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金殿求计》

主要角色
乔玄:老生
鲁肃:老生
孙权:净

《金殿求计》周信芳饰乔玄
《金殿求计》周信芳饰乔玄
情节
刘备取得西川以后,三国鼎足之势已成。孙权乘机命新任都督鲁肃设法索还荆州;在金殿上,东吴元老乔玄分析了当时天下大势,他认为这样必使孙、刘两家失和,予曹操以可乘之机。孙权不采纳乔玄的建议。

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新编》整理

录入:锡卫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32.6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太监引孙权上。)

孙权   (引子)    中原大势三分鼎,霸主江东万代馨。

     (念)     赤壁鏖兵余火残,孙刘联合拒曹瞒。楼桑大耳真无信,借占荆州久不还。

     (白)     孤孙权,只因赤壁鏖兵,我东吴费了兵马钱粮,刘备坐收渔人之利,占据荆州,久借不还,今刘备取得西川曾命诸葛瑾前去索讨,刘备允许暂还三郡,可恨关羽不允,今调鲁肃回朝,共同商议,还未到来?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千岁:鲁都督回朝。

孙权   (白)     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千岁有旨:鲁都督上殿。

鲁肃   (内白)    领旨!

(鲁肃上。)

鲁肃   (念)     刘备全无信,孔明弄巧心。荆州久不返,鲁肃作难人。

     (白)     臣鲁肃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   (白)     平身。

鲁肃   (白)     千千岁。

孙权   (白)     赐座。

鲁肃   (白)     谢座。宣臣回朝,莫非为了荆州之事?

孙权   (白)     诸葛瑾入川,刘备允许暂还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可恨关羽执意不还,反将诸葛瑾羞辱一场。你道恼是不恼!

鲁肃   (白)     哦!

     (西皮散板)  那刘备作事无信义,

             我鲁肃无才惹是非。

孙权   (白)     当初刘备借荆州,可是你的保?

鲁肃   (白)     是鲁肃作的保。

孙权   (白)     他不还荆州,你这保人又待怎样?

鲁肃   (白)     千岁!

     (西皮摇板)  鲁肃作保要保到底,

孙权   (白)     荆州一日不还,你这保人就难脱关系。

鲁肃   (白)     千岁吓!

     (西皮散板)  为此事昼夜费心机。

             今日定下了三条计,

             他不还荆州定不依。

孙权   (白)     但不知哪三条计?这一?

鲁肃   (白)     第一条计,就以庆贺刘备进位汉中王为由,修下书信一封,命人下到荆州,请那关云长过江赴宴。

孙权   (白)     哦,请那关云长过江赴宴!你料他来是不来?

鲁肃   (白)     他若不来,便是惧怕我东吴,料那关云长性情高傲,他必然前来!酒席筵前,还了荆州,万事全休——

孙权   (白)     若是不还?

鲁肃   (白)     在衣壁之中,暗藏甲士,击杯为号,伏兵齐起,擒着关羽囚于江东。

孙权   (白)     第二计呢?

鲁肃   (白)     我将一应战船,尽行拘收,不放云长回去,拘囚日久,他自然悔惧,那时不怕他不还。

孙权   (白)     想云长英勇过人,他若恃武不还,你又待怎样?

鲁肃   (白)     还有这第三条吓!

     (西皮摇板)  关云长是刘备股肱臣宰,

             他焉能作痴聋把手足情乖!

             那时节我君臣安坐而待,

             管教他奉荆州双手送来。

孙权   (白)     哦!

     (西皮摇板)  三条计顿教我愁眉尽解,

             讨荆州—任你妙计安排。

(小太监上。)

小太监  (白)     启奏千岁:乔国老有本启奏。

孙权   (白)     乔国老,久不上朝,今日前来,定有大事,宣国老上殿。

小太监  (白)     千岁有旨:乔国老上殿!

乔玄   (内白)    领旨。

(乔玄上。)

乔玄   (西皮摇板)  赤壁鏖兵曹兵败,

             曹操不敢卷土来。

             孙刘联合遭破坏,

             只怕荆州是祸胎。

     (白)     老臣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   (白)     国老不要多礼,请坐。

乔玄   (白)     谢座。

鲁肃   (白)     国老请坐。

(鲁肃让上坐。)

乔玄   (白)     鲁都督请坐。

孙权   (白)     国老今日上殿,有何大事?

乔玄   (白)     诸葛瑾空手而回,调回鲁都督,莫非为讨荆州?

孙权   (白)     刘备倒有还三郡之意;可恨关羽执意不允,令人可恼。

乔玄   (白)     屡讨荆州,一事无成,今番又恐画虎不成,反被耻笑。

孙权   (白)     鲁都督定下三条妙计:这一,请他赴宴,当宴索讨。这二,他若不允,拘留江东。这三,刘备闻知,必定献城赎将,荆州可得。

乔玄   (白)     这三计不成,必然引起争战,曹操虎视耽耽,必然乘机杀来,报赤壁之仇;不如相安—时,再等时机。

孙权   (白)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乔玄   (白)     千岁!

     (西皮原板)  汉高祖在咸阳登了大宝,

             四百年至桓灵八方萧条。

             董卓贼霸朝纲豺狼当道,

             众诸侯兴义兵大战虎牢。

             王司徒献连环董卓诛了,

             曹孟德挟天子又霸汉朝。

             刘皇叔居西川狼烟尽扫,

             我东吴承父兄列土分茅;

             这才是既得陇又望蜀道,

             怕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曹操乘隙而攻,自取火烧。

孙权   (西皮原板)  汉光武灭王莽汉室暂保,

             传至在桓灵帝瓦解冰消。

             孤承受父兄业国安民好,

             恨曹瞒领人马威赫我朝;

             战赤壁费尽了兵马粮草,

             刘玄德在夏口有何功劳?

