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杨门女将》

主要角色
佘太君:老旦
穆桂英:旦
宋仁宗:老生
寇准:老生
王辉:丑
杨文广:小生
柴郡主:旦
杨七娘:旦
杨八姐:旦
杨九妹:旦
大夫人:旦
二夫人:旦
三夫人:旦
四夫人:旦
五夫人:旦
八夫人:旦
杨洪:丑
焦廷贵:净
孟怀源:净
岳松:生
采药老人:老生
王文:净
王翔:净
魏古:老生

《杨门女将》王晶华饰佘太君
《杨门女将》王晶华饰佘太君
情节
天波府喜气盈盈,年满百岁的佘太君正在为镇守边关的孙儿杨宗保办五十寿宴,忽传噩耗:杨宗保拒敌,身入绝谷探道,不幸阵亡。这时,朝廷畏惧强敌,意欲求和。佘太君力抑悲痛,率领居孀的儿媳、孙媳和重孙杨文广等,慷慨激昂地驳斥了主和派的谬见,凛然挂帅,全家出征。年轻的杨文广也力请随军出征,其母穆桂英颇愿儿子上阵杀敌,但他的祖母柴郡主却担心杨家只此独子,不准前去。佘太君便令他母子校场比武,以定去留。比武中,在穆桂英的暗让及杨七娘的授意下,杨文广用梅花枪战胜了母亲,终于随军去到边关。阵前,进犯边关的西夏王大败,便退至老营,凭借天险顽守,并设计欲将杨文广诓进绝谷,借以威胁杨家。其计为佘太君、穆桂英识破,她们根据杨宗保生前绝谷探道的遗言和马童张彪的陈述,证实葫芦谷内确有栈道,可以飞跃天险,奇袭敌营。于是穆桂英请求将计就计闯进谷去,佘太君准其所请,并将杨宗保坐骑白龙马赠给杨文广,以壮其行。穆桂英母子、杨七娘等闯进绝谷后,踏遍群峰,历尽艰险,几经波折,终在识途老马的引导和谷内采药老人的帮助下,攀上了栈道。这时,西夏王以将谷口围住,扬言纵火,威胁佘太君。佘太君不为所动,忽见敌营内冲天火起,知穆桂英等奇袭成功,遂率兵猛冲敌营,里外夹攻,一举而歼灭了西夏兵将。

注释
此剧为范钧宏、吕瑞明改编。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soup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28.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孟怀源、

焦廷贵  (内同白)   马来!

(孟怀源、焦廷贵同上,同趟马。)

孟怀源  (西皮散板)  边关告急军情急,

焦廷贵  (西皮散板)  披星戴月搬救兵。

孟怀源、

焦廷贵  (白)     俺——

孟怀源  (白)     孟怀源。

焦廷贵  (白)     焦廷贵。

孟怀源  (白)     可恨西夏王文兴兵犯界。

焦廷贵  (白)     宗保元帅中箭身亡!

孟怀源  (白)     回朝报信,

焦廷贵  (白)     飞马加鞭!

(孟怀源、焦廷贵催马同下。)

【第二场】

(丫鬟、家院匆忙上下,摆设寿堂,分放杯盏。家院下。)

丫鬟   (白)     有请少妇人。

(穆桂英上。)

穆桂英  (西皮原板)  宗保诞辰心欢畅,

             悬灯结彩好辉煌。

丫鬟   (白)     与少夫人叩喜。

(穆桂英微笑扶起。)

穆桂英  (西皮原板)  红烛高烧

     (西皮二六板) 在寿堂,

             天波府内喜气扬。

             可笑我弯弓盘马巾帼将,

             传杯摆盏内外忙。

             想当年结良缘穆柯寨上,

             数十载如一日情义深长。

             瞩目边关心向往——

丫鬟   (白)     少夫人,您看我们摆设的可好哇……

(丫鬟见穆桂英不答。)

丫鬟   (白)     少夫人,少夫人!

穆桂英  (白)     哦!

     (西皮摇板)  满面春风贺夫郎!

(穆桂英指挥丫鬟布置酒筵。柴郡主上。)

柴郡主  (西皮摇板)  人逢喜事精神爽,

             闭门庆寿慰高堂。

穆桂英  (白)     参见婆婆。

柴郡主  (白)     桂英免礼。寿筵可曾摆好?

穆桂英  (白)     俱已摆好,婆婆请看。

柴郡主  (白)     你我一同观看。

(杨洪上。)

杨洪   (念)     管家八十载,杨洪须发白。寿堂一声报——

     (白)     夫人!少夫人!

柴郡主、

穆桂英  (同白)    老管家!

杨洪   (念)     稀客到府来。

柴郡主、

穆桂英  (同白)    哪个来了?

杨洪   (白)     焦廷贵、孟怀源两个娃娃,打从边关回来了。

柴郡主  (白)     焦、孟二位贤侄到了,哎呀,这还通报什么!

穆桂英  (白)     快快有请!

杨洪   (白)     我说是稀客嘛!有请!

             待我报与太君知道。

(杨洪下。孟怀源、焦廷贵同上。)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夫人、嫂嫂在哪里?夫人、嫂嫂在……

(柴郡主、穆桂英见孟怀源、焦廷贵身穿素服、面带愁容,惊愕。)

柴郡主  (白)     啊?你二人打从边关到此,为何身穿素服,面带愁容?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这……

(穆桂英急。)

穆桂英  (白)     莫非宗保他……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这……

柴郡主、

穆桂英  (同白)    你……快快讲来!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哎呀夫人、嫂嫂啊!

孟怀源  (白)     可恨西夏王文兴兵犯境,

焦廷贵  (白)     宗保大哥中贼埋伏,他……

柴郡主、

穆桂英  (同白)    他……怎么样?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他身中暗箭,伤重身亡!

柴郡主、

穆桂英  (白)     哎呀!

(柴郡主、穆桂英悲愤交加,难以支撑。)
柴郡主、

穆桂英  (同西皮导板) 惊闻噩耗魂飞荡——

     (同三叫头)  宗保!我(儿)(夫)!(儿)(夫)啊!

穆桂英  (西皮散板)  恰好似万丈崖……

柴郡主  (西皮散板)  坠身汪洋。

穆桂英  (西皮散板)  痛我夫出师未捷身先丧,

柴郡主  (西皮散板)  叹杨家一线单传又无下场!

(穆桂英激动。)

穆桂英  (白)     罢!

     (西皮散板)  禀太君即刻间发兵点将——

(杨洪上。)

杨洪   (白)     太君传话:请焦、孟二将一同入席。

柴郡主  (白)     知道了。

(杨洪下。)

柴郡主  (白)     桂英啊!

     (西皮散板)  切不可失常态急坏高堂!

(柴郡主向焦廷贵、孟怀源。)

柴郡主  (白)     你二人更衣去吧。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这……唉!

柴郡主  (白)     且慢!少时见了太君,酒要少饮,话要少回。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遵命。

孟怀源  (念)     元帅殉国在边疆,

焦廷贵  (念)     怎忍华堂进寿觞!

(孟怀源、焦廷贵同下。)

穆桂英  (念)     神驰千里肝肠断——

     (白)     宗保!我的夫……

(柴郡主急止,略回顾,默默对视。穆桂英欲哭,柴郡主连摇手,对看,抽泣,不禁同声低哭。)

柴郡主  (白)     儿啊……

穆桂英  (白)     夫啊……

龙套   (内白)    太君到!

(柴郡主紧张而又怜惜地示意拭泪。)

柴郡主  (白)     桂英……

穆桂英  (念)     我只得强作欢笑迎高堂!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八夫人同上、杨八姐、杨九妹扶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为孙儿庆生辰满心欢畅,

             百岁人喜的是四代同堂。

             似这等花团锦簇我杨门少见——

柴郡主  (白)     婆母!

穆桂英  (白)     太君!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只可惜宗保出征远在边疆。

柴郡主  (白)     寿筵备齐,就请婆婆入席。

佘太君  (白)     唔,为何不见七娘与文广?

柴郡主  (白)     想是又在后花园中练武。

杨文广  (内白)    七祖母,快走啊!

(杨文广跑上,杨七娘随后追上。)

杨七娘  (白)     参见太君!

杨文广  (白)     参见太祖母!

(佘太君轻抚杨文广。)

佘太君  (白)     看你只顾习武,连你父帅的生辰都不顾了!

杨文广  (白)     太祖母,您不知道,今天七祖母教我一手绝活儿——梅花枪。练好梅花枪,杀敌保边疆,日后等我父帅告老还乡,我还要凭本领争个小元帅当当哪!

佘太君  (白)     唔呦!看你的志气倒也不小!

杨七娘  (白)     太君,我这个徒儿就是有志气嘛!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众人同笑。穆桂英、柴郡主哭笑不得。)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就请太君入席。

佘太君  (白)     一同入席。

(佘太君入席,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柴郡主、杨七娘、八夫人、杨八姐、杨九妹依次排列,整衣,叩拜,各入席。穆桂英强忍悲痛,整衣叩拜,入席。杨文广叩头,拜毕,倚立佘太君旁。丫鬟捧托盘上,趋佘太君席前,献红寿字绒花。丫鬟捧托盘至厅中,众夫人团团围住,一齐拿起红绒花,分别簪戴;穆桂英猛见红花,悲痛不禁,柴郡主示意,穆桂英忍痛簪花。)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焦廷贵、孟怀源同上。)

焦廷贵  (念)     换下素衣裳,

孟怀源  (念)     含泪入厅堂。

焦廷贵  (白)     二哥,这酒……

(孟怀源示意勿饮,焦廷贵会意,同入内。)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孙儿等叩见太君!

