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萧何月下追韩信》

主要角色
萧何:老生
韩信:武生
刘邦:老生
夏侯婴:丑

《萧何月下追韩信》周信芳饰萧何
《萧何月下追韩信》周信芳饰萧何
情节
秦朝末年,刘邦起义灭秦。萧何器重韩信之才,三荐于刘邦,刘邦不肯重用,韩信愤而出走。萧何闻听韩信离去,深恐失去人才,不顾道路艰难,戴月追赶,劝韩信回转,再向刘邦推荐,韩信才得登台拜帅。

注释
本剧是1920年前后周信芳在丹桂第一台为初到上海的刘奎童编写的新戏,刘奎童演萧何,周信芳助演韩信,后改武生扮韩信。

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二集整理

录入:煮鹤焚琴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6.2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良上。)

张良   (西皮摇板)  为助沛公平四海,

             天涯海角访英才。

     (白)     山人,张良。火烧栈道之时,我与萧何定下一计,寻访兴汉灭楚的大元帅。前在鸿门宴上,见韩信乃天下奇才,我不免以赠剑为名,暗中劝他弃楚投汉,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假作卖剑把韩信拜,

             明珠岂可久藏埋。

(张良下。)

【第二场】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摇板)  满腹经纶无处用,

             何时展翅得凌空。

     (白)     俺,韩信。在项羽帐下,做一个执戟郎官,可恨他笑我无志无能,不加重用。天哪,天!俺韩信何日才能出头也!

     (西皮摇板)  怀才不遇心内痛,

             明珠久埋尘土中。

(童儿暗上,张良上。)

张良   (西皮摇板)  盖世英才当器重,

             特来访寻大英雄。

     (白)     门上有人么?

童儿   (白)     作什么的?

张良   (白)     烦劳通禀:淮阴故友求见。

童儿   (白)     请稍待。

             启家爷:淮阴故友求见。

韩信   (白)     啊!俺韩信在此,并无相识,哪里来的故友?见过此人,再作道理。

             来,说我有请。

童儿   (白)     是。

             家爷有请。

(童儿下。)

韩信   (白)     乡亲在哪里?

张良   (白)     故友在哪里?

韩信   (白)     请坐。

张良   (白)     有座。

韩信   (白)     我与仁兄素不相识,怎说故友?

张良   (白)     久闻阁下乃盖世奇才,神交已久,故而不远千里,踵门拜访。

韩信   (白)     夸奖了。既蒙仁兄抬爱,就请明以教我。

张良   (白)     将军有所不知,我有宝剑三口,一名天子剑,一名宰相剑,一名元帅剑,特来卖剑。

韩信   (白)     不知天子剑卖与何人?

张良   (白)     天子剑卖与汉王刘邦。

韩信   (白)     刘邦?唔。

             宰相剑呢?

张良   (白)     卖与丞相萧何。

韩信   (白)     这元帅剑呢?

张良   (白)     将军乃盖世奇才,就将此剑赠与将军。

韩信   (白)     韩信有何德能,敢佩此剑?

张良   (白)     将军乃盖世奇才,可惜霸王不能重用!若能得遇明主,大展宏才,佩带此剑无愧也。

韩信   (白)     告便。

张良   (白)     请便。

韩信   (白)     哎呀,且住!我观此人,相貌堂堂,好像在哪里见过,为何一时想他不起?哦……我想起来了。

             你莫非是子房先生吗?

张良   (白)     不敢,在下正是韩国张良。

韩信   (白)     哦呵呀,失敬了。先生就是为赠剑而来的吗?

张良   (白)     霸王有勇无谋,目不识人,将军终无可为。将军何不去投汉王,以伸大志。

韩信   (白)     早有此心,怎奈无人引荐。

张良   (白)     不妨事。我这里有书信一封,去到褒中,先见萧何,必然保驾于你。

(张良出书交韩信。)

韩信   (白)     栈道烧绝,无路可通褒中,如何是好?

张良   (白)     不妨事。我这里还有地理图一本,按图而行,可到褒中。

(张良出地图交韩信。)

韩信   (白)     多谢先生。你我哪里相会?

张良   (白)     将军日后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复夺三秦,你我在咸阳相会。告辞了。

     (西皮摇板)  明修栈道布疑阵,

             暗渡陈仓复三秦。

(张良下。)

韩信   (西皮摇板)  张子房谋略高人一等,

             入褒中扶汉王建立奇勋。

(韩信下。)

【第三场】

(四侍卫、范增、陈平引项羽同上。)

项羽   (西皮流水板) 九战章邯威名震,

             枪挑苏角谁不闻。

             可恨韩生言不逊,

             杀此腐儒方称心。

(钟离昧上。)

钟离昧  (白)     启禀大王:韩生已死。

项羽   (笑)     啊哈哈哈……

     (白)     韩生已死,孤心安矣。

范增   (白)     启禀大王:大患不在韩生,乃在韩信也,望大王重用。

项羽   (白)     嗳,想那韩信,乞食漂母,受辱胯下,何足道哉!

