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车胄》

主要角色
关羽:红生
张飞:净
刘备:生
郑康成:生
陈登:生
车胄:净

情节
董卓已除,吕布被斩。曹操封为丞相,疑忌桃园弟兄,命刘备助车胄镇守徐州,但暗中致书车胄,命图刘备。车胄与陈登计议,欲于刘备放粮回城之时,乱箭射死。陈登秉性正直,泄密于关羽。关羽乃与张飞乘夜赚车胄出城,将其杀死。刘备占领徐州。

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斩车胄》(根据《京剧汇编》第八十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8.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车胄同上。)

车胄   (引子)    统领雄兵,奉将令,镇守徐州。

     (念)     幼习枪法有数年,久敌疆场马蹄欢。东西征讨南北剿,才得领军掌兵权。

     (白)     本太守车胄。自从丞相攻取徐州,斩了吕布,奉命镇守此郡。前者袁术兴兵前来,连战数阵不能取胜,我也曾请兵援助,不知丞相命何人前来。

             站堂军,伺候了!

上手   (内白)    桃园弟兄到。

龙套   (同白)    桃园弟兄到。

车胄   (白)     有请。

(吹打。四上手、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车将军。

车胄   (白)     刘使君,请坐!

(车胄、刘备同坐。)

刘备   (白)     谢座。

车胄   (白)     使君兄弟到此何事?

刘备   (白)     奉丞相之命,帮助将军同镇徐州。

车胄   (白)     我与袁术交兵,屡战不胜,今幸贵兄弟前来相助,徐州无忧矣。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将军,今有袁术,差纪灵带兵前来讨战。

张飞   (白)     车将军,待俺老张出马,杀退纪灵之兵。

车胄   (白)     将军须要小心。

张飞   (白)     得令!

             马来,马来。

(四上手、张飞同下。内战鼓声。四上手、张飞同上。)

张飞   (白)     咱老张斩了纪灵,杀退袁术人马,特来交令。

车胄   (白)     三将军之功也。

刘备   (白)     车将军的虎威。徐州之围已解,刘备还要探望家小,告辞了。

(吹打。四上手、刘备、关羽、张飞同下。旗牌上。)

旗牌   (白)     门上哪位听事?

中军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京城有信到此。

中军   (白)     候着。

             启将军:京城有信到此。

车胄   (白)     传。

旗牌   (白)     与车将军叩头。

车胄   (白)     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奉丞相所差,书信呈上。

车胄   (白)     呈上来。待某拆书一观!

(牌子。)

车胄   (白)     拜上丞相,说车胄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车胄   (白)     来,请众位将军、陈参谋进帐!

中军   (白)     众位将军、陈参谋进帐!

(陈登、四将同上。)

陈登   (念)     常怀忠义性,胸藏百万兵。

     (白)     参见太守。

车胄   (白)     参谋、诸位将军少礼。

陈登、

四将   (同白)    谢太守。传我等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车胄   (白)     桃园刘、关、张到此言道,奉丞相将令同镇徐州。丞相又有书信前来,叫我灭除桃园。参谋、众位将军有何高见灭却桃园?

陈登   (白)     这……

将甲   (白)     末将倒有一计献上。

车胄   (白)     有何妙计?

将甲   (白)     先命桃园弟兄去往四乡放粮。放粮回来,将东西南三门紧闭,只留北门。他弟兄进城之时,乱箭齐发,哪怕桃园不灭!

车胄   (白)     此计甚好。中军过来,传我将令,命桃园弟兄,速往四乡放粮,不得违误。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车胄   (白)     众将各归本队准备。掩门!

(车胄下。四将自两边分反下。)

陈登   (叫头)    且住。

     (白)     原来车胄要害桃园弟兄。我想刘、关、张为国安民,久战疆场,乃有用之材。况且我与刘备乃同窗契友,俱是郑老先生门生。我岂能眼睁睁看他遭此毒手?

(陈登想。)

陈登   (白)     啊哈,有了。刘备此番放粮,一定拜望郑老先生。我不免赶到郑老先生家中,与他送上一信。我就是这个主意,唉,我就是这个主意!

(陈登下。)

【第二场】

郑康成  (唱)     谗臣当道天下乱,

             告职归林隐家园。

(刘备上。)

刘备   (白)     老师在家么?

郑康成  (白)     哦,刘使君来了,请坐。

刘备   (白)     谢座。老师近日可好?

郑康成  (白)     好,刘使君转回徐州来了?

刘备   (白)     正是。董卓已灭,曹操掌权,命我协助车胄,共守徐州。如今奉令四乡放粮,前来拜谒老师来了。

郑康成  (白)     既有公务在身,不可停留,闲时再叙。

刘备   (白)     门生告辞了。

(刘备下。双冲头。陈登上,现惊慌之状。)

郑康成  (白)     陈登,为何如此慌张?

陈登   (白)     老师,那刘使君可曾前来?

郑康成  (白)     来过不久,往四乡放粮去了。

陈登   (白)     哎呀,刘备性命休矣。

(郑康成惊讶。)

郑康成  (白)     何出此言?

陈登   (白)     哎呀,老师呀!那车胄设计命桃园弟兄四乡放粮,将东西南三门紧闭。桃园放粮回来,须进北门,那时乱箭齐发,要灭除桃园弟兄。

郑康成  (白)     刘使君走了不久,你何不速速追赶,与他送上一信才是。

陈登   (白)     哎呀,老师呀!想我在车胄营中吃粮,前去送信,恐他多疑。若当着老师面前,说明此事,他定不见疑。我眼睁睁看他遭此毒手,我又于心何忍?这……倒难了。

郑康成  (白)     待老夫修书一封,你与他送去,他定不生疑。

陈登   (白)     待门生溶墨。

(郑康成修书。)

陈登   (白)     老师,那刘使君从哪条道路而去?