佘太君  (白)     罢了!拜过众家伯母、婶婶!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少礼,请坐。

(焦廷贵、孟怀源分坐。)

佘太君  (白)     你二人不在三关,回来做甚?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这……

柴郡主  (白)     他二人乃是为了宗保寿辰而来。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哎,唉,宗保大哥,军务繁忙,特命我二人回府致意。

杨文广  (白)     二位叔父,你们给我父帅带来寿礼了吗?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唉,这……

柴郡主  (白)     这寿礼么……已在前厅摆好。文广,还不快与太祖母敬酒!

杨文广  (白)     是啊。祝太祖母再活一百岁,长生不老!

(众人同举觞祝。)

佘太君  (白)     你焦、孟二位叔父与你父患难世交,共守边关,理当先敬他二人一杯。

杨文广  (白)     是。二位叔父请酒。

焦廷贵  (白)     哎哎,二哥……

(孟廷贵举杯犹豫。柴郡主暗示。)

柴郡主  (白)     贤侄风尘劳碌,就只此一杯吧。

焦廷贵  (白)     好,只此一杯!

(焦廷贵一饮而尽。)

杨七娘  (白)     什么?只此一杯?那可不行!

(杨七娘执酒壶,离位,斟酒。)

杨七娘  (白)     喝!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这……

(柴郡主示意勿饮。)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侄儿实实不能饮了!

杨七娘  (白)     嗯?实实地不能喝了?

(杨七娘发现柴郡主作手势。)

杨七娘  (白)     咦!敢情毛病在这儿哪!

             呔!焦、孟二将,平日到此,喝与不喝,七娘不管。今日是宗保的寿辰,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喝醉了,睡大觉,有人怪罪,七娘担待!

(柴郡主急欲解围。)

柴郡主  (白)     既然如此,让为嫂敬他一杯吧。

佘太君  (白)     是啊,今天乃是宗保生辰,理该让你六嫂先敬。

杨七娘  (白)     好,只要他们喝就成。

(柴郡主强忍悲痛。)

柴郡主  (白)     二位贤侄,今日是你宗保兄长五十生辰,难得太君如此心喜,众家伯母如此高兴,你们就再……再……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对,再饮一杯吧。

孟怀源  (白)     喝……

柴郡主  (白)     饮吧!

(焦廷贵痛苦片刻,顿足饮下。)

焦廷贵  (白)     喝!

杨七娘  (白)     好小子!再干一杯!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杨七娘、八夫人纷纷欲劝酒,柴郡主为难。穆桂英帮柴郡主解围。)

穆桂英  (白)     文广,还不快与众家祖母敬酒!

杨七娘  (白)     哎呀!你们看,怎么把寿星婆忘啦!

             徒儿听令!

杨文广  (白)     在!

杨七娘  (白)     寿酒一杯,敬贺你母!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同白)    对,文广,先与你母亲敬酒!

杨文广  (白)     是。母亲!今日乃是父帅寿诞之日,孩儿敬酒一杯,请母亲赐饮!

(穆桂英举杯,略停顿,心情激动,勉强饮下,掩饰。)

穆桂英  (白)     儿啊,快与众家祖母敬酒。

杨七娘  (白)     文广,满来!你还没给你父帅敬酒哪!

(穆桂英、柴郡主同一震,极力自持。)

杨文广  (白)     父帅不在,如何敬呢?

杨七娘  (白)     请你母亲代饮哪!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同白)    对,理该桂英代饮!

杨文广  (白)     母亲,这杯寿酒,孩儿拜敬父帅,就请母亲代饮。儿愿父帅福体康宁,永镇边疆!

(杨文广跪。穆桂英一震,看酒,悲从中来,颤抖着欲端杯,端不起。)

穆桂英  (西皮摇板)  眼望着杯中酒珠泪盈眶,

             痴儿语似乱箭攒我胸膛。

             一霎时难支撑悲声欲放——

(柴郡主见众人注视穆桂英,急忍痛示意。)

穆桂英  (西皮摇板)  我只得吞酸泪把苦酒来尝!

(穆桂英饮下,摇摇欲倒。)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同白)    桂英!

穆桂英  (白)     唔,不妨事……

柴郡主  (白)     桂英连日劳累,空心饮酒,怕是醉了。

             文广,快扶你母亲进房休息!

杨七娘  (白)     来,我们一道扶她回去。

(杨七娘、杨文广扶穆桂英同下。佘太君一直注意席前动态,望柴郡主,望焦廷贵、孟怀源,不禁生疑。)

佘太君  (白)     啊?

     (西皮摇板)  桂英儿平日里颇有酒量,

             为什么一杯酒醉倒厅堂?

             郡主她支支吾吾精神迷惘,

             焦、孟将吞吞吐吐神态失常!

             莫非是风波陡起三关上?

             这件事必须要细问短长。

     (白)     郡主,桂英儿可是真的醉了?

柴郡主  (白)     唔,怕是真的。

佘太君  (白)     她莫非有什么心事在怀?

柴郡主  (白)     唔,不会,不会。

佘太君  (白)     那么你呢?

柴郡主  (白)     我么……

佘太君  (白)     是呀,适才饮酒之时,你言语支吾,神情不定……

柴郡主  (白)     这……啊,太君,只因两个侄儿,一路辛苦,媳妇怕他们吃酒过多,醉后生事啊!

佘太君  (白)     是啊。我正要问你:怀源、廷贵这两个娃娃,平日最喜饮酒,今日又是宗保五十寿辰,为何反而这样推三推四,你又从中阻拦,分明有难言之隐,莫非这三关之上……

柴郡主  (白)     啊,婆婆……

焦廷贵  (白)     太君,三关之上无有什么!

孟怀源  (白)     嘿……

佘太君  (白)     啊?无有什么?

焦廷贵  (白)     这……

柴郡主  (白)     廷贵吃醉了!

(柴郡主向孟怀源示意。)

柴郡主  (白)     快快搀他下面歇息!

孟怀源  (白)     是。

(焦廷贵、孟怀源欲走。)

佘太君  (白)     且慢!

(焦廷贵、孟怀源不觉停步。)

佘太君  (白)     焦、孟二将,我来问你:你二人不在边关,到底回来做甚?

柴郡主  (白)     啊,太君,他等实为宗保寿辰而来。

佘太君  (白)     为娘未曾问你。

             廷贵!

焦廷贵  (白)     在。

佘太君  (白)     近前讲话。

焦廷贵  (白)     这……

佘太君  (白)     还不快来!

焦廷贵  (白)     是。

佘太君  (白)     我来问你:你二人不在边关,到底回来做甚?

焦廷贵  (白)     这——我等实为宗保寿辰而来。

佘太君  (白)     我再问你:宗保他在边关可好?

焦廷贵  (白)     这……

孟怀源  (白)     元帅安泰,太君放心。

佘太君  (白)     休得多言!

             廷贵!你讲!宗保他……他在边关可好?

焦廷贵  (白)     哎,哎,元帅安泰,太君放心。

佘太君  (白)     你二人此番进京,可是宗保亲自差遣?

焦廷贵  (白)     正是元帅亲自差遣。

佘太君  (白)     可有家书前来?

焦廷贵  (白)     这……

(孟廷贵回顾,孟怀源摇手。)

焦廷贵  (白)     并无家书。

佘太君  (白)     既无家书,他临行之时,又是怎样嘱咐于你?

焦廷贵  (白)     这……

佘太君  (白)     讲!

(焦廷贵脱口而出。)

焦廷赞  (白)     他临终之时……

(孟怀源急忙纠正。)

孟怀源  (白)     他临行之时……

佘太君  (白)     多口!廷贵,你讲!

焦廷贵  (白)     元帅,他……

佘太君  (白)     他怎么样?

焦廷贵  (白)     他、他、他……

佘太君  (白)     讲、讲、讲!

焦廷贵  (白)     他……为国捐躯了!

(焦廷贵、孟怀源同跪倒。众人同惊立。)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同白)    啊!

(柴郡主跪。)

柴郡主  (白)     婆母……

(佘太君手中杯落下,猝然惊坐。佘太君带头将红绒花摘下,众人同摘下,不觉拭泪。)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听一言如雷震魂惊目眩——

柴郡主  (白)     婆母,恕媳妇隐瞒之罪!

(佘太君离位,徐徐挥手命众人起来,竭力镇静,沉痛。)

佘太君  (白)     唉!郡主你身体不爽,快些回房去吧!

柴郡主  (白)     遵命。

佘太君  (白)     且慢!文广年幼,你不要与他多讲。

(柴郡主忍泪。)

柴郡主  (白)     是。婆母保重!

(佘太君默默挥手,丫鬟暗上,搀柴郡主掩面急下。众人迟疑地看着佘太君,欲慰无言。)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同白)    婆母!

佘太君  (白)     八姐,取大杯过来!

杨八姐  (白)     这……

(杨八姐取大杯。)

杨八姐  (白)     母亲保重!

(杨八姐不敢斟。佘太君严肃。)

佘太君  (白)     斟上!

(杨八姐斟酒。佘太君举杯,离座,至厅前,众人同离席,随后。)

佘太君  (西皮摇板)  愿孙儿饮此杯神游九天!

     (白)     宗保,孙儿!今逢你五十寿辰,为国尽忠,竟然不、不、不在。你不愧是杨门儿孙,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尔父、尔母,你是祖母的好孙孙,你……要痛饮一杯!

(佘太君洒酒,众人同仰空长望。)

佘太君  (白)     焦、孟二将!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在。

佘太君  (白)     边关之事,可曾奏禀圣上知道?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这……即刻前去。

佘太君  (白)     奏禀之后,速报我知!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遵命!