范增   (白)     大王既不重用,就该除却,以免后患。

项羽   (白)     小小韩信,何足挂齿!不必多言,孤自有道理。

(项羽下,四侍卫、范增、钟离昧同下。)

陈平   (白)     且住!范增老儿,屡次要害韩信,我不免与他报上一信便了。

(陈平下。)

【第四场】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摇板)  前与张良来约定,

             无有路引怎脱身!

(童儿上。)

童儿   (白)     陈大人到。

韩信   (白)     有请。

童儿   (白)     有请陈大人。

(童儿下。陈平上。)

陈平   (白)     将军!

             将军,大事不好!

韩信   (白)     何事惊慌?

陈平   (白)     今有范增屡次在大王面前,搬弄是非,要害将军,你要准备才是。

韩信   (白)     大人你要救我一救啊。

陈平   (白)     也罢,现有文凭路引在此,你快快逃走了吧。

韩信   (白)     多谢大夫,后当图报。

陈平   (白)     好说,告辞了。

(陈平下。)

韩信   (白)     奉送。

             且住!项羽不但不重用于我,反听信谗言,意欲加害,此处不可久留,我不免投奔汉王便了。

(韩信下。)

【第五场】

(四侍卫、范增引项羽同上。)

项羽   (西皮摇板)  江山已然归一统,

             全凭勇力成霸功。

(钟离昧上。)

钟离昧  (白)     启大王:韩信逃走了。

范增   (白)     如何?

项羽   (白)     啊!韩信竟敢反我!

             钟离昧听令:命章平带领人马,追赶韩信,不得有误。

钟离昧  (白)     领旨。

(钟离昧下。四侍卫、范增、项羽同下。)

【第六场】

(陈良上。)

陈良   (西皮摇板)  古道荒山无人往,

             为求衣食苦奔忙。

     (白)     我,陈良。昨夜偶感风寒,身体有些不爽,我女儿叫我不要上山砍柴;只因家中寒苦,些须小病,也不顾得了,我不免山中走走。

     (西皮摇板)  扶病我把山岗上,

             谋生焉能怕虎狼。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散板)  山路崎岖迷方向,

             四顾无人心内慌。

     (白)     且住!来在三岔路口,不知哪条道路,可通褒中。

陈良   (白)     砍樵。

韩信   (白)     看那旁有一樵哥,待我上前问路。

             樵哥请了。

陈良   (白)     请了。壮士敢是迷失路途?

韩信   (白)     正是迷失路途,但不知哪条道路,可通褒中?

陈良   (白)     随我来。那条小路可通褒中。

韩信   (白)     多谢了。

     (西皮摇板)  多谢樵哥来指点,

(韩信下。)

陈良   (西皮摇板)  这位壮士貌不凡。

             采樵已毕回家转,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摇板)  忽有一事上心间。

     (白)     且住!后有追兵前来,若是樵哥对他言讲,我的性命难保。项羽闻知此路,必然派兵把守,岂不耽误大计?

             樵夫请转。

陈良   (白)     壮士为何去而复转?

韩信   (白)     身后有人来了。

陈良   (白)     哪里?

韩信   (白)     看剑!

(韩信杀陈良。)

韩信   (西皮散板)  非是韩信心太狠,

             只为追兵随后跟。

             忙将尸首掩埋定,

             有朝得志报大恩。

(韩信下。)

【第七场】

(四楚兵引章平同上。)

章平   (白)     且住!行在此处,为何不见韩信?不免回复大王便了。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侍卫、旗牌引夏侯婴同上。)

夏侯婴  (引子)    君正臣贤,灭项羽,早入中原。

     (念)     项羽行霸道,诸侯怨声高。何日申兵讨,灭楚显英豪。

     (白)     我乃滕公夏侯婴。只因张良先生寻访兴汉灭楚的元帅,尚未有消息到来,眼看君臣东归无日。是我奉了萧何丞相之命,设立招贤馆,收罗天下贤士。

             来,有人投效,速报我知。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摇板)  身怀角书不轻献,

             方显英雄非等闲。

     (白)     我若以书为荐,岂不被人耻笑。也罢,现有榜文,待我揭榜报效。

旗牌   (白)     何人揭榜?

