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殷家堡》(一名:《拿殷洪》)

主要角色
黄天霸:武生
殷洪:净
宣贞:武生
宣静:净
褚莲香:武旦
郝素玉:彩旦
朱光祖:武丑
于亮:净
施世纶:老生
何路通:净
关泰:净
金大力:净
计全:武生
褚彪:老生
王殿臣:武生

情节
施世纶率黄天霸等人在东昌府擒住郝世洪后,押往淮安正法。殷家堡寨主殷洪与郝世洪有亲,约绿林中人相助,准备杀官劫囚。李堃往见施世纶告密。施世纶乃由王殿臣保护乔装潜行,不料途中误搭于亮之船,被押往骆马湖。黄天霸大人得李堃之暗助,终于擒住殷洪。

注释
取材于小说《施公案》第三十一至四十回。
此本为中国戏曲学院收藏的萧长华先生抄本。原本中有些不通的词句和错别字都做了必要的改动,由钮隽、钮骠校订。

根据《传统戏曲剧目资料汇编》第一集:萧长华排演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8.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庄丁、殷洪同上。)

殷洪   (点绛唇牌)  英雄胆壮,武艺高强,习拳棒,盖世无双,英雄俺为上。

     (念)     须似银条血气刚,赫赫英名天下扬。父子霸占殷家堡,坐地分赃安乐康。

     (白)     老夫,托塔天王殷洪,自幼爱习拳棍。绿林之中,分下五杆令旗,黄红青蓝白五人掌管,俺为西路青旗之尊,霸占一方。这且不言,前者镇山东郎如豹,有书信前来,请我父子前去拔刀相助。不想天霸夜探里海坞,郎如豹正法,众家英雄被擒。是我父子逃回殷家堡,闻听施世纶,去往东昌府捉拿郝世洪的全家,是老夫放心不下,曾命四个孩儿前去探听消息,这般时候还未见到来。

             庄丁们!

四庄丁  (同白)    有。

殷洪   (白)     伺候了。

殷德龙、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内同白)   走哇!

(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上。)
殷德龙、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同白)    参见爹爹。

殷洪   (白)     郝寨主之事怎么样了?

殷德龙、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同白)    郝寨主被擒,打入囚车,解往淮安正法。

殷洪   (白)     不好了!

(急三枪牌。)

殷洪   (白)     且住,俺不免修下书信,约请各路英雄,中途劫夺囚车,再与天霸见一上下。

             众孩儿,看文房四宝,溶墨伺候。

     (西皮导板)  俺只为不平事义气为本,

     (西皮散板)  恨天霸小奴才仗势欺人。

             替官府压绿林心毒手狠,

             全忘了他也是绿林出身。

     (白)     殷德龙。

殷德龙  (白)     在。

殷洪   (西皮散板)  今命你下书信把褚彪去请,

             请来了他父女细说详情。

殷德龙  (白)     遵命。

(殷德龙下。)

殷洪   (西皮散板)  二封书信忙修定,

     (白)     殷德虎。

殷德虎  (白)     在。

殷洪   (西皮散板)  北极观内下书文。

             前去约请蔡天化,

             请他师徒到来临。

殷德虎  (白)     遵命。

(殷德虎下。)

殷洪   (西皮散板)  德彪我儿听父命,

             去请李五莫稍停。

             他那里若是将你问,

             你就说无事闲谈心。

殷德彪  (白)     遵命。

(殷德彪下。)

殷洪   (白)     殷德豹。

殷德豹  (白)     在。

殷洪   (白)     探听赃官在何处下马,速报我知。

殷德豹  (白)     遵命。

(殷德豹下。)

殷洪   (白)     此乃妙计也!

     (西皮散板)  各路英雄俱约请,

             准备刺杀施世纶。

(殷洪、四庄丁同下。)

【第二场】

(褚彪上。)

褚彪   (引子)    身在绿林,论谋略,远近知名。

(家院暗上。)

褚彪   (白)     老汉,褚彪。在这褚官堡居住。膝下无嗣,只有一女名唤莲香,尚未婚配。纵有家业,无人照管;但愿我女终身有靠,才能了去老汉一桩心事。

             家院。

家院   (白)     有。

褚彪   (白)     伺候了。

殷德龙  (内白)    走哇。

(殷德龙上。)

殷德龙  (白)     门上哪位在?

家院   (白)     什么人?

殷德龙  (白)     殷家堡少寨主求见。

家院   (白)     候着。

             启家爷:殷家堡少寨主求见。

褚彪   (白)     有请。

家院   (白)     有请少寨主。

殷德龙  (白)     参见伯父。

褚彪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殷德龙  (白)     告坐。

褚彪   (白)     少寨主,你父可好?

殷德龙  (白)     问候伯父金安。

褚彪   (白)     到此何事?