(孟怀源、焦廷贵同下。杨文广、杨七娘同上。)

杨文广  (白)     太祖母!我要与父帅报仇……

杨七娘  (白)     太君!我要与宗保报仇……

(杨文广跪地。)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同白)    太君!速点兵将,边关杀敌!

(佘太君扶杨文广。)

佘太君  (白)     太祖母自有道理!

             来!安排灵堂!祭奠亡灵!

     (念)     国仇家恨终当报,不灭敌寇恨怎消!

     (白)     儿等随我来!

(佘太君下,众人同拥下。)

【第三场】

(寇准上。)

寇准   (扑灯蛾牌)  焦、孟将,一声报,一声报!

(王辉上。)

王辉   (扑灯蛾牌)  边关难保事不妙,事不妙!

寇准   (扑灯蛾牌)  发兵解围不可缓,

王辉   (扑灯蛾牌)  派使求和计为高。

寇准   (扑灯蛾牌)  急忙忙,

王辉   (扑灯蛾牌)  登殿道。

寇准   (扑灯蛾牌)  你鸣钟,

王辉   (扑灯蛾牌)  你击鼓,

寇准、

王辉   (同扑灯蛾牌) 快请万岁早临朝。

(寇准、王辉同鸣钟、击鼓。四太监、大太监、宋仁宗急同上,宋仁宗入座。)

宋仁宗  (白)     何人鸣钟击鼓?

大太监  (白)     何人鸣钟击鼓?

寇准、

王辉   (同白)    臣、(寇准)(王辉)。

大太监  (白)     进殿面奏。

(寇准、王辉同进门。)
寇准、

王辉   (同白)    臣、(寇准)(王辉)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二卿鸣钟击鼓,有何本奏?

寇准、

王辉   (同白)    臣启万岁:大事不好了!

宋仁宗  (白)     何事惊慌?

寇准   (念)     西夏王兴兵犯境,杨元帅为国身亡!

王辉   (念)     孟、焦将搬兵求救,请万岁早作主张!

(宋仁宗一惊。)

宋仁宗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一声边报如雷震,

             呆坐龙庭难作声。

             倘若贼兵长驱进,

             只怕难以保汴京。

     (白)     不想贼兵如此猖獗,二卿速速为孤决策。

王辉   (白)     臣启万岁:我朝连年征战,兵微将寡,府库空虚。纵然再战,未必取胜;倘若贼兵攻破边关,直下西京,则汴梁危矣!依臣之见,不如暂时求和,以保万全。

宋仁宗  (白)     这……

寇准   (白)     哎呀,万岁呀!苟且偷安,乃误国之道,万万使不得!

宋仁宗  (白)     依卿之见?

寇准   (白)     依臣之见,速发大兵,边关解围。

宋仁宗  (白)     这……

王辉   (白)     臣启万岁:杨元帅殉国,军心难免涣散。如今贼兵锐气方张,难与力敌,倘若一败再败,大局不可收拾矣!

             寇天官,谋国之道,持重为是啊!

寇准   (白)     王大人,你平时自命持重倒也罢了,如今边关告急,不思破敌之策,反而倡议求和,还说什么“持重”二字!依我看来,这分明是饮鸩止渴!

王辉   (白)     我看你呀,也无非是纸上谈兵!

寇准   (白)     你只知自保!

王辉   (白)     你不顾大局!

寇准   (白)     你不顾大局!

(王辉欲上前,见寇准怒,压住火气。)

王辉   (白)     唉!

宋仁宗  (白)     二卿不必争论。寇卿替孤传旨,且看可有人挂帅出征,再作计较。

寇准   (白)     领旨!

     (西皮摇板)  站立金阶传圣命,

             不知何人愿出征。

             两廊文武听着:今有西夏犯境,边关告急,杨元帅中箭身亡。有愿挂帅出征解救边关者,请来接旨!

王辉   (白)     嘿嘿!皮槌打鼓——不响。

寇准   (白)     哎!有愿挂帅出征者,得胜还朝,定有封赠!

王辉   (白)     哼!外甥打灯笼——照旧。

寇准   (白)     啊,呸!

     (西皮快板)  往日里封赏把爵晋,

             争先恐后上龙庭。

             今日边关风云紧,

             装聋作哑不作声。

             一时之间难复命,

             何人挂帅去出征?

             低下头来暗思忖——

王辉   (白)     啊,寇天官,方才我道你是纸上谈兵,你看如何?

寇准   (白)     这……嘿嘿!

     (西皮摇板)  到如今也只好到杨府搬兵!

     (白)     启万岁:传旨已毕,满朝文武,无人应声。

宋仁宗  (白)     唉!事到如今,也只好是求和的了!

王辉   (白)     是啊。

寇准   (白)     且慢!万岁休得惊慌,臣保一家可以出征破敌。

宋仁宗  (白)     但不知是哪一家?

寇准   (白)     就是那杨门女将!

王辉   (白)     诶!如今杨家一门孤寡,老的老,少的少,怎能当此重任?

宗仁宗  (白)     是啊,他一门孤寡,怎当此任?

寇准   (白)     杨家虽然一门孤寡,佘太君老谋深算……

王辉   (白)     不错,老太君比我还年长三十岁呢!

寇准   (白)     穆桂英不让当年。

王辉   (白)     嘿!眼前再有天门阵,只怕她也无能为力了。

宋仁宗  (白)     是啊。杨家满门,退隐已久,非比当年,怎能当此重任?依孤看来还是求和为是。

寇准   (白)     这……求和也罢,出征也罢,只是杨家世代忠良,八房只存宗保,如今为国捐躯,万岁纵然要和,也该到杨府祭上一祭,与太君讲上一讲。一来昭宣圣上恤忠之德,二来也要太君体谅朝廷求和之苦,也免得忠良的寒心哪!

宋仁宗  (白)     这……

王辉   (白)     寇大人讲的倒也有理,杨元帅为国尽忠,理当有此一祭,也理当有此一讲。佘太君素以大局为重,自能体念朝廷的苦心哪!

宋仁宗  (白)     好。二卿随驾陪祭。

             内侍,摆驾天波府。

大太监  (白)     摆驾天波府哇!

宋仁宗  (西皮摇板)  闷闷不乐出宫门——

(四太监、大太监、宋仁宗同下,王辉随下。)

寇准   (西皮摇板)  我量他扳不过杨府的老寿星。

     (白)     嗯,我自有道理。

(寇准下。)

【第四场】

(杨文广捧灵牌上。穆桂英上,拜祭。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柴郡主、杨七娘、八夫人、杨八姐、杨九妹扶太同君上。)

龙套   (内白)    圣驾到!

佘太君  (白)     哦,圣驾到……尔等回避。郡主、桂英母子随我接驾。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吴夫人、杨七娘、八夫人、杨八姐、杨九妹同下。宋仁宗、寇准、王辉同上。)

佘太君  (白)     臣等接驾来迟,死罪呀死罪!

(佘太君欲拜。宋仁宗扶起,进内。)

宋仁宗  (白)     寇卿,替孤上香!

佘太君  (白)     谢万岁!

(寇准上香,同祭灵,穆桂英、杨文广同入灵帏还礼。佘太君向柴郡主。)

佘太君  (白)     老身在此陪驾,尔等退下。

柴郡主  (白)     遵命。

(柴郡主、穆桂英、杨文广同退下。)

宋仁宗  (白)     咳,可恨西夏兴兵犯境,宗保元帅捐躯沙场,朝廷失此栋梁,孤心实为痛悼!

佘太君  (白)     为国尽忠,虽死犹荣。只是边关危在旦夕,不知朝廷何日出兵,以救燃眉?

宋仁宗  (白)     这……是啊,燃眉之急,势不可缓,孤有意……

佘太君  (白)     唔,但不知圣上已命哪家领兵,何人挂帅?

宋仁宗  (白)     这……是啊,孤虽有意出兵,怎奈朝中无将,故而么……

佘太君  (白)     哦,哦,老身明白了。啊,万岁,朝廷有何为难之事,只要万岁做主,老身无不遵从。

宋仁宗  (白)     太君此话当真?

佘太君  (白)     焉有虚谎!

宋仁宗  (白)     若得如此,孤心安矣。

王辉   (白)     我晓得老太君是顾全大局的呀!

(寇准知是误会,故意挑之。)

寇准   (白)     哦,老太君,如此说来,你也愿意与西夏求和?

(佘太君一惊。)

佘太君  (白)     哦?怎么,要与西夏求和?

寇准   (白)     是啊,万岁此来,一非调兵选将,二非商议出征。皆因宗保殉国,朝野震动。如今贼势浩大,纵然出兵,也是必败无疑;因此圣上听从一家大臣的高见,有意暂让一步,前去求和……

佘太君  (白)     啊!

寇准   (白)     老太君,深明大体,此事你是定无异议的了。

佘太君  (白)     寇大人,这是你的主意?

寇准   (白)     唔……不是。喏,这是王大人的高见,你呀——

(寇准暗示力争。)

寇准   (白)     总要以大局为重啊!

王辉   (白)     你怎么搧起火儿来了!

寇准   (白)     实话实说嘛!

佘太君  (白)     啊!

     (西皮散板)  一席话气得我浑身抖战——

     (白)     王大人!

     (西皮散板)  你怎能断送这大宋江山!

     (白)     万岁呀!

     (西皮散板)  休得要图苟安全无远见,

             选良将破敌兵又有何难!

宋仁宗  (白)     唉!太君啊!

