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大闹御马监》

主要角色
孙悟空:武生
太白金星:生

情节
孙悟空在花果山上,自立为王。玉帝见其大闹水府,神通广大,遂命太白金星招至天上,封为弼马温,加以羁糜。孙悟空至任所,始知弼马温系看马小官,大怒,捣毁御马监,打出南天门。玉帝不得已,乃加封孙悟空为齐天大圣。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五集:郑法祥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3.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牌。牛魔王、蛟魔王、狮魔王、狨魔王、鹏魔王、猕魔王同上。)
牛魔王、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点绛唇牌) 隐居山岗,自立为王,神通广,盖世无双,四海美名扬。

牛魔王  (念)     群仙修炼在山岗,

蛟魔王  (念)     崖穴洞中隐身藏。

狮魔王  (念)     五内丹成得大道,

牛魔王、
蛟魔王、

狮魔王  (同念)    弟兄结义把名扬。

牛魔王、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白)    我乃——

牛魔王  (白)     牛魔王是也。

蛟魔王  (白)     蛟魔王是也。

狮魔王  (白)     狮魔王是也。

狨魔王  (白)     狨魔王是也。

鹏魔王  (白)     鹏魔王是也。

猕魔王  (白)     猕魔王是也。

牛魔王  (白)     众位贤弟请了。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白)    请了。

牛魔王  (白)     你我弟兄,自与美猴王结义以来,情同骨肉。近日闻得他在东海龙宫宝库内,得来定海神针,名为如意金箍棒,你我何不前去与他庆贺一番,不知众位贤弟意下如何?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白)    正合我等之意。

蛟魔王  (白)     既然如此,你我一同前往。

牛魔王  (白)     好。花果山去者。

(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二场】

(发点。四小猴执旗,通臂猿猴、赤考马猴各挎腰刀,排对站门同上。孙悟空上。)

孙悟空  (引子)    壮志凌霄,逞英豪,鬼神胆消。

(吹打。孙悟空坐。众猴同归西排。)

众猴   (同白)    大王在上,我等打躬。

孙悟空  (白)     站立两厢。

众猴   (同白)    喳!

(众猴同归原位。)

孙悟空  (念)     得来妙道乐悠悠,为借兵刃东海游。如意金棒世少有,宇宙群岛俺为头。

     (白)     某,花果山水帘洞主美猴王孙悟空。自得道而归,灭了恃强压弱的混世魔王,四海扬名。只是无有称手兵刃,俺又去至东海,得来如意金箍棒,大小变幻自如,十分称手,倒也心满意足。想俺得了此宝,那三山五岳的洞主,必然前来相会。

             小的们,

众猴   (同白)    大王。

孙悟空  (白)     尔等伺候了。

四青袍  (内同白)   六王到。

通臂猿猴 (白)     启爷:六位大王到。

孙悟空  (白)     有请。

通臂猿猴 (白)     我家大王有请。

(吹打。四青袍急领牛魔王、蛟魔王、狮魔王、狨魔王、鹏魔王、猕魔王同上。)

牛魔王  (白)     啊,贤弟。

孙悟空  (白)     大哥。众位贤弟。

孙悟空、
牛魔王、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笑)    啊哈哈哈……

(众人同进。)

牛魔王  (白)     呵,贤弟,闻得你在东海水晶宫内,得来称手兵刃,名为如意金箍棒,因此我等前来与你庆贺。

孙悟空  (白)     小弟虽然得了金棒,怎敢劳动大哥与众位贤弟前来庆贺,实是惭愧了。

牛魔王  (白)     贤弟说哪里话来,想你我乃是结拜弟兄,理当一贺。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白)    着哇,理当前来一贺。

孙悟空  (白)     多谢大哥与众位贤弟的美意。今备酒宴,大家同饮。

牛魔王  (白)     我等到此,又要叨扰了。

孙悟空  (白)     理当如此。

             小的们,

众猴   (同白)    有。

孙悟空  (白)     将酒宴摆下。

     (西皮导板)  将酒宴摆至在青石台上,

(起鼓声。众人同坐。)

孙悟空  (西皮原板)  听我把已往事细说衷肠:

             刀劈了混世魔谁不遵仰,

             重整理花果山自立为王。

             借兵刃我也曾龙宫去闯,

             有谁知他不念邻里情肠。

             大闹了水晶宫龙君胆丧,

             得来了金箍棒威镇四方。

             众兄弟齐聚在水帘洞上,

(众人同饮。)

孙悟空  (唱)     今日里饮琼浆喜乐非常。

牛魔王  (白)     贤弟啊!

     (唱)     听罢言来心欢畅,

             果然勇敢不寻常。

             愚兄敬你酒一觞,

(牛魔王斟酒。)

牛魔王  (唱)     唯愿贤弟寿无疆。

孙悟空  (唱)     大哥如此来夸讲,

             受之有愧却不当。

蛟魔王  (白)     二哥说话太谦让,

             有功不居世无双。

             大家一同献酒上,

(众人同敬酒。)

蛟魔王  (唱)     但愿你寿同天地长。

孙悟空  (唱)     列位贤弟将我让,

             义气相投非寻常。

牛魔王  (白)     啊贤弟,看天色已晚,我等要回洞去了。

孙悟空  (白)     再饮几杯。

牛魔王  (白)     酒已够了。改日再会。

蛟魔王、
狮魔王、
狨魔王、
鹏魔王、

猕魔王  (同白)    是呵!我们改日再聚。

孙悟空  (白)     好。改日再聚。

牛魔王  (白)     告辞了。

     (唱)     辞别贤弟回洞往,

(牛魔王、蛟魔王、狮魔王、狨魔王、鹏魔王、猕魔王同下。赤考马猴暗下。)

孙悟空  (唱)     改日相逢再叙衷肠。

(赤考马猴报上。)

赤考马猴 (白)     启禀大王:洞门之外,有一位天官,要求见大王。

孙悟空  (白)     呵!有位天官,要求见于我?

赤考马猴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这天官叫做什么名字?他是怎样的面貌?

赤考马猴 (白)     这位天官自称太白金星,是一位白发老公公。

孙悟空  (白)     想那太白金星,乃是天上的神仙,玉皇的臣子,来此何干?

(孙悟空想。)

孙悟空  (白)     既然到此,说爷有请。

赤考马猴 (白)     是。

             我家大王有请老天官。

(吹打。太白金星上,看。孙悟空出迎。)

孙悟空  (白)     呵老天官。

(太白金星见,喜。)

太白金星 (白)     你就是美猴王么?

孙悟空  (白)     正是。

太白金星 (白)     啊美猴王。

孙悟空  (白)     老天官。

太白金星 (白)     啊!