殷德龙  (白)     我爹爹有书信一封,伯父请看。

褚彪   (白)     待我看来。

(褚彪看信。)

褚彪   (白)     少寨主先请,老汉随后就到。

殷德龙  (白)     遵命。

(殷德龙下。)

褚彪   (白)     家院,有请你姑娘出堂。

家院   (白)     有请姑娘出堂。

(褚莲香上。)

褚莲香  (引子)    绣房习针黹,文武艺双全。

     (白)     参见爹爹。

褚彪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褚莲香  (白)     孩儿告坐。唤女儿出来有何训教?

褚彪   (白)     殷家有信到来,请你我父女,前去拔刀相助。我儿带了器械,随为父一同前往。

褚莲香  (白)     是。

(褚莲香下。)

褚彪   (白)     家院!你员外此去,多者半月,少者十天就回。带马。

     (西皮散板)  身在绿林江湖上,

             赫赫威名天下扬。

             书信相约我前往,

             殷家堡内共商量。

(褚彪下。家院暗下。)

【第三场】

宣贞、

宣静   (内同白)   马来!

(宣贞、宣静同上。)
宣贞、

宣静   (同唱)    适才奉了师父命,

             殷家堡内走一程。

宣贞   (白)     俺宣贞。

宣静   (白)     俺宣静

宣贞   (白)     师弟请了。

宣静   (白)     师兄请了。

宣贞   (白)     你我奉了师父之命,去往殷家堡,拔刀相助。看,天色尚早,就此趱行者!

     (唱)     扬鞭打马朝前进,

             见了伯父说分明。

(宣贞、宣静同下。)

【第四场】

李堃   (内白)    马来!

(李堃上。)

李堃   (唱)     自幼保镖威名广,

             结交绿林众豪强。

     (白)     俺,神弹子李堃。自幼保镖为生;一路而来,闻得施大人在东昌府斩了镇山东郎如豹,又拿了郝世洪的全家,将郝世洪解往淮安府正法。前面已是殷家堡,想那殷洪老儿与郝世洪乃是一门内亲。恐他约请天下英雄与郝世洪报仇。不免与施大人问安,探望众家英雄便了!

     (西皮散板)  常言国正天心顺,

             该是忠良施大人。

             扬鞭打马朝前进,

殷德虎  (内白)    叔父慢走!

李堃   (西皮散板)  又见侄儿到来临。

(殷德虎上。)

殷德虎  (白)     参见叔父。

李堃   (白)     罢了,贤侄从何处而来?

殷德虎  (白)     我爹爹有书信一封,叔父请看。

李堃   (白)     待俺看来。

(李堃看信。)

李堃   (白)     “奉请李五爷阁下到殷家堡共图大事。”

             但不知你父约请于俺,为了何事?

殷德虎  (白)     去到殷家堡,便知明白?

李堃   (白)     如此请哪!

     (西皮散板)  正为此事心不定,

             且做将计就计人。

(殷德虎、李堃同下。)

【第五场】

(四庄丁、殷洪同上。)

殷洪   (唱)     英雄聚会是圈套,

             要与天霸见低高。

             但愿各路好汉到,

             杀却仇人恨方消。

殷德龙  (内白)    走哇!

(殷德龙上。)

殷德龙  (白)     褚老英雄到。

殷洪   (白)     有请!

(褚彪、褚莲香同上。)

殷洪   (白)     老英雄。

褚彪   (白)     老寨主。

殷洪   (白)     这是何人?

褚彪   (白)     小女莲香。

殷洪   (白)     哦!几载未见,倒也长成人了。

褚彪   (白)     儿呀,见过殷伯父。

褚莲香  (白)     参见殷伯父。

殷洪   (白)     罢了。千金到此,后面歇息。

褚莲香  (白)     是。

(褚莲香下。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上。)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同白)    众位英雄到。

殷洪   (白)     有请。

(李堃、宣贞、宣静同上。)

殷洪   (白)     李五弟。

李堃   (白)     老英雄。

殷洪、

李堃   (同白)    请。

殷洪   (白)     二位师父。

宣贞、

宣静   (同白)    老寨主。

殷洪   (白)     二位师父,令师因何不来?

宣贞、

宣静   (同白)    俺师父,偶得眼目之症,不能前来,命我二人拔刀相助。

殷洪   (白)     有劳二位。众位英雄请坐。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有坐。

殷洪   (白)     不知众位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鲁莽,寨主海涵。

殷洪   (白)     岂敢。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相约我等为了何事?