     (西皮散板)  太君休把孤王怨,

             仓猝应变要从权。

             求和西夏非本愿,

             怎奈是选将求帅……

王辉   (西皮散板)  难,难,难!

佘太君  (西皮快板)  说什么无有良将选,

             说什么求帅难上难!

             还未出兵先丧胆,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只要朝中一声唤,

             这挂帅——

寇准   (白)     怎么样?

佘太君  (西皮散板)  我佘太君一力承担!

寇准   (白)     嘿嘿,有了帅了!

(王辉笑。)

王辉   (白)     哎呀呀,从古至今,哪有百岁高年出征挂帅之理!老太君不要意气用事了!

寇准   (白)     有道是,虎老雄心在。太君老当益壮,可以挂得帅印!

王辉   (白)     挂不得!

寇准   (白)     挂得!

王辉   (白)     挂不得!

寇准   (白)     挂得!挂得!挂得!

             啊,万岁,太君挂得挂不得?

宋仁宗  (白)     这……

(宋仁宗见佘太君盛怒,敷衍。)

宋仁宗  (白)     嗯,嗯,挂得,挂得。

王辉   (白)     唉,纵然挂得帅印,缺少能征惯战的先行,难道叫他老人家,亲自冲锋陷阵不成?

宋仁宗  (白)     着哇!

佘太君  (白)     哼哼!

     (西皮散板)  杨家的先行官天下少见——

王辉   (白)     老太君,有先行啊,现在哪里?在哪里呀?

(穆桂英上,凝视王辉,王辉不觉倒退。)

穆桂英  (西皮散板)  穆桂英抖威风勇似当年。

王辉   (白)     浑天侯……

(穆桂英冷笑。)

穆桂英  (白)     大人哪!

     (西皮流水板) 你听说西夏吓破胆,

             我看那王文也等闲。

             你要向番王递降表,

             我要杀敌救边关。

             太君若是挂了帅,

             穆桂英愿作先行官。

             跃马横枪丧敌胆,

             管教那捷报一日三传!

寇准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当年威风犹未减!

王辉   (白)     唉!

     (西皮摇板)  光杆牡丹也枉然!

寇准   (西皮摇板)  岂不知杨门女将都善战。

王辉   (西皮摇板)  又道是去年的皇历不能翻!

寇准   (白)     王大人,此话怎讲?

王辉   (白)     方才大人言道,杨门女将都善战。话么,倒也不错,可惜这是三十年前的事儿了。

寇准   (白)     如今呢?

王辉   (白)     如今哪,只怕也与我一样,喏,老迈无用,不敢出征了。

寇准   (白)     什么?

王辉   (白)     老迈无用,不敢出征。

寇准   (白)     哎,我未曾听见,你高声些!

王辉   (白)     好,我就高声些,我说她们……

(王辉大声。)

王辉   (白)     老迈无用,不敢出征……

杨七娘  (内白)    呔!休长西夏志气,灭俺杨家的威风!杨门众女将来也!

(王辉闻声心慌,寇准暗笑。杨七娘率领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八夫人、杨八姐、杨九妹同冲上,同进门,气势汹汹。)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参见万岁!

(众夫人同施礼。宋仁宗慌张。)

宋仁宗  (白)     呃,呃,平身,平身!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谢万岁!

杨七娘  (白)     呔!王大人!你道杨门女将老迈无用,不敢出征,可知俺杨七娘的本领!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可晓俺众女将的威名!

     (同西皮散板) 冲锋陷阵经百战,

杨七娘  (西皮散板)  好似那七郎八虎在世间!

             尔敢把俺杨七娘……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西皮散板) 众女将来小看——

王辉   (白)     哎,哎,老朽怎敢!老朽怎敢!只是一门女将,十二裙钗,两军阵前,岂不被西夏耻笑啊!

杨文广  (内白)    呔!休道杨门无男儿。俺来也!

(杨文广随说随冲上,柴郡主拉扯不住,追上。)

杨文广  (西皮散板)  还有俺杨文广英雄少年!

柴郡主  (白)     文广,圣驾在此,不可放肆!

寇准   (白)     文广壮志可嘉,圣上不怪,不怪!

(寇准看宋仁宗。)

宋仁宗  (白)     哦,哦,孤王不怪!

寇准   (白)     有话你就讲!

杨文广  (白)     万岁!俺杨家要帅有帅,要将有将。一门忠勇,盖世无双,刀斧不惧,就是不能求和!请赐圣旨一道,容俺杀敌报国!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解救边关!

宋仁宗  (白)     这……

(王辉急。)

王辉   (白)     哎呦,老夫人,少夫人,我的众位夫人!军国大事,非同儿戏,挂帅出征,不是空谈,与杨元帅报仇事小,这朝廷的安危事大呀!

佘太君  (白)     怎么讲!

王辉   (白)     报仇事小,朝廷的安危事大呀!

(佘太君冷笑。)

佘太君  (白)     哼哼哼,王大人你好小量我杨家也!

     (西皮小导板) 一句话恼得我火燃双鬓!

杨七娘  (白)     哈哈!王大人,照你这么说,难道我们是为了报私仇?为了报私仇?

(佘太君止住。)

佘太君  (白)     嗯!

     (西皮原板)  王大人且慎言,莫乱测我忠良之心。

             自杨家火塘寨把大宋归顺,

             为江山称得起忠烈一门。

             恨辽邦打战表兴兵犯境,

             杨家将请长缨慷慨出征。

             众儿郎齐奋勇冲锋陷阵,

     (西皮流水板) 老令公提金刀勇冠三军。

             父子们赤胆忠心为国效命,

             金沙滩壮志未酬疆场饮恨,

             洒碧血染黄沙浩气长存。

             两狼山被辽兵层层围困,

             李陵碑碰死了我的夫君。

             哪一阵不伤我杨家将,

             哪一阵不死我父子兵!

             可叹我连三代伤亡殆尽,

             单留宗保一条根。

             到如今宗保边关又丧命,

             才落得,老老小小,冷冷清清,孤寡一门,我也未曾灰心!

             杨家要报仇我报不尽——

             哪一战不为江山,不为黎民!

(众人群情激忿。)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万岁!

杨七娘  (西皮散板)  你若求和俺不允——

             出征!出征!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同西皮散板) 快出征!

宋仁宗  (白)     呀!

     (西皮散板)  惊天震地喊出征,

             忠勇果然在杨门。

             心有余愧主意定——

王辉   (白)     啊,万岁,事关重大,万岁还要谨慎才是啊!

佘太君  (白)     王大人,你敢误国不成?

王辉   (白)     老太君,老朽一生饱经风霜,处事持重,敢说万无一失。老太君此番出兵,若不败于西夏,下官情愿摘下这顶乌纱,从今以后,子孙三世,永不入朝为官。

杨七娘  (白)     王大人,这话可是你讲的?

王辉   (白)     说了就算。

寇准   (白)     说了就算?

王辉   (白)     决不反悔。

寇准   (白)     你敢与我击掌?

王辉   (白)     好,我就与你击掌……

(宋仁宗拦阻。)

佘太君  (白)     我杨家只知忠心保国,哪有乌纱可摘!但求万岁信及老臣,臣当拼死杀敌,守卫边疆,决不让寸土有失,就请万岁当机立断!

宋仁宗  (白)     太君哪!

     (西皮散板)  孤不求和就发兵……

王辉   (白)     万岁……

宋仁宗  (白)     嘿嘿!

     (西皮散板)  你险些误了孤的大事情!

(王辉懊丧。)

王辉   (白)     嘿!

宋仁宗  (西皮二六板) 老太君一门多忠勇,

             甘冒风霜远出征。

             命你即日挂帅印,

             率领女将把贼平。

             但愿你马到成功解危困,

             早日奏凯回都门。

             孤在金殿把捷报等——

寇准   (白)     太君挂帅出征,老夫虽然年迈,也要押解粮草,军前听用。

             哦,王大人,你我一同前往,料无推辞了!

王辉   (白)     唉!太君,万岁既已传旨,老朽不敢不遵。只是西夏军威浩大,锐气方张,太君你……

寇准   (白)     嘿嘿!你呀,你就不必多虑了!

王辉   (白)     唉,有道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宋仁宗  (西皮摇板)  凯旋日孤亲自接你到长亭。

佘太君  (白)     送驾!

(宋仁宗、王辉同下。寇准辞佘太君下,众人同进内。)

佘太君  (白)     且喜争得万岁打消和议;此次挂帅出征,非同小可,众家儿媳与八姐、九妹、桂英等各自准备,明日发兵。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穆桂英  (同白)    遵命。

(杨文广急。)

杨文广  (白)     太祖母,还有我文广呢!

佘太君  (白)     你么……

(佘太君看穆桂英。)

穆桂英  (白)     依孙媳之见,就命文广一同出征,也好阅历疆场,报国杀敌!

杨七娘  (白)     对!

柴郡主  (白)     战场交锋非比寻常,文广年幼,留在家中为是!

杨七娘  (白)     太君,文广虽然年幼,若论本领,不让桂英,就叫他去吧!

杨文广  (白)     太祖母,我一定要去!

(柴郡主、杨七娘欲争辩。)
柴郡主、

穆桂英  (同白)    啊婆婆……

佘太君  (白)     这……也罢,明日校场之上,文广与你母亲比武较量,我自有安排。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杨七娘、
八夫人、
杨八姐、
杨九妹、

穆桂英  (同白)    是。

(众人拥佘太君同下。杨文广一愣,杨七娘耳语示意,同下。)

【第五场】

(众兵士、众女兵士、焦廷贵、孟怀源、大夫人、二夫人、柴郡主、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粉蝶儿牌)  浩荡荡,挂帅出征——

(杨八姐、杨九妹、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八夫人自两边分上。)

佘太君  (粉蝶儿牌)  整乾坤,还看我忠烈杨门!