孙悟空  (白)     啊!

(孙悟空、太白金星对笑。)

孙悟空  (笑)     哈哈哈!

(孙悟空、太白金星同进,对坐。)

孙悟空  (白)     不知天官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太白金星 (白)     岂敢。我来得鲁莽,大王海涵。

孙悟空  (白)     岂敢。啊天官驾临敝山,不知为了何事?请道其详。

太白金星 (白)     只因玉帝闻得大王你,得道而归,又灭了混世魔王,与众除害,故差小仙前来相请大王,去到上界一叙,望大王勿辞。

孙悟空  (白)     怎么,玉帝命你前来请我去到上界一叙么?

太白金星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这倒是巧得很。我正想去往天宫观看观看,不想老天官你就来请,岂不是巧得很么?

太白金星 (白)     这倒是实在巧得很哪!

孙悟空  (白)     呵!

太白金星 (白)     呵!

(孙悟空、太白金星对笑。)

太白金星 (笑)     哈哈哈!

孙悟空  (白)     但不知我们几时前去?

太白金星 (白)     我们即刻前去。

孙悟空  (白)     好。

             小的们,

众猴   (同白)    啊!

孙悟空  (白)     与爷更衣。

众猴   (同白)    啊!

(吹打。孙悟空脱蟒袍。)

孙悟空  (白)     啊老天官,我们走呵!

(通臂猿猴拉孙悟空。)

通臂猿猴 (白)     呵大王。

孙悟空  (白)     何事?

(通臂猿猴小声。)

通臂猿猴 (白)     请大王与这位老天官商议,也将我们带上天去,一同玩耍玩耍可好?

孙悟空  (白)     好。待我与他商量,商量。

(孙悟空回向太白金星。)

孙悟空  (白)     啊,老天官,

太白金星 (白)     美猴王何事?

孙悟空  (白)     我此番去往上界,将我这儿孙留在洞中,实是放心不下。我有意将他们也带了上去,一同玩耍玩耍,你看如何?

太白金星 (白)     怎么,你将他们也要带到上界去玩耍玩耍么?

孙悟空  (白)     不错不错,就这样般罢!

             小的们,

众猴   (同白)    有。

孙悟空  (白)     咱们走走走哇!

(太白金星大惊。)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慢来慢来。啊美猴王。

孙悟空  (白)     老官儿。

太白金星 (白)     我想你这些子子孙孙,成千成万的,怎能前去?纵然到了上界,教我如何安排呀?此事大大使不得。

孙悟空  (白)     无妨。到了上界,教他们随随便便的玩耍玩耍就是。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越发的使不得了。这这这……便怎么处?

(太白金星想。)

太白金星 (白)     有了。这样罢:我先同你去往上界,见了玉帝之后,安排停当,再来接你这些儿孙,你看如何?

孙悟空  (白)     这也使得。

(孙悟空向众小猴。)

孙悟空  (白)     呵小的们,爷先到上界,见了玉帝之后,安排停当,再接尔等到上界玩耍就是。

通臂猿猴 (白)     啊大王,你到了上界,享了荣华富贵,千万莫把儿孙们忘了。

(众小猴同展泪。)

孙悟空  (白)     你爷出世以来,铁石为心,刚强为性,岂是那见贵忘义,厌故喜新之辈!你等不必多疑,听爷吩咐。

     (西皮摇板)  尔等但把宽心放,

             爷到上界看端详。

             诸事安排皆停当,

             再接尔等上天堂。

众猴   (同白)    遵命。

(众猴同下。)

太白金星 (西皮摇板)  大王随我出洞往,

(太白金星、孙悟空同出,同走圆场。)

太白金星 (西皮摇板)  只见空中云飞扬。

             你今到了凌霄上,

             可称得贵客到天堂。

(行弦。)

孙悟空  (白)     啊老官儿,你说些什么?

太白金星 (白)     我说你到了上界,见了玉帝,可称得是一位贵客。

孙悟空  (白)     咳,想俺孙悟空,生长山中,诸事未见,是一个愚夫,怎当得“贵客”二字。

太白金星 (白)     啊美猴王,这话不是这样的讲法啊!

孙悟空  (白)     要怎样的讲呢?

太白金星 (白)     想你虽然生长在山中,也曾游过各大部州,得来妙道;回转故乡,又灭了混世魔王,谁能比得?今日到了上界,称得起是一位大大的贵客。

孙悟空  (白)     未必罢?

太白金星 (白)     当然哪!

孙悟空  (白)     呵!

太白金星 (白)     呵!

(孙悟空、太白金星对笑。)
孙悟空、

太白金星 (同笑)    哈哈哈!

孙悟空  (西皮摇板)  听他言来心欢畅,

             太白尊敬我美猴王。

             喜从中来把话讲,

             再和金星说衷肠。

     (白)     呵老官儿,

太白金星 (白)     美猴王。

孙悟空  (白)     你言道我到了上界,一定是贵客相待,但是一件。

太白金星 (白)     哪一件?

孙悟空  (白)     想你偌大年纪,膝硬足软,走起路来,是这样慢慢腾腾的,可几时才能走到上界呵?

太白金星 (白)     呵美猴王,你不要小看了我呀!若论走路哇!嘿嘿,我比你快得多得多,只怕你要落在后面哪!

孙悟空  (白)     怎么,要论走路,你比我快的多得多?

太白金星 (白)     那是自然。

孙悟空  (白)     但不知你是怎样的走法呢?

太白金星 (白)     不满你讲,我会驾云。

孙悟空  (白)     啊!你会驾云哪?

太白金星 (白)     正是。我们上界的大罗神仙,哪个不会驾云哪!

孙悟空  (白)     是是。请问老天官,你驾的是什么云哪?

太白金星 (白)     驾的是祥云,极快无比。

孙悟空  (白)     好。就请老天官驾起祥云,将我带上一带,到了上界,我是感恩不尽。

太白金星 (白)     美猴王,说哪里话来,我们今日见面,如同故交,何必这样客气,慢说你一人,就是十位八位,我也能带他一同上天哪!

孙悟空  (白)     喂呀!有如此的奥妙,实在是令人钦佩。不知你是怎样的带法啊?

太白金星 (白)     是这样的带法:你将我衣衿扯住,我念动真言,你就能够随我一同驾云前往。但是一件。

孙悟空  (白)     哪一件?

太白金星 (白)     你要讲眼闭上,千万不可睁开。

孙悟空  (白)     却是为何?

