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严嵩》(一名:《开山府》)

主要角色
邹应龙:老生,黑三,纱帽,蓝官衣,红官衣(由金殿起至剧终),玉带,紫衬褶,香色彩裤,黑厚底靴
严嵩:净,白脸,黪满,黪鬓发,文扬,红蟒,玉带,红衬褶,红彩裤,黑厚底靴
常宝童:小生,紫金冠,红龙箭衣,大带,红开氅,红彩裤,黑厚底靴
严侠:丑,小脸,黑八字吊搭,丑圆纱帽,黑素官,玉带,黑彩裤,黑朝方靴
文堂:杂,红大叶巾,红龙套,红彩裤,薄底靴
送旨太监:杂,太监帽,太监衣,红彩裤,薄底靴
校尉:杂,大叶巾,小额子,素黄马褂,三尖,素紫箭衣,大带,黑彩裤,薄底靴
拾皇杠武士:杂,大铠盔,大铠服,黑彩裤,薄底靴
太监:杂,太监帽,太监衣,黑彩裤,薄底靴

《打严嵩》雷喜福饰邹应龙、侯喜瑞饰严嵩
《打严嵩》雷喜福饰邹应龙、侯喜瑞饰严嵩
情节
明朝嘉靖年间,严嵩独揽朝政,排除异己,并在府中鸠营密室,私造九龙王冠,欲谋纂位。其工匠邱、马二人被常宝童诱入他的开山府,作为严嵩罪状的人质。御史邹应龙秉性耿直,对严嵩专政,极为愤恨。他以献好心为名进入严府探其动静,乘机取得了严嵩的信任,将其诓进开山府。邹应龙暗至开山府与常宝童定计将严嵩痛打了一顿。严嵩离开常府决意上金殿参奏常宝童。为了便于验伤,严嵩恳求邹应龙在其面部做伤,邹应龙又在御街上把严嵩痛打了一顿,最后还得到严嵩的称谢。

根据《京剧流派剧目荟萃》第六辑:马连良、裘盛戎演出本整理

录入:午夜兰花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邹应龙  (内白)    嗯哼!

(邹应龙上,至台口。)

邹应龙  (引子)    奸贼不奏,反为仇,十年空白少年头。

(邹应龙转身归小座。)

邹应龙  (念)     恶贯满盈陷,空自为君前。枉费徒劳胆,只落口怨天。

     (白)     下官,邹应龙。嘉靖驾前为臣,官居外帘御史。可恨严嵩老贼,在朝专权,是我等三百六十同年,在双塔寺公论,有人将严嵩老贼参倒,方为首领。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到他府中看过动静。正是:

     (念)     灭却奸佞贼,方为栋梁臣。

(邹应龙站起,出门。)

邹应龙  (西皮快三眼) 嘉靖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乙丑科会入进士身。

             心中只把严嵩恨,

             残害我朝忠良臣。

             对天发下宏誓愿,

             不灭奸贼枉为人。

(邹应龙下。)

【第二场】

严侠   (内白)    嗯哼!

(严侠上,至台口。)

严侠   (念)     宰相门前七品官,见爷容易见我难。

     (白)     在下严侠。自从进得府来,太师十分的宠信,大事回禀,小事任我自由。今当闻报之期,只得在此伺候。

(严侠走到台口大边。邹应龙上,至台前。)

邹应龙  (念)     弟兄共同论,要参奸佞臣。

严侠   (白)     咳哼!

(邹应龙看到严侠。)

邹应龙  (白)     待我向前。

(邹应龙走近严侠。)

邹应龙  (白)     啊,尊官请了。

严侠   (白)     啊,请了,哪儿的?

邹应龙  (白)     下官邹应龙,禀见太师爷。

严侠   (白)     噢,要见太师爷?

邹应龙  (白)     正是。

严侠   (白)     有手本吗?

邹应龙  (白)     在此。

(邹应龙从袖内取出手本,严侠接过,打开,发现内中未夹着银票等。)

严侠   (白)     哎,我说这个邹老爷。

邹应龙  (白)     呃。

严侠   (白)     八成您是初次上我们这儿来吧?

邹应龙  (白)     不错,头一次。

严侠   (白)     头一次,那就莫怪啦,不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

邹应龙  (白)     不晓得。

严侠   (白)     我们这儿要见太师爷呀,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有礼才能够见哪!

邹应龙  (白)     若是无礼呢?

严侠   (白)     那您就免见吧。

邹应龙  (白)     哦,尊官!

严侠   (白)     啊!

邹应龙  (白)     下官今日出来得慌速,未曾带着,改日再补。

严侠   (白)     哦,你说是改日再补?

邹应龙  (白)     正是。

严侠   (白)     嘿嘿嘿,那就改日再见吧!

(严侠把手本扔地,邹应龙把手本拾起,背躬。)

邹应龙  (白)     哈哈,不要说那严嵩老贼,就是他府下之人,也是如此的可恶。嗯,我若不将此人扳倒,我是怎么参那严嵩啊?

(邹应龙思索。)

邹应龙  (白)     有了。

(邹应龙大声对严侠。)

邹应龙  (白)     过来!

(严侠一惊。)

严侠   (白)     叫谁哪这是?这可真邪性啊!长调门啦!

(严侠走近邻应龙。)

严侠   (白)     什么事呀?

邹应龙  (白)     我且问你,你家太师爷,可到太庙拈香?

严侠   (白)     太师爷呀?

邹应龙  (白)     啊。

严侠   (白)     天天上朝,哪天他不出门儿呀!

邹应龙  (白)     好哇,有日我遇见你家太师爷,我走上前去,一把扯住轿杆,说道:那日小官去到府上,有好心当献,被府下有一尊官问我要什么,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有礼才能相见,无礼免见。那时管叫你吃、吃吃吃罪不起!你邹老爷不见了哇!

(邹应龙左手拿手本,双手背后往上场门走。)

严侠   (白)     啊,得啦、得啦!邹老爷您回来,拿过来吧。

(严侠急追着从邹应龙手中拿过手本。)

严侠   (白)     您这是干什么呀!我这儿给您赔礼啦。您瞧您把脸呱喏下来啦,您这是干什么呀?

(邹应龙、严侠同站原处。)

邹应龙  (白)     怕你不与我通禀啊。

严侠   (白)     哎!哪儿的话呀?哪能不给您回禀啊?哎,可是这么着邹老爷。

邹应龙  (白)     嗯。

严侠   (白)     这可是有尺寸的地方,你站的可不是地方,得往下站!