韩信   (白)     淮阴人韩信。

旗牌   (白)     淮阴人韩信揭榜求见。

夏侯婴  (白)     闻得韩信乞食漂母,受辱胯下,现在项羽帐下为执戟郎官,怎样到此?也罢,既然招贤,何论贫贱。且看他才学如何。

             来,唤他进见。

旗牌   (白)     唤你进去。

韩信   (白)     知道了。

             参见滕公。

夏侯婴  (白)     将军可曾出仕否?

韩信   (白)     也曾出仕。只因项羽不能重用,故而弃暗投明。

夏侯婴  (白)     但不知你有何才能?

韩信   (白)     兵书战策,略知一二。

夏侯婴  (白)     我却不信。

韩信   (白)     兵书呵。

(牌子。)

夏侯婴  (白)     果然将帅之才,有眼不识英雄,将军莫怪。

韩信   (白)     滕公少礼。

夏侯婴  (白)     一同去见相国保奏,汉王必然重用。

韩信   (白)     全仗滕公。

夏侯婴  (白)     旗牌,后面备酒,与将军接风。

             请。

韩信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萧何上。)

萧何   (引子)    褒中久困,何日里,才定三秦。

     (念)     佯迁义帝都于郴,又逼我主汉中行。海内臣民皆义愤,讨伐独夫起义兵。

     (白)     下官,萧何。可恨项羽,不尊怀王之约,自立为西楚霸王,反降我主,封为汉王,贬至褒中。只因张良先生火烧栈道之时,言道寻访兴汉灭楚元帅,以角书为凭,到如今无有音信;我命夏侯婴,设立招贤馆,收罗贤士。正是:

     (念)     千军容易得,一将最难求。

(夏侯婴上。)

夏侯婴  (念)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白)     参见相国。

萧何   (白)     滕公少礼。

夏侯婴  (白)     谢相国。

萧何   (白)     不在招贤馆,到此何事啊?

夏侯婴  (白)     招贤馆收得一贤士,特来保荐。

萧何   (白)     但不知贤士何名?

夏侯婴  (白)     淮阴人韩信。

萧何   (白)     韩信……此人在淮阴之时,乞食漂母,受辱胯下,大王也知此人,只怕未必重用吧。

夏侯婴  (白)     相国,此人雄才大略,若能重用,必建奇功。

萧何   (白)     哦,好。待我面试其才。有请韩贤士。

夏侯婴  (白)     是。

             有请韩贤士。

韩信   (内白)    来也。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流水板) 张良也曾对我讲,

             他道萧何不平常。

             且将角书藏身上,

             看他可能识栋梁。

     (白)     相国在上,韩信大礼参拜。

萧何   (白)     罢了。

(韩信怒。)

韩信   (白)     告辞。

萧何   (白)     且慢!察言观色,贤士似有不悦之意。

韩信   (白)     我有一言,请恕唐突之罪。

萧何   (白)     将军若有高论,萧何洗耳恭听。

韩信   (白)     相爷容禀。

萧何   (白)     请讲。

韩信   (白)     昔齐王好色鼓瑟。晋有一贤士,善于鼓瑟。王坐于堂上,命鼓瑟之人,立于堂下。那贤士不悦,言道,今王坐而臣立,臣何自贱,甘为王乐!相国,你想那鼓瑟之人尚羞立于王侧,何况韩信!

萧何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好一个聪明小韩信,

             他将古人打动我的心。

             他言说萧何少恭敬,

     (白)     将军!

     (西皮摇板)  恕我萧何未相迎。

     (白)     请坐。不知将军驾到,有失迎迓,望乞恕罪。

韩信   (白)     岂敢,久闻汉王圣明,丞相贤达,故不远千里,特来投效。

萧何   (白)     将军虽有奇才,但是栈道烧绝,不能东归,也是枉然。

韩信   (笑)     哈哈!

     (白)     栈道烧绝,不过是免项羽西顾之忧;此事瞒得了项羽,瞒不了我韩信。

萧何   (笑)     哈哈……

     (白)     夏侯将军,张良先生火烧栈道的时节,言道寻访兴汉灭楚元帅,以角书为凭,到如今无有音信;我想韩将军宏才大略,不请他,还请何人!呵,呵!子房呀,子房,你往日机警,这一回也失了机会了!

     (西皮摇板)  夏侯将军忙修本,

(萧何转向韩信。)

萧何   (西皮摇板)  今日相逢慰平生。

(萧何、韩信同下。)

【第十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引子)    七雄龙争,归嬴秦,合久必分。

     (念)     先入咸阳除暴秦,项羽负约自称尊。强弱不敌且暂避,等待时机再纵横。

     (白)     孤,汉王刘邦。可恨项羽,不遵怀王之约,自立为西楚霸王,将孤贬至褒中,封为汉王。本当与他抗拒,怎奈兵力不足,故听张良先生之言,暂居褒中,歇兵养锐,以作东归复仇之举。幸喜如今兵精粮足,正可复夺三秦,还定咸阳;怎奈栈道烧绝,兴汉灭楚元帅,尚未到来,张良又无音信,叫孤好生忧虑也!

