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天女散花》(一名:《天女宫》)

主要角色
天女:正旦

《天女散花》梅兰芳饰天女
《天女散花》梅兰芳饰天女
情节
全剧从跳罗汉(昆班中旧名堆罗汉)始,继以如来佛率领罗汉金刚、揭伽蓝、普贤文殊、诸菩萨长老,登坐莲花宝座,讲经说法为引。既而如来放开慧眼,遥知维摩居士,在毘耶离大城中,现身有病,因命文殊师利,率领诸菩萨诸大弟子,往维摩诘处问病,并谈妙法。文殊等既去,如来又命令伽蓝传法旨,往命天女到维摩室中散花,以验结习。天女者,乃奉上帝玉旨,管领众香国,专司群芳者也。每逢诸天菩萨,谈经说法之时,前往散花,以验菩萨弟子等色相上之结习,是为天女之专职。至是,既奉佛旨,遂率领花奴,前往昆耶离城散花,全剧至此而已。

注释
这个戏是梅兰芳先生早期经常演出的古装戏之一。在第四场“云路”和第六场“散花”中,梅先生创造了许多优美的舞蹈动作;对于京剧舞蹈艺术的改进,曾起了很大的作用。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澂


相关剧本
《天女散花》(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1.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金刚同上,跳舞同下。四揭谛同上,跳舞同下。四云童、十八罗汉、四金刚、四揭谛、伽蓝、七菩萨、文殊师利、大鹏鸟、韦驮引如来同上。)

如来   (点绛唇牌)  慧日高悬,慈云洪展,金刚眼,光烁三千,满月如来面。

     (念)     说有言无道两偏,非无非有彻中边。分明有相名无相,有有无无总是禅。

     (白)     吾乃西天如来是也。今因维摩居士在毘耶离大城中现身有病。意欲命诸大弟子们前去问疾,藉谈妙法。

             文殊师利上站!

文殊师利 (白)     世尊。

如来   (白)     命你率领诸天菩萨、众大弟子、诸天人等,前往维摩诘处问疾,不得有误。

文殊师利 (白)     领法旨。

(文殊师利引七菩萨同下。)

如来   (白)     看他们此去,必闻妙法。我不免再命天女前去散花,以验结习。

             伽蓝上站!

伽蓝   (白)     我佛有何法旨?

如来   (白)     命你传旨天女,速到维摩诘室中散花,不得有误。

伽蓝   (白)     领法旨。

(伽蓝下。)

如来   (白)     正是:

     (念)     要醒大千梦,须看顷刻花。

     (白)     收了威严者。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八侍女引天女同上。)

天女   (二黄慢板)  悟妙道好一似春梦乍醒,

             猛然醒又入梦长夜冥冥;

             未修真便言悟终成梦境,

             到无梦与无醒方见性灵。

(二黄小开门。)

天女   (念)     前因后果两茫茫,大地风轮火又扬。八万四千烦恼贼,能擒能纵属心王。

     (白)     吾乃天女是也。在这众香国中,拈花见性。每逢诸天菩萨、众大弟子等谈经说法之时,我便将花片散落其身,藉验结习,为我佛广宣妙谛,普种善根。正是:

     (念)     千花辉净业,十念见真如。

     (白)     侍儿们。

八侍女  (同白)    有。

天女   (白)     伺候了。

(伽蓝上。)

伽蓝   (念)     奉了如来旨,移步到天宫。

     (白)     啊,天女,贫僧稽首了。

天女   (白)     不敢。菩萨何事降临?

伽蓝   (白)     如来有旨:命天女速到毘耶离大城、维摩居士室中散花。即请前往。

天女   (白)     领法旨。

伽蓝   (白)     告辞。

天女   (白)     恕不远送了。

伽蓝   (白)     正是:

     (念)     人天感应慈悲切,三界同沾我佛恩。

(伽蓝下。)

天女   (白)     如来有旨,命我散花。待我即刻前去。

             啊,花奴何在?

八侍女  (同白)    花奴。

花奴   (内白)    来了。

(花奴上。)

花奴   (念)     花雨沾轻袖,香云湿鬓钗。

     (白)     菩萨何事?

天女   (白)     适才如来有旨前来。命我到毘耶离城中散花,你可将花篮收拾整齐,随我前往。

花奴   (白)     遵命。

天女   (白)     侍儿们,与我更衣者。

(八侍女、天女同下。)

花奴   (白)     天女命我收拾花篮,不免整顿一番便了!

