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二堂舍子》

主要角色
刘彦昌:老生,纱帽,黑三,蓝帔,衬褶子,香色彩裤,厚底靴;打堂时穿宝蓝褶子,绦子,高方巾
王桂英:青衣,大头,点翠花儿,蓝帔,花裙,彩鞋
沉香:娃娃生,孩儿发,小褶子,绦子,青彩裤,带穗洒鞋
秋儿:娃娃生,孩儿发,小褶子,绦子,青彩裤,带穗洒鞋
秦灿:架子花脸,相貂,黪满,鬓发,黑蟒,玉带,厚底靴
秦官保:丑,武生巾,绿褶子,青彩裤,白袜,黑鞋,扇子
魏虎:丑,矮方巾,丑三,褶子,大坎肩,绦子,方口皂鞋
书童:丑,孩儿发,茶衣,腰巾,青彩裤,白袜,黑鞋
小院子:丑,青罗帽,青褶子,大带,青彩裤,白袜,黑鞋
学生甲:小生,孩儿发,茶衣,腰巾,青彩裤,白袜,黑鞋
学生乙:小生,孩儿发,大袖,腰巾,青彩裤,白袜,黑鞋
八牢子:武行,秦椒帽,竹布茨菇叶,箭衣,卒坎,大带,青彩裤,薄底靴,鸭嘴棍

《二堂舍子》马连良饰刘彦昌
《二堂舍子》马连良饰刘彦昌
情节
沉香与弟秋儿在南学读书,失手打死秦官保,归告父亲刘彦昌。兄弟争认行凶,刘彦昌与妻王桂英共同责问:先是王桂英袒护亲子秋儿,被刘彦昌责备;后王桂英怜沉香无母,乃舍秋儿抵罪,放走沉香。

注释
剧本根据梅兰芳、马连良先生1958年在工人俱乐部一次义演中合演的录音,并补充了闹学和打堂的台词,印行出版。闹学一段是郭元祥根据他父亲郭春山先生和萧老(萧长华)的剧本整理补充的,当年郭春山演老师,萧老演官保。打堂一段,关于秦灿的台词、身段、舞台调度是马崇仁向侯老(侯喜瑞)核对整理的。舍子一场上场念对,原词为“乌鸦喜鹊同噪,吉凶事全然不晓”,经马连良先生挪用三本《五彩舆》中台词,改为“秋风雁塔题名早,春日琴堂得意新”。

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4.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魏虎   (内白)    嗯喷!

(小锣五击头。魏虎上。)

魏虎   (念)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小锣五击头。魏虎坐小座。书童自下场门上。)

魏虎   (白)     小生魏虎。就在此处开了一座书馆,上学的学生不少。今日天时不早,怎么还不见来上学呀?

             童儿。

书童   (白)     老师。

魏虎   (白)     叫他们上学来呀。

书童   (白)     是。

(书童出门。)

书童   (白)     学生们快来上学呀!

(书童回原位。)
沉香、
秋儿、

二学生  (内同白)   来了。

(小锣水底鱼牌。沉香、秋儿、二学生同上,同进门。)
沉香、
秋儿、

二学生  (同白)    参见老师。

魏虎   (白)     罢了,罢了。各自坐好了。

(沉香、秋儿同坐大边桌子后面,二学生同坐小边桌子后面。)

魏虎   (白)     要专心读书,读好书将来要做官的。

秦官保  (内白)    啊哈!

(小锣五击头。秦官保上,小院子随上。)

秦官保  (念)     我父在朝官不小,生下我来叫官保。虽然他的年纪老,我先天不足后天好。

     (白)     在下秦官保。我父秦灿,乃当朝首相。我爸爸给我找了个教书匠,我瞧他有点儿蒙事。有了,今儿个拿他开开心。

             小子,我叫你买的那个玩意儿买来没有哇?

小院子  (白)     公子,我买来了,您瞧。

(小院子从怀里掏出白满。)

小院子  (白)     这个行不行?

秦官保  (白)     嘿!还是个白的。哈……行行。你先回去吧,吃饭时候再接我来。

小院子  (白)     是啦!

(小院子自上场门下。)

秦官保  (韵白)    门上有人吗?

(书童出门。)

秦官保  (白)     您是干什么的?

秦官保  (韵白)    我是从外国留学而回,闻得你家老师在此教馆,特地前来拜访拜访。

书童   (白)     您候一候。

(书童进门。)

书童   (白)     老师,外头有了拜访的了。

魏虎   (白)     好好好,说我出迎。

书童   (白)     老师出迎。

(魏虎、书童同出门。)

魏虎、          

秦官保  (同白)    (年兄)(老师)在哪里?(年兄)(老师)在……

魏虎   (白)     年兄请。

秦官保  (韵白)    老师请。

(秦官保、魏虎、书童同进门。秦官保站大边,魏虎、书童同站小边。)

魏虎   (白)     年兄请坐。

(魏虎坐小边八字椅。)

秦官保  (韵白)    有座,有座。

(秦官保坐大边八字椅。)

魏虎   (白)     请问年兄是从哪里而来呀?

秦官保  (韵白)    我是从外国留学而回。闻得老师在此教馆,特来请教。

魏虎   (白)     不敢当啊,不敢当。

秦官保  (韵白)    请问老师:这天上有多少星星?

(魏虎站起来到台口。)

魏虎   (白)     唔呀,糟了!这个人好奇怪呀?

(书童走到台口。)

书童   (白)     老师怎么糟了?

魏虎   (白)     他问我:“这天上有多少星星?”我哪里晓得有多少星星哪!

书童   (白)     有的说,有的说。您就说:除去日、月都是星星。

魏虎   (白)     哦,好的,好的。对对对。

(魏虎坐下。)

魏虎   (白)     啊,年兄,你问我:“这天上有多少星星?”除去日、月都是星星。

秦官保  (韵白)    哎呀!高才呀,高才!

魏虎   (白)     过奖啊,过奖。

秦官保  (韵白)    请问老师:这河里有多少鱼?

魏虎   (白)     唔呀!告便。

(魏虎到台口。)

魏虎   (白)     坏了,坏了!

(书童走到台口。)

书童   (白)     老师怎么坏了?

魏虎   (白)     他问我:“这河里有多少鱼?”我哪里晓得呀!

