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洛神》

主要角色
洛神:旦
曹植:小生
汉滨游女:旦
湘水神妃:旦

《洛神》梅兰芳饰洛神
《洛神》梅兰芳饰洛神
情节
三国时,曹植拜见其兄曹丕,曹丕赐他以玉缕金带枕,归途宿于洛川驿中,夜中有神女示梦,自称宓妃,嘱明日赴洛川一会。曹植如约往,果有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引至洛川与宓妃相会,宓妃告诉曹植与之有前缘。

注释
取材于曹植《感甄赋》(即《洛神赋》)。这个戏是梅兰芳先生中期代表之一。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1.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西皮小开门。四御林军、四小太监、二大太监引曹植同上。)

曹植   (引子)    帝城春老,杜宇催归早。

     (念)     洛阳冠盖地,车马分驱驰。崇台接烟起,翠阁与云齐。

     (白)     本藩,雍邱王曹植。承恩北阙,备位东陲。今日朝觐礼毕,承命归藩。

             内侍!

大太监甲 (白)     有!

曹植   (白)     仪仗可曾齐备?

大太监甲 (白)     俱已齐备!

曹植   (白)     吩咐起程!

大太监甲 (白)     是。

             外面起程啊!

四御林军 (同白)    啊!

曹植   (西皮导板)  金殿上辞圣驾缓御东返,

     (西皮原板)  适才间背伊阙又越轘辕。

             一路上经通谷把景山来践,

             不觉得日西坠车殆马烦。

             税蘅皋秣芝田忙催前站,

             猛然见马头前已是洛川。

(吴可铭迎上。)

吴可铭  (念)     春完古驿无莺语,日落荒郊有马嘶。

     (白)     洛川驿驿丞吴可铭,叩接王爷!

曹植   (白)     引路!

吴可铭  (白)     是!

曹植   (西皮摇板)  一阵阵晚鸦声归心似箭,

             猛抬头来到了洛水驿前。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起初更鼓。)

洛神   (内二黄导板) 满天云雾湿轻裳,

(八云女引洛神同上。)

洛神   (二黄散板)  如在银河碧汉旁。

             缥缈春情何处傍?

             一汀烟月不胜凉。

     (白)     吾乃,洛川神女是也。掌握全川水印,修成一点仙心。因与曹王子建尚有未尽之缘,犹负相思之债。今日闻他驻扎本驿,为此御云而来,对他略表因由,藉通诚愫。

             侍儿们!

八云女  (同白)    有!

洛神   (白)     洛川驿中去者!

八云女  (同白)    是!

洛神   (二黄散板)  思想起当年事心中惆怅,

             再相逢是梦里好不凄惶。

(众人同下。)

【第三场】

(二黄小开门。吴可铭、二大太监、曹植同上。)

曹植   (白)     你且退下!

吴可铭  (白)     是!

(吴可铭下。)

曹植   (白)     长途跋涉,好生困倦。唉!你看冷驿萧条,春光潦草,碧云已合,美人不来,这情怀好难安顿也!

     (二黄散板)  身不惯长途苦好生困倦,

             恶情怀无聊赖待向谁言!

(吴可铭上。)

吴可铭  (白)     王爷请用晚膳。

曹植   (白)     不消!我要静息片时,你且回避!

吴可铭  (白)     是!

(吴可铭下。)

曹植   (白)     唉!夜静更长,怎生消遣!哦,有了,前日入朝之时,圣上以甄后遗物——玉镂金带枕见赐,当此枯坐无聊,不免在灯下抚玩一番。

             内侍!

二大太监 (同白)    有!

曹植   (白)     将圣上所赐玉镂金带枕取来!

二大太监 (同白)    领旨!

(起二更鼓。二大太监分取灯、枕。)

二大太监 (同白)    金带枕在此。

曹植   (白)     放下。尔等回避。

二大太监 (同白)    是。

(二大太监同下。)

曹植   (白)     哎呀呀,好一个枕儿也!

     (二黄原板)  手把着金带枕殷勤抚玩,

             想起了当年事一阵心酸。

             都只为这情丝牵连不断,

             好教我终日里意马心猿。

             一霎时只觉得神昏意懒,

             无奈何我只得倚枕而眠。

(曹植睡。起三更鼓。八云女引洛神同上。)

洛神   (二黄散板)  野荒荒星皎皎夜深人静,

             驾云来转瞬间已到驿门。

     (白)     来此已是驿中,待我进去。

             侍儿们。

八云女  (同白)    有。

洛神   (白)     外厢伺候。

八云女  (同白)    是。

(八云女同下。)

洛神   (白)     唉,看他早已酣睡也!

