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黛玉葬花》

主要角色
林黛玉:旦
贾宝玉:小生

《黛玉葬花》梅兰芳饰林黛玉
《黛玉葬花》梅兰芳饰林黛玉
情节
黛玉夜访贾宝玉,丫鬟恶语相对,拒不开门。林黛玉疑是贾宝玉故意不见,很懊恼。次日,见园中落花无主,乃荷锄葬花,并赋《葬花词》,以遣秋思。贾宝玉适至,表明心迹,二人又言归于好。

注释
这个戏是梅兰芳先生早期经常演出的古装戏之一。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jipyan


相关剧本
《黛玉葬花》(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黛玉葬花》(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七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3.2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茗烟   (内白)    啊哈!

(茗烟上。)

茗烟   (念)     一天忙到晚,伺候小祖宗。

     (白)     我,书童茗烟便是。在这贾家荣国府里头,专门伺候宝玉——宝二爷,倒也十分的喜欢我。这且不提,只因今年正月,二爷的姐姐——元妃娘娘奉旨回府省亲,贾府特地盖了一所大观园,作为元妃娘娘的省亲别墅。娘娘回宫以后,便有旨意前来,教阖府的姑娘们搬进大观园去住。惟独我们这位贾二爷,虽然是位公子哥儿,却是自幼儿就在姊妹中长大,不跟着姑娘们搬进去是不成的。所以,娘娘特意的教他也随着搬进园去,跟姑娘们念书。我们这位宝二爷是府中老太太最疼的一个孙子,谁也不敢把他得罪。这几天,不断的往园子外头溜达,看他的神气,有点儿不自在,八成儿在园子里又玩儿腻啦。我想我们宝二爷素来念的书虽然不少,可是,那些外传、传奇却是从来也没看见过。所以,我就跑到外面书铺里买了几本来,预备给他开开心。今天正好他又跑出来了,我不免趁此机会把书交给他便了。正是:

     (念)     好书献与二爷看,管保能得他喜欢。

(茗烟下。)

【第二场】

(贾宝玉上。)

贾宝玉  (引子)    满苑春风,花如锦,快绿怡红。

     (念)     良辰美景度华年,咏月吟风不羡仙;却怪春来心意懒,百无聊赖万花前。

(茗烟特书暗上。)

贾宝玉  (白)     小生贾宝玉。自从与众家姊妹搬入大观园来,倒也十分快乐。只是住得久了,又生厌烦起来。必须想个什么主意解闷才好。

             啊,茗烟。

茗烟   (白)     二爷。

贾宝玉  (白)     我这两日烦闷得很,想个法儿解闷才好。

茗烟   (白)     回禀二爷的话:小的早就看出来,二爷这两天有点儿不高兴,昨天我在书铺里买了几部书来,给二爷您解闷儿。

贾宝玉  (白)     书么,有什么好看!

茗烟   (白)     这个书与众不同,管保二爷您一看就得喜欢。

贾宝玉  (白)     如此你且拿来我看。

茗烟   (白)     您看这是什么?

(贾宝玉接书看。)

贾宝玉  (白)     《飞燕外传》、《太真外传》。哦,这是几种外传呀!《西厢》。什么叫做《西厢》?待我仔细看来。

     (笑)     哈哈……

     (白)     果然是好文章!

茗烟   (白)     二爷,书好不是?但是一件……

贾宝玉  (白)     哪一件?

茗烟   (白)     这些书,只能够在外边看,千万可别拿进园子里去。要是教姑娘们看见嚷嚷到老爷耳朵里去,那我可吃罪不起。

贾宝玉  (白)     这不干你事。你且退出。

茗烟   (白)     是。

(茗烟下。)

贾宝玉  (白)     有这样好书,我怎好不拿进园内去看;只是万一被她们看见,那还了得!我不免选几册文雅些的拿了进去,背着人看看谅也无妨!我就是这个主意。

(贾宝玉选书。)

贾宝玉  (白)     这《飞燕外传》、《太真外传》、《西厢》传奇都很文雅,我不免捎回园去观看便了!

     (西皮原板)  好一个小茗烟甚是可人,

             平日里善侍奉伶俐殷勤。

             他见我这几日甚是烦闷,

             买了些书卷来正称我心。

             进园时把此书怀中藏定,

             单等那无人处细看分明。

(贾宝玉下。)

【第三场】

(林黛玉上。)

林黛玉  (引子)    孤苦伶仃,一腔心事向谁论!

     (念)     如何乳燕早无家,身世凄凉只自嗟;拼得眼中无限泪,纷纷断送好年华。

     (白)     我,林黛玉。不幸父母双亡,外祖母史太君将我接进京来,一同居住;倒也十分怜爱于我。只是寄人篱下,怎比自己家中;想起双亲好不令人伤感。生来弱质,时时病不去身,更觉多添愁闷。这且不言,看看三月将终,暮春天气,东风肆虐,处处花飞。这花落尘埃,委于藩溷;好不似那红颜薄命,是我动了怜爱之心,在这花园东北角上起了一座葬花香冢;每到花落之时,我便将花片收拾掩埋,也免得落红无主。今日身体尚觉爽快,不免带了锄、囊,花园走走。

             啊,紫鹃哪里?