殷洪   (白)     某家有一事不明,要在列位驾前领教。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有何金言请讲,何言“领教”二字。

殷洪   (白)     想这绿林之中,以何为先?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自然是义气为先。

殷洪   (白)     好哇!既然是义气为先,想那天霸归顺了赃官,每每伤害绿林的英雄,他的义在何处?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哦,原来为了天霸之事。

殷洪   (白)     众位英雄!今有赃官施世纶,去往东昌府捉拿镇山东郎如豹,又将俺亲翁郝世洪拿去。故而约请列位到来中途劫夺囚车,再与天霸见一上下;灭了赃官,杀了天霸,以消绿林的仇恨。

李堃   (白)     啊,寨主!那赃官手下有许多的英雄,内有一人姓关名泰,字小西,练就一把折铁钢刀,绿林无双。

褚彪   (白)     啊,李五弟,小女莲香也练就一把折铁钢刀,难道胜不过那关泰?

李堃   (白)     令嫒的宝刀,倒也不差。

宣贞、

宣静   (同白)    寨主但放宽心,有我二人在此,要杀天霸如同反掌。

殷洪   (白)     有劳二位。后面备得有酒,与众位英雄同饮。

褚彪、
李堃、
宣贞、

宣静   (同白)    请。

(褚彪、宣贞、宣静、殷洪、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下。)

李堃   (白)     啊!我道那殷洪约请于我为了何事。原来要刺杀施大人。想施大人为官清正,眼见要遭毒手,这、这、这……哦呵,有了!俺不免与大人送上一信,众家英雄也好做一准备。正是:

     (念)     爱惜忠良结侠义,一心要做献计人。

(李堃下。)

【第六场】

郝素玉  (内白)    马来!

(郝素玉上,趟马。)

郝素玉  (西皮散板)  可叹一家遭凶报,

             幸喜逃脱走荒郊。

     (白)     奴家,郝素玉。爹爹郝世洪,在东昌府居住。不幸全家被害。是我一人逃脱。想我一个女流之辈,该到哪里安身?哦呵!有啦!看前面已是殷家堡,不免到殷叔父那里安身便了。

(内喊声。)

郝素玉  (白)     那旁有人马呐喊,待我下马登高一望。

(四官兵押郝世洪同上,过场,同下。王殿臣、金大力、何路通、郭起凤、计全、朱光祖同上,过场,同下。)

郝素玉  (白)     且住!看我爹爹被官兵拿获,打入囚车,这便怎么好?哦呵!有啦!我不免今晚行刺赃官,然后再劫夺囚车便了!

(郝素玉下。)

【第七场】

(四红文堂、黄天霸、关泰、施安、书吏、施世纶同上。李堃暗上。)

众人   (同白)    前面为何不行?

李堃   (白)     李堃求见。

众人   (同白)    李堃求见。

施世纶  (白)     人役列开。

李堃   (白)     草民李堃与大人叩头。

施世纶  (白)     李壮士拦住本院的轿头,有何话讲?

李堃   (白)     草民有机密大事回禀。

施世纶  (白)     副将!

黄天霸  (白)     在。

施世纶  (白)     前面什么所在?

黄天霸  (白)     交河界,传河驿。

施世纶  (白)     就在此处落宿。

黄天霸  (白)     是。

             人役们,交河界落宿。

四红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驿丞官  (内白)    啊哈!

(驿丞官上。)

驿丞官  (念)     大官也是官,小官也是官。见官就请安,你瞧我冤不冤?

     (白)     我乃传河驿的驿丞官便是。今有施大人在此下马,就此伺候。

(四官兵、四红文堂、王殿臣、金大力、何路通、郭起凤、计全、朱光祖、黄天霸、关泰、施安、书吏引施世纶同上,同挖门。)

驿丞官  (白)     报,驿丞官告进。

             驿丞官参见大人。

众人   (同白)    请,免。一旁打躬。

施世纶  (白)     驿丞官!本院押护囚车,小心伺候,回衙理事。

驿丞官  (白)     谢大人。

众人   (同白)    请,免。一旁打躬。

(驿丞官下。)

施世纶  (白)     王殿臣、郭起凤、金大力、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金大力、

何路通  (同白)    在。

施世纶  (白)     你等保护囚车去罢。

王殿臣、
郭起凤、
金大力、

何路通  (同白)    遵命。

(王殿臣、郭起凤、金大力、何路通同下。)

施世纶  (白)     副将。

黄天霸  (白)     在。

施世纶  (白)     有请李壮士。

黄天霸  (白)     有请李五爷。

李堃   (内白)    来也!

(李堃上。)

李堃   (念)     只为不平事,泄露机密情。

     (白)     草民李堃与大人叩头。

施世纶  (白)     李壮士少礼,请坐。

李堃   (白)     大人在此,哪有小人的座位。

施世纶  (白)     有话言讲,焉有不坐之理。

李堃   (白)     多谢大人。

             众位英雄请坐。

黄天霸、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同白)    请坐。

施世纶  (白)     李壮士有何话讲?

李堃   (白)     大人哪!不是俺李堃前来送信,只恐大人遭到不测。

施世纶  (白)     为了何事?