太白金星 (白)     是你不知。我驾起祥云高万丈,耳际风声如雷,你若睁开了眼,望下一看,心中定然害怕,你那手这样一松,可就掉将下去,摔个肉泥烂酱,你命休也!

孙悟空  (白)     原来如此。我不睁眼就是。

太白金星 (白)     好。如此你先把眼闭上了。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闭眼。)

太白金星 (白)     你再将我的衣衿扯住。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扯衣。)

太白金星 (白)     你要扯住了。

孙悟空  (白)     扯住了。你驾云罢!

(孙悟空看。)

太白金星 (白)     你怎么睁开了眼了哇?

孙悟空  (白)     我同你讲话呀!

太白金星 (白)     不要讲了,快将眼闭上,我要驾云了哇!

孙悟空  (白)     是是是。你驾云吧!

太白金星 (白)     你千万不要松手,我教你松手,你再松手。你若不听我言,出了差错,休得怨我!

孙悟空  (白)     晓得了,你放心罢!我决不敢松手,你快快驾云吧!

太白金星 (白)     好。待我驾云者。

     (西皮摇板)  悟空将衣来扯定,

             老朽即刻驾祥云。

             袍袖一展往空行,

(太白金星走圆场,孙悟空扯衣衿随走圆场,偷看,暗笑。)

孙悟空  (西皮摇板)  不由老孙笑吟吟。

             暗驾筋斗往前进,

(孙悟空暗翻下。太白金星走圆场,回头看,不见孙悟空,大惊。)

太白金星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不见悟空我胆战惊。

     (白)     哎呀呀,这个猴头是真真的可气。我教他不要睁眼,他是一定的睁了眼,掉下去了。这……便怎么处?待我快快寻他一寻。

(太白金星往下看,寻。)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怎么不见哪?

(太白金星叹气。)

太白金星 (白)     嗐,这个猴头是真真作死,我教他扯住了我的衣衿,千万不要松手,这样的不听。嗐,也是他命该如此,不能怨我。

(太白金星往下看,往里前看,大惊。)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我以为他不过是山野的魔王,他的能力不过是驾风使雾,哪能比得天上的大罗神仙能驾祥云呢!不料这个猴头,也会驾云,而且比我还快上数倍,待我唤他一唤。

             呵美猴王,你慢走,我赶你来了。

     (西皮摇板)  暗骂猴头真可恨,

             不该愚弄太白星。

             急驾云头往前行,

             赶上前去我要问分明。

(太白金星追下。)

【第三场】

(神茶、郁垒同上。)

神茶   (念)     奉了玉帝命,

郁垒   (念)     把守南天门。

神茶   (白)     你我奉了玉帝勅命,把守南天门,以防妖魔妖仙私入天界,混乱天宫,小心伺候。

郁垒   (白)     请。

(郁垒守下场门。孙悟空上。)

孙悟空  (唱)     来到了南天门用目看,

             果与尘世不一般。

             水晶为壁玉为殿,

             清静难把微尘沾。

             祥云霭霭琼宫掩,

             瑞彩缤纷金阕漫。

             心中甚喜我往前赶,

神茶、

郁垒   (同白)    呔,何方的妖仙,敢往前闯哪?

孙悟空  (唱)     尔等为何将我拦?

神茶   (白)     大胆的妖仙,还不与我退去。

孙悟空  (白)     啊,俺要进去,你们拦阻,是何道理?

神茶   (白)     我等奉了玉帝勅旨,把守南天门,无论群仙列宿,无旨不得擅入。你今到此,大模大样,就往里闯,闯出祸来,哪个担待?

孙悟空  (白)     原来如此。我对你们讲:我并非私自前来,乃是你们玉帝请我来的,不必拦阻,放俺进去。

神茶   (白)     慢来慢来。既是玉帝请你来的,可有旨意?

孙悟空  (白)     什么旨意?

郁垒   (白)     就是凭据。

孙悟空  (白)     虽然无有凭据,那玉帝差太白金星请我到此,难道你们就不知道么?

郁垒   (白)     既然玉帝差太白金星请你到此,为何不见金星之面,岂不是说谎?

神茶   (白)     着哇!你是完全说谎啊!

(孙悟空笑嘻嘻。)

孙悟空  (白)     是你们不知,我的云头快,他的云头慢,故而落在后面。你们放心吧!快快闪开,让我进去。

(神茶怒。)

神茶   (白)     且慢。既是金星在后,你就站在此处等他一等,一同进去。

郁垒   (白)     着哇!等他到此,一同进去。

(郁垒发狠。孙悟空楞怒。)

孙悟空  (白)     嘿嘿,我把你这两个不识货的毛神。

神茶   (白)     呵,什么叫做不识货呵?

孙悟空  (白)     想你孙爷爷今日到此,是请来的上宾,岂能将贵客拒之门外,叫你孙爷费了许多的唇舌,还是不放我进去,看将起来,只好送点礼物与你们吃吃,方能进去。

神茶   (白)     什么礼物?

郁垒   (白)     快些取来。

(孙悟空暗抓拳头。)

孙悟空  (白)     就是肉拳头,送你们吃。

(神茶、郁垒见惊。)
神茶、

郁垒   (同白)    呵!

太白金星 (内白)    美猴王慢动手。

(太白金星跑上,瞪眼,气喘不语。孙悟空见太白金星,扶。)

孙悟空  (白)     呵老官儿,你来了。

(太白金星发愣。)

太白金星 (白)     我……我来了。

孙悟空  (白)     你来的好。

(太白金星看。)

太白金星 (白)     呵美猴王,我实在上了你的当了哇!

孙悟空  (白)     你怎么上了我的当呢?

太白金星 (白)     你教我驾云带你,不想你也会驾云,你的云比我快上数倍,我岂不是上了你的当了么?

孙悟空  (白)     啊老官儿,打从我抓了你的衣衿,不想我手指无力,被你这样一甩,甩到这南天门来了。

太白金星 (白)     好了好了,我实是被你愚弄了,你真真是一个顽皮的大王呵!

孙悟空  (白)     笑话了哇!

太白金星 (白)     呵!

(孙悟空、太白金星对笑。)
孙悟空、

太白金星 (同笑)    哈哈哈!

(神茶、郁垒同向前。)
神茶、

郁垒   (同白)    原来金星到了,我等有礼。

太白金星 (白)     还礼。呵神茶、郁垒,你二人因何与美猴王争吵起来?

神茶、

郁垒   (同白)    这个。

孙悟空  (白)     啊老官儿,你这厢来,我对你讲。

太白金星 (白)     美猴王讲些什么?

孙悟空  (白)     你可是奉玉帝之命请我来的,是与不是?

