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二子乘舟》

主要角色
急子:老生,头戴改良太子盔(将大额子去掉,改为一排小云字头,后面都子头上设弹簧管插双翎),内穿箭衣,外套大坎肩,腰扎软带,前后系飘带,足穿黑靴,俊扮;第九场后戴络腮短髯;第十三场外披小白斗篷

情节
春秋时代,卫宣公为世子急子聘齐国公主宣姜为妻。见宣姜貌美,遂遣急子远征伐宋,乘间纳媳为妃。宣姜生公子朔、公子寿二人,十六年后卫宣公下旨召急子回国。公子朔拟害急子,撺掇宜姜、卫宣公,定计于急子使齐途中暗使人刺之。公子寿闻情,乘舟追赶急子,并于舟中用酒将急子灌醉,代之前往受死,急子醒后急奔莘野,亦为所杀。

注释
此剧根据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第十二回情节编写。一九三五年创作、首演于沈阳。老生应工,全剧共十四场,是一出悲剧色彩浓烈的大戏。初演时场子较多,需三个小时。一九五六年在沈阳市文化局举办“久不上演剧目展览周”期间,先父(唐韵笙)对剧本作了重新整理。一九六二年在全面整理唐派剧目时又作了较大的改动,此次编入的剧本是一九六四年的修订本,其中第十一场“赐死”及第十三场“乘舟诀别”片段说明由周仲博提供。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锡卫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97.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纳聘联盟】

(公孙无知上。)

公孙无知 (引子)    胸怀星斗贯日月,帷幄运筹。

     (念)     周室乱纷争,干戈几时宁。强弱分上下,历年不太平。

     (白)     下官,公孙无知。齐禧公驾前为臣,周室失统,王纲欲坠,天下诸侯纷起称霸。我齐邦只待兵精粮足,再与邻邦联盟,何愁霸业不成。正是:

     (念)     展开擎天手,智取霸业功。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禀大夫:卫国大夫公子洩求见。

公孙无知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

(公子洩上,小吏捧玉璧随上。)

公子洩  (唱)     一路风尘来得紧,

             奉旨到齐来求婚。

(公孙无知迎出。)

公孙无知 (唱)     迎接大夫恕不恭敬,

     (白)     大夫请。

公子洩  (白)     请。

公孙无知 (唱)     贵客临门定有因。

     (白)     大夫来到鄙国有何见教?

公子洩  (白)     下官奉旨前来贺喜。

公孙无知 (白)     喜从何来?

公子洩  (白)     我国大王闻得贵国大公主宣姜才貌双全,尚未纳聘,下官奉命前来求婚,从此卫齐联亲同盟和好,岂不是一喜?

公孙无知 (白)     请问大夫与何人作伐?请道其详。

公子洩  (白)     我国殿下急子,未立东宫,因此,我主命下官到贵国与殿下求婚,望大夫转奏齐侯。

公孙无知 (白)     久闻贵国殿下急子,乃是仁义贤达之人,此事老夫敢不尽心,但愿齐卫成为百年之好,何愁霸业不成。大夫就此随我进宫,启奏我主知道。

     (唱)     大夫奉命到鄙郡,

             老夫怎敢不尽心。

公子洩  (唱)     你我一同把宫进,

(公孙洩接小吏礼盘,小吏、旗牌同下。公孙无知引公子洩同出门。)

公孙无知 (唱)     且请少待叩宫门。

(公孙无知叩门,太监、齐禧公同上。)

齐禧公  (唱)     周室空自设九鼎,

             诸侯皆有不臣心。

     (白)     内侍,何人叩宫?

太监   (白)     何人叩宫?

公孙无知 (白)     公孙无知带领卫国使巨公子洩进宫,有本启奏。

太监   (白)     候旨。

             启大王:公孙无知大夫带领卫国使臣公子洩求见大王。

齐禧公  (白)     宣他二人进宫。

公子洩、

公孙无知 (同白)    遵旨。

(公子洩、公孙无知同进宫。)
公孙无知、

公子洩  (同白)    臣(公孙无知)(卫国使臣公子洩),参见大王千岁。

齐禧公  (白)     卿家平身。

公孙无知、

公子洩  (同白)    千千岁。

齐禧公  (白)     大夫来到鄙国为了何事?

公子洩  (白)     我主闻得贵国大公主宣姜才貌双全,尚未许婚。我国殿下急子未立东宫,因此命为臣到贵国求婚,不知大王遵意如何?

齐禧公  (白)     你国殿下急子知文善武性情通顺,寡入早已闻名,只是卫国离我国路途甚远,公主若是远嫁卫国,叫寡人一时焉能割舍。

公孙无知 (白)     臣启大王:齐卫两国若结此良缘,实为万幸,除却晋楚而外,齐卫最大,皆是千乘之国,若成此百年之好,亲谊联盟,巩固邦交实与两国有益,大王不可失此良机。

齐禧公  (白)     这,容寡人思之。二卿暂且出宫少时再议。

公子洩、

公孙无知 (同白)    臣遵旨。

(公子洩、公孙无知同出宫,同下。)

齐禧公  (白)     内侍,宣大公主宜姜进宫。

太监   (白)     大王有旨:宜大公主宣姜进宫。

宣姜   (内白)    领旨。

(四宫女引宣姜同上。)

宣姜   (念)     冷月春宫怨,白云无情天。

宣姜   (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齐禧公  (白)     平身赐坐。

宣姜   (白)     谢坐。

齐禧公  (白)     儿啊,你手拿何物?

宣姜   (白)     启禀父王:儿臣当此春风和暖之时,常常困倦无聊,因此亲绘容像一幅,父王请看。

齐禧公  (白)     呈来,待我观看。哈哈哈哈……艳如桃李,与我儿一般模样。画得好,画得妙哇哈哈哈!

宣姜   (白)     父王,宣儿臣进宫为了何事?

齐禧公  (白)     将你宣进宫来与你贺喜。

宣姜   (白)     儿臣喜从何来呢?

齐禧公  (白)     那卫国宣公,命公子洩前来求亲,为父有意,将我儿的终身许配与卫国殿下急子。想他乃是忠义贤达之人,与我儿若成此良缘,可称得是天然佳偶,不知我儿意下如何?

宣姜   (白)     启奏父王:儿臣亲事谨听父王作主。只是齐卫两国相隔路远,归宁不便,还请父王三思。

齐禧公  (白)     齐卫两国路途虽遥,若能结为婚好,正好由此巩固邦交。闻得那急子,也是才貌双全,依我看来,此亲可作,我儿不必犹豫了。

宣姜   (白)     全凭父王作主。

齐禧公  (白)     将此画像留下,我儿回宫去吧!

宣姜   (白)     儿臣遵旨。

     (唱)     儿臣谨遵父王命,

             齐卫两国结良婚。

             辞别父王回宫庭,

             从此两国不相征。

(四宫女、宣姜同下。)

齐禧公  (唱)     宣使臣与无知把宫进,

太监   (白)     大王有旨,使臣、大夫进宫。

(公孙无知、公子洩同上,同进宫。)
公子洩、

公孙无知 (同唱)    大王可允这良婚?

公子洩  (白)     请问大王亲事如何?

齐禧公  (白)     适才与公主商议,已然应允亲事。从此两国联姻同盟,互助兼顾,共振家邦。

公子洩  (白)     如此鄙国之幸也。为臣随带玉璧十双,以作定礼,请大王笑纳。

(公子洩献盘中璧,公孙无知接交齐禧王。)

齐禧公  (白)     受礼了,卿家回去,替寡人上复卫公,齐卫联姻已定今后协力同心,共图大业。这是公主容像一幅带回国去,速派鸾驾前来迎娶,卿家回国去吧!

(太监接画交公子洩。)

公子洩  (白)     谢大王。

     (唱)     齐卫联亲是荣幸,

公孙无知 (唱)     同盟和好霸业成。

公子洩  (唱)     别驾回国复圣命,

     (白)     为臣别驾了。

齐禧公  (白)     大夫替寡人代送。

公孙无知 (白)     臣遵旨。

(公子洩、公孙无知同出宫,同下。)

齐禧公  (唱)     齐卫协力胜楚秦。

(众人同下。)

【第二场:婚变】

(二宫女引夷姜同上。)

夷姜   (唱)     日月轮流快似箭,

             忆起当年居民间。

             宿水餐风等机变,

             算来相隔十余年。

     (白)     本后,夷姜。自从当年隐居民间,抚养我儿急子含辛茹苦三年有余,候主先王晏驾,太子登极,才将本后纳入宫院,执掌中宫。幸喜我儿急子甚是贤孝,闻得大王,命公子洩到齐国与我儿求亲,但愿婚姻成就,我儿子嗣有望,乃是本后之幸。待我将急子宣进宫来,说明此事。

             来,宣殿下急子进宫。

二宫女  (同白)    娘娘有旨,宣殿下急子进宫。

急子   (内白)    领旨!

