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晋阳城》

主要角色
刘知远:老生
刘承佑:小生

情节
后汉刘知远建都晋阳,因国库空虚,命王章捐募民财,以赏将士。王章订下捐款等级,向百姓勒索。百姓无钱可付,均被王章锁走。路遇刘知远之子刘承佑巡街,问知其故,命王章释放众人,百姓称谢而去。王章归报刘知远,谓刘承佑逆旨。刘知远乃宣子上殿加以责问。刘承佑奏请勿以苛政扰民,刘知远大怒,欲斩之。刘承佑再三婉言劝谏,拔剑欲自刎。李后闻讯赶来,急止之,请以宫中所有犒军。刘知远感悟,知民为国本,遂使王章将宫中珠宝分赏将士。众将士得悉,转请将珠宝赈济百姓,刘知远更为惶愧。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四集:伍月华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8.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刘知远同上。)

刘知远  (二黄慢板)  国离乱群雄起争夺天下,

             动干戈哪还顾败国亡家。

             胜者王败者寇如同戏耍,

             将士们临阵上刀枪齐发。

             到如今太平年俱遵王化,

             国无君众诸侯劝立孤家。

             都劝孤坐晋阳以镇天下,

             以免得人胡为再动杀伐。

             齐拥护坐晋阳称孤道寡,

             怎奈是库空虚财力缺乏。

(刘知远坐。)

刘知远  (念)     刀兵四起不安宁,平乱入治国无君。众卿无主才立朕,孤王驾坐晋阳城。

     (白)     孤刘知远。众卿保孤,驾坐晋阳,国号后汉天福。昨日王章进宫奏道,须要奖赏将士。奈国库空虚,孤想君出于民,民出于土,不免命王章去捐募民财,以赏将士。

             内侍,宣王章上殿。

王章   (内白)    领旨。

(王章上。)

王章   (念)     幸喜太平无事日,今乃国泰民安时。

     (白)     参见万岁。

刘知远  (白)     平身。

王章   (白)     谢万岁。

刘知远  (白)     王爱卿,昨日你奏道要奖赏将士,奈国库空虚,无可如何。孤思得一计,命你前去酌量捐募民财,聚少成多,以赏将士。倘有不遵者,锁来见孤。

王章   (白)     领旨。

     (念)     只为赏将士,去捐百姓财。

(王章下。)

刘知远  (白)     咳,这也是事出无奈呵!

     (二黄摇板)  非是孤不把那百姓来顾,

             怎奈是国空虚财力不足。

             自古道君出民民出于土,

             都只为赏将士出此计谋。

             我也知这几载刀兵之苦,

             正所谓事急迫君子也无。

(刘知远下。)

【第二场】

(男民人、女民人、老民人同上。)
男民人、
女民人、

老民人  (同哭相思牌) 几载干戈起,

             幸喜今平息。

             虽然太平日,

             无食又无衣。

老民人  (白)     哎呀,虽然天下太平,我们这些苦百姓无以为活,还是受苦。早晚也是一死,倒不如早点死了倒也干净!

(男民人、女民人、老民人同哭。二兵卒、王章同上。)

王章   (白)     呔,众百姓,你们可知道,如今是天下太平,多亏的是将士们用武。万岁传下旨意,命众百姓解囊捐助,以赏将士。这捐分甲、乙、丙、丁四种,你们这等人家就算丁种,每人每次一两银子,不分男女大小,每月一次;房屋捐,每月按房租十分之三计算捐款。

老民人  (白)     哎呀呀,我们连饭都没有得吃,哪里还能捐助,眼看着就要饿死!

王章   (白)     饿死了,还要死人捐,葬在土内,要埋葬捐,坟墓捐。总而言之,生要捐,死也要捐。快点拿钱。

老民人  (白)     哎呀老爷们,怎么生也要捐,死也要捐,没有钱便怎么样呢?

王章   (白)     我们是奉了圣旨出来募捐,你们若是不捐,那就是违抗圣旨。

老民人  (白)     违抗圣旨,是什么罪呢?

王章   (白)     违抗圣旨,要将你们锁去见君,轻者坐监,重者杀头。

老民人  (白)     杀了头,还要捐钱不要?

王章   (白)     哪里有这许多废话。对你们讲,有捐钱没有?

老民人  (白)     穷的这个样子,实实在在的没有钱,老爷你做做好事罢!

王章   (白)     没有钱,我们要锁了走!

男民人、
女民人、

老民人  (同白)    要锁了走?好,把我们全锁了走,要死死在一块!

王章   (白)     啊,你们这是聚众造反!

老民人  (白)     又添了一件罪,一个头不够杀的了。

王章   (白)     来,全锁了走!