太白金星 (白)     是呵!我奉玉帝之命请你上界,是一些儿也不错呵!

孙悟空  (白)     我来到这南天门,他们不放我进去;是我说明此事,他们还是不放,因此惹恼与我,与他们争斗起来。不用你管,待我与他们打上几下,你看看能力如何?

(孙悟空举手要打。太白金星拦。)

太白金星 (白)     慢来慢来。啊美猴王,不必动怒,他们是不知,待我向前问来。

孙悟空  (白)     你去问他一问。

太白金星 (白)     是。待我问来。

(太白金星向神茶、郁垒。)

太白金星 (白)     呵神茶、郁垒,他乃是花果山水帘洞的洞主美猴王孙悟空。我奉玉帝勅旨,请他到此。是我们上界的贵客,不可慢待。你二人还不向前赔礼!

(神茶、郁垒同暗叹气。)
神茶、

郁垒   (同白)    呵美猴王,我二人不知,多有得罪,望美猴王恕罪。

(神茶、郁垒同揖。)

孙悟空  (白)     罢了罢了。呵二位,有道是不知者不怪罪。

神茶、

郁垒   (同白)    多谢美猴王的海量。

太白金星 (白)     从今以后,再若出入,不可冒犯,记下了。

神茶、

郁垒   (同白)    是是。

太白金星 (白)     呵美猴王,我们凌霄去者。

     (唱)     猴王随我金阕往,

孙悟空  (唱)     凌霄殿上见玉皇。

(太白金星、孙悟空同下。神茶、郁垒对看。)
神茶、

郁垒   (同白)    嗐!

神茶   (唱)     晦气吹到我身上,

郁垒   (唱)     偏偏遇见美猴王。

(神茶、郁垒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四大铠、文曲星、玉帝同上。)

玉帝   (唱)     恨悟空闹水府应遭天谴,

             太白星来保奏姑且从宽。

             修下了招安旨带领引见,

             假封官来拘留管束从严。

             太白星此一去未见回转,

(玉帝内坐。)

玉帝   (唱)     倒教孤时刻里挂在心间。

(太白金星领孙悟空同上。)

太白金星 (唱)     今奉玉帝来宣诏,

             不由金星喜心梢。

             回头便把猴王叫,

孙悟空  (白)     在。

太白金星 (唱)     快快随我上凌霄。

     (白)     你我来到凌霄殿了,你要稳重些才是。

孙悟空  (白)     是是。

(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这就是凌霄殿?

太白金星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玉帝就在这里面么?

太白金星 (白)     不错,就在这凌霄殿内。你要放稳重些才好。

(孙悟空望。)

孙悟空  (白)     呵老官儿,那旁金碧交辉,祥云霭霭,是什么所在?

太白金星 (白)     那是圣母的瑶池宫呵!

孙悟空  (白)     啊,瑶池宫就在哪里?

太白金星 (白)     正是。

(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啊老官儿,那一旁紫光焕彩,瑞气飞腾,又是什么宫殿哪?

太白金星 (白)     那是太上老君的兜率宫,炼丹之处。

孙悟空  (白)     什么太上老君,他炼的是什么丹?我却不知,请你说知。

太白金星 (白)     你是不知。那太上老君姓李,乃是得道的上仙。他炼的是金丹,凡人吃了长生不老,仙人吃了益寿万年。

孙悟空  (白)     啊!

(孙悟空暗喜。)

孙悟空  (白)     有这等的妙法。老官儿,我同你去见见,玩耍玩耍。

(太白金星拦。)

太白金星 (白)     慢来慢来。我们先上凌霄,见了玉帝之后,再去寻他,也还不迟啊!

孙悟空  (白)     好。我们去见玉帝。

(孙悟空急往前闯。太白金星见大惊,急拦。)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慢着慢着。

(孙悟空发愣。)

孙悟空  (白)     呵老官儿,你说去见玉帝,怎么又将我拦住,这是和缘故哇?

太白金星 (白)     呵美猴王,这不是你那花果山上,随便你走来走去,我们这上界有尺寸的呀!

孙悟空  (白)     呵,这天宫之上,有尺寸的?

太白金星 (白)     是啊!有尺寸的。

孙悟空  (白)     请问老官儿,这上界有多长多大,是多少方寸?请你说来一听。

太白金星 (白)     嗐,不是那个尺寸,我说的是礼节的尺寸。

孙悟空  (白)     什么礼节?你说与我听听。

太白金星 (白)     哎呀,要说礼节,是多得很,一时焉能说得清。若论礼节,上殿有上殿的礼节,下殿有下殿的礼节,见玉帝的礼节,是种种不同的啊!

孙悟空  (白)     这样罢:你把见玉帝的礼节说说,我学他一学。

太白金星 (白)     事到如今,我再带你去往礼部学礼,是来不及了。

(太白金星想。)

太白金星 (白)     这样罢:见玉帝之时,你看我怎样行礼,你也怎样,我叫你说话,你再说话。不然么,就要失了礼节了。你看如何?

孙悟空  (白)     这倒容易了。我看你怎样行礼,我也怎样。

太白金星 (白)     对。

孙悟空  (白)     你叫我说话我再说。

太白金星 (白)     不错。

孙悟空  (白)     不然么就要失了礼节。

太白金星 (白)     对对对,你要记下了。

孙悟空  (白)     这容易的事儿,你放心,我记下了。

太白金星 (白)     好,随我上殿者。

     (唱)     猴王心灵性又巧,

             朝参礼仪你记牢。

孙悟空  (白)     晓得。

太白金星 (唱)     随我玉阶忙跪倒,

(太白金星上殿跪。孙悟空见太白金星跪,暗摇头,装未见,站在一边乱看。)

太白金星 (唱)     圣寿无疆驾安康。

玉帝   (白)     仙卿平身。

太白金星 (白)     谢玉帝。

玉帝   (白)     命你招安孙悟空,可曾到殿?

太白金星 (白)     今在殿角候旨。

玉帝   (白)     宣他进前答话。

太白金星 (白)     遵旨。

(太白金星回身找孙悟空不见,惊,乱看,见孙悟空与侍卫谈心,大惊,急向前。)

太白金星 (白)     你在此做甚?

孙悟空  (白)     我与他谈谈心。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这凌霄殿上,岂是你谈心之处?玉帝在上面问话,你不要走开呀!

孙悟空  (白)     他问他的话,与我何干哪!

太白金星 (白)     嗐,玉帝问话,你要回答的才是呀!

孙悟空  (白)     呵老官儿,我若回答,岂不失了礼节了么?

太白金星 (白)     咳,你回答与他,这是道理。常言道:上问下答,乃是万世不移的道理呀!

