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进士》

主要角色
宋士杰:老生,绒鸭尾巾(正中绣金寿字),绸条,衬银灰褶子,外穿浅豆沙色褶子,白袜,福字履,扇子,白满;盗书时换黄褶子;二公堂时穿深豆沙色褶子;见杨春时穿老斗衣,绦子,白发髻,白鬓发,打铺盖卷;末场大公堂时穿盗书时的黄褶子
杨素贞:青衣,大头,绿帔,花裙,彩鞋;灵堂时头上包白绸子,搭白绸条,白褶子,蓝边裙;换装上路时大头上戴银钉,青褶子,绦子;公堂时解下绦子
毛朋:老生,纱帽,黑三,红蟒,玉带,厚底靴;柳林时换黑高方巾,宝蓝褶子,绦子,黑彩裤,手持折扇
万氏:丑,彩旦袄子,坎肩,腰巾子,青裤,彩鞋
顾读:架子花脸,尖翅纱帽,黑满,紫官衣,玉带,青彩裤,厚底靴;末场换黑蟒
田伦:小生,青学士巾,红帔,衬褶子,厚底靴;末场换纱帽,粉色蟒
杨春:老生,青罗帽,黑二挑髯,青布箭衣,大带,青彩裤,厚底靴,黄包袱,扇子
杨青:丑,短黑方巾,黑八字吊搭髯,富贵衣,绦子,白袜,黑鞋,扇子
姚廷春:净,绿棒槌巾,王八须,绿褶子,大带,白袜,黑鞋
田氏:花旦,大头,亮花儿,裙子,袄子,彩鞋,手绢
姚廷美:小生,小生巾,花褶子,厚底靴
丁旦:生,大板巾,青缎素箭衣,大带,青彩裤,厚底靴
刘题:丑,圆翅纱帽,黑八字吊搭,蓝官衣,玉带,青彩裤,朝方
黄大顺:净,勾黄三块瓦脸,倒缨盔,黑满,紫箭衣,黑马褂,大带,红彩裤,厚底靴,挎宝剑
保童:娃娃生,抓髻,孩发,白大褂,白腰巾,青彩裤,彩鞋
陈氏:老旦,白网子,烟色老斗衣,腰包,福字履
书吏:生,黑高方巾,黑三,黑褶子,黑彩裤,厚底靴
禁婆:彩旦,大头,银钉,蓝布褂,白素腰巾,青彩裤,彩鞋
看堂人:丑,梢子帽,蓝布箭衣,大带,白袱,黑鞋
酒保:丑,蓝毡帽,黑八字髯,大袖,腰包,白袜,黑鞋,手巾
小二:丑,青罗帽,青褶子,大带,白袜,黑鞋
毛门子:生,青罗帽,海青褶子,黑彩裤,厚底靴;柳林时换豆包帽,小灰褶子,绦子,白袜,黑鞋,背小箱子,内有笔,砚,纸
顾门子:生,青罗帽,青素褶子,青彩裤,厚底靴
田门子:生,青罗帽,青素褶子,青彩裤,厚底靴
刘二混:丑,毡帽,蓝布箭衣,搭包,青彩裤,白袜,黑鞋
光棍甲:丑,毡帽,茶衣,搭包,青彩裤,白袜,黑鞋
光棍乙:丑,鬃帽,大袖,搭包,青彩裤,白袜,黑鞋
三投文人:丑,梢子帽,青缎箭衣,大带,黑彩裤,白袜,黑鞋,各持公文
二下书人:丑,净,青罗帽,青缎箭衣,大带,黑彩裤,白袜,黑鞋
四刀斧手:杂,红大板巾,小额子,牵巾,茨菇叶,铲穿罪衣,马褂,红彩裤,薄底靴,扛四面肃静牌;末场持鬼头刀
四红文堂:杂,小板巾,红龙套衣,黑彩裤,薄底靴,开门刀
四青袍:杂,秦椒帽,青袍,青彩裤,薄底靴,前两名各持堂板一条
二差役:杂,皂隶帽,青缎箭衣,黑彩裤,薄底靴,大带

《四进士》马连良饰宋士杰、马富禄饰万氏
《四进士》马连良饰宋士杰、马富禄饰万氏
情节
嘉靖朝新科进士毛朋、田伦、顾读、刘题四人出京为官,因严嵩专权,共约赴任后不得违法渎职,以报海瑞荐举。时河南上蔡县姚廷春妻田氏(田伦姊)谋产,毒死其弟姚廷美,又串通弟妇杨素贞之兄杨青,将杨素贞转卖布商杨春为妻,杨素贞知而拒,遇毛朋私访,杨春亦悯素贞遭遇,撕毁身契,愿代鸣冤,毛朋乃代写状纸,嘱赴信阳州控告。杨素贞与杨春失散,遇恶棍,为被革书吏宋士杰所救,认为义女,携至州衙告状,田氏得讯,逼弟巡按田伦代通关节;田伦令差役送书及贿赂与信阳知州顾读,夜寓宋士杰店中,宋士杰偷窥其信文。顾读见书徇情,反释被告,押禁杨素贞,宋士杰不平,质问,被杖责逐出。遇杨春,乃教往巡按处上控,毛朋接状,宋士杰作证,田、顾、刘均以违法失职问罪,毛朋判田、姚死罪,为杨素贞雪冤。

注释
早年富连成科班演出时,剧名《节义廉明》,一共四本,每天演一本,四天演全。马连良先生在二十年代就上演此剧,剪裁了不必要的场子,精炼成为一日演全的剧目。在演出的几十年中,经过锤炼取舍,精细琢磨,人物性格鲜明生动,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74.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士站门。一锤锣。黄大顺上。)

黄大顺  (念)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白)     俺,黄大顺。今有按院大人奉旨出京查办,命我辕门伺候。

             来!

四军士  (同白)    有。

黄大顺  (白)     打道辕门。

四军士  (同白)    啊。

(水底鱼牌。四军士、黄大顺同一翻两翻,黄大顺下马。)

四军士  (同白)    来到辕门。

黄大顺  (白)     打了几鼓?

(堂鼓二击。)

四军士  (同白)    辕门二鼓。

黄大顺  (白)     开门。

(大发点吹打。四军士自两边分下,黄大顺站小边台口。四扛牌手、四文堂、门子、书吏站门引毛朋同上。一锤锣。)

毛朋   (引子)    奉天代命,丹心一片,保主江山。

(冲头接水龙吟牌。毛朋入大座。)

毛朋   (念)     奉旨出朝,地动山摇。逢龙锯角,遇虎拔毛。

     (白)     本院,毛朋。大明嘉靖驾前为臣,二甲进士出身,蒙圣恩钦放河南八府巡按,上三府业已查明,今日牌发下五府,必须亲自出衙私访。

             书吏!

书吏   (白)     在。

毛朋   (白)     附耳上来。

书吏   (白)     遵命。

(书吏下。)

毛朋   (白)     来。

门子   (白)     有。

毛朋   (白)     黄大顺进见。

门子   (白)     黄大顺进见。

黄大顺  (白)     报,黄大顺告进。

(冲头。黄大顺进门,站在大边。)

黄大顺  (白)     参见大人,有何吩咐?

毛朋   (白)     命你在河南八府各处张贴告示,若有贩卖人口者,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不得有误。

黄大顺  (白)     得令!带马!

(冲头。四军士自两边分上,黄大顺持鞭上马,四军士同插门领下,黄大顺下。)

毛朋   (白)     人役们外厢伺候!

四文堂  (同白)    啊!

(吹打。毛朋、门子暗同下。四文堂同合龙口,书吏改扮成按院自下场门上,站台中。)

书吏   (白)     外厢开道!

四文堂  (同白)    啊!

(冲头,急三枪牌。书吏上轿,四文堂、四抗牌手同插门领下,书吏随下。毛朋、门子改装同上,站台中。)

毛朋   (白)     一路之上,必须主仆相称。

门子   (白)     遵命。

毛朋   (白)     带路。

     (西皮摇板)  乔装改扮出衙往,

(小锣抽头。毛朋走到大边。)

毛朋   (西皮摇板)  查访民情走一场。

(小锣打下。毛朋、门子同下。)

【第二场】

田氏   (内白)    啊哈!

     (念)     我本田氏女,嫁夫姚廷春。丈夫不成材,终日醉醺醺。

(小二扶姚廷春醉上,进门,坐大边八字椅,田氏坐小边八字椅。小二暗下。)

田氏   (白)     当家的,回来啦?

姚廷春  (白)     回来啦!

田氏   (白)     叫你上妈那儿拜寿去啦,谁叫你喝得醉成这样儿?

姚廷春  (白)     哪儿呀!我瞅见酒就想多喝点儿。

田氏   (白)     我问问你,那儿都有谁呀?

姚廷春  (白)     那儿有咱妈,还有兄弟。

田氏   (白)     有那杨素贞没有呀?

姚廷春  (白)     没有她。哎!妈还说你来哪!

田氏   (白)     哟!说我什么呀?

姚廷春  (白)     说你呀,整天走东家,串西家,不是个好管家。

田氏   (白)     这是咱妈说的?

姚廷春  (白)     啊,不是咱妈说的,我哪儿敢说您哪!妈还说哪!过两天哪,还要分家哪!

田氏   (白)     分家?

(小锣一击。)

姚廷春  (白)     啊,照这样家产也守不住啦!嗨,妈还夸那杨素贞哪,说她又会为人儿,又会管家,还又会……

田氏   (白)     得啦,得啦!你先到后边房里睡会儿去吧!

姚廷春  (白)     好啦,我先睡会儿去。

(姚廷春下。田氏走到台口。)

田氏   (白)     哎呀,慢着!当初我公爹在世的时候,就偏疼那杨素贞,把一对紫金镯就给了她啦!怎么着,过两天就要分家啦?甭说呀,是好东西都得给她们呀!还有我的好儿吗?哎呀这……

(田氏想。)

田氏   (白)     哎!我这还有包耗子药,先把二弟姚廷美给毒死,再花俩钱儿买通杨素贞的哥哥杨青,把杨素贞给卖了。把她儿子保童往外这么一轰,那个老的就得急死。这份家产不就都归了我们了吗?这就是这个主意。

             小二!

(小二自下场门上。)

小二   (白)     什么事儿呀?

田氏   (白)     上东院请二爷到咱们家喝酒来。

小二   (白)     是啦!

(小二出门,自上场门下。)

田氏   (白)     正是:

     (念)     霸产害人命,拔去眼中钉。

(小锣打下。田氏下。)

【第三场】

姚廷美  (内白)    带路!

(小锣抽头。小二、姚廷美同上,站小边一条边。)

姚廷美  (西皮摇板)  兄长命人来请我,

             同胞手足礼何多。

(小二进门。)

小二   (白)     二爷来啦!

(田氏、姚廷春自下场门同上。)
田氏、

姚廷春  (同白)    兄弟来啦!兄弟请!

姚廷美  (白)     兄长、嫂嫂请!

(小锣五击头。田氏、姚廷春、姚廷美同进门,姚廷美坐大座,姚廷春坐大边八字椅,田氏坐小边八字椅。小二端酒摆桌上,小二暗下。)

田氏   (白)     兄弟请!

(田氏、姚廷春、姚廷美同饮。小锣凤点头。)

田氏   (西皮摇板)  你兄长性愚蠢礼仪不到,

             望二弟须念在一母同胞。

(田氏给姚廷美、姚廷春各斟一杯。)

田氏   (白)     哟!酒没啦!你们先喝着,我去拿酒去。

(田氏拿壶出门,自上场门下。)

姚廷春  (白)     快点儿回来呀!

             兄弟,咱们先喝着。

(姚廷春、姚廷美同饮。)
姚廷春、

姚廷美  (同白)    干。

(田氏拿壶、药包上,在小边台口,把毒药放在酒壶里,进门,坐下。)

田氏   (白)     兄弟,叫你久等啦!来来来,嫂子我先给你满上。

(田氏给姚廷美斟酒,给自己斟上一杯。)

姚廷春  (白)     我再来一杯。

田氏   (白)     这是给兄弟的,你别喝啦!

姚廷春  (白)     得得得!我不喝了行不行?

(姚廷春睡着。)

田氏   (白)     兄弟请!

姚廷美  (白)     嫂嫂请!

(姚廷美饮酒,田氏悄悄把酒泼在地下。小锣凤点头。)

姚廷美  (西皮摇板)  我二人亲兄弟有甚计较,

(小锣抽头。田氏斟酒。姚廷美饮一杯,田氏悄悄泼地一杯。)

姚廷美  (西皮摇板)  你弟妹有不到处莫记心梢。

田氏   (白)     这是哪儿的话呀?再喝一杯。

(田氏斟酒,姚廷美端杯欲饮,腹痛。)

姚廷美  (白)     哎呀!

(撕边一击。姚廷美扔杯抚肚子。撕边一击。姚廷美抚肚子,右手指田氏一亮相。撕边一击。姚廷美坐在椅子上死去。田氏有手帕盖在姚廷美脸上。)

田氏   (白)     小二!

(小二自下场门上。)

小二   (白)     有什么事儿呀?

田氏   (白)     上东院,告诉二奶奶,说她丈夫死在这儿啦,去呀!

小二   (白)     是是是!

(小二出门,自上场门下。)

田氏   (白)     唉唉唉!醒醒呀!

(姚廷春醒。)

姚廷春  (白)     兄弟,来,喝着,喝着!

(姚廷春端杯。)

田氏   (白)     还喝哪,你兄弟他死啦!

姚廷春  (白)     啊!我兄弟他死啦……哎哟兄弟呀……

(姚廷春哭。)

姚廷春  (白)     我害怕呀……

田氏   (白)     你怕什么?你先到后边房里睡觉去,这儿都有我哪!

姚廷春  (白)     好,我睡觉去喽!

(姚廷春下。杨素贞上,站小边一条边,小二随后上。快纽丝。)

杨素贞  (西皮散板)  听说儿夫丧了命,

             急忙赶来足不停。

(杨素贞进门到大边。住头。)

杨素贞  (白)     我丈夫今在何处?

田氏   (白)     在那儿哪!

杨素贞  (白)     哎呀!

(杨素贞趋步到姚廷美旁。快纽丝。)

杨素贞  (西皮散板)  适才在此把酒饮,

             为何无故丧残生。

             廷美死得目不瞑,

     (哭头)    我的夫啊……

田氏   (白)     住了吧!你们家死了人,到我们这儿哭丧来啦!

             小二,死的给我背出去,活的给我轰出去,你给我走!

(闭幕。)

【第四场】

(小锣抽头。杨春上。)

杨春   (西皮摇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买房妻室把娘孝敬,

(小锣抽头。杨春走小圆场到小边台口。)

杨春   (西皮摇板)  且到酒馆饮杯巡。

     (白)     来此已是,酒保!

酒保   (内白)    啊哈!

