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鹦鹉洲》

主要角色
祢衡:老生
刘表:老生
黄祖:净
蔡夫人:旦

情节
曹操遣祢衡往说刘表,企图借刘表之手杀祢衡。刘表转谏于黄祖。黄祖与祢衡共饮,皆醉。黄祖问祢衡曰:“君在许都有何人物?”祢衡曰:“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除此二人,别无人物。”黄祖曰:“似我何如?”祢衡曰:“汝似庙中之神,虽受祭祀,恨无灵验!”黄祖大怒曰:“汝以我为土木偶人耶!”遂斩之。祢衡至死骂不绝口。刘表闻祢衡死,亦嗟呀不已,令葬于鹦鹉洲边。

根据《京剧集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周文武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6.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祢衡上。)

祢衡   (二黄原板)  身不逢尧舜主明珠投暗,

             可惜我盖世才埋没尘寰。

             一刹那整十年如同一旦,

             从未曾向权门观望盘恒。

             孔文举好意儿把我举荐,

             曹孟德目无珠哪识泰山。

             他命我当鼓吏羞辱于俺,

             我也曾赤身体叫他难堪。

             那曹贼心恼怒有恨难散,

             想下了借刀计欲害奇贤。

             刘景升原是个庸愚昏暗,

             他对我知名士岂能海涵。

             此一去吉和凶完全不管,

             我把那生死事不放心间。

     (白)     卑人,祢衡,字正平。少读诗书,胸怀大志,可惜不逢辰,怀才不遇;又因天性耿直,不能苟合人意,一班权势当道之人,都闻名而不敢用。幸有北海孔融,把我引为知己,荐我到曹操府下。本想望他重用,谁知那曹操擅弄威权,气焰熏天,不识我祢衡为人,竟将我派为一鼓吏。是我气愤难忍,籍着击鼓,将他辱骂。可恨那贼含羞忍气。起下阴谋,将我荐与荆洲刘表,意在借刀杀人。我祢衡气盖天地,忠感鬼神,哪怕那龙潭虎穴。岂能怯而不去。是我一路行来,餐风露宿,十分劳乏,眼前荆洲不远,趁着天气晴和,就此马上加鞭。

     (二黄原板)  催坐骑我直奔荆州驿站。

             见了那刘景升议论一番。

(祢衡下。)

【第二场】

(中军、刘表同上。)

刘表   (引子)    荆襄八郡地,文武一身尊。

     (白)     某,荆州牧刘表。昨日曹丞相有书到来,将祢衡推荐与我,我想祢正平乃天下知名之士,那曹孟德平日礼贤下士,何以弃而不用,推荐前来,其中必有缘故。我不免将夫人请出,再做计较。

             中军,有请夫人。

中军   (白)     是。有请夫人。

(中军下。蔡夫人上。)

蔡夫人  (念)     忽听主公唤,移步到堂前。

(蔡夫人进门。)

蔡夫人  (白)     妾身有礼。

刘表   (白)     夫人少礼。请坐。

蔡夫人  (白)     谢座。主公将妾身唤出,有何话讲?

刘表   (白)     夫人,是你有所不知,昨日接到曹丞相一信,荐来祢衡。那祢正平乃天下名士。那曹孟德何以弃而不用,反来推荐与我?

蔡夫人  (白)     你也太糊涂了。

刘表   (白)     我怎么糊涂呢?

蔡夫人  (白)     听妾身道来。

     (西皮原板)  那祢衡生来禀性狂,

             怎能够与曹操共处一堂。

             那曹操他对人假模假样,

             因此上才将他转荐外方。

             倘若是主公你不加容量,

             这便是借你刀来把他伤。

刘表   (白)     原来如此。那曹操他杀了祢衡,怕天下人耻笑,难道我就不怕么。夫人,你看此事如何处置才好?

蔡夫人  (西皮原板)  若依妾身主张,

             不如荐他到外厢。

刘表   (白)     荐到哪里?

蔡夫人  (白)     江夏黄祖,生性鲁莽,且将他荐到那里,再看如何。

刘表   (白)     夫人高见,正合孤意。夫人请回,我依计而行。

蔡夫人  (白)     遵命。

(蔡夫人下。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主公:祢衡求见。

刘表   (白)     吩咐升帐。

中军   (白)     升帐。

(四龙套同上。)

刘表   (白)     祢衡进见。

中军   (白)     祢衡进见。

祢衡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听中军传一声命我进见,

(祢衡上。)

祢衡   (西皮原板)  刘景升果然是不能尊贤。

             我只得走上了荆洲衙院,

             且把那国家事讲在当前。

(祢衡进见。)

祢衡   (白)     明公在上,祢衡拜见。

刘表   (白)     少礼,请坐。

祢衡   (白)     谢座。

刘表   (白)     正平,你由朝中到来,朝中之事如何?

祢衡   (白)     明公容禀。

     (西皮原板)  那曹瞒在朝中大权独揽,

             眼见得汉家业被他推翻。

             公本是天潢派岂可不管,

             怕只怕荆洲地也难苟安。

刘表   (白)     呀!

     (西皮摇板)  那祢衡当孤面对我责难,

             生就了狂妄性名不虚传。

             倘若是杀了他曹操笑俺,

             我把他荐黄祖这有何难。

     (白)     正平,孤家这里,地僻事少,不足以容高贤之驾。意欲将你荐于黄祖帐下,你可愿去?

祢衡   (白)     哦。

     (西皮快板)  那曹贼定下了借刀之计,

             刘景升虽昏庸岂能不知?