孙悟空  (白)     哎呀呀!你这老头儿,真是反反复复的,全无半点忠实。

太白金星 (白)     啊,我怎见得不忠实呢?

孙悟空  (白)     你方才言道:见了玉帝,不要多话,你叫我说,我再说,那玉帝虽然问话,你也未曾叫我说,我若说了,又怕失了礼节。如今你又言道:要上问下答,若是不答,便是失礼,你这不是反反复复的话么?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哎呀!你不要这样的扳驳我了。快快向前答话吧!

孙悟空  (白)     该我说话了。

太白金星 (白)     是。快些去吧!

孙悟空  (白)     晓得。

(孙悟空向前走笑嘻嘻。)

孙悟空  (白)     呵玉帝大哥,你好哇!

(孙悟空一手扶肩,一手招须。玉帝瞪目发怒。)

玉帝   (白)     嗯!

(孙悟空见玉帝怒,向后退。)

孙悟空  (白)     这玉帝好大的架子。

众人   (同白)    还不跪下。

(孙悟空见众人声,发愣。众人大声。)

众人   (同白)    还不跪下。

(孙悟空愣,看见太白金星招手。)

孙悟空  (白)     请过来。

(太白金星向前。)

太白金星 (白)     何事?

孙悟空  (白)     这两旁的侍卫叫跪下,是叫哪个跪下?

太白金星 (白)     是叫你跪下。

孙悟空  (白)     怎么,叫我跪下?

太白金星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嘿嘿,他们真会捧粗腿呀!也罢,待我说上几句。

太白金星 (白)     你不要讲了。

孙悟空  (白)     怎么不要讲呢?

太白金星 (白)     你讲出祸来,我担待不起呀!

孙悟空  (白)     咳,我讲出祸来,我自己担待,与你无干。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这才糟糕哩!

孙悟空  (白)     什么糟糕哇!你且闪开了。

(孙悟空回身向玉帝,冷笑。)

孙悟空  (笑)     哈哈,哈哈……

玉帝   (白)     唗,大胆孙悟空,来到凌霄殿上,如此狂笑,是何理也?

孙悟空  (白)     你问我笑的是什么,我笑的是你这个玉皇大帝的架子,是真真的不小。

玉帝   (白)     呵,何出此言,你且讲来。

孙悟空  (白)     你且听道:想俺孙悟空在花果山是何等的快乐!是何等的自在!不想来到你这凌霄殿上,被你等轻视慢待与我;还有你这两旁的侍卫,当着你的面前,是这样的耀武扬威,大喊而特喊,叫我跪下,你坐在上面,是置之不理,这等的自高自大,自尊自贵,你可知这自大二字,是一个臭字,你真真是天字第一臭而不可闻也的玉皇大帝。

玉帝   (白)     唗,胆大的孙悟空,竟敢如此胡言,你可知孤在这三十三天乃是至尊之主,诸神列宿无不尊仰,你竟敢轻视与孤,你实是无礼。

孙悟空  (白)     啊!你怎么倒说我无礼呀!这真真是一个奇怪的笑话了。你道你是三十三天之主,你可知你孙爷爷也是七十二洞之王。你做你的玉皇大帝,我做我的美猴大王,你的事与我什么相干。是你派太白金星请我来的,若论主客二字,你是一主,我是一客,理当按宾客相待,你不接待,倒也罢了,你还轻视你孙爷爷。有道是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想你这不知情理的玉皇大帝,不思自过,反道旁人无礼,你是真真的岂有此理哇!

     (西皮摇板)  玉帝说话不思想,

             轻慢孙爷理不当。

             三十三天你为上,

             四海千山我为王。

             你在上界清福享,

             俺在下界受荣光。

             越思越想气上撞,

     (白)     罢!

     (西皮摇板)  暂且忍耐在心旁。

             辞别了太白星我回山往,

(太白金星拦。)

太白金星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大王息怒慢商量。

             回头再对玉帝讲,

             千万莫把大事伤。

玉帝   (白)     啊!

     (西皮摇板)  仙卿说话理甚当,

             孤不怪他你莫愁肠。

     (白)     仙卿不必忧虑,孤念他苦心修炼,得道非易,实为有用之才,所有之错,一概不究就是。

太白金星 (白)     多谢玉帝宽宥。

玉帝   (白)     文曲星,

文曲星  (白)     玉帝。

玉帝   (白)     你查看班部之中,缺少何职,也好命他前去赴任。

文曲星  (白)     启奏玉帝:各宫各殿,并无闲缺,唯有御马监内,无人掌管。

玉帝   (白)     啊金星,

太白金星 (白)     玉帝。

玉帝   (白)     孤封他御马监正堂官之职。就命你领他上任,下殿去罢。

太白金星 (白)     谢玉帝。

玉帝   (白)     退班。

(众人同下。太白金星向孙悟空道喜。)

太白金星 (白)     恭喜你了哇!哈哈……

(孙悟空仍怒。)

孙悟空  (白)     咳,事到如今,还喜的什么?

太白金星 (白)     方才玉帝言道:你来到上界,实是慢待你了,如今教我陪伴与你,去往御马监一叙,岂不是一喜么?

孙悟空  (白)     怎么,到御马监去?

太白金星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你去我不去。

太白金星 (白)     你怎么不去呢?

孙悟空  (白)     俺要回花果山,建设洞府,操练儿孙,是磨刀掌剑,整顿貔貅,以防这些倚强压弱,倚大压小,不通情理的帝王之辈。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美猴王,你不要辜负了玉帝之心。来来来,我们走罢!哈哈哈!

(太白金星扯孙悟空,同下。)

【第五场】

(监丞、监副托盘内放官袍履带同上。)

监丞   (念)     职守卑微事最繁,

监副   (念)     养马洗刷甚艰难。

(监丞向监副。)

监丞   (白)     今有玉帝新派一位御马监正印官长,今日到任,你我备得官袍带履,前去迎接。

监副   (白)     远远望见太白金星与长官来也!

(太白金星领孙悟空同上。)

太白金星 (唱)     你莫要心烦恼随我前往,

(监丞、监副同向孙悟空。)
监丞、

监副   (同白)    迎接长官。

(监丞、监副同跪。孙悟空见,向太白金星。)

孙悟空  (唱)     他二人因何故跪在道旁?

     (白)     啊老官儿,他们为何跪在此处?

太白金星 (白)     他们是御马监内的监丞、监副,前来迎接于你的呀!

