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驱车战将》

主要角色
南宫长万:武生,搓红脸,头戴改良黑绒“二伯温”,口戴黑五绺,足穿黑靴;第一场穿红蟒;第二场以后穿黑绒改良靠,上镶亮泡,护心镜,执双头长戟;第十四场执枪

《驱车战将》常东饰南宫长万
《驱车战将》常东饰南宫长万
情节
宋闵公命大将南宫长万助齐攻鲁,南宫长万为鲁军所擒,被释回国。宋闵公对南宫长万不满,屡加讥讽,南宫长万怒,酒后杀宋闵公。公子御说逃奔鲁国,请兵诛南宫长万。鲁庄公领兵至宋,诈开宋城追杀南宫长万。南宫长万一手持戟,一手推辇,护母逃往陈国。鲁军截杀,箭射其母,南宫长万突围而去。

注释
此剧根据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第十七回编写。一九二七年创作,首演于哈尔滨。武生应工。全剧共十四场,是先父(唐韵笙)早年编写的第一个列国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由曹艺斌、高雪樵、周林昆、郑玉廷、张铁华、李春元、黄云鹏等演员传演于东北、津、沪各地,成为武生演员经常上演的剧目。一九四七年在上海演出时,第十四场情节有所改动,一九六零年先父对全剧作了修订。
一九四七年在上海演出时曾改为大扮、穿大靠,用双戟,“弑君”一场着重于表演,“见母”一场有大段的西皮流水唱腔,“战将突围”一场创造了联弹中的开打。先父塑造的南宫长万具有威重、勇猛、耿直的特点,虽是武生应工,却具有花脸的气度,是一出具有唱念做打全面技能的武生戏。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锡卫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2.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奉旨伐鲁】

(仇牧、华督、御说、南宫牛同上。点绛唇牌。)

仇牧   (白)     上大夫仇牧。

华督   (白)     太宰华督。

御说   (白)     公子御说。

南宫牛  (白)     护殿将南宫牛。

仇牧   (白)     列位大人请了。

华督、
御说、

南宫牛  (同白)    请了。

仇牧   (白)     主公升殿,你我两厢伺候了。

华督、
御说、

南宫牛  (同白)    请。

(仇牧、华督、御说、南宫牛自两边分下。四太监、宋闵公同上。)

宋闵公  (引子)    巍巍宫殿,自在安然。

(仇牧、华督、御说、南宫牛同上,同见驾。)

宋闵公  (念)     乾坤浩荡日月明,列国强弱起伐争。周室何能安天下,到处狼烟不太平。

     (白)     孤,宋闵公。自先王晏驾,众卿保孤为君,我国倒也强盛。今日早朝,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仇牧   (白)     启奏主公:今有齐桓公差人前来下书,请主公观看。

(仇牧呈书。)

宋闵公  (白)     待孤一观。

             众卿,齐桓公兴兵伐鲁,欲雪长勺之恨,要孤出兵相助,众卿意下如何?

仇牧   (白)     启主公:齐桓公与我国交好甚厚,今日前来求助焉有不救之理。

宋闵公  (白)     依卿所奏,何人挂帅前往?

仇牧   (白)     南宫长万有万夫不挡之勇,何不命他前去助战?

宋闵公  (白)     就依卿家,宣南宫长万上殿。

仇牧   (白)     主公有旨:南宫长万上殿。

南宫长万 (内白)    领旨!

(南宫长万上。)

南宫长万 (念)     杀气贯虹霓,寒光照铁衣。

     (白)     臣,南宫长万见驾,主公子岁!

宋闵公  (白)     平身。

南宫长万 (白)     千千岁。

(南宫长万归班。)

南宫长万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宋闵公  (白)     齐桓公兴兵伐鲁,要孤出兵相助,就命卿家代领甲车五百乘,前去助阵,你子南宫牛为前战先锋,卿意如何?