(小锣五击头。酒保自下场门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酒保出门。)

酒保   (白)     客官,您是喝酒的吗?

杨春   (白)     正是。

酒保   (白)     您里面请。

(杨春进门站大边,酒保站小边。)

酒保   (白)     您请坐。

(杨春坐大边八字椅,包袱挂椅背上。)

酒保   (白)     您喝什么酒?

杨春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伙计!好酒一壶!

(酒保取酒。)

酒保   (白)     酒到!

杨春   (白)     酒保,你们这里可有贩售人口者?

酒保   (白)     哎哟!您说这话可得留点儿神哪!

杨春   (白)     却是为何?

酒保   (白)     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若有贩售人口者,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您这样说话,不是自找麻烦吗?

杨春   (白)     我有意买房妻室,侍奉老母。

酒保   (白)     哦,是这么回事呀!巧啦,我这儿有个熟酒客,前两天他跟我说:他那儿有个小寡妇,想往前走。这么办,我把他找来,你们二位当面说对面讲,中间没我的事,好不好?

杨春   (白)     好。

酒保   (白)     您这儿等着,我找杨青去。

(酒保出门。)

酒保   (白)     杨青,杨青!

杨青   (内白)    啊哈!

(小锣五击头。杨青上,站小边。)

杨青   (念)     自幼生来嘴薄,专与人家说合。两家说到一处,中间落杯酒喝。

     (白)     酒保,我欠你俩钱儿,早晚不是还给你吗,你干吗这么紧盯着啊?

酒保   (白)     哎哟!谁跟你要账啊!

杨青   (白)     什么事儿?

酒保   (白)     前两天你不是跟我说,有个小寡妇要往前走,有这么回事没有?

杨青   (白)     不错,有一个呀!

酒保   (白)     我这儿来了一个酒座儿,他说他要买房妻室,侍奉老母。这么办,你们二位当面说对面讲,没我的事儿,你看好不好?

杨青   (白)     好,好!快带路。

(酒保、杨青同进门。)

酒保   (白)     客官,来了,来了!

(酒保站小边。)

杨春   (白)     请坐。

杨青   (白)     坐,坐。

(杨青坐小边八字椅。)

杨青   (白)     酒保,添个盅儿,添个盅儿。

酒保   (白)     好,好!

(酒保从怀中取出酒盅儿放桌上。)

杨青   (白)     初见面,我先扰您一杯。

(杨青自斟自饮一杯。)

酒保   (白)     这块骨头!

杨春   (白)     请问上姓?

杨青   (白)     在下姓杨。

杨春   (白)     你姓杨,我也姓杨。

杨青   (白)     原来是宗兄。

杨春   (白)     不敢,不敢。

酒保   (白)     二位五百年前是一家呀!

杨青   (白)     你少搭碴儿,话都让你说啦!

             请问您的大号怎么称呼?

杨春   (白)     单名一个春字。

杨青   (白)     可巧极了,我单名一个青字。

酒保   (白)     哦,原来是青春二位。

杨青   (白)     哎,哎,你们这儿是什么买卖生意?人家酒座儿喝酒说话儿,你搭什么碴儿!

酒保   (白)     不说,不说。

杨青   (白)     刚才听酒保说,您要买房妻室呀?

杨春   (白)     只因老母年迈,无人侍奉,买房妻室侍奉老母。

杨青   (白)     不知道是要坐家女,还是要晚婚?

杨春   (白)     只要她能料理家务,也就是了。

杨青   (白)     这可真巧极了,这儿有个小寡妇,今年二十八岁,有个七八分人才,不知您中意不中意?

杨春   (白)     但不知身价银子多少?

杨青   (白)     身价银子不多,三十两。

杨春   (白)     哦,三十两。我要相看相看。

杨青   (白)     您要相看相看——

(杨青看天。)

杨青   (白)     这时候可来不及了。这么办,明日正当午时,西门外柳林,咱们在那儿相会,怎么样?

杨春   (白)     哦,明日正当午时,西门外柳林相会?

杨青   (白)     怎么样啊?

杨春   (白)     好,好!请!

杨青   (白)     请!

(杨春、杨青同饮。)

杨青   (白)     我再喝一杯。

(杨青自斟自饮一杯。)

杨青   (白)     我再赶一杯。

(杨青自斟自饮一杯。)

杨青   (白)     我嘴馋多喝了几杯!

杨春   (白)     酒保,酒钱在此。

(杨春站起,背包袱,给银子。)

杨青   (白)     我给,我给。

(杨青站起。)

酒保   (白)     得啦,别掏了。一个子儿没有,你掏什么呀?

杨春   (白)     宗兄,明日正当午时,西门外柳林相会,你要记下了。

杨青   (白)     谁去得早谁等着谁啊!

杨春   (白)     好,再会,再会!

(杨春出门下。)

杨青   (白)     酒保,人家给的酒钱可有富余。

酒保   (白)     有富余怎么办哪?

杨青   (白)     你给我存在柜上,留着我慢慢地喝。

(杨青出门欲走,酒保出门。)

酒保   (白)     杨青,回来,回来!我跟你打听打听,你说的卖的那个小寡妇是谁呀?

杨青   (白)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呀?

酒保   (白)     事情都办成了,我问问还不行?

杨青   (白)     不是外人。

酒保   (白)     谁呀?

杨青   (白)     是姚廷美的媳妇杨素贞。

酒保   (白)     杨素贞!那不是你亲妹妹吗?

杨青   (白)     怎么啦?要不是我亲妹妹,我还不管哪!

酒保   (白)     好哇!你们是同父同母共同裔。

杨青   (白)     她不仁来我不义。

酒保   (白)     卖了银子你肥己。

杨青   (白)     放你妈的狗臭屁!

(杨青下。)

酒保   (白)     你怎么骂人哪?这叫什么事呀!

(酒保进门。小锣打下。酒保下。)

【第五场】

(哭皇天牌。保童扶杨素贞同上,杨素贞一看保童,杨素贞、保童同哭,保童站大边,杨素贞站小边,同叩头,站起。)
杨素贞、

保童   (同三叫头)  (廷美)(爹爹),(我夫)(我父),(夫啊)(爹爹)……

(杨素贞、保童同哭,保童跪下。纽丝。)

杨素贞  (西皮散板)  见灵堂不由人珠泪滚滚,

             好一似万把刀刺在我心。

(住头。保童站起。杨青上,站小边一条边。)

杨青   (念)     巧计安排定,诓妹嫁他人。

(杨青用唾液抹眼上,假哭,进门,跪中间。叩头。保童、杨素贞随同跪下。)

杨青   (白)     哎哟,妹夫呀……

(杨青、杨素贞、保童同站起,杨青站大边。)

杨素贞  (白)     兄长,为何今日才来呀?

杨青   (白)     别提了,我给人家管了档子闲事,打了场挂误官司,昨天才把我放出来。

杨素贞  (白)     母亲可好?

杨青   (白)     别提了,可巧妈又病了,直想你,叫我接你回家瞧瞧妈去。

杨素贞  (白)     兄长,你妹夫刚刚去世,三七未满,血气未干,我若走在大街之上,岂不被人耻笑?

杨青   (白)     这个道理我全懂,无奈,咱们妈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她是死心眼,只要是想起你来就哭天抹泪的,谁劝都不行啊!这么办吧,把你婆婆请出来,咱们商量一下吧。

             保童,请你奶奶去。

保童   (白)     哎,有请祖母。

(小锣打上。陈氏上。)

陈氏   (念)     我儿丧了命,叫人痛伤心。

杨青   (白)     亲娘。

陈氏   (白)     大舅,为何今日才来呀?

杨青   (白)     我呀,给人家管了点闲事,打了场挂误官司,昨天才把我放出来。可巧我妈又病了。想我妹妹,叫我接她来啦,跟您商量商量,您能不能准她几天假呀?

陈氏   (白)     唉!你妹丈一死,三七未满,血气未干,她身穿重孝,走在大街之上,岂不被人耻笑啊!

杨青   (白)     我妈这人死心眼儿,怎么劝都不行。我说妈呀,您要哭就哭吧!您把俩眼哭瞎了也没人管哪!妈呀……

(杨青假哭。)

杨素贞  (白)     喂呀……

(杨素贞哭。)

陈氏   (白)     好了,好了!你们不必啼哭。媳妇,收拾收拾,要早去早回。

杨青   (白)     行,行。换衣裳去吧!

杨素贞  (白)     是。

(杨素贞自上场门下。)

保童   (白)     大舅,您带我妈上哪儿呀?

杨青   (白)     瞧你姥姥去。

保童   (白)     我也去。

杨青   (白)     你别去啦!

保童   (白)     我偏去!

杨青   (白)     好孩子,回头舅舅给你买好吃的来。

保童   (白)     哎!

陈氏   (白)     大舅,你们回家是乘骑呀,还是雇轿啊?

杨青   (白)     您看我混的这样儿,哪儿有钱去雇轿啊?到前边雇个脚程,好骑着,我在后头跟着跑两步就成了。

陈氏   (白)     我家现有毛驴一头,你们乘骑了吧。

杨青   (白)     那更好了,我们先骑走,明儿个送我妹妹回来再给您送回来。

             保童,瞧瞧你妈收拾好了没有。

(杨素贞换衣上,站台中。)

杨素贞  (白)     婆婆多多保重,媳妇拜别了!

     (西皮散板)  悲悲切切上路行,

(纽丝。杨青牵驴,杨素贞持鞭上驴。)

杨素贞  (西皮散板)  但愿我母早康宁。

陈氏   (白)     要早些回来!

(大锣打下。杨素贞下,杨青随下。陈氏、保童同进门,自上场门同下。)

【第六场】

(小锣抽头。杨春上,到台中。)

杨春   (西皮摇板)  我与杨青曾约定,

             今日相会在柳林。

(杨春到大边里侧,包袱放在墩后面。撞金钟。杨素贞骑驴上,站小边,杨青跟上。)

杨素贞  (西皮散板)  论情理应守孝礼义为重,

             都只为母染病转回家门。

(住头。)

杨青   (白)     妹妹,你看什么呢?

杨素贞  (白)     兄长,往日回家,走的不是这条路径哪!

杨青   (白)     是啊,我也看不像啊!八成咱们许是走错了路了,你下了牲口,在这歇歇,我去打听打听。

杨素贞  (白)     就依兄长。

(杨素贞下驴,面向里站上场门出场处。杨青接鞭,拴驴,鞭插背后,到大边台口。)

杨春   (白)     宗兄来了。

(杨春走到大边台口。)

杨青   (白)     让您久等,久等。

杨春   (白)     岂敢,那女子可曾带来?

杨青   (白)     带来了,您顺着我的手儿瞧!怎么样?

杨春   (白)     倒也不错。

杨青   (白)     这是什么话。

杨春   (白)     身价银子多少?

杨青   (白)     不是跟您说了吗?三十两!

杨春   (白)     婚书呢?

杨青   (白)     有啊,您可真仔细,当然有婚书啦!给您婚书,拿银子来。

杨春   (白)     两家抵换。

(杨青从怀中取出婚书给杨春,接过杨春的银子揣怀中。)

杨青   (白)     您看看。

(杨春看婚书。)

杨青   (白)     您瞧,她婆婆陈氏主婚,没错吧?

杨春   (白)     不错,不错。

(杨春将婚书揣怀中。)

杨青   (白)     宗兄,你们怎么走啊?

杨春   (白)     去到前面雇一脚程。

杨青   (白)     那多麻烦呀,您看见没有?我这儿有匹驴。

杨春   (白)     让与我了。

杨青   (白)     让给你?好,给十两银子。

杨春   (白)     哎,忒多了。

杨青   (白)     多了?那就少给。

杨春   (白)     五两银子。

杨青   (白)     好,便宜不过当家子,让给你了,给五两。

(杨青接银子揣怀中。)

杨青   (白)     你等着。

(杨青欲去卸鞍。)

杨春   (白)     你要做什么?

杨青   (白)     我把鞍韂卸下来。

杨春   (白)     卸了鞍韂怎样乘骑?

杨青   (白)     常言说得好,卖马不卖鞍哪!

杨春   (白)     也让与我了。

杨青   (白)     也让给你?好,再给五两吧!

杨春   (白)     二两五。

杨青   (白)     见面,还一半。好,便宜不过当家子,让给你了,二两五就二两五。

(杨青接银子揣怀中。)

杨青   (白)     宗兄,你们怎么轰着走啊?

杨春   (白)     前面折一柳枝。

杨春   (白)     那多麻烦哪。您瞧见了没有?我这儿有把鞭子。

(杨春拔出鞭子。)

杨春   (白)     你又要多少?

杨青   (白)     便宜不过当家子,我送给您了。

杨春   (白)     多谢了。

(杨春接过鞭子,放在台中里首。杨青走到大边左侧,杨春到大边右侧。)

杨青   (白)     宗兄,可是这么着,您等我走远了,再叫她跟您趱路,要不然她哭哭啼啼的,我这心里难受呀!

杨春   (白)     啊,却是为何?

杨青   (白)     不瞒您说,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的亲妹妹。

杨春   (白)     哦,原来是大舅。

杨青   (白)     好说,亲戚。

杨春   (白)     再会,再会了!

杨青   (白)     唉!正是:

     (念)     兄妹分别在柳林,叫人难舍又难分。眼巴巴不见我那亲胞妹,

     (哭)     妹妹呀……

(杨青掏出银子一看。)

杨青   (白)     嘿!

     (念)     一见银子我黑了心。

     (白)     喝酒去!

(小锣五击头。杨青下。)

杨春   (白)     那一娘行,随我趱路!

杨素贞  (白)     啊!你是何人?叫我与你趱路?

杨春   (白)     方才那一汉子,他是何人?

杨素贞  (白)     他是我的兄长。

杨春   (白)     着哇!他得了我三十两银子,将你卖与我了。

(撕边一击。)

杨素贞  (白)     我却不信。

杨春   (白)     你去问来。

杨素贞  (白)     待我问来。

(冲头。杨素贞跑到大边向下场门喊。)

杨素贞  (白)     兄长!

(冲头。杨素贞跑到小边。)

杨春   (白)     趱路!

杨素贞  (白)     喂呀……

     (西皮散板)  骂声兄长心肠狠,

             不该将我卖与他人。

     (白)     既是我兄长将我卖与你了,有何为证?

杨春   (白)     婚书为证。

杨素贞  (白)     拿来我看。

杨春   (白)     且慢。你乃是有气之人,若将婚书扯碎,我岂不落个人财两空。

杨素贞  (白)     依你之见?

杨春   (白)     我在这里念,你在那里听。

杨素贞  (白)     你且念来。

(杨春取出婚书,杨素贞上前欲看。)

杨春   (白)     站远些。“立婚书人陈氏,只因杨素贞在家吵闹不贤,令其胞兄带回家去”……

(杨春念婚书时边念边走小圆场,杨素贞追在杨春身旁走小圆场,同归到原位。杨素贞欲抢,杨春躲闪。一击。)

杨春   (白)     怎么?你要抢?