孙悟空  (白)     迎接于我,何必跪下?起来起来。

监丞、

监副   (同白)    多谢长官。

(监丞、监副同起身。)

太白金星 (白)     监丞、监副,你二人前面带路,御马监去者。

监丞   (白)     是。

(监丞走圆场凹进。)

监丞   (白)     请长官冠戴。

(监丞、监副同献盘。)

孙悟空  (白)     这是何意?

太白金星 (白)     是你不知,这是冠袍带履,玉帝送你穿戴的。

孙悟空  (白)     这倒不用,何必又如此客气呢!

太白金星 (白)     这是玉帝之心,不要辜负与他。

孙悟空  (白)     好好好,待我穿戴起来。

监丞   (白)     动乐。

(吹打。监丞、监副与孙悟空穿戴。)

太白金星 (白)     哎呀呀!你这样穿戴起来,是威严得很哪!

孙悟空  (白)     老官儿,你看我穿戴起来可好看么?

太白金星 (白)     好看。

(孙悟空向监丞、监副。)

孙悟空  (白)     好看?

监丞、

监副   (同白)    好看哪!

(孙悟空向太白金星。)

孙悟空  (白)     有威风么?

太白金星 (白)     有威风。

监丞、

监副   (同白)    不错,有威风。

太白金星 (白)     不但有威风,而且美观得很哪!

(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对。

(孙悟空指胸前补子。)

孙悟空  (白)     这上面还有花呢!

太白金星 (白)     本来有花呀!

(孙悟空、太白金星对笑。)
孙悟空、

太白金星 (同笑)    哈哈哈……

太白金星 (白)     呵监丞、监副,你等好好伺候长官,我要回复玉帝去了。

监丞、

监副   (同白)    遵命。

孙悟空  (白)     呵老官儿,你怎么要走哇?

太白金星 (白)     我要回复玉帝,回来再陪伴与你。

孙悟空  (白)     好。你去罢!我是不见他的了。

太白金星 (白)     既然如此,我告便了。

孙悟空  (白)     请便。

(太白金星欲走,孙悟空拦。)

孙悟空  (白)     啊老官儿。

太白金星 (白)     何事?

孙悟空  (白)     你去之后,难道我就在此处么?

太白金星 (白)     是啊!你就在此处安睡玩耍,有监丞、监副陪伴于你,任你分派;还有御马监之事,也任你安排调度,岂不快乐么?

孙悟空  (白)     就依老官儿罢!你要时常来的呀!

太白金星 (白)     我见了玉帝之后,就来陪伴与你。

孙悟空  (白)     如此,你就请便罢!

太白金星 (白)     是,告辞了。

(太白金星出,孙悟空随后跟出,太白金星回头见,惊。)

太白金星 (白)     你往哪里去呵?

孙悟空  (白)     我出来送你呵!

太白金星 (白)     不必送了,你请进去罢!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进。)

太白金星 (白)     真真顽皮得很哪!哈哈哈!

(太白金星下。)
监丞、

监副   (同白)    长官请上,我等叩头。

孙悟空  (白)     咳,不必如此,快快请起。

监丞、

监副   (同白)    多谢长官。

(监丞、监副同起,背供。)

监丞   (白)     看这位长官,实在的是一位好长官,一些架子全无哇!

监副   (白)     是啊!真真是一位好长官哪!

(孙悟空四处看,见公案桌。)

孙悟空  (白)     啊监丞、监副。

监丞、

监副   (同白)    我来问你:这公案之位,是哪一位坐的?

监丞   (白)     这是长官坐的宝位呀!

孙悟空  (白)     怎么,是我坐的?

监丞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好。待我坐下,再来叙谈。

监丞、

监副   (同白)    长官请坐。

(孙悟空坐,看桌案上所摆之物,忽见印盒。)

孙悟空  (白)     这是什么物件?

监丞   (白)     这不是物件,是印。

孙悟空  (白)     印做什么用的?

监丞   (白)     哎呀呀长官,你如今做了官了,全凭这个印哪!

孙悟空  (白)     啊,我做了官了?

监丞   (白)     是啊!你做了官都不知道么?

监副   (白)     长官,你穿的就是官服,都不晓得么?

孙悟空  (白)     可谁知道做官呢?我这个官,真真是一个糊涂官儿。

(孙悟空把印拿起,翻来覆去看,用手摇,印盒乱响,大喜向外跑。监丞拦。)

监丞   (白)     呵长官往哪里去啊?

孙悟空  (白)     回花果山去。

(监丞惊。)

监丞   (白)     回花果山作甚哪?

孙悟空  (白)     回花果山叫我那儿孙们见识见识这个印儿。

监丞   (白)     哎呀长官,依小官看来,你是头一次做官吧?

孙悟空  (白)     可谁说不是呢!

监丞   (白)     呵长官,这个印动也动不得的。

孙悟空  (白)     怎见得?

监丞   (白)     你将印带回花果山,岂不是落个带印脱逃之罪!这玉律甚严,我等吃罪不起,望长官思之。

孙悟空  (白)     哎呦呦,这样一个印儿,有什么稀罕?我回去看看就来的,你们放心吧!

(孙悟空欲走。监丞、监副急扯住。)
监丞、

监副   (同白)    哎呀呀长官哪!我们实是担待不起,请长官留步吧!

(监丞、监副同跪。)

孙悟空  (白)     好了,好了。我不去了,你们起来罢!

监丞、

监副   (同白)    多谢长官。

(监丞、监副同起身。)
监丞、

监副   (同白)    哎呀呀,吓死我也!

(孙悟空归内坐,印放桌上。监丞取簿。)

监丞   (白)     呵长官,这是簿籍,请长官查点。

孙悟空  (白)     待我看来。

(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呵监丞,这簿籍之上,有许多的良马,今在何处?

监丞   (白)     现在超凡厅内。

孙悟空  (白)     领我去看。

监丞   (白)     长官随我来。

(监丞、孙悟空同走小圆场。)

监丞   (白)     长官请看。

(监丞指。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这里面有多少良马?

监丞   (白)     这里面有三千五百骑。

孙悟空  (白)     咳,这许多的良马,叫我怎样的乘骑呢?太多了。

(孙悟空看簿。)

孙悟空  (白)     啊监丞。

监丞   (白)     长官。

孙悟空  (白)     这簿上有一骑名为玉花骢,今在何处?

监丞   (白)     那边就是玉花宝马。

(监丞指下场门。)

监丞   (白)     长官请看。

(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这就是玉花宝马?

监丞   (白)     正是。

(内马声大叫。)

孙悟空  (白)     啊,这马咆哮嘶鸣,定然是烈性。

监丞   (白)     是呵!此马性情最烈。

孙悟空  (白)     此马何人乘骑的?