书童   (白)     这好说,您就说除去水和草都是鱼。

魏虎   (白)     哦,不错。好的,好的!

(魏虎坐下。)

魏虎   (白)     啊年兄,你问我:“这河里有多少鱼?”哦,除去水和草都是鱼。

秦官保  (韵白)    哎呀,大才呀,大才!

魏虎   (白)     韭菜呀,韭菜!

秦官保  (韵白)    啊,老师。这牛身上有多少毛?

魏虎   (白)     这……告便。

(魏虎走到台口。)

魏虎   (白)     唔呀,不好了,不好了!

(书童走到台口。)

书童   (白)     老师怎么又不好了?

魏虎   (白)     他问我:“这牛身上有多少毛?”我哪里晓得呀!

书童   (白)     咳,这还不好说!您就说:除去皮、骨、肉都是毛。

魏虎   (白)     哦,不错,不错。有理呀,有理!少时我要赏你几个钱。

(魏虎坐下。)

魏虎   (白)     啊,年兄,你问我:“这牛身上有多少毛?”除去皮、骨、肉都是毛。

秦官保  (韵白)    老师高见哪,高见!

魏虎   (白)     岂敢,岂敢!

秦官保  (韵白)    天已不早,我要告辞了。

(秦官保到台口。魏虎到台口。)

魏虎   (白)     啊,慢来,慢来。年兄来了半日,还未曾见面。你放下手来,我看看你。

秦官保  (韵白)    我在外国受了风寒,这手放不下来了。

魏虎   (白)     啊,不不不,你放下手来。

(魏虎拉下秦官保的手。)

魏虎   (白)     啊!

(魏虎把白满揪下。)

魏虎   (白)     你是秦官保!唔呀……你来拿我开心哪!

秦官保  (白)     老师,我就这一回,下次不敢了。

魏虎   (白)     今天不打你,要惯你的下次。

(魏虎坐小座。书童取戒方。秦官保站大边。)

秦官保  (白)     老师,我就这一次,下次再也不敢了。

魏虎   (白)     来,拿戒方过来,我要管教管教你。

秦官保  (白)     老师,你饶了我吧。

魏虎   (白)     饶了你,哼!惯你的下次。

秦官保  (白)     老师,您别打我,我……愿认罚。

魏虎   (白)     认罚?我罚你二十两银子。

秦官保  (白)     老师,我哪来的二十两银子呀!

魏虎   (白)     无有银子,我罚你什么呀?

秦官保  (白)     您罚我背书得了。

魏虎   (白)     什么,罚你背书?好,罚你背书也好。脸朝外,背吧。

(秦官保脸朝外站。)

秦官保  (白)     老师,背什么书啊?我全忘了。

魏虎   (白)     什么,你念的书全忘了?

秦官保  (白)     可不是吗!

魏虎   (白)     背《百家姓》。

秦官保  (白)     唔,《百家姓》,《百家姓》……

魏虎   (白)     哎……你怎么背起《百家姓》哪?

秦官保  (白)     哟!您不是说背《百家姓》吗?

魏虎   (白)     我叫你背《百家姓》里的书文哪!

秦官保  (白)     老师,《百家姓》里的书文都是什么呀?

魏虎   (白)     唔呀!你念的书全忘了。

秦官保  (白)     老师,没都忘,就是想不起来了。

魏虎   (白)     好好好,我提提你:赵钱孙李。

秦官保  (白)     哦,赵钱孙李,赵钱孙李……

魏虎   (白)     往下背。

秦官保  (白)     赵钱孙李。

魏虎   (白)     怎么总是赵钱孙李呀?嗯,下边是周吴郑王,背。

秦官保  (白)     哦!周吴郑王,周吴郑王……

魏虎   (白)     哎!冯陈褚魏。

秦官保  (白)     冯陈褚魏,冯陈褚魏……

魏虎   (白)     魏……

秦官保  (白)     魏,老师,魏什么呀?

魏虎   (白)     怎么想不起来了?

(魏虎站起到台口。)

魏虎   (白)     唔呀!冯陈褚魏,下边是什么了?我都叫他把我气糊涂了。嗯!

(魏虎坐下。)

魏虎   (白)     好了,你就背到这里好了。

秦官保  (白)     就……老师,您多上点儿,哪个上三句的?这不成三条腿了。再说回家我爸爸一问,我怎么说呀,我?

魏虎   (白)     多了你记不住的。

秦官保  (白)     老师,您上的越多,我就越记得住,少了我记不住。

魏虎   (白)     怎么?多了记得住,少了你倒记不住!

秦官保  (白)     对了,您越教得多,我越记得住。

魏虎   (白)     好!今天我要扯书,我扯到哪里,你要跟我到哪里。

秦官保  (白)     好!我跟您扯吧。

魏虎   (白)     好!脸朝外站好。

秦官保  (白)     哎!脸朝外。

(秦官保脸朝外。)

魏虎   (白)     我要扯书了,赵钱孙李。

秦官保  (白)     赵钱孙李。

魏虎   (白)     周吴郑王。

秦官保  (白)     周吴郑王。

魏虎   (白)     冯陈褚魏。

秦官保  (白)     冯陈褚魏。

魏虎   (白)     魏……未卜先知。

秦官保  (白)     未卜先知。

魏虎   (白)     知过必改。

秦官保  (白)     知过必改。

魏虎   (白)     改邪归正。

秦官保  (白)     改邪归正。

魏虎   (白)     正大光明。

秦官保  (白)     正大光明。

魏虎   (白)     明声远德。

秦官保  (白)     明声远德。

魏虎   (白)     得一望二。

秦官保  (白)     得一望二。

魏虎   (白)     二八佳娥。

秦官保  (白)     二八佳娥。

魏虎   (白)     鹅鸭浮水。

秦官保  (白)     鹅鸭浮水。

魏虎   (白)     水付云罗。

秦官保  (白)     水付云罗。

魏虎   (白)     锣声鼓响。

秦官保  (白)     锣声鼓响。

魏虎   (白)     响震连天。

秦官保  (白)     响震连天。

魏虎   (白)     天兵天将。

秦官保  (白)     天兵天将。

魏虎   (白)     将……

秦官保  (白)     将,

(秦官保脸转向魏虎。)

秦官保  (白)     老师,这该蒋沈韩杨了吧?