             内侍,传旨下去,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王有旨,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萧何   (内白)    萧何有本启奏。

大太监  (白)     启大王:萧何有本启奏。

刘邦   (白)     宣萧何上殿。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萧何上殿。

萧何   (内白)    领旨。

(萧何上。)

萧何   (西皮慢流水板)我主爷起义在芒砀,

             拔剑斩蛇天下扬。

             怀王也曾约旨降,

             两路分兵定咸阳。

             先进咸阳为皇上,

             后进咸阳扶保在朝纲。

             也是我主洪福广,

             得遇那陆贾、郦生与张良。

             一路上秋毫无犯军威壮,

             我也曾约法定过三章。

             项羽不遵怀王约,

             反将我主贬汉王。

             今日里萧何荐良将,

             但愿得言听计从重整汉家帮,一同回故乡。

             撩袍端带我把金殿上,

     (西皮摇板)  扬尘舞蹈见大王。

     (白)     臣萧何见驾,大王千岁。

刘邦   (白)     平身。

萧何   (白)     千千岁。

刘邦   (白)     上殿有何本奏?

萧何   (白)     夏侯婴在招贤馆招得来一贤士,可为大将,特来保荐。

刘邦   (白)     贤士何名?

萧何   (白)     淮阴人韩信。

刘邦   (白)     韩信?

萧何   (白)     正是。

刘邦   (白)     我想此人不得第之时,乞食漂母,受辱胯下,出身微贱,若用此人为将,恐三军不服,项羽耻笑。

萧何   (白)     大王说哪里话来。古之大将,出身微贱者多,韩信盖世奇才,若弃之不用,我君臣东归无日了!

     (西皮摇板)  大王不用韩信将,

             君臣无日转还乡。

刘邦   (白)     依卿所奏,宣韩信上殿。

萧何   (白)     领旨。

             大王有旨:夏侯婴带韩信冠带上殿。

夏侯婴  (内白)    领旨。

(夏侯婴、韩信同上。)

夏侯婴  (念)     招得贤良将,

韩信   (念)     上殿见汉王。

夏侯婴  (白)     臣,夏侯婴,

韩信   (白)     韩信,

夏侯婴、

韩信   (同白)    见驾,大王千岁。

刘邦   (白)     平身。

夏侯婴、

韩信   (同白)    千千岁。

刘邦   (白)     卿千里而来,未见才能,难以重用;今命你为连廒官,试看你能否胜任。

萧何   (白)     慢来。大王命他为连廒官,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刘邦   (白)     容孤思之。退班。

(刘邦下。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萧何   (白)     啊呀呀,大材小用了。

夏侯婴  (白)     是啊,大材小用了。

(四侍从同上。)

韩信   (白)     啊,相国,暂且上任,再作道理。

萧何   (白)     顺轿。

(萧何上轿。吹打。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西皮摇板)  芒砀起义曾聚众,

     (西皮流水板) 遵奉王约进关中。

             心想灭秦归一统,

             谁知楚汉又争锋。

             鸿门宴,命险送,

             项羽称王把诸侯封。

             火烧栈道妙计用,

             议定角书荐元戎。

             到如今张良无音讯,

             不由孤终朝每日愁锁眉间思太公。

             儿女情长心酸痛,

             英雄气短眼望东!

     (白)     宣萧何上殿。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宣萧何上殿。

萧何   (内白)    领旨。

(萧何上。)

萧何   (念)     一自相逢契合深,堪叹英雄少知音。

     (白)     参见大王。

刘邦   (白)     平身,赐座。

萧何   (白)     谢座。

刘邦   (白)     唉!

萧何   (白)     大王为何长叹?

刘邦   (白)     只因张良先生寻访兴汉灭楚元帅,至今杳无音信,孤终日思念太公、夫人,意欲东归,又无善策,故而烦闷。

萧何   (白)     哦,大王思念太公、夫人!哈哈,臣保荐一人,不但太公、夫人可见,三秦可得,项羽可灭,天下在掌握之中。

刘邦   (白)     既有此人,现在何处?

萧何   (白)     现在褒中。

刘邦   (白)     他叫何名字?

萧何   (白)     他……不说也罢。

刘邦   (白)     却是为何?

萧何   (白)     为臣说出来,大王又要说他出身微贱,不肯重用呃。

刘邦   (白)     真是贤士,哪有弃而不用之理。

萧何   (白)     哦,当真用他?

刘邦   (白)     当真用他!

萧何   (白)     果然用他?