监丞   (白)     乃是玉帝乘骑的。

孙悟空  (白)     呵,是玉帝乘骑的!

(内马声乱叫。)

孙悟空  (白)     想玉帝乘骑之马,都如此厉害,真真可恼。待我来教训教训它。

监丞   (白)     哎呀长官,切莫靠近。此马性情恶烈,倘若伤着长官,那还了得么?

孙悟空  (白)     无妨。俺有降龙伏虎之能,何况一个小小的马儿。你们站开,不用在此伺候。

监丞、

监副   (同白)    是是。

(监丞、监副同往后退,同看。)
监丞、

监副   (同白)    呵长官小心了。

孙悟空  (白)     待我向前看来。

(孙悟空向下场门望,内马大声乱叫不止。)

孙悟空  (白)     呔,大胆的孽畜,你孙爷爷在此,竟敢如此咆哮乱纵,还不与我站稳。

(马小声叫。)

孙悟空  (白)     不许你叫,与我停声。

(孙悟空见马来回动。)

孙悟空  (白)     你怎么还摆来摆去的,与我站定,你若动一动,我就要了你的命。

(监丞、监副见马不叫不动,同大笑。)
监丞、

监副   (同白)    哈哈哈!呵长官,你果有此能力,这马听你的话呀!叫它不动,它就不动;叫它不叫,它就不叫了,真真是令人钦佩呀!哈哈哈!

孙悟空  (白)     这是一点小事,算不了什么!哈哈哈……

监丞   (白)     啊长官,我们今日还备下了一桌酒宴,与长官你接风贺喜的呀!

孙悟空  (白)     怎么有酒?

监副   (白)     不但有酒,还有许多的珍馐美味呵!

孙悟空  (白)     好。我们先去吃酒,吃了酒再来查点。

监丞   (白)     是。

(孙悟空将簿交监丞,同回。)

监丞   (白)     请长官往后厅饮酒,你看如何?

孙悟空  (白)     我们就在此处饮罢!

监丞   (白)     是。待我去取酒。

监副   (白)     我去取菜。

(监丞、监副同下。孙悟空归内坐。监丞、监副托酒、菜同上,同放。监丞斟酒。)

监丞   (白)     请长官饮酒。

孙悟空  (白)     你们也坐下吃酒。

监丞   (白)     我们伺候长官,焉敢同坐而饮,实是不敢。

监副   (白)     是呵!我们不敢,请长官自饮罢!

孙悟空  (白)     咳,什么长官,长官,我们俱是一样。来来来,坐下一同饮酒。

监丞、

监副   (同白)    是是是。多谢长官。

(监丞背身向监副。)

监丞   (白)     看这位长官,真是一位直爽的好人哪!

监副   (白)     是啊,真是一位好长官哪!

监丞、

监副   (同笑)    哈哈哈!

(监丞、监副取长凳同坐。)

孙悟空  (白)     来来来,待我与你们斟上。

监丞、

监副   (同白)    哎呀呀,这就不敢,我们自己斟上就是。

(监丞、监副同斟酒。)
监丞、

监副   (同白)    长官请酒。

孙悟空  (白)     请。

(孙悟空饮,斟。)
监丞、

监副   (同白)    请问长官,来到上界,有多年了罢?

孙悟空  (白)     不瞒二位讲,我头一次来呀!

监丞、

监副   (同白)    呵,是头一次来?

孙悟空  (白)     正是。你们玉帝派太白金星请我来的,我这官也是糊里糊涂做上的。

监丞、

监副   (同白)    原来如此。长官请酒。

孙悟空  (白)     请。

(孙悟空饮。)

孙悟空  (白)     呵监丞,

监丞   (白)     长官。

孙悟空  (白)     我来问你。

监丞   (白)     长官有何金言,只管说来。

孙悟空  (白)     我如今做了这个官,大概是不小哇?

监丞   (白)     长官的官位么?

孙悟空  (白)     哼,是不小吧?

(监丞看情,想,随答。)

监丞   (白)     不小不小。

孙悟空  (白)     既然不小,我比玉帝是差不多吧?

监丞   (白)     哎呀呀长官,说起来你既未曾做过官,一定不懂得做官的道理罢!

孙悟空  (白)     可谁想要做官呢,我本来就不懂得做官的道理。

监丞   (白)     这也难怪了。不瞒长官讲,你的官位若是比玉帝么?

孙悟空  (白)     一个样罢?

(监丞摇手。)

监丞   (白)     差得多得多呢!好比那天地相隔之远哪!

孙悟空  (白)     此话怎讲?

监丞   (白)     想玉帝执掌三十三天各宫各殿,诸神各宿无不听玉帝勅命,犹如下界帝王之尊。长官你,也就是在这御马监内,调动一切之事,除此之外,不得多问,岂不是相差天地么?

孙悟空  (白)     啊,我明白了。但是那玉帝派我在此所管何事呵?

监丞   (白)     所管的么:养马、喂马、洗马、刷马、看守这些良马,不过是一个看马官哪!

监副   (白)     是呵!就是一个小小的马夫官。

(孙悟空怒。)

孙悟空  (白)     这个官叫做什么名儿?

监丞   (白)     这个官,叫做弼马温。

孙悟空  (白)     什么?

监副   (白)     弼马温。

(孙悟空大怒。)

孙悟空  (白)     哇……呀!

(孙悟空推案桌倒,监丞、监副见大惊,将桌移出。)

孙悟空  (西皮散板)  玉帝做事太不该,

             诓我老孙为何来?

             既然请我到天界,

             量才使用理应该。

             喂马贱差将我派,

             欺我老孙太愚呆。

             奴仆帽儿我不戴,

             脱下贱衣地下摔。

             取出了金箍棒我反下界,

(孙悟空取棒乱打。)
监丞、

监副   (同白)    哎呀长官哪!千万不要动怒呵!哎唷唷,都打坏了。

(内马声乱叫。)
监丞、

监副   (同白)    马也打跑了。

(孙悟空把坐椅打倒。)

孙悟空  (西皮散板)  要把这凌霄殿闹得翻转来。

(孙悟空欲走。监丞、监副同拦。)
监丞、

监副   (同白)    长官你不要走呵!

(孙悟空推。)

孙悟空  (白)     嗐!

(孙悟空怒下。监丞、监副倒退起。)

监丞   (白)     哎呀呀,这位长官大发雷霆,将御马监俱都打坏,良马惊走,这……这便怎么处?

监副   (白)     你我快快禀知太白金星,再转奏玉帝,你看如何?