魏虎   (白)     唔呀,你全会了!

(魏虎站起。)

秦官保  (白)     我再不会,您不定扯到哪去呢!

魏虎   (白)     你这是拿我玩笑。今天不打你,惯你的下次。

             搬板凳去。

(魏虎从桌上拿戒方。)

书童   (白)     是。

(书童搬板凳横放在台中。)

魏虎   (白)     趴下。

秦官保  (白)     老师,您别打我了,下次不敢了。

魏虎   (白)     不行,趴下。

秦官保  (白)     哎,哎。

(秦官保躺在板凳上。)

魏虎   (白)     唔呀!我叫你趴下,你怎么躺下了?

秦官保  (白)     老师,我不会呀!

魏虎   (白)     怎么连趴下都不会?

秦官保  (白)     您没教过我呀!

魏虎   (白)     这也要我教你?

秦官保  (白)     您不教我,我怎么会呀?

魏虎   (白)     唔呀!连趴下都不会。好好,我来教导于你。拿着!

(魏虎把戒方交给秦官保。)

魏虎   (白)     趴下要这个样子。

(魏虎趴在凳上。)

魏虎   (白)     双手抱着板凳头,就这样子挨打。

(乱锤。秦官保打魏虎。)

魏虎   (白)     唔呀!怎么打起我来了!

(乱锤。魏虎跑下,书童溜下,秦官保追下。)
(沉香拿砚台出位,秋儿出位站台中。)

沉香   (白)     看秦官保责打先生,你我速速赶上前去便了。

(冲头。沉香、秋儿同下,二学生同溜下。乱锤。魏虎上,藏起。秦官保追上,寻找。回头朝上场门找,沉香、秋儿同追上,沉香用砚台打秦官保头部,秦官保躺地下死。)

沉香   (白)     打死了。

秋儿   (白)     快回家吧!

(冲头。沉香丢下砚台,沉香、秋儿自上场门同跑下。)

魏虎   (白)     唔呀!好厉害的秦官保,打起我来了,我不能教他了。

(魏虎看见尸首。)

魏虎   (白)     唔呀!他怎么躺在这里?起来!

(魏虎用脚踢。)

魏虎   (白)     滚起来!

(魏虎摸秦官保的嘴。)

魏虎   (白)     唔呀!没有气了,人命关天,我也溜了吧!

(冲头。魏虎逃下,小院子上。)

小院子  (白)     公子,公子。哎哟!我们公子让人打死啦!

(小院子拾起砚台。)

小院子  (白)     这砚台是沉香的,好哇,是他。回府报与老爷知道便了。

(大锣打下。小院子拿砚台下。)

【第二场】

刘彦昌  (内白)    嗯喷!

(小锣帽儿头,小锣上场。刘彦昌上,走到正场台口。)

刘彦昌  (念)     秋风雁塔题名早,春日琴堂得意新。

(刘彦昌坐小座。)
沉香、

秋儿   (内同白)   走哇!

(大锣水底鱼牌。沉香、秋儿急同上,进门。沉香到大边,秋儿到小边,向刘彦昌同跪下。)
沉香、

秋儿   (同哭)    爹爹呀……

刘彦昌  (白)     啊?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我把你们两个奴才,想是在学中不用心读书,被先生责打,回来为父还是要打!

沉香、

秋儿   (同叫头)   爹爹呀!

     (同白)    孩儿在南学攻书,一时失手,将秦府官保打死了!

(撕边一击。刘彦昌站起。)

刘彦昌  (白)     怎么讲?

沉香、

秋儿   (同白)    将秦府官保打死了!

刘彦昌  (白)     哎呀!

(刘彦昌左袖垂下,右水袖撩在头后上方。气椅,撕边一击接快冲头。刘彦昌坐下。沉香、秋儿同扶住。)
沉香、

秋儿   (同白)    爹爹醒来!

(大锣导板头。)

刘彦昌  (二黄导板)  听说姣儿打伤人,

沉香、

秋儿   (同白)    爹爹醒来!

(冲头。刘彦昌苏醒,站起。)

刘彦昌  (叫头)    沉香!

沉香   (叫头)    爹爹!

刘彦昌  (叫头)    秋儿!

秋儿   (叫头)    我父!

刘彦昌  (白)     儿呀……

沉香、

秋儿   (同白)    爹爹呀……

(刘彦昌、沉香、秋儿同哭。快纽丝。)

刘彦昌  (二黄散板)  冷水浇头怀抱冰。

             回头再对姣儿论,

     (白)     儿啊!

     (二黄散板)  哪一个奴才打死人?

(住头。)

刘彦昌  (白)     儿啊,秦府官保是何人打死的?

沉香   (白)     是孩子儿打死的。

刘彦昌  (白)     怎么,是你打死的?

沉香   (白)     正是。

刘彦昌  (白)     好,近前来。

(刘彦昌打沉香嘴巴。)

刘彦昌  (白)     好奴才!

(快纽丝。)

刘彦昌  (二黄散板)  骂声无知小沉香,

             不该在学中把人伤。

             手拉沉香秦府往,

(撕边一击。刘彦昌左手拉沉香,欲出门。)

秋儿   (白)     哪里去?

刘彦昌  (白)     唉!

     (二黄散板)  去到秦府把命偿。

(住头。)

秋儿   (白)     啊,爹爹,秦府官保是孩子儿打死的。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怎么,是你打死的呀?

秋儿   (白)     正是。

刘彦昌  (白)     好好好,近前来。

(刘彦昌打秋儿嘴巴。)

刘彦昌  (白)     好奴才!

(快纽丝。)

刘彦昌  (二黄散板)  骂声秋儿小畜牲,

             不该在学中打伤人。

             手拉秋儿出府门,

(撕边一击。刘彦昌右手拉秋儿,欲出门。)

沉香   (白)     哪里去?

刘彦昌  (白)     唉!

     (二黄散板)  去到秦府把命倾。

(住头。)

沉香   (白)     啊,爹爹,秦府官保是孩子儿打死的。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是你打死的?

秋儿   (白)     是孩儿打死的。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你?

沉香   (白)     孩儿打死的。

刘彦昌  (白)     唉!