南宫长万 (白)     区区鲁国,弹丸之地,何用重兵相助,赐臣甲车二百乘,一战成功。

宋闵公  (白)     就依卿家,得胜回来,孤家设宴庆贺,另有升赏。

南宫长万 (白)     谢千岁。

宋闵公  (白)     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鲁国出迎】

(公子偃、颛孙生同上,双起霸。)

公子偃  (念)     紫金盔齐眉盖顶,鱼鳞甲遮体护身。

颛孙生  (念)     展旌旗英雄临阵,持银枪神鬼皆惊!

公子偃  (白)     俺,公子偃。

颛孙生  (白)     颛孙生。

公子偃  (白)     将军请了!

颛孙生  (白)     请了!

公子偃  (白)     主公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公子偃、颛孙生同下。四军士、二将、鲁庄公同上。)

鲁庄公  (点绛唇牌)  经武整军,秣马厉兵,士气振,壮志凌云,哪怕强敌侵。

(鲁庄公归大座,公子偃、颛孙生同上,同见。)

鲁庄公  (念)     可恨齐国屡犯境,恃强欺弱害众生。多行仁义民心顺,举国一致扫烟尘!

     (白)     孤,鲁庄公。可恨齐国妄自尊大,以强凌弱,是孤统领人马长勺一战大败齐桓公。

             众位将军,齐国倘若再次兴兵,尔等有何良谋破敌?

颛孙生  (白)     主公但放宽心,长勺一战齐国损兵折将,未必再敢轻举妄动。

鲁庄公  (白)     恐难预料也。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宋国南宫长万,带领甲车与齐国助战攻打我国来了!

鲁庄公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鲁庄公  (白)     且住!探马报道,宋国发兵与齐国助战,想那南宫长万有万夫不挡之勇,我军与他交战胜负也未可量也!

公子偃  (白)     某将倒有一计:主公赐臣一哨人马,个个身披虎豹之皮,黑夜之间冲进阵去,那宋军不战自乱,那时长万可擒也!

鲁庄公  (白)     就依将军,众将带马迎敌者。

(众人同下。)

【第三场:出征会战】

南宫长万 (内唱)    气吐虹霓马咆哮,

(四将士、南宫牛、南宫长万同上。)

南宫长万 (唱)     儿郎斜挎斩将刀。

             日照金盔龙斗宝,

             风吹连环锁甲绦。

             大丈夫赤胆忠心把国保,

             驱车争战某要立功劳。

             队队儿郎你们抖擞威风把阵讨,

(四军士、颛孙生、鲁庄公同上,碰头。)

南宫长万 (西皮摇板)  谁胜谁败论论英豪。

鲁庄公  (西皮摇板)  孤家领兵兴天道,

             通上名来把兵交。

南宫长万 (西皮摇板)  南宫长万谁不晓,

鲁庄公  (西皮摇板)  无名匹夫小儿曹。

南宫长万 (笑)     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  摇唇鼓舌真可笑,

             你们似羊群入虎口——

颛孙生  (白)     看枪!

南宫长万 (西皮摇板)  你往哪里逃!

(众人同会阵,开打,鲁庄公败下,南宫长万追下。)

【第四场:中箭被擒】

(四将士扮虎形、公子偃同上。)

公子偃  (白)     埋伏了。

(四将士、公子偃同虚下。鲁庄公,上,过场,败下。南宫长万、南宫牛、四将士同上,遇虎形,南宫牛、四将土同惊下,公子偃追下。)

南宫长万 (白)     且住,鲁国人马假扮虎豹之形,我国人马不战而乱,今日必须决一死战方可取胜。

             众甲兵,听我一令!

(南宫长万边念边舞。)

南宫长万 (念)     何惧虎豹勇,阵前立大功。鞭敲金蹬响,回国受赏封。

(四将土、南宫长万同下。鲁庄公趟马上。)

鲁庄公  (西皮摇板)  南宫长万真饶勇,

             可算将中一英雄。

             来到军前观动静,

(鲁庄公下马,登高台。)

鲁庄公  (西皮摇板)  等他到来放雕翎。

(南宫长万败上,公子偃、颛孙生同追上,开打。)

鲁庄公  (白)     看箭!