杨素贞  (白)     喂呀……

(杨素贞哭。杨春把婚书揣在怀中。纽丝。)

杨素贞  (西皮散板)  听罢言来果是真,

             要想成亲万不能。

杨春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三十两银子将你卖,

             就该随我一路行。

杨素贞  (西皮散板)  你家也有姐和妹,

             叫她嫁与几个人?

杨春   (白)     呸!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为何开口便伤人?

             杨春打……

(杨春到大边台里侧举右拳一亮,同时杨素贞到小边台口一亮。)

杨素贞  (西皮散板)  素贞哭哇……

(毛朋上,门子随上。)

毛朋   (西皮散板)  毛朋来到,

(毛朋随唱随走到台中,面向里,双手分开杨春和杨素贞。门子走到大边里首。)

毛朋   (西皮散板)  问壮士打娘行所为何情?

杨春   (白)     原来是个算命的先生。

毛朋   (白)     你怎么知道我是个算命的先生?

杨春   (白)     看你这个样子,岂不是个算命的先生。

毛朋   (白)     好眼力呀!

杨春   (白)     本来不错呀!

毛朋   (白)     客官为何与这娘行争吵?

杨春   (白)     先生有所不知,她兄长得了我三十两银子,将她卖与我了,她不肯随我趱路,故而争吵。

毛朋   (白)     我却不信。

杨春   (白)     你去问来。

毛朋   (白)     我倒要问个明白。

             啊,这一娘行,你兄长将你卖与他了,你为何不随他趱路啊?

杨素贞  (白)     先生有所不知。只因我夫死的不明,我有满腹含冤,未曾申诉,岂能与他趱路啊……

(杨素贞哭。)

杨春   (白)     哈哈,先生不来,你也不说你有满腹含冤;先生到此,你就有满腹含冤。也罢,当着先生在此,将你的冤枉,说将出来,我们听上一听。

毛朋   (白)     是啊,有何冤枉,说将出来。我们也好听个明白呀。

杨素贞  (白)     如此,先生,客官容禀。

毛朋、

杨春   (同白)    慢慢讲来。

(毛朋与杨春交换地位,杨春归台中,门子坐大边地上取笔写。大锣导板头。)

杨素贞  (西皮导板)  杨素贞在柳林将言告禀,

毛朋   (白)     慢慢讲来。

(慢长锤。毛朋在胡琴过门中问杨春。)

毛朋   (白)     请问客官尊姓大名?

杨春   (白)     在下姓杨名春。

毛朋   (白)     杨春,好个响亮的名字。

杨春   (白)     夸奖了。

毛朋   (白)     童儿,杨春,好个响亮的名字。

(毛朋暗示门子记下来。)

杨素贞  (西皮慢板)  尊先生与客官细听分明。

(毛朋在胡琴过门中问杨春。)

毛朋   (白)     啊,客官,哪里人氏?

杨春   (白)     南京水西门人氏。

毛朋   (白)     哎呀!南京水西门是个好地方啊!

杨春   (白)     小地方。

(毛朋暗示门子记下来。)

毛朋   (白)     南京水西门是个好地方啊!

杨素贞  (西皮慢板)  家住在河南省上蔡县境。

(毛朋在胡琴过门中问杨春。)

毛朋   (白)     客官,做何生理?

杨春   (白)     贩卖布匹为生。

毛朋   (白)     大买卖。

杨春   (白)     小买卖。

杨素贞  (西皮慢板)  西门外姚家庄有我的门庭。

     (西皮二六板) 在家中与大伯分居另过,

     (西皮流水板) 有田氏用药酒害死奴的夫君。

             恨兄长贪银钱将我来卖,

             可怜那小保童未长成人。

             望先生与客官将我怜悯,

     (哭头)    喂呀先生哪……

(杨素贞哭。门子写完。)

毛朋   (白)     哦!

     (西皮散板)  八台官在一旁暗自思忖。

     (白)     啊,客官,听这娘行说得可怜,你就放她回去吧!

杨春   (白)     我倒有心放她回去,怎奈我那三十两银子,我舍它不得。

毛朋   (白)     眼前若是有人替她还了你三十两银子,你可愿放她回去?

杨春   (白)     慢说三十两银子,就是十两银子,我就放她回去。

毛朋   (白)     等候了。

             童儿。在箱内取十两银子。

门子   (白)     一路之上,俱已花费了。

毛朋   (白)     怎么,花费了?惭愧!

杨春   (白)     何出此言?

毛朋   (白)     银钱在一路之上俱已花费了。

杨春   (白)     怎么,你无有钱哪?

毛朋   (白)     无有钱。

杨春   (白)     走你的路,少管闲事!

毛朋   (白)     啊,客官,我劝她随你一同趱路,你看如何?

杨春   (白)     这倒使得,好话多讲。

(毛朋走到小边。)

毛朋   (白)     这一娘行,你暂且随他趱路,行至前面人烟稠密之处,高声喊叫三声冤枉,自会有人与你申冤,你要记下了。

杨素贞  (白)     记下了。

毛朋   (白)     你们要好好趱路才是,我们再会了。

杨春   (白)     有劳先生,再会了。

(小锣凤点头。毛朋走到大边台口,杨春归台中。)

毛朋   (西皮散板)  骂一声小杨春瞎了眼睛,

             把按院当做了算命先生。

             回衙去差人役将他拿定,

             责打他四十板枷号头门。

(毛朋、门子同下。大锣凤点头。)

杨素贞  (西皮散板)  适才先生对我论,

             不知是假还是真。

             低下头来暗思忖——

杨春   (白)     我们快走啊!

杨素贞  (白)     有了。

     (西皮散板)  可将金镯赎我身。

(住头。杨素贞取出金镯。)

杨素贞  (白)     客官,你方才言道,若有人还你三十两银子,你便放我回去。我这里有金镯一只,权当我的身价银子,你看如何?

(撕边一击。)

杨春   (白)     你这金镯是哪里来的呀?

杨素贞  (叫头)    客官哪!

     (白)     我公爹在世之时,留下金镯一对,命我夫妻各戴一只,言道:夫死妻不嫁,妻死夫不娶。如今我那丈夫被田氏害死,望求客官将此镯收下,放我回去,好与我那屈死的丈夫报仇雪恨哪……

(杨素贞哭。)

杨春   (白)     呀!

     (西皮散板)  听罢言来心难忍,

             背地难坏我杨春。

     (白)     唉!听她说的实在可怜,我放她回去,也就是了。待我对她说明。

             这一娘行,银子我也不要了,放你回去了。

杨素贞  (白)     客官放了我了?

杨春   (白)     放了你了。

杨素贞  (白)     我那婚书还在你手中呢!

杨春   (白)     哎呀呀!不是你提起,我倒忘怀了。人都不要了,婚书要它做甚?当面扯碎。

(杨春取出婚书扯碎,扔掉。)

杨春   (白)     去吧!

杨素贞  (白)     多谢客官。

(杨素贞往上场门走去。)

杨春   (白)     娘行转来。

杨素贞  (白)     啊!柳林之中,明女有别呀!

杨春   (白)     哈哈!我把婚书扯碎,你就说男女有别,看将起来,你这个人真真无有良心哪!

杨素贞  (白)     喂呀,恩人哪……

(杨素贞哭。撕边一击。杨素贞跪。)

杨春   (白)     起来,起来。

(杨春扶起杨素贞。)

杨春   (白)     哎呀呀!我这三十两银子落得个恩人二字。

杨素贞  (白)     唤我回来做甚?

杨春   (白)     我且问你,此番往哪道而去?

杨素贞  (白)     我么,回婆家去。

杨春   (白)     婆家,去不得。

杨素贞  (白)     怎么去不得?

杨春   (白)     倘若田氏将你害死,岂不是羊入虎口。

杨素贞  (白)     如此我便回娘家去吧。

杨春   (白)     娘家,越发的去不得了。

杨素贞  (白)     怎么去不得?

杨春   (白)     倘若你胞兄再将你变卖旁人,再找我第二个杨春哪!嘿嘿,恐怕就无有了!

杨素贞  (白)     如此说来我是走投无路的了哇……

(杨素贞哭。)

杨春   (白)     也罢!我也姓杨,你也姓杨,我二人倒不如结为仁义兄妹,也好替你申冤告状!

(撕边一击。)

杨素贞  (白)     此话当真?

杨春   (白)     当真!

杨素贞  (白)     我却不信!

杨春   (白)     我敢对天一表。

杨素贞  (白)     我就跪下了。

(撕边一击。)

杨春   (白)     哎呀呀,好个聪明的女子呀!

(凤点头。杨春跪下。同时毛朋、门子自下场门暗同上,站大边里侧。)

杨春   (西皮散板)  我把你当做同胞妹,

杨素贞  (西皮散板)  把你当做同胞人。

杨春   (西皮散板)  尊声贤妹快请起,

(毛朋拍杨春肩膀,杨素贞、杨春同站起,毛朋归大边。)

毛朋   (白)     哈哈!

     (西皮散板)  我在一旁看了一个真。

     (白)     哈哈!你呀,不是个好人哪!

杨春   (白)     啊,我怎么不是好人哪?

毛朋   (白)     你怎么与这娘行拜起天地来了?

杨春   (白)     先生休得胡言,只因她说得可怜,我二人结为仁义兄妹,也好替她申冤告状。

毛朋   (白)     我却不信。

杨春   (白)     你去问来。

毛朋   (白)     自然要问个明白。

(毛朋走到台中。)

毛朋   (白)     啊娘行,方才你不肯随他趱路,如今这是怎样啊?

杨素贞  (白)     先生休得胡言。只因他听我说得可怜,身价银子不要,我二人结为仁义兄妹,也好替我申冤告状。

毛朋   (白)     哦,原来如此。

             啊,客官,还有她的婚书呢?

杨春   (白)     我扯碎了。

毛朋   (白)     怎么,你扯碎了?

杨春   (白)     扯碎了。

毛朋   (白)     哎呀呀,你真是个好人哪!

杨春   (白)     我本来是个好人哪!

毛朋   (白)     客官,你们前去告状,可有状子啊?

杨春   (白)     到前面请人写上一张。

毛朋   (白)     哦,我替你们代写一张吧!

杨春   (白)     先生与我们代写一张!

(杨春看。)

杨春   (白)     此处写不成了。

毛朋   (白)     怎么写不成?

杨春   (白)     无有纸笔墨砚哪!

毛朋   (白)     我那箱儿内有。

杨春   (白)     哦,你那箱儿内有?

(杨春打量毛朋。)

杨春   (白)     你呀,才不是个好人呢!

毛朋   (白)     我怎么不是好人呢?

杨春   (白)     你想啊,我们无有状子,你替我们写,无有纸笔墨砚,你那箱儿内有,你岂不是一个调词架讼的先生哪?

毛朋   (白)     客官有所不知,适才在前面与人家抄写房约,留下白纸一张,有道是闲来置,

杨春   (白)     忙来用。

毛朋   (白)     偏偏就用上了。

杨春   (白)     这倒巧得很。

毛朋   (白)     巧得很,哈哈哈……

(毛朋坐下,取笔、砚、纸在箱上写。)

毛朋   (白)     客官,叫她说个由头,我也好写呀!

杨春   (白)     贤妹,说个由头上来。

杨素贞  (白)     是。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系河南汝宁府上蔡县四都八甲里姚家庄人氏。状告……

毛朋   (白)     好了,好了。

(毛朋写完状。)

毛朋   (白)     写好了,拿去看来。

杨春   (白)     贤妹,写好了。

杨素贞  (白)     兄长,请先生将状子念上一遍,见了按院大人,也好照状回话。

杨春   (白)     先生,请你念上一遍。

毛朋   (白)     好好好,待我念来。听了:“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系河南汝宁府上蔡县四都八甲里姚家庄人氏。状告大伯姚廷春,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为害夫霸产,谋卖鲸吞事。”这是八个字的由头,叫她记下了。

杨春   (白)     贤妹,这是八个字的由头,你要记下了。

杨素贞  (白)     是。

杨春   (白)     往下念吧。

毛朋   (白)     “大伯廷春用药酒毒死亲夫廷美,刁嫂田氏,用钢刀刺杀七岁保童……”

杨素贞  (白)     喂呀……

(杨素贞哭。)

毛朋   (白)     她为何啼哭啊?

杨春   (白)     我哪晓得啊?

毛朋   (白)     你去问哪。

杨春   (白)     贤妹,你为何啼哭啊?

杨素贞  (白)     那保童乃是我亲生儿子,被田氏所害,怎不叫人痛心哪……

(杨素贞哭。)

杨春   (白)     啊……啊……

(杨春哭。)

毛朋   (白)     客官,你怎么也哭起来了啊?

杨春   (白)     先生,你有所不知,保童是她的儿子,岂不是我的外甥,被田氏害死,怎不叫我伤心,唉!外甥儿啊……

(杨春哭。)

毛朋   (白)     客官,这叫做“牛吃房上草,风吹千斤石。状子入公衙,无赖不成词。”这是一句赖词,那保童不曾死呀!

杨春   (白)     哦,这是一句赖词,保童不曾死?

毛朋   (白)     不曾死。

杨春   (白)     贤妹,这是一句赖词,保童不曾死。

杨素贞  (白)     哦,不曾死。

杨春   (白)     先生,请往下念来。

毛朋   (白)     “胞兄杨青,推母有病,将小女子诓到柳林,卖与贩售人杨春——”

杨春   (白)     拿过来吧!

(杨春抢过状子。)

杨春   (白)     我不告了。

毛朋   (白)     你怎么又不告了?

杨春   (白)     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若有贩售人口者,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我自己给自己告下来了!我不告了!

毛朋   (白)     听你之言,你还晓得王法?

杨春   (白)     朝廷王法,焉有不晓得的!

毛朋   (白)     好,只要你晓得王法,我与你改了可好啊?

杨春   (白)     你若改得好,我就告得好。

毛朋   (白)     我保改得好。

杨春   (白)     我保告得好。

毛朋   (白)     我保你一告就准!

杨春   (白)     我这里承情。

毛朋   (白)     好说。

(毛朋提笔改写。)

毛朋   (白)     改为……改为异乡人可好啊?

杨春   (白)     异乡人,改得好。

毛朋   (白)     “异乡人杨春,春闻听紫金镯之事,心中不忍,情愿身价银子不要,婚书扯碎,二人结为仁义兄妹,替我申冤告状。闻得大人爱民如子,法不枉断。叩求青天,速提人犯到案,草民得生,哀哀上告,叩天上告!”

(毛朋将状纸交给杨春。)

杨春   (白)     有劳先生。

毛朋   (白)     好说!

