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博浪锥》

主要角色
张良:武生
苍海公:净
秦始皇:净

《博浪锥》周信芳饰张良
《博浪锥》周信芳饰张良
情节
秦时,张良蓄谋反秦,遣友苍海公刺杀秦始皇未遂,海公慷慨就义。

根据《汪笑侬戏曲集》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博浪锥》(根据《戏考》第三十一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6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良武装佩剑上。)

张良   (引子)    堂堂好男子,最好沙场死。死只一回勿浪死,不报国仇誓不止!

     (白)     唉,秦始皇吓!你并吞六国,安坐江山,也就罢了!还要造长城,筑阿房,焚书坑儒。百姓们说了你半个暴字,就立刻性命难保!

(张良拔剑怒视。)

张良   (白)     我张良若不设法除你,也没有人心天理了!

(张良收剑。)

张良   (白)     前日见了苍海公,可敬他不顾自己身体,情愿为百姓除害,我不免助他一臂之力,一为百姓除害,二为韩国报仇!好不快活也!

(张良走圆场。)

张良   (西皮慢板)  可恨那秦嬴政昏荒无道,

             他本是西戎种混乱中朝。

             灭六国篡江山位登大宝,

             变封建为郡县起祸根苗。

             把公产当私财行同强盗,

             把人民当奴隶滥逞英豪。

             筑长城一万里到处骚扰,

             阿房宫三百里内藏娇娆。

             焚了书坑了儒种种不道,

             若民间有私议性命难逃。

             他还想传万世

     (西皮快板)  天命当保,

             他还想成神仙快乐逍遥。

             只恨我穷书生身微力小,

             空怀着报仇志昼夜心焦。

             望国民起义师恭行天讨,

             到如今还不见草泽英豪。

             好让那虎狼秦多行凶暴,

             只苦了众百姓受尽煎熬。

             我想把好乾坤重新构造,

             我想把专制君万剐千刀。

             本是我祖国仇理应当报,

             恨不能学专诸刺杀王僚!

(众人内嚷。)

众人   (内同白)   秦皇帝来到,还不早躲么!

(张良作惊。)

张良   (西皮摇板)  猛听得众百姓纷纷嚷道,

             待鄙人走向前细问根苗。

     (白)     诸位请了!所嚷何事?

众人   (内同白)   秦皇帝又东游泰山,昨日路过阳武,就此驻驿了。

(张良作惊喜。)

张良   (笑)     呵哈哈哈哈!

     (白)     我正想锄刈此贼,无法可施。不料他竟自先来送死,真令我好欢喜也!

     (西皮摇板)  我正想起义兵诛锄无道,

             谁料他入罗网插翅难逃。

             我不免访苍海把细情说了,

             替祖国报公仇就在今朝!

(张良走圆场。)

张良   (白)     来此已是苍海公家,不免上前叩门。

(张良叩门。苍海公上。)

苍海公  (念)     眼中黑白要分明,天谴魔君杀不平。

     (白)     外面何人叩门?

张良   (白)     我是张良。

(苍海公开门。)

苍海公  (白)     原来是子房兄!请里面谈话。

(张良、苍海公同入。苍海公关门。张良、苍海公分坐。)

张良   (白)     苍海公,

苍海公  (白)     子房兄。

张良   (白)     我已打听明白,那暴君明日从博浪沙经过,请公就在此地行事如何?

苍海公  (白)     子房兄见教极是,但是子房兄须要躲避才是啊。

     (西皮摇板)  尊一声张公子且宽怀抱,

             你赶紧整行装事先奔逃。

             但愿我此一去大功成了,

             且免得事不成遗累英豪。

(张良执苍海公手,起立。)

张良   (西皮摇板)  尊一声苍海公你见识太小,

             自古道共患难与子同胞。

             你心中休得要自寻烦恼,

             我与你早已订生死之交。

苍海公  (白)     公子差矣!

     (西皮摇板)  我非是将公子有心取笑,

             我要想留一个恢复根苗。

             要知道我此去凶多吉少,

             为什么要同去枉死一遭。

张良   (白)     既然如此,即当遵命了!苍海公在上,受我一拜!

苍海公  (白)     我也有一拜!

     (西皮摇板)  苍海公在尘埃将身拜倒,

             生辞别张子房盖世英豪。

(张良起立执手。)

苍海公  (西皮摇板)  倘若是我此去事机不妙,

             逃走了这魔道世外逍遥。

             还望你施妙计将仇来报,

             莫把这弥天恨抛在九霄。

张良   (白)     勇士前往,但请放心。

     (西皮摇板)  秦始皇灭六国冤仇非小,

             为天下除此贼天日昭昭。

             我若是昧良心忍辱不报,

             我死在九泉下万劫难逃。

苍海公  (白)     既是如此,公子就请起程。

张良   (白)     遵命了!