(南宫长万中箭,被擒,众人同下。)

【第五场:获释】

(四军土、鲁庄公同上。颛孙生、公子偃同上。)

公子偃  (白)     启主公:南宫长万被擒。

鲁庄公  (白)     押了上来。

颛孙生  (白)     将南宫长万押了上来。

(四上手押南宫长万同上。)

南宫长万 (念)     英雄至死如梦,羞惭天地可容。

鲁庄公  (白)     南宫长万,你今披擒,还不降顺孤家。

南宫长万 (白)     某至死不降!

鲁庄公  (白)     真乃英雄也,待孤亲自与你松绑。将军请回国去吧!

(南宫长万出帐,复进帐。)

鲁庄公  (白)     将军回来作甚?

南宫长万 (白)     鲁侯待某如此恩厚,长万无地自容,待某回国,奏知我国主公,两国结为盟好,永罢干戈,鲁侯意下如何?

鲁庄公  (白)     但凭将军。

南宫长万 (白)     待某将立字为凭。

鲁庄公  (白)     且慢,将军右肩带伤焉能提笔。

南宫长万 (白)     区区箭伤,何足道哉。上写:宋国长万兵败啊!

(牌子。)

南宫长万 (白)     主公请看。

鲁庄公  (白)     多谢将军美意,你我后会有期,请回国去吧。

南宫长万 (白)     谢鲁侯。正是:

     (念)     颠覆兵山损车甲,从前英名枉自夸!

(南宫长万下。)

公子偃  (白)     主公为何将南宫长万放回国去?

鲁庄公  (白)     放他回去,宋国感之免动刀枪,也好兵抗强齐也。

颛孙生、

公子偃  (同白)    主公高见,臣等皆服。

鲁庄公  (白)     打起得胜鼓,班师还朝。

(众人同下。)

【第六场:遭辱】

(四太监、仇牧、宋闵公同上。)

宋闵公  (唱)     命长万领甲车狼烟扫荡,

             但愿得此一去平灭鲁邦。

             得胜归一定要加官封赏,

(御说上。)

御说   (白)     启奏主公:南官长万被鲁国打得折兵败将围困营中!

宋闵公  (白)     想那南宫长万在孤面前夸下海口,必能取胜,他今日一败,宋国威名付于流水。

(南宫牛、南宫长万同上。)

南宫长万 (唱)     鲁庄公他待我恩高义厚,

             回国来见宋君满面含羞。

     (白)     参见主公。

宋闵公  (白)     平身。哎呀将军哪,你此番征战鲁国,必然是大获全胜,令人可敬,令人佩服!来,看酒伺候。来来来,待孤家敬你、攻无不取战无不胜、百战百胜的大将军三杯酒。

南宫长万 (白)     主公尚未知晓为臣兵败么?

宋闵公  (白)     大将军说哪里话来,临行之时,夸下海口,焉能战败而归,莫要推托,快快饮下这杯得胜酒。

南宫长万 (白)     主公莫要羞辱为臣。实指望统领甲车,扫灭狼烟,以报主公之恩,不想鲁国人马身披虎豹之皮,深夜闯入,我军不战自乱,损车败将,为臣孤身冲入敌军之内,不料鲁庄公暗放一箭,正中为臣右肩之上,左腿又中一枪,因此被擒,鲁庄公为了两国合好,放臣回国,实无脸来见主公,臣当——

(一击。)

南宫长万 (白)     万死!

宋闵公  (白)     听你之言,你战败了?

南宫长万 (白)     为臣战败了。

宋闵公  (白)     嘿!得胜酒我替你喝了吧!

