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纪母骂刘邦》

主要角色
纪母:老旦
刘邦:老生

情节
刘邦登基。大封功臣。独漏纪信的功劳。纪母上殿责备刘邦。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一集:何润初口述本整理

录入:周文武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8.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良、萧何、陈平、樊哙、随何、韩信同上,同念点绛唇牌。)

张良   (白)     张良。

萧何   (白)     萧何。

陈平   (白)     陈平。

樊哙   (白)     樊哙。

随何   (白)     随何。

韩信   (白)     韩信。

张良   (白)     诸位公侯请了。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请了。

张良   (白)     现今天下太平,我主大贺功臣,分茅列土,加官进爵。今在未央宫赐宴,我等躬逢其盛。远远望见圣驾来也。

(四太监、大太监、刘邦同上。)

刘邦   (引子)    破楚灭秦,幸喜得,天下太平。

     (念)     拔剑斩蛇起沛丰,干戈已熄灭重瞳。文臣武将真栋梁,未央赐宴庆大功。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臣等见驾,我主万岁。

刘邦   (白)     众卿平身。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内侍摆宴。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谢宴。

刘邦   (白)     众卿请酒。

(牌子。张良、萧何、陈平、樊哙、随何、韩信同饮酒。)

刘邦   (白)     众卿。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万岁。

刘邦   (白)     孤自斩蛇起义以来,灭秦破楚,平定天下,虽赖众卿之功,实仗三杰之力也。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何谓三杰?

刘邦   (白)     运筹决胜,孤之智谋不如张良,用兵布阵,孤之韬略不如韩信,理财行政,孤之才能不及萧何。此三人乃当世之人杰也。孤何幸得之!

陈平、
樊哙、

随何   (同白)    虽然三杰用功于国,然非万岁不能知也,非万岁不能用也。

张良、
萧何、

韩信   (同白)    臣等不过萤火之光,焉能比拟陛下当今之日月。

刘邦   (白)     内侍取酒,孤各赐三杰一大杯。

张良、
萧何、

韩信   (同白)    谢万岁。

刘邦   (西皮原板)  子房智略世少有,

             韩元帅乌江用智谋。

             萧丞相治国是好手,

             众卿戮力大功收。

             内侍与孤斟美酒,

             君臣共饮太平瓯。

萧何   (西皮原板)  萧何席前正饮酒,

             忽然一事记心头。

             急忙忙离席来启奏,

             尊一声万岁听理由:

             纪信荥阳功为首,

             可怜他替主一命休。

             今日诸臣受厚恩,

             请万岁追封到荒丘。

刘邦   (西皮摇板)  刘邦闻言双眉皱,

             卿家奏本没来由。

             当日荥阳孤逃走,

             纪信登车赚楚囚。

             虽然救驾功劳有,

             假扮天子罪为头。

             将功折罪孤不咎,

             往事休提一笔勾。

             丞相开怀且饮酒,

             人死何必再封侯。

萧何   (西皮摇板)  萧何不敢再开口,

张良   (西皮摇板)  张良一旁暗点头。

韩信   (西皮摇板)  韩信座上把眉皱,

陈平   (西皮摇板)  陈平席前低下头。

樊哙   (西皮摇板)  樊哙怒气冲牛斗,

随何   (西皮摇板)  随何不语泪暗流。

刘邦   (西皮摇板)  众卿放量多饮酒,

             开怀畅饮醉方休。

             饮罢酒宴后宫去,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西皮摇板) 臣等送驾出龙楼。

(张良、萧何、陈平、樊哙、韩信同下。)

随何   (西皮摇板)  随何此刻心难受,

             腹中好一似火浇油。

             他将功臣当猪狗,

             救驾替死不封侯。

             怒冲冲出离宫门口,

             见了伯母说从头。

(随何下。)

【第二场】

(纪母上。)

纪母   (引子)    两鬓白如霜,痛我儿,为国身亡。

(纪夫人、纪子同上。)

纪夫人  (引子)    大节禀冰霜,抚我儿,奉养高堂。

     (白)     婆婆万福。

纪母   (白)     罢了,坐下。

纪子   (白)     参见祖母。

纪母   (白)     罢了。

             啊,媳妇,自你丈夫在荥阳替主赴难,随何有信前来,也曾言道,汉王发下誓愿,母受洪恩,子受厚禄。至今未受半点恩荣,想是干戈未熄,无暇及此。至今天下已定,为何不见恩诏前来?莫非汉王食言么?