刘邦   (白)     果然用他!

萧何   (白)     韩信哪!

刘邦   (白)     哎!想那韩信,自身尚不能谋,岂能当此重任!封他为连廒官,恐怕他不能胜任吧!

萧何   (白)     大王封他为连廒官,到任之后,将一月所积公文事件,立刻迅速办理完毕,属下人等,尽皆叹服。

刘邦   (白)     一节之事,何足道哉。

萧何   (白)     只此一节,可见他满腹经纶。

刘邦   (白)     也罢。既然丞相称赞,就升他为治粟都尉。

萧何   (白)     治粟都尉,还是大材小用啊!将他宣上殿来请他作大将。

刘邦   (白)     容孤思之。退班!

(刘邦下,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萧何   (白)     呵,呵!

     (西皮摇板)  萧何二次荐韩信,

             千言万语王不听。

             如今大材小用了,

             君臣何日转回程。

(萧何下。)

【第十二场】

(乡民甲、四乡民同上。)

乡民甲  (白)     啊,列位请了。

四乡民  (同白)    请了。

乡民甲  (白)     我们往年纳粮,费尽了周折;自从韩大老爷上任以来,一切之事,迅速办理,甚是方便,对我们还有许多帮助。若是韩大老爷升任到别处,我们岂不又要受罪?我等速速去见相国,留他在任,岂不是好?

四乡民  (同白)    好,好,好,一同前往。

             里面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   (白)     哪里来的?

乡民甲、

四乡民  (同白)    我等要叩见相国。

家院   (白)     少站。

乡民甲、

四乡民  (同白)    是。

家院   (白)     有请相国。

(萧何上。)

萧何   (白)     何事?

家院   (白)     众乡民求见。

萧何   (白)     唤他们进来。

家院   (白)     是。

             叫你们进见。

(家院下。)
乡民甲、

四乡民  (同白)    是。

             参见相国。

萧何   (白)     罢了,起来,到此何事?

乡民甲  (白)     启禀相爷:我们往年纳粮,费尽了周折;自从韩大老爷上任以来,一切之事,迅速办理,对我们还有许多帮助。闻听韩大老爷要升任到别处,故而前来留他,望丞相允准。

萧何   (白)     韩大老爷岂可大材小用?

乡民甲、

四乡民  (同白)    相国不肯,我等就跪求了。

萧何   (白)     慢来,慢来,你等暂且回去,我自有安排。

乡民甲、

四乡民  (同白)    是。

             这就好了。

(乡民甲、四乡民同下。)

萧何   (白)     哎呀!韩信上任未久,深得民心,待我上殿三次保荐。

             左右,打道上朝。

(四侍卫同上,萧何出门上轿,四侍卫、萧何同下。)

【第十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西皮流水板) 今观山河皆无恙,

             只是汉中困刘邦。

             角书未到心惆怅,

             连日梦兆俱不详。

             孤仗萧何如臂膀,

             快宣相国作商量。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萧何进宫。

萧何   (内白)    领旨。

(萧何上。)

萧何   (西皮摇板)  萧何三次荐韩信,

             言听计从早回程。

     (白)     萧何参见大王千岁。

刘邦   (白)     平身,赐座。

萧何   (白)     谢座。宣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刘邦   (白)     孤连日夜得恶梦,恐有不祥,故而心中烦闷。

萧何   (白)     大王连日夜梦不祥!为臣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刘邦   (白)     那辈古人?

萧何   (白)     大周驾下有一镇诸侯,名曰齐景公,夜梦上山见虎,入草见蛇,命他驾前一位贤臣晏平仲圆解。那晏子奏道:“上山见虎,入草见蛇,何谓不祥?”我国中倒有三不祥。

刘邦   (白)     哪三不祥?

萧何   (白)     有贤士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能重用,三不祥。呵呵,大王此梦与齐景公一般无二。

刘邦   (白)     相国说哪里话来,孤自入褒中以来,设立招贤馆,收罗贤士;若有贤才,孤当重用,怎奈无有贤士耳。

萧何   (白)     哈哈,眼前就有一贤士,大王不用啊。

刘邦   (白)     现在何处?

萧何   (白)     现在褒中。

刘邦   (白)     他叫何名字?

萧何   (白)     嘿嘿!不说也罢。

刘邦   (白)     为何不说?

萧何   (白)     为臣说出来,大王又要说他出身微贱,不肯重用啊。

刘邦   (白)     若有贤才,孤当重用。

萧何   (白)     用他?

刘邦   (白)     用他。

萧何   (白)     用他?

刘邦   (白)     用他。

萧何   (白)     呵呵,韩信哪。

刘邦   (白)     哎!我想韩信,自到褒中以来,升官两次,也就是了;相国为何苦苦地保奏?

