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康郎山》

主要角色
岳飞:老生
余化龙:武生

情节
岳飞奉命攻打康郎山,山主罗辉、万汝威遣部将余化龙迎战,败牛皋。岳飞慕余化龙勇武过人,欲收降,余化龙不允,与岳飞比武,不敌。违约镖打岳飞,不料镖为岳飞接去,反用以打伤余化龙战马。余化龙惊服,乃归降,二人遂结为金兰。岳飞佯败,嘱余化龙回山报功,以作内应。岳飞部将杨虎不知是计,见岳飞败归,康郎山久攻不克,因与罗辉、万汝威有旧交,愿进山说降。岳飞许之。杨虎入山,罗辉、万汝威不允降,逐之下山。岳飞施苦肉计,责打杨虎,复令杨虎入山作内应。罗辉、万汝威信以为真,收为部将。岳飞约期与罗辉、万汝威交战,余化龙、杨虎乃伺机将二人杀死,康郎山破,山寨被焚。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六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彭胜先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37.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岳忠、岳飞同上。)

岳飞   (引子)    职授元戎,掌兵权,为国家历尽辛劳!丹心耿耿保江洪,怎能够江山依旧?

     (念)     蔽日风云满乾坤,气吞云梦控湖滨。男儿若得惊人胆,重整山川理朝廷。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乃河北汤阴县人氏。不幸吾父遭洪水之厄,母亲教子成名,这且不言。昔年在京会试,枪挑小梁王,不第而归,侍奉萱亲。不想朝中大变,二主被掳,中原无主,托赖上苍保佑,泥马渡江,康王金陵即位,不日可望恢复矣。前蒙恩师徐仁召进金陵,拜我为五省兵马元帅。本帅扫荡金人,兵抵黄河,可恨兀术停兵不战,各守疆界,因此撤兵剿灭康郎山贼寇。正是:

     (念)     但愿一战凯歌旋,满朝文武拜龙颜。

(杨虎上。)

杨虎   (念)     昔日太湖余党,今授统制王封。

     (白)     元帅在上,杨虎参见。

岳飞   (白)     贤弟回来了?

杨虎   (白)     回来了。

岳飞   (白)     伯母怎样言讲?

杨虎   (白)     老母感元帅大恩,末将又蒙收留提拔,此恩何日答报。

岳飞   (白)     说哪里话来,贤弟弃邪归正,能知天命,真乃奇才也。

杨虎   (白)     元帅夸奖。

(牛皋、汤怀、王贵、张宪同上。)
牛皋、
汤怀、
王贵、

张宪   (同念)    腹有奇才堪作赋,人称武艺果超群。

牛皋   (白)     俺牛皋。

汤怀   (白)     汤怀。

王贵   (白)     王贵。

张宪   (白)     张宪。

牛皋   (白)     奉命催趱,粮草已齐,一同进帐缴令。

(牛皋、汤怀、王贵、张宪同进帐。)
牛皋、
汤怀、
王贵、

张宪   (同白)    元帅在上,我等缴令。

岳飞   (白)     粮草可齐?

牛皋、
汤怀、
王贵、

张宪   (同白)    粮草已齐,特来缴令。

岳飞   (白)     今乃黄道吉日,正好开兵。王贵、牛皋,传我将令,人马教场伺候。

(岳飞下。)
王贵、

牛皋   (同白)    下面听者,元帅有令,众将教场伺候。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四箭手、四长枪、四籐牌、牛皋、王贵、汤怀、张宪、杨虎、吉青、张保、阮良、岳飞同上。点绛唇牌。牛皋、王贵、汤怀、张宪、杨虎、吉青、张保、阮良同参。)

岳飞   (白)     众将,本帅钦奉王命,督统雄兵,剿灭康郎山,队伍要整齐,刀枪要耀利,不许扰百姓一草一木,违令者斩。

牛皋、
王贵、
汤怀、
张宪、
杨虎、
吉青、
张保、

阮良   (同白)    嗄!

岳飞   (白)     牛皋听令!

牛皋   (白)     有。

岳飞   (白)     命你以为前站先锋,去至鄱阳对总兵谢昆说知,说大兵在后接应。

牛皋   (白)     得令。

(牛皋、四箭手同下。)

岳飞   (白)     王贵、汤怀二队接应。

王贵、

汤怀   (同白)    得令。

岳飞   (白)     杨虎听令。

杨虎   (白)     有。

岳飞   (白)     令你以为后队。

杨虎   (白)     得令。

岳飞   (白)     吉青、张保,以为左右翼。

吉青、

张保   (同白)    得令。

岳飞   (白)     就此放炮抬营。

(五马江儿水牌。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大铠引谢昆同上。)

谢昆   (引子)    为国忧民,群雄四起,干戈不宁。

     (念)     国乱纷纷起战争,黎民涂炭受灾星。君王不听忠言语,国破家亡化灰尘。

     (白)     本镇谢昆,在钦宗驾前为臣,官拜总戎之职,奉命镇守鄱阳等处。不想我主不听忠言,专用张邦昌奸贼,将江山献与兀术,故有今日之祸。想我谢昆身受皇恩,难道束手不理?也只得拼着生死,与金人一战,尽忠于国,以图芳名万载,报皇上知遇之恩耳。这且不言。上苍有好生之德,托神灵庇佑,泥马渡江,新主金陵即位,招贤纳士,不日定可恢复中兴也。今鄱阳湖康郎山贼寇,甚是猖獗,本镇也曾请救,怎么不见大兵接应?

             来,伺候了。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总爷:圣上拜岳飞为帅,前站先行,牛皋老爷已到辕门了。

谢昆   (白)     有请。

报    (白)     有请先行牛老爷。

(四箭手、牛皋同上。)

谢昆   (白)     谢昆迎接先行。

牛皋   (白)     谢总爷。

谢昆   (白)     牛老爷。哈哈,请。

(谢昆、牛皋同进,谢昆拜。)

谢昆   (白)     不知先行老爷到此,有失远迎,得罪了。

牛皋   (白)     牛皋来得慌迫,总爷海涵。

谢昆   (白)     岂敢,备得下马宴与先行老爷接风。

牛皋   (白)     且慢,请问总爷,那山寇兵势如何?

谢昆   (白)     十分猖狂,故而请救。

牛皋   (白)     既如此,待牛皋抢个头功,回来饮酒。

             带马来!