杨春   (白)     贤妹,收好了。

(杨春将状纸交给杨素贞。)

杨素贞  (白)     兄长,请问先生住在哪里,倘若按院大人不准此状,也好请先生再写一张。

杨春   (白)     先生,你住在什么样地方啊?

毛朋   (白)     我就住在前面道台衙门旁边,有一个小小卦棚,上面写的是:“说不倒的老先生”。

杨春   (白)     啊,什么叫做“说不倒的老先生”?

毛朋   (白)     我能说倒旁人,旁人说不倒我,所以么叫做“说不倒的老先生。”

杨春   (白)     好,状子若是递上,你就是“说不倒的老先生”。

毛朋   (白)     若是递不上呢?

杨春   (白)     若是递不上,你就是“搬得倒的老先生”。

毛朋   (白)     取笑了,告辞了!

     (西皮散板)  好一个小杨春颇知王法,

             免去了四十板一面长枷。

(毛朋、门子同下。)

杨春   (白)     贤妹,我们快快趱路吧。

(杨春拾鞭,到小边台口牵驴。大锣凤点头。)

杨素贞  (西皮散板)  在柳林得遇大恩人,

(纽丝。杨素贞持鞭上驴,杨春归小边。)

杨素贞  (西皮散板)  一重恩当报九重恩。

(大锣打下。杨素贞下,杨春随下。)

【第七场】

(水底鱼牌。二光棍、刘二混同上。)

刘二混  (念)     生来游手好闲,专靠坑蒙拐骗。

     (白)     在下,刘二混。

             我说兄弟们,这两天咱们可有点儿“盘子里扎猛子”——浅住啦!咱们到城门口、大道边溜达溜达。有那合适的买卖,弄它一号两号的,宽绰宽绰。你们看怎么样?

二光棍  (同白)    好啊!

刘二混  (白)     走着,走着!

(大锣打下。二光棍、刘二混同下。)

【第八场】

杨素贞  (西皮散板)  离了柳林往前进,

             不知何日把冤申。

杨春   (白)     贤妹,我的包袱落在柳林了。

杨素贞  (白)     这便如何是好?

杨春   (白)     你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杨春自上场门急下。凤点头。)

杨素贞  (西皮散板)  在此且把兄长等,

(二光棍、刘二混同上,轰驴,二光棍追杨素贞同下。刘二混站台中,杨春左肩背包袱上,寻找。撕边一击。)

刘二混  (白)     嗨!你直眉瞪眼的找什么呢?

杨春   (白)     我的妹子往哪里去了?

刘二混  (白)     哦,找你妹妹呀,三十来岁,骑着一头驴,对不对呀?

杨春   (白)     是啊。

刘二混  (白)     往那边去啦!

(刘二混往小边台口一指,杨春一望。撕边一击。)

杨春   (白)     在哪里?

刘二混  (白)     在这儿哪!

(刘二混顺手抢走包袱,急下。)

杨春   (白)     还我的包袱……回来……回来……

(大锣打下。杨春急追下。)

【第九场】

宋士杰  (内白)    嗯喷!

(小锣帽儿头。宋士杰上,右手持扇。小锣五击。宋士杰走至正场台前。)

宋士杰  (念)     自幼生来肝胆性,遇事惯打抱不平。

     (白)     老汉宋士杰,在前任道台衙门当过一名刑房书吏。只因我办事傲上,大人将我的刑房革退,就在这西门以外,开了一座店房,无非是避嫌而已。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到街市上走走啊!

(大锣水底鱼牌接乱锤。宋士杰往左转向里走。杨素贞持鞭上,二光棍同跟上,轰驴过场,同下。刘二混随上,至下场门回头与宋士杰对看,刘二混匆忙走下。冲头。宋士杰在台中望下场门。)

宋士杰  (叫头)    哎呀且住!

(宋士杰转身向外。)

宋士杰  (白)     看几个无赖之徒追赶一个远方的女子,若是追到僻静之处,是非难保!

     (叫头)    有了。

     (白)     我不免前去打他一个抱不平!

(撕边一击。宋士杰转身向下场门。)

宋士杰  (白)     唉呀!

(五击。宋士杰转身向外。)

宋士杰  (白)     只因我爱管闲事,才将我的刑房革退,如今又要管闲事!不管也罢,待我回去。

(宋士杰右转身向上场门欲走。)

杨素贞  (内白)    异乡人好苦哇!

宋士杰  (叫头)    哎呀,且住!

(宋士杰转身向外。)

宋士杰  (白)     听那女子言道:“异乡人好苦!”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哎呀这这这……

(小乱锤。)

宋士杰  (白)     有了,不免叫我那妈妈出来前去呀!

(五击。宋士杰走圆场,进门归大边。)

宋士杰  (白)     妈妈快来!

万氏   (内白)    啊哈!

(小锣五击。万氏上。)

万氏   (念)     老头子惯打抱不平,我也爱管闲事情。

     (白)     嗳,老头子,你不是说你出去溜湾儿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宋士杰  (白)     你不晓得,我方才刚刚出门,看见几个无赖之徒,追赶一个远方的女子,恐生是非,你可前去打个抱不平!

万氏   (白)     你叫我打抱不平去?

宋士杰  (白)     嗯!

万氏   (白)     嗳,老头子,我说你是记吃不记打呀?

宋士杰  (白)     怎么?

万氏   (白)     怎么?不是因为你爱管闲事,才把你的差事革掉,怎么你又要管闲事啦!依我说,你可好有一比。

宋士杰  (白)     比做何来?

万氏   (白)     你呀,你好比那卖不了的秫秸。

宋士杰  (白)     此话怎讲?

万氏   (白)     家里戳戳吧,你少管闲事吧!

宋士杰  (白)     是啊!有道是:救人一命,少活十年。

万氏   (白)     老糊涂!你错啦。

宋士杰  (白)     怎么?

万氏   (白)     怎么?救人一命,多活十年,没听说少活十年的。

宋士杰  (白)     本来是少活十年。

万氏   (白)     多活十年。

宋士杰  (白)     少活十年。

万氏   (白)     多活十年,多活十年定了!

宋士杰  (白)     多活十年?

万氏   (白)     多活十年。

宋士杰  (白)     你为何不去呀?

万氏   (白)     哦,这……你在这儿等着我哪!老头子,这可是你让我去的,若是打出祸来?

宋士杰  (白)     有我啊!

万氏   (白)     有你?老头子,你闪开了!

     (扑灯蛾牌)  万氏开言道:

             老头子你是听。

             手拿无情棒,

(万氏取棒槌。)

万氏   (扑灯蛾牌)  专打抱不平!

(四击头。万氏亮相。乱锤。宋士杰、万氏同出门走圆场。杨素贞、二光棍同上,万氏用棒槌打,二光棍同跑下,杨素贞在台里下驴。刘二混上,宋士杰上前一挡。撕边一击。宋士杰一挡。撕边一击。)

刘二混  (白)     原来是宋家爷爷。

宋士杰  (白)     嗯!

刘二混  (白)     宋家爷爷,你好啊?回见吧!

宋士杰  (白)     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事情,今日遇见你家宋爷爷,休想过去!

刘二混  (白)     得啦!宋爷爷,这两天有点没落子,弄俩儿钱混碗饭吃,您高抬贵手我就过去了!

宋士杰  (白)     休想过去!

刘二混  (白)     怎么着?张口一声宋爷爷,闭口一声宋爷爷,怎么?说好的不成!

(万氏用棒槌打刘二混三下。)

刘二混  (白)     哎哟!包袱归你了!

(刘二混下。)

宋士杰  (白)     什么东西!

(水底鱼牌。万氏牵驴,杨素贞、宋士杰随后同走圆场。万氏拴驴,万氏、杨素贞、宋士杰同进门。万氏搬椅子放在小边台前,宋士杰搬椅子放大边台前坐下。)

杨素贞  (白)     多谢妈妈搭救!

万氏   (白)     别客气!来来来,你这儿坐下,不要害怕,你歇息歇息。

(杨素贞坐下,宋士杰对万氏示意,万氏走近宋士杰。)

万氏   (白)     老头子,什么事呀?

宋士杰  (白)     我叫你救她,就让她走去,你拉到这里做什么来了?

万氏   (白)     叫救她是你,叫她走也是你,老头子我问问你,咱们家开的是什么?

宋士杰  (白)     开店的。

万氏   (白)     卖的是什么?

宋士杰  (白)     卖的是饭。

万氏   (白)     人家住店给店钱,吃饭给饭钱。我往家给你拉生意,你不愿意呀?

宋士杰  (白)     哦!总是她讲的有理。

万氏   (白)     本来是么!

宋士杰  (白)     妈妈,你去问问她姓字名谁?哪里人氏?

万氏   (白)     对啦!我去问问去。

(万氏走近杨素贞。)

万氏   (白)     我说这个女子,你姓什么,叫什么?哪儿的人哪?

杨素贞  (白)     我姓杨名素贞,河南上蔡县人氏。

(万氏走近宋士杰。)

万氏   (白)     老头子,我给问来啦,她姓杨,叫杨素贞,河南上蔡县人氏。

宋士杰  (白)     哦!河南上蔡县人氏。到此做甚?

万氏   (白)     我哪儿知道干什么来啦?

宋士杰  (白)     去问来呀!

万氏   (白)     瞧你这麻烦劲儿,不一块儿说喽!

(万氏走近杨素贞。)

万氏   (白)     小娘子,你打上蔡县到这信阳州干什么来了?

杨素贞  (白)     到此越衙告状来了。

(万氏走近宋士杰。)

万氏   (白)     老头子,她越衙告状来啦,这事可不小呀!

宋士杰  (白)     哦,越衙告状来了!你问她可有状子无有?

万氏   (白)     嗳!

(万氏走近杨素贞。)

万氏   (白)     小娘子,你越衙告状,可有状子?

杨素贞  (白)     有。

万氏   (白)     拿来。

杨素贞  (白)     这……无有。

万氏   (白)     你瞧,这是怎么股子劲儿呀?

(万氏走近宋士杰。)

万氏   (白)     老头子,我问来啦,我问她有状子没有?她说有。

宋士杰  (白)     有状子?拿来!

(万氏学杨素贞腔调。)

万氏   (白)     这……无有。

宋士杰  (白)     你这是怎么讲话?

万氏   (白)     我是怎么趸来怎么卖。

宋士杰  (白)     妈妈,你对她去讲:老汉宋士杰,在前任道台衙门,当过刑房书吏,看她那状子上如有不妥之处,替她删改删改。我们是好人哪!

万氏   (白)     是啊!谁不知道咱们是好人哪!

宋士杰  (白)     对她去讲。

万氏   (白)     我跟她说去。

(万氏走近杨素贞。)

万氏   (白)     杨素贞,这是我的老头子宋士杰,在前任道台衙门,当过刑房书吏。我们老头子说啦:瞧你那状子有不对的地方,替你删改删改。我们是好人哪!

(杨素贞取出状子给万氏。)

杨素贞  (白)     如此,妈妈请看。

万氏   (白)     你瞧,这就有了,是不是!

(万氏随看状子随走近宋士杰,宋士杰站起来看状纸。)

宋士杰  (白)     倒了。

万氏   (白)     倒了?给你瞧呀!

(万氏递给宋士杰,宋士杰接状纸坐下。)

宋士杰  (白)     听了:“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系河南汝宁府上蔡县四都八甲里姚家庄人氏,状告大伯廷春,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为害夫霸产,谋卖鲸吞事……”

             哎呀!这是八个字由头,叫她记下了。

万氏   (白)     我们老头子说了,这八个字的由头,你要记下了。

杨素贞  (白)     记下了。

宋士杰  (白)     “大伯廷春用药酒毒死亲夫廷美,刁嫂田氏用钢刀刺杀七岁宝童。胞兄推母有病,将小女子诓到柳林卖与……”

万氏   (白)     老头子,我给你拿眼镜去。

(万氏欲走。)

宋士杰  (白)     不用,不用。哦!是了,妈妈你不晓得,这位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有人贩售人口者,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这是个“贩售”二字改了。

万氏   (白)     改了?

宋士杰  (白)     改了。

万氏   (白)     改的什么?

宋士杰  (白)     待我看看改的什么。

万氏   (白)     你看改的什么?

宋士杰  (白)     改了个“异……异……哦!异乡人”。

万氏   (白)     异乡人。

宋士杰  (白)     改得好!

万氏   (白)     改得好!

宋士杰  (白)     “异乡人杨春闻听紫金镯之事,心中不忍,情愿将身价银子不要,婚书扯碎,二人结为仁义兄妹,替我申冤告报。闻得大人爱民如子,法不枉断。叩求青天,速提人犯到案,草民得生,哀哀上告,叩天上告。”哎呀!这个状子作得好。妈妈,你问问她是哪一个写的?

万氏   (白)     好!

(万氏走近杨素贞。)

万氏   (白)     这状子是谁写的?

杨素贞  (白)     是个算命先生写的。

万氏   (白)     哦,这就是了。

(万氏走近宋士杰。)

万氏   (白)     老头子,她说了,是个算命先生写的。

宋士杰  (白)     哦!怎么?是一位算命先生写的?此人不得第便罢呀!

万氏   (白)     他要是得了第哪?

宋士杰  (白)     若是得了第么……少不得有八台之位。

万氏   (白)     喝!八台之位,你怎么知道?

宋士杰  (白)     看这状子就看出此人的来头来了。

万氏   (白)     哦!状子作得好,那一递就递上了?

宋士杰  (白)     哎呀!可惜啊可惜!

万氏   (白)     哎!我说你这是什么人性?夸了半天,状子作得好,怎么又可惜了哪?

宋士杰  (白)     你不晓得,想这道台衙门,上下人役勒索成性。况且她又是一个远方的女子,焉能递得上,岂不是废物?把还与她。

(宋士杰将状纸递给万氏。)

宋士杰  (白)     嘿嘿!可惜这状子呀!

(宋士杰站起把椅子搬回。万氏走近杨素贞。)

万氏   (白)     你不知道,这道台衙门,上下人等勒索成性。再者说你是远方来的女子,你这状子递不上去,岂不是废物了吗?

(万氏将状纸递给杨素贞。)

杨素贞  (白)     听妈妈之言,我这满腹含冤,就不能申诉了哇……

(杨素贞哭。)

万氏   (白)     别哭,别哭!哎哟!她这一哭呀,真怪可怜的。可惜我跟她不沾亲,我要跟她沾这么一点儿亲哪!这场官司我就替她打啦!

杨素贞  (白)     如此干娘请上,受干女儿一拜。

(杨素贞跪拜。)

万氏   (白)     哟!起来,起来!哎呀!好孩子!真机灵!你坐下,都有干娘我呢!

(万氏接过状纸。)

万氏   (白)     来呀!来呀!

宋士杰  (白)     你叫哪个?

万氏   (白)     我叫你哪!

宋士杰  (白)     叫我做什么?