     (二黄散板)  进门来暗昏昏一灯摇影,

             可怜他伏几卧独自凄清。

             我有心向前去将他唤醒,

             羞怯怯只觉得难以为情。

     (白)     看他怀抱之中,乃是玉镂金带枕。睹物伤情,益增悲感。待要将他唤醒,怎奈难以为情。这便怎么处!哦,有了。不免梦中约他明日川上相会便了。

             子建哪,子建!我与你未了三生,尚须一面。来日洛川之上,专待君临,牢牢紧记!小仙去也!

(八云女同暗上。)

洛神   (二黄散板)  明日里洛川前将君来等,

             莫迟疑休爽约紧记在心。

             出门来唤众仙祥云驾定,

             待来朝见了面再说前尘。

(八云女引洛神同下。起四更鼓。)

曹植   (二黄导板)  猛然间睁开了朦胧睡眼,

     (白)     啊?

     (二黄散板)  适才见一女子好似天仙。

     (白)     好奇怪呀!方才朦胧睡去,分明见一神女,水佩风裳,姿容绝世,似在哪里见过一般,兀的不教人想煞也!我想这梦还去得不远,待我唤它转来!

(曹植招手。)

曹植   (白)     我那神女呢?喂!我那仙姬呢?唉!竟自去远了。我想人生在世,似这等佳梦,能有几场?偏是醒得这样快法。唉!我好恨也!

     (二黄摇板)  荒陲内乱鸡声把好梦惊散,

             倒教我何处里再觅婵娟。

     (白)     那梦中神女分明约我明日在川之上相会,我不免早些安歇,明日也好前去。

(二大太监持灯同上。)

大太监甲 (白)     夜已深了,请王爷后殿安寝!

曹植   (白)     带路。正是:

     (念)     好梦难寻容易掉,柝声偏向枕边敲。

(曹植、二大太监同下。)

【第四场】

(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同上。)

汉滨游女 (念)     昔日曾游汉水滨,肌肤凝雪玉裁身。

湘水神妃 (念)     同心执掌南湘水,六幅轻罗碧纱裙。

汉滨游女 (白)     吾乃汉滨游女是也。

湘水神妃 (白)     吾乃湘水神妃是也。

汉滨游女 (白)     仙姑请了!

湘水神妃 (白)     请了!

汉滨游女 (白)     今有洛川仙姐相召我等,不知为了何事?

湘水神妃 (白)     既蒙相约,自当前去才是。

汉滨游女 (白)     如此请。

湘水神妃 (白)     请。

汉滨游女 (二黄摇板)  姊妹双双出洞门,

湘水神妃 (二黄摇板)  仙姐相召必有因。

汉滨游女 (二黄摇板)  驾起祥云朝前进,

湘水神妃 (二黄摇板)  不觉来到仙府门。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门上哪位在?

(八云女同上。)

八云女  (同白)    二位仙姑到此何事?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烦劳通禀:就说我等应邀前来。

八仙女  (同白)    是。

             有请仙子。

(洛神上。)

洛神   (白)     何事?

八仙女  (同白)    二位仙姑驾到。

洛神   (白)     有请。

八仙女  (同白)    有请。

(二黄小开门。洛神出迎。)

洛神   (白)     二位仙妹请。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仙姐请!

(洛神、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同进。)

洛神   (白)     二位仙妹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岂敢。相召我等,有何见教?

洛神   (白)     二位仙妹有所不知:只因雍邱王曹植与小仙前生尚有未尽之缘,今日闻他在此经过。此人颇识风情,深明礼义;意欲相烦两位仙妹同定小仙,去往川上游戏一番,藉了前缘。不知二位仙妹意下如何?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小仙等甚愿奉陪。

洛神   (白)     如此甚好,小仙先行一步,二位仙妹带同仪仗,即刻前来。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请!

洛神   (白)     请。

(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同下。)

洛神   (白)     侍儿们。

八云女  (同白)    有。

洛神   (白)     随我前往!

     (二黄散板)  云鬓罢梳慵对镜,

             罗袂轻扬出殿门。

             众位仙真把路来引,

             一派清光不见人。

(洛神站立云端,八云女环绕侍立。曹植上。)

曹植   (二黄摇板)  加鞭催马到洛滨,

             烟水茫茫何处寻!