四箭手  (同白)    嗄。

(牛皋上马,下,四箭手同下。)

谢昆   (白)     看牛皋好生粗莽,此去必打败仗。

             左右,看我令箭,令左营带兵五百随后接应。

四大铠  (同白)    嗄。

谢昆   (白)     掩门。

(谢昆、四大铠同下。)

【第四场】

(余化龙上。)

余化龙  (引子)    志气凌云,韬略腹内存;统领喽兵威风凛,指日定江洪。

     (念)     山川扰扰起战争,英雄慷慨未遇君。若得一步进身策,踏破金人定烟尘。

     (白)     俺余化龙,本系宦门之后,今做绿林羽党。只恨俺时运大乖,天运不随,只得权为置身山野,且待天运正气,见机而行。今日乃二大王操演之期,命俺整顿喽兵,只得在此伺候。

(八喽兵、罗辉同上。)

罗辉   (粉蝶儿牌)  势压山岗,俺可也,

             势压山岗!

(万汝威上。)

万汝威  (粉蝶儿牌)  整日价为天朝眉头颦皱,

             怎能够华夷归吾,

             那时节历年代万古名标。

余化龙  (白)     参见二位大王。

罗辉、

万汝威  (同白)    站立一旁。

余化龙  (白)     嗄。

罗辉   (念)     霸占山头称一国,称孤道寡我为尊。

万汝威  (念)     将令一出山摇动,帐下喽兵敢不从。

罗辉   (白)     俺混江王罗辉是也。

万汝威  (白)     静山王万汝威是也。

罗辉   (白)     今见宋室江山大乱,朝中无主,因此俺弟兄二人,要夺宋室花花世界。

             御弟。

万汝威  (白)     皇兄。

罗辉   (白)     你我霸占康郎山,人强马壮,粮草足用,只是不能成其大业,如何是好?

万汝威  (白)     大哥放心,如今金兵犯界,那些残臣一个个束手不理,眼见江山不日王兄可坐也。

罗辉   (白)     若得大事成功,我与你平分疆土。

万汝威  (白)     大哥真乃有道明君。

余化龙  (白)     启上二位大王:今当操演之期,请二位大王下教场操演。

罗辉、

万汝威  (同白)    元帅传令,喽兵撤至山后操演。

余化龙  (白)     得令。大王有令,撤至山后操演。

(四刀手、四枪手同上。)
四刀手、

四枪手  (同泣颜回牌) 号令震山摇,刀枪腾云巧安排,

             山峰簇拥,人马森森,五彩愁云遮盖。

             慢悠悠齐上山台,

             扑通通天空霹雳,

             登大宝马踏金階。

(罗辉、万汝威同上桌。)
罗辉、

万汝威  (同白)    就此开操。

(四刀手、四枪手自两边分下。)
罗辉、

万汝威  (同石榴花牌) 俺只见喽兵齐整,

             气宇轩昂,

             却便似天神降下方;

             管教他银龙出海,

             滚翻波浪,

             康郎山枭勇,谁敢拦挡!

(八喽兵同操。)

万汝威  (白)     王兄。

罗辉   (白)     御弟。

万汝威  (白)     看喽兵一个个如狼似虎,好威风也。

罗辉   (白)     便是:

     (石榴花牌)  见他们刀对枪、枪对刀,果称得英雄,

             大将夺宋朝犹如反掌,

             如反掌,好叫俺弟兄欢畅,

             报恩德把他名姓扬。

(八喽兵同操,同下。)

罗辉   (白)     余元帅传令,众喽兵上来。

余化龙  (白)     大王有令,众喽兵上来。

(四大纛旗同上,同绕场,四枪手、四刀手同上。牌子。报子上。)

报子   (白)     启上二位大王:今宋朝拜岳飞为帅,带领大兵剿灭我山,特来报知。

罗辉   (白)     再探。

(报子下。)

余化龙  (白)     既是岳飞领兵,待末将单枪匹马,生擒岳飞,有何难哉!

罗辉   (白)     好,就命你带领喽兵,攻打头阵,须要小心。

余化龙  (白)     得令。

             马来。

(余化龙上马,下。)
罗辉、

万汝威  (同白)    就此回山。

(尾声。众人同下。)

【第五场】

(牌子。四箭手、牛皋同上。)

牛皋   (白)     俺牛皋。适才与谢昆商量来抢山头。

             众将迎上前去。

(余化龙上,会阵。)

牛皋   (白)     来将通名。

余化龙  (白)     俺乃康郎山大元帅余化龙是也。

牛皋   (白)     咳,一个毛贼都称元帅,你称元帅,俺称什么?

余化龙  (白)     来将黑汉通名受死。

牛皋   (白)     说出老爷威名,儿要跌下马来。

余化龙  (白)     儿讲。

牛皋   (白)     俺乃岳元帅麾下前站先锋牛皋是也。

余化龙  (白)     原来是无名小辈,也来送死。

牛皋   (白)     休得夸口,照鞭!

(牛皋、余化龙同杀,牛皋败下。四箭手同上。)

箭手甲  (白)     列位请了,你看先锋打败仗了,你我各执雕翎救他便了。

三箭手  (同白)    有理。

(余化龙、牛皋同杀上,牛皋败,四箭手同放箭,余化龙败下,牛皋急上。)

牛皋   (白)     众将,余化龙那个王八肏的哪儿去了?

四箭手  (同白)    被我们用箭射走了。

牛皋   (白)     好呀,从今以后,你老爷若是败阵,尔等总是照旧便了。

四箭手  (同白)    老爷,我们还没有吃饭。

牛皋   (白)     这下打了败仗,选块平地无人之处,安下营盘,尔等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四箭手  (同白)    老爷若是打了胜仗?