万氏   (白)     去,去告状去。

宋士杰  (白)     怎么?要我前去告状?

万氏   (白)     哟!你还不知道哇,杨素贞拜在我的名下,她是我的干女儿啦!我是她的干娘,不应当你去告状去吗?

宋士杰  (白)     她是你的干女儿?哈哈!与我什么相干哪?

万氏   (白)     哦,对了,还没见见他呢!这老头子吃醋啦!

             孩子,过来给你干父磕头。

杨素贞  (白)     干父请上,受女儿一拜。

(杨素贞跪拜。)

宋士杰  (白)     起来,起来。

万氏   (白)     告状去!

(万氏将状纸交给宋士杰。)

宋士杰  (白)     儿啊,但放宽心,这桩事情有干父与你做主。

万氏   (白)     有你干爹哪!

宋士杰  (白)     妈妈,你与她后面收拾茶饭去吧。

万氏   (白)     你哪?

宋士杰  (白)     我去到衙中走走哇!

万氏   (白)     老头子,早点儿回来。

宋士杰  (白)     晓得了哇!

(小锣打下。宋士杰出门下,万氏、杨素贞自上场门同下。)

【第十场】

(小锣打上。丁旦上,走到正场台前。)

丁旦   (念)     身在公衙内,官差不自由。

     (白)     在下,丁旦。只因衙中出了一桩不明案件,不免寻找宋家伯伯领教领教。

(丁旦向左回身,往大边走半个圆场。宋士杰上,站在小边。)

丁旦   (白)     啊!宋家伯伯!

宋士杰  (白)     哦,丁旦。

丁旦   (白)     宋家伯伯,我正要找你。

宋士杰  (白)     找我何事?

丁旦   (白)     只因衙中出了一桩不明案件,要在宋家伯伯台前领教领教。

宋士杰  (白)     不成功,此刻我有事啊。

丁旦   (白)     嗳,宋家伯伯,我们吃酒去。

宋士杰  (白)     吃酒去,哎呀,我不曾带着银钱。

丁旦   (白)     我请你吃酒。

宋士杰  (白)     怎么?你来请我?吃上几杯,又待何妨?好,走,走,走!

(小锣打下。宋士杰、丁旦同下。)

【第十一场】

(小锣打上。三公差各手捧公文一条边同上。)

公差甲  (白)     来此已是,门上那位听事?

(门子自下场门上,出门。)

门子   (白)     什么人?

公差甲  (白)     彰德府。

公差乙  (白)     卫辉府。

公差丙  (白)     怀庆府。

公差甲、
公差乙、

公差丙  (同白)    前来投文!

门子   (白)     候着。

(门子进门。)

门子   (白)     启大人!

顾读   (内白)    何事?

门子   (白)     彰、卫、怀三府前来投文。

顾读   (内白)    公文收下,明日早堂发签。

门子   (白)     是。

(门子出门。)

门子   (白)     大人传话:公文收下,明日早堂发签。

(三公差把三份公文交给门子,自上场门同下。门子进门,下。)

【第十二场】

(丁旦、宋士杰同上。)

宋士杰  (白)     娃娃,方才所说之言,照此而行,料无妨碍。

丁旦   (白)     多谢宋伯伯。

宋士杰  (白)     娃娃这里来,看看大人可曾升过午堂?

丁旦   (白)     是。

(丁旦转身向下场门。)

丁旦   (白)     列位,大人可曾升过午堂?

龙套   (内白)    大人升过午堂,明日早堂发签。

(丁旦向宋士杰。)

丁旦   (白)     宋伯伯,大人升过午堂,明日早堂发签。

(撕边一击。宋士杰左手抓住丁旦衣领。)

宋士杰  (白)     怎么讲?

丁旦   (白)     明日早堂发签。

(宋士杰向外甩髯,右手打丁旦耳光。)

丁旦   (白)     怎么,撒起酒疯来了!

(丁旦下。)

宋士杰  (白)     呀呀呸!

     (二黄散板)  三杯酒下咽喉把大事误了,

             乘兴来败兴归空走一遭。

     (白)     唉!我偏偏遇见这个娃娃,要请我吃酒,大人升过午堂,这个状子不曾递上,只得回去吧。咳!这是哪里说起!此番回得家去,我那干女儿——

(宋士杰随说随往小边走。)

宋士杰  (白)     必然问我:“状子可曾递上?”那时我言道:“在大街之上遇见一个朋友,请我吃酒,大人升过午堂,这个状子不曾递上。”

(宋士杰随说随往大边走。)

宋士杰  (白)     我那干女儿她必然说道:“我啊不是你的亲女儿,若是你的亲女儿,酒也不饮了,状子么也递上了。”必有这两句话。这是哪里说起!

(宋士杰进门站大边。万氏、杨素贞同上。)

宋士杰  (白)     妈妈。

杨素贞  (白)     干父回来了?

宋士杰  (白)     啊,回来了!

杨素贞  (白)     状子可曾递上?

宋士杰  (白)     呃!再不要提起!在大街之上,遇着一个朋友,拉拉扯扯,一定要请我吃酒,大人升过午堂,这个状了不曾递上。

杨素贞  (白)     嗳,看将起来,我不是你的亲女儿……

宋士杰  (白)     来了。

杨素贞  (白)     若是你的亲生女儿,酒也不吃了,状子也递上了。

宋士杰  (白)     果有这两句话,不出我所料啊!

万氏   (白)     老头子你听见没有?我叫你干什么去了?孩子问你两句,你的脸往哪儿放!

宋士杰  (白)     儿呀!你胆大呀是胆小?

杨素贞  (白)     胆大怎说?胆小怎讲?

宋士杰  (白)     若是胆小,回到上蔡县你家太爷台前去告。

杨素贞  (白)     若是胆大呢?

宋士杰  (白)     若是胆大,随干父去至道台衙门击鼓鸣冤。

杨素贞  (叫头)    干父呀!

     (白)     女儿若是胆小,也到不了此地。

宋士杰  (白)     好哇!妈妈,好好看守门户,

(宋士杰将扇子交给万氏。)

宋士杰  (白)     儿啊,你要随我来呀!

(水底鱼牌。万氏下。宋士杰左手撩褶子,右手拉杨素贞,出门,走圆场,到小边台前。)

宋士杰  (白)     来此已是道台衙门,我儿在此等候了。

杨素贞  (白)     是。

(宋士杰向里面。)

宋士杰  (白)     看堂的!

(宋士杰走到大边向里。)

宋士杰  (白)     看堂的!

(宋士杰面向外。)

宋士杰  (白)     这个娃娃哪里去了?有了,待我照应照应他。

(宋士杰右手做取鼓槌动作,抬手欲击鼓,看堂人自下场门上,急忙拦住。)

看堂人  (白)     嗳,宋爷爷,这个闹着玩儿的吗?

宋士杰  (白)     你往哪里去了?

看堂人  (白)     我出恭去了。

宋士杰  (白)     这个地方也是擅离的?

看堂人  (白)     我憋不住了。

宋士杰  (白)     这幸亏遇见你家宋爷爷。

看堂人  (白)     您是老在行。

宋士杰  (白)     要遇着一个不晓得规矩的人,

(宋士杰随说随与看堂人推磨。)

看堂人  (白)     不晓得规矩,他也来不到这儿。

宋士杰  (白)     他就是这样——

看堂人  (白)     您这不是跟我开玩笑吗!

(宋士杰右手拍看堂人肩,看堂人往前看,宋士杰乘机左手击鼓三下,看堂人把宋士杰推往小边。急急风牌。四青袍、二皂隶、丁旦、顾读站门同上,台口亮相,转身。冲头。顾读归大座。)

顾读   (白)     带看堂的!看堂的!

看堂人  (白)     叩见大人。

(看堂人跪当中。)

顾读   (白)     你往哪里去了?

看堂人  (白)     我出恭去了。

顾读   (白)     来,与我掌嘴!

(二皂隶同打看堂人耳光。)

顾读   (白)     打你个自不小心。

             来,带击鼓人!

看堂人  (白)     是。

(看堂人起身出门。)

宋士杰  (白)     娃娃,饱了?

看堂人  (白)     五个锅贴都吃了,还不饱?大人传击鼓人上堂回话哪,老不死的!

(看堂人下。)

宋士杰  (白)     儿啊,将状子顶在头上,待我与你报门。

             报,击鼓人告进!

(回头。杨素贞双手举状进门,走半个圆场,跪当中。)

杨素贞  (白)     叩见大人。

顾读   (白)     唗!本道放告自有日期,擅击堂鼓,定是刁妇。

             来,扯下去打!

(宋士杰在门外示意丁旦。)

丁旦   (白)     且慢!

(撕边一击。)

丁旦   (白)     启禀大人:看这女子像是远方来的,必有满腹含冤,望大人此刑宽免。

顾读   (白)     唔!免。呈状上来。

(五锤。丁旦接过状纸,转递给顾读。)

顾读   (白)     “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系河南汝宁府上蔡县四都八甲里姚家庄人氏。状告大伯姚廷春,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为害夫霸产,谋卖鲸吞事”……

             杨素贞,你越衙告状,住在哪里?

杨素贞  (白)     住在我干父家中。

顾读   (白)     你干父是谁?

杨素贞  (白)     宋士杰。

顾读   (白)     宋士杰?

(撕边一击。顾读吃惊。)

顾读   (白)     这老儿他还在!现在哪里?

杨素贞  (白)     现在堂口。

顾读   (白)     来,传宋士杰!

丁旦   (白)     宋士杰上堂。

宋士杰  (白)     报。

(撕边一击。宋士杰双手摘下鸭尾巾。)

宋士杰  (白)     宋士杰告进!

(回头。宋士杰右手拿鸭尾巾,左手撩褶子,进门走半个圆场跪在大边。)

宋士杰  (白)     叩见大人。

顾读   (白)     宋士杰。

宋士杰  (白)     有。

顾读   (白)     你还不曾死吗?

宋士杰  (白)     阎王不要命,小鬼不来传,我是怎么死啊?

顾读   (白)     你为何与人家包揽词讼?

宋士杰  (白)     怎见得小人我是包揽词讼?

顾读   (白)     杨素贞越衙告状,住在你的家中,你岂不是包揽词讼?

宋士杰  (白)     小人有下情。

顾读   (白)     讲。

宋士杰  (白)     咋!小人宋士杰,在西门以外开了一座店房,无非是度日而已。那年小人去往河南上蔡县公干,偶遇杨素贞她父,我二人有八拜之交,将杨素贞拜在小人名下,名为义女。那时杨素贞不过是般长般大,三月一来是五月一往,如今出嫁姚家,她有满腹含冤,来在这信阳州越衙告状。她是不得不住,小人我是不得不留。有道是:是亲者不能不顾,不是亲者不能相顾。她不住在干父家中,难道还住在庵堂寺院?

(撕边一击。)

顾读   (白)     嘿!你好一张利口!

宋士杰  (白)     小人我是句句实言。

顾读   (白)     杨素贞讨保。

宋士杰  (白)     我宋士杰愿保。

顾读   (白)     啊?你为何保她?

宋士杰  (白)     干父不保干女儿是哪一个敢保?

顾读   (白)     我原要你保。

宋士杰  (白)     小人我保保何妨?

顾读   (白)     下去!

宋士杰  (白)     我这就走!

(五击。宋士杰、杨素贞同站起出门。)

杨素贞  (白)     干父,这两句话你回答得好哇!

宋士杰  (白)     哎呀儿呀!这两句话若回答不上来,怎能称得起是包揽词讼啊!儿啊,回去叫你那干妈妈做几碗面食,我们吃得饱饱的,好打这场热闹的官司呀,哈哈……

(回头,圆场。杨素贞搀宋士杰同下。)

顾读   (白)     来,拿我公文,去往上蔡县,提拿姚、杨二家听审,不得卖放。如若卖放,打断尔的狗腿!

丁旦   (白)     是!

顾读   (白)     退堂!

四青袍  (同白)    啊!

(大锣打下。丁旦出门下。四青袍、二皂隶自两边分下,顾读下。)

【第十三场】

(小锣打上。四青袍、二公差引刘题同上。)

刘题   (念)     做清官民之父母,与祖先廊庙增光。

(小锣原场。刘题归大座。丁旦上,进门。)

丁旦   (白)     贵县请了。

刘题   (白)     贵差到此何事?

丁旦   (白)     公文一角,贵县请看。

刘题   (白)     待我看来。

(刘题接公文看。)

刘题   (白)     来,命你二人拿我火签提调姚、杨二家到案听审,不得有误!退堂!

(四青袍自两边分下,刘题下。二公差、丁旦同出门。)

二公差  (同白)    上差,拿姚、杨二家为了什么事?

丁旦   (白)     只因杨素贞在信阳州把他们告下来了。

二公差  (同白)    是这么回事。跟我们走吧。

(二公差、丁旦同走圆场到小边。)

二公差  (同白)    到了,您这儿等一会儿。

             杨青,杨青!

杨青   (内白)    来啦!

(小锣五击。杨青自下场门上。)

杨青   (念)     正在睡朦胧,忽听叫杨青。

     (白)     谁呀?

二公差  (同白)    出来瞧。

杨青   (白)     哪位呀?

(杨青开门,出门。)

杨青   (白)     我说怎么回事儿?

二公差  (同白)    今有杨素贞在信阳州把你给告下来了。

杨青   (白)     就我一个人吗?

二公差  (同白)    还有姚家。

杨青   (白)     还有姚家呢?对了,姚家是大财主,我是穷棒骨。二位辛苦辛苦,到那儿多少不拘来点儿卤。

二公差  (同白)    瞧你这贫劲儿。

(杨青引二公差、丁旦同走圆场,到小边。)

二公差  (同白)    到了没有?

杨青   (白)     你们等会儿,开门哪!

(姚廷春自下场门上。)

姚廷春  (白)     谁呀?刚睡着就叫门。

(姚廷春开门,出门。)

杨青   (白)     把他锁上。

(姚廷春慌忙进门。)

姚廷春  (白)     家里的,快来吧!

(田氏自下场门上。)

姚廷春  (白)     杨青带着好多人,抢咱们家来啦!

田氏   (白)     在哪儿呢?我瞧瞧去。

(田氏出门。)

杨青   (白)     大奶奶,可不得了啦!杨素贞在信阳州把咱们给告下来了。差官来传咱们来了。

(杨青低声说。)

杨青   (白)     您赶紧拿俩儿钱儿,把他们打发走了,咱们再想主意。

田氏   (白)     得多少钱哪?

杨青   (白)     您拿二十两银子来吧。

田氏   (白)     你等着,我拿去。

(田氏进门拿银子。)

姚廷春  (白)     别动我的钱。

杨青   (白)     不给钱把你带走。

(田氏出门。)

田氏   (白)     大舅,您给瞧着办吧!