紫鹃   (内白)    来了。

(紫鹃上。)

紫鹃   (念)     春梦随去散,飞花逐水流。

     (白)     姑娘何事?

林黛玉  (白)     啊,紫鹃。你可将那花帚、锄、囊备齐,我要前去葬花。

紫鹃   (白)     早就备得齐整了。

林黛玉  (白)     如此,将它放在院中。

紫鹃   (白)     是。

(林黛玉、紫鹃同出门,紫鹃整理扫花用具。)

紫鹃   (白)     姑娘,花帚、锄、囊在此。

林黛玉  (白)     你且将珠帘卷起,看那燕子回来。

紫鹃   (白)     是。

(紫鹃下。)

林黛玉  (白)     看这轻风拂面,遍地落花,待我收拾起来!

     (西皮导板)  花谢花飞飞满天,

     (西皮慢板)  随风飘荡扑绣帘。

             手持花帚扫花片,

             红消香断有谁怜!

             取过花囊把残花来敛,

(林黛玉敛花片。)

林黛玉  (西皮摇板)  携到香冢葬一番。

     (白)     来此已是香冢,待我葬起花来!

     (西皮二六板) 取过了花锄仔细剜,

             轻松的香土掘一番。

             回身倒出残花片,

             好将艳骨葬黄泉。

             怪侬底事泪暗弹,

             花谢容易花开难。

             一抔净土把风流掩,

             莫教飘泊似红颜。

             质本洁来还洁返,

             强如污浊陷泥团。

             荷锄归去把重门掩,

     (西皮摇板)  冷雨敲窗梦难全。

(林黛玉下。)

【第四场】

(袭人上。)

袭人   (念)     沉沉春院半垂帘,停绣添香出画檐。

     (白)     我,袭人。刚才老太太传命,教二爷往东府去问大老爷的安;二爷又不在屋里,我不免到各处寻觅者!

     (西皮摇板)  将身离了怡红院,

             寻找宝玉走一番。

(袭人下。)

【第五场】

(紫鹃持衣上。)

紫鹃   (西皮摇板)  满地落红容易扫,

             可怜扫不尽春愁。

     (白)     姑娘前去葬花,未见回来;天到这般时候,夕阳已将西下,园中渐渐寒冷起来;姑娘素日多病,倘若着了凉,如何是好!是我携带衣服来找姑娘。找了多时,未曾遇见。我只得再往各处寻找一番。唉,姑娘啊!

     (西皮摇板)  春恨秋悲皆自惹,

             花容月貌谁妍!

(紫鹃下。)

【第六场】

(贾宝玉持书上。)

贾宝玉  (引子)    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

     (白)     我这几日正然烦闷,幸得茗烟买了许多好书与我观看。是我偷着带进园来,只是屋中人多,又恐被她们看见,不大稳便。看今日天气晴和,且将这《西厢记》携在袖中,去至沁芳桥边,桃林之下观看一回便了!

     (南梆子)   好一个小茗烟果然可爱,

             他把那妙文章买进府来,

             趁此时桃树下别无人在,

     (西皮摇板)  打开书从头看畅畅心怀。

     (白)     哎呀,妙得很。

(贾宝玉看书。)

贾宝玉  (白)     果然有趣。

(贾宝玉看书。)

贾宝玉  (白)     实在是好文章。

(贾宝玉念书。)

贾宝玉  (白)     “况正是落红成阵……”。哎呀!正看到“落红成阵”,忽然一阵风过,这些花片吹落到我的身上,若是抖落在地,岂不被人践踏。有了,我不免兜了这花瓣,将它抖入池中,顺着这清水流去,岂不干净。嗯,就是这个主意。

(贾宝玉捡花片抖入池中。)

贾宝玉  (白)     哎呀呀!你看它浮在水面,飘飘荡荡流出沁芳闸去了,倒也有趣!

(贾宝玉看地。)

贾宝玉  (白)     地下还有许多花片,这便怎么处!

(林黛玉持花具暗上,看见贾宝玉。)

林黛玉  (白)     你一人在此做甚?

贾宝玉  (白)     哦,原来是妹妹,从何处而来?

林黛玉  (白)     打扫落花,一径到此。

贾宝玉  (白)     好!你我来将这些花片扫起,放入水中去罢。我方才已经放了许多了。

林黛玉  (白)     放在水中不好。

贾宝玉  (白)     依你之见呢?

林黛玉  (白)     水在园中虽然干净,一经流到外边,仍然龌龊,岂不仍旧把花脏了!那边我有一座葬花香冢,如今把它扫起装入花囊,携到那里埋葬,岂不干净。

贾宝玉  (白)     妙极,妙极!待我放下书,帮着你来收拾。

林黛玉  (白)     什么书啊?

