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好鹤失政》

主要角色
弘演:老生

情节
卫懿公好鹤成性,不理朝政。百姓饥困流离,外寇兴兵犯境。贤臣宁速、弘演冒死打鹤谏本,卫懿公准奏。命宁速挂帅出征,弘演搬兵陈国。宁速战败自刎而死,卫懿公被狄兵追杀,弃城而逃,弘演中途闻讯,闯关夺令追寻卫王,及至萤泽荒野,卫王被狄兵乱刀分尸,弘演悲极,掩王尸并剖腹纳肝而死。

注释
此剧根据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第二十三回情节编写。
由唐韵笙先生一九三一年创作,首演于济南。老生应工,全剧共十场。三、四十年代常演于山东、河北、东北各地,五十年代演出于上海、江苏、浙江、云南等地,影响很大。曾为董景芬、松柏岩、曹艺斌、高亚樵等演员演出,一九六零年对全剧作了重新整理。
首演时弘演上穿宽袖、短水袖上衣,下系大裙,外扎宽腰围,前后马面。头戴软相巾,口戴黪三,足穿登云履。以后改穿香色官衣,头戴软相巾,腰系软带,足穿黑靴。
全剧中“金殿顶本”、“闻讯追踪”、“剖腹纳肝”是重场戏。“金殿顶本”俱有繁重的唱做,“闻讯追踪”、“剖腹纳肝”围绕急追卫王的情节,唐韵笙先生创造了一系列难度很大的唱中带舞、圆场、跌扑的表演,在艺术的处理上具有鲜明的唐派特点。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jackie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2.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北狄兴兵】时间:春秋时代周惠王十八年间。地点:北狄,大帐。

(发点。众人同上。)

瞍瞒   (点绛唇牌)  气吐虹霓,身着铁衣,掌兵器,骤马如飞,旌旗遮天地。

     (念)     北狄兵强马壮,战车甲士无双。卫国好鹤失政,趁势夺取他邦。

     (白)     某,北狄王瞍瞒。孤家每日操练兵将,意欲夺取中原。闻得卫懿公最喜仙鹤,不理朝政,军民大乱,趁此机会夺取卫邦。

             众将官,大军齐队,兵发卫国。带马!

(众人同允。瞍瞒上马。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打鹤上朝】时间:与前场同。地点:卫国首都。

(弘演上。中军暗上。)

弘演   (引子)    胸怀定国志,谏良言,难进君听。

     (念)     周室江山王纲倾,列国疆土各分争。皆因阃内无良士,只使诸侯动刀兵。

     (白)     老夫,弘演。懿公驾前为臣,自先王晏驾,众臣辅佐大王即位,今已九载。不想我主,自登基以来,般乐怠傲,不修国政,最爱羽族之中仙鹤,劳民伤财,国库空虚,倘若外邦趁此犯境,干戈一起,祸不远矣!今日早朝,待我再奏一本,愿大王悔悟前非,改恶从善,乃我邦之幸也。

             中军,带马上朝。

     (西皮流水板) 先王创业多苦困,

             历尽艰难得太平。

             文忠武贤皆效命,

(弘演上马,走小圆场。旗牌、宁速同上。)

宁速   (白)     大夫!

弘演   (白)     宁将军!

(弘演、宁速同下马,中军、旗牌各拉马分下。)

弘演   (唱)     朝门得遇宁速将军。

     (白)     将军敢是也要上殿见驾么?

宁速   (白)     正要上殿谏本。

弘演   (白)     请问有何本奏?

宁速   (白)     大王好鹤不理朝政,军民皆有愤恨之心,倘若引起外患,卫国江山难保。因此上殿劝大王,修国政、布仁德,以国为重。

弘演   (白)     舍身谏奏,乃是臣子之节。只是大王昏愚,不纳忠言。望将军要善言相劝,倘若触动圣怒,非但不能悔过,惟恐将军身遭冤狱。

宁速   (白)     大夫所言甚是,俺宁速此番谏奏,大王从谏纳忠便罢,若是不听,我就打!

(宁速走圆场。)

宁速   (白)     打散了仙鹤!

弘演   (白)     将军若是如此,难免有杀身之祸了。

宁速   (白)     为国为民纵然将我斩首,也落一个名垂千古,后世留芳!