杨八姐、
杨九妹、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同白)    参见元帅!

佘太君  (白)     站立两厢!

杨八姐、
杨九妹、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八夫人  (同白)    啊!

佘太君  (念)     赤胆忠心发似霜,百岁挂帅定边疆。旗门分列桃花马,杨门女将气昂扬!

     (白)     今日校场发兵,比武之后,即刻出征。

             来,传七娘来见!

杨八姐  (白)     七娘来见!

(杨七娘上。)

杨七娘  (白)     参见元帅!

佘太君  (白)     命桂英、文广比武上来!

杨七娘  (白)     是。

             元帅有令,桂英、文广即刻比武上来!

穆桂英  (内西皮导板) 威凛凛换戎装齐跨金镫,

(穆桂英上,勒马。杨文广上。)
穆桂英、

杨文广  (同白)    呀!

     (同西皮摇板) 我的(儿)(母)马上英姿果惊人!

             跃战马奔将台躬身拜定——

     (同白)    参见元帅!

佘太君  (白)     比武三合,擂鼓助阵,各施本领,休得相让!

穆桂英、

杨文广  (同白)    得令!

     (同西皮摇板) 母子们在校场各显奇能!

穆桂英  (白)     儿呀,快快放马过来!

(杨文广轻声。)

杨文广  (白)     母亲,儿若不胜,留孩儿一人在家,岂不要活活想煞娘亲!

穆桂英  (白)     儿尽管施展本领,休得多言,看枪!

杨七娘  (白)     文广!打呀!

(穆桂英、杨文广对枪,杨文广越战越猛,难解难分。柴郡主十分焦急,焦廷贵、孟怀源、杨七娘欣喜异常。)

穆桂英  (西皮快板)  适才母子对一阵,

             我儿武艺果然精。

             杨门有后心振奋,

             足慰我夫在天灵。

             二次再试儿本领——

     (白)     儿啊,来呀!

(杨七娘在此同时,临阵指点杨文广,闻穆桂英声慌忙跑到鼓旁。)

穆桂英  (西皮散板)  抖一抖当年的老精神!

(杨七娘擂鼓。穆桂英、杨文广对枪,穆桂英忘其所以,大显身手,杨文广渐渐不支;柴郡主欣喜,杨七娘、焦廷贵、孟怀源焦急,杨七娘怕杨文广力疲,提前停鼓。穆桂英、杨文广自两边分下。)

佘太君  (白)     呀!

     (西皮摇板)  眼看桂英要得胜,

杨七娘  (西皮摇板)  急得七娘汗淋淋。

柴郡主  (西皮摇板)  看来文广定败阵——

杨七娘  (白)     只怕未必?

柴郡主  (白)     一定哪!

佘太君  (西皮摇板)  擂鼓三通定输赢。

     (白)     七娘,快快擂鼓,催他二人最后一战,以决胜负!

杨七娘  (白)     是。

             桂英、文广,最后一合,快快上马!

(杨七娘擂鼓。杨文广、穆桂英同上,对枪,穆桂英用枪压住杨文广的枪。)

杨文广  (白)     母亲,只此一合,娘若不败,儿就不能去杀敌报仇,怎尽人子之道,母亲您……抬抬手,孩儿我不就过去啦吗!

穆桂英  (白)     这……

杨文广  (白)     母亲,母亲,孩儿我,我哪儿打得过您呀!

穆桂英  (白)     呀!

     (西皮摇板)  小娇儿为出征低声恳请,

             凭本领闯战场娘不担心。

             我这里暗思忖主意拿定——

杨文广  (白)     母亲您让我这一回吧!您让我……

(杨文广不觉大声,穆桂英急暗止。)

穆桂英  (白)     禁声!

柴郡主  (白)     桂英!不得相让!

穆桂英  (白)     媳妇不敢。

             儿啊!

     (西皮摇板)  凭本领比输赢……

(穆桂英刺枪,架住,轻声。)

穆桂英  (西皮摇板)  我让儿三分!

(杨文广大喜。)

杨文广  (白)     母亲,提防梅花枪!

(穆桂英有意让,杨文广来势急,穆桂英落马,杨文广急步扶起,穆桂英一笑。)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文广虽小好本领,

             桂英的心意我也看了个清。

             同去出征我心放稳——

杨七娘  (白)     六嫂,你看我这个徒弟怎么样?

(柴郡主愣住。)

柴郡主  (白)     这……桂英为何竟然败了?

(杨文广得意。)

杨文广  (白)     孙儿的梅花枪用的好!

佘太君  (白)     不要这般得意呦!

     (西皮摇板)  还不谢过儿娘亲!

(杨文广跪。)

杨文广  (白)     孩儿谢过母亲!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恭喜太君,贺喜太君,杨氏门中又出了少年英雄,一员虎将。

佘太君  (白)     少年英雄?

杨八姐、
杨九妹、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八夫人  (同白)    少年英雄!

佘太君  (白)     一员虎将?

杨八姐、
杨九妹、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八夫人  (同白)    一员虎将!

杨七娘  (白)     太君,当年穆柯寨上,桂英一枪把六哥挑下马来,今天文广也是这一枪把桂英挑下马来。

杨八姐  (白)     这叫作有其母必有其子。

杨九妹、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八夫人  (同白)    一代胜似一代!

佘太君  (白)     哈哈哈!好一个一代胜似一代!

(佘太君向柴郡主。)

佘太君  (白)     文广武艺不让其母,就带他去吧。

柴郡主  (白)     就依婆婆。

佘太君  (白)     桂英、七娘听令!

穆桂英、

杨七娘  (同白)    在。

佘太君  (白)     命你二人为正副先锋。

穆桂英、

杨七娘  (同白)    得令。

佘太君  (白)     众家儿媳听令!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杨七娘、

八夫人  (同白)    在。

佘太君  (白)     随从大军,听候调遣。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杨七娘、

八夫人  (同白)    得令。

佘太君  (白)     众将官!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杨七娘、

八夫人  (同白)    啊!

佘太君  (白)     起兵前往!

大夫人、
二夫人、
三夫人、
四夫人、
五夫人、
柴郡主、
杨七娘、

八夫人  (同白)    啊!

(鼓角齐鸣。众人同上马,列队。佘太君上马,杨洪高举帅旗拥上。佘太君回看帅字旗,发现杨洪。)

佘太君  (白)     啊,杨洪,你也来了!

杨洪   (白)     我跟随太君八十多年,太君来,我怎能不来!

(佘太君笑,亮像下,杨洪随下。众兵士、焦廷贵、孟怀源、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柴郡主、八夫人同拥下。穆桂英、杨七娘、杨文广同趟马,同下。)

【第六场】

(众兵将、王翔、魏古、王文同上。)

王文   (念)     铁骑困边关,指日取中原。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大王在上,报子参!

王文   (白)     有何军情起来讲!

报子   (白)     大王容禀:

     (念)     旌旗招展卷黄尘,边关今日来救兵。杨门女将齐上阵,男儿文广小将军。

             佘太君百岁挂帅,穆桂英马前先行。

     (白)     一路之上,刀枪耀眼,杀气腾腾,好不威风也!

王文   (白)     赏尔羊羔美酒,再去打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王文   (笑)     哈哈哈……

     (白)     可笑宋室无人,派来十二个女流之辈,趁她立足未稳,杀她个落花流水。

(王文向魏古。)

王文   (白)     军师随我掠阵!

(王文向王翔。)

王文   (白)     我儿随父勇战!

             儿郎的!

众兵将  (同白)    啊!

王文   (白)     杀!

(王文、魏古、王翔同上马,同下,众兵将同下。)

【第七场】

(众兵士、穆桂英、杨七娘、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柴郡主、杨七娘、八夫人引佘太君同上。岳松上。)

岳松   (白)     孙儿岳松迎接太君。

佘太君  (白)     罢了。

岳松   (白)     请太君上关。

(众人列队同下。岳松引佘太君、穆桂英、杨七娘同入帅厅。)

岳松   (白)     多谢老太君远途跋涉,赶来救应。

佘太君  (白)     为国杀敌,理所应当。但不知贼营兵扎何处?近日军情如何?

岳松   (白)     贼营扎在飞龙山前,山高万仞,十分险要。自从宗保大哥殉国之后,贼兵日夜攻打,城内粮草将绝,太君迟到几日,只恐边关难保。

佘太君  (白)     唔。岳松,宗保因何中箭身亡?

岳松   (白)     只因贼兵凭借飞龙山天险,难以攻打,宗保大哥闻得飞龙山旁有一谷口,名唤葫芦谷,暗带随从前去探道,不想归途中箭,为国捐躯!

佘太君  (白)     唔,原来如此……

穆桂英  (白)     太君哪!宗保探谷,必非无因,依孙媳看来,其中定有破敌之策。如今宗保殉国,孙媳愿继其遗志,再去探谷,不知太君意下如何?

佘太君  (白)     这个……岳松,葫芦谷离此多远?

岳松   (白)     不过二十余里。

佘太君  (白)     形势如何?

岳松   (白)     四面崇山峻岭,只一谷口,可以出入。

佘太君  (白)     宗保殉国,随行之人可有生还?

岳松   (白)     只有马童张彪生还。

佘太君  (白)     张彪何在?

岳松   (白)     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佘太君  (白)     我军可能再去探谷?

