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富春江》

主要角色
严子陵:老生

情节
严子陵不愿为官,辞归故里。刘秀为之饯行,赠以黄金千两,作为买山之馈。严子陵不受,自称将往富春江以钓鱼为业。乡人余隐闻严子陵即将归来,与其子商议钻营、献媚之策竟至口角相争。经亲友排解,风波始息。及与严子陵相见,知已辞官,大失所望。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四集:范叔年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6.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邓禹、马援、岑彭、马武同上。)

邓禹   (念)     运筹帷幄汉重光,

马援   (念)     虎斗龙争在战场。

岑彭   (念)     朋友君臣人尽望,

马武   (念)     千秋唯有富春江。

邓禹、
马援、
岑彭、

马武   (同白)    俺——

邓禹   (白)     高密邓禹。

马援   (白)     伏波将军马援。

岑彭   (白)     武阳侯岑彭。

马武   (白)     扬虚侯马武。

邓禹   (白)     诸公请了。

马援、
岑彭、

马武   (同白)    请了。

邓禹   (白)     今乃建武五年十一月,严子陵还乡之期。主上有旨,阖朝文武,长亭饯行。大家在此恭候便了。

马援、
岑彭、

马武   (同白)    请。

(众人同坐。)

光武帝  (内白)    内侍起驾。

(四太监引光武帝坐车同上。)

光武帝  (唱)     在鄗南登大宝太平有象,

             复祖宗一统业权续高皇。

             有故人严子陵清才雅量,

             孤请他到京师国务赞襄。

             谁晓得辞官职不乐荣享,

             一心要做渔翁转回故乡。

             内侍臣催龙车长亭以往,

(邓禹、马援、岑彭、马武同起迎。)

光武帝  (唱)     等故人他到来祖饯一场。

(众人同坐。严子陵渔翁装束拿拐杖上。)

严子陵  (唱)     想从前在齐国逍遥无上,

             刘文叔三次聘才到洛阳。

             官封我居谏垣推诚直谅,

             论君臣总算得遇合朋良。

             我不能恃旧交幸福安享,

             我不能患得失无有主张。

             因此上准备了芒鞋竹杖,

             辞过了刘文叔独往河梁。

             正行步耳听得人马声响,

             又只见众文武站立两旁。

             我只得走上前依礼行上,

众人   (同白)    老先生到了。

(众人同拜。)

严子陵  (白)     到了,有劳众位。

光武帝  (白)     子陵兄来了。

(光武帝拜。)

严子陵  (白)     陛下呀!

     (唱)     劳陛下远送行臣怎敢当。

(严子陵、光武帝同坐。)

光武帝  (白)     子陵兄。

     (唱)     自古道士有志不得相强,

             朋友情离别境暂诉衷肠。

             内侍臣看琼筵金樽奉上,

太监   (白)     尊旨。

光武帝  (白)     子陵请。

严子陵  (白)     众公请。

光武帝  (唱)     朕与卿此一别后会茫茫。

             想当初都年少同把学讲,

             日同食夜同睡同业同堂。

             虽则说是朋友兄弟一样,

             为国家效驰驱两下分张。

             到今日邀侥幸汉业再创,

             朕也曾四下里寻访贤良。

             有人说在齐国见一老丈,

             披羊裘执钓竿乐道徜徉。

             三次请九次聘才见兄长,

             实指望做股肱共理朝纲。

             天生才必有用不须细想,

             为百姓弃山林这有何妨?

严子陵  (唱)     听陛下将大义从头细讲,

             严子陵布心腹谨奏吾皇。

             念先朝朝纲坏廉耻都丧,

             才酿成四十万劝进表章。

             一个个莽丈夫希功竞赏,

             扫灭了铜马贼才定家邦。

             臣怎敢恃旧交不避嫌谤,

             臣怎敢蹈覆辙不事提防。

             并非是要学那钓渭姜尚,

             愧无才怎做得辅汉张良。

             但只愿节泰风由臣提倡,

             又何必受主恩置身朝廊?