(宋闵公喝。冲头。)

宋闵公  (白)     长万,你右膀中箭是你的箭法不好,左腿中枪是你的枪法不高!被囚鲁国有何面目来见孤家,无耻囚徒下殿去吧!

(南宫牛怒,南宫长万羞愧,拦。)

南宫长万 (白)     谢主公。

     (唱)     拜别主公下殿往!

             一场羞辱愧难当。

(南宫牛、南宫长万同下。)

仇牧   (唱)     长万本是英雄将,

             主公莫要把他伤。

     (白)     臣启主公:军家胜败乃是常理,主公这样羞辱于他,恐怕后来不服。

宋闵公  (白)     孤不过是几句戏言,灭灭他的火性,以免后来在孤家面前夸口。卿家去宣长万,明日随孤郊外射猎以试其心。

仇牧   (白)     臣领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见母】

(南宫母上。)

南宫母  (西皮原板)  叹周室历年间臣心失散,

             论强弱动刀兵黎民倒悬。

             我的儿征鲁邦未见回转,

             倒叫我坐不安睡不成眠。

(四军士、南宫长万同上。)

南宫长万 (唱)     败兵归来无颜面,

             来到堂前问娘安。

(南宫长万跪拜。)

南宫母  (唱)     用手儿搀起了我儿长万,

             只见他眼含泪神色不安。

             你把那征战事细说一遍,

             也免得年迈人挂在心间。

南宫长万 (白)     娘啊!

     (西皮慢流水板)儿领兵驱甲车两国来交战,

             中了他伏兵计儿败走荒山。

             那鲁庄王居高临下暗暗射一箭,

             因此上将儿绳索捆绑到营盘。

             儿本应在阵前为国殉了难,

             思想起老母在堂前无人来守看。

             要尽忠舍老娘何人来照管,

             为尽孝因此孩儿转回还,尽忠尽孝不能够两双全。

             回国来见宋君惭愧无有脸面,

             阵阵红云甚是羞惭。

             儿的娘啊莫要悲声叹,

             为老娘不作官,为民倒也安然。

             男儿汉立地天,

             自古道父母恩情重如泰山。

             双膝跪倒我的心如愿,

     (西皮散板)  从今后奉老娘孝敬天年。

南宫母  (唱)     我儿阵前受磨难,

             今日母子又团圆。

     (白)     儿呀,既然阵前中箭,不知你箭伤如何?

南宫长万 (白)     今已痊愈,母亲不必挂心。

南宫母  (白)     待我谢天谢地。

仇牧   (内白)    仇大夫到。

南宫长万 (白)     母亲请到二堂。

(南宫母下。)

南宫长万 (白)     有请!

(仇牧上。)

南宫长万 (白)     仇大人到此何事?

仇牧   (白)     适才主公在金殿之上,只想兵败之辱而怒责将军,莫要挂怀。

南宫长万 (白)     是某将两军阵前兵败而归,不能与国家报效,倒使某愧无脸面矣!

仇牧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理,何必多心。主公不过是几句戏言,莫要伤了君臣大义。

南宫长万 (白)     某将不敢。

仇牧   (白)     明日主公郊外射猎,命将军保驾前往。

南宫长万 (白)     明日随驾前去射猎也就是了。

仇牧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明日射猎到郊外,

             君戏臣子莫挂心怀。

(仇牧下。)

南宫长万 (西皮摇板)  只怪我战敌军大意失败,

             美英名成画饼羞煞将才。

(南宫长万下。)

【第八场:救驾】

(南宫长万、华督、仇牧、御说同上。)

仇牧   (白)     二位大人,主公郊外射猎,你我一同伺候。

华督   (白)     请!

御说   (白)     请!

(四太监、宋闵公同上。)

宋闵公  (白)     众卿你等俱已到齐,为何不见长万在此?

仇牧   (白)     想必是调动猎兵、安排射猎去了。

(南宫长万上。)

南宫长万 (白)     参见主公。

宋闵公  (白)     鲁国囚徒,因何来迟?