岳松   (白)     如今贼人已在谷口分兵扎营,难以进入。

佘太君  (白)     这个……

杨七娘  (白)     太君,想我杨家大军,浩浩荡荡前来解救边关,兵强马壮,正好给他个下马威,两军阵前,凭着我这滚龙枪,乌骓马,也要杀他个片甲不归!放着胜仗不打,何必到葫芦谷找麻烦去哪!

佘太君  (白)     嗯!休得多言!

杨七娘  (白)     嘿!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西夏王文讨战!

佘太君  (白)     再探。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啊!

佘太君  (白)     各抖威风,奋勇当先!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众兵将自两边分上。旌旗招展。列阵,杨文广立佘太君身侧,王翔、魏古立王文身侧。)

王文   (白)     天波府的老太君请了!

佘太君  (白)     西夏王请了!

王文   (白)     老太君年过百岁,就该颐养天年,何必身陷险地?依我相劝,及早献出边关,免动干戈!

佘太君  (白)     哼哼哼!无故兴兵犯界,反敢口出狂言,速速马前归顺,饶尔不死!

王文   (白)     这……

魏古   (笑)     哈哈哈!

佘太君  (白)     发笑者何人?

魏古   (白)     区区不才,西夏军师魏古。

佘太君  (白)     你笑者何来?

魏古   (白)     我笑你宋朝无人,派了十二个老少寡妇前来送命。杀之不忍,留之可憎,反而在此摇头晃脑,岂不令人可笑哇哈哈哈!

杨文广  (白)     呔!西夏贼子,休发狂言,看你少爷取尔首级!

王文   (白)     搭话何人?

杨文广  (白)     元戎之子杨文广!

王文   (白)     嘿!黄口小儿,何足道哉!吾儿听令,速擒文广不得有误!

王翔   (白)     得令。

(王翔持枪冲向杨文广,杨文广一枪把王翔击退。王翔大吃一惊。佘太君一面拦住杨文广,一面下令。)

佘太君  (白)     七娘!与我擒敌!

王文   (白)     杀!

(佘太君下。双方对阵。杨七娘与西夏众将起打,西夏兵将大败。王翔接战,不敌。王文接战,败下。杨七娘追下,王文、王翔同败上,被众女将截杀逃下,众女将同追下。王文率兵将同上。)

王文   (白)     速速兵撤飞龙山大营!

(众人同逃下。杨七娘率众兵将同上,过场,同追下,杨七娘追下。王文、魏古、王翔、众兵将同败上。)

王文   (白)     哎呀,军师呀!只望将杨门众寡妇一鼓而擒,不想倒被她们杀了个落花流水,败回老营,如何是好?

魏古   (白)     狼主不要烦恼,有计,有计!

王文   (白)     军师有何妙计?

魏古   (白)     想我大营有飞龙山天险,山高万仞,雀鸟难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据险以守,料然无妨!

王文   (白)     唉,如此何日方能取得边关?

魏古   (白)     我还有下文。我们有险可守,他们无粮可济,他们利在速战,我们就偏不交兵。耗他一月两月,必生急躁,那时就可用计了!

王文   (白)     有何妙计!

魏古   (白)     狼主附耳上来……

王文   (白)     哦!据险防守……免战高悬……葫芦谷……诱兵计……杨文广!哈哈哈!真乃神机妙算也!

魏古   (白)     大王夸奖了!

王文   (白)     儿郎的!从今以后,坚守营寨,不许出战,违令者斩!

众人   (同白)    啊!

王文   (白)     正是:

     (念)     坚守大营且饮酒,

魏古   (念)     稳等鱼儿来上钩!

     (白)     狼主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军士押粮车同上,寇准、王辉同上。)

王辉   (白)     唉!

寇准   (白)     王大人怎么又叹起气来了?

王辉   (白)     当初不听我言,如今十万大军旷师边关,徒劳无功,今日要粮,明日要饷,闹得圣上心神惶惶,累得你我风尘跋涉,长此以往,何日得了!

寇准   (白)     王大人请放宽心,老太君定有制胜之道。依我看来,这局棋么,是准看赢。

王辉   (白)     嘿,依我看来是稳看输!

寇准   (白)     输也罢,赢也罢,边关一看便知明白。

王辉   (白)     唉,也只好如此啊!

寇准   (白)     军士们!护送粮草边关去者!

四军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佘太君  (内二黄导板) 乘月光瞭敌营山高势险,

(杨洪提灯上,杨八姐、杨九妹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回龙)    百岁人、顾不得、征鞍万里、冷夜西风、白发凝霜,杨家将誓保边关!

     (二黄原板)  贼王文凭天险坚守不战,

             妄想我粮草断进退两难,

             这一旁飞龙山山高万丈千里远,

             那一旁葫芦谷陡壁悬崖攀登难。

     (白)     贼兵前营扎在飞龙山口,据险防守,一时难攻。后营接连葫芦谷,这葫芦谷……

     (二黄原板)  都道那葫芦谷峰绝路断,

             为什么,宗保孙儿,乘深夜探绝山,定有那奇谋妙算,克险攻坚。

     (白)     唔,不错,若得一支奇兵,闯入谷口,奔往东南,飞越天险,直捣贼兵后营,然后里外夹攻,则西夏全军不战自乱矣!

(佘太君兴奋。)

佘太君  (白)     八姐、九妹、杨洪,你道是与不是?

杨八姐、
杨九妹、

杨洪   (同白)    太君高见,太君高见。

佘太君  (白)     唉!这都是宗保孙儿之功啊!

     (二黄散板)  我孙儿凭慧眼胸怀远见,

             探绝谷可算是智胆包天。

             倘若是有栈道飞越天险,

             为祖母、破万难,奇兵直下飞龙山,定叫儿壮志得酬,含笑九泉!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太君歇息了吧。

佘太君  (白)     儿等先自歇息,为娘还要静思片刻。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是。

(杨八姐、杨九妹同下。杨洪虚下,捧茶上,佘太君挥手,令杨洪退出。起四更鼓。穆桂英上。)

穆桂英  (念)     更鼓催寒夜,决策在今宵。

(杨洪出门。)

杨洪   (白)     啊,少夫人!

(穆桂英轻声。)

穆桂英  (白)     太君可曾安歇?

杨洪   (白)     尚未安歇。

佘太君  (白)     杨洪,你与哪个讲话?

杨洪   (白)     少夫人来了!

佘太君  (白)     唤她进帐。

杨洪   (白)     是。

(杨洪向穆桂英示意,下。穆桂英进帐。)

穆桂英  (白)     参见太君。

佘太君  (白)     哦,孙媳妇,快快坐下。

穆桂英  (白)     谢座。啊,太君,深夜未眠,敢是筹思破敌之策?

佘太君  (白)     正是。你深夜进帐,敢是前来议论军情?

穆桂英  (白)     是。贼兵据险不出,以逸待劳,我军粮草不济,利于速战。

佘太君  (白)     不错,利于速战,只是不宜强攻。

穆桂英  (白)     是。必须智取。

佘太君  (白)     智取之道?

穆桂英  (白)     葫芦谷……

(佘太君惊喜。)

佘太君  (白)     哦!你也看中那葫芦谷?

(穆桂英惊喜。)

穆桂英  (白)     莫非与太君所见相同?

佘太君  (白)     是啊,宗保探谷,岂能无因?

穆桂英  (白)     是啊,绝谷之内,确有栈道!

佘太君  (白)     哦!绝谷之内,确有栈道?

穆桂英  (白)     正是。

佘太君  (白)     莫非是宗保马童张彪所讲?

穆桂英  (白)     太君哪!

     (西皮散板)  宗保归途身遇险,

             伏鞍涌血难尽言。

             他叫儿负起这千斤担,

             闯绝山寻栈道直捣龙潭!

佘太君  (白)     好!

     (西皮散板)  为祖母定叫他死无遗憾!

穆桂英  (白)     太君哪!

     (西皮散板)  葫芦谷驻贼兵要策划周全。

佘太君  (西皮散板)  且看我诱兵计将贼来赚——

(起五更鼓。)

佘太君  (西皮散板)  待天明集众将再把令传。

(杨洪上。)

杨洪   (白)     启禀太君:西夏差官前来下书!

佘太君  (白)     哦!西夏差官前来下书……吩咐升帐!

杨洪   (白)     升帐!

(杨洪下。四兵士、焦廷贵、孟怀源、杨七娘同上。佘太君入座。)

佘太君  (白)     传西夏差官进见。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差官进见!

(番官上。)

番官   (念)     飞马出寨门,下书到宋营。

     (白)     参见老元帅。

佘太君  (白)     罢了,到此何事?

番官   (白)     今有我家大太子,要你家文广出关较量,约定今日在葫芦谷前交锋对阵。这有我家狼主书信一封,老元帅请看。

佘太君  (白)     呈上来,待我一观。哼!

番官   (白)     启禀老元帅:我家狼主还有言语拜上。

佘太君  (白)     讲!

番官   (白)     狼主言道:堂堂西夏,不欺孤寡,连日免战,并非怯敌,今日男来就出战!女来不交锋!敢来是君子,不来速退兵!

(杨七娘怒不可遏,一把抓住番官,踢倒。)

杨七娘  (白)     去你娘的!

(番官狼狈下。杨文广急上,入账。)

杨文广  (白)     太祖母!王文口出狂言,欺我杨家男儿无人,真真可恼!就请赐儿一支将令,待儿去至葫芦谷前,生擒贼子入账啊!

     (西皮散板)  太祖母快传令容儿出战!

杨七娘  (西皮散板)  俺七娘丈八枪一马当先!