(急子上。)

急子   (念)     忠臣辅国兴社稷,孝子奉亲报母恩,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夷姜   (白)     我儿平身赐座。

急子   (白)     儿臣谢座

夷姜   (白)     啊儿啊,你父王命人前往齐国替儿求亲选立东宫,儿可曾知晓?

急子   (白)     儿臣未晓。

夷姜   (白)     这样一桩天大的喜事,你怎么不晓得?

急子   (白)     儿臣近闻宋兵在边界之上越境割麦,正在筹思对策之法,因此婚姻之事儿臣未有所闻。

夷姜   (白)     原来如此。闻得那齐国大公主宣姜才貌双全,我儿得此佳丽,乃是你父王的恩德,为娘也称心如愿了。

急子   (白)     父王母后的恩德儿臣刻骨铭心,怎敢忘却。

(夷姜回忆。)

夷姜   (白)     咳!

(急子起立。)

急子   (白)     请问母后为何长叹?

夷姜   (白)     回忆当年,为娘抚养我儿,隐居民间三载,苦熬岁月,算来至今到有一十五载了……

急子   (白)     母后之言儿臣不解。因何抚养儿臣隐居民间三载,请母后说明。

夷姜   (白)     这个,你不必问了。

急子   (白)     儿臣平日也曾见母后长嘘短叹,不知何故,今日听母后这番言语,定有隐情,请母后对儿臣明言了罢!

夷姜   (哭)     老王爷呀!

急子   (白)     母后为何痛哭王祖?

夷姜   (白)     儿啊,你再若多问,便是逼迫为娘了。

急于   (白)     是!儿臣不敢多问了。

夷姜   (白)     这便才是。你父王为你选立东宫,子嗣有望,日后要在你父王驾前尽心侍奉才是。

急子   (白)     儿臣谨遵母命,

夷姜   (白)     我儿出宫去吧!

急子   (白)     儿臣遵旨。

(急子出宫,夷姜哭。)

夷姜   (白)     先王啊!

(夷姜下。)

急子   (白)     闷煞人也!

     (唱)     母后言语有蹊跷,

             好叫急子心内焦。

             当年隐居整三载,

             内中情由为哪条?

             思前想后难分晓,

(公子洩捧画像上。)

公子洩  (唱)     昼行夜宿转回朝。

     (白)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急子   (白)     大夫,小王喜从何来?

公子洩  (白)     为臣奉旨到齐国求婚,那齐禧公已然应允婚事,两国同盟巩固邦交。为臣带来宣姜公主的容像一幅,乃是她亲手所绘,喏,殿下请看。

(公子洩展画。)

急子   (白)     闻得齐国大公主宣姜,世称绝代佳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公子洩  (白)     殿下得此佳丽,东宫子嗣有望,乃卫国之幸。何不一同进宫,与大王再议迎娶完婚之事。

急子   (白)     且慢,小王婚事当由父王母后作主,我岂敢多言。近日宋兵屡次越境抢割夏麦,小王重任在身,还是大夫进宫复命去吧。

     (唱)     近日宋兵频骚扰,

             迎娶何必在今朝。

             秋收无粮事非小,

公子洩  (唱)     殿下可算志愿高。

(急子搭躬下。)

公于洩  (唱)     回复圣命进宫道,

(太监、卫宣公同上。)

公子洩  (白)     大王千岁。

卫宣公  (白)     卿家回来了。

     (唱)     联姻事莫非说往返徒劳?

     (白)     卿家,寡人命你去到齐国求亲,那齐禧公他可曾应允?

公子洩  (白)     那齐禧公甚是欢悦,应允亲事,两国从此互相亲近,巩固邦交。

卫宣公  (白)     怎么,他已然应允了?

公子洩  (白)     正是。

卫宣公  (白)     如今两国结亲,我卫国之大可以胜楚,他齐国之强可以抗晋,从此列国诸侯谁敢不尊,谁敢不服,哈哈哈,哈,卿家,这件婚事多亏你了。久闻那齐氏宣姜有绝世之姿只是寡人未曾亲眼目睹,不知那宜姜可能配得上我儿急子?

公子洩  (白)     大王莫要多虑,那齐禧公命为臣带回大公主宣姜的容像一幅,大王请看。

(公子洩展画,卫宣公看。)

卫宣公  (白)     待孤看来。呀!

     (唱)     月殿嫦娥花容貌,

             袅娜多姿身窈窕。

             绝世佳丽人间少,

(行弦。)

卫宣公  (白)     面庞儿似芙蓉在那水上飘。

公子洩  (白)     大王!

(卫宣公仍看画像。)

公子洩  (白)     大王!

(卫宣公看画呆住。)

公子洩  (白)     大王!

卫宣公  (白)     啊?

     (笑)     哈哈哈哈!

公子洩  (白)     大王看此容像可以配得上殿下否?

卫宣公  (白)     这……唉呀呀,可惜呀!可惜!

公子洩  (白)     可惜什么?

卫宣公  (白)     可惜你们殿下,只能空背伉俪之名,反倒造成寡人的艳福了啊!哈哈哈哈……

公子洩  (白)     大王此话何意?

卫宣公  (白)     卿家,我对你实说了吧!这齐氏宣姜生得如此天姿国色佳丽无匹,寡人正当迎娶纳为贵妃,以度晚年之乐,平生之愿足矣,哈哈哈哈……

公子洩  (白)     大王此言差矣!为臣与那齐禧公当面言明,宣姜公主配与殿下急子,如今大王悔却前言,要自纳为妃,行此非伦之事,我卫邦信义何在?想那齐国又岂能善罢干休?倘若发兵问罪,只恐我国无有太平之日,望大王莫要反悔前约,以国事为重。望大王三思!

卫宣公  (白)     与殿下求婚乃是寡人一句戏言,卿家你何必认真,不必多言。

公子洩  (白)     大王若是不纳忠言,行此非礼之事,若被他国知道,岂不说我卫国成了禽兽之邦?

卫宣公  (白)     哼!常言道君命臣当领,父命子当行。你竟敢在寡人面前胡言乱语,若不看在你求婚有功,定要降罪,将容像留下,与我出宫去吧!

(公于洩无奈,出宫。)

公子洩  (白)     正是:

     (念)     忠言逆耳不自悟,国破家亡后悔迟!

(公子洩下。)

卫宣公  (白)     待寡人在淇河岸上大兴工程,建造新台,派人迎娶宣姜纳为嫔妃……只是急子在朝恐于寡人不利,这……有了,如今宋兵越境割麦,待寡人传旨,命他带兵伐宋,等急子离朝再纳宣姜为妃,有何不可?

             内侍。

太监   (白)     有。

卫宣公  (白)     宣公子职进宫。

太监   (白)     遵旨。

             大王有旨,公子职进宫。

公子职  (内白)    领旨!

(公子职上。)

公子职  (念)     为国秉忠义,丹心保华夷。

     (白)     臣公子职见驾,大王千岁!

卫宣公  (白)     卿家平身!

公子职  (白)     将为臣宣进宫来,有何国事议论?

卫宣公  (白)     只因宋国越境割麦甚是猖狂,寡人赐你圣旨一道,命殿下急子统领甲车二百乘,公子洩为将,前去征伐宋国。随后卿家带领鸾驾仪仗,去到齐国迎娶大公主宣姜,在淇河岸上新台见驾。领旨出宫去吧!

(卫宣公下。)

公子职  (白)     臣领旨!

(公子职出宫,下。)

【第三场:议事伐宋】

(公子洩上。)

公子洩  (白)     咳!

     (唱)     忠言逆耳国必丧,

             大王昏庸败纲常。

             此一番见殿下有口难讲,

(急子上。)

急子   (白)     大夫!

     (唱)     因何凝神站朝廊?

     (白)     大夫进宫回复圣命,我父王怎样传旨?

公子洩  (白)     这个……大王一见宣姜公主的容相,十分欢喜,他言道正是一对天然佳偶,即刻派人备礼迎娶,殿下你的吉日良辰就要到了!

急子   (白)     我父王虽是为我选立东宫,只是如今国事为重,先定边关,后立东宫有何不可?何必要这样仓促。

公子洩  (白)     为臣也是这样想,不过大王他,心急得很喏!

急子   (白)     这也是我家父王替儿臣着想故而如此。

     (唱)     如今卫国有外患,

             社稷宗庙要保全。

             我急子为国家抚近怀远,

(公子职上。)

公子职  (白)     殿下!

     (唱)     大王有旨听诏宣。

急子   (白)     父王!

(急子叩。)

公子职  (白)     听宣读诏曰:今有宋国越境割麦,毁我庄田,命急子带领车二百乘,公子洩为将,前去伐宋。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急子   (白)     千千岁!