(二兵卒锁男民人、女民人、老民人同拉走,同下。)

【第三场】

(起初更鼓。)

刘承佑  (内西皮导板) 烽烟起群雄立兵荒马乱,

(二灯夫引刘承佑同上。)

刘承佑  (唱)     分天下争疆土黎民不安。

             古今来帝王家创业艰险,

             岂知道创业难守业更难。

             夏传子家天下指望永远,

             周天下八百载也化灰烟。

             我父王坐晋阳改元后汉,

             号天福登九五坐镇山川。

             我巡查怕余匪集合作乱,

男民人、
女民人、

老民人  (内同白)   哎呀天哪,苦死人了哇!

刘承佑  (白)     咳!

     (唱)     耳边厢又听得叫苦连天。

(二兵卒锁男民人、女民人、老民人同上。水底鱼牌。王章上,过场,刘承佑挡住。)

刘承佑  (白)     原来是王章将军!

王章   (白)     哎呀呀,小千岁。这黄昏交夜之时,你怎么来到此地?

刘承佑  (白)     我是巡查御街,你怎么这般时候也来到此地?

王章   (白)     臣是奉旨捐募民财。

(刘承佑怔。)

刘承佑  (白)     呵呵呵,你、你、你是奉旨捐募民财?

王章   (白)     正是。

刘承佑  (白)     你捐募民财,作何用处?

王章   (白)     奖赏将士。

刘承佑  (白)     哦,捐募民财,奖赏将士么?

王章   (白)     是是是。

刘承佑  (白)     这是何人的主见?

王章   (白)     乃是万岁爷的旨意。

(刘承佑背供。)

刘承佑  (白)     哼哼!恐怕借此为由,招谣成乱!

(刘承佑想。)

刘承佑  (白)     啊,王将军,招募民财,可曾捐齐?

王章   (白)     小千岁,不要提起,呶呶呶,这些刁民他们竟敢违抗圣旨,所以我将他们锁去见君,办他一个聚众造反的罪名。

刘承佑  (白)     啊,他们是些刁民,违抗圣旨,不肯捐募,聚众造反?

王章   (白)     正是正是。

刘承佑  (白)     咳,你们这些人,因何违抗圣旨,聚众造反?

老民人  (白)     哎呀小千岁呀!这几年刀兵四起,百姓苦不堪言,真正是民不聊生。好容易盼到太平天下,有了真命帝主,我们好士农工商各谋生路。不料尚未停喘,忽然又来苛捐杂税,叫我们苦百姓毫无生路,情愿请这位将军将我们锁去见君,办我们造反违抗圣旨的罪名!哎呀呀,千岁呀!百姓总是无理,只有一死而已!

刘承佑  (白)     唔唔唔。王将军,你将这些百姓放了回去罢。

王章   (白)     这是圣旨,谁敢擅放?

刘承佑  (白)     将军,请你住口!

     (西皮二六板) 王将军说此话不知进退,

             休得要仗人势狐假虎威。

             倚仗你奉王命与民作对,

             你公然放胆量天地来违。

             刮民财欺百姓天理暗昧,

             你不怕苦害生灵良心亏。

             恶名易好名难须要知悔,

             莫放火自烧身招惹是非。

             大英雄该临阵交锋对垒,

             保黎民同安乐万古名垂。

             请将军放百姓去奏万岁,

             你本头我本尾请旨收回。

王章   (白)     既然千岁要放百姓,万岁降罪下来,请千岁替臣担待。

刘承佑  (白)     哈哈哈,全有小王,与你无干。

             众位父老,你们赶快回家安居乐业去罢。

男民人、
女民人、

老民人  (同白)    多谢千岁,这才是仁明之主。

(男民人、女民人、老民人同下。)

王章   (白)     便宜你们了!

刘承佑  (白)     将军请先行上殿,待我巡查完毕,随即上殿。将军哪!

     (西皮快板)  将军今把百姓放,

             纵有大事我承当。

             请你先行把本上,

             当今不是昏庸王。

             倘若万岁把罪降,

             全有小王作主张。

             躬身施礼请先往……

(二兵卒、王章同下。)

刘承佑  (西皮快板)  急忙回宫换衣装,去见君王。

(刘承佑下。)

【第四场】

(四小太监、刘知远同上。)

刘知远  (西皮慢板)  命王章募民捐未见回奏,

             初登基凡百事处处担忧。

             怕的是有刁民国法不守,

             又恐怕王章去言语不投。

             都只为库空虚金银无有,

             无银钱赏将士才用此谋。

             但愿得老天爷多多保佑,

             保天下永太平五谷丰收。

(王章上。)

王章   (念)     捐募民财成画饼,急忙上殿奏当今。

     (白)     王章见驾,吾皇万岁。

刘知远  (白)     平身。

王章   (白)     谢万岁。

刘知远  (白)     王爱卿,孤命你捐募民财,可捐齐备?