李堃   (白)     这个……耳目甚重。

施世纶  (白)     两厢退下。

(四官兵、四红文堂同下。)

施世纶  (白)     李壮士,你来看,这都是本院心腹之人,有话请讲。

李堃   (白)     是。只因大人在东昌府斩了镇山东郎如豹,又拿了郝世洪的全家,今将郝世洪解往淮安府正法。那殷洪老儿与郝世洪乃是一门内亲。是他约请水旱两路的英雄,准备刺杀大人,劫夺囚车,要与皇家作对。

黄天霸  (白)     请问李五爷,那殷洪老儿约请水旱两路英雄,可有尊驾在内?

李堃   (白)     这个?想此事若无俺李堃在内,俺焉能知晓,前来送信。

黄天霸  (白)     既有尊驾在内,你哪是前来送信,分明有诈。就烦阁下回去,对那殷洪老儿言讲,说俺的囚车,但走殷家堡,话已讲明。李五爷,请便吧!

李堃   (白)     黄爷此言差矣!想俺李堃身在绿林,心怀忠义。大人为国为民,忠心赤胆,眼见要遭毒手,俺今前来送信,你等也好做一准备。俺今前来,若有假意,日后死在众人乱刀之下。

朱光祖  (白)     李五爷忒以地言重了。请起,请坐。

关泰、

计全   (同白)    请坐。

朱光祖  (白)     老兄弟说话,过于嘴冷。李五爷休得见怪。

李堃   (白)     岂敢。

朱光祖  (白)     方才听李五爷言道,那殷洪老儿,约请水旱两路的英雄,这里边抛除李五爷,他还请的出什么出乎其类、鳌里夺尊的英雄吗?

李堃   (白)     余党甚厚,贤愚难分。内有宣贞、宣静;褚彪父女也在其内。

朱光祖  (白)     怎么着?褚彪父女也在其内?

李堃   (白)     嘿!这个老头子就有点扎手!

黄天霸  (白)     俺久闻褚彪父女武艺高强;俺今日要与他决个胜负!

朱光祖  (白)     老兄弟,不要辜负李五爷一片好心,前来送信。

             大人!先烦李五爷打听那殷洪是水路劫杀,还是旱路打劫?是夜晚,还是白昼?打听明白,即速回来与我们大家送上一信。这件事情,李五爷是料无推辞的了!

施世纶  (白)     就烦李壮士回去打探那殷洪是怎样行事。本院也好做一准备。

计全   (白)     就烦李五爷回去,对那褚彪父女言讲,叫他及早带女回家,休得在此助强为恶。

李堃   (白)     件件依从。告辞了。

黄天霸  (白)     你若真心前来送信一去就回。若是假意,就不必来了。

朱光祖  (白)     这个老兄弟,大丈夫说话如白染皂;我等静候李五爷回信。事不宜迟,您就请吧!

李堃   (白)     告辞了。

     (西皮散板)  一言既出难改变,

黄天霸  (西皮散板)  怕你一去不回还。

李堃   (白)     黄爷!

     (西皮散板)  马到临崖收缰晚,

     (白)     请!

(李堃下。)

黄天霸  (西皮散板)  俺天霸做事胆包天。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同白)    请坐。

施世纶  (白)     众位英雄。

黄天霸、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同白)    大人。

施世纶  (白)     方才听李堃提起褚彪父女,你等为何惊怕?

计全   (白)     大人有所不知,那褚彪之女名唤莲香,练就一把折铁钢刀,绿林无敌。

关泰   (白)     计仁兄,俺关泰的宝刀,可以胜得过那女流么?

计全   (白)     关爷的宝刀,倒也不差。

朱光祖  (白)     关爷的宝刀,确也不差。无奈那女子惯用暗器,用五月飞蝗石子伤人。就是那些保镖的达官,见了他父女,俱是望风而逃,何况你我!

黄天霸  (白)     朱仁兄,俺黄门的金镖,可以算得起是厉害?

朱光祖  (白)     老兄弟的金镖,到处扬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无奈那女子惯用暗器伤人,绿林英雄,无不惧她。

黄天霸  (白)     朱仁兄,你好小看俺也。

朱光祖  (白)     啊哈!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黄天霸  (西皮散板)  听一言不由人气冲牛斗,

             尊列位且不必为此担忧。

             虽然是褚莲香武艺少有,

             俺天霸岂怕她小小女流。

施世纶  (西皮散板)  黄副将不愧是名门之后,

             且等候李堃回再定良谋。

     (白)     计全、朱光祖!

计全、

朱光祖  (同白)    在。

施世纶  (白)     保护囚车去吧!