(邹应龙往后退一步。)

严侠   (白)     还得往下站!

(邹应龙往后退一步。)

严侠   (白)     我说你哪!往下站!

邹应龙  (白)     啊?

严侠   (白)     怎么啦?

邹应龙  (白)     呸!

(邹应龙往前上步。)

邹应龙  (白)     叫你邹老爷站到哪里去呀?啊?站到哪里去?

严侠   (白)     反正这块地方,你爱站哪儿就站哪儿吧。

邹应龙  (白)     哼!什么东西?

严侠   (白)     邹老爷。

邹应龙  (白)     势利的小人。

(邹应龙随念随往上场门走下。)

严侠   (白)     嘿嘿,一点儿都不含糊,唉,没法子,总得给他回禀一声啊。

             有请太师爷!

严嵩   (内白)    嗯哼!

     (内西皮导板) 昔日有个王莽臣,

(严嵩上,至台口前。)

严嵩   (西皮流水板) 起下了谋朝篡位心。

             私造九龙冠一顶,

             要夺汉室的锦乾坤,

             三六九日官上任,

(严嵩转身坐小座。)

严嵩   (西皮摇板)  五阎君驾坐五议厅。

     (念)     君不君来臣不臣,诸事不问嘉靖君。私造九龙冠一顶,要谋大明锦乾坤。

     (白)     老夫,姓严名嵩字惟中。大明驾前为臣。只因我儿世蕃与嘉靖皇帝,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是不同时,嘉靖皇帝有天子之份,难道我儿世蕃就无有九五之尊?为此,私造九龙冠一顶,准备我儿接位。

             严侠!

严侠   (白)     有。

严嵩   (白)     大事通禀,小事任尔去办。

严侠   (白)     启禀太师爷,今有邹应龙,面见太师爷。

严嵩   (白)     邹应龙?

严侠   (白)     正是。

严嵩   (白)     见老夫为了何事?

严侠   (白)     他言道有好心当献。

(严嵩思索。)

严嵩   (白)     吩咐站堂伺侯。

严侠   (白)     站堂伺候。

(四龙套自两边分上,严嵩起身坐大座。邹应龙暗上。)

严嵩   (白)     严侠,命邹应龙,东角门施礼,西角门打躬,报门而进。

严侠   (白)     是!

(严侠走至台中。)

严侠   (白)     邹应龙听者!

邹应龙  (白)     啊!

严侠   (白)     太师命你,东角门施礼!

邹应龙  (白)     哦!

严侠   (白)     西角门打躬!

邹应龙  (白)     哦!

严侠   (白)     报门而进哪!

邹应龙  (白)     哦!

     (西皮流水板) 忽听得里面传一声,

             吓得应龙胆战惊。

             东角门外要施一礼,

(邹应龙往里施礼,走至大边。)

邹应龙  (西皮流水板) 西角门外要打一躬。

(邹应龙往里施礼。)

邹应龙  (西皮流水板) 大摇大摆相府进,

(邹应龙走至小边。)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上面参见一品人。

     (白)     小官邹应龙叩见太师。

(邹应龙面向里跪)

严侠   (白)     邹应龙到,邹应龙到!

严嵩   (白)     下跪可是邹应龙?

邹应龙  (白)     正是。

严嵩   (白)     要见老夫为了何事?

邹应龙  (白)     前来献好心。

严嵩   (白)     好,起来。

邹应龙  (白)     谢太师!

(邹应龙起,站小边。)

严嵩   (白)     严侠。

严侠   (白)     有。

严嵩   (白)     与邹官看座。

邹应龙  (白)     且慢,太师在此,哪有小官的座位?

严嵩   (白)     有话叙谈,只管坐下。

邹应龙  (白)     谢太师!

(邹应龙坐大边跨椅。)

严嵩   (白)     要见老夫,有何好心?

邹应龙  (白)     那日小官巡城,见府上有一官长,手持白牌往哪里公干?

严嵩   (白)     提调邱、马两匠。

邹应龙  (白)     小官只见那常宝童,将那位官长掠进了开山府,吊在头门以里,仪门以外,是百般的拷打,还有两句淡话,唉!小官实实的不敢言讲。

严嵩   (白)     哪两句淡话?

邹应龙  (白)     那常宝童言道:清晨打到黄昏,夜晚打到天明,打在那人的身上,羞在太师爷的脸上。

严嵩   (白)     怎么讲?

邹应龙  (白)     羞在太师爷的脸上!

严嵩   (白)     小奴才!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怒气冲,

             大骂开山常宝童。

             自古常言道得好,

             打犬还看主人公。

     (白)     顺轿!

邹应龙  (白)     且慢,老太师顺轿何往?

严嵩   (白)     上殿参那常宝童。

邹应龙  (白)     万岁若问何人得见?

严嵩   (白)     啊,少不得你的见证。

邹应龙  (白)     哎呀!小官乃是外帘御史,焉能见得圣上?

严嵩   (白)     这,也罢,老夫不通圣命,升你为内帘御史。

邹应龙  (白)     但不知几时领凭?

严嵩   (白)     嘉靖封官三日领凭,老夫放官即刻荣任,去吧。

邹应龙  (白)     谢太师!

(邹应龙出门,下。)

严嵩   (白)     打道上朝。

严侠   (白)     是,外厢顺轿上朝。

(严侠下。严嵩出门,上轿。四龙套同两翻,严嵩下轿,进门。四龙套自两边分下。)

严嵩   (白)     臣,严嵩见驾吾皇万岁!

(严嵩向里跪。)

嘉靖   (内白)    太师平身。

严嵩   (白)     万万岁!

(严嵩站起。)

嘉靖   (内白)    赐绣墩。

严嵩   (白)     谢座。

(严嵩坐大边跨椅。)

嘉靖   (内白)    太师上殿,有何本奏?

严嵩   (白)     臣启万岁:今有开山府常宝童,窝藏邱、马两匠,请主定夺。

嘉靖   (内白)    常宝童窝藏邱、马两匠,何人得见?

严嵩   (白)     邹应龙得见。

嘉靖   (内白)    邹应龙……

严嵩   (白)     正是。

嘉靖   (内白)    他乃外帘御史,怎能见得寡人?

严嵩   (白)     臣,有行大罪。

嘉靖   (内白)    太师何罪之有?