萧何   (白)     他非百里之才,大材小用,岂不可惜!

刘邦   (白)     也罢,等候张良先生角书到此,再作道理。

萧何   (白)     等不及了,快快宣他上殿,拜他为大将。

刘邦   (白)     退班!

(刘邦下,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萧何   (白)     呵呵!

     (西皮散板)  三次保荐成画饼,

             枉费萧何舌与唇。

(萧何下。)

【第十四场】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摇板)  三次保荐王不用,

             有何脸面留褒中。

     (白)     且住!多蒙相国屡次保奏,怎奈汉王执意不听,有何面目,留在褒中!我不免写下诗句,弃官逃走,看萧何追是不追。

             家院。

(门子暗上。韩信脱衣背剑。)

韩信   (白)     溶墨伺候。待我题诗一首。

(急三枪牌。韩信写诗。)

韩信   (白)     外厢带马。

(门子带马,韩信上马,走圆场。守城官上,韩信出城,下,守城官下。)

【第十五场】

(家院上。)

家院   (白)     且住!来人报道,韩将军弃官逃走,不免报与相国知道。

     (白)     有请相爷。

(萧何上。)

萧何   (白)     何事?

院子   (白)     启相爷:大事不好了!

萧何   (白)     何事惊慌?

院子   (白)     韩将军弃官逃走了。

(萧何惊。)

萧何   (白)     带路!

(萧何走圆场,看诗,大惊。)

萧何   (白)     呵呵,韩信去了!

             家院,韩将军怎生打扮,往哪道而去?

院子   (白)     身背宝剑,跨下青鬃马,直奔东门而去。

萧何   (白)     好,待我东门问个明白。

院子   (白)     待小人与相爷备马。

萧何   (白)     我等不及了!

(家院下。)

萧何   (白)     哎呀且住!韩信不辞而别,君臣东归何日!也罢,我不免去到东门,问个明白,再作道理。

     (西皮散板)  听说韩信他去了,

             不由萧何心内焦。

             头上整整乌纱帽,

             身上撩起滚龙袍。

             三番两次把韩信保,

             大王不用为哪条?

             此番韩信追得到,

             同心协力扶汉朝;

             此番韩信追不到,

             这万里江山一旦抛!

             急急忙忙朝前跑,

(萧何跑圆场,跌倒。)

萧何   (白)     啊唷……

     (西皮散板)  来到东门问根苗。

(守城官上。)

守城官  (白)     参见相国。

萧何   (白)     罢了,你可曾看见一位将军,跨下青鬃马,身背宝剑,喏,喏,喏,由此道而去呀?

守城官  (白)     有的,过去一日了。

萧何   (白)     怎么,过去一日了?

守城官  (白)     正是。

萧何   (白)     这……

夏侯婴  (内白)    相国慢走。

(夏侯婴上,下马。)

夏侯婴  (白)     相国,大事不好!

萧何   (白)     何事惊慌?

夏侯婴  (白)     韩将军逃走了。

萧何   (白)     我、我我,

(萧何夺马。)

萧何   (白)     我……知道了!

(萧何抢马,上马,出城,下。夏侯婴起立。)

夏侯婴  (白)     这是什么缘故?

             来,来,来,快快备马。

守城官  (白)     是,是。

(守城官带马。夏侯婴上马,出城,下,守城官下。)

【第十六场】

(樵夫上。)

樵夫   (西皮摇板)  砍柴已毕下山道,

韩信   (内白)    马来。

(韩信上,过场,下。)

樵夫   (西皮摇板)  马走如飞一英豪。

萧何   (内白)    马来。

(萧何上,看两边。)

萧何   (西皮导板)  催马加鞭迷了道,

樵夫   (白)     唔……

萧何   (白)     呀!

     (西皮散板)  我不免向前问一问樵。

     (白)     喂,樵子请了。

樵夫   (白)     请了。

萧何   (白)     你可曾看见一位将军,跨下青鬃马,身背宝剑,喏,喏,喏,由此道而去啊?

樵夫   (白)     有的,有的。算来过去已有五十余里了。

(樵夫下。)

萧何   (白)     呀!

     (西皮散板)  五十余里路已遥,

             又见月影上树梢。

             忽然间想起了我的腹中饥了,

             纵然是饿死我也要追赶英豪。

(萧何下。)

【第十七场】

(韩信上,趟马,跑圆场,下。萧何上,趟马,跑圆场,下。夏侯婴上,趟马,跑圆场,下。)

【第十八场】

(韩信上,临绝道,徘徊。)

萧何   (内白)    将军慢走!