(大锣五击头。)

刘彦昌  (白)     看他二人分明是兄不攀弟,弟不攀兄。儿呀,为父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沉香、

秋儿   (同白)    哪辈古人?

刘彦昌  (白)     你二人席地而坐,听为父道来。

(大锣回头。刘彦昌回身坐下。沉香、秋儿分坐两边地上。大锣归位。)

刘彦昌  (念)

(长锤。)

刘彦昌  (二黄原板)  伯夷叔齐二贤人,

             推国让位坐龙庭。

             兄让弟坐弟不坐,

             弟让兄来兄不担承。

             一个前门去逃奔,

             那一个出了后宰门。

             弟兄双双来投奔,

             首阳山命归阴,美名儿万代闻。

             打死了别家子父能做主,

             打死了秦官保父不能担承。

             我本当带沉香前去偿命,

(刘彦昌、沉香、秋儿站起。)

刘彦昌  (二黄原板)  前去偿……

     (哭头)    啊命,我的儿啊……

     (二黄原板)  想起了三圣母送过红灯。

             我本当带秋儿前去抵命,

             前去抵……

     (哭头)    啊命,我的儿啊……

             后堂内还有那王氏夫人。

             左难右难难坏了我,

     (白)     有了。

     (二黄散板)  后堂内快请出儿的娘亲。

(刘彦昌坐下。沉香、秋儿同面向上场门。)
沉香、

秋儿   (同白)    孩儿有请母亲。

(小锣导板头。沉香、秋儿同回原位。)

王桂英  (内二黄导板) 二姣儿在前堂一声请,

(小锣夺头。王桂英在过门中上,站在小边。)

王桂英  (二黄慢板)  后堂内来了我王氏桂英。

             站立在屏风后侧耳细听,

刘彦昌  (白)     唉!我把你们这两个小小冤家,如何得了哇……

(刘彦昌哭。)

王桂英  (二黄慢板)  他父子因何故大放悲惨声?

(王桂英进门站小边。)

王桂英  (白)     啊,老爷,妾身来了。

刘彦昌  (白)     夫人你来了?

王桂英  (白)     妾身来了。

刘彦昌  (白)     来了,来了的好哇……

(刘彦昌哭。)

王桂英  (白)     老爷。

     (二黄慢板)  莫不是二奴才不听教训,

             有道是子不教不能够成人。

刘彦昌  (白)     不是呀!

王桂英  (白)     老爷。

(王桂英边想边走到大边。)

王桂英  (二黄慢板)  莫不是罗州正堂嫌官小,

             少不得在品级台上步步高升。

刘彦昌  (白)     不是呀!

(王桂英走到小边。)

王桂英  (二黄慢板)  这不是来那不是,

(行弦。)

刘彦昌  (白)     唉!我把你们这两个小小冤家,如何得了哇……

(刘彦昌哭。)

王桂英  (白)     老爷!

     (二黄散板)  莫不是二奴才把祸生?

(刘彦昌站起。)

刘彦昌  (叫头)    哎呀,夫人哪!

     (白)     一场人命未完,二场人命又到了啊!

王桂英  (白)     老爷此话怎讲?

刘彦昌  (白)     夫人有所不知,这两个奴才,在学中不用心读书,竟将秦府的官保打死了。

(撕边一击。)

王桂英  (白)     啊?老爷,怎么讲?

刘彦昌  (白)     打死了!

(撕边一击。王桂英气椅。快冲头。王桂英昏坐在小边八字椅上。)
沉香、

秋儿   (同白)    母亲醒来!

刘彦昌  (白)     夫人醒来!

(冲头,大锣导板头。)

王桂英  (二黄导板)  听说是二娇儿打死人,

(王桂英站起。)

王桂英  (叫头)    沉香!

沉香   (叫头)    母亲!

王桂英  (叫头)    秋儿!

秋儿   (叫头)    母亲!

王桂英  (白)     儿啊……

沉香、

秋儿   (同白)    娘啊……

(王桂英、沉香、秋儿同哭。)

王桂英  (二黄散板)  悠悠头上走三魂。

             回头便把老爷问,

     (白)     老爷。

     (二黄散板)  哪个奴才打伤人?

(回头。刘彦昌示意坐下,刘彦昌坐八字椅大边,王桂英坐小边。)

王桂英  (白)     秦府官保,但不知是哪个奴才打死的?

刘彦昌  (白)     下官问到沉香,沉香言道:秦府官保是他打死的。

王桂英  (白)     哎!既是沉香打死的,老爷就该带他前去偿命啊!

刘彦昌  (白)     下官又问过秋儿,秋儿言说:秦府官保是他打死的。

王桂英  (白)     秋儿么……啊老爷。

刘彦昌  (白)     夫人。

王桂英  (白)     但不知打死秦府几个儿子?

刘彦昌  (白)     打死他一子。

王桂英  (白)     却又来!打死他一子,有一子前去抵命也就是了,难道说叫我两个孩儿都去抵命不成?

刘彦昌  (白)     嘿嘿!下官正为此事在此为难哪!

王桂英  (白)     不是妾身夸口,妾身不问便罢。

刘彦昌  (白)     若问呢?

王桂英  (白)     若问,定问个清楚明白。

刘彦昌  (白)     好哇!夫人乃是丞相之女,我状元之妻,胸中必有高论,来来来!

(大锣五击头。刘彦昌回身取家法。王桂英站起。)

刘彦昌  (白)     这有家法在此,夫人,你打一个,问一声;问一声,打一个。下官这里,

(撕边一击。刘彦昌将家法扔在王桂英双手上。)

刘彦昌  (白)     拜托了。

(撕边一击。刘彦昌向王桂英躬身施礼。行弦。)

刘彦昌  (白)     我把你这两个奴才怎生得了!

(刘彦昌用左手暗示沉香,下。王桂英归到正场。凤点头。)

王桂英  (二黄散板)  老爷家法付奴手,

             二堂难坏王桂英。

             走向前来沉香问,

     (白)     沉香!

     (二黄散板)  打死官保是何人?

(住头。王桂英走向沉香,刘彦昌暗上。)

王桂英  (白)     沉香。

沉香   (白)     母亲。

王桂英  (白)     秦府是何人打死的?

沉香   (白)     是孩儿打死的。

王桂英  (白)     打死人岂不要偿命?