南宫长万 (白)     臣在校场操演猎兵,故而来迟。

宋闵公  (白)     从今以后,你要小心伺候。

             来,郊外去者!

南宫长万、
华督、
仇牧、

御说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南宫长万、
华督、
仇牧、

御说   (同白)    来到郊外。

宋闵公  (白)     围住猎场。

(四军士同串过下。)

宋闵公  (唱)     下马且把高坡上,

             观看众将射虎狼。

(宋闵公上高台。南宫长万趟马。)

南宫长万 (唱)     猎游郊外心暗想,

             主公出言又把我伤。

             耳边听得风声响,

(虎形上,南宫长万不敢起弓,下马。虎形上高台抓宋闵公,南宫长万将虎形打死。四太监、四军土同上。)

南宫长万 (白)     主公请转,为臣在此。

宋闵公  (白)     吓煞孤也!

南宫长万 (白)     臣已将虎打死!

(宋闵公见虎形,变脸。)

宋闵公  (白)     唗!孤家正要生擒猛虎,不想被你打死,你多事!

(一击。)

宋闵公  (白)     你真真多事!

仇牧   (白)     主公,长万打虎救驾,其功非小,就该重赏才是。

宋闵公  (白)     这算什么功劳,不过是一勇之夫!带马回城!

南宫长万 (白)     送主公。

宋闵公  (白)     你多事!

(宋闵公、四太监、四军士、华督、仇牧、御说同下。南宫长万羞愧无地自容。锣经“战场”。南宫长万走身段。)

南宫长万 (白)     带马!

(南宫长万下。)

【第九场:弑君】

(四太监、御说、宋闵公同上。)

宋闵公  (唱)     郊外射猎心神爽,

             军士个个逞豪强。

御说   (白)     啊主公,昨日长万打死猛虎主公未曾重赏,臣见他面带怒容,莫非他有谋反之意?

宋闵公  (白)     此事未定真假,待孤宣他进宫,用言语打动于他,看他动静如何。宣南宫长万进宫,你等退下。

(四太监、御说同下。)

大太监  (白)     主公有旨:南宫长万进宫。

南宫长万 (内白)    领旨。

(南宫长万上。)

南宫长万 (念)     两道眉锁英雄恨,一片心怀志士忧。

     (白)     参见主公!

宋闵公  (白)     平身赐坐。

南宫长万 (白)     谢主公。

宋闵公  (白)     长万,孤见你这几日面带不悦,莫非你怀恨孤家不成?

南宫长万 (白)     为臣焉敢心怀不忿,不过是战败回来心中愧恨,不能与主公出力耳!

宋闵公  (白)     原来如此,今日闲暇无事,待孤与你搏棋一回,哪家败了罚酒三杯。

南宫长万 (白)     就依主公。

宋闵公  (白)     来,棋盘摆下。

     (二黄原板)  君臣们宫中饮洒把棋摆,

             论一论高和低各逞英才。

(宋闵公饮酒。)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我主公称妙手招数难解,

             长万我虽用心也难安排。

宋闵公  (白)     你输了!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不料想失一着臣又战败,

宋闵公  (白)     你败了!

南宫长万 (白)     臣败了!

宋闵公  (白)     罚酒三杯!

(南宫长万饮三杯。)

宋闵公  (白)     你多喝点儿罢!

(宋闵公执壶灌南宫长万。)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醉沉沉身无力难把头抬。

宋闵公  (白)     南宫长万,再与孤家见个胜负!

(宋闵公、南宫长万同下棋。)

南宫长万 (白)     为臣我又战败了。

宋闵公  (白)     怎么,你又输了?

南宫长万 (白)     输了。

宋闵公  (白)     看将起来,你真是个屡败不胜的囚徒!

南宫长万 (白)     主公,自古君臣不可相戏,屡次辱骂为臣是何道理?

宋闵公  (白)     住了!想你带领人马征讨鲁国吃了败仗,今日对坐下棋,你又打了败仗,你真真是个屡败不胜的囚徒!

