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画兰》

主要角色
马湘兰:旦
王伯谷:小生
小环:丑

情节
王伯谷访名妓马湘兰,观其画兰,题诗于画上。

根据《剧学月刊》第三卷:曹心泉藏本整理

录入:水牌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3.6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伯谷上。)

王伯谷  (小工调步步娇牌)甚风儿吹得我心摇扬,

             辗转增惆怅。

             酒力助诗狂,

             撩乱情怀好难安放。

     (白)     小生王伯谷,京江人士。春闱落第,流寓京师,赋性不羁,放怀诗酒。只为功名失意,却教花柳情牵。物色多时,才访得姑苏马湘兰。见她姿容秀美,吐属温柔,常与往来。可笑近日都中有一种风气,凡有名的姊儿不拘好歹,都要画几笔兰花。哈哈,这是小生的专门。因此将笔法传授湘兰。且喜她生就聪明,不多几日,功夫早已名重一时了。今日独酌无聊 ,不免去寻她作画一回,以遣酒性便了。

     (小工调步步娇牌)扶醉过平康,

             为丹青特地把红裙访。

     (白)     来此已是兰娘门首。

             吓开门!

(小环上。)

小环   (白)     来了!

     (念)     忽听叩门声,知是佳客至。

     (白)     是哪个?原来是王相公。请客堂坐。

王伯谷  (白)     兰娘在家否?

小环   (白)     在里面。相公请坐,待我唤她。

             吓,湘娘,王相公来了!快些出来吓!

马湘兰  (内白)    来了!

(马湘兰上。)

马湘兰  (风马儿牌)  偷闲读画坐文窗,

             闻小婢唤檀郎。

     (白)     相公万福!

王伯谷  (白)     湘娘拜揖。

马湘兰  (白)     请坐。

王伯谷  (白)     有坐。

马湘兰  (白)     今日甚风吹得到此?

王伯谷  (白)     独酌无聊,故而到此。不知湘娘作何消遣?

马湘兰  (白)     就是相公前日醉后画的那幅墨兰,奴家爱玩不止,在里面临摹一回。

     (风马儿牌)  深惭婢学夫人样,

             恰自调水墨亲手写三湘。

王伯谷  (白)     哈哈!小生正为看画而来。当面请教如何?

马湘兰  (白)     只是临的不好,不要见笑。

王伯谷  (白)     自然是好的!

(王伯谷看。众妓女持画同上。)

众妓女  (同黄莺儿牌) 翰墨久名扬,

             怪妖娆忒擅长,

             特来比较谁能让。

     (同白)    姐姐妹妹我们都是京内有名的粉头,多会画几笔兰花。不多京内无双,就是进贡都可进得。不想马湘兰相与了个穷酸,教他几笔虾米炒韭的兰花来欺侮我们。为此我们用心画了几幅,前来与她比较。这里是了门儿开在此。

             吓妹,子几日不见,更标致了。

马湘兰  (白)     众位姐姐请坐。

众妓女  (同白)    原来在此看画。此位是?

马湘兰  (白)     这就是王相公了。

众妓女  (同白)    哦,这就是会画兰花的么?

             吓王相公,你是有名的大才子!

王伯谷  (白)     岂敢!

众妓女  (同白)    吓为什么拿了虾米炒韭菜似的兰花在这里赞赏?我们带了几幅兰花,在此倒要请教。

王伯谷  (白)     这是妙极的雅事!取来。

(众妓女同递王伯谷看。)

王伯谷  (白)     哈哈,这亦是兰花 哟,可不辱没煞兰花!

众妓女  (同白)    可好?

王伯谷  (白)     好好好!

众妓女  (同白)    不是我们夸口,就是相公也未必画得出来哟!

     (同黄莺儿牌) 你自去端详自去思量,

     (同白)    相公你随我去。

王伯谷  (白)     放手,放手!嗳,好惹厌!

众妓女  (同白)    啐!

     (同黄莺儿牌) 难道奴妆台没个人相偎傍,

             太猖狂,花花叶叶相对复相当。

     (同白)    我们不要理这酸生,走罢!

