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受禅台》

主要角色
汉献帝:老生
曹丕:净
司马懿:净
华歆:副净
李伏:末
王朗:净
贾诩:末
曹洪:净
曹休:净

情节
汉末,华歆等逼汉献帝禅让于魏王曹丕。汉献帝在受禅台下,忍辱交出玉玺。

根据《汪笑侬戏曲集》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9.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司马懿、华歆、李伏、王朗、贾诩、许芝同上。)

华歆   (二黄摇板)  适才魏王把旨传,

             安排妙计在心间。

             列位一同上金殿,

             立逼昏王让江山。

(四太监、内侍引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二黄摇板)  孤王出了皇宫院,

             眼跳心惊为哪般?

             将身来在金銮殿,

             再与众卿把话言。

     (白)     众卿上殿,有何本奏?

司马懿、
华歆、
李伏、
王朗、
贾诩、

许芝   (同白)    臣启万岁:臣等伏睹魏王,自登基以来,德布四方,仁及万物。群臣会议,尽道汉祚将终,望万岁效尧舜之道,将江山社稷让与魏王,万岁退位以享清净之福,国家幸甚,生灵幸甚!

汉献帝  (白)     众卿说哪里话来?自古天下,只有争夺,哪有退让之理?想高皇帝提三尺剑,斩蛇起义以来,创造基业,至今四百余载。寡人虽无大才,尚无大过,安忍将这万里江山,让与他人?

华歆   (白)     自古皇帝有兴有废,有盛有衰,岂有不亡之国?不败之家?万岁若不相信,可问许芝、李伏二人,便知天意。

李伏   (白)     自魏王登基以来,麒麟降生,凤凰来仪,黄龙出现,甘露下降,此即上天示瑞,魏王代汉之象也。

许芝   (白)     臣等夜观天象,见炎汉气数以终,帝星隐暗不明。更兼上应谶语,其词曰:鬼在边,委相连;当代汉,无可言;言在东,午在西,两日并光上下移。以此论之。“鬼在边,委相连”者,乃是一“魏”字也;“言在东,午在西”者,乃“许”字也;“两日并光”乃“昌”字也,此是魏在许昌,应受汉禅也。望万岁早早退位!

汉献帝  (白)     祥瑞图谶,皆虚妄之事,岂可以此,叫孤弃祖宗之基业乎?

王朗   (白)     汉室相传,四百余年,延至万岁,气数已尽,宜早退避,不可迟疑。

华歆   (白)     万岁可依臣等之议免遭大祸。

汉献帝  (白)     卿等皆食汉朝爵禄,何忍作此不臣之事?

华歆   (白)     住口!倘若不从众议,恐祸起萧墙,悔之晚矣!

汉献帝  (白)     啊!

     (二黄摇板)  华歆贼子天大胆,

             立逼孤王让江山。

             拂衣而起下金殿,

(汉献帝下位。)

汉献帝  (二黄摇板)  只见华贼眼睁圆!

     (白)     事到如今,寡人就将江山,让与魏王就是。

华歆   (白)     就请万岁交玺。

(汉献帝交玉玺与许芝。)

汉献帝  (二黄摇板)  含悲忍泪交玉玺,

             万里江山化灰泥!

许芝   (二黄摇板)  手捧玉玺下殿去,

             见了魏王说端的。

(许芝下。)

华歆   (白)     万岁今将江山让与魏王,那魏王同你,乃是郎舅之亲,断不能加害于你。

(汉献帝怒。)

汉献帝  (白)     事到如今,但凭他所为!

(汉献帝怒下。司马懿、华歆、李伏、王朗、贾诩同笑。)
司马懿、
华歆、
李伏、
王朗、

贾诩   (同二黄摇板) 昏王让了锦江山,

             文臣冠上定加冠。

(司马懿、华歆、李伏、王朗、贾诩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二内侍、司马懿、华歆引曹丕同上。)

曹丕   (二黄摇板)  适才二卿对我言,

             汉王竟肯让江山。

             迈步且上银安殿,

             且待许芝说根源。

(许芝上。)

许芝   (二黄摇板)  捧定诏玺上银安,

             汉王特地让江山。

曹丕   (白)     卿家手捧何物?

许芝   (白)     今有汉王,将玉玺诏书,令臣送上,情愿让位。

曹丕   (白)     如此待孤收下。

司马懿  (白)     且慢!

曹丕   (白)     爱卿为何拦阻?

司马懿  (白)     虽然诏玺送来,殿下若不谦让推辞,诚恐天下怨谤。

曹丕   (白)     卿言甚合孤意,许芝听令,命你将诏玺退回,请汉王另让别家便了。

许芝   (白)     遵令!

     (二黄摇板)  急忙转身下银安,

             见了汉王说根源。

(许芝下。)

华歆   (白)     为臣现有一计献上。

曹丕   (白)     卿家有何妙计?

华歆   (白)     微臣去见汉王,叫他亲自写下诏书,高搭一台,名曰“受禅台”,择一吉日良辰,命汉王在台下,奉呈诏玺,文武百官,台下听令,魏王在台上即位,便可以释群疑,而绝众望。

曹丕   (白)     好!此计甚妙,照计而行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引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二黄原板)  汉高皇手提着三尺宝剑,

             灭强秦平暴楚创下江山。

             传到了桓灵帝宠信太监,

             又有那黄巾贼起下狼烟。

             恨曹操他父子心怀谋篡,

             华歆贼在其中狼狈为奸。

             忍不住泪珠儿流落满面,

             但不知这江山还坐几天?

(许芝上。)

许芝   (二黄摇板)  二次撩袍上金殿,

             尊声万岁听臣言。

     (白)     启奏万岁:魏王言道,德薄无才,不肯受诏,请江山另让别家。

汉献帝  (白)     看他不肯受诏,定是学曹操之奸诈也!