弘演   (白)     唉!将军哪——

(扭丝。)

弘演   (唱)     臣子谏奏当舍命,

             须要善言慢调停。

             倘若触动大王恨,

             劳而无功枉费心。

宁速   (白)     大夫啊!

     (唱)     大王昏庸乱朝政,

             好鹤失政祸殃民。

             舍死忘生抗君命,

     (白)     打鹤轩,赶仙鹤,

     (唱)     重整乾坤。

弘演   (白)     将军哪!

     (西皮垛板)  宁将军莫要心愤恨,

             要紧守臣节把本呈。

             一防外寇来犯境,

             二整朝纲安抚军民。

             倘若是言语顶撞发气愤,

             触怒君颜祸临身。

             你我同把朝房进,

(弘演拉宁速同走圆场。鹤形、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仙鹤在此,众臣让道啊!

弘演   (唱)     只见宫外鹤成群。

     (白)     宫监在此作甚?

大太监  (白)     奉旨看守仙鹤,二位大人请转道而行吧。

弘演   (白)     这个……

宁速   (白)     大夫你闪开了!我等俱是国家大臣,岂能与仙鹤让道,待我闯!

(大太监挡,一番二番。)

大太监  (白)     咋!你竟敢闯乱仙鹤的队伍,违抗圣命,你是该当何罪!

宁速   (白)     怎么讲?

大太监  (白)     该当何罪!

宁速   (白)     好恼!

     (唱)     文武各个把忠尽,

             岂与禽兽让道行。

             我将仙鹤来打定!

(宁速打鹤,大太监惊下。)

弘演   (白)     将军哪!

     (唱)     抗旨不尊罪非轻。

宁速   (白)     大夫!

     (唱)     我打群鹤盼君醒,

             纵然一死留美名。

(宁速下。)

弘演   (唱)     堪叹卫国遭不幸,

             君昏臣窘民不聊生。

             世代基业成画饼,

             锦绣山河化灰尘。

(弘演下。)

【第三场:冒死谏本】时间:前场当天。地点:卫国首都金殿。

(石祁子、公子毁、渠孔、礼孔同上。)
石祁子、
公子毁、
渠孔、

礼孔   (同点绛唇牌) 香烟缭绕,鹄立当朝,秉忠心,不辞辛劳,文武把国保。

石祁子  (白)     众位大人请了。大王升殿,分班伺候。

(众人自两边分下。四大铠、四太监引卫懿公同上。)

卫懿公  (引子)    清歌盛宴,满宫中,白鹤朝参。

(众臣同拜。)

卫懿公  (白)     平身!

     (念)     寡人即位十数年,最喜仙鹤立朝班。赤睛高足食厚禄,凤尾翠毛喜盘旋。

     (白)     孤,懿公在位。自登基以来,最喜仙鹤,寡人有旨,满朝文武若遇仙鹤须要恭敬让道,今当设立早朝。

             内侍,闪放龙门。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宁速将军打死仙鹤,特来报知。

卫懿公  (白)     啊?宁速竟敢抗旨不遵,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宁速上殿!

宁速   (内白)    领旨。

(宁速急上。)

宁速   (白)     臣,宁速见驾大王千岁!

卫懿公  (白)     唗!胆大宁速,为何不尊寡人旨意,打死仙鹤,该当何罪!

宁速   (白)     大王好鹤不理朝政,劳民伤财,如今国库空虚。倘若外邦趁此犯境,卫国江山难保,望大王痛改前非,以祖宗社稷为重,臣等之幸也!

卫懿公  (白)     大胆!

     (唱)     寡人爱鹤是心愿,

             你抗旨不遵胡乱言。

             竟将仙鹤来打散,

             定要降罪不容宽。

宁速   (白)     大王!

     (唱)     国乱民忧军心散,

             俱是爱鹤起祸端。

     (白)     罢!

     (唱)     打散仙鹤除国患,

(宁速打,众人同劝。)

卫懿公  (白)     大胆!

     (唱)     宁速行凶欺圣颜。

     (白)     殿前武士!

(校尉内同允,同上。)

卫懿公  (唱)     速将逆臣推出斩,

(弘演上,惊。)

弘演   (唱)     将军果然应我言。

             激行定被君王怨,

             可叹你一腔热血不周全,

宁速   (白)     大夫啊!