(贾宝玉发觉,急藏书。)

贾宝玉  (白)     这个……无非是《大学》、《中庸》而已。

林黛玉  (白)     你不要在我跟前弄鬼,趁早拿来我看。

贾宝玉  (白)     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只是你看了好歹可不要告诉别人。

林黛玉  (白)     如此,待我看来。

贾宝玉  (白)     这真正是好文章,你若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

林黛玉  (白)     不信有这等的好书。

(林黛玉放下花具,接书。)

林黛玉  (白)     哦,《西厢》,什么叫做《西厢》啊?

贾宝玉  (白)     唔,这就叫做《西厢》啊!

林黛玉  (白)     待我看上一看。

贾宝玉  (白)     妹妹,你且看书,待我来收拾这些残花。

(贾宝玉扫花,偷看林黛玉看书,点头暗笑,林黛玉看书,点头微笑,又皱眉摇头,羞涩,掩书,出神不语。)

贾宝玉  (白)     哎呀呀!她果然看得出神了。

             啊,妹妹,你说此书可好哇?

(林黛玉微惊。)

林黛玉  (白)     哦,这本书吗,果然有趣。

贾宝玉  (白)     啊,妹妹。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呀!

(林黛玉怒。)

林黛玉  (白)     唗!你这该死的胡说!无端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说这些混帐话来欺侮我,我去告诉舅舅、舅母去。

(林黛玉掩面哭,欲走去。贾宝玉急上前拦住。)

贾宝玉  (京白)    好妹妹!千万饶恕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我要是有心欺负你啊,明儿个掉在池子里头,叫个癞头龟吃了去,变一个大王八。等你明儿个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给你驮一辈子的石碑去。

(林黛玉变怒为喜,微笑。)

林黛玉  (白)     呸!你看吓得这个样儿,还只管胡说,原来也是个“银样蜡枪头”哦!

(林黛玉把书还给贾宝玉。)

贾宝玉  (白)     你怎好拿这话来说我,我也告诉去。

林黛玉  (白)     大家不必说了。正经把花收拾了罢。

贾宝玉  (白)     好,收拾起来。

(林黛玉、贾宝玉同扫花、葬花。袭人上。)

袭人   (白)     林姑娘万福。这几日身体可好哇?

林黛玉  (白)     身体倒还强健,多谢挂念。

袭人   (白)     岂敢岂敢。

             啊,二爷。东府大老爷身体不快,姑娘们都去请安,老太太命您也去,快点儿回屋里换衣服去罢。

贾宝玉  (白)     原来如此。

     (白)     啊,妹妹。看天色不早,有些寒冷,你的身体不好,早些回房去吧!我要先行一步了。

林黛玉  (白)     请。

袭人   (白)     姑娘也该回去了。

林黛玉  (白)     就要回去的。

(袭人随贾宝玉同下。)

林黛玉  (白)     待我收拾花具,回房去者。

(紫鹃上。)

紫鹃   (白)     原来姑娘在此。天色已晚,渐渐寒冷起来;现有衣服,请姑娘穿回去罢!

林黛玉  (白)     拿来我穿。

(林黛玉穿衣。)

林黛玉  (白)     你先将花具带回,我也即刻回去。

紫鹃   (白)     是啦。

(紫鹃持花具下。)

林黛玉  (白)     适才听袭人言道,众家姊妹均不在房中。我也回去罢!

     (西皮摇板)  正行走来至在这梨香院外,

(内笛声。)

林黛玉  (白)     呀!

     (西皮摇板)  这歌声与笛韵何处吹来!

     (白)     哎呀,且住!哪里来的笛韵悠扬!想是梨香院中那些女孩儿们学习曲文。待我听他一听。

(众人内唱《牡丹亭》中《游园》一折《皂罗袍》曲。)

众人   (内同唱)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林黛玉  (白)     呀!“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想不到戏曲里面,也有这样的好文章啊!

(林黛玉听。)

众人   (内同唱)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林黛玉  (白)     “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唉!为何说得这样伤心哪!

(林黛玉听。众人内同唱《惊梦·山桃红》。)

众人   (内同唱)   为则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林黛玉  (白)     “为则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林黛玉呆想,听。)

众人   (内同唱)   是答儿,开寻遍,在幽闺自怜!

林黛玉  (白)     “你在幽闺自怜”。唉!那填词的人怎么也晓得女儿家如此甘苦!

(林黛玉呆想。)

林黛玉  (白)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唉!那古人诗中,曾有“水流花谢两无情”。又道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适才看那《西厢记》中,又有“花落水流红,闲秋万种”之句,足见女儿家的心事,千古同情。唉!想我林黛玉呵!

     (反二黄慢板) 若说是没奇缘偏偏遇他,

             说有缘这心事又成虚话;

             我这里枉嗟呀空劳牵挂,

             他那里水中月镜里昙花;

             想眼中哪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哭)     喂呀……

(紫鹃上。)

紫鹃   (白)     姑娘,怎么又伤心了。快些回去吃药罢!

林黛玉  (白)     紫鹃搀我来!

     (反二黄摇板) 病恹恹泪涟涟间愁难遣,

             奈何天伤怀日哭损芳年。

(紫鹃扶林黛玉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878 ┊ 字数:505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