牛皋   (白)     打了胜仗,你老爷就不吃饭。

四箭手  (同白)    如此说,惟愿老爷常常打败仗罢。

牛皋   (白)     呸,不会说话。囚囊的,安下营盘。

(牛皋、四箭手同下。)

【第六场】

岳飞   (内二黄导板) 领人马出金陵威风凛凛,

(四文堂、四长枪、四籐牌、王贵、汤怀、张宪、杨虎、吉青、张保、阮良、岳飞同上。)

岳飞   (唱)     顾不得路崎岖戴月披星。

             为臣的必须要忠心秉正,

             保定了我的主驾坐金陵。

             奉圣旨剿鄱阳一战平定,

             那时节领人马再战金人。

             康郎山贼头领猖狂势盛,

             凯歌日凌烟阁图画麒麟。

             叫三军将人马即往前进,

             今日里整戈矛大展奇能。

(吹打。四大铠、谢昆上)

谢昆   (白)     鄱阳总兵谢昆,带领标下兵将,迎接元帅。

岳飞   (白)     大营伺候。

(吹打。四大铠、谢昆、四文堂、四长枪、四籐牌、王贵、汤怀、张宪、杨虎、吉青、张保、阮良、岳飞同下,同上。岳飞坐。)

谢昆   (白)     参见大帅。

岳飞   (白)     有劳将军涉远相迎。

谢昆   (白)     元帅受尽风霜,鞍马劳顿,末将理当伺候。

岳飞   (白)     牛皋哪里去了?

谢昆   (白)     前去挑战。

岳飞   (白)     此番必打败仗也。

(牛皋上。)

牛皋   (白)     大哥你来了。

岳飞   (白)     贤弟这等模样,敢则又是败了阵么?

牛皋   (白)     被他猜着了。

             小弟一马去至山寨,指望抢个头功,谁知那贼甚是凶勇,未到三个回合,把我给送回来了。

岳飞   (白)     此人姓甚名谁?

牛皋   (白)     姓余名化龙。

谢昆   (白)     元帅,此人武艺高强,又有金镖打将,元帅若遇此人,须防暗算。

岳飞   (白)     知道了。可烦将军与我催赶粮草,大营应用。

谢昆   (白)     得令。

             马来。

(谢昆上马,下。四大铠同随下。)

岳飞   (白)     众将,今日天色已晚,安下营盘,明日与那贼交战。

众人   (同白)    嗄。

岳飞   (白)     各归营位。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下手引罗辉同上。)

罗辉   (唱)     在山寨每日里心中思揣,

             夺宋朝还须要勤把兵排。

             康郎山比不得皇王金阙,

             扫尽了花世界方称心怀。

(万汝威上。)

万汝威  (唱)     劝大哥江山事无何妨碍,

             不久的登大宝九重龙台。

             全凭着余化龙英雄世盖,

             弟兄们那时节面笑颜开。

罗辉   (唱)     闻此言不由我坐立大寨,

万汝威  (唱)     专候那余化龙报功上来。

(余化龙上。)

余化龙  (唱)     虎头枪杀牛皋忙回宫寨,

             见大王报功劳且听安排。

     (白)     见过大王,末将缴令。

罗辉   (白)     请坐。

余化龙  (白)     谢坐。

万汝威  (白)     胜败如何?

余化龙  (白)     岳飞领兵未到,先行牛皋前来抢功,被末将一枪杀得他望风而逃。

罗辉、

万汝威  (同白)    元帅之功也。

余化龙  (白)     大王洪福,

罗辉   (白)     岳飞大兵到来,元帅怎生对敌?

余化龙  (白)     但等他大兵到来,大王亲自观阵,待末将杀他个片甲不留。

万汝威  (白)     后帐摆酒,与元帅贺功。

余化龙  (白)     多谢大王。

罗辉、

万汝威  (同念)    一战惊人胆,

(罗辉、万汝威同下。)

余化龙  (念)     不日登金陵。

(余化龙下,四下手同下。)

【第八场】

(张保上。)

张保   (念)     能行千里路,两腿快如飞。

     (白)     俺张保,方才元帅吩咐叫俺准备马匹,也不知哪路军情,只得在此伺候。

(起更鼓。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更夫乙  (同白)    伙计请了,我们乃鄱阳湖谢昆总兵麾下夜巡更夫便是。

更夫甲  (白)     伙计,今日巡更与往日不同。

更夫乙  (白)     只因鄱阳湖贼寇猖狂,圣上命岳元帅征剿,这位元帅法令森严,须要小心巡查。

(二更夫同下。岳飞上。)

岳飞   (引子)    世事有常有变,英雄有弱有强。

张保   (白)     元帅。

岳飞   (白)     鞍马可曾准备停当?

张保   (白)     俱已齐备。

岳飞   (白)     你可随本帅探望山势。

张保   (白)     小将遵命。

岳飞   (白)     带马!

     (唱)     星朗朗月光明如同白昼,

             万汝威霸山寨藐视龙楼。

             但愿得齐用力剿灭贼寇,

             扫山寨纳贤士共扶千秋。

(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更夫乙  (同白)    呔,什么人?

张保   (白)     元帅在此。

更夫甲、

更夫乙  (同白)    小人们叩头。

岳飞   (白)     你们还是旧日更夫,还是新来的?

更夫甲  (白)     小人是旧日更夫。

岳飞   (白)     如此你还是巡更,只留得山一人在此。

张保   (白)     去罢。

更夫乙  (白)     谢元帅,小心了。

(更夫乙下。)

岳飞   (白)     得山,你既是旧日更夫,这康郎山路径你必定很熟。

更夫甲  (白)     往常日日在山上打柴,这路无有不熟。

岳飞   (白)     如此,你可引本帅探望贼寇营盘。

更夫甲  (白)     小人领命。

岳飞   (白)     带路。

     (唱)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响,

             为社稷昼夜里受尽忧伤。

             张邦昌那奸贼把君欺诓,

             诓去了花世界锦绣宋邦。

             叹君王好一似刀割心上,

             叹君王好一似浪打风狂。

     (白)     唉,好不惨伤。

     (唱)     叹罢了君王爷愁眉展放,

             我只得秉忠心报答君王。

     (白)     哎呀,山上喽兵来了,照枪。

张保   (白)     嗄!

更夫甲  (白)     元帅,哪里喽兵来了?

岳飞   (白)     那不是?

更夫甲  (白)     元帅,那乃是一所茂林,不是强人。

(岳飞看。)

岳飞   (白)     哎呀,果然好一所茂林也。

     (唱)     姜伯约败司马铁笼山口,

             诸葛亮擒孟获名扬九州。

             岳鹏举学前人不得能够,

             今夜晚尽忠心来观山头。

(岳飞、张保、更夫甲同上桌。)

更夫甲  (白)     元帅,那山头就是强人营盘了。

岳飞   (白)     哦哟,我观康郎山前靠鄱阳湖,山势险恶,我虽有百万之众,何日成功也!