邓禹   (白)     啊,先生。

     (唱)     老先生不肯做兴朝贤相,

马援   (唱)     这清高必定要万代名扬。

岑彭   (唱)     我道是着羊裘有心标榜,

马武   (唱)     留不住便问你逆旨猖狂!

严子陵  (白)     咳,众公!

     (唱)     天下事安与危全凭将相,

             论文武何争我老去冯唐?

             羡诸公尽都是国家保障,

             窗下风好叫我颂献垂堂。

光武帝  (唱)     子陵兄真不减巢由高尚,

             朕只好学古人承筐是将。

             内侍臣抬过来黄金千两,

(官人抬金上。)

严子陵  (白)     陛下,这是何意?

光武帝  (白)     子陵兄。

     (唱)     赠一点买山费壮壮行装。

严子陵  (白)     陛下。

     (唱)     国初定正应当与民休养,

             草芥臣甘贫贱何用白黄?

             辞十万而受万孟轲曾讲,

             等浮云于富贵才是严光!

光武帝  (唱)     官不作金不要高风无两,

             当浊世有先生道出义皇。

             内侍臣收黄金醇醪再上,

             朕与卿把一盏更进一觞。

     (白)     子陵兄请。

严子陵  (白)     陛下请。

邓禹   (白)     臣等恭代陛下,奉劝先生。

众人   (同白)    先生请。

严子陵  (白)     小人量窄,不敢多饮,众公同请。

光武帝  (白)     先生的量高。

严子陵  (白)     陛下的量大。

众人   (同笑)    哈哈哈……

光武帝  (白)     子陵兄此去何处安身?

严子陵  (白)     富春江安身。

光武帝  (白)     作何营业?

严子陵  (白)     钓鱼营业。

光武帝  (白)     仁兄好不苦啊?

严子陵  (白)     哪有什么苦处?依严光看来,乐不胜言也!

     (唱)     自古道人不堪箪瓢陋巷,

             又谁知饥可乐沁水洋洋。

             从今后破除了名缰利网,

             并非是忘怀了治乱兴亡。

             忧与乐分后先君臣一样,

             才将这风俗事竭力承当。

             在筵前辞汉主并辞众将,

     (白)     陛下,草芥严光告辞。

(严子陵揖。)

光武帝  (白)     还要奉送。

严子陵  (白)     臣不敢当,陛下请回。

众人   (同白)    奉送先生。

严子陵  (白)     众位请回,山人就此告辞了。

(严子陵揖。)

严子陵  (唱)     富春江会一会打鱼的儿郎。

     (白)     请了,请了。

(严子陵下。)

光武帝  (唱)     子陵兄归山去风怀高旷,

             好一似寥天外独鹤翱翔。

邓禹   (唱)     富不淫贫不移威风不让,

马援   (唱)     真算是我朝中国士无双。

岑彭   (唱)     恨一时有遗贤辱在草莽,

马武   (唱)     屈万乘友布衣千古流芳!

光武帝  (白)     内臣趱路。

     (唱)     望不见故人行转回銮仗,

             有钓台与后世留作祠堂。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余隐上。)

余隐   (唱)     老邻家严子陵去把京上,

(余同上。)

余同   (唱)     携带我到后来必定沾光。

余隐   (白)     老汉余隐。小儿余同。祖居富春,打鱼为业。结识了一个朋友严子陵,他和皇帝相好,就像我和他的交情一般。日前皇帝宣他进京,他定官封七八十品。想我老汉也是皇帝朋友的朋友,虽然隔着一层,难道作不了十七八品么?啊咳,我也带你做一品半的官。

余同   (白)     孩儿年幼,做不了隔着桌子打人的事。我想你老人家做官,我跟你当少爷,吃喝穿戴,你问官司我赚钱,富贵双收,岂不好么?

余隐   (白)     好孩子,想的不错。只怕你有那个心,没有那个手!