南宫长万 (白)     怎么讲?

宋闵公  (白)     屡败不胜的囚徒!

南宫长万 (白)     我把你这无道的昏君!

     (二黄散板)  自古君臣无戏耍,

             无道昏君做事差。

             长万为国功劳大,

             囚徒也能把人杀。

宋闵公  (二黄散板)  长万胆量比天大,

             不由弧家怒气发。

             手持棋盘将你打,

(宋闵公持棋盘打南宫长万,南宫长万怒。)

南宫长万 (白)     昏君!你要打谁?

宋闵公  (白)     我要打你这囚徒!

(南宫长万冷笑。)

南宫长万 (笑)     嘿嘿嘿嘿……

(南宫长万夺棋盘。)

南宫长万 (二黄散板)  无道君竟敢在虎口拔牙!

(南宫长万杀死宋闵公。五锤。南宫长万出门,仇牧上。)

仇牧   (白)     将军为何这样慌张?

南宫长万 (白)     这……何必多问,大人要想何往?

仇牧   (白)     进宫与主公问安,

南宫长万 (白)     那无道的昏君……

仇牧   (白)     将军何出此言?

南宫长万 (白)     哎呀大夫哇!昏君屡次出言不逊,失了君臣之道,是某一时怒气难忍,我就将他……

仇牧   (白)     怎么样?

南宫长万 (白)     杀死了!

仇牧   (白)     哎呀将军你吃醉了!

南宫长万 (白)     大夫不信,随我进宫看来!

(南宫长万、仇牧同进宫。)

仇牧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一见主公丧了命,

             逆臣长万忒狠心。

     (白)     长万哪!贼子!主公待你不薄,你不该反将主公杀死,豁出我这老命不要,我与你拼了吧!

南宫长万 (白)     使不得!

(仇牧撞死剑上。)

南宫长万 (白)     可惜呀!可惜!

     (二黄散板)  只为昏君太猖狂,

             连累忠良丧无常。

             事到头来难言讲,

     (白)     罢!

     (二黄散板)  顺某昌来逆某亡。

(南宫长万下。御说上。)

御说   (白)     且住!南宫长万手提宝剑出宫而去,定有缘故,待我进宫看来。

(御说进宫。)

御说   (白)     哎呀主公啊!

(牌子。)

御说   (白)     长万啊,贼子!你将主公杀死,我不免投奔鲁国借兵报仇便了。

(御说下。)

【第十场:杀将】

(南宫长万、南宫牛同上,双进门。)

南宫牛  (白)     参见爹爹。

南宫长万 (白)     我儿速速进宫,将公子御说抓来见我。

南宫牛  (白)     遵命!

(南宫牛下。华督上。)

华督   (白)     南宫长万!主公待你不薄,你不该将主公杀死,休走看剑!

(南宫长万夺剑将华督杀死。南宫牛上。)

南宫牛  (白)     公子御说逃走,直奔鲁国而去。

南宫长万 (白)     谅他走至不远,命你带领甲车一二百乘,紧紧追赶!

南宫牛  (白)     遵命!

(南宫长万、南宫牛自两边分下。)

【第十一场:伐宋】

(四军土、二鲁将、公子偃、颛孙生、鲁庄公同上。)

鲁庄公  (唱)     齐国以强把弱欺,

             宋国无端起战机。

             释放长万孤有妙计,

(御说上。)

御说   (白)     鲁侯啊……

鲁庄公  (白)     公子为何这等模样?

御说   (白)     鲁侯容禀。

(牌子。)

鲁庄公  (白)     既是南宫长万谋反,待孤发兵与你父报仇就是。

御说   (白)     多谢鲁候。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南宫牛讨战!

鲁庄公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鲁庄公  (白)     何人出马,擒那南宫牛?

颛孙生  (白)     待臣前去擒来!

鲁庄公  (白)     多加小心!