     (白)     来此已是洛川,待我紧行几步者!

     (二黄摇板)  一片诚心往前进,

             但愿得见梦中人。

(曹植看洛神。)

曹植   (白)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真乃仙人也!看她脉脉含愁,盈盈欲语,待我听她说些什么。

洛神   (白)     子建啊,子建!你我彼此一别,十有余年,可还记得小仙么?

曹植   (白)     哎呀呀!她那里明明说着本藩。不知几生修到,有此奇遇。只是仙凡异体,不能亲近仙姿,这便如何是好!有了,待我祝告于她。

             啊,仙姬,既蒙以色身相示,何妨接近一谈呀!

洛神   (白)     感君相念,也是前缘,只是不可越礼。

曹植   (白)     是,是,是。

             待我望空拜她一拜,感动于她,或者得相亲近,也未可知。

(曹植拜。)

曹植   (白)     啊,仙姬,既云与本藩有缘,敢请稍停仙趾,追话前因!

洛神   (白)     如此,侍儿们!

八云女  (同白)    有。

洛神   (白)     祥云下降。

八云女  (同白)    是。

(洛神下云端。八云女同暗下。)

曹植   (白)     承蒙仙姬下降,小王这厢有礼了。

洛神   (白)     子建休要如此,你可还记得我么?

曹植   (白)     恍惚曾在梦中见过。

洛神   (白)     几时?

曹植   (白)     昨夜啊!

洛神   (白)     唉!蒙君见爱,已非一朝,怎么说是昨夜才见呢?

曹植   (白)     怎么,难道仙姬从前就与小王相识么?

洛神   (白)     正是。

曹植   (白)     哎呀!怎么小王就想它不起。仙姬来踪去迹,望乞说个明白。

洛神   (白)     若问我的踪迹么?

曹植   (白)     正是。

洛神   (白)     说起来和你要远就远,要亲就亲。

曹植   (白)     怎说要远就远?

洛神   (白)     你我二人,从未交过一言。

曹植   (白)     这要亲就亲呢?

洛神   (白)     这要亲就亲么……

曹植   (白)     正是。

洛神   (白)     唉!这就难说了!

曹植   (白)     怎么又难说了哇?

洛神   (念)     絮果兰因难细讲,意中缘分任君猜。

曹植   (白)     哎呀呀,小王益发糊涂了,还求明教。这要亲就亲是怎么讲?

洛神   (白)     这要亲就亲么……

曹植   (白)     正是。

洛神   (白)     唉!你也曾为我忘餐废寝,与他人生过气来。

曹植   (白)     啊?怎么,小王还与他人生过气来?

洛神   (白)     正是。

曹植   (白)     真是罪该万死,怎么就会忘怀了。莫非小王此时还是做梦不成?

洛神   (白)     是梦是醒,后来便知。

曹植   (白)     还求仙姬明教!

洛神   (白)     唉!殿下呀!

     (二黄原板)  提起前尘增惆怅,

             絮果兰因自思量。

             精诚略诉求鉴谅,

             难得同飞学凤凰。

             劝君莫把妾念想,

(哑笛。)

曹植   (白)     怎么样?

洛神   (白)     殿下呀!

     (二黄摇板)  莺疑燕谤最难当。

曹植   (白)     仙姬既与小王有缘,何妨请降临敝府,共证前因。

洛神   (白)     你我相契以神,不过空中爱慕;一涉形迹,便生魔障。千古多情之人,从无越礼之事;小仙一到尊府,则悠悠之口,何患无辞。

曹植   (白)     既是不能下临敝府,为何昨夜又到驿中呢?

(洛神羞。)

洛神   (白)     这个……

(曹植拉洛神。)

曹植   (白)     去去何妨!

(洛神甩脱。)

曹植   (白)     哎呀,我得罪了。

洛神   (白)     无妨。

曹植   (白)     仙姬啊!

     (二黄摇板)  既然是与小王前有情分,

             又何妨赐颜色暂屈同行。

             非敢望与仙姬影连肩并,

             只不过到客邸略话前尘。

     (白)     说了半日,还不知仙姬名姓,敢请以实相告。小王回去,也好香花供奉。

洛神   (白)     要知我的端的么?

曹植   (白)     正是。

洛神   (白)     如此,子建!