(急子接诏。五锤。)

急子   (白)     父命正合我意,大夫在此等候,待小王进宫拜别母后,择日行兵。

(急子捧旨下。)

公子洩  (白)     咳!大王施此以星换月之法,真乃人伦扫地也!

公子职  (白)     大夫何出此言?

公子洩  (白)     大夫啊!

     (唱)     大王人伦纲常乱,

             他欲纳宣姜度晚年。

             驱逐殿下去征战,

             以免在朝起祸端。

公子职  (唱)     非伦之事当力谏,

             我奉命迎娶进退难。

             殿下可知婚姻变?

(行弦。)

公子洩  (白)     殿下尚且不知,我想此事内外皆不可声嚷,外邦若知,有失国体,若是国内传扬,则军民不安,殿下若是知道,恐怕于出兵也有不利呀!

     (唱)     只好闭口莫失言。

             此番殿下去出战,

             恐怕他一去不能回还。

公子职  (唱)     殿下忠义实可鉴,

             你我怎忍袖手旁观。

             我奉命迎宣姜即立朝院,

(公子洩作为难状,急子上。)

急子   (唱)     母子分别甚留恋。

             此去边疆路途远,

             王命在身尽孝难。

             吉日出兵莫怠慢,

公子洩  (白)     臣遵旨。

急子   (唱)     整齐军威到边关。

(急子、公子洩、公子职同下。牌子。公孙无知,公子职、宣姜、四宫女、车夫、太监同上,过场,同下。)

【第四场:路遇】

急子   (内西皮导板) 惊闻边关羽书飞,

(众甲士、公子洩引急子同上。)

急子   (唱)     跃马昆仑括紫薇。

             风餐露宿多疲惫,

             执法严明谁敢违。

             甲车好似龙戏水,

             刀枪剑戟耀光辉。

             奉命边关吊民伐罪,

(牌子。)

急子   (白)     啊?

     (唱)     何处笙萧紧紧吹?

     (白)     公子洩,

     (唱)     传令军将列成队,

(众甲士同列一排于下场门。)

急子   (唱)     定是喜嫁迎新归。

(公孙无知、公子职、众宫女、太监、车夫、宣姜同上。)

太监   (白)     启禀大夫:有许多人马当道难以通行。

公孙无知 (白)     无论是哪国的人马,何处的队伍,对他们去说齐国使臣送亲至此,叫他们让道通行。

太监   (白)     是。

             军士听者,齐国派使臣送亲至此,无论是哪国人马何处的队伍,快快让道通行啊!

急子   (白)     原来是齐侯送亲来了。

             公子洩,

公子洩  (白)     臣。

急子   (白)     传令将队伍列开,让道通行。

公子洩  (白)     且慢,殿下不可。有道是行军之际逢上开路遇水叠桥,若是列开队伍,停止进军,误了时刻军令何在?殿下岂不知兵贵神速啊!

急子   (白)     大夫之言甚是。对齐国使臣去说,小王奉旨伐宋,军事紧急,迟延不得,请贵宾让道,队伍先行。

公子洩  (白)     臣遵旨。

             传于贵国使臣,卫国殿下急子奉旨远征宋国,军事紧急,迟延不得,请贵宾让道,队伍先行。

太监   (白)     原来是殿下。

             启禀大夫:乃是急子殿下,奉旨远征宋国,军事紧急,迟延不得,请大夫让道队伍先行。

公子职、

公孙无知 (同白)    原来殿下行兵至此,你我上前参见。

(公子职、公孙无知同下马。)

公子职  (白)     参见殿下。殿下,这是齐国大夫公孙无知。大夫见过急子殿下。

公孙无知 (白)     使臣公孙无知,叩见殿下。

急子   (白)     小王还礼。大夫送亲至此,小王有失远迎,多有海涵。

公孙无知 (白)     岂敢。请问殿下,东宫未立今欲何往?

急子   (白)     宋国不仁,越境割麦,毁坏庄田,小王奉命吊民伐宋。

公孙无知 (白)     既是殿下远征宋国,为何派使臣到鄙国迎娶公主?

急子   (白)     大夫哪里知道,迎娶在先兴兵在后,此乃是我父王旨意,小王当即奉行。

公孙无知 (白)     如今将公主怎样安排?

急子   (白)     国事为重,不得迟延。只好请公主暂居鄙国,吉日良辰暂缓时期。

公孙无知 (白)     此事老夫不敢自专,只好与公主商议。

             启禀公主:路遇急子殿下,带兵远征宋国。殿下言道,国事为重,不可迟延,只好请公主暂居他国吉日良辰暂缓时期。此事臣不敢自专,请公主定夺。

宣姜   (白)     既然殿下远征宋国,因何派入前来迎娶呢?

公孙无知 (白)     老臣也是这样质问,殿下言道:迎娶在先,兴兵在后。老臣有意请公主与殿下见上一面,自有分晓,不知公主尊意如何?

宣姜   (白)     呀!

     (唱)     忽然中途婚期变,

             吉日良辰怎迟延。

             只得上前与他见面,

     (白)     宫娥们落辇请殿下相见。

(宣姜下车。)

公孙无知 (白)     公主落辇,请殿下相见。

(急子速下马,众甲士同退下。)

急子   (白)     公主!

     (唱)     甲胄在身礼不全!

宣姜   (唱)     羞答答上前把礼见,

             急子他英姿果不凡!

             戎马倥偬何埋怨,

             为国家平战乱理所当然。

             怎奈婚姻事佳期误延,

             倒叫我齐邦进退两难。

急子   (唱)     并非是齐国不检点,

             怎奈边关紧急要救援。

             公主暂居王宫院;

             奏凯还朝成大典再结良缘。

公子洩  (白)     啊殿下,此事万万不可,公主非是民家闺秀,岂能先迎后拜,若被禧公和各国知道,岂不笑我不识周礼,还是请公主暂回齐国,待殿下得胜回来再议佳期。

急子   (白)     这……

公子职  (白)     啊殿下,你此去征战,非数日可还,怎叫公主深居宫中,一人孤守,还是请公主回国去吧!

公子洩  (白)     是呀!还是请公主暂时回国待公子班师回朝,再行盛礼。

急子   (白)     迎娶在先,出征在后,公主回国父王怪罪何人承担!

公子洩、

公子职  (同白)    大王怪罪我二人承担!

宣姜   (白)     呀!

     (唱)     思前想后心暗转,

             出兵哪有立时还。

     (白)     殿下!

     (唱)     我有意回齐邦婚期延缓,

急子   (白)     公主啊!

     (唱)     往返途劳我心不安。

公子洩  (唱)     请公主回齐邦暂把期延,

公子职  (唱)     大王降罪我二人承担。

宣姜   (唱)     大夫传旨回朝转,

(行弦。公孙无知拦。)

公孙无知 (白)     公主不可,齐卫结亲各国皆知,况且婚期已定,大礼即成,若是回去,岂不被列国诸侯取笑。

宣姜   (白)     呀!

     (唱)     心中犹豫不得安。

     (白)     也罢!

     (唱)     我情愿到卫邦隐居宫院,

             希殿下到边关早胜回还。

(公子洩、公子职同作无奈状。)

急子   (白)     好哇!

     (唱)     公主莫要心怀念,

             接待不周望量宽。

(鼓声起。)

急子   (唱)     耳听得军鼓响催我前趱,

(鼓响。公子洩带马,众甲土同上,姜宣上辇。公子职、公子无知、宣姜同绕归下场门下。)

急子   (唱)     铁石人纵无情也要留连!

(急子望,众人同下。)

【第五场:新台纳媳】

(众宫女同上,摆宴,卫宣公上,归坐。公子职上,登楼台。)

公子职  (白)     启奏大王:为臣到齐邦迎聘,齐禧公命大夫公孙无知送宣姜公主来到我国,现在新台之下画阁之中,等候圣命。

卫宣公  (白)     公孙无知乃是齐邦的贵宾,命卿家好好款待,寡人赐他骏马玉璧,命他即日回国去罢。

公子职  (白)     臣领旨。

(公子职下台,下。)

卫宣公  (白)     内侍,

太监   (白)     有。

卫宣公  (白)     宣宣姜公主新台见驾。

太监   (白)     大王有旨:宣姜公主上新台见驾。

(众宫女引宣姜同上台。)

宣姜   (白)     齐氏宣姜见驾大王千岁。

卫宣公  (白)     平身。

宣姜   (白)     谢千岁。

卫宣公  (白)     赐坐。

宣姜   (白)     谢坐。

(宣姜归坐。)

卫宣公  (白)     宣姜公主,

宜姜   (白)     大王!