严嵩   (白)     未通圣命,升他为内帘御史。

嘉靖   (内白)    太师升官,与朕一般。替孤传旨,宣邹应龙官带上殿。

严嵩   (白)     领旨。

(严嵩站起,走至台口。)

严嵩   (白)     万岁有旨:宣邹应龙官带上殿。

(严嵩回原位。)

邹应龙  (内白)    领旨!

(邹应龙上。)

邹应龙  (笑)     哈哈哈……

     (西皮流水板) 忽听得万岁宣一声,

             朝房中又来报国臣。

             站立在金阶用目睁,

             金殿坐的是两班臣。

             上面坐的是严嵩贼,

             他本是我朝篡位的臣。

             有人提起严嵩贼的名和性,

             那孩童闻知都要放悲声。

             问顽童因何故?

             他言道奸贼害了他家一满门。

             我劝顽童休泪痕,

             邹老爷是儿的报仇人。

             将身来至在金殿境,

             品级台下臣见君。

     (白)     臣,邹应龙见驾吾皇万岁!

(邹应龙跪。)

嘉靖   (内白)    邹应龙。

邹应龙  (白)     臣。

嘉靖   (内白)    常宝童窝藏邱、马两匠,可是你亲眼得见?

邹应龙  (白)     是臣亲眼得见。

嘉靖   (内白)    授准内帘御史,下殿去吧。

邹应龙  (白)     谢万岁!

(邹应龙出门。)

邹应龙  (白)     正是:

     (念)     放起一把火,要烧万重山。

嘉靖   (内白)    太师近位。

严嵩   (白)     臣。

(严嵩跪正场。)

嘉靖   (内白)    赐你圣旨一道,校尉四十名,去往开山府,捉拿常宝童,领旨下殿。

(太监自下场门上,捧圣旨交严嵩,下。)

严嵩   (白)     领旨!

(严嵩接圣旨出门。四龙套自两边分上,严嵩上轿。龙套同走圆场至上场门,严嵩下轿,四龙套自上场门同下。邹应龙、严侠自下场门同迎上,同进门,严侠接圣旨,放在桌上,站小边,严嵩坐小座,邹应龙坐大边跨椅。)

邹应龙  (白)     太师下朝来了?

严嵩   (白)     下朝来了。

邹应龙  (白)     圣上怎样传旨?

严嵩   (白)     赐老夫圣旨一道,校尉四十名,去到开山府,捉拿常宝童。

邹应龙  (白)     好个有道的明君。

严嵩   (白)     有道明君。

             来!顺轿。

严侠   (白)     是。

邹应龙  (白)     且慢!太师顺轿何往?

严嵩   (白)     捉拿常宝童。

邹应龙  (白)     哎呀老太师呀!不是小官在此,老太师把事错办了哇!

严嵩   (白)     怎么错办了?

邹应龙  (白)     那常宝童,依仗他先人立下的功劳,有一十二道免死金牌。此番老太师去往开山府,开读圣旨,那常宝童,若是不遵国法,将老太师一顿暴打,不过撤他一道免死的金牌,那时老太师如之奈何哇?

严嵩   (白)     依你之见呢?

邹应龙  (白)     嗯,小官倒有个拙见在此。

严嵩   (白)     你且讲来。

邹应龙  (白)     老太师在校尉之中,百里选十,十里选一,选他四十名精壮之人,跟随老太师,去往开山府,开读圣旨,那常宝童,若是不遵国法,抬也将他抬上了金殿哪。

严嵩   (白)     哎呀呀!如此说来,你倒是老夫的心腹人了。

邹应龙  (白)     唉!心腹人好做,老太师的金面可难见的很哪!

严嵩   (白)     啊!此话从何说起?

邹应龙  (白)     唉!太师有所不知,那日小官到府上有好心当献,被府上有一位尊官,问我要什么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有礼才能相见,无礼免见。老太师可知呀?

严侠   (白)     全撩出来啦!

严嵩   (白)     此人你可认识?

邹应龙  (白)     见面认得。

严嵩   (白)     好,抓来见我!

(严侠背躬。)

严侠   (白)     我躲躲吧。

(严侠偷偷出门往上场门走。邹应龙出门。)

邹应龙  (白)     这个小子往哪里去了?

(邹应龙看到严侠。)

严侠   (白)     邹老爷,我给您沏茶去。

邹应龙  (白)     不渴,来来来。

严侠   (白)     我给您拿点心去。

邹应龙  (白)     不用,来来来。

(邹应龙领严侠进门。)

邹应龙  (白)     就是他!

(邹应龙坐原处。)

严嵩   (白)     唗!

严侠   (白)     哎哟!

(严侠跪下。)

严嵩   (白)     邹官到此有好心当献,你要什么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你不定误了老夫多少大事,哪里容得。

             来!

四龙套  (同白)    啊!

严嵩   (白)     砍了!

严侠   (白)     哎哟!

(严侠跪着走向邹应龙。)

严侠   (白)     邹老爷,邹老爷!

邹应龙  (白)     哦,做什么?

严侠   (白)     邹老爷,太师爷要杀我啦!

邹应龙  (白)     哦,怎么老太师要杀你?

严侠   (白)     对了。

邹应龙  (白)     你就让他去杀呀?

严侠   (白)     哎哟!别价,邹老爷您给我求个人情儿吧!

邹应龙  (白)     哦,听你之言,叫我与你讲个人情?

严侠   (白)     对了,邹老爷,您给说两句好活吧!

邹应龙  (白)     哦,你可晓得我的规矩呀?

严侠   (白)     啊?您什么规矩呀?

邹应龙  (白)     我是小礼三百二,大礼六百八。

严侠   (白)     哎呀,老头子,这比我还恶呀,别价呀,邹老爷,邹老爷,我给您磕头啦!在您一言之下,您给我说两句好话吧,邹老爷!

邹应龙  (白)     看看你的造化。

严侠   (白)     没错儿,一说就成。

(严侠跪向严嵩,邹应龙转向严嵩。)

邹应龙  (白)     太师,斩了此人,小官出入不利。

严嵩   (白)     你是与他讲情?

邹应龙  (白)     太师开恩。

严嵩   (白)     好,还不谢过邹老爷。

严侠   (白)     是,谢谢邹老爷。

(严侠叩头。)

邹应龙  (白)     谢过老太师。

严侠   (白)     噢,谢过太师爷。

(严侠叩头。)

严嵩   (白)     谢过邹老爷。

严侠   (白)     是,谢谢邹老爷。

(严侠叩头。)

邹应龙  (白)     谢过老太师。

严侠   (白)     谢过太师爷。

(严侠叩头。)

严嵩   (白)     滚了起来!