     (唱)     为国家纵然一死心无憾!

弘演   (白)     将军哪!

     (唱)     劝将军莫焦急但把心放宽。

             待老夫上殿去把本谏,

             是非曲直论一番。

             大王爷他若是把功臣来念,

             我与你同心协力共整朝班。

             倘若是不准本定把你来斩,

             那时节我舍死尽忠在殿前。

             宁将军且在这银安殿角站,

(宁速绑下。弘演想。)

弘演   (唱)     哪顾得生和死大胆向前。

             假意儿哈哈笑,上银安,

     (笑)     哈哈哈……

(弘演进殿。)

弘演   (唱)     匍倒在丹墀下叩见圣颜。

     (白)     臣,弘演见驾,大王千岁!

卫懿公  (白)     平身!

(弘演起身。)

弘演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卫懿公  (白)     卿家上殿为何发笑三声?

弘演   (白)     大王可容臣奏否?

卫懿公  (白)     有本奏来。

弘演   (白)     容奏。周室自我武王伐纣江山一统,至今数百余载,诸侯分争各霸疆土,周惠王九年天下大定,我卫邦国富民强,不幸先王晏驾,众臣辅佐大王即位,指望定国安邦,谁想大王般乐怠傲,不屑国政,最喜仙鹤荒度岁月,国乱民忧,岂不贻笑外邦。亦是臣笑之一也。

卫懿公  (白)     这二笑?

弘演   (白)     如今国库空虚,军将亏欠俸银,百姓饥困流离,国家如此惶恐,大王还传旨意,所畜仙鹤均以三等品位俸禄,如此千乘之国不以军民为重,为好鹤而失军民之心,岂不被他邦耻笑,也是臣之二笑。

卫懿公  (白)     这三笑?

弘演   (白)     这三笑,宁速将军忠言谏奏,大王不听,反将宁速将军斩首,大王不识贤愚,不辨是非,不纳忠言,不顾宗庙社稷,乃是臣之三笑也!

     (西皮二六板) 三笑情由奏君上,

             看大王怎样论短长。

             俏若他不听忠言定斩忠良将,

             我胸有成竹另作主张,

卫懿公  (白)     卿家呀!

     (唱)     寡人何曾失民望,

             养些仙鹤有何妨。

             卿家莫要多言讲,

             定斩宁速正朝纲。

             寡人离位回宫往,

(卫懿公回宫,弘演拉卫懿公衣。)

弘演   (白)     为臣留驾,还有本奏。

(弘演跪步。)

弘演   (白)     大王啊!

     (唱)     眼看江山不久长。

             今日不把宁速放,

             为臣无颜伴君王。

     (白)     罢!

     (唱)     不准本为臣碰死在银安殿上,

(弘演碰,卫懿公拦。)

卫懿公  (白)     老卿家呀!

     (唱)     寡人准了你的本章。

             回身再把银安上,

(卫懿公归坐。)

卫懿公  (唱)     传旨意将宁速赦回朝堂。

弘演   (白)     大王有旨将宁速赦回!

(宁速内允,上。)

宁速   (白)     多谢大王不斩之恩。

卫懿公  (白)     弘大夫舍死保奏,暂且宽恕于你,再若不遵国法,定斩不赦!

宁速   (白)     遵旨。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北狄王领兵侵犯萤泽,有告急本章呈上。

卫懿公  (白)     呈上来。

(卫懿公看,惊。)

卫懿公  (白)     哎呀大夫啊!北狄王兵犯边界,夺去三城,兵围萤泽,这便如何是好?

弘演   (白)     前者为臣有本,固守边疆,防止北狄侵犯,大王置若罔闻,今已成患,咳!只好御驾亲征,命人挂帅,以救黎民,不然恐卫国难保。

卫懿公  (白)     寡人自当御驾亲征,该命何人挂帅?

(卫懿公看宁速。)

宁速   (白)     为臣愿为前部先锋,征伐北狄王,就该命上将军挂帅前去出征!

卫懿公  (白)     不知是哪一位上将军?

宁速   (白)     就是大王最宠爱的仙鹤上将军!