计全、

朱光祖  (同白)    遵命。

计全   (念)     但愿风浪静,

朱光祖  (念)     只恐祸又临。

(计全、朱光祖同下。)
黄天霸、

关泰   (同白)    天色已晚,请大人安歇了吧。

施世纶  (白)     正是:

     (念)     国正天心顺,

黄天霸、

关泰   (同念)    官清民自安。

(郝素玉上,走边。)

郝素玉  (白)     看刀。

(关泰拉施世纶同下。)

黄天霸  (白)     呔!何处毛贼,通名受死。

郝素玉  (白)     你姑娘郝素玉在此。

黄天霸  (白)     你这蠢丫头,为何前来行刺?

郝素玉  (白)     哦,听他说话好耳熟呀!好像我们那口子他呀!

             喂!你是谁呀?

黄天霸  (白)     黄天霸在此。

郝素玉  (白)     怎么着,你就是黄天霸?我把你没良心的小东西子。

黄天霸  (白)     俺怎的无有良心?

郝素玉  (白)     怎么着?你还有良心哪!我哥哥和我母亲都被你杀啦。你哪点有良心?你的心还不错哪!

黄天霸  (白)     那不是俺杀的。

郝素玉  (白)     那是谁杀的呀?

黄天霸  (白)     乃是关二哥杀的。

郝素玉  (白)     别管他是关大哥,是关二哥,待会儿再说。咱们俩人的事情,你以金镖为定,奴家已然许配于你啦。

黄天霸  (白)     俺不要你。

郝素玉  (白)     怎么着,给了价儿不买,那可不成!

黄天霸  (白)     无有廉耻的丫头,快快走去!

郝素玉  (白)     你别管我是要脸吧,还是不要脸。今天我是来啦,咱们俩人成了亲事。前场事情一概不究,你瞧好不好?

黄天霸  (白)     快快走去,免得受死。

郝素玉  (白)     哈哈!你真不答应!黄天霸,我把你这猴崽子……

(郝素玉打,黄天霸下。)

郝素玉  (白)     哪里走!

(郝素玉追下。关泰上。)

关泰   (白)     众官兵!

四官兵  (内同白)   来也!

关泰   (白)     拿刺客!

(郝素玉上,四官兵同上,同打下。金大力上,擒郝素玉。黄天霸、四官兵同上。)

金大力  (白)     老兄弟,你瞧哥哥这个搭腿,多利落呀!

黄天霸  (白)     金爷之功也;一同禀明大人。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殷洪上。)

殷洪   (西皮散板)  心中只把天霸恨,

             仗势欺人杀绿林。

             思来想去心烦闷,

             吾儿回来问分明。

(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上。)

殷德龙  (白)     启禀爹爹:今有郝素玉公馆行刺,被天霸拿住了。

殷洪   (白)     不好了!来,有请众家英雄。

殷德龙  (白)     有请众家英雄。

宣贞、
宣静、
褚彪、

李堃   (内同白)   来也!

(宣贞、宣静、褚彪、李堃同上。)
宣贞、
宣静、

褚彪   (同念)    绿林义气重,

李堃   (念)     机关要探听。

宣贞、
宣静、
褚彪、

李堃   (同白)    参见寨主。

殷洪   (白)     众位英雄请坐。

宣贞、
宣静、
褚彪、

李堃   (同白)    谢寨主。相约我等为了何事?

殷洪   (白)     今有郝素玉公馆行刺,被天霸拿住了。

宣贞、
宣静、
褚彪、

李堃   (同白)    不好了。寨主就该吩咐我等。

殷洪   (白)     如此有劳了。褚老英雄。

褚彪   (白)     在。

殷洪   (白)     带领令嫒,松林埋伏,不得有误。

褚彪   (白)     遵命。

(褚彪下。)

殷洪   (白)     二位少师父。

宣贞、

宣静   (同白)    在。

殷洪   (白)     扮做游方道人模样,在江边游戏,遇见官船,不许放他过去。

宣贞、

宣静   (同白)    遵命。

(宣贞、宣静同下。)

殷洪   (白)     四个孩儿过来。

殷德龙、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同白)    在。

殷洪   (白)     扮做买卖客商模样。附耳上来。

殷德龙、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同白)    遵命。

(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下。)

殷洪   (白)     哦,李五弟还在此?

李堃   (白)     寨主就该命一心腹之人,打听赃官是从水路而来,还是旱路行走?打听明白,与寨主送上一信,也好做一准备。

殷洪   (白)     如此说来,你倒是老夫的心腹人了!

李堃   (白)     着哇!我就是老寨主的心腹人了。

殷洪   (白)     心腹人。

李堃   (白)     老寨主。

殷洪   (白)     李五弟。

李堃   (白)     老英雄。

殷洪   (白)     随我后面饮酒来呀!哈哈哈!

(殷洪下。)

李堃   (白)     咳!我倒是他的心腹人了。

(李堃下。)

【第十场】

(施世纶上。)

施世纶  (西皮散板)  昨日李堃暗报信,

             教人难以辨假真。

             天霸拿得郝素玉,

             要将此事奏朝廷。

(施安、书吏、黄天霸、关泰、计全、朱光祖、金大力、何路通、王殿臣、郭起凤同上。)
黄天霸、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金大力、
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启禀大人:今有郝素玉公馆行刺,已被我等拿获。

施世纶  (白)     何人拿获的?