             他把我荐黄祖哪有好意,

             也不过转借刀将我命追。

             我若是不敢去惹他耻笑,

             破出去一身死有何稀奇。

     (白)     明公既然荐俺,岂有不去之理。就此告辞了。

刘表   (白)     去吧。

祢衡   (西皮摇板)  辞别了刘景升忙跨坐骑,

(祢衡上马。)

祢衡   (西皮摇板)  我见了黄祖再看高低。

(祢衡下。)

刘表   (西皮摇板)  只见祢正平扬长去了,

             到后堂见夫人细说根苗。

(刘表下。)

【第三场】

(四下手、黄祖同上)

黄祖   (引子)    威震东江,统貔貅,谁人敢当。

     (念)     自幼生来性鲁莽,带领甲兵逞刚强。哪怕东吴兵将广,谅他不敢窥边墙。

     (白)     老夫,大将黄祖。奉了主公之命,镇守江夏,今日升帐,不知有何军情来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主公有令,命祢衡来见。

黄祖   (白)     我闻祢衡乃天下有名之士,今日远来,好幸会也。有请。

报子   (白)     嗻。

黄祖   (白)     待我迎接。

报子   (白)     有请祢先生。

(报子下。祢衡上,黄祖出迎。)

祢衡   (白)     黄将军。

黄祖   (白)     祢先生,你来了。

祢衡、

黄祖   (同笑)    哈哈哈哈哈!

(祢衡、黄祖同进,揖坐。)

黄租   (白)     先生远路驾临,未去恭迎,多有得罪。

祢衡   (白)     好说。岂敢劳动将军。

黄祖   (白)     先生,老夫久闻大名,今日相见,真乃幸会也。中军,安排酒宴伺候。

中军   (白)     啊。

(中军摆酒。)

黄祖   (白)     先生请。

祢衡   (白)     将军请。

(牌子。)

黄祖   (白)     祢先生,我闻先生从曹丞相处转荐而来。曹丞相部下,有些什么人才,讲来一听。

祢衡   (白)     将军听了。

     (西皮原板)  曹营中俱都是无能之辈,

             唯杨修与孔融人才出奇。

             他二人虽然是天下名士,

             比到我也只算大儿小儿。

黄祖   (白)     比老夫如何?

祢衡   (西皮摇板)  论到了老将军本无可比,

             俺祢衡说实话恕不恭维。

             公好比庙堂中神圣牌位,

             虽然是受香烟却少灵机。

黄祖   (白)     好匹夫。

     (西皮摇板)  进帐来老夫我款待于你,

             你竟敢宴席前把我来欺。

             叫军士快与我推出营去,

             一霎时定把他首级来提。

祢衡   (笑)     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  俺祢衡自生来无忧无惧,

             我把那千年事看作须臾。

             未来时早已经料定于你,

黄祖   (白)     你料我什么?

祢衡   (西皮摇板)  我料你这盗跎难容仲尼。

黄祖   (白)     好个祢衡越发无礼,你藐视世人,全不如你,你把你的本领说来我听,如果近乎情理,我便饶你不死。

(祢衡冷笑。)

祢衡   (白)     嘿嘿嘿,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祢衡生来志气豪,

     (西皮快板)  读诗书明礼义道德崇高。

             诸子百家我尽晓,

             曾学三略与六韬。

             都只为佞臣出专权当道,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我有心替主爷把奸贼扫,

             才借击鼓骂曹操。

             前去荆州见刘表,

             彩凤焉能住鹊巢。

             我今到此大数到,

             哪有好言对尔曹。

黄祖   (白)     真乃大言不惭。

祢衡   (西皮快板)  我好比在天仁义鸟,

             贼好比食母野鸱枭。

             我好比雷鸣天下晓,

             贼好比野火遍地烧。

黄祖   (白)     你便有有天大本领,人家不用,也是枉然。

祢衡   (西皮快板)  我不戴乱臣乌纱帽,

             我不穿贼子的蟒龙袍。

             我只要能为忠和孝。

             落一个青史美名标。

黄祖   (白)     你就不怕死么?

祢衡   (西皮快板)  常言道三寸气在千般好。

             一旦无常万事抛。

             说罢仰天呵呵笑,

(祢衡狂笑。)

祢衡   (笑)     哈哈哈哈哈!

     (西皮快板)  叫黄祖休迟疑请你开刀。

黄祖   (西皮快板)  好个大胆祢正平,

             说出话来理不通。

             明哲保身有古训,

             识时务者为英雄。

             留你这狂生有何用,

             不如把你问斩刑。

     (白)     此人一味倔强,终非有为之士,斩就斩了罢。

             军士们,推出去斩首。

四下手  (同白)    啊。

(二下手押祢衡同下。黄射上。)

黄射   (西皮摇板)  听说要斩祢先生,

             后帐来了讲情人。

             迈步且把大帐进,

             父亲面前说分明。

     (白)     参见父亲。

黄祖   (白)     我儿不在后帐,到此何事?

黄射   (白)     孩儿在后帐。闻听父亲要斩祢衡。想那祢衡乃是天下知名之士,曹丞相,刘主公尚且容他,父亲如要将他斩了,岂不被天下人笑骂?

黄祖   (白)     我儿讲得有理。快快传令,将祢先生放回。

(二下手提祢衡首级同上。)

二下手  (同白)    献头。

黄祖   (白)     我儿一步来迟,叫为父将他错杀,只好吩咐军士,以礼埋葬便了。

(黄祖下。)

黄射   (白)     儿遵命。

             军士们!

四下手  (同白)    有。

黄射   (白)     好好将祢先生尸体用棺椁盛殓,葬在鹦鹉洲,听候祭奠。

四下手  (同白)    啊。

黄射   (白)     唉!

     (念)     可怜此名流,性命一旦休。

(黄射、四下手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268 ┊ 字数:367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