纪夫人  (白)     儿观汉王鹰头狼视,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富贵。况且我家薄有良田,尚堪度日。当日伤心之事,婆婆你提它做甚。

纪母   (白)     哎,儿媳呀。

     (二黄慢三眼) 坐草堂未开言痛心疾首,

             想起了纪信儿老泪横流。

             荥阳城大功劳世间稀有,

             舍性命替君难楚营去投。

             那项羽中巧计汉王逃走,

             他临行发誓愿必有厚酬。

             到如今干戈息言信无有,

             因何故那恩诏不出龙楼。

纪夫人  (二黄原板)  老婆婆休得要双眉紧皱,

             年迈人禁不住万种忧愁。

             儿虽死孙已长忠臣有后,

             我家中尚温饱薄有良田。

             创业君哪一个恋念故旧,

             到后来飞鸟尽良弓必收。

纪母   (二黄摇板)  但愿得老天爷多多保佑,

             一家人守田园快乐无忧。

(随何上。)

随何   (西皮摇板)  怒气不息向前走,

             见了伯母说根由。

     (白)     伯母在上,侄儿拜辑。

纪母   (白)     贤侄,公务勤劳,何暇至此?

随何   (白)     侄特为一事前来。

纪母   (白)     为何事而来?

随何   (白)     现今天下大定,汉王正在大封功臣,小侄等皆封侯赐爵。

纪母   (白)     有功必赏,真乃有道明君。

随何   (白)     说什么有道明君,依侄儿看来,乃是无道昏君。

纪母   (白)     何出此言?

随何   (白)     想当年我兄长替君赴难之后,小侄有信前来,言道汉王发下誓愿,富贵同享,以酬救主之恩。伯母可记得否?

纪母   (白)     这个……

纪夫人  (白)     以往之事,提它则甚?

随何   (白)     伯母、嫂嫂有所不知,昨日汉王大宴群臣,萧何说道,追封我兄救驾之功,那昏王反说道假扮天子忤逆不道,罪该寸斩。功不掩罪,断无封侯之理。

纪母   (白)     怎么讲?

随何   (白)     断无封侯之理。

纪母   (白)     哎呀!

(纪母气椅。)

随何   (白)     伯母醒来。

纪母   (西皮导板)  闻此言气得我浑身颤抖,

     (白)     好昏王啊!

     (西皮摇板)  大骂昏王理不周。

             忘却荥阳将你救,

             我儿替你一命休。

             当日誓愿出你口,

             反面无情恩作仇。

             越思越想心难受,

             我的儿呀!

             即刻上殿辩理由。

纪夫人  (西皮摇板)  母亲年高六十九,

             莫生气来莫忧愁。

             何必上殿去斗口,

             争此虚名没来由。

随何   (西皮摇板)  汉王威权世少有,

             一言不合斩人头。

             我劝伯母且罢手,

             怕是此去命难留。

纪母   (白)     儿呀!

     (西皮摇板)  人生不过百年寿,

             忠孝名儿万古留。

             救驾替死不封侯,

             难忍我心头气一口。

             拼着性命闯龙楼,

纪夫人  (白)     母亲,去不得!

纪母   (西皮摇板)  儿等不必苦相留。

纪夫人  (西皮摇板)  叔叔保护随娘后。

随何   (西皮摇板)  嫂嫂放心说无忧。

(随何、纪母同下。)

纪夫人  (西皮散板)  此去吉凶猜不透,

             儿夫尽忠反添愁。

(纪子、纪夫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张良、萧何、陈平、樊哙、韩信、刘邦同上。)

刘邦   (西皮流水板) 耳边厢又听得长乐钟鸣,

             内侍摆驾离宫廷。

             灭秦破楚归一统,

             全赖武将与文臣。

             韩信有谋樊哙勇,

             还仗萧何张良与陈平。

             数年转战真侥幸,

             永息干戈定太平。

(随何上。)

随何   (西皮摇板)  纪母已在午门等,

             求见汉王诉不平。

     (白)     臣,随何见驾,我皇万岁。

刘邦   (白)     平身。

随何   (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上殿有何本奏?