卫懿公  (白)     咳卿家呀!

     (唱)     仙鹤焉能去打仗,

             卿家挂帅保家邦。

弘演   (白)     将军哪!

     (唱)     保国家全仗你领兵带将,

             征北狄奏凯归再整朝纲。

卫懿公  (白)     卿家呀!

     (唱)     命卿挂帅速前往,

(宁速接旨。)

宁速   (白)     领旨!

     (唱)     整齐甲士扫狄羌。

(宁速下。)

弘演   (白)     大王!

     (唱)     就请大王把旨降,

             为臣修好到陈邦。

卫懿公  (白)     就依卿家。

     (唱)     陈国求救借兵将,

(卫懿公交旨,下。)

弘演   (唱)     平服北狄镇边疆。

(弘演下。)

【第四场:闻变劝军】时间:离前场半月后。地点:卫国边界。

(宁建通上,起霸。)

宁建通  (念)     盔缨透明亮,铠甲似雪霜。校场点兵将,要灭北狄王。

     (白)     某,宁建通。只因北狄兵犯边界,奉元帅之命,校场点动人马,人马点齐,远远望见元帅来也。

(众卫兵、宁速同上。)

宁建通  (白)     参见元帅。

宁速   (白)     罢了,人马可齐?

宁建通  (白)     俱已齐备。

宁速   (白)     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大太监  (内白)    圣驾到。

宁速   (白)     接驾。

(礼孔、渠孔、石祁子、大太监、卫懿公同上。)

宁速   (白)     启大王:甲士齐整,候旨出征。

卫懿公  (白)     传旨,兵发萤泽。

宁速   (白)     兵发萤泽!

(众人同上马,同走圆场归斜门。)

卫懿公  (白)     前道为何不行?

众人   (同白)    来到萤泽。

卫懿公  (白)     人马列开。

(众人同归正。)

众人   (同白)    咳!

宁建通  (白)     尔等因何这等模样?

甲士甲  (白)     大王好鹤失政,不顾军民困苦,如今一无饷二无粮,我们大家不愿打仗!

宁建通  (白)     启元帅:军心离乱了!

宁速   (白)     这……

(卫懿公一惊。)

卫懿公  (白)     待孤亲自问来。

(卫懿公下车。)

卫懿公  (白)     众甲士,你等休要自乱,此番出征,军饷已备,粮草充足,努力战败狄军,孤是重重有赏!

甲士甲  (白)     大王每日好鹤,厚敛于民,以充鹤粮,我等俱受痛楚,如今叫我们前去杀狄,我们不愿前往,你叫那仙鹤将军替你打仗去吧!

(众甲士同扔刀枪。)

卫懿公  (白)     哎呀!

     (唱)     行至中途军心变,

             口口声声出怨言。

     (白)     卿家呀!

     (唱)     望卿看在先王面,

             善言安抚保江山。

宁速   (唱)     待臣安抚良言劝,

     (白)     大王请至御营。

(卫懿公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北狄王讨战!

宁速   (白)     再探!

(报子下。)

宁速   (唱)     军士们安静听我言。

     (白)     众甲士,大王荒废国政,致使军民不安,如今北狄王兵临城下,你等要以国家为重,振起军威,奋勇杀敌,保守国土,倘若不一各自离散,卫国必亡。那时节我们国在哪里?家又在何处?听我相劝,只有先去杀敌,然后回朝再整朝纲。俺宁速愿身先士卒,为国捐躯,死而无怨。你等再若不从,你来看,俺宁速跪下了!

(宁速跪。众甲士同跪。)

甲士甲  (白)     大将军忠心为国,我等皆知,快快请起。

(众人同起。)

甲士甲  (白)     我等念大将军为国忠诚,愿随出战就是。

宁速   (白)     如此卫国之幸也。众甲士!出城迎战者!

(瞍瞒、北狄人马同上,会阵起打,宁速败下,宁建通战死,狄兵同追下。众甲士同上。)

甲士甲  (白)     北狄人马,如潮水一般,你我大家散去了罢!

(众人同下,宁速败上,瞍瞒打宁速败下,瞍瞒追下。)

【第五场:宁速尽忠】地点:城郊。

宁速   (内西皮导板) 军心离乱败了阵,

(宁速上。)

宁速   (唱)     甲士落荒俱逃生。

             纵马回城报一信,

(宁速走圆场,石祁子站城上。)

石祁子  (唱)     城下敢是大将军?