沉香   (白)     情愿偿命。

王桂英  (白)     儿可舍得一双爹娘?

沉香   (白)     难以割舍。

王桂英  (白)     自己的性命?

沉香   (白)     命该如此啊……

(沉香哭。)

王桂英  (白)     好奴才。

(乱锤。王桂英打沉香。)

刘彦昌  (白)     夫人,在此拷打哪个哇?

王桂英  (白)     打的是沉香。

刘彦昌  (白)     着哇!

(大锣五击头。)

刘彦昌  (白)     他少娘无母的孩儿。夫人要与我着实的打呀……

(刘彦昌哭,自上场门下。撕边一击,行弦,凤点头。)

王桂英  (二黄散板)  举手打了沉香子,

             老爷一旁发恨声。

             撇下沉香奴不问,

             再把秋儿问一声。

(住头。王桂英走近秋儿。刘彦昌自下场门暗上。)

王桂英  (白)     儿呀!

秋儿   (白)     母亲。

王桂英  (白)     秦府是何人打死的?

秋儿   (白)     是孩儿打死的。

王桂英  (白)     打死人岂不要偿命哪?

秋儿   (白)     情愿偿命。

王桂英  (白)     儿可舍得一双爹娘?

秋儿   (白)     难以割舍。

王桂英  (白)     自己的性命?

秋儿   (白)     命该如此啊……

(秋儿哭。)

王桂英  (白)     嗯!儿无此事便罢,若有此事,为娘我就要打。

(王桂英举家法欲打。)

秋儿   (白)     母亲哪……

王桂英  (白)     儿呀……

(王桂英落下家法,扶秋儿同哭。撕边一击。刘彦昌走近王桂英。)

刘彦昌  (白)     嘿嘿!夫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王桂英  (白)     怎么是妾身的不是呢?

刘彦昌  (白)     方才责打沉香,就该打秋儿;既不打秋儿,也不该打沉香。看将起来,你是两样的心肠啊!

     (叫头)    沉香!

沉香   (叫头)    爹爹!

刘彦昌  (叫头)    我儿!

沉香   (叫头)    我父!

刘彦昌、         儿呀……

沉香   (同哭)    唉!爹爹呀……

(撕边一击。刘彦昌、沉香抱头痛哭。)

王桂英  (白)     呀!

     (二黄散板)  老爷一旁把话论,

             句句道我是两样心。

     (白)     也罢!

     (二黄散板)  忍着心肠将儿打,

(乱锤。王桂英打秋儿。)

王桂英  (白)     打了!

刘彦昌  (白)     啊!

王桂英  (白)     打了!

刘彦昌  (白)     咳,你打迟了哇!

王桂英  (哭)     喂呀……

     (二黄散板)  打在儿身痛娘心。

(大锣回头。王桂英将家法放在桌上,刘彦昌、王桂英同坐下。)

刘彦昌  (白)     夫人可曾问个明白?

王桂英  (白)     妾身问到沉香,沉香言道:秦府官保是沉香打死的。老爷就该带沉香前去抵命也就是了。

刘彦昌  (白)     可曾问过秋儿呀?

王桂英  (白)     秋儿么……

(小锣一击。)

刘彦昌  (白)     怎么样?

王桂英  (白)     他……他也说是他打死的。

刘彦昌  (白)     嘿……

(撕边一击。刘彦昌冷笑。)

刘彦昌  (白)     夫人,你这问来问去好有一比。

王桂英  (白)     比做何来?

刘彦昌  (白)     比做一盆浆糊。

王桂英  (白)     此话怎讲?

刘彦昌  (白)     糊涂的很哪!

王桂英  (叫头)    老爷呀!

     (白)     想你身为罗州正印,上与朝廷办事,下与万民分忧,如今连自己的两个奴才都审得不明白,反来埋怨妾身不成么?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哦!是啊!下官身为罗州正印,上与朝廷办事,下与万民分忧,那些儿女百姓不犯在我的堂前便罢,若是犯在我的堂前,轻者板片,重者夹棍。夫人你来看——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两个孩儿眼巴巴站在我的跟前,叫我打,打在哪一个的身上?叫我夹,夹在哪一个的腿上?这才是啊: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撕边一击。)

王桂英  (白)     有手难打自生儿。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夫人,你好一张利口。

王桂英  (白)     老爷也不差。

刘彦昌  (白)     我不要你问!

王桂英  (白)     哪个要问?

刘彦昌  (白)     我不要你管!

王桂英  (白)     哪个要管?

刘彦昌  (白)     唉!

(冲头。刘彦昌、王桂英同站起,刘彦昌走近沉香,王桂英走近秋儿。)
刘彦昌、

王桂英  (同叫头)   (沉香)(秋儿)!

沉香、

秋儿   (同叫头)   (爹爹)(母亲)!

刘彦昌、

王桂英  (同叫头)   我儿!

沉香、

秋儿   (同叫头)   (我父)(亲娘)!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唉!儿啊……

(刘彦昌、王桂英同哭。)
沉香、

秋儿   (同白)    (爹爹呀)(母亲哪)……

(撕边小锣一击,大锣原场。)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为了这两个小冤家,不要伤了夫妻们的和气。

(撕边小锣一击。)

刘彦昌  (白)     夫人请过来。

王桂英  (白)     老爷何事?

刘彦昌  (白)     下官倒有个拙见在此。

王桂英  (白)     老爷有何高见?

刘彦昌  (白)     你我一个问沉香,一个问秋儿,两下一对,自然明白。

王桂英  (白)     妾身去问沉香。

刘彦昌  (白)     下官问秋儿。

王桂英  (白)     如此请。

刘彦昌  (白)     请。

(刘彦昌暗示沉香,让王桂英走到大边,由里面走到小边。)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儿啊,秦府官保是何人打死的?

沉香、

秋儿   (同白)    是孩儿打死的。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打死人岂不要偿命哪?

沉香、

秋儿   (同白)    情愿偿命。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儿可舍得一双爹娘?

沉香、

秋儿   (同白)    难以割舍。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自己的性命?

沉香、

秋儿   (同白)    命该如此啊……

(沉香、秋儿同哭。)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好啊!好汉做事好汉当,岂肯连累二爹娘。我这才明白了,我这才……

王桂英  (白)     明白了。

(刘彦昌、王桂英同走近。)

刘彦昌  (白)     夫人明白何来?