王章   (白)     臣启万岁:自奉命捐募民财,不想有些刁民违抗圣旨,聚众造反,臣将他们锁来见君。不料路遇小千岁,竟将他们放走,臣特来奏与万岁,请主公定夺。

刘知远  (白)     啊,有这等事。卿家朝房歇息,孤宣他上殿,问个明白。

王章   (白)     臣领旨。

(王章下。)

刘知远  (白)     内侍,宣小千岁上殿。

小太监甲 (白)     万岁有旨,宣小千岁上殿。

刘承佑  (内白)    领旨。

     (内西皮导板) 忽听得传旨意一声宣诏,

(刘承佑上。)

刘承佑  (西皮慢板)  整顶冠束腰带理一理锦袍。

             我自知责王章惹祸不小,

             诚恐怕我父王难将我饶。

             上金殿必须奏治国正道,

             万不容害百姓吸吮民膏。

             不准奏纵一死留名可表,

             决不忍苦百姓再受煎熬。

             撩锦袍端玉带忙上御道,

             行三跪九叩首把王来朝。

     (白)     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刘知远  (白)     平身。

刘承佑  (白)     谢父王。

刘知远  (白)     你、你、你,怎么做出这无法无天之事啊?

刘承佑  (白)     儿臣做的是保国安民之事,何言无法无天?

刘知远  (白)     你就知道保国安民,你却忘了无父无君,这岂不是无法无天?

刘承佑  (白)     父王,儿臣幼读圣贤之书,颇达周公之礼。又蒙父母教训,何敢作那无法无天之事。

刘知远  (白)     哼哼哼,那王章领了为父的旨意去募民捐,有那些不遵王法之刁民,违抗圣旨,聚众造反。王章将他们锁拿治罪。你竟将刁民放走,你那目中简直是无父无君,还言无过么?

刘承佑  (白)     哈哈哈,这件事儿臣不但无过,还是一件大大的功劳,父王快快替儿在功劳簿上,记大功一次。

(刘知远气。)

刘知远  (白)     唔!

(刘承佑笑。)

刘承佑  (白)     请问父王,那王章上殿,怎样言讲?

刘知远  (白)     他言道:刁民被你释放,命他前来奏本。

刘承佑  (白)     不错,不错。请问父王,为君者所靠何人?

刘知远  (白)     靠的是黎民百姓。

刘承佑  (白)     民靠何来?

刘知远  (白)     民出于土。

刘承佑  (白)     却又来!既然是君出于民,民出于土,想历年以来,天下荒荒,刀兵四起,民不聊生,骨肉分离,逃难外乡,旦夕祸福,朝暮生死,背井离乡,抛父别母,纵有田地,何能安居耕种?遇险者早已死于非命,却也干净;可怜那些无家可归,无衣无食,不死不活的苦百姓,好容易盼到了干戈平息,天下太平,正喜从今以后,无忧无虑,安居乐业,士农工商,各觅生计。不想残喘未息,卧未安枕,又出了这捐募民财、苛捐苛税的旨意。这圣旨已出,岂知道王章却借此为由,遮天盖地,在外招谣欺诈!可怜哪,可怜!那些困苦子民闻听捐募,一个个胆丧魂飞,如今衣食尚不周全,哪里还有钱捐募?苦苦哀求不能获免,竟被王章锁拿,生不如死。儿臣巡查路遇,心中实实不忍,所以放却他们回去。哎呀,父王啊,好险哪好险!若不释放,诚恐激动众怒,干戈重起,只怕这新得来的锦绣江山,也未必坐得安稳哪!

     (七字锣)   圣主坐金阙,

             全仗臣民悦。

             农民耕乡野,

             本是国脉血。

             黎民遭战乱,

             来源俱断绝。

             若再苛捐敛,

             干戈恐相接!

             此举快停歇,

             保全民安业。

刘知远  (白)     啊!

     (西皮流水板) 闻言叫孤愁眉带,

             转面骂声小蠢才。

             圣旨谁人敢懒怠,

             你敢违抗不应该。

             你我父子亲相爱,

             商量定有好策来。

             有何不妥好更改,

             私行违拘太无才。

             无父无君声名败,

             从今圣旨行不开。

             旨不遵行是你害,

             朝廷法律是你裁。

刘承佑  (白)     父王啊!

     (西皮流水板) 父王休为儿臣气,

             君民同气本连枝。

             欺压良民非正理,

             苛捐苛税更不宜。

刘知远  (白)     咳!