     (白)     大将军回来了,开城!

宁速   (白)     且慢!北狄人马犹如潮水一般,若是开城,贼兵攻入那还了得,望大夫转奏大王,阵前军心已乱,四散逃生,大势已去。公等速速保护大王逃奔他国再图后举,俺宁速以死报国也!

     (唱)     军心已变怎能胜,

             皆是大王负军民,

             耳旁又听战鼓震,

(鼓声。)

宁速   (唱)     战死沙场报国恩。

(开打。宁速自刎。狄兵追下。)

石祁子  (白)     哎呀!

     (唱)     回头便把大王请,

(卫懿公、渠孔同上城。)

卫懿公  (唱)     卿家为何脸带泪痕?

石祁子  (白)     启奏大王:大将军自刎疆场一死!

卫懿公  (白)     这、这、这便如何是好?

渠孔   (白)     待为臣速去陈国搬兵求救!

卫懿公  (白)     卿家速速前往。

(渠孔下。)

卫懿公  (白)     石爱卿保驾逃出西门便了!

     (唱)     卿家保驾西城往,

(卫懿公、石祁子同下。瞍瞒、众人同上,破城而进,挖开。)

瞍瞒   (白)     华龙骨、华龙太听令!把守东门。

(华龙骨、华龙太同下。)

瞍瞒   (白)     众将官!追赶昏王去者!

(众人同下。)

【第六场:追杀卫公】时间:接前场。地点:西门。

(乱锤。卫懿公、石祁子同上,出西门,瞍瞒、北狄众人同追上,瞍瞒打石祁子下。)

瞍瞒   (白)     狐突、偃刚听令!把守西门!

(狐突、偃刚同下。)

瞍瞒   (白)     众将官!速速追赶!

(众人同下。)

【第七场:闻讯追踪】时间:接前场。地点:陈、卫两国交界。1

弘演   (内西皮导板) 奉圣命到陈邦同结盟好,

(中军、弘演同上。众百姓自下场门同上,见弘演,同跪。弘演下马。)

弘演   (唱)     众百姓神色慌张往哪里奔逃?

     (白)     众位父老请起。

(众百姓同起。)

弘演   (白)     众位父老,你们携男带女各处奔走为了何事?

百姓甲  (白)     北狄王攻破萤泽,我们由城中逃难至此。

弘演   (白)     可知大王驾在何处?宁速将军他往哪里去了?

百姓甲  (白)     大王逃出西门!宁速将军自刎已死!

(弘演惊。)

弘演   (白)     大势去矣!你等逃命去吧!

(众百姓同下。)

弘演   (白)     哎呀且住!听百姓言道,萤泽失守,宁速将军自刎已死,大王逃出西门,如今是国破家亡,纵然求得陈国救兵,只怕也不能挽回卫国颓势,进退两难,这、这、这……

(乱锤。)

弘演   (白)     罢!待我闯出关口,寻找大王,君臣投奔他方,再图复国之计。

             中军,我要闯出关口,这兵荒马乱之时,你跟随无益,将马留下,你、你、你逃命去吧!

(中军允,下。)

弘演   (白)     天亡卫也!

     (西皮散板)  大王不听忠言告,

             误国殃民祸自招。

             国势丧败在预料,

             大王怆惶何处逃。

             这才是兵败如山倒,

             千军万马瓦解冰消!

             整冠束带我把马带好,

             闯城池舍性命为国报效就在今朝。

(弘演上马。)

弘演   (西皮快板)  哪顾得山高覆荒草,

             顾不得坎坷路低高。

             哪顾得四野悲声号,

             顾不得马快踏田苗。

             心似箭紧加鞭马咆哮,

(马惊,弘演跌。渠孔上,见状下马扶弘演。)

渠孔   (白)     大夫醒来,大夫醒来!

弘演   (白)     大王驾在何处?

渠孔   (白)     逃出西门不知下落。

弘演   (白)     我想闯进关口,寻找大王,行到此处,马折前蹄,这便如何是好?

(渠孔无语。)

弘演   (白)     你的马匹借与我乘骑了吧!