严侠   (白)     是!

(严侠起,站小边。)

严侠   (白)     我谢谢您哪!

邹应龙  (白)     叫你认得认得我哇!

严侠   (白)     我认准了你啦!

严嵩   (白)     心腹人。

邹应龙  (白)     老太师。

严嵩   (白)     你与老夫办事,乘骑而来,还是坐轿?

邹应龙  (白)     步行而来。

严嵩   (白)     哎呀,岂不累坏这腿?

邹应龙  (白)     当得效劳。

严嵩   (白)     也罢,前者圣上,赐老夫穿朝御马,我赠与你乘骑了吧。

邹应龙  (白)     谢太师。

严嵩   (白)     严侠。

严侠   (白)     有。

严嵩   (白)     适才得罪了邹老爷,与邹老爷牵马赔礼。

严侠   (白)     喳!我拉马去!

(严侠进上场门拉马上。)

严侠   (白)     邹老爷,邹老爷,您上马吧。

(邹应龙出门。)

邹应龙  (白)     太师爷在此,将马往下带。

严侠   (白)     哦、是。

             哨……

(严侠往回牵。)

严嵩   (白)     严侠!

严侠   (白)     嗳!

严嵩   (白)     将马往上带。

严侠   (白)     是。

             嘚、吁……

(严侠往前牵。)

严侠   (白)     邹老爷。

邹应龙  (白)     啊!

严侠   (白)     您上马吧。

邹应龙  (白)     方才对你讲了,太师爷在此,问下罪来哪个担待?不能乘骑,将马往下带,往下带。

严侠   (白)     哎。

             哨……

(严侠往回牵。严嵩大声。)

严嵩   (白)     严侠!

严侠   (白)     嗳!

严嵩   (白)     将马往上带!

严侠   (白)     是,真受不了啦!

严嵩   (白)     无用的奴才!

严侠   (白)     唔……

(严侠往前牵。)

严侠   (白)     吁……

             邹老爷。

邹应龙  (白)     啊!

严侠   (白)     您上马吧。

邹应龙  (白)     太师爷怪罪下来,哪个担待?

严侠   (白)     得啦,邹老爷,这就够我受的了,我的爹!

邹应龙  (白)     嗳!

严侠   (白)     他给抄去啦。

邹应龙  (西皮小导板) 施礼辞别太师尊,

(邹应龙向严嵩施礼,出门上马,欲下。)

严侠   (白)     送邹老爷。

(邹应龙回身。)

邹应龙  (西皮散板)  把话说与尊官听。

严侠   (白)     哎!有话您说吧。

邹应龙  (西皮散板)  从今后我要常来往,

严侠   (白)     是呀,您天天上我们这来呀。

邹应龙  (西皮散板)  我就是太师爷的——

严侠   (白)     嗯!

邹应龙  (西皮散板)  一个心腹人。

严侠   (白)     不错,您是我们这儿的大红人儿呀!

邹应龙  (西皮散板)  这三百两银子值多少?

严侠   (白)     您又来了不是!这三百两银子您没给,我们也没要哇!

邹应龙  (西皮散板)  有道是这人的脸面值千金。

严侠   (白)     不错,这人的脸面是要紧的。

邹应龙  (西皮散板)  从今后我不把你尊官来叫,

严侠   (白)     邹老爷,请回来!那您不叫我尊官儿,您叫我什么呢?

邹应龙  (白)     喏!

严侠   (白)     噢,我是喏呀!

邹应龙  (西皮散板)  你就是你邹老爷牵马坠蹬一个势利的小人!

(邹应龙用马鞭打向严侠纱帽,亮相,一笑,下。)

严侠   (白)     骂苦了我啦!

严嵩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把轿顺,

(四校尉自两边分上,严嵩拿圣旨,出门上轿。校尉领下。)

严嵩   (西皮摇板)  开山府内走一程。

(严嵩下。严侠下。)

【第三场】

(二武士抬皇杠、四太监同站门引常宝童同上。)

常宝童  (西皮摇板)  太祖开基山河定,

     (西皮流水板) 全凭创业众群臣。

             徐达郭英有功勋,

             刘基八卦掌乾坤。

             我祖功劳威名震,

(常宝童坐小座。)

常宝童  (西皮摇板)  先王驾前第一臣。

(邹应龙上。)

邹应龙  (西皮流水板) 心中恼恨贼奸党,

             残害我朝大忠良。

             有劳列位抬皇杠,

(二武士同抬起皇杠,邹应龙从皇杠下进门,站大边。)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上面参见少年王。

     (白)     参见千岁。

(邹应龙施礼。)

常宝童  (白)     邹官儿来了?

邹应龙  (白)     臣。

常宝童  (白)     孩子们。

太监   (同白)    有。

常宝童  (白)     给邹官儿看座呀!

邹应龙  (白)     谢座。

(邹应龙坐大边跨椅。)

常宝童  (白)     邹官儿。

邹应龙  (白)     臣。

常宝童  (白)     你发了财啦?

邹应龙  (白)     怎见得为臣发了财了?

常宝童  (白)     你身穿大红,岂不是发了财了吗?

邹应龙  (白)     升了官了啊。

常宝童  (白)     你升官了?

邹应龙  (白)     嗯。

常宝童  (白)     你官升何职呐?

邹应龙  (白)     外帘御史升为内帘御史了。

常宝童  (白)     但不知是谁的保举?

邹应龙  (白)     严嵩的保举。

常宝童  (白)     怎么着,你与那老贼一党啊!

             孩子们,撤座!

(邹应龙离座。)

邹应龙  (白)     啊千岁,虽然是严嵩的保举呀,还是与千岁办事啊。

常宝童  (白)     怎么着,你还是给小王办事?

邹应龙  (白)     啊,是的。

常宝童  (白)     那你就再坐下吧。

邹应龙  (白)     谢千岁!

(邹应龙坐原位。)

常宝童  (白)     邹官儿。

邹应龙  (白)     啊。

常宝童  (白)     你可知罪呀?

邹应龙  (白)     臣知何罪?

常宝童  (白)     你这几天,为什么不陪着小王来下棋玩耍?

邹应龙  (白)     哎呀!下不得棋了,下不得棋了!

常宝童  (白)     怎么下不得棋了?

邹应龙  (白)     千岁的大祸临身了!

常宝童  (白)     小王我还有什么大祸临身?