随何   (白)     臣启万岁:今有亡臣纪信之母有本扣奏,在朝门侯旨。

刘邦   (白)     金殿非等闲之地,岂是妇人出入之所。见她则甚?

张良、
萧何、
陈平、
樊哙、
随何、

韩信   (同白)    启奏万岁:纪信与臣等共患难,非一朝事,其母既有口奏,陛下当念荥阳替主赴难之功,容她上殿,以显圣德汪洋,恋念功臣之意。

刘邦   (白)     众卿所奏,正合孤意。

             内侍,宣纪太君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宣纪太君上殿。

纪母   (内白)    领旨。

(纪母上。)

纪母   (西皮摇板)  忽听金殿宣一声,

             来与亡儿诉不平。

             即到此间舍了命,

             怒气难消立殿庭。

刘邦   (白)     皇伯母,怒气不消,上得殿来,有何本奏?

纪母   (白)     你还是不知呀,还是故问?

刘邦   (白)     孤深知伯母心中之事。

             内侍,看座。

             皇伯母,有本慢慢奏来。

纪母   (白)     万岁呀!

     (西皮原板)  未曾开言心酸痛,

             尊一声万岁听分明:

             今日江山归一统,

             可记得当年荥阳城?

刘邦   (西皮原板)  寡人闻言心难忍,

             想起当年救驾臣。

             替孤赴难丧了命,

             折孤良将好伤心!

纪母   (西皮原板)  既然万岁念前功,

             亡儿黄泉也感情。

             满朝文武加恩重,

             不封纪信为何情?

刘邦   (西皮原板)  恨孤醉酒迷了性,

             萧何奏本未听明。

             君无戏言已降旨,

             岂能降旨再封臣?

纪母   (白)     万岁呀!

     (西皮原板)  未曾开言叹一声,

             点点珠泪洒前胸。

             我主被困荥阳城,

             无有能将敌重瞳。

             纪信虽然丧了命,

             他不该头戴王帽,身穿蟒袍,假扮天子,大逆不道罪难容。

             万岁当日恩情重,

             对天盟誓记心中。

             母受皇恩子食俸,

             我纪家代代儿孙享恩荣。

             今日里江山归一统,

             天下定,须要分清罪与功。

             纪信虽死名尤在,

             说什么替主赴难到楚营,全无半点功。

张良   (西皮摇板)  闻言不由心酸痛,

韩信   (西皮摇板)  可见人在有人情。

萧何   (西皮摇板)  昨日酒醉今当醒,

陈平   (西皮摇板)  我看君王怎样行。

樊哙   (西皮摇板)  鸿门救驾真侥幸,

随何   (西皮摇板)  纪信论功是第一名。

刘邦   (西皮二六板) 皇伯母且莫心酸痛,

             孤王言来听分明:

             当年荥阳誓言重,

             岂能一旦昧良心。

             皇伯母息怒心安定,

             细听孤王来封臣:

             皇伯母年高德又重,

             一品太君受王恩。

             久闻皇嫂贤德性,

             节义夫人传美名。

             皇侄年幼难大用,

             孝义郎冠带他身。

             一家满门俱封赠,

             再赐你黄金万两,彩缎百端送家中,表一表恩情。

             修盖庙堂把忠臣供,

             春秋设祭寡人要亲行。

             龙书案上一声请,

             请,请,请伯母安然自在下龙庭。

纪母   (西皮流水板) 大汉天子皇恩重,

             今日才得受荣封。

             非是我贪图富贵求封赠,

             还须分辨罪与功。

             下得金殿双泪涌,

             难慰我儿九泉中。

(纪母下。)

刘邦   (西皮摇板)  寡人金殿加恩宠,

             怕的是将相寒心怨朝中。

             萧丞相进前来孤王有命,

             从今后酒醉莫要谈功。

             君臣一笑浮云净,

(张良、萧何、陈平、樊哙、随何、韩信同下。)

刘邦   (西皮摇板)  操纵那天下英雄入窍中。

(刘邦下。)
(完)


浏览次数:3633 ┊ 字数:420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