(张良更衣。家院上,牵马。张良揖别。)

张良   (西皮摇板)  辞别了苍海公把路行!

(张良上马,哭。)

苍海公  (白)     子房好男子,为何作此儿女之态?

张良   (西皮摇板)  等候了苍海公成就大功!

(张良催马,下。)

苍海公  (笑)     呵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  听一声秦嬴政位离大宝,

             我这里霎时间怨气全消。

             我想他一年年淫乐怠傲,

             扰害得众百姓啼哭嚎啕。

             想是他恶满盈天算已到,

             今日里要在我锥下……

(苍海公观锥。)

苍海公  (西皮摇板)  狗命难逃!

(苍海公收铁锥,下。)

【第二场】

(四太监、四御林军同上。)

众人   (同白)    咦咦咦咦!

(秦始皇戴王帽、穿黄龙蟒袍上。)

秦始皇  (引子)    竹帛烟消,兵气销。

(秦始皇坐。)

秦始皇  (念)     法律由专断,威权种祸胎。生不访家贼,死上断头台。

     (白)     朕,秦始皇。因前日百姓不服,私下议论纷纷,所以朕特颁一条极严法律:倘若有人,私下议论,立刻问斩,以免后患。又观东南王气正盛,所以命驾东巡,察看那里的民情,这正是为君的难啊!

     (西皮原板)  百姓们不知是朕即国家,

             朕立意除净那民党萌芽。

             有爪牙和心腹护卫孤家,

             又何怕有刺客在博浪沙。

     (白)     唉!话虽如此,但是古人说得好,有备无患,方是这个主意呵!

     (西皮摇板)  叫一声内侍臣,

太监   (白)     有。

秦始皇  (西皮摇板)  安排副车,

             张姓冠李姓戴莫要喧哗。

众人   (同白)    喳!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苍海公穿短衣、腰插铁锥上。)

苍海公  (念)     准备窝弓擒猛虎,安排香饵钓鳌鱼。

     (白)     来此已是博浪沙,远听得车马声响,不免登高一望。

(苍海公登高探望。四太监、四御林军同上,车夫推假秦始皇同上。苍海公跳下,拔锥打杀二太监,打死假秦始皇。四御林军同拔刀相打,苍海公被擒。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引秦始皇同上。)

秦始皇  (西皮摇板)  若非巧计安排定,

             已作黄泉新鬼魂。

(秦始皇里位坐。二御林军同上。)

二御林军 (同白)    启奏万岁:刺客拿着了!

秦始皇  (白)     绑上来!

二御林军 (同白)    绑上殿来!

众人   (内同白)   喳!

(二御林军押苍海公背绑同上。)

苍海公  (西皮摇板)  悲哉秦人真虎狼,

             欺侮六国囚侯王。

             亦知兴废古来有,

             但恨不见秦先亡。

(二御林军同跪。)

二御林军 (同白)    刺客解到。

秦始皇  (白)     大胆刺客,你受何人主使,胆敢前来行刺?从实招来,免尔一死。

苍海公  (白)     尔这暴君,人人想食尔肉!我为民除害,有何人主使?有也不向尔说!你杀我一人,也难安安稳稳,长保你金銮殿上这把金交椅!

(秦始皇气。)

秦始皇  (白)     好毒骂啊!啊哈,好毒骂呀!御林军与朕剁作肉泥骨酱!

(御林军拔刀,苍海公撞柱自死。御林军举刀乱砍。)

御林军  (同白)    刺客死了!

秦始皇  (白)     这人是一夫之勇,暗中必有主使。左右与朕大搜十日!

御林军  (同白)    遵旨!

秦始皇  (白)     斩草除根,方免后患!呵哈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张良急上。)

张良   (白)     闻得苍海公已死,暴君命人各处搜杀主使之人,这、这、这、这便如何是好?

(张良低头想。)

张良   (白)     哈哈有了!我有故人项伯,在下邳居住,不免到他家躲避便了!唉!苍海公呵!苍海公!我误你的命了!

(张良向空拜。)

众人   (内同白)   起驾。

张良   (白)     这暴、暴、暴、暴……

众人   (内同白)   喳!

(张良慌忙逃下。)
(完)


浏览次数:14141 ┊ 字数:2998 ┊ 最后更新:2004年12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