金大力  (白)     我金大力拿获的。

施世纶  (白)     金壮士之功。

金大力  (白)     大人夸奖了。

施世纶  (白)     这般时候,还不见李壮士到来?

黄天霸、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金大力、
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想必来也。

李堃   (内白)    李五爷到。

黄天霸、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金大力、
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有请。

李堃   (内白)    来也!

(小傍妆台牌。李堃上。)

李堃   (白)     草民李堃与大人叩头。

施世纶  (白)     壮士少礼,请坐。

李堃   (白)     多谢大人。众位英雄请坐。

施世纶  (白)     啊,李壮士,打听那殷洪是怎样的埋伏?

李堃   (白)     那殷洪老儿,在水旱两路俱有埋伏。要刺杀大人,劫夺囚车。要与黄爷见一上下。

黄天霸  (白)     好哇!俺天霸一生最喜交战。

             呔!众官兵!将郝世洪父女打入囚车,单走殷家堡。

朱光祖  (白)     哎,这个老兄弟,想那郝世洪父女,乃是朝廷的要犯,倘若囚车有失,你我大家可吃罪不起。

黄天霸  (白)     依朱仁兄之见呢?

朱光祖  (白)     依我朱光祖之见,大人就在此地,将郝世洪父女斩首,人头解往淮安府,省得大家一份儿的劳神。

施世纶  (白)     如此,待本院升堂。

黄天霸  (白)     且慢。大人若在此地升堂,将郝世洪父女斩首,那殷洪老儿闻知,道俺天霸有些惧怕于他。

朱光祖  (白)     谁说你惧怕于他。方才听李五爷言道,那殷洪老儿在水旱两路,俱有埋伏。少时动起手来,你是顾了保护大人?你是顾了保护囚车?你还是顾了打仗?三件大事,你是顾哪一件?我的兄弟!

黄天霸  (白)     恐怕大人受惊。

朱光祖  (白)     哎呀!身为皇家二品大员,事到临头,连个准主意都没有了吗?

黄天霸  (白)     这个?

朱光祖  (白)     哎呀!我的上司老爷!

黄天霸  (白)     这、这、这……

             众位英雄!俺天霸有一计在此。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金大力、
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李堃   (同白)    有何妙计?

黄天霸  (白)     就请大人改扮做贩卖绸缎的客商,驾一小舟,先往清江浦,只是一件……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金大力、
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李堃   (同白)    哪一件?

黄天霸  (白)     无人保护大人。

王殿臣  (白)     王殿臣愿往。

黄天霸  (白)     王殿臣!此乃千斤重担,俱在你一人的身上。就请大人更衣。

(施世纶、王殿臣同下。)

黄天霸  (白)     书吏过来。

书吏   (白)     在。

黄天霸  (白)     命你扮作大人模样。附耳上来。

书吏   (白)     遵命。

(书吏下。)

黄天霸  (白)     施安。

施安   (白)     在。

黄天霸  (白)     命你准备官船,先往清江浦等候我等。若有文武官员参见,就说大人染病在床,候我等拿住殷洪在清江浦相会。记下了。

施安   (白)     遵命。

(施安下。)

黄天霸  (白)     吩咐,众官兵走上。

关泰、
计全、
朱光祖、
金大力、
何路通、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众官兵走上。

众官兵  (内同白)   来也!

(众官兵同上。)

众官兵  (同白)    参见黄爷。

黄天霸  (白)     站立两厢。你等将郝世洪父女打入囚车,单走殷家堡。有人抢劫,不许害怕,有我等在后。记下了。

众官兵  (同白)    啊。

(施世纶、王殿臣改装同上。)

施世纶  (白)     副将,看本院扮得可像?

黄天霸  (白)     扮得倒像,一路之上,须要小心。

施世纶  (白)     那个自然。

黄天霸  (白)     大人小心印信。

施世纶  (白)     是,外厢开道。

(施安上。)

众人   (同白)    送过大人。

黄天霸  (白)     众位英雄!饱餐战饭,各带器械,同往殷家堡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上。)

殷德龙  (白)     请了。

殷德虎、
殷德彪、

殷德豹  (同白)    请了。

殷德龙  (白)     奉了爹爹之命,扮做买卖客商,就此前往。

(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下。)

【第十二场】

(四庄丁、殷洪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三场】

黄天霸  (内西皮导板) 齐心努力把路奔,

(黄天霸、关泰、计全、朱光祖、金大力、何路通、郭起凤同上。)

黄天霸  (西皮散板)  单人要把老贼擒。

             押解囚车往前进,

(四官兵押郝世洪、郝素玉同上,过场,同下。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同上。四官兵押郝世洪、郝素玉同上,过场,同下。黄天霸上。四官兵同上。)

四官兵  (同白)    囚车被抢。

黄天霸  (白)     啊!