卫宣公  (白)     寡人为你在淇河岸上大兴工程,建造新台,迎接公主。今日得见芳姿,乃是寡人之幸也。

宣姜   (白)     这……

卫宣公  (白)     噢,只因宋国越境割麦,边关谍报重重,为此寡人命殿下急子出征宋回去了,有误良辰佳期,望公主莫要着恼。

             内侍。

太监   (白)     有。

卫宣公  (白)     设宴,待寡人敬酒与宣姜公主贺喜。

太监   (白)     遵旨。

卫宣公  (唱)     新台之上设琼浆,

             仔细观看齐宣姜。

             好似芙蓉花一样,

             行若风柳芝兰香。

宣姜   (唱)     卫王新台设佳釀,

             暗自徘徊细思量。

             急子殿下去交仗,

             中途路遇诉衷肠。

             我看他心中有异想,

             殷勤献媚透出轻狂。

             倘若是移花接木怎违抗,

             这才是吉日良辰转愁肠。

卫宣公  (白)     看酒来!

     (唱)     宫娥们快把酒斟上,

(行弦。卫宣公起坐持杯。)

卫宣公  (白)     啊,宣姜公主,今乃吉日良辰,当空明月如银,来来来待寡人敬酒三杯。

宣姜   (白)     儿臣已然不胜酒量了。

卫宣公  (白)     佳辰良期,哪有不饮的道理,请来饮下。再饮第二杯。

宣姜   (白)     请大王恕罪,饮不下了。

卫宣公  (白)     君敬臣酒,其礼不过三巡,只饮一杯,难道小看寡人不成吗?

宣姜   (白)     遵旨。

(宣姜饮酒,吐。)

卫宣公  (白)     还有一杯。

宣姜   (白)     实是不胜酒量了。

卫宣公  (白)     只敬这一杯,再不多饮了。

(宣姜饮,吐,醉,众宫女同扶。)

宣姜   (唱)     头昏眼花二目难张。

众宫女  (同白)    公主酒醉,

卫宣公  (白)     好好搀扶入宫。

(众宫女扶宣姜同下。)

卫宣公  (笑)     哈哈哈哈!

(卫宣公下。)

【第六场:卫宋交兵】

(宋甲士引华督同上。牌子。)

华督   (白)     老夫,宋国太宰华督。卫国营泽五城稻麦丰收,命甲士越境割麦,今闻卫国殿下急子兴兵前来,因此老夫统领雄师,在边界会战。

             众甲士,将阵势摆开。

(卫甲士引急子同上,会阵。)

急子   (白)     晤呼呀,我当是何人,原来是宋国太宰华督,小王急子有礼了。

华督   (白)     原来是急子殿下。殿下请了。

急子   (白)     太宰,想你乃是宋国重臣,贤达之士,为何命甲士越境割麦,毁我庄田,搔扰我国百姓不安,是何道理?

华督   (白)     老夫奉命统领甲士巡察边疆,一时运粮不到,故而暂借你国营泽五城之粮,后当奉还。

急子   (白)     太宰休要强词夺理,因何不以众生为念,妄动干戈?听小王相劝,退兵回去重结盟好,各守边疆,太宰尊意如何?

南宫牛  (白)     太宰靠后,末将来也!

(南宫牛冲上前。)

急子   (白)     南宫牛无礼,迎战者——

(急子起打,卫甲士、急子同败下,宋甲士、华督、南宫牛同追下。)

【第七场:围山议和】

(卫甲士引急子同上。)

急子   (白)     众甲兵,宋国将士虽然善战,不过匹夫之勇。看前面这座高山,双峰直插云汉,乃是一条绝路,公子洩,命三百甲士高打小王旗号,在山环之中,虚张声势,等宋国人马追进山口,我军团团围住,若肯罢兵议和,还则罢了,如若不然回明小王,令下举火烧山!

(众人同允,卫甲士同举旗入山口。)

急子   (白)     两旁森林埋伏了。

(急子、卫甲士同下。华督、宋甲士同上。)

华督   (白)     且住。卫中人马被我国杀得大败,往何处逃去?

(鼓声。华督看。)

华督   (白)     呜呼呀!只见山中旌旗摇摆高打卫国殿下旗号,卫兵定在山中隐藏。

             众甲士,随定老夫追进山口。

(众人同入山追下。急子、卫甲士同上。)

急子   (白)     华督果中我诱兵之计,众甲土,准备硫黄焰硝听令烧山。

(鼓声。众人堵山口起打,擒南宫牛,宋甲士同败,入山。急子登高。)

急子   (唱)     将士勇武截山战,

             宋兵心慌败进山。

             站立山坡高声喊,

     (白)     宋国将士,快快通报你国太宰华督,全军俱已被困山中。此山高岗绝岩,乃是一条死路,尔等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好似网中之鱼、羊入虎口,小王非是贪功好战之辈,尔等若想回国,速叫太宰华督,传令罢战息征,两国和好永罢干戈。少若迟延,小王传令就要举火烧山!

宋甲士  (同白)    请太宰答话。

华督   (内唱)    一时失机遭围困,

(华督上,站山坡。)

华督   (唱)     山口卫兵似麻林。

     (白)     老夫用兵多年,一时不慎未查地理,被殿下围困山中,如今莫非要与老夫决一死战?

急子   (白)     小王不愿杀人流血。

华督   (白)     敢是叫老夫归降?

急子   (白)     太宰乃是宋国肱股之臣,焉能屈膝投降。

华督   (白)     着哇!老夫只有战死疆场,焉能忍辱偷生。

急子   (白)     太宰,原是你宋国无礼,不该越境割麦,毁我良田,如今将太宰困在山中,小王并无杀害之意,太宰若肯退兵回去,两国结为盟好,永罢干戈,亦免生灵涂炭。若是太宰不念军民刀兵之苦,逞勇好战,你来看——恐怕也难闯出重围,倘若有失太宰英名扫地事小,你宋国宗庙事大,还请太宰再思再想!

华督   (白)     罢!殿下既叫老夫退兵,但有一件。

急子   (白)     哪一件?

华督   (白)     老夫要全军而来,全军而归。

急子   (白)     小王不伤一兵一将。

华督   (白)     南宫牛何在?

急子   (白)     公子洩,速将南宫将军放回。

华督   (白)     好哇!

     (唱)     偃旗息鼓免征战,

(华督引宋甲士同出山口,急子引卫甲士同归大边。)

华督   (唱)     各立盟约回朝班。

(牌子。公子洩、南宫牛自两边分下,华督、急子同坐。)

华督   (白)     殿下用兵如神,老夫不及万一,使人可敬。

急子   (白)     太宰英名远振,急子如何比得?

华督   (白)     闻得殿下与齐国公主宣姜结为百年之好,不知可有此事?

急子   (白)     只为巩固邦交,因此卫齐联姻。

华督   (白)     这就是了。

(公子洩、南宫牛自两边分上呈盟书。)

急子   (白)     太宰,你我交换盟书。

(急子、华督同交换。)

华督   (白)     告辞殿下,老夫要整队还朝。

急子   (白)     请。正是:

华督   (念)     各自收兵偃旌旗,

急子   (念)     卫宋联盟干戈息。

(华督引宋甲兵同下。急子归正方。)

急子   (白)     如今两国修好,边关无事,且听父王旨意到来,小王便可回朝,拜见母后了。

太监   (内白)    圣旨下。

公子洩  (白)     圣旨下。

急子   (白)     接旨。

(太监上。)

太监   (白)     大王有旨,殿下跪,

急子   (白)     父王。

太监   (白)     听宣读诏曰:大王有旨,殿下领兵伐宋,无论胜败切听旨意,方可回朝,不可擅离职守。旨意读罢,谢恩。

(急子楞,太监下。)

急子   (唱)     正欲班师回朝转,

             父王命我镇边关。

             身在营泽路途远,

             思母后念公主何日得团圆!

公子洩  (白)     安营扎寨!

(众人同下。)

【第八场:请命赐诏】

(长锤。夷姜上。)

夷姜   (白)     咳!儿啊!

(夷姜哭。)

夷姜   (唱)     十六载未见儿的面,

             好一似黄鹤一去无还。

             大王新台被宣姜迷乱,

             害得我母子们地北天南。

(水底鱼牌。卫宣公、太监同上。)

卫宣公  (白)     内侍,这不是夷姜娘娘的宫院么?

太监   (白)     正是。

卫宣公  (白)     许久不到这里来,这条道路寡人我倒忘记了。顺便进去看看娘娘。

(卫宣公、太监同进宫。)

太监   (白)     大王驾到哇!

(夷姜惊起,迎卫宣公。)

夷姜   (白)     大王你回宫来了么?

卫宣公  (白)     梓童,许久未见你倒老了哇!

(夷姜暗哭。)

夷姜   (白)     大王也不似先前了!

卫宣公  (白)     赐坐。我儿急子哪里去了?