             内侍,宣文武上殿!

内侍   (白)     文武百官上殿!

(司马懿、华歆、李伏、王朗、贾诩同上。)
司马懿、
华歆、
李伏、
王朗、

贾诩   (同白)    万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汉献帝  (白)     魏王不肯受诏,此事只好罢了。

华歆   (白)     魏王真乃尧舜之君也,事到如今,还要万岁作主!

汉献帝  (白)     依卿之见?

华歆   (白)     臣等已经议定,请万岁高搭一台,名曰“受禅台”,择一吉日,将诏书玉玺,亲自送至台下,魏王定必允从。但须万岁亲写诏书。

汉献帝  (白)     想这大汉江山,不料亡于今日了!

     (二黄摇板)  听一言不由人吞声隐哭,

             华歆贼逼孤王亲写诏书。

             背转身叫一身在天皇祖,

             今日里才知道代汉当途。

(长锤。)

汉献帝  (二黄原板)  提起了羊毫笔珠泪扑簌,

             恨华歆逼孤王亲写诏书。

             恨曹贼他父子如狼似虎,

             窃神器窥大宝社稷难扶。

             满朝中两班文武,

             一个个胁肩媚笑,把富贵来图。

             想必是这炎汉绝了气数,

             弃江山如敝履冠冕泥涂。

             可叹我堂堂天子被人欺负,

             我只得一字字、一行行、字字行行、草写诏书,泪湿袍服!

(汉献帝下位。)

汉献帝  (二黄原板)  叫华卿与孤王前引路,

             可怜我亡国君草芥不如。

             但愿得受禅台遗下了——

     (二黄摇板)  寸土,

(司马懿、华歆、李伏、王朗、贾诩、许芝同下。)

汉献帝  (二黄摇板)  看他那后辈儿孙就一样描画葫芦!

(汉献帝下。)

【第四场】

(四太监、四御林军、二内侍、曹丕同上。)

曹丕   (引子)    舞凤祥麟,承汉统,四海升平。

     (念)     太阳一出照当空,锦绣江山掌握中。今日孤王承汉统,受禅台上庆臣功。

     (白)     孤王,曹丕。吾父曹操,统领雄兵,扫荡狼烟,官封魏王之职。只因昏王无道,满朝文武会议,叫汉王退位让国。今当黄道吉日,受禅即位。

             内侍,伺候了!

(急急风牌。曹洪、曹休同上,分坐台口。司马懿、华歆、李伏、王朗、贾诩、许芝、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二黄摇板)  来至在受禅台珠泪滚,

             四百年锦基业让与他人!

曹洪、

曹休   (同白)    呔!你是何人?擅敢在此摆来摆去!待吾将他衣冠剥去!

(曹洪摘冠,曹休夺袍。)

汉献帝  (白)     哎呀!

     (二黄导板)  听一言吓的孤心胆俱碎,

     (顶板回龙)  摘去孤冲天冠、脱去了赭黄袍,可怜我,一代帝王,匍匐尘埃好不伤悲!

     (二黄原板)  恨曹贼他父子谋夺汉位,

             有华歆在其中狐假虎威。

             这也是我汉朝气运当坠,

             乱臣贼子当道夺权难以挽回。

             欺寡人好一似儿童之辈,

             欺寡人好一似虎把羊追。

             欺寡人好似那屈魂怨鬼,

             欺寡人好似那庙中土偶、不言不语、无能无德;

             欺寡人似蜡烛迎风落泪,

             欺寡人好一似撮土扬灰。

             欺寡人似蛟龙离了海水,

             欺寡人好一似凤褪翎毛,怎能高飞?

             欺寡人好一似飞蛾扑火身落在油内,

             欺寡人好一似舟到江心、风狂浪大、悠悠荡荡、难以转回!

             众文武与孤王一起作对,

             我只得三呼万岁珠泪双垂!

曹丕   (白)     想孤家与你,乃是郎舅之亲,不能加害与你,封你为山阳公,去到那里,安享荣华,领旨下殿。

曹洪   (白)     万岁降旨,还不向前谢恩?

汉献帝  (哭)     哎呀呀呀!

曹洪   (白)     呔!胆大汉王,万岁封你为山阳公,走马上任,还不快快谢恩,哭哭啼啼,作此妇人女子模样,是何道理?

(曹洪踢汉献帝坐地,汉献帝转面跪谢恩。)

汉献帝  (二黄摇板)  听一言吓得孤三魂不定,

             眼见得一国主反来称臣。

             悲切切孤只得跨金镫,

(汉献帝上马。)

汉献帝  (二黄摇板)  可叹我炎刘氏四百载、二十四代锦乾坤一旦倾!

(汉献帝下。四风旗同上,过台,同跑下。曹丕昏晕。)
司马懿、
华歆、
李伏、
王朗、
贾诩、

许芝   (同白)    万岁醒来!

曹丕   (二黄导板)  一霎时只觉得天昏地暗,

(曹丕看两旁。)

曹丕   (二黄摇板)  忽然间狂风起所为哪般?

             只刮得灯烛灭孤心惊胆战,

             再与众卿把话言。

     (白)     适才狂风一阵,不知主何吉凶?

许芝、

李伏   (同白)    此乃万岁登基,大吉之兆。

曹丕   (白)     华歆封为大司空,王郎封为大司徒,满朝文武百官,均加升三级。光禄寺大排筵宴,与众卿贺功!退班!

司马懿、
华歆、
李伏、
王朗、
贾诩、

许芝   (同白)    谢主隆恩!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568 ┊ 字数:368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