(花奴整理花篮。)

花奴   (西皮摇板)  殿前领了天女命,

             收拾天花往净名。

             忙把花篮来端整,

             好随天女走一程。

(花奴下。)

【第三场】

(伽蓝上。)

伽蓝   (西皮摇板)  散花法旨传宣罢,

             回转灵山礼释迦。

     (白)     吾乃伽蓝是也。遵奉佛旨,命天女前去散花。传旨已毕,不免回转灵山,启知我佛者。正是:

     (念)     七重罗网倥偬过,八万由旬顷刻还。

(伽蓝下。)

【第四场】

天女   (内西皮导板) 祥云冉冉波罗天,

(天女上。)

天女   (西皮慢板)  离却了众香国遍历大千;

             诸世界好一似轻烟过眼,

             一霎时来到了毕钵岩前。

     (念)     清圆智月广无边,慧业超明不作仙。幻中幻出庄严相,慈悲微妙自天然。

     (白)     天女是也。遵奉佛旨,去到净名室中散花。乘风驭气而来,也不知经过多少微尘世界。看旭日腾辉,瑶空散彩,毕钵山头好一派风景也!

     (西皮二六板) 云外的须弥山色空四显,

             毕钵岩下觉岸无边。

             大鹏负日把神翅展,

             迦陵仙鸟舞翩跹。

             八部天龙金光闪,

             又见那入海的蛟螭在那浪中潜。

             阎浮提界苍茫现,

             青山一发普陀岩。

     (白)     且住!看前面已是南赡部洲,那厢洛迦山中,好庄严呵!

     (西皮流水板) 观世音满月面珠开妙相,

             有善才和龙女站立两厢。

             菩提树檐匐花千枝掩映,

             白鹦鹉与仙鸟在灵岩神巘上下飞翔。

             绿柳枝洒甘露三千界上,

             好似我散天花纷落十方。

             满眼中清妙景灵光万丈,

             催祥云驾瑞彩速赴佛场。

(天女下。)

【第五场】

花奴   (内白)    走啊!

(花奴持花篮上。)

花奴   (西皮摇板)  宝树金莲花采遍,

             法云护我下西天。

     (白)     我,花奴是也。遵奉佛旨,随同天女去到毘耶离大城、维摩居士室中散花。看天女已向前行,我只得急忙跟随者!

     (西皮摇板)  花篮满贮天花片,

             结尽瑜珈最胜缘。

(花奴下。)

【第六场】

(二沙弥同上。)

沙弥甲  (念)     出家之人笑呵呵,

沙弥乙  (念)     清晨起来念弥陀。

沙弥甲  (白)     师弟请了。

沙弥乙  (白)     请了。

沙弥甲  (白)     你看长者病了这些日子,他还要天天在禅榻上打坐,我们把这屋子给他收拾收拾罢。

沙弥乙  (白)     师兄,什么叫打坐呀?

沙弥甲  (白)     打坐就是在蒲团之上坐着,一心成佛,万念俱空。

沙弥乙  (白)     什么叫作万念俱空呀?

沙弥甲  (白)     就是一切念头都不许有。

沙弥乙  (白)     哦,什么事都不想,那成吗?

沙弥甲  (白)     一有俗念,就不能成佛了。

沙弥乙  (白)     咦,我想和尚哪能够真成了佛。要真是什么事也不办,那有多难过,我可不打坐,我办不了。

沙弥甲  (白)     罪过,罪过。像你这个样儿的佛门弟子,长者知道,准得赶出了佛门。

沙弥乙  (白)     巧啦,我还正想出这个门儿哪。我时常心里想着受苦的人有的是:有老来受苦的,也有中年受苦的,再不然,十来岁上就受苦。谁像我们做和尚的,在那娘肚子里头就苦出来了。就拿我说吧,我从小就多病,我那母亲有爱子之心,就请了个算命的先生来,把我的生日八字,左这么一推,右那么一算,算来算去,那先生简直的活见了鬼啦!

沙弥甲  (白)     怎么见了鬼了?

沙弥乙  (白)     你听我说呀:先生他说,令郎的八字,混杂得很,非得改名换姓,才养活得大。说什么命犯孤魔,三六九岁实在难过。我那爹娘,听了这些话,吓得就起了个念头,赶紧送我到空门削发,烧香奉佛,才做了和尚。当了这么些年,我埋怨也来不及喽,简直的难过得厉害。

沙弥甲  (白)     师弟。这有什么难过。当初我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儿,如今既出了家,就说不得啦!

沙弥乙  (白)     唉!还提哪,当初我进庙的时候,我那师父可也说过。

沙弥甲  (白)     师父对你说什么?

沙弥乙  (白)     他说:“徒弟,出家人可有许多难处。”我就说:“老师父,徒弟愿意来出家,我想这出家,不过是看经念佛,说说道法,有什么难处!”师父说:“你哪里知道,做和尚香醪美酒全无分,红粉佳人不许瞧;雪夜孤眠寒悄悄,霜天削发冷萧萧。要受尽万难千魔,要经过多少苦楚的。”是我再三的恳求,师父才把我收了徒弟。唉!那时候,我哪儿知道出家会真有这么些个难处呢!

