

梁红玉  (白)     话已讲完,牢牢紧记。

韩世忠  (白)     尔等记下了,快些巡哨去罢。

四更夫  (同白)    喳。

更夫甲  (念)     夫人传下令,

更夫乙  (念)     句句合我心;

更夫丙  (念)     明天齐上阵,

更夫丁  (念)     个个抖精神。

(四更夫同下。)

梁红玉  (白)     你我再到后营察看便了。

韩世忠  (白)     请。

     (二黄散板)  喜军心齐奋勇争先恐后,

梁红玉  (二黄散板)  准备着清烽火共复神州。

(梁红玉、韩世忠趟马同下。)

【第十二场】

(八金兵、四金将、哈迷蚩、兀术同上。)

兀术   (西皮摇板)  昨日江边探军情,

             险些丧了命残生。

     (白)     孤家暗探金山,道路不熟,折了大将黄炳奴,令人可恼。韩世忠打来战书,明日金山大战。

             啊,军师!

哈迷蚩  (白)     狼主。

兀术   (白)     明日之战,道路不熟,如何进兵?

哈迷蚩  (白)     狼主但放宽心,前者我在外面私访,见一酒保甚是聪明伶俐,熟知地理,可派他做一向导。

兀术   (白)     此人今在何处?

哈迷蚩  (白)     现在帐外。

兀术   (白)     唤他进来。

哈迷蚩  (白)     是。

             王达进见。

王达   (内白)    是。

(王达上。)

哈迷蚩  (白)     随我见过狼主。

王达   (白)     是。

             小人参见狼主。

兀术   (白)     起来,军师道你愿当向导,是与不是?

王达   (白)     是。小人略知地理,愿当向导。

兀术   (白)     如此甚好,随营调遣,下面伺候。

王达   (白)     多谢狼主。

             正是:

     (念)     任凭兀术多奸巧,哪有我的妙计高。

(王达下。)

兀术   (白)     儿郎的。

四金将、

八金兵  (同白)    啊!

兀术   (白)     明日出战,必须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听孤令下!

     (西皮散板)  明日里与宋兵大战江上,

             必须要抖威风各自逞强。

             孤这里安排下天罗地网,

             哪怕那韩世忠铁锁沉江。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韩尚德、韩彦直、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双起霸上,分唱粉蝶儿牌。)
韩尚德、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俺!

韩尚德  (白)     韩尚德。

韩彦直  (白)     韩彦直。

苏胜   (白)     苏胜。

苏德   (白)     苏德。

曹成   (白)     曹成。

曹亮   (白)     曹亮。

解云   (白)     解云。

韩尚德  (白)     众位将军请了!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请了。

韩尚德  (白)     都督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大开门牌。四宋兵、四家将、八女兵、女纛手、梁红玉同上。)

梁红玉  (点绛唇牌)  一代红妆,兵符执掌,军容壮,扫荡封狼,血溅长江浪。

韩尚德、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参见都督。

梁红玉  (白)     众位将军少礼。

韩尚德、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啊。

梁红玉  (念)     锦绣军袍手织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多少奇男子,玉帐牙旗属妇人。

     (白)     本督,大宋天子驾前,五军都督府安国夫人梁红玉。奉旨会同我家元帅镇守江淮。今日与金兵血战,为此登坛点将。

     (白)     众位将军。

韩尚德、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都督。

梁红玉  (白)     今日与金兵血战,韩元帅身先士卒,直冲敌阵;本督统率中军,举旗为号,鼓击则进,鼓住则守。你等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听我令下。

韩尚德、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喳。

梁红玉  (白)     苏胜、苏德听令。

苏胜、

苏德   (同白)    在。

梁红玉  (白)     命你二人攻打东路,不得有误。

苏胜、

苏德   (同白)    得令。

梁红玉  (白)     曹成、曹亮听令。

曹成、

曹亮   (同白)    在。

梁红玉  (白)     命你二人攻打西路,不得有误。

曹成、

曹亮   (同白)    得令。

梁红玉  (白)     贺武、解云听令。

贺武、

解云   (同白)    在。

梁红玉  (白)     命你二人江边埋伏,不得有误。

贺武、

解云   (同白)    得令。

梁红玉  (白)     尚德,彦直听令。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在。

梁红玉  (白)     命你二人随同父帅,直冲敌阵。但听鼓声一起,迎头痛击,不得有误。

韩尚德、

韩彦直  (同白)    得令。

梁红玉  (白)     众将官。

韩尚德、
韩彦直、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同白)    有。

梁红玉  (白)     兵发金山去者。

(小泣颜回牌。众人同走圆场,同下。)

【第十四场】

(风入松牌。八金兵、四金将、何黑闼、兀术同上。大纛手、船夫摇船同上。)

兀术   (白)     孤与韩世忠打下战书,今日大战。

             儿郎的。

四金将、

八金兵  (同白)    啊!