余同   (白)     帮手多着呢。我想咱那詹姐夫,念过书的。那戴表兄卖过菜,叫他们办公事,管账房,给你当师爷,给我做接手,还怕咱们不升官发财么?

余隐   (笑)     哈哈!

     (白)     好哇,好哇。这话可曾对你姐夫讲过?对你表兄说过?

余同   (白)     没有。

余隐   (白)     还好还好。你那戴表兄,我那戴外甥,日前我向他借点菜,他却不给。你还要他管账,我怕他连你给带累坏了。

余同   (白)     你做官,我发财,姐夫办公事忙不过来,还是要他管的才好。

余隐   (白)     我不要。

余同   (白)     我要。

余隐   (白)     我偏不要。

余同   (白)     我偏要。

(余隐怒。)

余隐   (白)     你还没有当上少爷,就敢违抗我老爷,我老爷今天要打你。

余同   (白)     反了,反了,老爷打起少爷来了。

余隐   (白)     老爷要打。

     (唱)     没板子就打你几下拐杖,

(余同跪。)

余隐   (唱)     恨不得抓住你锁在班房。

(余同喊。)

余同   (白)     老爷打我,请来救我一救。

(詹清、戴古同上。)

詹清   (唱)     未进村先听得人役喊嚷,

戴古   (唱)     想必是严老爷前站回乡。

詹清   (白)     俺詹清。

戴古   (白)     俺戴古。

詹清、

戴古   (同白)    一路去看望余家亲戚,才进村中,听得他家喊叫老爷,想必是严子陵回来了。赶紧推门进去,切莫再落人后。

(詹清、戴古同闯门。)

戴古   (白)     呸!原来是你父子打架,怎不见严老爷?

(詹清拉余隐。)

詹清   (白)     不要打,不要打,防着严老爷笑话。

(詹清相见。)

余隐   (白)     你们什么时候,竟背了我就去见严老爷?怎么我不知他回来呢?

詹清   (白)     女婿亲近严老爷,还是高攀丈人。

戴古   (白)     我昨日进城卖菜,听人说严老爷就是这一半天到家,急得我把没卖完的菜,都送在他家中去了。

(余隐背供。)

余隐   (白)     这人谁还敢要他,不是我,他知道严老爷是什么模样?

詹清   (白)     既然严老爷快到了,我们大家何不驾着船迎上前去。

戴古   (白)     迎不着怎么好?

詹清   (白)     权当我帮丈人打鱼一回。

余隐   (白)     我不同外甥去。

戴古   (白)     我还嫌你呢,你同表弟一块去啦。

余同   (白)     取桨出门。

(余隐拉詹清,慌忙取桨出门,众人各上船。)

詹清   (白)     丈人哪。

     (唱)     将渔船摇过来七里滩上,

余隐   (唱)     眼巴巴单盼着老友严光。

(众人各摇船。)

戴古   (唱)     只因那富与贵都不希望,

余同   (唱)     连累我平白地受气一场。

(余同摇船撒网。严子陵上。)

严子陵  (唱)     自从宛洛辞天仗,

             一路山川应接忙。

             五岳归来无胜赏,

             轻舟重到富春江。

             垂杨拂水鸣蝉响,

             好竹连山觉笋香。

             闲来濯足万里浪,

             醉后振衣千仞冈。

             门无俗客能来往,

             案有佚书但老庄。

             家园风景重相望,

             又只见几个渔翁泛钓航。

余隐   (白)     那旁来的敢是严子陵?

严子陵  (白)     正是。

(余同相迎,见面,戴古背看。)

戴古   (白)     表弟,严老爷独自回来,怕是私访,你不要冲犯马头。

余同   (白)     快闪开,不要破我的机会。

(余同跳船,磕头。)

余隐   (白)     子陵兄。

余同   (白)     严老伯。

詹清   (白)     严老爷。

严子陵  (白)     众位乡亲少礼。

余隐、
余同、

詹清   (同白)    回来了?