沙弥甲  (白)     师弟,你不知道,出家人必须苦修苦练。像你这样儿整天价在庙里头鬼混,怎么能懂得佛门的奥妙呢!闲话少说,快点儿收拾收拾罢!

沙弥甲、

沙弥乙  (同白)    看房门开处,长者来也!

(维摩诘上。)

维摩诘  (引子)    茫茫大千,烦恼苦缠牵。

沙弥甲、

沙弥乙  (同白)    参见长者。

维摩诘  (白)     罢了。

沙弥甲、

沙弥乙  (同白)    是。

维摩诘  (念)     佛不可求心可求,即心即佛问心头。无心无佛无心佛,佛佛心心四大洲。

     (白)     俺,净名居士维摩诘。在这毘耶离城中居住。虽为白衣,奉持沙门清净律行,供养无量诸佛,深植善本,八大法门。意欲将无量方便,晓益众生,以此方便,现身得病。我想世尊大慈大悲,必然怜悯于我。因此将这屋中一切诸物,尽行除去,等候诸菩萨前来问病,也好与他们共谈妙法,同证菩提。

             尔等暂且退下。

(二沙弥同下。文殊师利、七菩萨同上。)

文殊师利 (念)     我佛发宏慈,

七菩萨  (同念)    问疾净名居。

文殊师利、

七菩萨  (同白)    居士在上,我等稽首了。

维摩诘  (白)     稽首了。请坐。

文殊师利、

七菩萨  (同白)    有坐。

维摩诘  (白)     善哉!文殊师利,不来相而来,不见相而见。

文殊师利 (白)     居士若来;已更不来,若去,已更不去。来者无所从来,去者无所从去。所可见者,更不可见。且问居士病体怎么样了?世尊殷勤致问。居士此病,因何而起?

维摩诘  (白)     从痴爱则我病生,因为一切众生病了,故而我也得病;倘若一切众生不病,我的病么,也就好了。

文殊师利 (白)     此话怎讲?

维摩诘  (白)     唉!文殊师利菩萨,哪知道因为众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病疾。倘若众生不病,则菩萨亦无有病。譬如长者惟有一子,其子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萨之于众生,爱之如子,众生病则菩萨病;众生病愈,菩萨亦愈。菩萨的病,都是因为大悲而起的。

文殊师利 (白)     居士所病,为何等相?

维摩诘  (白)     我病无形,不能得见。

文殊师利 (白)     居士此室,何以空无侍者?

维摩诘  (白)     诸佛国土,亦复皆空。

文殊师利 (白)     啊,居士。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维摩诘不语。)

文殊师利 (白)     唉!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也!

(文殊师利、七菩萨同合掌静坐。)

天女   (内赏花时牌) 花出世间谁点化,

(开幕。)

天女   (赏花时牌)  楼阁华严路几叉。

             谢大悲指引向无遮,

             须不是姻缘闲话,

             只为那穷子未还家。

     (念)     众生眼病见狂花,花发花残病转加。悟得华鬘非我相,不妨游戏净名家。

     (风吹荷叶煞牌)天上龙华会罢,

             参遍世尊,走遍大千,俺也忙煞。

             借得个居士室放根芽,

             抵得过只园布地黄金价。

             锦排场本是假,

             箭机锋俺自耍,

             莽灵山藤牵蔓挂,

             作践了几领袈裟。

             叹只叹佛门病医无法,

             说什么弹指恒河沙数劫。

             一半是中宵火尽和灯灭;

             说什么多生性海光明彻,

             一半是半渡风生无船接。

             俺这优昙种,

             遍西方佛土供养匝。

             任凭我三昧罢,游戏毘耶。

             千般生也灭也迷也悟也,

             管他什么人挣扎,

             着了语言文字须差。

     (白)     花奴!

(花奴持花篮上。)

花奴   (白)     有。

天女   (白)     看花来。

花奴   (白)     是。

(锦庭乐接到冬来牌。天女散花。)

天女   (白)     我佛慈悲大旨,宣布已完,不免回转西方去者!

     (尾声)    但愿言下打碎了苦虚空,

             且莫管咱有花没处洒。

(天女、花奴同下。)
文殊师利、

七菩萨  (同白)    请问居士,此天花从何而来?

维摩诘  (白)     此花乃是天女所散,去问天女便知明白。

文殊师利、

七菩萨  (同白)    如此我等告辞了。

维摩诘  (白)     请。正是:

     (念)     天花随处落,五蕴本来空。

(众人分下。)
(完)


浏览次数:21273 ┊ 字数:463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