渠孔   (白)     我呢?

弘演   (白)     我就顾不得你了!

(弘演抢马,上马,下。)

渠孔   (白)     大夫,大夫!

(渠孔追下。)

【第八场:闯关夺令】时间:同前场。地点:萤泽城下。

(华龙骨、华龙太同上。)

华龙骨  (念)     奉了国王命,

华龙太  (念)     把守在东门。

华龙骨  (白)     奉了国王之命,把守东门,就此前往。

(弘演上。)

弘演   (白)     开城!

华龙骨  (白)     拿奸细!

弘演   (白)     我不是奸细,我是密报军情的。

华龙骨  (白)     你报的什么军情?

弘演   (白)     哎!密报军情焉能高声讲话,下得城来,你就明白了。

华龙骨  (白)     好,开城!

             报何军情?

弘演   (白)     卫国君臣往何方逃走?

华龙骨  (白)     你问他做甚?

弘演   (白)     卫国大夫弘演奉旨去到陈国搬兵,眼看他们救兵到来,你们还不快快作个准备。

华龙骨  (白)     你说此话,有何为证?

弘演   (白)     现有卫国搬兵圣旨为证。

华龙骨  (白)     拿来我看。

弘演   (白)     拿去看来。

(弘演将旨故意落地,华龙太、华龙骨同拾旨,弘演急抽华龙太刀,杀死华龙太,夺华龙骨令箭,急上马,下。)

华龙骨  (白)     原来他是奸细,待我将他赶上。

(华龙骨下。)

【第九场:问路追赶】时间:接前场。地点:萤泽西郊。

卫懿公  (内唱)    紧急加鞭走荒山,

(卫懿公急上。)

卫懿公  (唱)     贼兵围绕把我拦。

             瞍瞒策马将我赶,

(卫懿公下。石祁子上,瞍瞒上,打石祁子落马,瞍瞒追下。弘演急上。)

弘演   (白)     马来!

     (唱)     东门斩贼夺令号,

(弘演见石祁子。)

弘演   (唱)     石大夫负伤卧土壕。

石祁子  (唱)     舍命冲锋把驾保,

             速寻大王走一遭。

弘演   (唱)     臣子尽忠当报效!

(石祁子、弘演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剖腹纳肝】时间:接前场。地点:萤泽西荒山中。

(乱锤。卫懿公上,瞍瞒追上。)

瞍瞒   (白)     昏王!这就是你葬身之地,你往哪里走!

卫懿公  (白)     卿家快来救我!

弘演   (内白)    老臣来也!

(弘演上。)

卫懿公  (白)     卿家快快保驾来!

(卫懿公、瞍瞒、弘演同走圆场。瞍瞒杀卫懿公,踢弘演。狄兵同上,将卫懿公乱刀分尸,狄兵、瞍瞒同下。弘演见卫懿公尸,跪步。)

弘演   (二黄导板)  见此情不由人肝肠痛断!

(乱锤。)

弘演   (唱)     国破家亡君命残!

     (白)     大王啊!千岁!当初不听臣言,如今果遭其害,九泉之下怎对先王!

     (回龙)    我朝内文武臣忠心赤胆,却难保宗庙社稷好江山!

     (二黄原板)  只为好鹤激起军民怨,

             众叛亲离无人援。

             为臣我报国恩虽死无憾,

(瞍瞒、狄兵同上。)

瞍瞒   (唱)     你是何人敢向前。

     (白)     呔,你是何人竟敢在此痛哭?

弘演   (白)     瞍瞒!贼!我乃卫国大夫弘演在此!

瞍瞒   (白)     如今你国破家亡,还不逃命难道你不怕死?

弘演   (白)     住口!老夫若是怕死,也不能闯关斩将亲到此处。如今卫国已亡,不过是一死而已!尔将人马退后,容老夫一祭!

瞍瞒   (白)     好,孤念你是卫国的忠臣,容你一祭。

             众将官!将人马倒退一箭之地!

(瞍瞒领众人同下。)

弘演   (白)     且住!我主遭此惨死,白骨见天,目不忍睹,待我将大王尸首掩埋起来,自尽一死了吧!