(众妓女同下。)

王伯谷  (白)     我的酒多被她们闹醒了。

马湘兰  (白)     何不再饮几杯?

王伯谷  (白)     使得。

马湘兰  (白)     小环,看酒来!

小环   (白)     来了!

             酒在此,王相公请用酒。

王伯谷  (白)     湘娘,你自作画,待我饮酒赏画便了。

马湘兰  (白)     小环,取文房四宝与冰绡一幅。

小环   (白)     是。

             文具冰绡在此。

王伯谷  (白)     取来。

             啧啧啧,好一幅叠雪香罗与鸾笺一样。

马湘兰  (白)     待我把敬一杯。

王伯谷  (白)     待我自斟自饮。湘娘就请动笔如何?

马湘兰  (白)     如此献丑了。

     (黄莺儿牌)  拈银毫纤纤玉笋长,

             看春风摇曳花笺上。

             觑着他酒态淋漓,这笔墨里添得些风流倜傥,

             你看我淡写轻描,可抵得过浅斟低唱,

             早出现一枝空谷幽香。

     (白)     相公请看

王伯谷  (白)     阿呀妙吓!

     (集贤宾牌)  羡煞她比沾墨妙真擅长,

             恰天然满纸芬芳。

             借酒气将花来酝酿,

             引得她返香魂当天仙供养。

     (白)     不知闺中笔墨,怎能佳妙至此? ,我晓得了!

     (集贤宾牌)  这就是名花色相,

             这就是佳人图样,

             分明是自家写出绝代红妆。

马湘兰  (白)     既蒙见举,就请相公一题。

王伯谷  (白)     只怕我醉后题诗不好。

马湘兰  (白)     哎相公吓!

     (啼莺儿牌)  你才人镇日在诗酒场,

             酒狂不碍诗狂。

             只要你一字留题,也免得我孤芳自赏,

             写乌丝字两行。

             绝妙好辞安排佳酿,润诗肠。

王伯谷  (白)     写完了,请看。

马湘兰  (念)     “自拂花笺字写真,如花人作画花人。东风多少闲桃李,不及幽闺一剪香。”

             好蕴藉风流的是才子之笔。奴家若非相公朝夕指教,也不过似她们一样辱没兰花。相公请上,待奴一拜!

王伯谷  (白)     阿呀阿呀,何须如此!

马湘兰  (黄莺儿牌)  亏得我金钗作贽侥幸败门墙。

王伯谷  (白)     今日这等雅集,合城中也不多得。取大杯来,与你痛饮一回。

马湘兰  (白)     小环,取热酒来。

小环   (白)     是。

             王相公,你已醉了,何苦还要喝它?

王伯谷  (白)     你哪里知道这醉乡滋味哟!

小环   (白)     不过醉倒街头。

马湘兰  (白)     好没规矩。下去!

(小环下。)

马湘兰  (白)     相公请!

王伯谷  (白)     请!干!

马湘兰  (白)     干!

王伯谷  (白)     湘娘,你此时风致,比作画时另是一番领略也!

     (琥珀猫儿坠牌)一天丰韵纤手捧霞觞,

             两朵桃花衬淡妆。

             便须一口吸西江双双,

             怎容我消受温柔独占仙乡。

(王伯谷扶桌醉。)

马湘兰  (白)     相公醉了。

王伯谷  (白)     果然醉了。

马湘兰  (白)     扶你到后面少睡片时。

王伯谷  (白)     使得。

王伯谷、

马湘兰  (同尾声)   沉醉扶向鲛鮹帐,

王伯谷  (白)     那画可曾收好?

马湘兰  (白)     收好了。

王伯谷  (尾声)    好留做红闺珍赏。

     (白)     今日这般大醉,须你陪我一睡。

马湘兰  (白)     啐!你说这画似我写照,教它陪你去睡就是了吓!

王伯谷  (笑)     吓哈哈哈!

马湘兰  (尾声)    只要你有情能消这国香。

(马湘兰笑,扶王伯谷同下。)
(完)


浏览次数:139 ┊ 字数:2522 ┊ 最后更新:2017年11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