(颛孙生下,四军士带马同下。通鼓。颛孙生绑南宫牛同上。)

颛孙生  (白)     南宫牛擒到!

鲁庄公  (白)     大胆南宫牛,你父子谋反朝廷,将宋闵公杀死,哪里容得,推出斩了!

(二军土押南宫牛同下。二军士同上。)

二军士  (同白)    斩首已毕。

鲁庄公  (白)     颛孙生听令:命你假扮南宫牛模样,诈开城门速速进城,孤家大兵随后就到。

颛孙生  (白)     得令!

鲁庄公  (白)     众将官!兵发宋国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诈城】

(城墙。四军士绑御说、颛孙生同上。)

颛孙生  (白)     来此宋国城下,待俺放一号箭。

(南宫长万上城。)

南宫长万 (白)     城下何人放箭?

颛孙生  (白)     南宫牛回来了。

南宫长万 (白)     捉拿公子御说可曾拿到?

颛孙生  (白)     今已拿到,父帅请看。

南宫长万 (白)     我看他不清,待为父与你开城。

(南宫长万出城摸黑,颛孙生、南宫长万抓枪同下。四军士、二鲁将同上,同进城。)

【第十三场:护母出城】

(南宫母上。)

南宫母  (唱)     耳边厢又听得军鼓声震,

             但不知我儿他可曾出兵。

(南宫长万、颛孙生同上,小开打。颛孙生败下。)

南宫长万 (白)     参见母亲。

南宫母  (白)     外面何来战鼓之声?

南宫长万 (白)     母亲,那鲁庄公将城池打破,眼看就要杀进府门来了!

南宫母  (白)     即是城池已破,你不进宫保护主公,回来作甚?

南宫长万 (白)     这个——

南宫母  (白)     回来作甚?

南宫长万 (白)     恐怕母亲有失。

南宫母  (白)     儿可知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娘不用我儿保护,速速进宫保驾去罢!

南宫长万 (白)     是!

南宫母  (白)     快去!

南宫长万 (白)     是!

南宫母  (白)     快去!

南宫长万 (白)     哎呀母亲哪!主公他……

南宫母  (白)     他怎么样了?

南宫长万 (白)     他、他、他归天了!

南宫母  (白)     哎呀!

     (西皮小导板) 听说主公丧了命,

(四军士、二鲁将、公子偃、颛孙生、鲁庄公同上,过场,同下。南宫长万出门,望门。五锤。南宫长万进门。)

南宫母  (唱)     锦绣家邦化灰尘。

     (白)     哎呀儿呀!如今国破家亡如何是好?

南宫长万 (白)     母亲且莫惊慌,待孩儿寻找车辆保定母亲,陈国避难,日后借来人马再报此仇。

南宫母  (白)     就依我儿。

南宫长万 (白)     待孩儿寻找车辆。

(南宫长万出门。公子偃上,开打,南宫长万、公子偃同架下。)

南宫母  (白)     不好了!

     (西皮散板)  最可叹众黎民遭此不幸,

             但愿得到陈国搬来救兵。

(南宫长万推车架二鲁将同上。)

南宫长万 (白)     母亲请来上车!

(二鲁将同架住。)

南宫长万 (白)     母亲快来上车!

南宫母  (白)     来了!

(南宫母上车,南宫长万推车架二鲁将同下。鲁庄公、四军士同追下。)

【第十四场:战将突围】

南宫长万 (内二黄导板) 驱车战将军鼓震,

(撕边。南宫长万左手推车右手执枪,架住二鲁将、颛孙生、公子偃同出场,于“八大倾仓”中亮相唱“震”。起急急风牌。南宫长万推车、驾将走至上场门台口。起软四击头。南宫长万向左斜方推车。起软四击头。南宫长万向右台口推二鲁将、颛孙生、公子偃。起三锤。南宫长万将车送至高台前,南宫母上高台。起四击头。南宫长万推出二鲁将、颛孙生、公子偃,打二鲁将、颛孙生、公子偃同腾鼻,二鲁将、颛孙生、公子偃同退后,南宫长万旋子上高台,背枪亮相。四兵士,鲁庄公抱令旗暗同上,鲁庄公在上场门台口的高台上下,后站四兵。)

南宫母  (回龙)    我的儿要留神,

南宫长万 (唱)     年迈高堂你且莫耽惊。

颛孙生  (唱)     尔可敢杀?