(田氏进门,偷听外面。)

杨青   (白)     啊,二位!辛辛苦苦的,开弄包茶叶喝得了。

二公差  (同白)    这是多少钱哪?

杨青   (白)     十两。

二公差  (同白)    啊,三人给十两?不成,带走,带走!

(田氏出门。)

田氏   (白)     大舅,怎么回事?

二公差  (同白)    三人给十两,不成!

田氏   (白)     哎,大舅!我不是交给您二十两吗?

杨青   (白)     哪儿呀!这号人,你给他多少也不够,这十两我留做添头哪。

田氏   (白)     别捣乱了,快给人家吧!

二公差  (同白)    这你还“抠澄沙”哪?早点到衙门去啊!

(二公差、丁旦自上场门同下。)

田氏   (白)     杨大舅,这怎么办呢?

杨青   (白)     大奶奶,您赶紧找您兄弟田伦,求他写一封求情的书信,咱们好打上风官司呀!

田氏   (白)     好,您给我雇个车去。

杨青   (白)     对,我给您雇车去。

(杨青下。)

姚廷春  (白)     你上哪儿去?

田氏   (白)     你管哪!

姚廷春  (白)     好,我不管,我睡觉去,睡觉去!

(姚廷春下。车夫上,田氏上车。小锣凤点头。)

田氏   (西皮摇板)  田氏女上车轮心神不定,

             回家去见兄弟修书求情。

(田氏下。)

【第十四场】

(小锣帽儿头。田伦上。小锣原场,归位。田伦走至台前。)

田伦   (引子)    职受封疆,秉忠心,报效君王。

(小锣原场。田伦回身坐小座。)

田伦   (念)     诗书藏腹内,文章占高魁。手捧仙枝桂,门庭照光辉。

(小锣二击。门子暗上。)

田伦   (白)     下官田伦。进士出身。蒙圣恩放我江西巡按,业已领凭。只因我父亡故,守孝在家未曾上任。今暂居家中。

             来,

门子   (白)     有。

田伦   (白)     伺候了。

门子   (白)     是。

(小锣五击。田氏上。)

田氏   (念)     巧计安排定,前来托人情。

     (白)     兄弟在哪里?

门子   (白)     姑奶奶到。

(门子下。)

田伦   (白)     姐姐来了?

田氏   (白)     兄弟。

田伦   (白)     姐姐请坐。

田氏   (白)     有座。

田伦   (白)     你独自回家,所为何事?

田氏   (白)     兄弟,你不知道,只因杨素贞在信阳州将我们告下来啦。望你修书一封,前去说情,我也好打个上风官司。

田伦   (白)     闻得你在姚家素不安分,这求情的书信,我万万不能与你写。

(田伦站起。)

田氏   (白)     兄弟呀!

(田伦站起。)

田氏   (西皮摇板)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

田伦   (西皮摇板)  伤天害理心不正,

             欺心昧义败人伦。

             我若与你修书信,

             王法条条不徇情。

田氏   (西皮摇板)  兄弟不肯修书信,

             倒叫田氏无计行。

             回头便把母亲请,

(小锣抽头。田母上。)

田母   (西皮摇板)  请出为娘为何情?

田氏、

田伦   (同白)    参见母亲。

田母   (白)     罢了。

(田母对田氏。)

田母   (白)     儿呀,不在婆家,回家做甚?

田氏   (白)     母亲有所不知,只因杨素贞在信阳州将女儿告下来了。是女儿回来,叫我兄弟修书一封,前去说情,我好打个上风官司,他不肯写。妈,您跟他说说得了。

田母   (白)     儿呀,与姐姐写封求情书信吧。

田伦   (白)     母亲有所不知,是我同科四人,曾在双塔寺对天盟过誓愿,大家不准官吏过柬,密扎求情。若有此事,各备棺木一口,仰面还乡。今叫儿写那求情的书信,孩儿是万万不能写。

田母   (白)     是啊,这封书信是不能写的。

田氏   (白)     得了。好妈,您让他给我们写一封吧。

田母   (白)     哼!闻听人言,你在姚家素不安分,这封书信哪,不能写!

(小锣一击。)

田氏   (白)     不写就不写。我告诉你们:官司打赢了便罢,若是打输了,我把裙子一解,肩膀上一搭,茶馆进来,酒肆出去。有人问我,我就说我是田伦的姐姐。丢脸,丢你们田家的脸!不管不是?我走啦,我走啦!

(田氏欲走。小锣一击。田母站起。)

田母   (白)     回来,我们商议商议。

             儿啊,与你姐姐写封书信吧。

田伦   (白)     孩儿实在难以从命。

(田氏示意田母跪下。)

田母   (白)     儿啊,你再若不写,为娘我跪下了。

(田母欲跪。)

田伦   (白)     哎呀,折煞孩儿了。母亲,孩儿书信写便写,还需三百两银子押书。

田氏   (白)     母亲与孩儿垫上吧。

田伦   (白)     母亲请至后面。

(田母、田氏自上场门同下,门子暗上。)

田伦   (白)     带路书房。

门子   (白)     是。

(傍妆台牌。门子、田伦同出门,同走圆场,同进门,田伦坐大座。)

田伦   (白)     取三百两银子前来。

门子   (白)     是。

(门子下。)

田伦   (白)     这是哪里说起!

     (西皮原板)  上写田伦顿首拜,

             拜上了信阳州顾年兄。

             自从在双塔寺分别后,

             倒有数载未相逢。

             姚家庄有个杨氏女,

             她本是吵闹不贤人。

             药酒毒死了亲夫主,

     (西皮快板)  反赖大伯姚廷春。

             三百两银子押书信,

             还望年兄念弟情。

             赢得官司归故里,

             登门叩谢顾年兄。

(小锣住头。)

田伦   (白)     家书安泰,家书安泰。

(门子上。)

门子   (白)     银两取到。

田伦   (白)     唤家丁进见。

门子   (白)     家丁进见。

(门子暗下。)

二家丁  (内同白)   来了。

(二家丁同上。)

家丁甲  (念)     忽听大人唤,

家丁乙  (念)     上前问根源。

二家丁  (同白)    参见大人!

田伦   (白)     这有书信一封,下到信阳州顾大人那里,还有三百两银子押书,请他照书行事。

二家丁  (同白)    是。

(二家丁同下。)

田伦   (白)     正是:

     (念)     我今修书信,忐忑不安宁。

(小锣原场。田伦下。)

【第十五场】

(小锣五击。二家丁同上。)

家丁甲  (白)     伙计,你我奉了田大人之命,去往信阳州顾大人那里下书。你看天也晚了,城门也关了,我们寻找一店房前去投宿。

家丁乙  (白)     好,走!

(二家丁同走小圆场。)

家丁甲  (白)     来此已是店房,店家!

宋士杰  (内白)    来了。

(小锣五击。宋士杰自下场门上。)

宋士杰  (念)     有事在心头,终日眉头皱。

(宋士杰出门。)

宋士杰  (白)     二位,莫非是投宿的吧?

家丁甲  (白)     正是。可有上房?

宋士杰  (白)     有,有。请至里面。

(二家丁同进门,坐下。宋士杰进门。)

宋士杰  (白)     二位用些什么?

家丁甲  (白)     明灯一盏,暖酒一壶。

宋士杰  (白)     哦,是是是。

(宋士杰出门,进大边侧门,取灯,酒盘,出侧门,进门。)

宋士杰  (白)     灯到,酒到。

家丁甲  (白)     放下。

宋士杰  (白)     啊,二位!打从何处而来?

家丁甲  (白)     打从上蔡县而来。

宋士杰  (白)     上蔡县而来?到此做甚?

家丁乙  (白)     何必多问哪!

宋士杰  (白)     哦!是是是。二位可有什么细软的东西,交明柜上,如若不然,丢失莫怪。

家丁甲  (白)     好,我们这里有三百两银子,存在你的柜上,明日把还我们。

宋士杰  (白)     是,是。

(宋士杰接包袱欲走。)

家丁乙  (白)     喂!回来,里面还有书信哪!

(家丁乙打开包袱,拿出书信放在桌上,宋士杰拿包袱出门,进侧门,包袱放在后台,出侧门,进门。)

宋士杰  (白)     二位,还用些什么?

家丁甲  (白)     天色不早,各讨方便。

(二家丁同饮酒。)

宋士杰  (白)     是。

(宋士杰出门。)

宋士杰  (白)     哎呀,且住!方才听他们说道打从上蔡县而来,我倒要听他们讲些什么?

家丁甲  (白)     啊,伙计,你我奉了田大人之命,来到信阳州顾大人这里前来下书,还有三百两银子押书,不知为了何事?

家丁乙  (白)     嘘!酒不言公。天色不早,安歇了吧。

家丁甲  (白)     好,好!安歇了吧!

(家丁甲站起关门,上好插销。)

家丁甲  (白)     吹灯,睡觉!

(二家丁同扶案睡下。)

宋士杰  (白)     哎呀,且住!方才听他们言道:奉了田大人之命,往顾大人这里下书,随带三百两银子,书信一封,十分严密,里面定有缘故。有了,我不免听他二人睡着,悄悄将门儿拨开,盗出信书,我看个明白,我就是这个主意。

(宋士杰双手推一下门。起小开门。宋士杰回身进侧门取水碗、灯台出侧门。灯台放地下,用水碗往两个门框处倒水,将碗放在地下。从鬓下取出拨门簪子,轻轻拨开插销。回身左手拿灯,右手推开门,灯交右手,左手推开另一扇门。灯交左手拿,右袖挡住灯亮,进门,站在大边桌旁,右手盗书信,放在左袖内,出门,回身将门反关上,右手拿起水碗。进侧门,灯台、水碗放在小桌上,坐下,看信封,右手指沾水浸湿信封口,用簪子把封口轻轻挑开,从信封内把信取出。大锣凤点头起小导板头。宋士杰看信。)

宋士杰  (西皮导板)  上写田伦顿首拜,

(在宋士杰唱中,万氏披衣拿引火明子暗上。左手拍宋士杰右肩,宋士杰用信将灯扇灭。一击。宋士杰站起右手向右摸,碰万氏左手,惊。)

宋士杰  (白)     哎呀,是你呀!快将灯点上,这般时候,你到此做甚?

万氏   (白)     你也知道……

宋士杰  (白)     低声些。

万氏   (白)     天不早啦,你怎么还不睡?

宋士杰  (白)     我在此有事。

万氏   (白)     什么事?

宋士杰  (白)     为干女儿的事。

万氏   (白)     为干女儿的事啊,那你就快办吧!办完了事,想着早点歇着。

宋士杰  (白)     我晓得。

万氏   (白)     听见了没有?

(万氏下。)

宋士杰  (白)     吓煞我也!

(宋士杰坐下看信。)

宋士杰  (西皮原板)  拜上了信阳州顾年兄。

             自从在双塔寺分别后,

             倒有数载未相逢。

             姚家庄有个杨氏女,

     (西皮快板)  她本是吵闹不贤人。

             药酒毒死了亲夫主,

             反赖大伯姚廷春。

             三百两银子押书信,

             还望年兄念弟情。

             赢得官司归故里,

             登门叩谢顾年兄。

     (白)     家书安泰,家书安泰。哎呀,且住!原来是田伦与顾读求情的书信。这田伦是哪一个呢?我想起来了,我干女儿言道:她嫂嫂田氏有一兄弟叫田伦。哎呀!这个人情若是准下,我干女儿的官司岂不是输了么?哎呀,这……有了,我不免将这书信上面的言词,一字一句写在我这衣襟底下,日后也好做一个见证。嗯,我就是这个主意呀!

(反小开门。宋士杰把褶子翻过来,放在桌上。取水碗将褶子浸湿。右手磨墨,持笔,左手拿信,随看随照写在褶子上。写完把褶子放在腿上。把信放进信封存内,用糨糊粘好,在灯光旁烘干。取拨门簪插在右鬓。左手拿灯台和信,站起,出侧门。灯交右手,左手推开门。灯换左手,右手推开另一扇门。右袖挡灯光,进门站大边桌旁。把信放在桌上。用灯一照,发现放错,再轻轻把信翻过来。走到门前,右手将右一扇门的插销提出,出门,灯台放地下。双手将门反关上,取下拨门簪,把插门销拨着插好,回身取灯台。)

宋士杰  (白)     天色不早,待我安歇了吧!

(宋士杰下。起亮更。)

家丁甲  (白)     天亮了,伙计,天亮了!

             店家,店家开门!

宋士杰  (内白)    来了!

(宋士杰自下场门上,出侧门,进门。)

宋士杰  (白)     二位,起的甚早!

家丁甲  (白)     银子把还我们。

宋士杰  (白)     是是是!

(宋士杰出门,进侧门,取包袱,出侧门,进门,放桌上。)

家丁甲  (白)     与你借一样东西使用。

宋士杰  (白)     敢莫是坛子?

家丁甲  (白)     他倒是老在行。

宋士杰  (白)     早就预备下了。

(宋士杰出门,进侧门,取酒坛,出侧门,进门,放台中。)

家丁甲  (白)     伙计,将银子装在里面。

(二家丁将银子放进坛内,宋士杰一旁观看。)

家丁甲  (白)     店家,店钱放在桌子上了,坛子回来还与你。

家丁乙  (白)     回来还要住在你的店中。

(二家丁抬酒坛,出门同下。)

宋士杰  (白)     请了请了!嘿嘿!顾读啊,顾读!这个人情不准还则罢了,你若是准下,管叫你那顶乌纱,送在我这衣襟底下!嘿嘿!这衣襟哪,就是你铁板的质对呀!哈……

(小锣原场。宋士杰双手吃水袖,背双手下。)

【第十六场】

(大锣一锤锣。顾读上。)

顾读   (念)     杨素贞越衙告状,宋士杰搅闹公堂。

(五击。顾读回身坐下座。门子自下场门暗上。二家丁抬酒坛同上。)

二家丁  (同白)    门上哪位在?

(门子出门。)

门子   (白)     做什么的?

二家丁  (白)     下书人求见。

门子   (白)     候着!

二家丁  (白)     是。

(门子进门。)

门子   (白)     启大人:下书人求见。

顾读   (白)     传!

门子   (白)     是。

(门子出门。)

门子   (白)     下书人随我来。

二家丁  (同白)    是。

(冲头。门子、二家丁同进门。)

二家丁  (同白)    参见大人。

顾读   (白)     罢了,奉何人所差?

二家丁  (同白)    奉田大人所差,书信呈上。

顾读   (白)     呈上来。

二家丁  (同白)    是。

顾读   (白)     田年兄有书信到来,待我拆书一观。

(撕边一击。顾读看信。)

顾读   (白)     下书人。

二家丁  (同白)    有。

顾读   (白)     里面可有……

(顾读做手势。)

二家丁  (同白)    里面正是三……

顾读   (白)     来,搭到后堂,搭到后堂。

(冲头。门子拿酒坛下。)

顾读   (白)     下书人,回复你家大人,修书不及,照书行事,去吧!