     (唱)     实指望平山寇功成名就,

             又谁知贼坚守果有良谋。

             擒罗辉、万汝威不能得遂,

             叫本帅何日里卸甲除盔。

             探山寨不由我心中钦佩,

             余化龙果算得盖世英魁。

             若得他来归顺同把贼退,

             麒麟阁表名姓万古留辉。

             观罢了山路径遣将对垒,

(岳飞、张保、更夫甲同下桌。)

岳飞   (唱)     明日里阵头上见机而为。

(岳飞、张保、更夫甲同下。)

【第九场】

(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同上。点绛唇牌。)

牛皋   (白)     请了,大哥昨晚夜观山势,命我等各整戈矛,只得在此伺候。

王贵   (白)     听画角齐鸣,大哥升帐来也。

汤怀、

阮良   (同白)    你我小心伺候。

牛皋、
王贵、
汤怀、

阮良   (同白)    请!

(吹打。岳飞上。)

岳飞   (引子)    统领貔貅灭烟尘,但愿得一战成功。

(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同看。)

岳飞   (白)     众将,本帅昨晚夜观山势,十分坚固,难以克复,久闻余化龙武艺高强,今日与他交战,只可旁观,不可助战,待本帅收了此人,方能破得此山,倘有不遵者,斩首示众。

牛皋、
王贵、
汤怀、

阮良   (同白)    嗄!

岳飞   (白)     起兵前去。

(风入松牌。四喽兵引余化龙同上,会阵。)

岳飞   (白)     来将通名!

余化龙  (白)     听者,俺乃康郎山大元帅,余化龙是也。

岳飞   (白)     你就是余化龙么?

余化龙  (白)     然也。

岳飞   (白)     本帅早已闻名,久仰久仰。

余化龙  (白)     马前来的莫非是岳飞么?

岳飞   (白)     既知本帅威名,何不下马归降?

余化龙  (白)     闻你在教场枪挑小梁王,是个惯战的魁首,今日倒要领教。

岳飞   (白)     些须小名,何劳将军挂齿,将军若归顺朝廷,不失封侯之位。

余化龙  (笑)     哈哈哈……

岳飞   (白)     为何发笑?

余化龙  (白)     岳飞。久仰你是个英雄好汉,可惜不识天时。宋朝臣奸君暗,气数已尽,二帝被掳,中原无主,不若归顺我大王,倘有重用,重开社稷,再立封疆,岂不为美?若仗一已之力,欲要挽回天意,恐一旦丧身辱名,岂不贻笑于天下?请自三思。

岳飞   (白)     将军此言差矣。想我宋朝自太祖开基,至今一百七十余年天下,深恩厚泽,奸臣张邦昌误国,以致金人扰乱,今人心不忘,天意不肯绝宋。是以我主上托神灵护佑,泥马渡江,登基金陵,用贤爱将,指日中兴。我爱将军,堂堂一表,不能为国栋梁,甘做绿林草寇,是为不忠;不能扬名显亲,反自玷污清白,是为不孝;残害良民,是为不仁;但知康郎山之勇,不知天下之大,岂无更出其右,一旦丧身,臭名万代,是为不智;将军空有一身本领,忠、孝、仁、智四样俱无,乃是庸人耳,反说本帅不知天意么?

余化龙  (白)     咳,岳飞,我也不与你言讲,你若胜得我手中枪,我就降你,你若不能胜我手中枪,你便怎么样?

岳飞   (白)     我也归降你主。

余化龙  (白)     如此看枪。

岳飞   (白)     且慢。

余化龙  (白)     敢是怯战?

岳飞   (白)     非也,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皂,不可反悔。

余化龙  (白)     大丈夫焉有反悔。

岳飞   (白)     你可吩咐三军,不许暗放冷箭,不许暗算方为好汉。

余化龙  (白)     各自传令。

岳飞、

余化龙  (同白)    众将官,不许暗放冷箭。

(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四喽兵同允,同下。岳飞、余化龙同对枪下。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同上。)
牛皋、
王贵、
汤怀、

阮良   (同白)    列位请了!

牛皋   (白)     方才元帅传下将令,不许助战。

王贵   (白)     倘若大哥败阵怎么好?

牛皋   (白)     我有主意。

王贵、
汤怀、

阮良   (同白)    什么主意?

牛皋   (白)     倘若大哥败阵,你我一同出战。

王贵、
汤怀、

阮良   (同白)    又恐犯了将令。

牛皋   (白)     犯了将令俺牛皋一人承当。

王贵、
汤怀、

阮良   (同白)    如此请。

(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同下。岳飞、余化龙同上,同对枪,同下。)

【第十场】

(四喽兵、罗辉、万汝威同上。风入松牌。)

罗辉   (白)     罗辉。

万汝威  (白)     万汝威。

罗辉   (白)     请了。元帅与岳飞交战,唯恐有失。

万汝威  (白)     你我前去观阵,擂鼓助威。

             众喽兵,转到山头。

(合头。罗辉、万汝威同上桌,余化龙、岳飞同上,同对枪,余化龙败下。)

罗辉   (白)     御弟。

万汝威  (白)     王兄。

罗辉   (白)     你看元帅败阵,如何是好?

万汝威  (白)     待我点动喽兵,与他接应便了。

罗辉   (白)     有理,众喽兵就此回山。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余化龙上。)

余化龙  (白)     哎呀,你看岳飞枪法精通,不能胜他,如之奈何?有了,待俺引他去至山左,用金镖伤他便了。

(岳飞上。)

岳飞   (白)     哪里走?

(岳飞杀,一扯,余化龙打镖,岳飞接。)

岳飞   (白)     余化龙,方才吩咐,不许暗算,何得用镖伤我,你知本帅有接镖之能么?

余化龙  (白)     你虽接我之镖,其奈我何?

岳飞   (白)     我虽没有用过暗器,今日权且试演试演。照镖。

(余化龙接镖,打,岳飞接镖,下,余化龙追下,岳飞上。)

岳飞   (白)     哎呀,余化龙果有本领,不能擒他,如何是好?哦,有了,不免用镖打他身下坐马挂铃便了。

(余化龙上,杀。)

岳飞   (白)     照镖!