(四官兵、黄天霸同下。)

【第十五场】

于亮   (内白)    开船哪!

(四水手、于亮同上。)

于亮   (西皮散板)  毛如虎假扮任丘县,

             偶遇赃官施普全。

     (白)     俺,浪里躜于亮。自幼爱习拳棒,惯做河下的买卖。那日打劫官船,被那保船的人儿,看破了动静,就是这么一篙,将俺篙下水去。是俺心怀不忿,黑夜之间,身带短刀,上得船去,杀他满门家眷。无数的官兵拿俺甚急,是俺从水路遁逃,来在这骆马湖,多蒙李寨主收留,派俺以为大头目。每逢杀人害命,都是俺于亮动手。今日命俺巡查江口。

             伙计们,催舟!

     (西皮散板)  将船摇在芦苇边,

             等候过客上我船。

(王殿臣、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西皮散板)  乔装改扮江湖奔,

             见一小舟打渔人。

     (白)     雇只小舟。

王殿臣  (白)     船家,将我们渡过江去。

于亮   (白)     我们是打渔之船不渡人。

王殿臣  (白)     多把银钱与你。

于亮   (白)     多把银钱。

             伙计们,搭了扶手。

(王殿臣、施世纶同上船。)

于亮   (白)     我看此人眼熟。

             喂,你可是赃官施普全?

施世纶  (白)     什么赃官施普全,我是贩卖绸缎的客商。

于亮   (白)     你在任丘下马的时节,我就认准了你了。

             伙计们,绑了!

王殿臣  (白)     呔!既知大人到此,如此无礼,该当何罪?

于亮   (白)     你在一旁多嘴多舌,你叫什么名字?

王殿臣  (白)     王殿臣在此。

于亮   (白)     闻得赃官手下,有一会使铁尺的王殿臣,就是你吗?

王殿臣  (白)     然。

于亮   (白)     招打。

(于亮把王殿臣打下水,王殿臣逃下。)

于亮   (白)     只是便宜他了,落个全尸。

             伙计们,将赃官绑进骆马湖。

(四水手押施世纶同下,于亮下。)

【第十六场】

(殷洪率殷德龙、殷德虎、殷德彪、殷德豹、褚彪、褚莲香、宣贞、宣静、李堃同上,黄天霸率关泰、计全、朱光祖、何路通、金大力、郭起凤同上。会阵。)

黄天霸  (白)     来的敢是殷洪?

殷洪   (白)     天霸呀,小奴才!想你父三泰,也是绿林出身,想生下你这不肖之子,归顺了赃官,投人胯下,忘了根本。今日来在交河地界,你休想过去!

黄天霸  (白)     殷洪,老强盗!想那郝世洪父女乃是朝廷的要犯。尔竟敢劫夺囚车,该当何罪?

殷洪   (白)     天霸!想俺亲翁郝世洪,也是绿林出身,与你父也有八拜之交,你不该将他打入囚车,解往淮安。像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子,要尔何用。劝你好好将首级留下,免得我亲自动手。

黄天霸  (白)     殷洪!俺今奉大人之命,前来拿你。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金大力、

朱光祖  (同白)    老兄弟,打这老杂种。你还不动手?

殷洪   (白)     看刀。

(起打。朱光祖、金大力同下。黄天霸将殷洪打下,宣贞、宣静同上,将黄天霸打下。关泰上,将宣贞、宣静同打下。褚莲香上,与关泰对刀,双下。李堃、朱光祖同上。)

朱光祖  (白)     李五爷,看关爷与莲香杀在一处,真乃是棋逢对手……

李堃   (白)     将遇良才。看他二人杀在一处,倘有伤损,如何是好!

朱光祖  (白)     李五爷的神弹子到处闻名,何不用神弹子助关爷成功。

李堃   (白)     我与她父交好甚厚,焉能下手?

朱光祖  (白)     既然与她父交好甚厚,你我分头劝解。就在此地与关爷提亲,倘若说成此事,大人岂不又添一条膀臂。

李堃   (白)     如此你我分头劝解。请。

(朱光祖、李堃同下。褚莲香上。)

褚莲香  (白)     且住!红脸大汉杀法厉害,再若追来,飞蝗石子伤他。

(关泰上。)

关泰   (白)     哪里走!

(李堃、朱光祖同上。)
李堃、

朱光祖  (同白)    关爷休要动手,休要动手。

(褚彪暗上。)

褚彪   (白)     我儿休要动手,还不下去。

(褚莲香下。)

褚彪   (白)     原来是李五弟。

李堃   (白)     老英雄。几载未见,令嫒的刀法,越发的精壮了。

褚彪   (白)     李五弟夸奖了。李五弟,这是何人?