兀术   (白)     杀。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何黑闼、四金兵、船夫摇船同上。韩尚德、四家将、船夫摇船同上。水战。韩尚德、四家将、船夫同败下,何黑闼、四金兵、船夫同追下。)

【第十六场】

(八女兵引梁红玉同上。)

梁红玉  (粉蝶儿牌)  桴鼓亲操,

             焕旗麾,芝盖冲霄;

             列艟艨,铁链环绕,

             听军中喊杀声高。

             敢小觑女英杰,江天舒啸。

             拥高牙,力撼江潮;

             秉忠心,凭赤胆,保定了大宋旗号。

(女纛手暗上。)

梁红玉  (白)     今日会同元帅大战金兵。

             众女兵。

八女兵  (同白)    有。

梁红玉  (白)     随俺登山擂鼓助战者!

     (粉蝶儿牌)  非是俺展尽计巧,

             俺可也千军横扫。

(八女兵引梁红玉同上山,梁红玉擂鼓。韩世忠、大纛手、四宋将、四宋兵、船夫摇船同上。兀术、大纛手、四金将、四金兵、船夫摇船同上。水战。韩尚德、四家将、船夫摇船同上。何黑闼、四金兵、船夫摇船同上。水战,众人自两边分下。)

梁红玉  (白)     呀!

     (石榴花牌)  遥望着一江风浪拍天高,

             我撤网中流待钓金鳌。

             猛几阵军中鼓角喧号,

             鲸鲵动开巨浪撼奔涛。

             只听得马嘶旗飘,

             腾空杀气入云表。

     (白)     且住!看元帅引兀术到来。

             众女兵!

八女兵  (同白)    有。

梁红玉  (白)     随俺登舟助战者!

八女兵  (同白)    是。

(众人同下。四女兵同上,布阵。四女兵、梁红玉同上。)

梁红玉  (上小楼牌)  眼看这黠虏咆哮,

             恨不尽扫;

             挽绣甲跨马提刀,

             挽绣甲跨马提刀,

             女天魔,下九霄;

             只看俺威风杀气战这遭。

(女纛手、女船夫摇船同上。八女兵、梁红玉同走圆场登舟。兀术、大纛手、四金将、四金兵、船夫摇船同上。水战。兀术、大纛手、四金将、四金兵、船夫同败下,梁红玉、八女兵同追下。)

【第十七场】

(八金兵、四金将、何黑闼、兀术、大纛手、船夫摇船同上。)

兀术   (白)     弃舟登岸!

(八金兵、四金将、何黑闼、兀术、大纛手同登岸。船夫下。八金兵、四金将、何黑闼、兀术、大纛手同走圆场,同下。八女兵、梁红玉、女纛手、女船夫摇船同上。)

梁红玉  (白)     弃舟登岸!

(八女兵、梁红玉、女纛手同登岸。女船夫下。八女兵、梁红玉、女纛手同走圆场,同追下。四宋兵、四家将、八女兵、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韩彦直、韩尚德、韩世忠、大纛手、船夫摇船同上。)

韩世忠  (白)     弃舟登岸!

(四宋兵、四家将、八女兵、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韩彦直、韩尚德、韩世忠、大纛手同登岸。船夫下。四宋兵、四家将、八女兵、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韩彦直、韩尚德、韩世忠、大纛手同走圆场。兀术、八金兵、四金将、何黑闼、大纛手同上。四宋兵、四家将、八女兵、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韩彦直、韩尚德、八金兵、四金将、何黑闼自两边分下。兀术、韩世忠同起打,自两边分下。苏胜、苏德、曹成、曹亮、四金将自两边分上,同起打,自两边分下。韩彦直、何黑闼自两边分上,同起打,自两边分下。韩世忠、兀术自两边分上,同起打。梁红玉上接战,韩世忠下。兀术败下。四金将同上,接战,同败下。四宋兵、四家将、八女兵、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韩彦直、韩尚德同上,过场,同追下,梁红玉下。韩彦直、韩尚德、兀术同上,同起打。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八女兵、韩世忠、梁红玉同上,同起打。兀术败下,众人同追下。)

【第十八场】

(八金兵、四金将、兀术同上。王达迎上。)

兀术   (白)     不想被韩世忠杀得大败。

             前面是什么地方?

王达   (白)     黄天荡,正好屯兵。

兀术   (白)     儿郎的。

四金将、

八金兵  (同白)    啊。

兀术   (白)     兵撤黄天荡。

四金将、

八金兵  (同白)    啊。

(八金兵、四金将、兀术同下。)

王达   (白)     兀术呀兀术!你小子上了我的当了。

(王达下。)

【第十九场】

(四宋兵、八女兵、苏胜、苏德、曹成、曹亮、贺武、解云、韩彦直、韩尚德、韩世忠、梁红玉同上。王达上。)

王达   (白)     启元帅:兀术被我诓入黄天荡去了。

梁红玉、

韩世忠  (同白)    起过了。

             众将官。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韩彦直、

韩尚德  (同白)    啊!

梁红玉、

韩世忠  (同白)    将黄天荡团团围住,捉拿兀术去者。

苏胜、
苏德、
曹成、
曹亮、
贺武、
解云、
韩彦直、

韩尚德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405 ┊ 字数:1337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