公子偃  (唱)     尔可敢争?

南宫长万 (唱)     俺似猛虎,

             看你们好以羊群,

             不由我二目圆睁,

             我的杀气腾腾,

             鲁国的人马哪一个愿死不用生,你们来显奇能。

(南宫长万尾腔中耍枪花,于“衣大大仓”中亮相。起原板过门。)

鲁庄公  (二黄原板)  众将官且退后莫往前进,

(起长锤。二鲁将、颛孙生、公子偃同允,反领圆场,自上场门同下。起垛头。南宫长万耍枪亮住。)

南宫母  (二黄原板)  观人马似潮涌好不惊人。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儿好比铁石汉,何惧他们以多为胜,

(南宫长万尾腔中耍枪,“衣大大仓”中亮相。起“战场”。二鲁将同上。)

二鲁将  (同白)    哪里走!

(二鲁将各执双刀,欲登高,被南宫长万挡开,开二鲁将枪背,南宫长万翻下,与二鲁将打三股挡,二鲁将同败下。起垛头。南宫长万耍枪亮相。)

南宫母  (二黄原板)  暗瞩告众神灵。

鲁庄公  (二黄原板)  休要放走叛逆之臣,

(公子偃在鲁庄公唱时执枪暗上。)

公子偃  (二黄原板)  你往哪里逃生!

(公子偃唱时持枪扎南宫长万脖,南宫长万于“衣大大仓”中反扎公子偃脖,亮住。)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你是休想活命,

             鲁国纵有百万兵,

             管叫你们难以回程。

(南宫长万唱“回程”时,边唱边与公子偃对打,唱完起锣经“战场”打“老虎枪”。南宫长万开公子偃枪背,公子偃下,南宫长万上高台。颛孙生执枪上,攻高台,以枪刺南宫长万,南宫长万抓住。颛孙生随之上高台,南宫长万、颛孙生同一拽两拽,南宫长万踢开颛孙生手,颛孙生抢背落地。起垛头。南宫长万亮相。)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我下山坡,

南宫母  (二黄原板)  儿莫战争,

颛孙生  (二黄原板)  敢来对阵?

南宫长万 (二黄原板)  开口骂颛孙生,

             你是败将有何本领,

             刹时叫你命丧残生!

(二鲁将、公子偃同上。南宫长万由高台蹦下边唱“残生”边与颛孙生、公子偃、二鲁将同开打。锣经转急急风牌。南宫长万腾开二鲁将、公子偃、颛孙生,于右外角起“四击头”,上高台,对峙亮相。)

鲁庄公  (唱)     人来看过弓和箭,

             看他母子怎逃生。

     (白)     看箭!

(鲁庄公射箭,南宫长万低头,南官母中箭。)

南宫母  (白)     哎呀!

(南宫母握箭坐椅上。)

南宫长万 (白)     哎呀!

     (唱)     一见母亲中了箭,

             舍死忘生护娘亲。

鲁庄公  (白)     乱箭齐发!

(起风入松牌。四兵士同射箭,南宫长万持枪拨打,二鲁将同上前欲打。)

南宫长万 (白)     看枪!

(南宫长万刺死鲁将甲,颛孙生接过兵士甲弓箭射南宫长万。)

颛孙生  (白)     看箭!

(南宫长万抓箭,众人同惊后退。)

南宫长万 (白)     长万去也!

(南宫长万亮相。尾声。)
(完)


浏览次数:4115 ┊ 字数:1036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