邹应龙  (白)     千岁窝藏邱、马二匠,那老贼奏知圣上,少时圣旨到来,请千岁上殿辩理呀。

常宝童  (白)     那不要紧,小王将邱、马两匠献上,不就没事儿啦?

邹应龙  (白)     哦,献不得,献不得。

常宝童  (白)     怎么献不得哪?

邹应龙  (白)     若是献上,以假成真,有蒙君之罪。

常宝童  (白)     对呀!邹官儿,依你怎么办哪?

邹应龙  (白)     哦——为臣倒有个拙见在此。

常宝童  (白)     你有什么高见啦?

邹应龙  (白)     少时奸贼必来,千岁怀抱凹面金锏,站在府门,阻止了校尉,只准那老贼一人进府。

常宝童  (白)     哦。

邹应龙  (白)     那老贼必然要开读圣旨,千岁言道:老太师不必开读,小王知罪。

常宝童  (白)     我知什么罪呀?

邹应龙  (白)     愿将邱、马两匠献上当今。

常宝童  (白)     那么献罢之后呢?

邹应龙  (白)     接罢了圣旨,千岁赐他个座位。

常宝童  (白)     胡说!我这儿哪有他的座位?

邹应龙  (白)     哎呀呀,啊千岁,金殿之上,二十四把金交椅,俱有那老贼的座位。

常宝童  (白)     好,给他个座儿,坐罢之后呢?

邹应龙  (白)     千岁问道:严嵩,你在我朝是个忠臣哪?还是个奸臣呢?

常宝童  (白)     他自然说他是个大大的忠臣了。

邹应龙  (白)     好哇,叫他抬头观看啊!

常宝童  (白)     看什么呀?

邹应龙  (白)     千岁将老王御容、伴驾王的真像悬挂在中堂。想他身为大臣,见君不参,先有一行大罪。

常宝童  (白)     哎呀,恐他有辩哪。

邹应龙  (白)     就让他去辩。

常宝童  (白)     辩罢之后呢?

邹应龙  (白)     再赐他个座位。

常宝童  (白)     那么坐罢之后呢?

邹应龙  (白)     千岁问道,严嵩,我这开山府欠粮?

常宝童  (白)     不欠粮。

邹应龙  (白)     缺饷?

常宝童  (白)     也不缺饷。

邹应龙  (白)     一不欠粮,二不缺饷,到此则甚?

常宝童  (白)     请小王上殿辩理不是吗?

邹应龙  (白)     好!拿来。

常宝童  (白)     要什么?

邹应龙  (白)     圣旨啊。

常宝童  (白)     咱们不是请过去了吗?

邹应龙  (白)     哦,与他一个不认帐啊!

常宝童  (白)     啊!你让我耍无赖呀?嗨,那我可会!

邹应龙  (白)     千岁言道:唗!胆大的严嵩,今日在朝害文,明日在朝害武,害来害去,害到小王的头上来了,我今天不打你几下恐怕惯了你的下次。来!脱袍打严嵩。乒乓扑哧,一顿暴打,千岁的气也出了,你看此计如何?

常宝童  (白)     只恐打出祸来呀!

邹应龙  (白)     无妨事,打出祸来有我。

常宝童  (白)     有你?

邹应龙  (白)     啊。

常宝童  (白)     你在哪儿藏着?

邹应龙  (白)     屏风后面藏躲。

常宝童  (白)     好,去你的,我全懂了。

邹应龙  (白)     好好好!

(邹应龙对二武士。)

邹应龙  (白)     啊二位,少时严嵩挨打的时节,混身只管拷打,千万不要伤了他的脸面。

二武士  (同白)    却是为何?

邹应龙  (白)     少时到了御街,我还要与他找补找补,你们记下了。

二武士  (同白)    记下了。

(邹应龙下。)

严嵩   (内白)    圣旨下!

常宝童  (白)     香案接旨!

(二武士同抬起皇杠,常宝童抱金锏出门。四校尉引严嵩捧圣旨同上,严嵩下轿。常宝童恭敬迎接。严嵩进门,校尉欲随,常宝童举锏,校尉同吓跑。常宝童进门站大边。严嵩站中间。)

严嵩   (白)     圣旨下跪。

常宝童  (白)     老太师不必开读,小王知罪就是。

严嵩   (白)     你知何罪?

常宝童  (白)     愿将邱、马两匠献上当今。

严嵩   (白)     好,请过圣命。

(常宝童接旨。)

常宝童  (白)     香案供奉啊!

(太监接旨送下,上。常宝童坐小座,严嵩至大边。)

严嵩   (白)     啊,千岁在上,老臣大礼参拜。

常宝童  (白)     慢着,慢着,你乃年迈老臣,甭拜了。咱们免了罢。

严嵩   (白)     唉,哪有不拜之理。

常宝童  (白)     啊!给脸不要脸哪,要拜,好哇,冲着小王的靴子尖磕三个响头。

             孩子们。

太监   (同白)    有。

常宝童  (白)     给他数着!

太监   (同白)    啊。

(严嵩向常宝童叩头。)

太监   (同白)    一个。

(严嵩叩头。)

太监   (同白)    一个。

(严嵩叩头。)

太监   (同白)    一个。

严嵩   (白)     哎呀千岁呀!他们怎么尽数一个呀?

常宝童  (白)     那么你磕了几个啦?

严嵩   (白)     老臣磕了三个了。

常宝童  (白)     那么你就起来吧。

严嵩   (白)     谢千岁!

(严嵩起身站大边。)

常宝童  (白)     孩子们哪,给太师看座儿呀。

太监   (同白)    啊!

严嵩   (白)     慢来、慢来,千岁在此,哪有老臣的座位?

常宝童  (白)     想金殿之上,二十四把金交椅,都有你的座位,何况我这小小的开山府呢?

严嵩   (白)     谢座。

常宝童  (白)     甭谢啦,你坐下吧。

(严嵩坐大边。)

常宝童  (白)     老太师。

严嵩   (白)     千岁!

常宝童  (白)     你在朝是忠臣呐,还是奸臣呢?

严嵩   (白)     唉,老臣乃是大大的忠臣。

常宝童  (白)     怎么着?你是大大的忠臣?忠臣有你这个长相儿吗?

             孩子们哪。

太监   (同白)    有。

常宝童  (白)     龙帘卷起呀!

太监   (同白)    啊!

(二太监同把正场桌小帐子打开,露出一张朱元璋和常遇春的画像,常宝童离座站小边。1

常宝童  (白)     老太师你抬头观看!