(号角马鸣。余化龙下马,岳飞扶余化龙。)

岳飞   (白)     将军请起,非怪将军韬略不精,此马未曾久经疆场,来来来,换了马再决胜负。

余化龙  (白)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就归降与你。

岳飞   (白)     将军弃暗投明,岳飞感之不尽。

余化龙  (白)     情愿拜为下风,望元帅提拔。

岳飞   (白)     将军若不弃,与你结为金兰。

余化龙  (白)     小将怎敢?

岳飞   (白)     不必过谦,你我就地一拜。

(岳飞、余化龙同拜。)

余化龙  (白)     山寨如何破之?

岳飞   (白)     这有何难,你我假战三合,只说我受了你的金镖,附耳上来。

(岳飞咬耳。)

岳飞   (白)     如此如此,计可破之。

余化龙  (白)     如此小弟知道了,小弟得罪了。

岳飞   (白)     请上马。

(岳飞、余化龙同杀,余化龙出镖,岳飞败下,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同上,同扶下,余化龙追下。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合余化龙打赞盘,余化龙败下,牛皋、王贵、汤怀、阮良同反下。手下扶岳飞同上,杨虎、阮良、汤怀同上。)
汤怀、

阮良   (同白)    元帅这是为何?

岳飞   (白)     我被余化龙打了一镖伤了手指,哎呀,痛煞我也。

汤怀、

阮良   (同白)    如此待我等扫灭山寨便了。

杨虎   (白)     且慢。

             启元帅:我想罗辉、万汝威与末将相厚,他几次约我入伙,待末将上山,将元帅威严与他说知,不怕他不来归降。

岳飞   (白)     将军肯为国家出力,成功回来,奏闻天子,另加爵赏,此去须要小心。

杨虎   (白)     末将遵命。

岳飞   (白)     小心把守营门。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八喽兵引万汝威同上。)

万汝威  (引子)    山前霹雳响,山后起乌云。

(余化龙上。)

余化龙  (白)     末将缴令。

万汝威  (白)     胜负如何?

余化龙  (白)     大王听禀:末将与岳飞战有数十回合,不分胜败,心生一计,诈败佯输,那岳飞不解其情,那时被末将呵——

     (唱)     诈败佯输与虎斗,

             来来往往动矛戈。

             岳飞枭勇真少有,

             金镖一出把功收。

     (白)     那岳飞被我一镖,伤中左膀,败回营去。

万汝威  (白)     就该领兵追赶。

余化龙  (白)     那时末将恨不得生擒岳飞,杀他个鸡犬不留,谁知众将出马,将末将呵——

     (唱)     重重围困在疆场,

             万马军中似虎狼。

             指望一战功成就,

             一人怎敌百万郎。

万汝威  (白)     嗄!

     (唱)     听一言来怒满膛,

             大骂岳飞众儿郎,

             孤家领兵把疆场上,

             拿住儿等挖心肠。

     (白)     元帅今日鞍马劳顿,暂且歇息,明日与你一同下山,剿灭岳飞便了。

余化龙  (白)     全仗大王。

万汝威  (白)     下面歇息。

余化龙  (白)     谢大王。

(余化龙下。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大王:山下有太湖山杨虎头领要见。

万汝威  (白)     大开寨门。

(杨虎上。)

万汝威  (白)     贤弟。

杨虎   (白)     大王。

(万汝威、杨虎同笑。)

万汝威  (白)     请。不知贤弟驾到,有失远迎,恕罪。

杨虎   (白)     小弟来得慌迫,大王恕罪。

万汝威  (白)     岂敢。贤弟,孤家几次相邀入伙,贤弟执意不肯,今日到此,所为何事?

杨虎   (白)     大王有所不知,小弟在太湖何等威风,今被岳飞踹为平地。

万汝威  (白)     怎么讲?太湖破了?

杨虎   (白)     破了。

万汝威  (白)     咳!不听我言,悔之迟也。如今身落何所?

杨虎   (白)     实不相瞒,蒙岳元帅不弃,随至帐下,官拜统制之职。

万汝威  (白)     怎么讲,你已经归顺朝廷了?

杨虎   (白)     正是。

万汝威  (白)     到此则甚?

杨虎   (白)     小弟念在昔日一拜,特地前来劝大王归顺,与岳元帅同扶社稷,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万汝威  (白)     杨虎,你敢前来作说客?

杨虎   (白)     大王谅之。

万汝威  (白)     住口,俺万汝威堂堂丈夫,不久就要成王霸之业,岂肯屈膝于人,以求富贵?若不看弟兄情份,定要斩首。

杨虎   (白)     嗄,大王差矣。我想天下山头,烟尘四起,操兵练将,称王图霸,要夺九丘,那是痴迷妄想。如今岳元帅亲领大兵,扫除贼党,你不听我言,难免作沙场之鬼。

万汝威  (白)     唗!

     (唱)     杨虎将我太小量,

             孤家言来听端详:

             任他兵多将又广,

             孤家领兵到沙场。

杨虎   (白)     大王!

     (唱)     劝你降顺不肯降,

             此身难免剑下亡,

             荣华富贵你不享,

             只恐一命丧疆场。

万汝威  (白)     呔!

     (唱)     骂声杨虎真大胆,

             出口就把孤来伤。

     (白)     叫喽啰!

     (唱)     与我推出将他斩,

             斩他首级挂山岗。

(余化龙上。)

余化龙  (白)     刀下留人。

     (唱)     杨虎自己不酌量,

             忙进宝帐问端详,

     (白)     大王,杨虎犯了何罪?将他斩首?

万汝威  (白)     他来说降,乱我军心辱骂孤家,故而将他斩首。

余化龙  (白)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万汝威  (白)     依你之见?

余化龙  (白)     依末将之见,大王与他又是一拜之交,何不用言相劝,帮助大王,共灭岳飞,岂不是好?

万汝威  (白)     既是元帅讲情,将他赶下山去。

余化龙  (白)     下面听者,将杨虎赶下山去。

(八喽兵同轰杨虎下。)

万汝威  (白)     可恼呀,可恼呀!

     (唱)     无名怒火三千丈,

余化龙  (唱)     不斩杨虎又何妨?