王桂英  (白)     老爷明白何来?

刘彦昌  (白)     下官问到秋儿,秋儿言道:秦府官保是他打死的。

王桂英  (白)     这就不对了。

刘彦昌  (白)     怎么?

王桂英  (白)     妾身问道沉香,沉香言道:秦府官保是沉香打死的,不与他兄弟相干。

刘彦昌  (白)     哎呀!还是一个样啊!

王桂英  (白)     哪个又说两样啊!

刘彦昌  (白)     哎呀,还是不得明白。哎呀,这……

(刘彦昌想办法。)

王桂英  (白)     啊,老爷请过来。

刘彦昌  (白)     夫人何事?

王桂英  (白)     妾身倒有一个拙见在此。

刘彦昌  (白)     噢!夫人有何高见?

王桂英  (白)     老爷去问沉香,妾身再问秋儿,两下再对上一对,也就明白了。

刘彦昌  (白)     是啊!秋儿是夫人所养,有话必对夫人言说。

王桂英  (白)     老爷请。

刘彦昌  (白)     夫人请。

(王桂英从里面走至小边,刘彦昌由外面走至大边,回身窃听。)

王桂英  (白)     秦府官保是何人打死的?

秋儿   (白)     是孩儿打死的。

王桂英  (白)     就是你,也要推在他……

(王桂英左手指沉香,刘彦昌右手抓住王桂英手腕。小锣一击。)

刘彦昌  (白)     夫人,你这做什么?

王桂英  (白)     不做什么。

刘彦昌  (白)     夫人你看这上?

王桂英  (白)     青天。

刘彦昌  (白)     这下?

王桂英  (白)     厚土。

刘彦昌  (白)     为父母?

王桂英  (白)     良心二字。

刘彦昌  (白)     着哇!

(大锣五击。)

刘彦昌  (白)     你既知良心二字,你不要偏一个,向一个呀!

王桂英  (白)     老爷不必多疑,我们再去问来如何?

刘彦昌  (白)     好,请请请。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儿啊,秦府官保到底是何人打死的?

沉香、

秋儿   (同白)    到底是孩儿打死的。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嗯……

(刘彦昌、王桂英同阻止沉香、秋儿说话。)
刘彦昌、

王桂英  (同白)    我谅你也不敢。我这才明白了,我这才……

刘彦昌  (白)     明白了。

(刘彦昌、王桂英同转身走近。)

王桂英  (白)     老爷明白何来?

刘彦昌  (白)     夫人明白何来?

王桂英  (白)     妾身问到秋儿,秋儿言道:秦府官保是他哥哥打死的,他站在一旁,连手也未曾动啊!

刘彦昌  (白)     这就不对了。

王桂英  (白)     怎么不对了?

刘彦昌  (白)     下官问到沉香,沉香言道:秦府官保是他兄弟打死的,他站在一旁都吓傻了哇!

王桂英  (白)     依我看来,一定是沉香打死的。

(王桂英左手一指沉香。一击。)

刘彦昌  (白)     依我看来,一定是秋儿打死的。

(刘彦昌右手一指秋儿。一击。)

王桂英  (白)     沉香。

(王桂英左手一指沉香。一击。)

刘彦昌  (白)     秋儿。

(刘彦昌右手一指秋儿。一击。)

王桂英  (白)     沉香。

(王桂英左手指沉香。)

刘彦昌  (白)     唉!

(五击。刘彦昌双手扬水袖,向右转身,王桂英同往左转身。)

刘彦昌  (白)     秦府官保一不是沉香,二不是秋儿,乃是我刘彦昌,私出府门,将人打死。

             家院,搭轿啊!

(刘彦昌右手翻水袖,抬起。撕边一击。)

王桂英  (白)     老爷哪里去?

刘彦昌  (白)     去到秦府替你那儿子偿命啊!

王桂英  (叫头)    老爷呀!

     (白)     我想秦府官保,并非两个孩子打死的,乃是我王桂英,私自出衙,将人打死。

             丫鬟搭轿!

刘彦昌  (白)     夫人搭轿则甚?

王桂英  (白)     去到秦府替你那儿子偿命啊!

(一击。刘彦昌冷笑。)

刘彦昌  (笑)     嘿……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夫人,你言来语去,下官倒明白了。

王桂英  (白)     明白何来?

刘彦昌  (白)     秦府官保若是沉香打死的,就该叫沉香前去抵命。

王桂英  (白)     啊,老爷,若是秋儿打死的呢?

刘彦昌  (白)     若是秋儿么?

(撕边一击。)

王桂英  (白)     怎么样啊?

刘彦昌  (白)     也该叫沉香前去抵命哪!

王桂英  (白)     老爷,此话怎讲?

刘彦昌  (白)     夫人请想,若是秋儿哭进衙来,叫道下官一声父,下官能与他做主,叫道夫人一声娘,夫人能替他担待担待。若是沉香哭进衙来,叫道下官一声父!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哎!下官眼巴巴的不能与他做主,叫道夫人一声娘,哎!

(一击。)

刘彦昌  (白)     他的娘,你是知道的呀!如今这场祸事还是叫我这少娘无父的孩儿前去抵抵抵命了吧!

刘彦昌、

沉香   (同叫头)   (沉香)(爹爹)!

刘彦昌、

沉香   (同叫头)   我(儿)(父)!

刘彦昌、

沉香   (同叫头)   唉!(儿)(爹爹)呀……

(刘彦昌、沉香同哭。王桂英走近沉香。)

王桂英  (白)     儿啊……

(王桂英哭。刘彦昌拦住王桂英。)

刘彦昌  (白)     啊?

(撕边一击。)

刘彦昌  (白)     你的儿子在那里呢!

(王桂英扑向秋儿。)

王桂英  (哭)     儿啊……

刘彦昌  (二黄散板)  看起来还是儿前去抵命,

             她自己养来自己疼。

             手拉沉香出府门,

(一击。)

王桂英  (白)     哪里去?

刘彦昌  (白)     唉!

     (二黄散板)  去到秦府把命倾。

(住头。)

王桂英  (白)     啊,老爷,当年三圣母送红灯之事,难道就忘怀了么?

刘彦昌  (白)     呀呀呸!