(严嵩站起看画像。)

严嵩   (白)     唔呼呀!这个娃娃也不知受了哪个高明老先生的指教哇,他将老王爷的御容,伴驾王的真像悬挂中堂,我身为大臣,见君不参,就有一行大罪!哎呀这……

(严嵩思索。)

严嵩   (白)     小千岁,老臣有辩哪!

常宝童  (白)     怎么着,你还会变吗?

严嵩   (白)     啊,有辩。

常宝童  (白)     孩子们。

太监   (同白)    有。

常宝童  (白)     金盆打水。

严嵩   (白)     啊慢来,打水何用啊?

常宝童  (白)     我看你是变乌龟,还是变王八呢?

严嵩   (白)     哦,乃是舌辩之辩。

常宝童  (白)     怎么着,舌辩之辩?好,任你去辩。

严嵩   (白)     以非朔望,闲不参君。

常宝童  (白)     好个以非朔望,闲不参君。那你再坐下吧。

严嵩   (白)     谢座。

(严嵩坐原位。)

常宝童  (白)     我说严嵩。

严嵩   (白)     臣。

常宝童  (白)     我的开山府欠粮?

严嵩   (白)     不欠粮。

常宝童  (白)     不欠粮,缺饷?

严嵩   (白)     也不缺饷。

常宝童  (白)     一不欠粮,二不缺饷,你到我这开山王府干什么来啦?

严嵩   (白)     哦,请千岁上殿辩理。

常宝童  (白)     噢,请我上殿辩理?

严嵩   (白)     嗳!

常宝童  (白)     好,拿来!

严嵩   (白)     啊!要什么?

常宝童  (白)     圣旨啊。

严嵩   (白)     哦,圣旨方才请过去了。

常宝童  (白)     啊,我请过了?

严嵩   (白)     正是。

常宝童  (白)     孩子们!

太监   (同白)    有。

常宝童  (白)     圣旨咱们请过了吗?

太监   (同白)    没有。

常宝童  (白)     没请过吗?

太监   (同白)    没有。

常宝童  (白)     哈哈!唗!

(严嵩站起。)

常宝童  (白)     我把你这胆大的严嵩啊!今日在朝害文,明日在朝害武,害来害去,害到小王我的头上来了。今儿个要是不打你几下,惯了你的下次。

             孩子们哪!

太监   (同白)    有。

常宝童  (白)     脱袍打严嵩啊!

(常宝童站起脱开氅,拿锏。)

严嵩   (白)     糟了!哎呀小千岁,老臣挨不起啊!

常宝童  (西皮摇板)  你今在朝专权柄,

             残害我朝忠良臣。

             打死奸贼方平愤,

(常宝童举锏把严嵩打一个小圆场。二武士同抬起皇杠,严嵩欲出门,邹应龙自下场门暗上踢严嵩一脚,严嵩出门,自上场门逃下。)

邹应龙  (白)     唗!擅打当朝首相,这还了得,嘿嘿!反了你们,这还了得!

常宝童  (白)     嗳,我说邹官儿,不是你让我打的吗?

邹应龙  (白)     哈哈哈……臣叫打的,无有事了。

常宝童  (白)     嘿,你怎么跟我耍“铁圈活”呀?

邹应龙  (白)     千岁,可曾打出个名堂来?

常宝童  (白)     我这是“沙子灯”,乱打,没名。

邹应龙  (白)     好,少时为臣到了御街,还要打出个名堂。

常宝童  (白)     打出什么名堂来啊?

邹应龙  (念)     满朝文武齐喝彩,应龙今日要闹京街。

常宝童  (白)     好,去你的。

邹应龙  (西皮摇板)  辞别千岁出府门,

(二武士同抬起皇杠,邹应龙出门。)

邹应龙  (西皮摇板)  打严嵩管叫他说我是个好人。

(邹应龙下。)

常宝童  (西皮摇板)  应龙在朝忠心耿耿,

(二武士、四太监同领下。)

常宝童  (西皮摇板)  一片丹心保大明。

(常宝童下。)

【第四场】

(四校尉、严嵩同上,挖门。)

严嵩   (白)     唗!老夫在开山府挨打的时节,你们都往哪里去了?

校尉   (同白)    皇杠拦阻不能进去。

严嵩   (白)     他们皇杠拦阻,你们不能进去。

校尉   (同白)    正是。

严嵩   (白)     来!搭轿来,搭轿来!

校尉   (同白)    轿子被他们打碎了。

严嵩   (白)     打碎了?好,带马,带马!

校尉   (同白)    马也被他们打跑了!

严嵩   (白)     唉!好厉害的常宝童!来,我们商量商量,你们哪个有力气,将老夫背回府去,我是重重有赏。

校尉   (同)     我们商议商议。

(四校尉自两边走至一起相互耳语示意。)

校尉   (同白)    哎呀!常宝童来了!

严嵩   (白)     哎呀!

(四校尉自两边跑下。严嵩往里走半个圆场,邹应龙上,与严嵩在台前碰面。)

邹应龙  (白)     常宝童来了!

(严嵩、邹应龙同翻至台里,严嵩右转走至小边,邹应龙至大边。)

严嵩   (白)     哎呀小千岁,老臣挨不起了,老臣挨不起了!

(严嵩低头施礼。)

邹应龙  (白)     啊老太师,小官在此啊。

(严嵩抬头看邹应龙。)

严嵩   (白)     啊,你是心腹人哪。

邹应龙  (白)     老太师。

严嵩   (白)     我被他们打坏了哇!

邹应龙  (白)     哎呀,校尉呢?

严嵩   (白)     打跑了哇!

邹应龙  (白)     到了开山府怎样行事?

严嵩   (白)     哎呀心腹人哪!老夫慢慢对你言讲。

邹应龙  (白)     好好好,喘喘气。

严嵩   (白)     是我去到开山府。

邹应龙  (白)     噢。

严嵩   (白)     正要开读圣旨,那个娃娃言道:“老太师不必开读,小王我知罪。”

邹应龙  (白)     他知何罪?

严嵩   (白)     “愿将邱、马两匠献上当今。”

邹应龙  (白)     啊,献罢之后?

严嵩   (白)     献罢之后,他接过了圣旨。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赐了老夫一个座位。

邹应龙  (白)     坐坐何妨啊。

严嵩   (白)     啊?坐坐何妨?这一坐就算坐坏喽!