万汝威  (唱)     狰狞虎豹牙爪张,

余化龙  (唱)     鱼脱丝钩奔长江。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文堂引岳飞同上。)

岳飞   (唱)     昨日疆场假败阵,

             我与化龙结宾朋。

             破山计策安排定,

             准备弩弓捉大虫。

     (白)     本帅岳飞,昨日阵前与余化龙定下一计,共破山寨,内少一诈降之人,不能成功。我想杨虎自讨将令,前往山寨,顺说贼寇来降,谅他不能成功。我不免学公瑾怒责黄盖,将他打做个诈降之人,帮助余化龙成其大功。

             来,传探子儿郎。

四文堂  (同白)    探子进帐。

(探子上。)

探子   (念)     能行千里路,马过万重山。

     (白)     探子叩头。

岳飞   (白)     探子,少时杨虎回营,你可假报。

探子   (白)     嗄!

岳飞   (白)     说他降顺山寇,回来刺杀本帅。

探子   (白)     小人不敢。

岳飞   (白)     恕尔无罪。

探子   (白)     领命。

岳飞   (念)     我今吩咐你,

探子   (念)     怎敢不依从。

(探子下。杨虎上。)

杨虎   (念)     劝降犹如扳虎牙,险些一命归黄沙。

     (白)     嗄,元帅。

岳飞   (白)     回来了?

杨虎   (白)     回来了。

岳飞   (白)     前去劝降如何?

杨虎   (白)     他不归顺到也罢了,反把末将辱骂,就要取斩,多亏余化龙解劝,才得活命。

岳飞   (白)     将军受惊了。

杨虎   (白)     不敢。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禀元帅:今有杨虎归顺山寇,回营谋刺元帅,特来报知。

岳飞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杨虎   (白)     这从哪里说起?

岳飞   (白)     唔,大胆杨虎,本帅何等待你,为何归顺贼人,前来行刺本帅?

杨虎   (白)     哎呀,元帅,末将秉心为国,与元帅出力,哪有此事,元帅休疑。

岳飞   (白)     唔,一派胡言。

             传众将伺候。

四文堂  (同白)    众将进帐。

(王贵、牛皋、汤怀、张保、四牢子手、四刀斧手同上。)
王贵、
牛皋、
汤怀、

张保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站立两厢。

王贵、
牛皋、
汤怀、

张保   (同白)    嗄。

岳飞   (白)     杨虎为何私投山寇,行刺本帅?讲!

杨虎   (白)     哎呀,元帅,小将奉命前去说降,哪有此事?元帅休疑。

岳飞   (白)     绑起来!

四牢子手 (同白)    嗄!

岳飞   (唱)     按不住心头火冲冲大怒,

             气得我喘吁吁大骂匹夫。

             我本是忠孝人赤心为主,

             谁叫你刺王僚学那专诸。

杨虎   (白)     哎呀,元帅呀!

     (唱)     尊元帅且息怒容我下情上达,

             凡百事真和假细查根芽,

             我虽是待罪人光明正大,

             岂肯做无义辈井底之蛙。

岳飞   (白)     唗!

     (唱)     无耻辈泄军机实难容下,

     (白)     来!

四牢子手 (同白)    有。

岳飞   (唱)     速与我绑辕门开刀问杀。

牛皋   (白)     刀下留人。

             哎呀,元帅,我想杨虎归顺贼寇,未必是真。

岳飞   (白)     方才探马来报,焉能是假?

牛皋   (白)     岳大哥,莫怪小弟说你,你身为五省兵马元帅,当容则容,当宽则宽。我想杨虎前在太湖何等威武,元帅费了多少心机才收服了他,随在帐下。如今兵抵康郎山,他前去劝降,少不得为的是你,也该查问明白,是真是假,你这糊里糊涂将他斩首,他死在阴曹,岂不怀恨与你?

岳飞   (白)     依你便怎样?

牛皋   (白)     依兄弟之见,待牛皋查明白再斩不迟。

岳飞   (白)     本帅权且饶他一死,倘若逃走,谁人敢保?

王贵、
汤怀、

张保   (同白)    我等不敢。

牛皋   (白)     牛皋担保。

岳飞   (白)     写保状上来。

牛皋   (白)     哎呀,我又不会写字。

             哟哟,汤兄弟与我写一个保状。来来来,写呀。

(急三枪牌。)

汤怀   (白)     拿去。

牛皋   (白)     拿去。

(岳飞笑。)

牛皋   (白)     哎呀,他还笑得出来。

岳飞   (白)     来将杨虎放下。

牛皋   (白)     元帅有令,将杨虎赦回。

杨虎   (白)     谢元帅不斩之恩。

岳飞   (白)     唗,哪里是不斩?只因牛皋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来,扯下去责打四十军棍。

(四牢子手同允,同打。)

牛皋   (白)     哎呀,元帅,杨虎两腿无肉,难以受刑,牛皋代替了罢。

(汤怀、王贵、张保同跪求。)

岳飞   (白)     放起来。

杨虎   (白)     谢元帅薄责。

岳飞   (白)     这颗人头权记颈上,将你罚在牛皋帐下,候本帅查明再来发放,掩门。

(岳飞下。汤怀、王贵、张保、四牢子手、四刀斧手、四文堂自两边分下。牛皋扶杨虎。二军士同暗上。)

杨虎   (白)     罢了呀,罢了呀。

     (唱)     一支将令往下扬,

             险些人头落地亡。

             出得辕门心暗想,

     (白)     哎哟!

     (唱)     这是我为国出力无下场。

牛皋   (白)     杨贤弟受惊了。

杨虎   (白)     有劳将军讲情。

牛皋   (白)     哎,说什么“有劳”二字,都是俺岳大哥不好,候查明此事,再与他辩理。

杨虎   (白)     方才元帅吩咐,将我发在将军营中,望将军看待。

牛皋   (白)     不必如此,我若怕你逃走,也不与你做保,还是回到自己营盘,好生将养。

杨虎   (白)     既蒙将军慷慨,何日得报?

牛皋   (白)     哎,你说那里话来。

     (唱)     劝贤弟免悲伤权且忍耐,

             岳元帅责打你切莫记怀。

     (白)     请了。

(牛皋下。)

杨虎   (唱)     岳元帅平日里用人宽待,

             今日里把杨虎当作婴孩。

             我只得进营盘自思自揣,

     (白)     唉!

     (唱)     悔不该秉忠心惹祸招灾。

二军士  (同白)    老爷为着何事,这般受刑?

杨虎   (白)     你们试想,俺杨虎为表忠心,今日反受这般凌辱,唉,我好悔也。

     (唱)     想从前悔不该归降投顺,

             到今日受凌辱所为何情?