乔玄   (西皮原板)  曾记得曹操打战表,

             他要把东吴一笔销。

             文班中准备写降表,

     (西皮二六板) 武将土不敢动枪刀。

             我国中若不是周郎好,

             江南九郡尽归曹。

             老黄盖苦肉计献粮草,

             庞士元连环计谋高;

             若不亏南阳诸葛东风祭得妙,

             这东吴焉有半分毫!

             孙刘若是失和好,

             鹬蚌相争自把祸招。

鲁肃   (白)     国老吓!

     (西皮流水板) 国老把话讲差了,

             鲁肃言来听根苗:

             诸葛瑾曾把荆州讨,

             那刘备允还三郡归我朝。

             可恨那关羽性高傲,

             寸土不还恨难消。

             蜀中大将年纪老,

             何惧他将老兵又骄。

乔玄   (西皮流水板) 休道蜀中兵将老,

             现有五虎将英豪:

             关云长谋略好,

             全凭青龙偃月刀。

             张翼德,情性躁,

             大吼一声断了坝林桥;

             赵子龙,胆量好,

             曹兵一见魂魄消;

             马孟起,似虎豹,

             只杀得曹操割须弃了袍;

             黄汉升八十不服老,

             百步穿杨射得高;

             五虎将、我不表,

             还有那诸葛孔明他的志谋高。

孙权   (西皮流水板) 体道蜀中兵将好,

             东吴也有将英豪:

             丁奉、徐盛韬略好,

             蒋钦、周泰志谋高;

             甘宁、韩当赛虎豹,

             陈老、潘璋似龙蛟。

             一心要把荆州讨,

             何惜—战动枪刀!

鲁肃   (白)     国老!

     (西皮散板)  昔借荆州我为保,

             久惜不还我常把心操。

             故此定下三杰计,

             宴请关羽去相邀。

             席前便把荆州讨,

             管教他束手被擒无处逃。

乔玄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休道你三条计真巧妙,

             休道他三条计定难逃。

             你头次曾把荆州讨,

             未曾取得半分毫。

             二次定下美人套,

             以假成真在甘露寺把亲招;

             美人计曾把郡主陪送掉,

             陪了夫人又折兵这话柄被人笑嘲。

             三次又把荆州讨,

             中了孔明计笼牢;

             损兵折将事非小,

             可叹我小婿周瑜命丧巴丘赴阴曹。

             前车之鉴你忘怀了,

             看起来你智穷力竭把旧文章抄,大妙不妙,看来计不高。

孙权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不提甘露寺还罢了,

             提起此事怒眉梢。

             周公瑾定下牢笼套,

             金钩准备钓海螯。

             被你泄露母后知晓,

             以假成真无下梢;

             今日又来多阻挠,

             请太尉再休要谰言絮叨。

     (白)     下殿去罢!

乔玄   (西皮散板)  他君臣必要行此道,

             好似沙中把金淘。

             话不投机良言少,

     (白)     咳!

     (西皮散板)  我不愿袖手旁观再去絮叨。

孙权   (白)     国老,你为何去而复返?

乔玄   (白)     我总觉得三计不妙,这一封小简,焉能会来,纵然来了,焉能一席小宴,就退回荆州,你要擒他,难道他就一无准备不成?何况那关羽他那样英雄、那样的神威。

孙权   (白)     他只要肯来,四方都是我国兵将,他纵然是一只猛虎,也飞不过江去,他还有什么威风,还称什么英雄?

乔玄   (白)     千岁!

孙权   (白)     你又来了!

乔玄   (西皮小导板) 他上阵风摆美髯飘又飘,

孙权   (白)     他胡子长得好,又有什么了不得?

鲁肃   (白)     胡子,哈哈,我也有胡子吓!

乔玄   (白)     你呀!差得多。

     (西皮流水板) 雄纠纠一丈虎躯摇。

             恰便似六丁六甲活神道,

             敌人见了就魂消。

             他诛文丑,逞粗躁,

             他刺颜良,显英豪;

             战虎牢曾把华雄斩了,

             百万军中把上将首级轻轻的枭;

             曹孟德灞桥饯行只落得一场谈笑,

             青龙刀挑起了大红袍,赤兔马飞过了灞陵桥。

             过五关斩将如同削草,

             怎挡他千里追风驹,闪不过青龙偃月刀。

             你讨荆州好有一比,

             好比那水中捞月——

     (白)     吴侯,鲁都督!

     (西皮散板)  月难捞。

孙权   (西皮散板)  你将云长夸大了,

             孤家看来等鸿毛。

             鲁都督安排三条计,

             准备孙刘动枪刀。

     (白)     退班。

(孙权下,四太监随下。)

乔玄   (西皮散板)  他君臣不听良言告,

             唇破舌焦枉徒劳。

             关云长恩怨分明又高又傲,

(乔玄向鲁肃。)

乔玄   (西皮散板)  怎肯一席将荆州交!

             莫道他武将粗鲁你文官狡,

     (白)     我好怕呀!

鲁肃   (白)     你怕什么?

乔玄   (西皮散板)  怕只怕,扯住你的带,抓住你的袍,就是一刀,死也不饶。

(乔玄下。)

鲁肃   (西皮散板)  只说他上殿有高教,

             当面奚落我心内焦。

             虽定下三条计成败难料,

             为国家讨荆州职责难逃。

(鲁肃下。)
(完)


浏览次数:2464 ┊ 字数:3565 ┊ 最后更新:2009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