曹植   (白)     在。

洛神   (白)     随我来。

曹植   (白)     是,是,是,来了!

(洛神、曹植同走圆场。洛神向曹植招手,下。)

曹植   (白)     哎呀,且住!正要问她端的,为何忽然不见,又要教我随她前去,不知这是什么意思!也罢,待我急急赶上者。

(二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甲 (白)     王爷为何一人在此发闷?

曹植   (白)     哦,尔等来了。适才看见一位美女,不知是何神仙,尔等可知否?

大太监甲 (白)     但不知是怎样的面貌?

曹植   (白)     秾织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委实美丽得很哪!

大太监甲 (白)     小人闻得洛川之神,名曰宓妃,王爷所见,莫非就是她吗?

曹植   (白)     一定是的,尔等暂且退后,待我再上前观看一回。

大太监甲 (白)     王爷多加小心。

曹植   (白)     无妨,尔等暂退。

二大太监 (同白)    是。

(二大太监同下。)

曹植   (白)     前路不知又有何等景象,不免急忙前去者!

(曹植走圆场。)

曹植   (二黄散板)  她那里柔情态娇羞满面,

             闪得我心振荡无语无言;

             为什么一霎时踪影不见,

             难道说我此时还在梦间。

洛神   (内西皮导板) 屏翳收风天清明,

(开幕。洛神、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同站立云端。十童子分执伞、扇、采旄、挂旂同侍立左右。)

曹植   (白)     原来这里有这许多美丽的仙妹,倒要仔细地看过一番,不要错过这机会呀!

洛神   (西皮慢板)  过南岗越北沚杂沓仙灵。

             一年年水府中修真养性,

             今日里众姊妹同戏川滨。

(洛神、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同起舞。)

洛神   (西皮慢板)  乘清风扬仙袂飞凫体迅,

             拽琼琚展六幅湘水罗裙。

     (西皮原板)  我这里翔神渚把仙芝采定,

             我这里戏清流来把浪分;

(回回曲牌。)

洛神   (西皮原板)  我这里拾翠羽斜簪云鬓,

(山坡羊牌。)

洛神   (西皮原板)  我这里采明珠且缀衣襟。

(万年欢牌。)

洛神   (西皮原板)  众姊妹动无常若危若稳,

(一枝花牌。)

洛神   (西皮原板)  竦轻躯似鹤立婉转长吟。

(回回曲牌。)

洛神   (西皮原板)  桂旂且将——

     (西皮二六板) 芳体荫,

             免他旭日射衣纹。

             须防轻风掠云鬓,

             采旄斜倚态伶俜。

             齐舞翩跹成雁阵,

(洛神、汉滨游女、湘水神妃渐走下云端。)

洛神   (西皮快板)  轻移莲步踏波行。

             翩若惊鸿来照影,

             宛如神龙戏水滨。

             徙倚彷徨行无定,

             看神光离合乍阳阴。

             雍丘王他那里目不转瞬,

     (西皮散板)  心振荡默无语何以为情!

曹植   (白)     哎呀呀,妙极呀,妙极!小王可以算得奇遇了!这一定是宓妃无疑了,待我一拜。

汉滨游女、

湘水神妃 (同白)    此位就是雍邱王么?

洛神   (白)     正是。待我向前。

             啊子建,不要如此。小仙偶蹈尘缘,昔日曾在宫中,与殿下两相爱慕,难道果真忘怀了么?

曹植   (白)     哦,是,是,是。小王如梦初醒,想起前情,令人可恨!

洛神   (白)     如今仙凡路殊,得此一会,也是前缘。小仙这里有常戴耳珠一颗,特奉殿下,已报知己。

曹植   (白)     受此重赐,何以报德!小王这里也有常带玉佩一事,敬献仙姬,聊作琼瑶之报。

洛神   (白)     多谢殿下。

曹植   (白)     岂敢。

洛神   (白)     殿下,你我言尽于此,后会无期。殿下万千珍重,小仙告别了。

曹植   (白)     是。

洛神   (白)     侍儿们。

八云女  (同白)    有。

洛神   (白)     回府去者。

(吹打。洛神、汉滨游女、湘水神妃、八云女同驾云上升,分站原位。)

洛神   (白)     殿下保重,小仙去也。

(曹植怅然。)

曹植   (白)     请。

(尾声。)
(完)


浏览次数:25190 ┊ 字数:582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