             这件事责打我心中不愤,

     (白)     唉!

     (唱)     不由我一阵阵创痛如焚。

(张保上。)

张保   (念)     要为天下奇男子,须立人间未有功。

     (白)     杨将军受惊了。

杨虎   (白)     张贤弟请坐。

张保   (白)     有坐。

杨虎   (白)     到此则甚?

张保   (白)     方才元帅责打将军,不要记怀,送有密书,将军请看。

杨虎   (白)     待我看来。

(杨虎看。)

杨虎   (白)     哎呀,我道为了何事,责打我四十军棍,原来叫我做诈降之人,帮助余化龙成其大功。

             呀将军,此计合营众将可知否?

张保   (白)     这是元帅与余化龙定下的破山之计,众将焉能知晓?

杨虎   (白)     罢倒也罢了,只是牛皋在帐前与我做保,也该对他说明。

张保   (白)     若是对他说明,大事不能成矣。

杨虎   (白)     倘若牛皋知我逃走,岂肯与我干休?

张保   (白)     自有元帅作主,怕他作甚。

杨虎   (白)     知道了,你去回复元帅,说我照书行事便了。

张保   (白)     告辞。

     (念)     二人定计二人知,

杨虎   (念)     休要走漏这消息。

张保   (白)     请了。

(张保下。)

杨虎   (白)     看张保已去,我不免行事便了。

             军士过来。

二军士  (同白)    有何吩咐?

杨虎   (白)     听爷吩咐,倘若牛皋到此,前来问我伤痕,只说在后面服药,诸事不必通报,候大功已成,禀明元帅,记功不小。

二军士  (同白)    是。

杨虎   (白)     不可走漏风声。

二军士  (同白)    晓得。

杨虎   (白)     带马。

     (唱)     岳元帅使计策果然高妙,

             责打我四十棍不记心苗。

             破康郎全凭着神鬼计巧,

             学一个黄公覆假意降曹。

(杨虎、二军士同下。)

【第十四场】

(牛皋上。)

牛皋   (唱)     昨日帐前保杨虎,

             不知他伤体又何如?

     (白)     俺牛皋,昨日在帐前与杨虎做保,不知他身上创痛怎么样了,俺也曾命人前去探听,待他回来,便知明白。

(旗牌上。)

旗牌   (念)     忙将逃走事,报与牛爷知。

     (白)     呀老爷!

牛皋   (白)     你回来了。

旗牌   (白)     回来了。

牛皋   (白)     杨爷创伤怎么样了?

旗牌   (白)     老爷,不好了,今有杨虎昨夜四更时分逃走了。

牛皋   (白)     逃走了?

旗牌   (白)     逃走了。

牛皋   (白)     哎呀,这个王八肏的害了我了。

             呀呀,我且问你,可知道他逃往哪里而去?

旗牌   (白)     不知去向。

牛皋   (白)     不知去向?

旗牌   (白)     正是。

牛皋   (白)     哎呀,这王八肏的,这就难为人了。

             家将,命你看守营盘,待我禀知元帅便了。

旗牌   (白)     晓得。

(旗牌下。)

牛皋   (唱)     恼恨杨虎无人性,

             报与元帅特知情。

     (白)     有请元帅。

(四文堂引岳飞同上。)

岳飞   (唱)     安排打虎牢笼计,

             准备金钩钓鳌鱼。

     (白)     牛皋为何这等惊慌?

牛皋   (白)     元帅,不好了!

岳飞   (白)     什么大事?

牛皋   (白)     杨虎昨晚逃走了。

岳飞   (白)     逃往哪里去了?

牛皋   (白)     他与万汝威有一拜之交,想必逃上山去了。

岳飞   (白)     唔,想是你将他放走了,故意前来报说,可是吗?

牛皋   (白)     我若将他放走了,就是王八肏的。

岳飞   (白)     还是这等强辩。

             来,将牛皋推出斩了。

牛皋   (白)     慢着,慢着,我的哥你不要动怒,待兄弟将他追回来,回来领罪如何?

岳飞   (白)     如此就命你带部下人马前去追赶,他若不回,罪在你身,去罢。

牛皋   (白)     得令,马来。

(牛皋下。)

岳飞   (白)     我想杨虎此去,大功必成也。

             掩门。

(岳飞、四文堂同下。)

【第十五场】

(杨虎上。)

杨虎   (白)     走呀。

     (唱)     计就月中擒玉兔,

             谋成日里捉金乌。

     (白)     有人么?

(喽兵甲上。)

喽兵甲  (念)     奉命巡山口,来往不停留。

     (白)     什么人?

杨虎   (白)     前去通禀你家元帅,说俺杨虎二次上山要见。

喽兵甲  (白)     伺候了。

             有请元帅。

(余化龙上)

余化龙  (念)     秉心忠义胆,何日见龙颜。

     (白)     何事?

喽兵甲  (白)     杨虎二次上山要见。

余化龙  (白)     待我向前。

             呀,杨虎,昨日饶你不死,今日又来则甚?

杨虎   (白)     杨虎此来,只为元帅敬贤爱才,镖打挂铃,义结金兰,故顺天时而来归降耳。

余化龙  (白)     呀,你听杨虎之言触我肺腑,哦是了,想是岳元帅差他前来,助我成功,也未可知。

             呀,杨虎,此番前来,敢莫是诈——

杨虎   (白)     噤声。

余化龙  (白)     左右退下。

(喽啰甲下。)

余化龙  (白)     随我来。

杨虎   (白)     诈什么?

余化龙  (白)     你莫非前来诈降,是么?

杨虎   (白)     实不相瞒,今番兵犯界,攻打汜水、藕塘两关,元帅不能分兵,因此嘱弟行此苦肉之计,帮助将军,以为内应。

余化龙  (白)     这是我进身之事,有劳将军受辱。

杨虎   (白)     岂敢。相烦通禀说杨虎二次求见,若得进身——附耳过来。

(杨虎耳语。)

杨虎   (白)     就好行计了。

余化龙  (白)     承教了。大王升帐,待我与你传禀。

杨虎   (白)     有劳。

余化龙  (白)     请。

杨虎   (白)     请。

余化龙  (白)     有请大王。

(八喽兵引万汝威同上。)

万汝威  (念)     两下交兵未决胜,管教一战便成功。

     (白)     何事?