二家丁  (同白)    遵命!

(小锣一击。二家丁同下。)

顾读   (白)     田年兄呀,田年兄!我们俱是同年弟兄,这点小事何必如此。哎呀,且住!

(五击。顾读站起。)

顾读   (白)     当年我弟兄四人在双塔寺内对天盟过誓愿,不准官吏过柬,匿案准情。若是贪赃枉法,各备棺木一口,仰面还乡。如今田年兄有书信到来,我若将此人情准下,岂不是贪赃枉法?

(撕边一击。丁旦急上,进门。)

丁旦   (白)     人犯到!

(一击。)

顾读   (白)     下去,下去!

             哎呀!田年兄啊,田年兄!这桩事情,小弟与你担待了吧!

             来,升堂!

丁旦   (白)     升堂!

(大锣原场。四青袍、二皂隶、门子自两边分上,顾读坐大座。杨青、姚廷春、田氏、宋士杰、杨素贞同上。)

顾读   (白)     将人犯带上堂来!

丁旦   (白)     带人犯!

(杨青、姚廷春、田氏同进门跪下。)

顾读   (白)     哪一个叫杨青?

杨青   (白)     犯生杨青。

顾读   (白)     口称犯生,莫非在庠?

杨青   (白)     在庠倒不在庠,我是个监生。

顾读   (白)     卖你胞妹,何人主婚?

杨青   (白)     她婆婆陈氏主婚。

顾读   (白)     何人代笔?

杨青   (白)     犯生代笔。

顾读   (白)     何人得的彩礼?

杨青   (白)     犯生得了彩礼银子三十两,还了酒账啦!

顾读   (白)     嘿!卖屋又卖基,一树能剥几层皮。孔夫子门前,哪有你这样的狂生!低头!

             姚廷春,你为何害死你的胞弟?从实招来!

姚廷春  (白)     害人的事我不知道,我尽睡觉了。您问我媳妇她知道。

顾读   (白)     原来是个缩头男子。

姚廷春  (白)     缩头倒不缩头,就是有点怕老婆。

顾读   (白)     低头。

             田氏,你为何害死你的小叔?从实招来!

田氏   (白)     启禀大人:杨素贞私通奸夫,谋害亲夫。小妇人是安分守己的好人!

顾读   (白)     嘿!本道早知道你们俱是好人。此事与姚杨二家无关,下堂讨保。

田氏、
杨青、

姚廷春  (同白)    谢大人。

(田氏、杨青、姚廷春同出门。)

田氏   (白)     杨素贞,你今天也打官司,明天也打官司,打到太太我的手心儿里来啦!

(冲头。杨青、姚廷春、田氏、丁旦同下。)

宋士杰  (白)     哼,刁妇!

顾读   (白)     来,带杨素贞!

门子   (白)     杨素贞上堂!

宋士杰  (白)     儿啊!大胆上堂,为父与你做主。

(大锣原场。杨素贞进门跪下。)

杨素贞  (白)     小妇人与大人叩头。

顾读   (白)     杨素贞,你为何告此谎状?

杨素贞  (白)     替夫申冤,怎见得是谎状?

顾读   (白)     你私通奸夫,害死亲夫,岂不是谎状?

杨素贞  (白)     小妇人若是做出此事,不去逃命,反来越衙告状,前来送死不成?

顾读   (白)     哼!不动大刑,谅你不招。来,拶起来!

(纽丝。二皂隶同给杨素贞上刑。)

杨素贞  (西皮散板)  大堂之上用了刑,

顾读   (白)     有招无招?

杨素贞  (白)     小妇人冤枉!

顾读   (白)     收!

(乱锤。二皂隶同用刑。)

杨素贞  (哭)     喂呀……

     (西皮散板)  受刑不过愿招承。

顾读   (白)     松刑!叫她画供。传禁婆!

门子   (白)     禁婆上堂!

(禁婆上。)

禁婆   (白)     叩见大人。

顾读   (白)     将杨素贞带了刑具收监。

禁婆   (白)     是。

(禁婆与杨素贞戴手铐,拉出门。)

宋士杰  (白)     儿啊!怎么样了?

杨素贞  (叫头)    哎呀,干父呀!

     (白)     女儿受刑不过,只得招认了哇……

宋士杰  (叫头)    哎呀,儿啊!

     (白)     暂受一时之屈,待干父我与你申冤哪!

禁婆   (白)     走吧!

(冲头。禁婆拉杨素贞同下。撕边一击。宋士杰翻左袖,往左一望。撕边一击。宋士杰翻右袖,往右一望。撕边。宋士杰双手反翻水袖,背手亮相。)

宋士杰  (白)     冤枉!

顾读   (白)     何人喊冤?

皂隶   (白)     宋士杰。

顾读   (白)     宋士杰?有了宋士杰,这场官司可就热闹了。

             来,传宋士杰!

皂隶   (白)     宋士杰上堂!

宋士杰  (白)     报。

(撕边一击。宋士杰双手摘下鸭尾巾。)

宋士杰  (白)     宋士杰告进。

(回头。宋士杰左手拿鸭尾巾,右手撩褶子,进门,走半个圆场,跪在大边。)

宋士杰  (白)     叩见大人!

顾读   (白)     宋士杰,你为何在堂口喊冤?

宋士杰  (白)     大人的官司审得不公道。

顾读   (白)     本道官司审得哪些儿不公道?

宋士杰  (白)     原告收监,被告讨保,是哪些儿公道?

顾读   (白)     杨素贞告的是谎状。

宋士杰  (白)     怎见得是谎状?

顾读   (白)     私通奸夫,谋死亲夫,岂不是谎状?

宋士杰  (白)     奸夫是谁?

顾读   (白)     杨春。

宋士杰  (白)     哪里人氏?

顾读   (白)     南京水西门。

宋士杰  (白)     杨素贞?

顾读   (白)     河南上蔡县。

宋士杰  (白)     却又来!他二人一个是南京水西门人氏,一个是河南上蔡县人氏,

             路隔千里,何言通奸二字?

(一击。)

顾读   (白)     呃!她是先奸而后嫁姚家。

宋士杰  (白)     既然是先奸而后嫁姚家,不去逃命,反来送死不成?

(一击。)

顾读   (白)     这个……宋士杰。

宋士杰  (白)     有。

顾读   (白)     你口口声声护庇那杨素贞,莫非你受了贿了?

宋士杰  (白)     嗯,受贿不多!

顾读   (白)     多少?

宋士杰  (白)     三百两!

(撕边一击。)

顾读   (白)     啊?来呀!与我打,打,打!

宋士杰  (白)     且慢!

(一击。)

宋士杰  (白)     你打我不得。

顾读   (白)     本道怎么打你不得?

宋士杰  (白)     我身无过犯!

顾读   (白)     打了你自然有你的过犯。

宋士杰  (白)     打我什么过犯?

顾读   (白)     我打你这个……

(撕边一击。)

宋士杰  (白)     哪个?

顾读   (白)     这个……

(撕边一击。)

宋士杰  (白)     哪个?

顾读   (白)     我打你个欺官傲上啊!

宋士杰  (白)     嘿嘿嘿……

(撕边一击。宋士杰慢慢站起。)

宋士杰  (白)     你也只好打我一个欺官傲上啊!宋士杰今日不挨你这几十板子,谅你一辈子也退不了堂。打呀!

(急急风牌。宋士杰俯倒在地。二皂隶持板子,随打随喊。)

二皂隶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打完!

(乱锤,回头,原场。宋士杰颤抖起身跪下。)

宋士杰  (白)     谢大人的板子呀!

顾读   (白)     宋士杰,我打得你可公?

宋士杰  (白)     不公!

顾读   (白)     打得你可是?

宋士杰  (白)     不是!

顾读   (白)     不公也要公,不是也要是。从今以后,我这道台衙门不许你来!

宋士杰  (白)     小人我走走何妨?

顾读   (白)     再若见我,定要你的老命!

宋士杰  (白)     不定是谁要谁的命哪!

顾读   (白)     下去!

宋士杰  (白)     我即刻就走。

顾读   (白)     轰了下去!

(慢纽丝。宋士杰颤抖站起,出门。)

宋士杰  (西皮散板)  待等按院下了马,

             再与干女把冤申。

(原场。宋士杰下。丁旦上,进门。)

丁旦   (白)     启禀大人,按院大人在此下马。

顾读   (白)     知道了。尔等衙前伺候,迎接大人去者。退堂!

(原场。顾读下。四青袍、二皂隶、门子、丁旦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三枪牌。四文堂、四牌夫、门子、黄大顺、毛朋站门同上。)

毛朋   (白)     在柳林之中,查得一桩人命案件。黄大顺听令!

黄大顺  (白)     在。

毛朋   (白)     去至上蔡县,提调姚、杨二家察院听审。

黄大顺  (白)     得令!

(五击。黄大顺下。)

毛朋   (白)     开道!

门子   (白)     开道!

四文堂  (同白)    啊!

(三枪牌。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小锣五击。杨春上。)

杨春   (念)     屋漏又遭连阴雨,船破又遇当头风。

     (白)     自从那日与贤妹失散,是我病在店房之中,今日才得痊愈。不免与我贤妹申冤告状,就此走走!

(小锣原场。杨春下。)

【第十九场】

(水底鱼牌。宋士杰左肩扛包袱上。)

宋士杰  (白)     闻得按院大人在此下马,不免前去替我那干女儿申冤告状。我就此前往!

(水底鱼牌。宋士杰左转身走半个圆场,同时杨春急上,至台中碰掉宋士杰的包袱。)

宋士杰  (白)     回来!

(一击。杨春回身。)

杨春   (白)     我走得好好的,你唤我回来做什么?

宋士杰  (白)     你这个人低头走路,就该抬头看人。将我的包裹碰在地下,你扬长而去呀?

杨春   (白)     哼!我杨春有心事在怀,若无心事在怀,定不与你干休!

(杨春欲走。)

宋士杰  (白)     哈哈,原来是杨春这个娃娃!寻他不着,倒碰着他了。

             回来!

(杨春返回。)

杨春   (白)     你又叫我做什么?

宋士杰  (白)     我来问你,你叫何名字?

杨春   (白)     我叫杨春。

宋士杰  (白)     哦,干儿子呀!

杨春   (白)     嗳,这是怎么讲话?

宋士杰  (白)     我来问你,有个杨素贞,你可认得?

杨春   (白)     她是我义妹,怎么不认得!

宋士杰  (白)     却又来,老汉宋士杰,她是我的干女儿,你不是我的干儿子吗?

杨春   (白)     哦,恕我不知,这厢有礼。

宋士杰  (白)     好了,好了!

杨春   (白)     待我与你把包裹拾了起来。

宋士杰  (白)     娃娃,你慌慌张张往哪里去?

杨春   (白)     替我干妹申冤告状。

宋士杰  (白)     哦,怎么?替你妹子申冤告状?

杨春   (白)     正是。

宋士杰  (白)     好,你去打听,按院大人在何处下马?我在此等你。

杨春   (白)     是。

(五击。杨春下。)

宋士杰  (白)     哎呀,且住!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有人拦轿喊冤,先打四十大板,然后递状。想我偌大年纪,焉能经得起?我看杨春这个娃娃生得倒也精壮,不免将这四十板子我照应了他吧。

(冲头。杨春上。)

杨春   (白)     参见干父,按院大人就在此地下马。

宋士杰  (白)     哦,按院大人就在此处下马,你可前去替你妹子申冤告状?

杨春   (白)     愿去申冤告状。

宋士杰  (白)     你可有状纸?

杨春   (白)     状纸?无有。

宋士杰  (白)     你无有,我这里有。将状子顶在头上,放大了胆,干父与你做主。

(杨春接状纸。)

杨春   (白)     我告状去了。

(杨春欲走。)

宋士杰  (白)     回来。见了按院大人,你告哪一个?

杨春   (白)     姚、杨二家。

宋士杰  (白)     事到如今,不要告他二家了。

杨春   (白)     要告哪个?

宋士杰  (白)     要告田、顾、刘。

杨春   (白)     田、顾、刘,有什么过犯?

宋士杰  (白)     你告上蔡县刘题,好酒贪杯,不理民词。该告不该告?

杨春   (白)     该告。

宋士杰  (白)     告田伦官吏过柬,密札求情。

杨春   (白)     也该告。

宋士杰  (白)     顾读贪赃枉法,匿案准情,该告不该告?

杨春   (白)     越发的该告了!

宋士杰  (白)     好,放大了胆,干父与你做主,去吧!

杨春   (白)     我告状去了啊!

(五击。杨春下。)

宋士杰  (白)     这个娃娃上了我的当了哇!

(回头。宋士杰下。)

【第二十场】

(三枪牌。四牌夫、四文堂、门子、毛朋同上,站斜门。杨春举状子自下场门上,跪地。)

杨春   (白)     冤枉!

毛朋   (白)     扯下去打!

杨春   (白)     异乡人好命苦!

毛朋   (白)     唔……

(撕边一击。)

毛朋   (白)     异乡人,免!呈状上来!

(五击。门子接状纸递毛朋。)

毛朋   (白)     你叫何名字?

杨春   (白)     小人名叫杨春。

毛朋   (白)     杨春?抬起头来!

(撕边一击。杨春抬头,毛朋在轿内揭轿帘看。)

毛朋   (白)     低头。你为何告此谎状?

杨春   (白)     怎见得?

毛朋   (白)     状子上面写的叩告人宋士杰,宋士杰不来告状,你杨春拦轿喊冤,岂不是谎状?

杨春   (白)     小人有下情回禀。

毛朋   (白)     讲!

杨春   (白)     宋士杰乃是小人干父,只为年纪大了,挨挤不上,故命小人前来代替告状,大人明察。

毛朋   (白)     好,叫宋士杰察院听审。

杨春   (白)     谢大人!

(五击。杨春下。)

毛朋   (白)     开道!

(三枪牌。四牌夫、四文堂、门子、毛朋同转向下场门,斜门。田伦、顾读、刘题自下场门同上。)
田伦、
顾读、

刘题   (同白)    迎接大人!

毛朋   (白)     察院伺候!

田伦、
顾读、

刘题   (同白)    是。

(吹打。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大锣五击。宋士杰上。)

宋士杰  (白)     杨春这个娃娃去了这般时候,还未见回来。

(冲头。杨春上。)

杨春   (白)     参见干父。

宋士杰  (白)     回来了?

杨春   (白)     回来了。

宋士杰  (白)     状子呢?

杨春   (白)     递上了。

宋士杰  (白)     哦!怎么?状子递上了?

杨春   (白)     递上了。

宋士杰  (白)     走过来。

杨春   (白)     哦。

宋士杰  (白)     你不曾递上!

杨春   (白)     我递上了呀!