李堃   (白)     这就是朱光祖。

             啊,朱爷。

朱光祖  (白)     李五爷。

李堃   (白)     见过褚老英雄。

朱光祖  (白)     原来是褚老英雄。

褚彪   (白)     敢莫是赛时迁。

朱光祖  (白)     岂敢。

褚彪   (白)     令师可好?

朱光祖  (白)     好,承问,承问。江湖人称金刀铁臂熊就是您吗?

褚彪   (白)     正是。

朱光祖  (白)     久仰啦,久仰的我可了不得啦!

褚彪   (白)     岂敢。那一红脸大汉他是何人?

李堃   (白)     此人姓关名泰字小西。

褚彪   (白)     哦,那就是关泰。

李堃   (白)     正是。

褚彪   (白)     好刀法。

李堃   (白)     本来的不差。

朱光祖  (白)     不但刀法好,人性还好哪!

褚彪   (白)     果然好刀法、好传授!

朱光祖  (白)     啊,李五爷!您倒是提个话头啊!

李堃   (白)     是是是。

             啊,褚老英雄,令嫒可有人家?

褚彪   (白)     这个,高门不成,低门不就,耽误下了。

李堃   (白)     如此说来,无有人家?

褚彪   (白)     无有人家。

李堃   (白)     朱爷!

朱光祖  (白)     李五爷!

李堃   (白)     无有人家。

朱光祖  (白)     怎么着,无有人家?

李堃   (白)     无有人家。

朱光祖  (白)     这倒巧得很。

李堃   (白)     这倒巧得很。

朱光祖  (白)     李五爷接着这个茬儿,您倒是往下说呀。

李堃   (白)     是是是。

             老英雄!令嫒既无人家,何不将她许配关泰为妻,日后也能有靠。

褚彪   (白)     这个?待我思忖、思忖。

李堃   (白)     请便。

褚彪   (白)     哦呵呀!看那关泰人品出众,武艺高强。我就应允此事,老汉他年也能有靠。但不知那关泰什么前程?待我问来。

             啊,李五弟,但不知那关泰什么前程?

李堃   (白)     那关泰乃是漕标的参将。

朱光祖  (白)     那关泰乃是漕标的参将,三品的前程,新近又得到保举,可就是副将衔来。

褚彪   (白)     哦,三品前程。但不知那关泰意下如何?

朱光祖  (白)     老英雄,您这儿来。曾记得大人路过宝头镇,张桂兰许配黄天霸为妻,乃是我朱光祖为媒。老英雄应允此事,关爷这头有我同李五爷是管装管卸,可没什么说的。大喜之事我同李五爷可要喝您这碗冬瓜汤啦!

褚彪   (白)     总是要奉请二位,如此老汉我就应允了。

朱光祖、

李堃   (同白)    老英雄既然应允此事,何不将令嫒带回,休管他殷家的闲事。

朱光祖  (白)     有道是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年头管闲事可落不是。

褚彪   (白)     日后你我在哪里相会?

李堃   (白)     淮安相会。

朱光祖  (白)     三日之后你我在淮安相会。

褚彪   (白)     哦,淮安相会。请。啊二位!那关泰是什么前程?

朱光祖  (白)     漕标副将,三品的前程。

褚彪   (白)     三品的前程。请了,请了。二位,日后你我在哪里相会?

李堃   (白)     三日之后在淮安相会。

褚彪   (白)     淮安相会。

朱光祖  (白)     李五爷!这个老头子,有点碎嘴子。

褚彪   (白)     啊?

朱光祖  (白)     老英雄,那关泰乃漕标副将,三品的前程,三日之后,你我在淮安相会,是这套不是您哪?老英雄。

褚彪   (白)     正是。

朱光祖  (白)     您也太罗嗦了。

褚彪   (白)     请了,请了。

(褚彪下。)

朱光祖  (白)     李五爷,看他两家倒也门当户对。

李堃   (白)     倒也门当户对。

(内喊杀声。)

朱光祖  (白)     来的这个老头子是谁?

李堃   (白)     殷洪老儿。

朱光祖  (白)     哎呀,这可不得了!

(朱光祖下。)

李堃   (白)     待俺挡他。

(殷洪上。)

殷洪   (白)     我当是谁,原来是心腹人。

李堃   (白)     是你的心腹人。

殷洪   (白)     心腹人,杀呀!

李堃   (白)     杀呀!

殷洪   (白)     杀呀!

李堃   (白)     杀哪个?

殷洪   (白)     杀天霸。

李堃   (白)     殷洪!俺今奉了大人之命,前来拿你。

殷洪   (白)     咳咳!你才是到根到底的两头儿汉奸哪!

(起打。李堃擒殷洪。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612 ┊ 字数:13296 ┊ 最后更新:2011年01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