严子陵  (白)     回来了。

(众人同坐。戴古偷视。)

戴古   (白)     我看是有些蹊跷,且站在船上,听他说些什么?

(戴古作窥视。)

余隐   (白)     哎,老先生!

     (唱)     听人说你到京见了皇上,

             必定是做高官衣锦还乡。

             为什么独自行无有仪仗?

             满身上还穿了粗布衣裳。

严子陵  (白)     老邻居!

     (唱)     我从前在齐国钓鱼池上,

             无冬夏披羊裘姓隐名藏。

             谁料想汉天子四处寻访,

             地方官强逼迫去到洛阳。

             喜天子念当初故人情况,

             敕封我谏议官身立朝廊。

余隐   (白)     恭喜严老爷升官。

严子陵  (唱)     愧无才怎就职当殿辞让,

余同   (白)     哎,这下光沾不成了。

(戴古惊。)

戴古   (白)     我更无望了。

严子陵  (唱)     定要想遂初志垂钓河梁。

             临行时曾送我黄金万两,

余隐   (白)     又恭喜严老爷发财。

严子陵  (唱)     打鱼人要黄金所为哪桩?

詹清   (白)     老先生不用罢了,何不为他父子带回?

(戴古背供,惊。)

戴古   (白)     我想借点本钱也完了。

严子陵  (唱)     我爱的富春江风景和畅,

             守本分安生业高隐溪庄。

余隐   (白)     这、这、这子陵老先生,皇上赐官不做,赠金不收,寻着寻着钓鱼,到底是什么意思?

严子陵  (白)     你且听了!

     (唱)     汉天子建中兴大德在上,

             论新政第一是风俗改良。

             劝同胞再休要竟自妄想,

             贪权利必定把实业抛荒。

             劝世人都照我一般一样,

             农为农工为工商各为商。

             不但是读书人廉耻礼仪,

             乡野间尽都是孝悌端方。

             那时节我国家民众地广,

             又何难一举手臣服戎羌?

             劝同胞要自立还要自治,

             你慢笑我年迈人两鬓苍苍。

余隐   (白)     姑爷你读书的人,听严老爷讲话是也不是?

詹清   (白)     老先生讲的虽好,我有句话要问。

严子陵  (白)     讲。

詹清   (白)     哎,先生既为同胞,为甚不提拔亲友?

严子陵  (白)     众邻居!

     (唱)     未开言先叫声邻里乡党,

             把自立两个字早刻心肠。

             不铲除依赖性终久无望,

             想因人以成事何讲自强?

             论亲友也都是同胞一样,

             将博施能济众难倒虞唐。

             纵教我严子陵风流弘奖,

             却只愁尘世上点石无方。

(戴古背供。)

戴古   (白)     这话说得有理。

詹清   (白)     领教了。

余同   (白)     亲友不说了,我看你家中老小又该怎样?

严子陵  (白)     贤侄有所不知。

     (唱)     若问我隐士庄全家无恙,

             有梅妻和鹤子不费商量。

             或织履或编芦古人堪仿,

             衡门下况又有江鲤河鲂。

             自古道穷益坚老当益壮,

             勤职业要尽我民人所当。

             逞意气争权利尽都是枉,

             怎及那人踪外独钓寒江?

余隐   (唱)     老先生将人情看得透亮,

詹清   (唱)     一席话说退了势利心肠。

余同   (唱)     从今后也都要努力河上,

戴古   (唱)     才不枉我和他结识一场。

余隐   (白)     孩儿们回船,请老先生一同回去。

严子陵  (白)     正是:

     (念)     不为鲈鱼入钓乡,

余隐   (念)     却教热脑得清凉。

詹清   (念)     高风我亦传千古,

戴古、

余同   (同念)    欸乃一声流水长。

     (同白)    请。

严子陵  (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02 ┊ 字数:5072 ┊ 最后更新:2012年01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