夷姜   (白)     大王,你却来问我,急子被你禁于边关一十六载不许还朝,大王你、你怎么忘记了?

卫宣公  (白)     是啊!他还在边关镇守未曾回来。

夷姜   (白)     咳!儿啊!

(夷姜哭。)

卫宣公  (白)     梓童,急子镇守边关,你哭他作甚?寡人自纳宣姜为妃,她生下寿、朔两个殿下,个个聪敏仁义,岂不比急子胜强十倍?

夷姜   (白)     大王,急子在朝之时,甚是仁义忠孝,并无非礼之事。大王素来也还疼爱于他,如今得新忘旧,将急子禁于边关一十六载,既不念夫妻之情,也不念父子之意,难道说大王忘却当年妾妃隐居民间抚养急子茹苦负辛了么?咳!儿啊!

(夷姜哭。)

卫宣公  (白)     梓童,你莫要悲痛,非是寡人不念前情,只怕那急子还朝无是生非,招出许多烦恼。

夷姜   (白)     我儿急子乃是仁义贤达之人,决不能无事生非。妾妃思子心切,忧虑成疾,请求大王降旨,将他调回朝来,如有非礼之事,妾妃情愿领罪受罚。大王就是将他废贬,妾妃也于心无怨。

卫宣公  (白)     好,既然如此,寡人就随了你的心愿。

             内侍,传公子职进宫。

太监   (白)     大王有旨,公子职进宫。

(公子职上。)

公子职  (念)     太子被远禁,遥遥无归期。

     (白)     公子职见驾大王千岁。

卫宣公  (白)     平身。

公子职  (白)     娘娘千岁。

夷姜   (白)     平身。

公子职  (白)     将为臣宣进宫来有何国事议论?

卫宣公  (白)     赐你圣旨一道,去到营泽命殿下急子班师回朝。

公子职  (白)     臣领旨!

(公子职下。)

卫宣公  (白)     梓童,天已不早,寡人要回转新台去了。

             内侍,摆驾新台。

(纽丝。卫宣公、太监同下。)

夷姜   (唱)     且喜大王传旨令,

             我儿就要转回程。

(夷姜下。)

【第九场:急子回朝】

(宣姜、卫宣公、太监、宫女同上。)

卫宣公  (唱)     逐酒欢歌长夜饮,

宣姜   (唱)     弹指新台十六春。

卫宣公  (唱)     朝欢暮乐孤心顺,

宣姜   (唱)     寿、朔贤孝我称心。

卫宣公  (唱)     爱妃伴驾新台进,

宣姜   (唱)     闻得急子即回朝廷。

     (白)     啊大王,闻得急子就要回朝,不如大王可允许他前来见驾?

卫宣公  (白)     他自然是要来的,等他到此少不得要叫你一声母后。

宣姜   (白)     恐怕那急子殿下要小看妾妃,倘若言语之间有些毁谤,那时叫妾妃脸面处于何地。

卫宣公  (白)     我儿急子颇知礼义.有寡人在此,我量他不敢。

宣姜   (白)     即是如此,何不将寿、朔两个孩儿宣到新台,与殿下一同见过,大王你看如何?

卫宣公  (白)     就依梓童。

             内侍,

太监   (白)     有,

卫宣公  (白)     宣寿、朔二位殿下上新台。

太监   (白)     遵旨。大王有旨,公子寿、公子朔二位殿下新台自见驾。

公子寿、

公子朔  (内同白)   领旨。

(公子寿、公于朔同上。)

公子寿  (唱)     龙衣凤裳多潇洒,

公子朔  (唱)     福贵属我帝王家。

公子寿  (唱)     要学信义服天下,

公子朔  (唱)     母荣子贵锦上花。

公子寿  (白)     御弟,

公子朔  (白)     王兄。

公子寿  (白)     闻得那急子兄长就要回朝,父王宣召你我,莫非要在新台之上拜见王兄么?

公子朔  (白)     那急子也是殿下,你我弟兄与他俱是一样,何必见他拜首称臣,岂不是长了他的威风,灭了你我弟兄的锐气。

公子寿  (白)     急子年长,你我弟兄在幼,况且他是嫡生世子,你我弟兄礼当拜首称臣。

公子朔  (白)     兄长你可知道,那急子回朝于你我弟兄大为不利。

公子寿  (白)     此话怎讲?

公子朔  (白)     他若老死边关,这卫国江山岂不落在你我弟兄之手,如今他回得朝来,眼睁睁江山社稷就是他的了。

公子寿  (白)     御弟休要胡言乱语,随兄新台见驾。

     (唱)     长子继位合宗法,

             拜首称臣理不差。

公子朔  (唱)     一父二母你我他都是殿下,

             你要拜他,我不拜他!

公子寿  (唱)     急子征战功劳大,

公子洩、

公子职  (内同白)   殿下请。

公子朔  (白)     他们来了。

     (唱)     洋洋得意我不理他!

(公子洩、公子职、急子同上。)

急子   (唱)     满腹辛酸心记挂,

             十数载未见旧邦家。

             思故乡难寻千里马,

             念亲人愁变了我的须和发。

             十六载延婚成佳话,

             有负公主好年华。

             新台楼阁美如画,

(急子走圆场见公子寿、公子朔。)

公子寿  (白)     来的可是急子兄长么?

急子   (唱)     这两个姣娃我不认得他。

公子职  (唱)     这是寿、朔二位殿下,

             仁义弟兄好年华。

急子   (唱)     哪宫生来哪宫养?

公子职  (唱)     宣姜娘娘伴王驾,新台上生下他与他!

(急子惊。)

公子洩  (唱)     这就是殿下手足的兄弟,

(急子楞。)

公子洩  (唱)     臣我好羞煞。

(公子洩掩面。乱锤,凤点头。)

急子   (唱)     一席话恰好似轰雷击打,

             怪不得禁边关旨诏不发。

             十六年时时把自己责骂,

             悔当初苦相留愧对于她。

             到如今父子真情成虚假,

             是和非只有后世人检查。

             大丈夫做事要度量大,

             父有失子当谅自循宗法。

     (白)     御弟!

     (唱)     为兄边关带车甲,

             你们替我多尽孝,感激无涯。

公子寿  (白)     兄长!

     (唱)     兄长你远征把仗打,

             功高劳重身疲乏。

             一路风尘多劳驾,

(公子寿揖。)

公子朔  (唱)     长他的威风你灭自家。

             你看他这个样儿观之不雅,

             短碴碴的胡须项下扎,好像个夜叉!

(急子摸髯,感慨。)

急子   (唱)     光阴似箭催人老,

             日月如梭果不差。

             来来来兄和弟同去见驾,

(急子拉公子寿、公子朔同上台,公子朔欲跌,急子扶起。)

急子   (白)     小心了。

公子朔  (白)     多管闲事。

急子   (唱)     新台上似瑶池甚是繁华。

急子、
公子寿、

公子朔  (同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公子职、

公子洩  (同白)    臣,见驾,大王千岁。娘娘千岁。

公子寿、

公子朔  (同白)    母后千岁。

卫宣公  (白)     平身。急子王儿,

急子   (白)     父王。

卫宣公  (白)     领兵伐宋,守疆土镇边关,一十六载秋毫无犯,却也多亏你了!

急子   (白)     为国为民,儿臣理当竭力而为。

卫宣公  (白)     寿、朔孩儿,

公子寿、

公子朔  (同白)    父王。

卫宣公  (白)     这是你急子王兄,你二人上前见过。

公子寿、

公子朔  (同白)    儿臣遵旨。

(公子朔不愿,公子寿以目视。)

公子寿  (白)     王兄,小弟有礼。

急子   (白)     为兄还礼。

公子朔  (白)     罢了。

(公子寿以目视公子朔。卫宣公看急子,看宣姜。)

卫宣公  (白)     儿啊,

急子   (白)     父王。

卫宣公  (白)     上座是你宣姜母后,我儿上前拜过。

(急子忍痛看宣姜。)

急子   (白)     儿臣遵旨。

     (唱)     奉父命垂立在玉阶下,

             心中徘徊乱如麻。

             当年路遇相约话,

             今日归来竟成梦中花。

             满腹言语难表答,

             行大礼我只得叩见她。

             口称母后急子参驾,

(急子跪。)

宣姜   (唱)     听此言不由我羞红面颊。

             十六载新台伴王驾,

             相约事成泡影我愧对于他。

     (白)     殿下,

     (唱)     久镇边关功劳大,

             为国家保宗庙你志量可嘉。

     (白)     殿下请起。

急子   (白)     谢母后。

     (唱)     儿久镇边关带车甲,

             只为遵父命保我邦家。

             急子无能难定天下,

             抱愧英雄枉自夸。

卫宣公  (笑)     哈哈哈哈!