     (西皮流水板) 冤家说话甚从容,

             好似荆棘刺我胸。

             叫我

             低头无语脸带红!

刘承佑  (白)     父王啊!

     (西皮流水板) 劝父王慢发雷霆来请坐,

             听儿臣细把治国正道说:

             为君王全凭臣民来辅佐,

             压黎民惹恼怨恨失人和。

             诚恐怕百姓结党成了伙,

             又道是法不加众奈如何?

             岂不是为小失大事做错,

             倒不如莫要惹起这风波。

             昨王章只为捐募把百姓锁,

             见穷民愤怒愁苦儿放脱。

             儿自知违抗君旨纵难躲,

             请父王将儿奏本细揣摩。

             违君旨快请父王来斩我,

             儿死后苛捐苛税请免却。

             这是儿一片忠言莫听错,

             请仔细思思想想可差讹?

     (白)     咳!

     (西皮快板)  千言万语都说过,

             父王低头无话说。

             我为百姓身遭祸,

             我为百姓命不活。

             承佑金殿自把衣剥,

(刘承佑脱衣,看。)

刘承佑  (白)     哎呀!

     (西皮快板)  不见传旨怎奈何?

     (白)     也罢!

(刘承佑下殿。)

刘承佑  (西皮快板)  饮剑自刎将头落,

             父王台前谢罪恶!

(刘承佑拔剑自刎,刘知远急欲下位。急急风牌。刘夫人上,王章自下场门上,两边挡住拉刘承佑。)

刘夫人  (白)     我儿为何自刎?

王章   (白)     哎呀娘娘啊!万岁降旨捐募民财,以赏将士,不想小千岁放了百姓,违了圣旨,所以自死代罪。

刘夫人  (白)     啊,原来为此。王将军将他陪着,待我上殿启奏。

王章   (白)     是。

             小千岁不必如此。

刘夫人  (白)     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刘知远  (白)     平身。

刘夫人  (白)     谢万岁。

(刘夫人看。)

刘夫人  (白)     启奏陛下: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我朝立国不久,正宜惠降黎民,如今苛税频加,非新天子治国安民之道;请悉出宫中所有,犒劳军士,虽复不厚,人无怨言。

刘知远  (白)     但凭你们所为。

刘夫人  (白)     哈哈哈,儿不要寻死,随娘到宫中检点所有物件,取来以赏军士。

             王将军,吩咐人役,随我进宫。

王章   (白)     是。人役快来。

(众人役同上。)

刘夫人  (白)     随我进宫去抬财宝。

(众人役同允。)

刘夫人  (白)     王将军,我儿,你们随我来呀。

(刘夫人、刘承佑、王章、众人役同下。刘知远两看。)

刘知远  (白)     哎呀!

     (西皮二六板) 我似睡梦方才醒,

             提醒南柯梦中人。

             百姓原是国根本,

             激动民怒事非轻。

             结党成群不顾命,

             孤王江山坐不成。

(众人役同抬宝上。王章、刘承佑、刘夫人同上,刘知远看。)

刘知远  (白)     王将军。

     (西皮二六板) 快快抬去赏将领,

王章   (白)     领旨。

刘知远  (白)     回来。

     (西皮二六板) 孤再加赏二百银。

(小过门。王章接银。)

刘承佑  (白)     王将军,你所捐百姓几家?共捐多少银子?

王章   (白)     小千岁,我捐了二百多家,共捐了十几两银子。

刘承佑  (白)     哈哈哈,要是二百两银子岂不是要捐上好几千家么?早要有这二百两银子,何必要捐那些苦百姓?

刘夫人  (白)     险些闹得百姓们妻离子散。

(王章、众人役抬宝同下。)

刘知远  (白)     咳!

     (西皮二六板) 作事不慎险不幸,

             凡事还要三思行。

(众人役抬宝同上,王章随上。)

王章   (白)     启奏万岁:将士们已将宫中财宝,跪领叩谢,不敢取用,都言道:为赏将士捐募民财,小千岁替民辩苦,娘娘的财宝分赏众人,实在不敢领受。又言道:他们每月都有饷银,可以为活,将宝物退回,请万岁赈济百姓,就算他们领受了。

刘知远  (白)     哎呀!

     (西皮二六板) 将士他都爱百姓,

             堂堂天子不如兵。

             我名知远不知近,

(刘知远下位。)

刘知远  (西皮二六板) 江山不坐让贤人。

刘承佑  (白)     父王不必如此,一面整理朝政,一面赏将赈民,天下自可太平也。正是:

     (念)     君正臣贤爱黎民,

刘夫人  (念)     父慈子孝母安心。

刘知远  (念)     分赏将士赈百姓,

王章   (念)     一统山河永太平。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15 ┊ 字数:614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