郑康成  (白)     从那条道路而去。

(郑康成、陈登双冲三翻身同亮相下。)

【第三场】

(四车夫、四上手、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三弟听令!东厢放粮。

(张飞领二车夫同下。)

刘备   (白)     二弟就在此处放粮!兄去南厢去了。

(刘备领二车夫同下。)

关羽   (白)     军士们!四乡放粮,不许欺压百姓,若有不遵者,斩!听俺吩咐。

     (西皮摇板)  连年争战民遭困,

             四乡放粮要公平。

             耳旁听得人声震——

(陈登上。)

关羽   (白)     呔!行走慌张,定是奸细!休走看剑!

陈登   (白)     不……是奸细,我是下书的。

(陈登跪。)

关羽   (白)     下书的?

陈登   (白)     送、送、送信的。

关羽   (白)     送信的?

陈登   (白)     送信的。

关羽   (白)     起来。

(陈登起。)

关羽   (白)     我来问你,书信下与何人?

陈登   (白)     下与刘使君的。

关羽   (白)     刘使君?

陈登   (白)     正是。

关羽   (白)     拿来我看。

陈登   (白)     这……书信要面交本人。

关羽   (白)     刘使君即我,我即刘使君也。

陈登   (白)     请问公何人也?

关羽   (白)     某乃关云长。

陈登   (白)     原来是二将军,失敬了。

关羽   (白)     岂敢,书信何在?

陈登   (白)     有……将军请看。

(关羽看信,惊。)

关羽   (白)     下书的,你叫什么名字?

陈登   (白)     我叫陈登。

关羽   (白)     陈登?

陈登   (白)     正是。

关羽   (白)     你在何人帐下?

陈登   (白)     我在车胄营中。

关羽   (白)     住了,你在车胄帐下,前来送信,分明有诈,看剑!

陈登   (白)     将军留头讲话,容我说明。

关羽   (白)     好,起来!

陈登   (白)     是。

关羽   (白)     我来问你,与刘使君有亲?

陈登   (白)     非亲。

关羽   (白)     有故?

陈登   (白)     正是有故。

关羽   (白)     何故?

陈登   (白)     哎呀,将军呀!我与刘使君乃同窗契友,俱是郑康成先生门生,若是眼睁睁看你弟兄遭此毒手,我的义在哪里?

关羽   (白)     哦呵!原来是某大哥同窗契友,关某失敬了。

陈登   (白)     岂敢,告退。

关羽   (白)     为何去心忒急?

陈登   (白)     恐车胄见疑。

关羽   (白)     恕不强留了。

陈登   (白)     二将军对刘使君言讲,千万不可回城。

关羽   (白)     是。

陈登   (白)     二将军对刘使君言讲,是陈登前来送信。

关羽   (白)     知道了。

陈登   (白)     啊,二将军。

关羽   (白)     记下了,请!

(陈登下。张飞上,看。)

张飞   (白)     何人到此?

关羽   (白)     大哥学友前来送信,那车胄要灭桃园弟兄。

张飞   (白)     啊,待俺进城与车胄辩理,要了他的狗命!

关羽   (白)     且慢!三弟在可打草惊蛇。你我今晚三更时分,不执灯笼火把,高打许褚、张辽旗号,赚开城池,杀他个措手不及。

张飞   (白)     好,二哥高见。正是: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关羽、张飞同下。)

【第四场】

(车胄、陈登、四将同上。)

车胄   (西皮摇板)  探马连次报得紧,

             城外发来一支兵。

             叫我恍惚心不定,

(车胄、陈登、四将同上城。)

车胄   (西皮摇板)  黑夜间分不出哪路兵。

关羽   (内西皮导板) 徐州城外放号炮,

(四上手、关羽、张飞同上。)

关羽   (西皮流水板) 许、张旌旗空中飘。

             人马驻扎在吊桥,

             车胄小儿命难逃!

关羽、

张飞   (同白)    呔,开城。

车胄   (白)     何人叫城?

关羽   (白)     俺乃许褚。

张飞   (白)     俺乃张——辽。

车胄   (白)     二位将军到此何事?

关羽   (白)     奉丞相密令,会同将军灭却桃园弟兄!

车胄   (白)     黑夜之间,难分皂白,明日五鼓天明开城。

关羽   (白)     若是走漏消息,桃园弟兄逃走,何人担待?

车胄   (白)     这个……陈参谋此城开得么?

陈登   (白)     此城嘛,开得,开得。

车胄   (白)     守城军,开城!

(车胄出城。)

车胄   (白)     张将军在哪里?

张飞   (白)     车将军在哪里?看枪!

车胄   (白)     哎呀!

(车胄跑下。张飞进城,关羽追下,小开打。混战。车胄上。)

车胄   (白)     且住,桃园弟兄有变,我不免急速回城,调动人马!

(车胄走圆场,叫城。)

车胄   (白)     开城!

张飞   (白)     何人叫城?

车胄   (白)     太守车胄。

张飞   (白)     车胄,咱老张占了城池了。

车胄   (白)     哎呀!

关羽   (内白)    呔,车胄老儿,关羽来也。

(关羽上,斩车胄。张飞出城。)

张飞   (白)     二哥,车胄家眷被小弟斩尽了。

刘备   (内白)    刘使君到。

(刘备匆忙上。)

刘备   (白)     啊?为何将车胄杀死?

关羽   (白)     这厮谋害桃园。

张飞   (白)     诈城将贼杀死。

刘备   (白)     斩了车胄,其罪非小。

(陈登急迎上。)

陈登   (白)     贵弟兄先占徐州,再图后举。

刘备、
关羽、

张飞   (同白)    好!同进徐州!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064 ┊ 字数:394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