(萧何上,走圆场,落帽,跌下马。韩信扶萧何起立。)

韩信   (白)     相国,相国,相国。

(萧何抓韩信。)

萧何   (白)     韩……将军,你……绝人太甚哪!

韩信   (白)     啊?

萧何   (白)     你……怎么不辞而别了?

韩信   (白)     这个……相国!想我韩信,自到褒中以来,蒙相国恩待,连保三本,怎奈汉王执意不允,有何面目留在褒中。情愿去归故里,耕种为生。相国大恩,荣图后报。

萧何   (叫头)    韩将军,将军哪!

     (白)     你有管乐之才,伊吕之志,我连保三本,大王说你出身微贱,不肯重用;怒恼将军,投奔家乡,我闻听此言,急急忙忙追赶前来。将军,暂息雷霆之怒,随我回去,我以全家的性命力保将军;大王再若不用,我与将军一同走。将军千不念,万不念,请念你我一见如故——

     (二黄顶板快三眼)是三生有幸,

             天降下擎天柱保定乾坤。

             全凭着韬和略将我点醒,

             我也曾连三本保荐于汉君。

             他说你出身微贱不肯重用,

             那时节怒恼将军,跨下战马,身背宝剑,出了东门。

             我萧何闻此言雷轰头顶,

             顾不得山又高、水又深、山高水深、路途遥远、忍饥挨饿,来寻将军。

             望将军你还念我萧何的情分,

             望将军,且息怒、暂吞声,你莫发雷霆,随我萧何转回程,大丈夫要三思而行!

韩信   (二黄原板)  相国恩情感不尽,

             去志已决不回程。

             既然功名无我份

             情愿老死在淮阴。

萧何   (二黄散板)  千言万语他不肯,

             倒叫萧何无计行。

             没奈何上前来双膝跪定,

             不看萧何看生灵。

韩信   (二黄散板)  张良道他扶汉鼎,

             话不虚传果是真。

     (白)     相国请起。

(韩信扶萧何起立。)

萧何   (白)     将军,我们一同回去吧。

韩信   (白)     若是汉王再不肯用呢?

萧何   (白)     若再不用,我和将军一同走。

韩信   (白)     我有一物,请相国献与汉王。

萧何   (白)     何物?

(韩信递角书。)

韩信   (白)     请看。

(韩信接看。)

萧何   (白)     呀!

     (二黄散板)  一见角书心不明,

             萧何倒做懵懂人,

             低下头来暗自忖……

韩信   (二黄散板)  待我说明莫疑心。

萧何   (白)     这封书信张良先生交与将军的吗?

韩信   (白)     相国不必多疑,这角书就是张良先生付与我的,我也就是张良先生叫我来的。

萧何   (白)     既有这封书信,为何不早献?岂不免了我许多的唇舌。

韩信   (白)     我若以书自荐,岂不被人耻笑我韩信无能!

萧何   (白)     英雄本色,令人可敬。

夏侯婴  (内白)    马来。

(夏侯婴上,下马。)

夏侯婴  (白)     相国,韩将军他可愿回去?

萧何   (白)     不但回去,还有一见大大的喜事啊。

夏侯婴  (白)     什么喜事?

萧何   (白)     拿去看来。

(萧何递信,夏侯婴接信,看。)

夏侯婴  (白)     啊,这是张良先生的角书啊?

萧何   (白)     是啊,韩将军就是张良先生荐来的。

夏侯婴  (白)     既有角书,何不早献?

萧何   (白)     哎呀,你好糊涂呀!他若以书自荐,岂不是失了大将军的身份哪!

(萧何拾帽,藏书,戴帽。)

夏侯婴  (白)     将军,趁此一轮明月,速速赶回,免得大王挂念。

萧何   (白)     将军请。

(韩信、萧何、夏侯婴同拉马。)

韩信   (白)     相国,滕公请。正是:

     (念)     二公可算是贤臣,不辞戴月与披星。

萧何   (念)     萧何月下追韩信

夏侯婴  (念)     留得美名万古存。

(韩信、萧何、夏侯婴同上马,同下。)

【第十九场】

(四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西皮摇板)  连日思归心烦闷,

             不知何日转回程。

             张良此去无音信,

             缺少灭楚大将军。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萧相国逃走了。

刘邦   (白)     啊!有这等事,速去打探回奏。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下。)

刘邦   (白)     且住!我和萧何,起自丰沛,患难之交,情同骨肉,他岂能逃走?况且一概大事,由他办理,他今一去,失了孤的左右手,呵呵,大事去矣!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大王:相国又回来啦!

刘邦   (白)     奇怪呀!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萧何上殿。

萧何   (内白)    领旨。

(萧何上。)

萧何   (白)     参见大王。

刘邦   (白)     唗!你为何逃走啊?