     (唱)     千乘之君死得惨,

             为国捐躯理当然。

             拾宝剑掩尸首泪流满面,

(弘演掩卫懿公尸,捡一肝片。)

弘演   (唱)     臣弘演报国恩剖腹纳肝。

(弘演剖腹纳肝而亡。狄兵、瞍瞒同上。)

众人   (同白)    弘演自尽已死!

瞍瞒   (白)     将他尸首掩埋起来。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瞍瞒   (白)     占了卫国!

(众人同下。)
(完)

——————————
1本场说明(根据周仲博提供):
弘演内唱导板后骑马上,众百姓自下场门同上,跪。弘演见情不解,下马,唱。中军将马拴上场门台口。弘演唱完上前搀起百姓,询间原由,百姓念完,弘演于“撕边”中大惊,向前一步,双抛袖高声念:“大势去矣!你等逃命去吧!”起叫头,“哎呀且住……只怕也不能挽回卫国颓势,进退两难,这、这、这……”起“乱锤”,迈步思索,猛然抬头,果断地定神抓袖亮相。念“待我闯出关口寻找大王,投奔他方再图复国之计……”中军下后,悲怆地念:“天亡卫也”!起唱西皮散板:“大王不听忠言告”,双袖抖起,拱手以示卫懿公,摇头无奈。“误国殃民祸自招”由拱手变为双手摊开,意为形势已无法收拾。“国事丧败在预料”双袖抖落,翻起左袖,又翻右袖,表示情景可知。“大王怆惶何处逃”双袖抖落双目寻觅。“这才是兵败如山倒”翻起左袖,侧身向左下场门方向作三次倒步,呈侧身“败式”。“千军万马”双手投袖后翻起,双臂合拢抱肩,神情感叹,转为挺身振作。合拢抱肩的水袖,奋力甩开,迈步上前。“整冠束带”为念词,不唱。随拖长而响亮的“整冠”,双手扶整头盔。念“束带”的同时,双手翻小云手,作扎紧袍带状。“我把”右手挑起右边髯绺,捋中间髯。“马带好”左手搂中间髯,右手划圈指向右前方上场门台口处的马匹。此时散板由慢转快。唱“闯城池”的同时,走向右台口,迅速弯腰抓起马前腿肚带,双手绕扣系带,同时抬左腿往前勾腿,呈右腿独立勒带式。接唱“舍性命”三字的同时,弯腰拾起马后肚带,双手绕扣系带,同时抬右腿往前勾腿,呈左腿独立勒带式。(与前一动作呈相反式)。接唱“为国报效”迅速解开树上的缰绳,拿起马鞭,往台中拉马。随“撕边”“八大倾仓”,后抬左腿,身前倾,向上场门方向作右单腿连续趋步,于“倾仓”时拉马亮住。接唱“就在今朝”四字,同时用力涮马鞭,跨腿,于紧接的“八大仓”中,打马、甩髯、上马、亮相。整句唱要与动作浑然一体,节奏合谐。起“串锤”后,弘演于马上一晃两晃中,缓勒,看马,起垛板。第一句“哪顾得山高覆荒草”马鞭横抱于右臂,跨腿踹腿,呈连续侧向倒步,从台右向台左(下场门)斜行。第二句“顾不得坎坷路低高”从台左跑向前行至左台口处,跨左腿半转身,双手有节奏地勒动缰绳,从台左前方斜跑至台右后方。唱第三、四句时甩开马鞭、加快步伐,继续跑八字圆场。唱完“心似箭紧加鞭马咆哮”圆场跑至台中,起“马架子”,在锣经“马腿”中,作三次“射燕滑步”即:连续三次勒马仰身,前抬右腿,滑向后方,呈右腿单跪姿式。起身后勒马,汲左腿,右单腿后退至九龙口,继而连续跪步趋向前方。再次将马拉起,在两番“软四击头”中,先向左两个转身,呈左腿半跪勒马姿式。起身后跨腿向右两个转身,呈右侧半跪勒马姿式。立起,起“四击头”,扔马鞭,甩盔头、双袖大翻腕抓袖走“锞子”,呈单腿跪式,渠孔骑马上场,见状急下马,将弘演扶起。弘演见渠孔马,抢马,上马急下。


浏览次数:3546 ┊ 字数:948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