余化龙  (白)     杨虎一人一骑,求见大王。

万汝威  (白)     这厮好生大胆,搜检明白,抓他进来。

余化龙  (白)     大王传,小心了。

杨虎   (白)     报,杨虎进。

             大王在上,杨虎叩头。

万汝威  (白)     杨虎,昨日孤家饶你不死,今日又来则甚?

             喽啰们,看刀伺候。

杨虎   (白)     嗄,大王呀,杨虎不听大王之言,果有杀身之祸,昨日前来劝降,指望升官进爵,不想岳飞疑我归顺,将我取斩,多亏牛皋讲情,才得活命,将我责打四十军棍。情急无奈,只得投奔大王帐下,念在昔日一拜之情,与杨虎代报此仇,虽死感恩。

万汝威  (白)     孤家不信。

杨虎   (白)     大王请看。

八喽兵  (同白)    果有伤痕。

万汝威  (白)     呔,你敢效当年黄盖苦肉之计,前来欺诈孤家么?

杨虎   (白)     呀大王,杨虎此来原为投在帐下,共灭岳飞,大王这等疑心,想俺杨虎死无葬身之地。也罢,待俺自刎了罢。

万汝威  (白)     慢着慢着。孤家与你相戏,何须认真,请坐。

杨虎   (白)     告坐了。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今有牛皋带领人马,口口声声只骂杨虎,不知为何,特来报知。

万汝威  (白)     再探。

(报子下。)

万汝威  (白)     贤弟,牛皋骂营,却是为何?

杨虎   (白)     大王有所不知,昨日前来劝降,岳飞疑我归顺,又道我泄露他的军机,就要取斩。多亏牛皋讲情,怕我逃走,又令牛皋做保,因此他领兵追我回去,我岂肯做无头之鬼,大王救之。

万汝威  (白)     请坐,你既归顺,就是孤家的人了,岂肯送你入死地。余元帅过来。

余化龙  (白)     有。

万汝威  (白)     命你擒那牛皋,不可违令。

余化龙  (白)     得令。

             马来。

(余化龙下。)

万汝威  (白)     我和你转过山头,观阵便了。

杨虎   (白)     小弟奉陪。

万汝威  (白)     众喽啰带马。

(急三枪牌。余化龙、牛皋同上。小会阵。)

余化龙  (白)     呔,牛皋,你是我手中败将,又来送死?

牛皋   (白)     可恨杨虎这王八肏的,我好意救了他性命,反来害我,你叫他出来,我与这王八肏的的算帐。

余化龙  (白)     杨虎已经降顺,俺大王认为兄弟,好不受用,莫若你也降顺了吧。

牛皋   (白)     呸,放你娘的屁,俺牛皋老爷甚等之人,岂肯降你,照鞭。

(余化龙、牛皋同起打,牛皋败下,余化龙下。)

万汝威  (白)     就此回山。

(急三枪牌。余化龙上。)

余化龙  (白)     缴令。

万汝威  (白)     记上功劳簿。

余化龙  (白)     谢大王。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岳飞下有战书,大王请看。

万汝威  (白)     呈上来。

(报子下。万汝威看书。)

万汝威  (白)     “大宋扫北元帅岳谕万汝威、罗辉知悉,汝等无能草寇,蚁聚蜂集,缩首畏尾,岂能成事,若能出战,则亲自下山,决一胜负;若不能成,速将杨虎献出,率众归降,饶汝残生。”

             呔,大胆岳飞,擅自称能,藐视孤家。

             余元帅听令,看我令箭,速请罗大王明日一同出马,与岳飞决一死战便了。

余化龙  (白)     得令。

(余化龙下。)

万汝威  (白)     杨贤弟,明日助孤一臂之力。

杨虎   (白)     当得效劳。

万汝威  (白)     后帐摆宴,与贤弟贺功。

(万汝威、杨虎同下。)

【第十六场】

(张保上。)

张保   (念)     杀气满天愁,

(王贵上。)

王贵   (念)     重逢怎罢休。

(汤怀上。)

汤怀   (念)     干戈何日息,

(张宪上。)

张宪   (念)     与主定龙楼。

张保   (白)     张保。

王贵   (白)     王贵。

汤怀   (白)     汤怀。

张宪   (白)     张宪。

张保、
王贵、
汤怀、

张宪   (同白)    请了。

张保   (白)     元帅今日大破康郎山,你我各整戈矛,小心伺候。

王贵、
汤怀、

张宪   (同白)    请。

(四文堂、四上手、纛旗、岳飞同上。点绛唇牌。)

岳飞   (念)     旌旗闪闪耀日明,霞光燦燦正乾坤。今日兴动人和马,管叫康郎一扫平。

     (白)     本帅岳飞,也曾命杨虎前去诈降,内有余化龙以为内应,今日兴兵,此山可破也。

             这,众将官!

(张保、王贵、汤怀、张宪同允。)

岳飞   (白)     就此起兵攻打。

张保、
王贵、
汤怀、

张宪   (同白)    嗄。

(金钱花牌。众人同下。罗辉上。)

罗辉   (念)     威镇康郎迪吉祥,龙飞虎啸永安康。恼恨岳飞不自量,几番提兵动刀枪。

     (白)     孤混江王罗辉,可恨岳飞犯我山寨,昨日打下战书,约定今日交兵,岂肯容他猖獗!

             呔,众喽兵,迎上前去。

(金钱花牌。会阵。岳飞、张保、王贵、汤怀、张宪、四文堂、四上手同上。)

岳飞   (白)     来将通名受死。

罗辉   (白)     听者,俺乃康郎山大头领罗辉是也。

岳飞   (白)     呔,罗辉,今日天兵到此,还不屈膝求生,若再迟延,定作枪下之鬼。

罗辉   (白)     休得胡言,受孤一战。

岳飞   (白)     看枪。

(众人同杀过场下,自两边分下,岳飞、罗辉同对枪,罗辉败下。八喽兵、余化龙、杨虎、万汝威同上,罗辉败上。)

罗辉   (白)     杀得大败。

万汝威  (白)     待我迎敌。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哪里走!

(余化龙、杨虎同杀死罗辉、万汝威。岳飞、张保、王贵、汤怀、张宪、四文堂、四上手同上。)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贼人受首。

岳飞   (白)     放火烧山,收兵!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251 ┊ 字数:16531 ┊ 最后更新:2014年03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