穆桂英  (西皮散板)  分明是诱兵计须当检点——

王翔   (内白)    呔!杨文广听者:太子来到!尔命难逃!缩头不出!真真好笑!好笑啊哈哈哈……

(众番兵内同笑。杨文广怒,搓手顿足。)

杨文广  (白)     哎呀!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笑王文派人来迎我入山!

穆桂英  (白)     呀!

(望家乡牌。)

穆桂英  (西皮快板)  太君一言来指点,

             恍然大悟在心间。

             葫芦谷口有暗算,

             要将文广困绝山。

             诱兵计,将我赚,

             我将计就计来周旋,

             顺水推舟虎穴探,

             险中制胜把敌歼。

     (白)     太君哪!贼兵既来讨战,就请太君传令,文广前去迎敌,孙媳二阵接杀。且看儿——

     (念)     险中破敌继夫志,奇兵飞下万重山。

佘太君  (白)     好!

     (念)     出奇制胜凭虎胆,深思熟虑要周全!

     (白)     来,传马童张彪进见!

孟怀源、

焦廷贵  (同白)    张彪进帐!

(张彪上。)

张彪   (念)     杨元帅捐躯饮恨,白龙马终日长嘶。

     (白)     张彪参见太君。有何差遣?

佘太君  (白)     我来问你:当日你与元帅探谷,可是同登栈道?

张彪   (白)     正是同登栈道。

佘太君  (白)     栈道之下,可是贼兵后营?

张彪   (白)     正是贼兵后营。

佘太君  (白)     贼营可有防守?

张彪   (白)     并无防守。

佘太君  (白)     如今元帅夫人意欲再闯谷口,你可愿做向导?

张彪   (白)     这……太君哪!此乃元帅遗志,张彪万死不辞。只是这葫芦谷内,羊肠小路,千回百转,瘴气滚滚,野雾茫茫,倘若迷失方向,栈道难寻,俺张彪赴汤蹈火死无憾,怕的是孤军涉险困绝山!

穆桂英  (白)     太君哪!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任他回峰百转,野雾迷茫,宗保寻得着,儿就找得到!

佘太君  (白)     好!儿等进谷之后?

穆桂英  (白)     连夜搜寻。

佘太君  (白)     探道之后?

穆桂英  (白)     偷渡天险。

佘太君  (白)     怎样破敌?

穆桂英  (白)     里外夹攻!

佘太君  (白)     以何为号?

穆桂英  (白)     贼营火起为号!

佘太君  (白)     何人随行?

穆桂英  (白)     七婶母。

佘太君  (白)     哪个断后?

穆桂英  (白)     焦、孟二将!

杨七娘  (白)     我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佘太君  (白)     好!

     (西皮小导板) 桂英儿真是个英雄虎胆!

     (西皮快板)  闯虎穴入龙潭气壮河山。

             此去绝谷把路探,

             边关安危一身担。

             我要儿凭智凭勇越天险,

             我要儿不出明晚捷报传;

             我要儿烈火腾腾照天堑;

             我要儿五人并骑飞马还。

             壮儿行嘱不尽言语千万,

穆桂英  (白)     太君!贼人又来讨战,孙媳等拜辞了!

佘太君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牵过了白龙马再跨征鞍!

张彪   (白)     啊!

(张彪虚下,牵马上。马嘶。)

佘太君  (念)     忠烈杨门一脉传,前仆后继探绝山。老马识途尽尔力,

     (白)     白龙马呀白龙马!

     (念)     破敌归来共凯旋!

     (白)     文广!骑上你父的白龙马!

(杨文广跪。)

杨文广  (白)     多谢太祖母!

佘太君  (白)     奋勇杀!

(穆桂英、杨文广、众人同拜别佘太君,同上马,同下,四军士随下。杨洪上。)

杨洪   (白)     启禀老太君:寇、王二位大人监军押粮到此。

佘太君  (白)     有请!

杨洪   (白)     有请!

(寇准、王辉同上,佘太君迎出,同进内,同入座。)

佘太君  (白)     有劳二位大人押粮监军而来,老身当面谢过。

寇准、

王辉   (同白)    岂敢!

寇准   (白)     太君,适才进关,只见桂英、文广等提枪跃马匆匆而去,不知去往哪里?

佘太君  (白)     出关杀敌去了!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小将军追赶王翔误入葫芦谷,正副先行与焦、孟二将赶去接应,一同被困!

佘太君  (白)     再探!

(报子下。)

寇准   (白)     哎呀太君啊!他母子被困绝谷,事非小可,就该速速派兵接应才是!

佘太君  (白)     大人不要惊慌,此事老身早已料到。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贼兵围谷之后,王文扬言,限太君两日之内,献出边关;如若不然,他就纵火烧谷,将文广少将军与先行等烧个尸骨无存!

佘太君  (白)     再探!

(报子下。)

王辉   (白)     哎呀太君啊!我说西夏英勇难敌,偏偏不信。这……便如何是好?

佘太君  (白)     大人不必惊慌,此非敌人之勇,乃我之计。且在大营听候好音。

寇准、

王辉   (同白)    哦哦。

(佘太君缓缓立起,凝目沉思。)

佘太君  (白)     葫芦谷……葫芦谷……哈哈哈!

(佘太君缓步而下。王辉惶惑。)

王辉   (白)     葫芦谷,葫芦谷……哎呀!也不知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呦!

(王辉、寇准同下,众人同下。)

【第十场】

(王翔率众兵将同上。)

王翔   (白)     众将官!堵住谷口!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王翔、众兵将同下。)

穆桂英  (内高拨子导板)风萧萧雾漫漫星光惨淡——

(四兵士、杨七娘、杨文广同上。张彪翻上,穆桂英上,巡视。鼓声,胡笳声,呐喊声。)

穆桂英  (高拨子垛板) 人呐喊,胡笳喧,山鸣谷动,杀声震天,一路巡行天色晚,不觉得月上东山!

     (高拨子原板) 风吹惊沙扑人面,

             雾迷衰草不着边。

             披荆斩棘东南走——

             石崩谷陷马不前。

             挥鞭纵马过断涧——

张彪   (白)     前面已是东南山麓。

穆桂英  (白)     呀!

     (高拨子散板) 山高万仞入云端。

             一阵狂风天色变——

     (白)     速奔东南!

(众人同急行,黑暗中杨七娘与杨文广两马撞在一处,马惊嘶,杨七娘、杨文广同喊叫,勒马。)

张彪   (白)     来到山头。

穆桂英  (白)     可是栈道所在?

张彪   (白)     这……大雾茫茫,难以辨认。

穆桂英  (白)     速寻栈道。

张彪、

众兵士  (同白)    啊!

(众人同急下。穆桂英、杨文广、杨七娘同下马,分别绕场搜寻。张彪、众兵士同上。)
张彪、

众兵士  (同白)    重山叠岭,栈道难寻。

穆桂英  (白)     再去寻找!

张彪、

众兵士  (同白)    啊!

(众人同急下,同上。)
张彪、

众兵士  (同白)    遍地搜寻,并无栈道。

(穆桂英焦急。)

穆桂英  (白)     呀!

     (高拨子散板) 九回环峰俱寻遍,

             一夜辛苦靴磨穿。

             四面八方再查看——

(众人分途寻找,碰面,互示意未找到。白龙马嘶,穆桂英一震。)

穆桂英  (白)     呀!

     (高拨子散板) 难道说识途的老马待扬鞭。

(杨文广打马,马惊蹶。杨文广急勒缰绳上马,马驮杨文广颠跑而下。众人同追下。杨文广乘马惊扑上,勒缰不住,只得听其驰去。马忽站住不动。杨文广加鞭,马长嘶,仍不前进。穆桂英、杨七娘、张彪、众兵士同追上。)

杨七娘  (白)     文广,别打它呀!

杨文广  (白)     哼,刚才勒都勒不住,这会儿打它又打不走。这个白龙马呀,简直有点儿作怪!

穆桂英  (白)     啊!莫非老马识途,已是栈道不成?

             张彪,速去看来!

张彪   (白)     是!

(穆桂英、杨七娘、杨文广同下马。张彪两望,惊喜。)

张彪   (白)     启夫人:当日元帅就在此处下马,进入羊肠小路,寻得栈道。

穆桂英  (白)     好!探明道路,向导前行。

(张彪看。)

张彪   (白)     啊?前面无路。

(张彪看。)

张彪   (白)     啊?绝壁难攀。哎呀,夫人哪!野雾弥漫,道路难寻,这便如何是好?

穆桂英  (白)     这……当日元帅怎样寻得道路?

张彪   (白)     那日元帅也在此处迷路,正在进退为难,遇一老丈采药归来,问明缘由,指引路径,才寻得栈道。

穆桂英  (白)     哦!老丈住在哪里?

张彪   (白)     是他言道,荒林野洞,到处是家。

穆桂英  (白)     当日在此相遇,今日或得重逢,分头寻访,再作道理。

众人   (同白)    是!

(杨七娘、杨文广、张彪、众兵士自两边分下。众兵士同上。)

众兵士  (同白)    遍地搜寻,不见踪迹!

穆桂英  (白)     这……

杨七娘  (内白)    呔!老头儿别跑!文广,拦着他!

(采药老人上。杨七娘追上,采药老人被杨文广截堵,返身欲跑,被杨七娘拦住。杨七娘失手,采药老人跌倒,穆桂英急制止。)

穆桂英  (白)     啊,那一老丈,你可是山中土著,采药为生么?

(采药老人不答。)

杨文广  (白)     嗨!你怎么不说话呀?

(采药老人指耳朵。)

杨文广  (白)     哦,是个聋子!

穆桂英  (白)     啊,老丈,你可曾与宋军指引道路么?

杨七娘  (白)     老头儿,问你哪,你给宋军指过路吗?