邹应龙  (白)     怎么坐坏了?

严嵩   (白)     那娃娃言道:“嗳,我说严嵩,你在我朝是个忠臣哪,还是个奸臣哪?”

邹应龙  (白)     啊,老太师么,是个大大的忠臣哪。

严嵩   (白)     着哇。老夫是个忠臣。

邹应龙  (白)     大大的忠臣。

严嵩   (白)     那娃娃言道:“忠臣有你这个长相吗?”

邹应龙  (白)     怎么样呢?

严嵩   (白)     “你抬头观看。”

邹应龙  (白)     看什么?

严嵩   (白)     啊,看什么?这个娃娃也不知受了哪个坏种的指教,他将老王爷的御容、伴驾王的真像悬挂中堂,我身为大臣,见君不参,先有一行大罪。

邹应龙  (白)     啊,是啊,便怎么样呢?

严嵩   (白)     我说,老臣有辩。

邹应龙  (白)     啊,变什么?

严嵩   (白)     那个娃娃言道:“孩子们,金盆打水!”

邹应龙  (白)     金盆打水则甚哪?

严嵩   (白)     他言道:“老太师是变个乌龟,还是变个王八?”

邹应龙  (白)     老太师变了无有?

严嵩   (白)     嘿!我焉能变那肮脏的东西!

邹应龙  (白)     啊,便怎么样?

严嵩   (白)     乃舌辩之辩。

邹应龙  (白)     哦,舌辩之辩。

严嵩   (白)     以非朔望,闲不参君。

邹应龙  (白)     啊,辩得好,辩得好哇!

严嵩   (白)     啊……你别拿我开心哪!

邹应龙  (白)     辩罢之后?

严嵩   (白)     辩罢之后,又赐了老夫一个座位。

邹应龙  (白)     坐坐何妨。

严嵩   (白)     坐罢之后,那娃娃言道:“严嵩,我这开山府欠粮?”

邹应龙  (白)     不欠粮。

严嵩   (白)     “缺饷?”

邹应龙  (白)     也不缺饷。

严嵩   (白)     “一不欠粮,二不缺饷,你到我这儿干什么来了?”

邹应龙  (白)     请千岁上殿辩理。

严嵩   (白)     “哦,请我上殿辩理,好,拿来。”

邹应龙  (白)     什么?

严嵩   (白)     “圣旨啊。”

邹应龙  (白)     方才请过去了。

严嵩   (白)     哎哟,他给我一个不认账啊。这个娃娃言道:“唗!胆大的严嵩,今日在朝害文,明日在朝害武,害来害去,害到小王的头上。今天不打你几下,惯了你的下次,孩子们!脱袍打严嵩!”乒啊、乓啊,打了老夫一顿,哎哟,打坏了,打坏!闪开,闪开,闪开!

(严嵩欲走。)

邹应龙  (白)     哪里去?哪里去?

严嵩   (白)     上殿参那常宝童。

邹应龙  (白)     慢来,慢来,待我看看,

严嵩   (白)     看什么?

邹应龙  (白)     不成功。

严嵩   (白)     怎么不成功?

邹应龙  (白)     并无伤痕。

严嵩   (白)     啊!我浑身上下俱是伤痕。

邹应龙  (白)     见了万岁怎样验伤?

严嵩   (白)     少不得脱袍验伤。

邹应龙  (白)     哎呀,险哪!

严嵩   (白)     啊!怎么?

邹应龙  (白)     想你身为大臣,脱袍见君按律当斩!

严嵩   (白)     哎呀!哎呀……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这便如何是好呢?

邹应龙  (白)     啊……

(邹应龙思索。)

邹应龙  (白)     小官倒有个拙见在此。

严嵩   (白)     你且讲来。

邹应龙  (白)     老太师,无论两班文武,与老太师做一两处面伤,上殿一参就准。

严嵩   (白)     此计甚好,哪里去问?

邹应龙  (白)     文班中去问。

严嵩   (白)     文班中?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好……

(严嵩往下场门走,邹应龙随后。)

严嵩   (白)     啊,列位大人请了,哪位大人与老夫做一两处面伤,参那常宝童,重礼相谢!你们来呀啊!

(邹应龙在严嵩身后向内摇手示意。)

众人   (内同白)   我们不敢。

邹应龙  (白)     怎么样了?

严嵩   (白)     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他们不管哪!

邹应龙  (白)     啊,武班中去问。

严嵩   (白)     武班中?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有力气。

邹应龙  (白)     武班中有力气。

严嵩   (白)     打得准。

邹应龙  (白)     打得准。

(严嵩往上场门走,邹应龙随后。)

严嵩   (白)     啊,列位王侯请了。哪位王侯,与老夫做一两处面伤,上殿参那常宝童,重礼相谢,你们来呀!

(邹应龙在严嵩身后向内摇手示意。)

众人   (内同白)   我们不敢打啊。

严嵩   (白)     哎呀……

邹应龙  (白)     怎么样了?

严嵩   (白)     啊,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他们都跑的跑了,溜的溜了。

邹应龙  (白)     我好恨哪!

严嵩   (白)     啊!你恨着老夫不成?

邹应龙  (白)     并非恨着老太师,我恨的是两班文武,俱受过老太师的恩惠,到如今,做一两处面伤他们都不肯。嘿嘿,那常宝童他是打了老太师,他若是打了我邹应龙,哼哼!我是定不与他甘休!

严嵩   (白)     咦!

(严嵩背躬。)

严嵩   (白)     哎呀呀,打老夫的人儿在这里呢!

             啊,心腹人,你请上受老夫一礼。

(严嵩把邹应龙搀到中间,向邹应龙施礼,站原位。)

邹应龙  (白)     啊?施礼为何啊?

严嵩   (白)     就烦心腹人与老夫做一两处面伤,上殿参那常宝童。喏喏喏,我是重礼相谢。

邹应龙  (白)     哎呀,慢来慢来,小官蒙老太师升官之恩还未曾报,焉敢打着老太师,啊,使不得。

严嵩   (白)     嗳,你若打了老夫,比报升官之恩还胜强十倍。

邹应龙  (白)     哦,怎么,小官打了老太师,比报升官之恩还胜强十倍。

严嵩   (白)     胜强十倍。

邹应龙  (白)     如此老太师!

严嵩   (白)     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小官要报恩呐了!

(邹应龙向严嵩恭敬施礼。)

严嵩   (白)     嗳,你就报恩吧!