宋士杰  (白)     我实对你说了吧。这位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有人拦轿喊冤,先打四十大板,然后递状。你那腿不像挨板子的样儿,焉能递得上?

杨春   (白)     哈哈,我幸亏遇见你这一个干父,若遇见几个,我这两条腿也就打烂了!

宋士杰  (白)     你是怎样递上的呢?

杨春   (白)     是我前去拦轿喊冤,按院大人吩咐:扯下去打。是我言道:异乡人好命苦!按院大人免去我的刑罚,状子么,我就递上了。

宋士杰  (白)     啊!怎么?按院大人免去你的刑罚?你这小子好造化呀!

杨春   (白)     本来的好造化呀!

宋士杰  (白)     按院大人怎样吩咐下来?

杨春   (白)     按院大人吩咐下来,叫干父察院听审。

宋士杰  (白)     哦,怎么?叫我到察院听审?官司打赢了?

杨春   (白)     打赢了!

宋士杰  (白)     干儿子,接包袱!

(一击。宋士杰将包袱扔给杨春。)

宋士杰  (白)     打官司去呀!

杨春   (白)     打官司去呀!

(回头。宋士杰、杨春同下。)

【第二十二场】

(吹打。四刀斧手、四文堂、田门子、顾门子、毛门子、黄大顺同上,站门。田伦、顾读、毛朋同上,田伦、顾读同出门迎接施礼。毛朋进门坐小座。田伦、顾读同进门施礼,分别坐跨椅。刘题上,站小边台前。)

毛朋   (白)     为何不见刘年兄?

田伦、

顾读   (同白)    官职卑小,不敢前来。

毛朋   (白)     你我俱是同年弟兄,说什么官大官小。

             来,有请刘老爷!

门子   (白)     有请刘老爷!

刘题   (白)     刘题告进。

(刘题施礼,进门,走半个圆场至台中。)

刘题   (白)     小官刘题参见三位大人。

门子   (白)     起、免、打躬。

毛朋   (白)     刘年兄请坐。

刘题   (白)     大人在此,小官不敢坐。

毛朋   (白)     你我是同年弟兄,有话叙谈,请坐。

刘题   (白)     多谢大人。

(小锣一击。刘题坐小边外跨椅。)

毛朋   (白)     刘年兄,此处官民如何?

刘题   (白)     官清民顺。

毛朋   (白)     既然官清民顺,为何有人拦轿喊冤?

刘题   (白)     这……有道是民不举,官不究。

(毛朋冷笑。)

毛朋   (白)     哼……讲什么民不举,官不究!分明是你好酒贪杯,不理民词。回衙听参!

刘题   (白)     多谢大人!

(刘题摘纱帽,出门。)

刘题   (白)     唉,完了!

(小锣五击。刘题下。)

毛朋   (白)     二位年兄!

田伦、

顾读   (同白)    大人!

毛朋   (白)     小弟有一事不明,要在二位年兄台前领教。

田伦、

顾读   (同白)    大人有何金言,当面请讲,何言领教二字?

毛朋   (白)     啊,田年兄!

田伦   (白)     大人!

毛朋   (白)     有一官长,官吏过柬,密札求情。该问何罪?

田伦   (白)     这……按律当绞。

毛朋   (白)     哦,按律当绞?多承指教。

             啊,顾年兄!

顾读   (白)     大人!

毛朋   (白)     有一官长,贪赃枉法,匿案徇情。该问何罪?

顾读   (白)     哦,这……按律当斩!

毛朋   (白)     哦,按律当斩?多承指教。

             啊,二位年兄,如今有人将你二人告下来了。

(撕边一击。)
田伦、

顾读   (同白)    这……有道是:有告必有证。

毛朋   (白)     那个自然。

             来,带宋士杰!

四文堂  (同白)    宋士杰上堂!

(回头,圆场。顾读偷偷出门,宋士杰上。)

顾读   (白)     宋士杰!

宋士杰  (白)     哦哦哦。

顾读   (白)     你怎么也来了?

宋士杰  (白)     大人传我,我不敢不来。

顾读   (白)     少时见了大人,你讲些什么?

宋士杰  (白)     自然有我讲的。

顾读   (白)     你可不要胡言乱语。

宋士杰  (白)     我有一句说一句。

顾读   (白)     从实讲来!

宋士杰  (白)     我不讲你也不明白啊!

顾读   (白)     唉!

(顾读进门坐原位。)

宋士杰  (白)     报。

(一击。)

宋士杰  (白)     宋士杰告进!

(宋士杰走圆场,躬身进门,跪当中。)

宋士杰  (白)     叩见大人!

毛朋   (白)     宋士杰。

宋士杰  (白)     有。

毛朋   (白)     你告的两位官长俱已在此,将状子上的情由一一讲来,若有一字差错,定要你的老命,讲!

宋士杰  (白)     是。小人宋士杰,在西门以外开了一座店房,无非是度日而已。那日有两个公差,投宿小人店中。只见他二人慌慌张张,夜晚言道:奉了田大人之命,往顾大人这里下书。随带三百两银子,书信一封,十分严密。小人看此情景,十分生疑,等到夜晚,我就拨……

毛朋   (白)     为何不讲?

宋士杰  (白)     小人有剁手之罪。

顾读   (白)     来,剁去他的双手!

毛朋   (白)     且慢!

(一击。)

毛朋   (白)     恕你无罪,往下讲来!

宋士杰  (白)     谢大人!是小人悄悄将门儿拨开,盗出书信,我就……

毛朋   (白)     为何又不讲?

宋士杰  (白)     小人有挖目之罪。

顾读   (白)     来,挖去他的二目!

毛朋   (白)     且慢!

(一击。)

毛朋   (白)     一概恕你无罪,往下讲来!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五击。)

宋士杰  (白)     小人盗出书信一看,原来是田大人往顾大人这里求情的书信。是小人将书信上面言词,一字一句,写在小人衣襟底下,若是不信,大人请看!

毛朋   (白)     打座!

(回头,圆场。毛朋、顾读、田伦座位移至小边。归位。宋士杰双手撩开褶子高举,毛朋看着念。)

毛朋   (念)     “田伦顿首拜,拜访上信阳顾年兄。双塔寺内分别后,倒有数载未相逢。

             姚家庄有个姚氏女,她本吵闹不贤人。药酒毒死亲夫主,反赖大伯姚廷春。

             三百两纹银押书信——

(一击。)

毛朋   (白)     撤座!

(五击。田伦、顾读同离座。)

毛朋   (念)     还望年兄念弟情。嬴得官司归故里,登门叩谢顾年兄。

     (白)     家书安泰,家书安泰。”

(撕边一击。)

宋士杰  (白)     大人详察。

毛朋   (白)     来,将宋士杰衣襟入库,你堂口伺候。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冲头。宋士杰脱褶子,门子拿下。宋士杰出门,顾读后跟出门。)

顾读   (白)     宋士杰你好厉害的衣襟呀!

宋士杰  (白)     大人,你好厉害的板子呀!

顾读   (白)     回得衙去,你要仔细了。

宋士杰  (白)     啊,怎么?你还想回去吗?

顾读   (白)     我定要你的老狗命!

宋士杰  (白)     看看谁要谁的命?

顾读   (白)     你与我下去!

宋士杰  (白)     你才知道我的厉害呀!嘿嘿!

(五击。宋士杰下。顾读进门。)

毛朋   (白)     二位年兄,宋士杰的农襟就是你二人的质对了。

(撕边一击。)

顾读   (白)     田年兄,你不该与我那求情的书信哪!

田伦   (白)     本当不写,怎奈老母跌跪堂前。有道是:

     (念)     父母恩情重,

毛朋   (念)     国家法度严。

顾读   (念)     不听恩师语,

毛朋   (念)     这王法大如天。

     (白)     想你我弟兄得中二甲进士,可恨严嵩老贼与尔我弟兄作对。多蒙海瑞恩师上殿保奏,才得帘外为官。出京之时,弟也曾约请同年兄弟,在双塔寺内盟过誓愿。不准官吏过柬,密札求睛,若贪赃枉法者,各备棺木一口,仰面还乡。刘题好酒贪杯、不理民词,已然被参。田年兄,你乃江西巡按,虽未领凭上任,你不该官吏过柬,密札求情。顾年兄,你乃河南汝光道,代管信阳州,你不该贪赃枉法,匿案徇情。小弟我蒙圣恩放河南八府巡按。自出京以来,查到上三府,俱是清官;不想这下五府,贪赃卖法的官儿,俱出在我们同年兄弟身上,叫小弟哪里去寻,哪里去访!

(撕边一击。)
田伦、

顾读   (同白)    还望大人谅情一二。

毛朋   (白)     说什么谅情不谅情,圣上恩赐我上方宝剑,一同拜过!

(吹打。门子举剑,毛朋、田伦、顾读同拜剑。)

毛朋   (白)     小弟得罪了。升堂!

(吹打。毛朋入大座。)

毛朋   (白)     唗!

(五击。田伦、顾读同跪下。)

毛朋   (白)     胆大田伦、顾读,竟敢贪赃卖法。来,将制度留下,听候圣上发落。

             黄大顺,将他二人押下去!

黄大顺  (白)     是。走!

(冲头。田伦、顾读同摘下纱帽,黄大顺将田伦、顾读同押下。)

毛朋   (白)     带姚、杨二家上堂。

门子   (白)     带姚、杨二家上堂!

(冲头。杨青、姚廷春、田氏同上,进门,同跪下。)

毛朋   (白)     哪个叫杨青?

杨青   (白)     犯生我叫杨青。

毛朋   (白)     口称犯生,莫非在庠?

杨青   (白)     在庠倒不在庠,我是个监生。

毛朋   (白)     卖你胞妹何人主婚?

杨青   (白)     她婆婆陈氏主婚。

毛朋   (白)     何人代笔?

杨青   (白)     犯生代笔。

毛朋   (白)     身价银子呢?

杨青   (白)     三十两,我还了酒账了。

毛朋   (白)     哼!卖屋又卖基,一树能剥几层皮。孔夫子门中,焉有你这样的狂生,低头!

             姚廷春,你为何害死你的胞弟?从实讲来!

姚廷春  (白)     害人不害人,我不知道。我尽睡觉了,问我媳妇她知道!

毛朋   (白)     原来是个缩头男子。

姚廷春  (白)     缩头倒不缩头,就是有点儿怕老婆。

毛朋   (白)     低头!

             田氏,怎样害死你家小叔?还不从实招来!

田氏   (白)     启禀大人:杨素贞私通奸夫,害死亲夫。小妇人是安分守己的好人。

毛朋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

             左右,大刑伺候!

(撕边一击。)

田氏   (白)     慢着!大人,我实招就是了。

毛朋   (白)     叫他等画供!

(门子拿状纸、笔,叫画供。)

毛朋   (白)     将他三人押在死囚牢,听候发落。刽子手,押下去!

(冲头。刀斧手押杨青、姚廷春、田氏同下。)

毛朋   (白)     命你去至监中,将杨素贞释放。

             来,带宋士杰!

门子   (白)     宋士杰上堂!

(冲头。宋士杰上,进门,跪当中。)

宋士杰  (白)     叩见大人!

毛朋   (白)     宋士杰。你一状告倒两员封疆大臣、一位百里侯。该当何罪?

宋士杰  (白)     恩典出于大人!

毛朋   (白)     说什么恩典出于本院,念你年迈,减去一等罪名,发往边外充军,当堂上刑。下堂去吧!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大锣抽头。门子给宋士杰戴手铐。宋士杰起身向外站。)

宋士杰  (西皮摇板)  宋士杰当堂上了刑,

             好似鱼儿把钩吞。

             含悲忍泪出院门——

(慢长锤。宋士杰出门。杨素贞上。杨春自下场门上。)
杨春、

杨素贞  (同白)    干父!

宋士杰  (西皮摇板)  只见杨春与素贞,

             你不在河南上蔡县,

             你不在南京水西门。

             我三人从来不相认,

             宋士杰与你们是哪门子亲?

             我为你挨了四十板,

             又发配到边外去充军。

             可怜我年迈苍苍遭此境,

     (哭头)    苍天爷呀!

     (西皮摇板)  谁是我披麻戴孝的人。

杨春   (西皮摇板)  干父不必两泪淋,

杨素贞  (西皮摇板)  女儿言来听分明:

杨春   (西皮摇板)  倘若干父遭不幸,

杨素贞  (西皮摇板)  儿就是披麻戴孝人。

(宋士杰悲感朝小边后方走去。)

杨素贞  (西皮摇板)  站立堂口来观定,

(杨素贞向门内看。)

杨素贞  (西皮摇板)  这大人好似那写状的人。

(小拉子。)

杨素贞  (白)     啊,兄长!你看,这位大人好似柳林与我们写状的那位先生。

杨春   (白)     哦!待我看来。是啊!正是写状的那位先生。

(宋士杰走至台中。)

宋士杰  (白)     你们在此讲些什么?

杨春、

杨素贞  (同白)    这位大人就是柳林写状的那位先生。

宋士杰  (白)     哦!怎么?这位按院大人是你们柳林写状的那位先生?

杨素贞  (白)     正是。

宋士杰  (白)     儿啊,你看得清?

杨素贞  (白)     看得清。

宋士杰  (白)     见得明?

杨春   (白)     见得明。

宋士杰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儿看得清来你见得明,

             干父的边外就去不成。

             来来来随我察院进——

(闪锤。宋士杰进门,面向大边侧跪。杨春、杨素贞同随后进门。)

宋士杰  (白)     大人哪!

     (西皮摇板)  尊声青天老大人。

             虽然百姓告得准,

             也是大人查得清。

             官司本是百姓告,

             无有状子告不成。

毛朋   (西皮摇板)  本院奉旨出帝京,

             明查暗访到柳林。

             只为不平把状写,

宋士杰  (白)     大人哪!

     (西皮摇板)  我宋士杰打的也是抱不平。

毛朋   (西皮摇板)  百姓告官当问斩,

宋士杰  (白)     嘿嘿!!

     (西皮摇板)  你在那柳林写状犯法你是头一名。

毛朋   (西皮摇板)  宋士杰说话如利刃,

             问得本院无话云。

             下得位来忙松捆,

(闪锤。毛朋出大座,搀起宋士杰,卸下手铐交于门子。)

毛朋   (西皮摇板)  你可算说不倒的一位老先生。

     (白)     宋士杰,你可有后?

宋士杰  (白)     小人乏嗣无后。

毛朋   (白)     本院做主,将杨春拜在你的名下。

杨春   (白)     受我一拜!

(五击。杨春拜。)

毛朋   (白)     来,与宋士杰插花披红。

(门子给宋士杰披红彩绸。)

毛朋   (白)     游街三日!掩门!

(四文堂、门子自两边分下。毛朋下。)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尾声。杨春、杨素贞搀宋士杰同下。)
(完)


浏览次数:9970 ┊ 字数:3969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