     (唱)     你母后新台伴王驾,

             十数载辛苦多亏她。

     (白)     你宣姜母后自进宫来甚是贤德。从今以后,我儿必须尽心孝顺。要与你那夷姜母后一样才是。

急子   (白)     儿臣遵旨。

卫宣公  (白)     我儿今日回朝可曾见过你夷姜母后?

急子   (白)     儿臣尚未拜过。

卫宣公  (白)     回宫拜见你母后去吧!

急子   (白)     儿臣遵旨。

(急子出新台。)

急子   (唱)     事境迁无需再把情意记挂,

             到后宫见母后尽话桑麻。

(急子下。)

卫宣公  (白)     公子洩,

公子洩  (白)     臣。

卫宣公  (白)     你随定殿下一十六镇守边关,其功不小。寡人封你上大夫之职。

公子洩  (白)     谢大王。

卫宣公  (白)     想三月十五日乃是殿下急子的寿诞之期,卿等必须到后宫庆贺不得延误。二卿出宫去吧。

公子洩、

公子职  (同白)    臣遵旨。

(公子洩、公子职同下。)

卫宣公  (白)     梓童随孤来呀!哈哈哈哈!

公子寿、

公子朔  (同白)    送父王母后。

(卫宣公、宣姜同下。公子寿、公子朔同下新台。)

公子寿  (白)     御弟,适才听父王言道,三月十五日乃是急子王兄的寿诞之日,你我一同前去拜寿如何?

公子朔  (白)     我想拜寿就要叩头,倘若他扬瞅不睬,藐视你我弟兄,岂不被旁人耻笑?要去,你去,我不去。

公子寿  (白)     那王兄乃是深明大义之人,绝不会藐视你我弟兄,御弟不要心疑,随我来。

(公子寿、公子朔同下。)

【第十场:寿宴生事】

(公子寿、公子朔、公子洩、公子职同上。)

公子寿  (唱)     文武齐集来拜寿,

公子职、

公子洩  (同唱)    见了殿下贺千秋。

公子寿  (唱)     站立宫门把环叩,

(公子寿扣环,太监上。)

太监   (白)     何人扣环?

公子寿、
公子朔、
公子洩、

公子职  (同白)    文武官员前来拜寿。

太监   (白)     启殿下:文武官员前来拜寿。

急子   (内白)    有请。

太监   (白)     殿下有请。

(急子上,迎出宫门。)

急子   (唱)     未曾迎接礼不周。

     (白)     御弟,二位大人请。

公子寿  (白)     王兄请。

公子职、

公子洩  (同白)    殿下请。

(众人同进门。)

急子   (白)     怎敢劳动御弟、众位大夫到此贺寿。

公子寿  (白)     王兄千秋,我当拜寿,王兄请上,小弟拜寿。

公子职、

公子洩  (同白)    殿下请上臣等拜寿。

急子   (白)     不用拜了。

(公子寿、公子职、公子洩同拜。公子寿对公于朔。)

公子寿  (白)     还不上前与王兄拜寿。

(公子朔不应。)

公子寿  (白)     你这还了得。

(公子朔无奈。)

公子朔  (白)     王兄请上小弟拜寿。

急子   (白)     不用拜了。

(急子扶公子朔,公子朔未拜,急子还礼。)

公子朔  (白)     不拜也就不拜了。

急子   (白)     内侍,后宫设宴伺候。

太监   (白)     遵旨。

(太监下,公子洩、公子职随下,急子拉公子寿同下,公子朔独立无聊。)

公子朔  (白)     哼!竟敢慢待于我,气死我也!正是:

     (念)     受辱不吃无味酒,去见母后报此仇!

(公子朔下。)

【第十一场:新台定计】

(幕开。宣姜坐,公子朔急上。)

公子朔  (白)     母后快与儿臣作主吧!

(公子朔哭。)

宣姜   (白)     我儿为何这等模样?

公子朔  (白)     儿臣与满朝文武去绐急子拜寿,他当着满朝文武羞辱儿臣,望母后作主!

宣姜   (白)     那急子他讲些什么?

公子朔  (白)     那急子他,他当着满朝文武叫我王儿,王儿。儿臣与他辩理,他不但不认错,还说母后原本是他的妻子,不想教父王霸占,我今天叫你一声王儿不算为过,如今父王只算是借贷,以后少不得连卫国江山一同还我!

宣姜   (白)     这,这是那急子讲的么?

公子朔  (白)     正是,母后你要做个准备,可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啊!

宣姜   (白)     哎呀且住!想当年之事,急子焉有不恨之理,倘若大王千秋之后,急子继位,那时节我母子恐怕难逃杀身之祸。这……不免请出大王商议此事便了。

     (唱)     急忙我把大王请,

(卫宣公上,宣姜哭。)

卫宣公  (白)     啊?

     (唱)     梓童为何泪淋淋?

     (白)     梓童你为何落泪?

宣姜   (白)     急子寿诞之日,寿、朔两个孩儿前去与他拜寿,酒席宴前急子他百般羞辱出口不逊,叫妾妃怎样立于人前?

卫宣公  (白)     那急子他讲些什么?

公子朔  (白)     父王啊!

     (唱)     今日孩儿赴寿宴,

             急子竟敢出恶言。

             当众把我王儿喊,

             又把当年的事儿谈。

             百官听后皆掩面,

             儿臣羞愧坐不安。

卫宣公  (白)     急子素来贤孝,怎敢如此大胆?

宣姜   (白)     大王啊!

     (唱)     说什么急子他不敢,

             他边关怨恨十六年。

             眼看我母子祸不远,

             求大王主公道将我可怜。

公子朔  (白)     父王!

     (唱)     急子面善心不善,

             往事怀恨在心间。

             他言道有朝继位坐金殿。

             江山妻子定要偿还!

卫宣公  (白)     可恼!

     (唱)     急子居功太大胆,

             竟敢怀恨起事端。

             这俱是夷姜少教管,

             纵子胡为岂能容宽。

     (白)     那夷姜也曾哀求寡人,言道急子回国,若出是非,愿领罪受罚,寡人才将急子调回,谁知他竟敢咒骂寡人,侮辱妃子,这俱是夷姜纵子胡为之故!真真可恼!

             内侍来见!

(太监上。)

卫宣公  (白)     传寡人旨意,那夷姜教导不严纵子胡为,指使急子侮辱君妃,其罪在夷姜身上,赐她宝剑一口叫她自行裁取!

太监   (白)     遵旨。

(太监拿旨、剑下。)

公子朔  (白)     父王,那急子怎样治罪?

卫宣公  (白)     急子么?若要杀他,恐满朝文武不服。

宣姜   (白)     恐怕我母子无有安枕之日了哇!

(宣姜哭。)

卫宣公  (白)     这,爱妃不要啼哭,今有齐邦约会我国出兵伐征,待寡人赐急子白旄一支,命他往订师期……

公子朔  (白)     父王此去齐国,莘野是必经之路,在那江岸之上安排勇士,等急子过江登岸之时,以白旄为号,将他杀死,岂不以绝后患?

卫宣公  (白)     这个……

宣姜   (哭)     喂呀!喂呀!

卫宣公  (白)     好!赐你白旄、圣旨,照此而行!

(卫宣公下。)

公子朔  (白)     儿臣遵旨!正是:

     (念)     定巧计神鬼难晓,杀急子全仗白旄!

(公子朔出宫,公子寿上,公子朔下,公子寿急进宫。)

公子寿  (白)     参见母后。

宣姜   (白)     平身。

公子寿  (白)     母后,儿臣观见御弟手执圣旨白旄而去,为了何事?

宣姜   (白)     为的是你我母子日后的生计。

公子寿  (白)     母后何出此言?

宣姜   (白)     你哪里知道,适才你父王传旨,赐那夷姜一死,又赐急子白旄一支到齐国往订师期。安排勇士在莘野埋伏,等那急子登岸之时,见白旄为号将他杀死。这卫国江山岂不落于我儿之手。

(公子寿惊,假意。)

公子寿  (白)     好计呀好计!那急子死后这卫国江山就是我的了!

宣姜   (白)     王儿此事要紧守机密,不可走漏风声,你出宫去吧!

(宣姜下。公子寿出宫。)

公子寿  (白)     哎呀且住!听母后之言,在莘野埋伏勇士要将我王兄急子杀死。想他乃是忠义之人又是嫡生世子,文武皆服军民共仰,卫国江山全赖他一人身上,他若被害,父王母后将江山传受于我,那时节我公子寿岂不落个害死王兄,不仁不义遗臭万年的罪名!如今我既知此事,若不前去搭救,我的良心何在?若是我与王兄送信,搭救于他又是不遵母命,好叫我进退两难哎呀这……也罢!常言道为人子者从的是顺命,不从逆命。我宁可做个不孝之子也不做误国之人!待我即刻与他送信,劝他投奔他邦,再图后举。听我相劝便罢,若是不听,说不得我公子寿替他一死也落得个名垂千古万世流芳!我就是这个主意。

(公子寿下。)

【第十二场:赐死】

(急子扶夷姜同上。)

夷姜   (唱)     受风寒得下了冤孽病状,

             我王儿可算得孝顺为娘。

             只觉得一阵阵心神惚恍,

             这四肢难移动不得安康。

急子   (白)     母后,病体可好些了么?