(五击。)

刘彦昌  (白)     不提送红灯还则罢了,提起了送红灯,叫我好恼恨!

(一击。)

王桂英  (白)     敢莫是恨着妾身不成么?

刘彦昌  (白)     亦非恨着夫人,当年下官上京的时节,路过芒砀山,偶遇白蟒,险些丧命,幸遇三圣母,送来红灯,才脱离大难,才生下这个奴才,如今才有这场祸事啊!

王桂英  (白)     嗳,此乃是洪福!

刘彦昌  (白)     啊?

王桂英  (白)     洪福。

刘彦昌  (白)     你既知是洪福,你那心中要放明白了啊……

(刘彦昌哭。)

王桂英  (叫头)    老爷呀!

     (白)     你言来语去,妾身倒明白了。

刘彦昌  (白)     夫人明白何来?

王桂英  (白)     秦府官保若是秋儿打死的,叫秋儿前去偿命,也就是了。

刘彦昌  (白)     若是沉香打死的呢?

王桂英  (白)     也叫秋儿前去偿命如何?

刘彦昌  (白)     噢!夫人你醒来说话呀!

王桂英  (白)     不曾睡着。

刘彦昌  (白)     句句是梦话。

王桂英  (白)     句句实言。

刘彦昌  (白)     我却不信!

王桂英  (白)     我敢对……

刘彦昌  (白)     我就跪!

(撕边一击,行弦。刘彦昌右手撩帔跪下,拉沉香跪下。)

刘彦昌  (白)     儿啊,快快跪下,你母亲放了你了,谢过你母亲。

王桂英  (白)     呀!

     (二黄散板)  一句话儿错出唇,

             把姣儿送到了枉死的城。

             手拉姣儿后堂进,

(一击,行弦。王桂英转身拉秋儿欲下。)

刘彦昌  (白)     夫人,下官这里跪久了!

(王桂英回身。)

王桂英  (白)     呀!

     (二黄散板)  二堂跪坏奴的夫君。

     (白)     罢!

     (二黄散板)  双膝跪在尘埃地,

(王桂英、秋儿同跪下。)

王桂英  (二黄散板)  尊了一声过往神:

             我若舍子有假意,

             三尺白绫丧残生。

刘彦昌  (白)     好哇!

     (二黄散板)  多谢夫人开了恩!

秦府兵丁 (内同白)   嗨!

(急急风牌。刘彦昌、王桂英、沉香、秋儿同站起,转身向里走,站住。秦府兵丁自两边分上,抄过下。刘彦昌、王桂英、沉香、秋儿同转身回原位。快纽丝。)

王桂英  (二黄散板)  哪里的人马闹喧声?

(住头。)

王桂英  (白)     老爷,哪里人声呐喊?

刘彦昌  (白)     想是秦府的家丁。

王桂英  (白)     两个孩儿哪里藏躲?

刘彦昌  (白)     后花园逃命,走哇!

王桂英  (白)     随我来。

(水底鱼牌。刘彦昌拉沉香、王桂英拉秋儿同出门,同走圆场,归原位。)

刘彦昌  (白)     快快逃走了吧!

(冲头。沉香下。)

王桂英  (白)     老爷,沉香呢?

刘彦昌  (白)     逃走了。

王桂英  (白)     我有言语嘱咐与他,叫他转来。

刘彦昌  (白)     有话何不早讲。

             啊!沉香转来!

(快冲头。沉香自下场门上。)

刘彦昌  (白)     你母亲有话对你讲啊!

(沉香跪在正场。)

王桂英  (叫头)    儿啊!

     (白)     此番放你逃走,若是见了你那亲生的母亲,把为娘舍子之事,对她说明。等到为娘百年之后,儿到我的坟前,化一枚纸钱,也不枉为娘我舍子一番。话已讲明,儿来在你,这不来也在你呀……

(王桂英哭。)

刘彦昌  (白)     夫人回房去吧。

(大锣原场。王桂英拉秋儿自上场门同下。冲头。沉香站起,归大边。)
刘彦昌、

沉香   (同叫头)   (沉香)(爹爹)!

刘彦昌、

沉香   (同叫头)   我(儿)(父)!

刘彦昌、

沉香   (同白)    唉!(儿)(爹爹)呀……

(刘彦昌、沉香同哭。)

刘彦昌  (二黄散板)  父子们诉衷肠我的珠泪难忍,

             为父言来儿是听:

             那王桂英不是儿的亲……

(行弦。刘彦昌走向上场门面向里。)

刘彦昌  (白)     丫鬟,夫人上房去了,捧茶伺候!

沉香   (白)     爹爹,亲什么?

刘彦昌  (二黄散板)  不是儿的亲生母,

沉香   (白)     儿的亲娘呢?

刘彦昌  (二黄散板)  华山现有儿的娘亲。

沉香   (白)     孩儿不信。

刘彦昌  (二黄散板)  我儿若是不肯信,

(刘彦昌从桌上取血书。)

刘彦昌  (二黄散板)  现有血书做证凭。

(刘彦昌将血书交沉香。沉香看血书。)

沉香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一见血书果是真,

             怎不叫人两泪淋。

             回头便把母亲请,

(沉香面向上场门。纽丝。王桂英拉秋儿同上。)

王桂英  (二黄散板)  姣儿为何不逃生?

沉香   (白)     母亲哪!

     (二黄散板)  罗州生来罗州养,

             哪一个不知小沉香。

刘彦昌  (白)     着哇!

(乱锤。刘彦昌想。)

刘彦昌  (白)     有了。

     (二黄散板)  抓一把灰土脸罩定,

(刘彦昌抓土涂沉香脸上,推沉香逃走。冲头。沉香跑下。刘彦昌伤感昏倒,王桂英搀扶。)

王桂英  (白)     老爷醒来!

(大锣导板头。)

刘彦昌  (二黄导板)  眼看姣儿逃了命,

(刘彦昌双手揉眼,苏醒。一击。)

刘彦昌  (白)     夫人,沉香呢?

王桂英  (白)     逃走了。

刘彦昌  (白)     唉!儿啊……

(刘彦昌哭。纽丝。)

刘彦昌  (二黄散板)  顷刻间父子两离分。

(一击。王桂英扶秋儿哭。)

王桂英  (哭)     儿呀……

刘彦昌  (二黄散板)  他母子哭得如酒醉,

             铁石人儿也泪淋。

(一击。)

刘彦昌  (白)     罢!