(采药老人一惊,摇头不答。)

杨七娘  (白)     嗳,你倒是说话呀!

(采药老人指耳朵,指嘴,意谓口哑。)

杨文广  (白)     唉,原来是个哑巴!

(穆桂英失望。)

穆桂英  (白)     这……

(张彪上。)

张彪   (白)     启夫人:四面寻找,不见当日引路之人。

穆桂英  (白)     你看那一老丈,可是么?

张彪   (白)     大雾之下,看不清楚。

穆桂英  (白)     近前看来。

(张彪看。)

张彪   (白)     唔,好像就是他。

穆桂英  (白)     他可是口哑难言?

张彪   (白)     他耳朵有点沉,可不是哑巴呀!

杨七娘  (白)     啊!他敢装哑巴!

(杨七娘欲动手,被穆桂英制止。)

穆桂英  (白)     呀!

     (二黄散板)  先前既然把路引,

             为什么此时不出声?

             走上前来把话论——

     (白)     老丈!休得惊慌,我等乃是前来寻找栈道的!

(采药老人指嘴,摇头。)

张彪   (白)     夫人,大点儿声,他耳朵沉!

(杨七娘急躁。)

杨七娘  (白)     啊,你说不说?

(穆桂英急止。)

穆桂英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俺本是杨家将——

采药老人 (白)     啊!

(众人同惊。)

众人   (同白)    啊!

穆桂英  (二黄散板)  你何必心惊!

采药老人 (白)     哎呀!

杨文广、

杨七娘  (同白)    哑巴说话喽!

(众人同喜。)

采药老人 (二黄散板)  贼兵到此我不出声,

             杨家将进山亲又亲。

             我装聋作哑太不恭敬——

张彪   (白)     老伯伯,你还认得我吗?

采药老人 (白)     哎呀,好像见过。

(采药老人指穆桂英。)

采药老人 (白)     这位将军,她是何人?

张彪   (白)     这是杨元帅的夫人!

采药老人 (白)     哦!

(采药老人跪。)

采药老人 (二黄散板)  休怪我看不出你是大破天门的穆桂英!

穆桂英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入绝谷寻栈道望再指引!

采药老人 (白)     是是,请问夫人,那杨元帅呢?

穆桂英  (白)     元帅他么……

     (二黄散板)  可叹他中暗箭为国捐生!

采药老人 (二黄原板)  听说是杨元帅为国丧命,

             不由得年迈人珠泪淋淋!

             杨家将保社稷忠心耿耿,

             数十载,东西征,南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老汉我听得明来记得清!

             夫人你继夫志再探绝岭,

             我也要表一表报国之心。

             抖一抖老精神我把路引——

     (白)     走哇!

(采药老人穿羊肠小路,曲折前行,众人同随后。采药老人一滑,几跌倒,杨文广急扶住。采药老人指远处。)

采药老人 (白)     大家抬头观看!

     (二黄散板)  悬崖上有栈道——

众人   (同白)    啊!

采药老人 (二黄散板)  直捣贼营!

穆桂英  (白)     军士们!

     (念)     且喜已见栈道,何愁大功不成!登悬崖!下绝岭!

             备火种!焚敌营!胜似邓艾渡阴平!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众兵士、杨洪、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八夫人、柴郡主、王辉寇准同上。佘太君心情沉重地走上,登山瞭望。杨八姐、杨九妹急同上,慌张。)
杨八姐、

杨九妹  (白)     启太君:葫芦谷口……

(杨八姐、杨九妹欲说又止,佘太君急问。)

佘太君  (白)     谷口怎样?讲!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谷口堆积引火之物,眼看贼兵就要焚谷!

(众人大惊。)

众人   (同白)    啊!

(佘太君紧张,竭力镇静。)

佘太君  (白)     你等休得惊慌!贼人欲生擒文广,胁迫我献出边关,怎能轻易焚谷!分明是虚张声势,乱我心志,迫我屈从。儿道是与不是?

众人   (同白)    这……

(柴郡主知佘太君紧张之极,示意众人。)

柴郡主  (白)     是,太君说得有理。

(众人担心佘太君,被震住。)

众人   (同白)    是,是!

佘太君  (白)     既然本帅说得是,你等休得惊慌,耐心等望。

王辉   (白)     啊,啊,太君,已然一天一夜,桂英母子还无消息,只怕他们……

佘太君  (白)     一定能渡天险!

王辉   (白)     是是。

龙套   (内白)    贼营飞书到!

佘太君  (白)     传!

(番官上。)

番官   (白)     佘太君请了!

佘太君  (白)     到此做甚?

番官   (白)     狼主有书呈上。

佘太君  (白)     下书何事?

番官   (白)     我家狼主言道:如今两日已到,若再不献出边关,即刻纵火焚谷!

(众人震惊。)

番官   (白)     生死关头,再听一言,快作定夺,免致后悔!

寇准、

王辉   (同白)    太君……

佘太君  (白)     哼哼哼!

     (西皮快板)  烈火吓不倒我杨家将,

             焚烧由他作主张。

             火海刀山也曾闯,

             小小绝谷视平常。

             堪笑尔等不自量,

             死在眼前敢猖狂!

             要想我把边关让,

             除非是江河倒流,日出西方!

(佘太君把信撕得粉碎,扔下。)

杨八姐  (白)     看刀!

(番官惊倒。)

番官   (白)     啊!

佘太君  (白)     八姐,饶他狗命,回报王文!

杨八姐  (白)     滚!

(番官抱头下。)

王辉   (白)     啊,太君,一天一夜,桂英母子渺无消息,事到如今,只怕贼营的火起不得了!

佘太君  (白)     宗保之言非虚,桂英智勇可信,一定能起!

王辉   (白)     起在哪里?还是快打主意吧!

佘太君  (白)     大人,你敢乱我军心不成?

寇准   (白)     你呀,就不要与太君添麻烦了!

王辉   (白)     这,叫人担心哪!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大事不好!

(众人一惊。)

佘太君  (白)     啊?

报子   (白)     贼兵烈火焚谷!

佘太君  (白)     再探!

(报子下。佘太君极度紧张。)

佘太君  (白)     八姐……

杨八姐  (白)     在。

佘太君  (白)     速传将令,挑灯出战!

杨八姐  (白)     元帅有令,挑灯出战!

(众兵将挑灯急同上。)

众人   (同白)    参见元帅!

佘太君  (白)     速速出兵,杀奔葫芦谷!

(众人同下山。)

杨八姐  (白)     啊,太君,火!

王辉   (白)     哎呀,遭了,他们烧起来了……

杨八姐  (白)     不是,您看这边,是敌营起火!

(众人惊喜同看。)

众人   (同白)    啊!

八夫人  (白)     不错,敌营火起……

佘太君  (白)     唔!是……敌营!

众人   (同白)    是敌营!

佘太君  (白)     火起了!

众人   (同白)    火起了!

佘太君  (白)     他们母子到了!

众人   (同白)    他们母子到了!

佘太君  (白)     到了!

(佘太君激动不已,猛然拍王辉。)

佘太君  (白)     大人!他们母子到了哇,哈哈哈!

王辉   (白)     哎呀,真的到了,哎呀,呵呵呀!

佘太君  (白)     众将官!前令收回!直奔飞龙山敌营,杀!

众人   (同白)    杀!

(杨八姐、杨九妹、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八夫人同冲下。)

杨洪   (白)     杀呀!

(众兵将簇拥佘太君急同下,大夫人、二夫人、柴郡主暗同下。)

王辉   (白)     带马!带马!

寇准   (白)     你做什么?

王辉   (白)     我也学她个老当益壮,去杀呀!

寇准   (白)     哎,此时用不着你!

王辉   (白)     我去接应立功,怎么用我不着?

寇准   (白)     你呀,另有差遣!

王辉   (白)     做什么?

寇准   (白)     随我回营,备酒几席!

王辉   (白)     啊?

寇准   (白)     准备赔酒听罚呀,哈哈哈!

王辉   (白)     嘿!这顶乌纱戴不稳了!

(寇准、王辉同拉下。)

【第十二场】

(喊杀声。王文率众兵将同上,乱营,救火。穆桂英、杨文广、杨七娘、张彪同冲上。)

穆桂英  (白)     王文哪里走!

魏古   (白)     哎呀,天兵天将来了!

(魏古逃下。开打,王文败阵,穆桂英、众人同追下。王翔率众兵士同上,番兵告警上,王翔挥军救老营。焦廷贵、孟怀源自谷内杀出,王翔败下,焦廷贵、孟怀源同追下。大开打,王文兵将覆灭;王翔被杨文广刺死。王文箭射杨文广,被穆桂英接住。穆桂英、杨文广刺死王文。佘太君、众人同上,穆桂英、众人同迎见。王辉、寇准同迎上。)

穆桂英  (白)     西夏人马,全部被歼!

王辉、

寇准   (同白)    恭喜太君,一战成功!

杨七娘  (白)     王大人,瞧我们杨家女将怎么样?

王辉   (白)     哎呀我的老夫人、少夫人、众位夫人!还有我那小侄孙孙,你们哪,都是好的!

(杨七娘抢前一步,摘下王辉纱帽。众人同哗笑。)

佘太君  (白)     犒军之后,凯旋还朝!

众人   (同白)    啊!

     (同唱)    披坚执锐惩顽凶,

             万里边关沐春风。

             人踊跃,马欢腾,

             凯歌高唱入云中,

             凯歌高唱入云中,

             松柏长青花繁茂,

             看国家干城一门英雄,一门英雄!

(完)


浏览次数:25377 ┊ 字数:2690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