邹应龙  (西皮导板)  大骂严嵩狗奸臣!

严嵩   (白)     唉!我是叫你打,你怎么骂起来了哇?哎呀,这还了得?嗯,岂有此理呀!

邹应龙  (白)     啊,老太师,你把小官错怪了啊。

严嵩   (白)     怎么错怪你了?

邹应龙  (白)     有道是举拳难打笑脸人,我这也不过是:指东而骂西,指黑而骂白。指的是老太师,骂的是那声宝童,骂上气来好打。我将将骂了一句,老太师就怪下罪来了。哎呀呀,我是原礼退回。

(邹应龙把严嵩搀到中间,向严嵩施礼,归小边。)

邹应龙  (白)     另请高明。

(邹应龙走向上场门,严嵩急忙将邹应龙拉回。)

严嵩   (白)     啊,心腹人,你回来,你回来!老夫明白了。

邹应龙  (白)     明白何来?

严嵩   (白)     你是指东而骂西,指黑而骂白。骂上气来好打。

邹应龙  (白)     正是。

严嵩   (白)     好,这么办,您就连打带骂!

邹应龙  (白)     好,如此严嵩!

严嵩   (白)     嗳!

邹应龙  (白)     我把你这卖国的奸贼!

严嵩   (白)     你骂得好啊!

(邹应龙、严嵩同往里一翻亮相。)

邹应龙  (西皮快板)  大骂严嵩你是听:

             你今在朝官极品,

             上欺君来下压臣。

             你不该害死杨继盛,

             不该害死马大人。

             满朝文武难消恨,

             活活打死你这卖国的臣。

(邹应龙右手打严嵩脸,邹应龙、严嵩同向里,严嵩在眼上做彩。邹应龙、严嵩同翻至台前。)

严嵩   (白)     哎呀!邹应龙打坏了人了!

(严嵩用袖挡脸。)

邹班龙  (白)     呃!常宝童打的。

严嵩   (白)     哦,是常宝童打的。你来看看。

邹应龙  (白)     待我看来。

(严嵩放下袍袖。)

严嵩   (白)     怎么样了?

邹应龙  (白)     还是不成功。

严嵩   (白)     啊!还是不成功?

邹应龙  (白)     一处乃是误伤,还得打!

严嵩   (白)     哎呀,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我挨不起了哇!

邹应龙  (白)     是啊,偌大年纪挨不起了。

(邹应龙发现地上有一块砖头。)

邹应龙  (白)     啊,老太师。

严嵩   (白)     啊。

邹应龙  (白)     小官还有拙见。

严嵩   (白)     快些讲来。

邹应龙  (白)     你看这——

(邹应龙指砖。)

邹应龙  (白)     地下有砖头一块,老太师将袍襟衔在口内,自己打自己,这还有个名堂。

严嵩   (白)     什么名堂?

邹应龙  (白)     这叫恨病吃药。

严嵩   (白)     好,欠债的还钱。

邹应龙  (白)     嗳。

严嵩   (白)     好……哎呀,我弄付药来尝尝。

(严嵩拾起砖头。)

严嵩   (白)     砖头啊,哎呀砖头,你就是老夫的对头。袍襟衔在口内,我自己打自己?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打在哪里?

邹应龙  (白)     脸面上。

严嵩   (白)     闪开了,我要打了!

邹应龙  (白)     好,打了。

(严嵩用砖打自己左脚。)

严嵩   (白)     哎呀呜……

邹应龙  (白)     怎么样了?

严嵩   (白)     打着了,打着了!

邹应龙  (白)     打在哪里?

严嵩   (白)     脚面上。

邹应龙  (白)     呃!打在脸面上啊。

严嵩   (白)     哎呀,这一下又算白挨了!

(严嵩拾起砖头交邹应龙。)

严嵩   (白)     心腹人哪,我自己打自己,我是下不去手。

邹应龙  (白)     是啊。

严嵩   (白)     有道是,一事不烦二主,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您就替我代代劳吧。

(严嵩把砖头递给邹应龙。)

邹应龙  (白)     啊,小官代劳?

严嵩   (白)     代劳。

邹应龙  (白)     好好好,当得效劳。如此老太师,你要忍!

严嵩   (白)     心腹人,你要狠!

邹应龙  (白)     打肿了脸。

严嵩   (白)     好奏本。

邹应龙  (白)     严嵩!

严嵩   (白)     嗳!

邹应龙  (白)     我把你这卖国的……

严嵩   (白)     啊!

邹应龙  (白)     奸贼!

严嵩   (白)     骂得好!

(邹应龙、严嵩同往里翻亮相。)

邹应龙  (西皮快板)  越思越想难消恨,

             不由应龙咬牙根。

             满朝文武都来看,

             要与忠良把冤伸。

(邹应龙用砖头打严嵩脸。邹应龙、严嵩同向里。严嵩在脸上抹彩。)

严嵩   (白)     哎哟,哎哟!

(严嵩以袖挡脸,邹应龙、严嵩同往外翻至台前。)

严嵩   (白)     邹应龙打坏了人了,邹应龙打坏了人了!

邹应龙  (白)     嗳!常宝童打的。

严嵩   (白)     哦,好好好,常宝童打的。

(严嵩把袍袖放下。)

严嵩   (白)     你来看看。

邹应龙  (白)     可以将就了吧。

严嵩   (白)     我都看不见了。

邹应龙  (白)     待小官搀扶。

(邹应龙双手搀扶严嵩作半个推磨。)

严嵩   (白)     嗳,心腹人,我倒想起一桩心事来了。

邹应龙  (白)     什么心事!

严嵩   (白)     我在开山府挨打的时节,从屏风后面闪出一个穿红袍的官儿,踢了老夫一脚,此人定不是好人。

邹应龙  (白)     哦哦,这有何难?老太师在朝内访,小官在朝外访,访出此人,我是定不与他甘休哇!

严嵩   (白)     好,搀扶了!

(邹应龙搀扶严嵩作半个推磨。)

严嵩   (白)     哎哟,哎哟!哎。心腹人。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劳你的驾啊。

(严嵩下。)

邹应龙  (笑)     哈哈哈……

     (白)     今日才叫大快人心哪!

     (笑)     哈哈哈……

(邹应龙下。)
(完)

——————————
1按传统早年演出无此画像,只在桌上摆二个印盒,上放一顶王帽,象征着画像。这是马先生演出时,根据剧情画制的。


浏览次数:18354 ┊ 字数:16428 ┊ 最后更新:2004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