监丞   (白)     事到如今,别无办法,只好禀知金星便了。

监副   (白)     我们速速前往。

(监丞、监副同下。)

【第六场】

孙悟空  (内西皮导板) 捣毁了御马监怒气难解,

(孙悟空上。)

孙悟空  (唱)     不由我一阵阵怒满胸怀。

             可恨玉帝度量窄,

             把我老孙当蠢才。

             官封我弼马温心中实不爱,

             一心捣他的凌霄白玉阶。

             回到了花果山叫唤儿孙到天界,

(孙悟空看。)
神茶、

郁垒   (内同白)   呔,休往前进哪!

孙悟空  (白)     啊!

(神茶、郁垒同上。)

孙悟空  (唱)     尔等们又阻拦所为何来?

     (白)     啊,俺今要出天门,你等为何又要阻拦?

(神茶看。)

神茶   (白)     呵我当是哪个,原来是弼马温哪!

(孙悟空怒。)

孙悟空  (白)     呸,什么弼马温?是你孙爷爷。

神茶   (白)     爷爷也罢!奶奶也罢!你怒气不息,要往何方而去?

孙悟空  (白)     俺回花果山探望我那儿孙。不必多言,快些闪开让我出去。

(孙悟空向前走。)

神茶   (白)     慢来慢来。

(神茶拦。)

神茶   (白)     你倒说得容易。

孙悟空  (白)     怎么?

神茶   (白)     你不想想,我二人奉玉帝勅旨,把守这天门,无论群仙列宿,无旨不可私自出入。你今手使金棒,来到这天门,要想出去,是万万不能。

孙悟空  (白)     听你之言,是不放我出去?

神茶   (白)     要想出去,却也不难,三个字的考语。

孙悟空  (白)     哪三个字?

神茶   (白)     要旨意。

孙悟空  (白)     啊,要玉帝的旨意?

神茶   (白)     不错。无有旨意,休想出去。

孙悟空  (白)     我进来之时,那太白金星也曾对你们说过,任凭我出入,你今又来拦阻,是何道理?

郁垒   (白)     那太白金星说的是当日之话,任你出入。今日就要玉帝的旨意了。

神茶   (白)     对了。今日就要旨意了。

(孙悟空暗怒,想,看手中棒,点头。)

孙悟空  (白)     要别的无有,要旨意,是多得很哪!

神茶   (白)     既有旨意,快些拿了出来,待我们瞧上一瞧。

郁垒   (白)     我们看上一看。

孙悟空  (白)     有有有,待我取来。

神茶   (白)     快些取来,不要啰嗦。

孙悟空  (白)     是。

郁垒   (白)     快些拿来。

孙悟空  (白)     喳!

(孙悟空暗用棒向前一柱。神茶、郁垒大惊。)

神茶   (白)     这是怎样?

孙悟空  (白)     这就是旨意。你看。

(孙悟空照头一棒。)

神茶   (白)     哎呀!

(神茶坐倒。郁垒急。)

郁垒   (白)     怎么,讲打?

(郁垒向前扑,倒。)

郁垒   (白)     哎唷哇!

孙悟空  (白)     呸!

     (唱)     你二人真是眼瞎了,

             惹得孙爷气难消。

             金棒一举命难保,

(孙悟空打。神茶、郁垒兵器打掉,孙悟空打。)
神茶、

郁垒   (同白)    哎唷哎唷!

(神茶、郁垒同跪。)
神茶、

郁垒   (同白)    孙爷爷饶命罢!

孙悟空  (唱)     这就是玉旨你瞧不瞧?

神茶   (白)     孙爷爷我不瞧了。

(孙悟空向郁垒。)

孙悟空  (白)     你也看上一看。

郁垒   (白)     我也不看了。

孙悟空  (白)     你们再若瞧看,我就打死你们。

(孙悟空举棒。)
神茶、

郁垒   (同白)    哎呀呀,孙爷爷饶命罢!

孙悟空  (白)     你孙爷爷有恻隐之心,饶了你们。起来。

神茶、

郁垒   (同白)    是。多谢孙爷。

(神茶、郁垒同起。)
神茶、

郁垒   (同白)    啊唷啊唷……

(神茶、郁垒摸腿、手。)
神茶、

郁垒   (同白)    痛煞我也!

太白金星 (内白)    玉旨下。

神茶   (白)     禀知孙爷爷,玉旨到了。

孙悟空  (白)     玉旨前来,听他说些什么?

神茶、

郁垒   (同白)    是。

             接旨。

(吹打。太白金星上。)

太白金星 (白)     神茶、郁垒下跪。

神茶、

郁垒   (同白)    圣寿无疆。

太白金星 (白)     玉帝诏曰:今有孙悟空来到上界,只为官小职微,才大闹了御马监,本当将他治罪,姑念他得道非易,成道极难,一切之事,孤不怪罪;又命太白金星领旨一道,封他为齐天大圣之职,所有天门,任他出入,不可阻挡。玉旨读罢,望旨谢恩。

神茶、

郁垒   (同白)    谢玉帝。

(吹打。神茶、郁垒同起。孙悟空在旁挺身侧耳听。太白金星见孙悟空怒,急向前笑。)

太白金星 (白)     啊大圣,恭喜你了,贺喜你了哇!哈哈哈!

孙悟空  (白)     呵老官儿,非是我来怪你,想俺孙悟空,在花果山称王作祖,是何等的快乐,不想来到上界,糊里糊涂的做了一个弼马官儿,实在令人可恨。

太白金星 (白)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怪我,这是玉帝不知你的神通法力,故而慢待与你。如今那玉帝不但不怪,还封你齐天大圣之职。由此看来,你的官职是极大的了。自古以来,并无第二,因此我与你贺一个大大的喜呵!

     (笑)     哈哈哈!

孙悟空  (白)     如此说来,你是我的一位知心好友哇!

太白金星 (白)     我本来是你的好朋友哇!

孙悟空  (白)     呵!

太白金星 (白)     呵!

孙悟空、

太白金星 (同笑)    哈哈哈!

太白金星 (白)     呵,大圣,你暂且回转洞府休养休养,那玉帝又命张、鲁二班,修盖齐天圣府与你居住,但等工成之后,我再来接你上界,你看如何?

孙悟空  (白)     好,就依金星,俺便告辞了。

     (唱)     多蒙金星将我待,

             他封我齐天大圣称心怀。

             辞别了金星我回山寨,

             齐天府修盖好我再到天台。

     (白)     请。

(孙悟空下。)

太白金星 (白)     神茶、郁垒,好好看守天门,我回复玉帝去了。

太白金星、
神茶、

郁垒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369 ┊ 字数:17870 ┊ 最后更新:2007年07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