(刘彦昌回身取绳。凤点头。)

刘彦昌  (二黄散板)  我这里用绳将儿带定,

(刘彦昌用绳搭在秋儿颈上,拉到大边。)

王桂英  (白)     哪里去?

刘彦昌  (白)     唉!

     (二黄散板)  去到秦府把命倾。

(住头。)

王桂英  (白)     哎呀!老爷,你的儿子放他逃走,叫我的儿子前去抵命,那是万万不能!

刘彦昌  (白)     夫人,你先前盟过誓来呀!

王桂英  (白)     哎呀!那是一句戏言哪!

刘彦昌  (白)     戏言?来不及了。夫人你放了手!

王桂英  (白)     我不放手!

刘彦昌  (白)     你不放手,我就要……

(三锣。刘彦昌推王桂英,王桂英昏倒在地。快冲头。刘彦昌轰秋儿下,回身看见王桂英昏倒。乱锤。刘彦昌着急,双翻水袖。撕边一击。刘彦昌走近王桂英身旁。三锣。刘彦昌右手拍王桂英。刘彦昌蹉步,王桂英跪蹉,刘彦昌右手翻水袖,扬起在头上亮相,王桂英同站起,刘彦昌、王桂英同面向下场门亮相。冲头。王桂英、刘彦昌同下。)

【第三场】

(急急风牌。众牢子同上,同站门。秦灿托蟒上,到台口。放锣。秦灿扔下蟒,双甩袖亮相。左水袖甩到后头,右手撩蟒,转身向里一亮。快冲头。秦灿入大座。大锣五击头。)

秦灿   (念)     恼恨刘彦昌,纵子行豪强。打死官保子,令人心惨伤。

(住头。)

秦灿   (白)     秦灿。可恨刘彦昌之子沉香,将我儿官保打死,约定今日带子前来偿命。

             牢子的!

众牢子  (同白)    有。

(撕边一击。)

秦灿   (白)     伺候了。

众牢子  (同白)    啊!

(水底鱼牌。刘彦昌带秋儿同上。)

刘彦昌  (白)     来此已是。儿呀,在此等候了。

             哦!里面有人么?走出一个来!

(牢子出门。)

牢子   (白)     做什么的?

刘彦昌  (白)     前来通禀:刘彦昌带子前来抵命。

牢子   (白)     候着!

(牢子进门。)

牢子   (白)     启禀太师爷:刘彦昌带子前来抵命。

秦灿   (白)     叫他报门而进!

牢子   (白)     是。

(牢子出门。)

牢子   (白)     太师爷叫你报门而进。

(牢子进门。)

刘彦昌  (白)     儿呀,在此等候了。

(冲头。刘彦昌进门站大边。)

刘彦昌  (白)     请了!

秦灿   (白)     啊?

(撕边一击。)

秦灿   (白)     胆大刘彦昌,见了老夫为何不跪?

刘彦昌  (白)     你乃告老太师,我乃现任官员,跪你何来?

秦灿   (白)     啊?你子将我儿官保打死,你还是这等的性傲吗?你子今在何处?

刘彦昌  (白)     现在府外。

秦灿   (白)     抓了进来。

众牢子  (同白)    啊!

(快冲头。二牢子同出门,拉秋儿同进门。)

秦灿   (叫头)    刘彦昌!

     (白)     你子沉香将我儿打死,为何带领秋儿前来偿命?

刘彦昌  (白)     打死你一子,有一子前来抵命。你管他是什么沉香,还是秋儿!

秦灿   (白)     好哇!管他什么沉香、秋儿,打死一个再做道理!

             牢子手!

众牢子  (同白)    有。

秦灿   (白)     将他子活活打死!

(乱锤。)

众牢子  (同白)    啊!

(牢子左打、右打,刘彦昌护棍。)

牢子   (白)     刘彦昌护棍。

秦灿   (叫头)    刘彦昌!

     (白)     你为何护棍?

刘彦昌  (叫头)    老太师!太师爷!

     (白)     想我儿将秦府官保打死,并非太师亲眼得见。如今当着下官的面前,将我儿活活打死,怎不叫我,唉!心疼啊……

(大锣原场,撕边。秦灿由右甩蟒,盖在桌上,推桌子亮相。)

秦灿   (白)     嗯!

     (叫头)    刘彦昌啊!刘继!

     (白)     你子将我儿官保打死,老夫不来心疼。今日打你的儿子,你来心疼。你来看——

(秦灿两手托须。)

秦灿   (白)     老夫年迈苍苍,你……岂不绝了我的宗嗣了哇……

(大锣原场。秦灿哭,右手翻水袖。)

秦灿   (白)     来呀!

(撕边一击。)

众牢子  (同白)    有。

秦灿   (白)     有人护棍,一齐乱棍打!

(乱锤。众牢子左右打,刘彦昌护棍,被打出门下。秋儿一扑两扑。秦灿持砚打秋儿头部,秋儿头向外倒在地上。秦灿抛掉砚台,秋儿滚堂到大边。秦灿举起桌子。)

秦灿   (白)     嘿!

(乱锤。秦灿将桌子扔到台中。牢子撤下桌子。秦灿出位到小边,双手翻甩水袖走老步,到秋儿身边。蹦过秋儿去,左水袖翻甩到头后,右手摸秋儿。右脚踹秋儿滚堂到小边。秦灿左手捋须,右手指着秋儿,蹉步到秋儿身边,右腿迈过秋儿,骑在秋儿身上号摸秋儿嘴。三锣。秦灿打三下头,举右手亮相。)

秦灿   (白)     拖至荒郊!

众牢子  (同白)    啊!

(急急风牌。四牢子抬起秋儿同下。四牢子归小边一条边,秦灿走到台中。快冲头。)

秦灿   (三叫头)   官保!我儿!唉,儿呀……

(大锣原场,四击头。秦灿跨右腿,踢左腿,左手甩蟒左转身,双水袖一甩,左手平,右手稍高,分开亮相。尾声。秦灿右转身,右手甩水袖,面向下场门,抬左腿一亮。急急风牌。秦灿下,牢子随下。)
(完)


浏览次数:15231 ┊ 字数:1624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