夷姜   (白)     自觉心神不安,越加沉重了。

急子   (白)     太医言道再服几剂药便可全愈。待儿臣亲自与母后煎药。

夷姜   (白)     孝道的孩儿。

急子   (白)     宫娥们好好伺侯。

(急子出宫,看,叹息下。)

太监   (内白)    圣旨下!

众宫女  (同白)    启禀娘娘:圣旨下。

夷姜   (白)     搀扶我接旨。

(众宫女同扶夷姜,太监上,进宫。)

太监   (白)     圣旨下,跪。

夷姜   (白)     大王!

(夷姜跪。五锤。急于捧盘、药碗自下场门上,于门外侧听。)

太监   (白)     大王有旨,夷姜教子不严纵子胡为,致使急子侮辱君妃,罪在夷姜。赐你宝宝剑一口,叫你自行裁取,旨意读罢望诏谢恩哪!

(冷锤。夷姜惊坐于地,急子惊,两手失控药碗落地。冲头。太监下。)

夷姜   (白)     你们退下了!

(众宫女同下。)

夷姜   (白)     且住!大王有旨道我教子不严纵子胡为,侮辱君妃,赐我宝剑一口,命我自行裁取,分明是要我一死!

(急子欲进宫。)

夷姜   (白)     先王啊!

(急子退回,听。)

夷姜   (白)     先王!只怪妾妃当年将事做错,顺从太子才生下我这急子孩儿,隐居民间三载,受尽辛苦!如今这无道昏君又父纳子妻听信谗言,反道我纵子胡为,赐我一死。九泉之下我有何面目去见先王啊!

     (唱)     恨我当初欠思想,

             如今酿成祸一桩。

             手使宝剑自刎项上,

(夷姜拿剑欲刎。快五锤。急子急进屋右转身,用双手握住夷姜执剑之手。夷姜位于上场门,急子位于下场门。夷姜见状心急,晃动手臂挣脱,剑端将急子右臂刺伤,急子急捂右臂,夷姜大惊,扔下宝剑。急子不顾臂伤,双腿前屈跪在夷姜面前。)

夷姜   (白)     哎呀儿啊!

(夷姜跪。)

夷姜   (唱)     我未自刎儿先受伤。

(夷姜扯衣襟为急子包伤。)

夷姜   (白)     哎呀儿啊!为娘误伤我儿左臂你——你可痛吗?

(急子双眼含泪,两手轻抱夷姜手臂。)

急子   (白)     母后误伤儿左臂,儿臣不觉疼痛,听见母后暗地沉吟一席话——

(急子余音拖长,颤抖,稍停顿,强咬住牙继续。)

急子   (白)     倒叫儿臣悲痛得很!

夷姜   (白)     儿啊,为娘罪之人矣!

(夷姜哭。)

急子   (白)     以往之事儿臣今日才得明白。母后将宝剑赐与儿臣,我到新台之上哀求父王,儿臣情愿替母后一死,以恕前厌。实是不忍见母后自戕一死啊——

(急子哭。)

夷姜   (白)     咳!儿啊!

     (唱)     烈肝胆心痛碎泪如雨降,

急子   (唱)     儿怎忍见母后自刎身亡。

夷姜   (唱)     提起了当年事悲愤万状,

急子   (唱)     儿速去求父王把母宽量。

夷姜   (唱)     待为娘自尽死儿莫拦挡,

(夷姜伸手去拾剑,急子急夺剑,并将剑插于剑库之内。乱锤。急子跪地叩头哀求。夷姜无奈起身转于台后方,欲碰死,急子急起身向后方拦阻,夷姜转向前方,急子拦,双手作揖劝阻。)

公子朔  (内白)    圣旨下!

(夷姜、急子同惊愣。急子忙将握剑之手背于身后,起身迈步走向台中,抬右腿欲迈出门,夷姜乘机于后面拔出急子背于身后之剑,转身自刎倒地。急子闻声,抬起的右腿还未落地,吸气,看手中之剑只剩剑库,大惊,左腿随即向左后方颠步退去双眼紧盯夷姜,走屁股坐倒地。神情木呆,两眼空旷无神。全场静止无器乐伴奏。急子以低沉缓慢之声吟。)

急子   (唱)     又只见血泊汪汪,无情剑把母后伤!

             儿的——

(急子缓缓跪起,双眼转向夷姜,两眼突然圆睁,紧盯尸体,猛然唱。)

急子   (唱)     老娘啊!

(急子高腔持续拖长。伴奏乐器一起进入,唱腔由高处迂回而下变为哭泣。急子拭泪后缓缓颓然站起。)

急子   (唱)     我的魂魄丧!

(公子朔上。)

公子朔  (白)     急子听旨:圣上赐你白旄一支,去到齐国,往订师期,速速登程。

(公于朔交白旄,下。)

急子   (唱)     赐白旄订师期速到齐邦。

             儿不能为母后入土安葬,

             儿不能为母后亲祭灵堂。

             将母后搭至在寝床之上,

(急子搭夷姜,哭。公子寿上。)

公子寿  (白)     王兄啊!

     (唱)     莫非是母后她自尽身亡?

     (白)     兄长,莫非母后她已死了?

急子   (白)     御弟,你也知道我母后已死了——

公子寿  (白)     兄长,小弟不但知道母后已死,还晓得王兄你——

急子   (白)     我便怎样?

公子寿  (白)     你——死到临头。

急子   (白)     母后已死,为兄心已死了!

公子寿  (白)     王兄手中的白旄可是父王所赐?

急子   (白)     正是父王所赐,你问它作甚?

公子寿  (白)     我对王兄实说了吧!父王与我那母后定下一计,等王兄乘舟登岸,路过莘野,埋伏勇士,见白旄为证,要将王兄杀死。王兄待弟甚厚,弟不忍袖手旁观,特来送信王兄你千万不可前去。

急子   (白)     好哇!既是父王母后要我一死,这还有什么话讲?待我即刻登舟前往!

公子寿  (白)     王兄啊!想你乃是嫡生世子守缺之人,此番前去,倘有不测,卫国江山依靠何人?

急子   (白)     御弟你好不聪敏!急子一死这卫国江山就是你的了!

(公子寿跪。)

公子寿  (白)     哎呀王兄!小弟恐怕你遭此毒手,故而前来送信,小弟若有异想焉能对你说明此事?不想王兄还是这样疑心,我公子寿若有二意,神佛不佑,天诛地灭!王兄你快快投奔他国去吧!

(公子寿哭。急子扶公子寿起。)

急子   (白)     哎呀御弟呀!我一时失言,望你莫怪。我想为人在世不能尽忠于国,又不能尽孝于母,在世上有何光辉?拜托御弟将我母后成殓起来,为兄以尽人子之道,事到如今为兄唯有一死了!

(急子哭。)

急子   (唱)     忠孝二字岂能忘,

             父命难违到齐邦。

             我和你来世再相望,

(急子出门走圆场,公子寿拉急子,急子推开,下。)

公子寿  (白)     王兄慢走!王兄慢走!小弟来也!

(公子寿追下。)

【第十三场:乘舟诀别】

(急子执白旄上,军士甲上。)

急子   (白)     搭了扶手!

(急子上船。)

急子   (白)     军士的,

军士甲  (白)     有。

急子   (白)     拨转船头,速往莘野进发。

(急急风牌。急子走圆场。水声。)

急子   (白)     军士的,

军士甲  (白)     有。

急子   (白)     你要掌稳了舵!

军士   (白)     啊!

公子寿  (内白)    王兄慢走!小弟赶你来也!

(军士乙划船载公子寿同上。)

急子   (白)     催舟!

(急子、公子寿同走快圆场,二船碰。)

公子寿  (白)     小弟来也!

急子   (白)     搭了扶手!

(军士甲搭扶手,公子寿过船。)

急子   (白)     御弟,这样风狂浪大,你赶来作甚?

公子寿  (白)     王兄啊!你这样轻生,甘心愿死,全然不念卫国江山,纵死无宜。听弟相劝,暂且投奔他邦,一来免遭毒手,二来日后还能重整山河,何必自投身死!

急子   (白)     御弟呀!非是为兄不念卫国江山,只是父王圣命难违,此去虽是受刀惨死,死而无怨。我看御弟素来仁义,日后承受江山你要好好保守疆土。切须谨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你要永固社稷家庙,为兄纵死九泉我也甘心……

公子寿  (白)     小弟百般相劝,王兄并无半点回心转意。想你我虽不是一母所生,实有同手足之义,今日生死离别叫小弟怎忍分离而去呀!