萧何   (白)     丰沛起兵以来,蒙大王待我如同手足一般,又加首相之职,我为什么要逃走啊!

刘邦   (白)     你不逃走,往哪里去了?

萧何   (白)     追大将去了。

刘邦   (白)     哪个大将?

萧何   (白)     呵呵,韩信哪。

刘邦   (白)     诸将逃走,你不追赶,为何独追韩信?

萧何   (白)     诸将易得,韩信难寻。

刘邦   (白)     追他回来作甚?

萧何   (白)     作大将呀。

刘邦   (白)     我不用韩信,另荐一个吧。

萧何   (白)     不用韩信,另荐一个;荐哪一个好?

(萧何想。)

萧何   (白)     哦,有了。

刘邦   (白)     哪个?

萧何   (白)     韩信哪。

刘邦   (白)     又是韩信,我定不用他,另荐一个。

萧何   (白)     就是不用韩信。另荐一个,哎呀呀,叫我荐哪一个好?

(萧何想。)

萧何   (白)     哦呵有了!

刘邦   (白)     哪个?

萧何   (白)     韩信哪。

刘邦   (白)     啊!又是韩信!我想韩信,母死不能葬,乃无能也;寄居亭长,乞食漂母,乃无耻也;受辱胯下,一市皆笑,乃无勇也;仕楚三年,官止执戟,乃无用也!想这样无能无耻无勇无用之人,我若用之,孤定被楚兵擒获,连我三十万士卒性命,也断送他手!

萧何   (白)     孔子被困陈蔡,非无能也;被匡人围困,非无勇也;卒老于行,非无用也。韩信乞食漂母,受辱胯下,乃是英雄未得其时;在霸王帐下,为执戟郎官,乃英雄未得其主;想他这样雄才大略,大王舍之不用,叫为臣还荐哪一个呢。

     (西皮散板)  大王不用小韩信,

             看来无人掌三军。

刘邦   (西皮散板)  受辱胯下成话柄,

             可见无学又无能。

             天下贤士皆可用,

             韩信不可掌三军。

萧何   (白)     啊呀!

     (西皮散板)  大王执意不用信,

             倒叫萧何无计行。

     (白)     罢!

     (西皮散板)  倒不如告职我就归原郡……

(萧何摘帽见角书。)

萧何   (白)     咦!

     (西皮散板)  险些忘了大事情。

     (白)     大王,臣另荐一个来了。

刘邦   (白)     不用说,又是韩信哪。

萧何   (白)     这一回是韩信了。

刘邦   (白)     不是韩信,定是信韩。

萧何   (白)     什么信韩,臣保荐张良。

刘邦   (白)     张良先生,乃是孤的心腹之人,何用你来保荐哪?

萧何   (白)     不是啊,张良先生临行之时,对大王言道,要寻访兴汉灭楚元帅,以角书为凭,喏,诺,诺,这个元帅他来了。

刘邦   (白)     哦,现在哪里?

萧何   (白)     现在褒中。

刘邦   (白)     叫何名字?

萧何   (白)     哈哈,韩信哪!

刘邦   (白)     哎!又是韩信,孤不听你的谎言。

萧何   (白)     为臣焉敢谎奏。

刘邦   (白)     有何为凭?

萧何   (白)     有角书为凭。

刘邦   (白)     书信何在?

萧何   (白)     角书在此,大王请看。

刘邦   (白)     待孤看来。

(刘邦看角书。)

刘邦   (白)     果然是张先生荐举来的,快快宣上殿来,拜为大将。

萧何   (白)     且慢!大王平日傲慢无理,如今欲拜大将,如呼小儿,他还是要走的啊!

刘邦   (白)     依相国之见?

萧何   (白)     必须要高筑将台,大王斋戒沐浴,赐他虎符金印,满营将官,听他一人节制,登台拜将,方是待贤之理。

刘邦   (白)     一切之事由卿办理。哎呀,卿家呀!你为我刘邦,受了千辛万苦,我刘邦若能统一天下,我与你富贵相共,永不食言。

萧何   (白)     谢大王!谢大王!谢大王!

(萧何跪走。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下。)

萧何   (白)     哎呀,不容易得很哪!

     (笑)     哈哈……

(吹打。萧何下。)

【第二十场】

(八军士、四大将同上,过场,同下,同上。四太监、大太监、萧何、韩信、夏侯婴、刘邦同上。夏侯婴捧宝剑、令旗,萧何捧印。刘邦拜印,韩信拜印,接印。夏侯婴将令箭、宝剑交与韩信。)

刘邦   (白)     正是:

     (念)     将军登台挂帅印,

萧何、
韩信、

夏侯婴  (同念)    指日兴兵复三秦。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3977 ┊ 字数:1272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