(急子、公子寿同哭。金钟扬。)

急子   (反西皮摇板) 今日诀别心不悔,

             弟兄情深化我悲。

             分别默默两行泪,

             渺渺冥途去不归。

公子寿  (反西皮摇板) 王兄贤孝我敬佩,

             负冤受死去无回。

             今日分别人心碎,

             愁云泪雨天含悲。

急子   (白)     御弟,初更已过,你不要悲伤,快快乘舟回去了吧。

公子寿  (白)     且慢,小弟舟中带来薄洒,我要与兄长饯行。请兄长饮上几杯水酒以表小弟的敬意。

急子   (白)     悲痛难忍,不饮也罢!

公子寿  (白)     王兄为忠孝而死,理当饮个忠孝酒。

急子   (白)     好一个忠孝酒。

             军士的,将二舟并在一起,看酒,我弟兄同饮哪!

(二军士同并船,摆酒。桌竖摆,急子坐大边,公子寿坐小边。急子抬头仰望天空声音低沉.)

急子   (白)     正是:

     (念)     志在皇都图大业,弟兄片刻永分诀。

(急子起身走向台中,左手拔出插于项内的白旄,转身,右手掏单翎,亮相,凝视握于左手颤抖的白旄。)

急子   (念)     但见白旄染红血,

(急子“染”字声音拉开,“红血”二字上扬。空中降雨,一阵风浪袭来。小锣水音。急子在小锣中随船晃动,拾眼望公子寿,用哭音。)

急子   (念)     从此与世长别!

(急子随“长别”二字的拖音转为断续抑制不住“的咿咿咿”的哭泣声,公子寿上前与急子双手抱住,同哭。)

急子   (反西皮二六板)我和你长别黄昏后,

             杯中酒叫为兄难下咽喉。

             谨记礼义廉耻要当守,

             卫国疆土安无忧,

             兄愿你青年志量有,

             兄愿你早结凤凰俦。

             当年之事不堪回首,

             为尽忠为尽孝,忠孝双全,仁义弟兄相投。

             我的泪似雨流,

             我那好兄弟呀!

             卫国纲常一笔勾!

(公子寿转身斟酒双手托杯,面向急子。)

公子寿  (唱)     小弟奉敬一杯酒,

             弟兄话别在船头。

             忍不住伤心泪衣襟湿透!

     (白)     王兄啊!

(公子寿哭泣,泪落杯中,急子见情上前握住公子寿托杯之手。)

急子   (白)     御弟呀!

     (唱)     这杯酒兄定要饮下咽喉。

(行弦。急子接杯,公子寿手未松开,阻止急子。)

公子寿  (白)     王兄慢饮,小弟泪落杯中,酒已脏了,换杯再饮,

急子   (白)     御弟呀!

     (唱)     酒中泪可算是滴滴情厚,

             兄饮这泪和酒铭刻心头。

(急子接过酒杯,推开公子寿之手,跟望公子寿,含泪一饮而尽。起二更鼓。)

急子   (白)     呀!

     (唱)     隐隐听得二更漏,

             王命在身难停留。

     (白)     御弟呀!我有王命在身,不可迟误,你快快乘舟回宫去吧!

公子寿  (白)     王兄事到如今我对你实说了吧!想卫国有你则强,无我则可。小弟急急赶来,实是有意要替王兄一死,你快快驾舟投奔他国去吧!

急子   (白)     哎呀!如此说来御弟你要替我去死?也罢!待为兄先你一步投江而死——

(急子欲投江。)

公子寿  (白)     且慢!王兄千万不要如此,待小弟再敬几杯,等到过了三更再乘舟回去就是。

急子   (白)     就依御弟。

公子寿  (白)     如此王兄请来用酒。

(公子寿斟酒。)

急子   (白)     好哇!

(急子接杯痛饮。)

急子   (哭相思牌)  泪湿衣裳袖,

             白旄当酒筹。

             咏尽伤心曲,

             听得江水悠!

(急子斟满酒,左手握杯,右手掏双翎,走至台口,以翎指酒,缓缓发出一阵苦笑,闭目锁眉,如吞苦水,一口一口将酒吞下,回身至桌前,右腿登椅,控制住微晃的身驱,斟满酒,抬眼与公子寿相望,无语。急子、公子寿相对抽泣落泪。急子端起酒杯用力一搁,一饮而尽,公子寿上前拦,急子走醉步,推开公子寿,斟满酒,慢慢走向台前,仰面朝天,突然欲吐,低头看酒,强饮完杯中酒,一阵呕吐,酒杯落地。急子踉跄后退,俯于桌前。乱锤。急子掉旄,公于寿欲盗未成,为急子披衣,急子睡卧桌前。起三更鼓。)

公子寿  (白)     好哇!

     (唱)     趁此机会我将他救,

             替兄一死美名留!

     (白)     三更已过,王兄醉倒桌案,待我暗取白旄替他前去。

(公子寿取白旄。)

公子寿  (白)     军士何在?

军士甲  (白)     有!

公子寿  (白)     速取笔砚过来!

军士甲  (白)     是。

(公子寿急写,将字柬放在桌上。)

公子寿  (白)     殿下酒醉不可惊动于他,如若醒来问到于我,就将此帖交与殿下就是。

军士甲  (白)     遵命!

公子寿  (白)     军士们!将小王所乘之舟拨转船头速往莘野进发!

军士乙  (白)     请殿下登舟。

公子寿  (白)     搭扶手!

(公子寿过船。)

公子寿  (白)     王兄啊!王兄!小弟拜别了!

(公子寿乘舟下。起四更鼓。急子醒。)

急子   (白)     御弟,天到什么时候了?你快快乘舟回去吧!

(急子看。)

急子   (白)     啊?军士的。

(军士甲进船。)

军士甲  (白)     有。

急子   (白)     我那御弟哪里去了?

军士甲  (白)     二殿下登舟去了。

急子   (白)     白旄不见,莫非他……

军士甲  (白)     二殿下留下柬帖一张殿下请看!

(急子看帖。)

急子   (白)      “弟已代行,兄宜速避!”

             啊!军士的,我那御弟他几时登舟?

军士甲  (白)     三更已后。

急子   (白)     如今呢?

军士甲  (白)     四更方过。

急子   (白)     若不急速追赶,弟命休矣!

             军士的!

军士甲  (白)     有!

急子   (白)     随我扯起船蓬,急速拨桨,待我掌舵,速往莘野进发!

(急子、军土甲同扯船蓬,急速拨桨追下。)

【第十四场:莘野遇难】

(校尉领众兵卒同上。)

校尉   (白)     来此已是莘野。但见白旄为号,将那急子杀死,大家俱有封赏,埋伏了!

(众人同下。公子寿、军士乙同上。)

公子寿  (白)     军土的!

军士乙  (白)     有。

公子寿  (白)     前面可是莘野?

军士乙  (白)     正是莘野。

公子寿  (白)     将船拢岸。

(校尉领众兵卒同上。)

校尉   (白)     呔!来者何人?

公子寿  (白)     我乃卫国大殿下急子在此!

校尉、

众兵卒  (同白)    有何为证?

(公子寿举白旄。)

公子寿  (白)     白旄在此!

(公子寿登岸,众人同绕圆场。牌子。校尉、众兵卒同杀公子寿。)

校尉   (白)     人头装在木匣之中,拿定白旄,回朝请功受赏!

急子   (内白)    军士的!将舟拢岸。

校尉   (白)     有人来了,隐藏起来!

(校尉、众兵卒同归下场门。军士甲、急子同急上。)

急子   (白)     江岸之上似有人影,待我诈他一诈。

             呔!三殿下命尔等所作之事可曾成功?

校尉   (白)     早已成功,现有人头在此!

急子   (白)     拿来我看。

校尉   (白)     木匣之内拿去看来!

(校尉付木匣,急子看。)

急子   (白)     哎呀!

(急子下船,走圆场跪步。)

急子   (白)     御弟呀!好兄弟!为兄酒醉你来送死!岂不痛煞人也!

(急子哭。)

校尉   (白)     你是何人唤他御弟?

急子   (白)     他是我弟公子寿,暗取白旄亲替我死,尔等错杀,怎样回覆圣旨?

校尉   (白)     你是何人?

急子   (白)     卫国大殿下急子在此!

校尉、

众兵卒  (同白)    啊?快将他乱刀分尸!

(众人同走圆场,同杀急子。)

校尉   (白)     将人头放入木匣之中,弃岸登舟,回朝报于三殿下知道。

(众人同上船,同下。)
(完)


浏览次数:4846 ┊ 字数:2301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