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袁吕结亲》

主要角色
吕布:小生
韩印:老生
陈珪:老生
张飞:净
刘备:老生
关羽:红生

情节
纪灵归见袁术,告以吕布辕门射戟一事,并将吕布书信呈上。袁术读信,问计于大夫韩印。韩印闻吕布有女,请为袁术子前往求婚,以离间刘备与吕布,然后次第灭之。袁术依计遣韩印前往,与吕布相见。韩印说明来意,吕布留韩印于馆驿,归与妻陶氏商定许婚。随即告知韩印,许以即日送亲上门。陈珪见徐州市上悬灯结彩,又闻袁吕二姓结亲,韩印为媒。陈珪素知韩印为人诡诈,识破阴谋,乃穿孝服带病朝见吕布,为吕布吊孝。吕布问故,陈珪道破袁术阴谋,吕布大悟,乃杀韩印。宋清、卫渎自辽东贩来良马数十匹,欲献与吕布,中途为张飞所夺。刘备因吕布辕门射戟有功于己,责张飞劫马,命次日送还。吕布得报,大怒,率部攻小沛。刘备、关羽请吕布息怒罢兵,吕布不允。张飞出战,刘备、关羽相助,均为吕布所败。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四集:吴春霖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4.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大开门。四龙套、袁术同上。)

袁术   (点绛唇牌)  霸占一方,自立为王,兴兵将,剿灭他邦,孤把江山闯!

     (念)     堂堂男儿世间无,霸占淮南立帝都。登基全凭玉玺印,扫灭烟尘半国无。

     (白)     孤,姓袁名术字公路。自从得了小霸王玉玺,孤在淮南立帝。年年狼烟不息,孤也曾命纪灵到小沛扫灭桃园弟兄,至今未回。

             伺候了。

(韩印上。)

韩印   (念)     袖内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白)     臣韩印参见主公。

袁术   (白)     韩大人请坐。

韩印   (白)     谢坐。

袁术   (白)     进帐则甚?

韩印   (白)     纪将军回朝来了。

袁术   (白)     宣他上殿。

韩印   (白)     大王有旨:纪将军上殿。

纪灵   (内白)    领旨。

(纪灵上。)

纪灵   (念)     辕门射戟事,报与主公知。

     (白)     纪灵见驾,大王千岁!

袁术   (白)     平身。

纪灵   (白)     千千岁。

袁术   (白)     赐坐。

纪灵   (白)     谢坐。

袁术   (白)     去往徐州一事怎么样?

纪灵   (白)     吕布有书信在此,主公请看。

袁术   (白)     呈上来。

(牌子。)

袁术   (白)     原来是吕布辕门射戟,与我二家解围。

             纪将军,后帐歇息。

(纪灵下。)

袁术   (白)     韩大夫,孤王要灭吕布,有桃园帮助;要灭桃园,有吕布护助。一时难以下手,大夫计将安在?

韩印   (白)     小某倒有一计。闻听吕布生有一女,可说配与我国殿下为妻。袁吕结亲后,先灭桃园,后灭吕布,何愁大事不成?

袁术   (白)     此计甚好。备定花红彩礼,就命大夫前去提亲。正是: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

韩印   (念)     谋成日里捉金乌。

(袁术、韩印同下。)

【第二场】

(中军上。)

中军   (念)     站立营门外,单听将令行。

(韩印上。)

韩印   (念)     黄公三略安天下,吕望六韬定邦家。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中军   (白)     哪里来的?

韩印   (白)     烦劳通禀,袁术王帐下韩印求见。

中军   (白)     韩大夫馆驿少坐。

韩印   (白)     是。正是:

     (念)     胸中无有安邦论,焉能出力与皇家?

     (白)     嗯呸!

(韩印下。)

中军   (白)     升帐!

(大开门。四龙套、吕布同上。)

吕布   (点绛唇牌)  威风抖擞,镇守徐州,霸诸侯,名扬九州,江山归我手。

     (念)     盖世英雄志量高,虎牢关前逞英豪。赤兔战马行天下,画戟一举万将逃!

     (白)     某,姓吕名布,字奉先。霸占徐州一带等地。只因前日与袁、刘二家解围,那纪灵回去,但不知那袁术王心下如何?

             中军,何事禀报?

中军   (白)     今有袁术王驾前韩大夫求见。

吕布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韩大夫。

(吹打。韩印上。)

韩印   (白)     温侯。

吕布   (白)     韩大夫,请哪,哈哈哈……不知大夫驾到,未能相迎,当面恕罪。

韩印   (白)     岂敢。少问温侯金安,望乞海涵。

吕布   (白)     岂敢。大夫到此,为了何事?

韩印   (白)     前日在徐州,多蒙温侯与我二家解围。我家主公,命小某前来,面谢温侯。

吕布   (白)     区区小事,何必挂齿。大夫可有别事?

韩印   (白)     我主公闻听温侯生有一女,愿请许配我国殿下为婚。命小某前来提亲,不知温侯你可应允?

吕布   (白)     这……

韩印   (白)     温侯你想,我主公兵精粮足,温侯盖世英雄。袁吕结亲,何愁天下大事不成?

吕布   (白)     大夫请到馆驿用茶,容我商议。

韩印   (白)     遵命。

(韩印下。)

吕布   (白)     转堂!

(四龙套同下。院子上。)

吕布   (白)     请夫人出堂。

院子   (白)     有请夫人。

(丫鬟、陶氏同上。)

陶氏   (念)     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

     (白)     参见温侯。

吕布   (白)     夫人少礼,请坐。

陶氏   (白)     谢坐。温侯,将妾身叫出,有何吩咐?

吕布   (白)     现今袁术王,命韩印前来提亲,将玉莲公主许配袁术殿下为妻,夫人意下如何?

陶氏   (白)     家有千口,主是一人。温侯做主就是。

吕布   (白)     将姣儿叫出,劝说一番,再作道理。

陶氏   (白)     丫鬟,有请公主出堂。

(丫鬟、玉莲同上。)

玉莲   (念)     路过葡萄架,荷花满池塘。

     (白)     参见爹娘。

吕布、

陶氏   (同白)    我儿罢了,一旁坐下。

玉莲   (白)     儿谢坐。将儿唤出,有何训教?

吕布   (白)     我儿有所不知。有意将儿的终身大事,许配袁术王殿下。我儿心下如何?

(玉莲羞。)

吕布   (白)     儿啦,听为父教训一番。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脸带笑,

             叫一声玉莲听根苗:

             我的儿生来性气傲,

             娇生惯养女多姣。

             此番袁吕结亲好,

             万般事儿忍耐高。

             为父今日将儿调教,

             牢牢切切记心梢。

陶氏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珠泪掉,

             点点珠泪洒胸梢。

             开言便把女儿叫,

             为娘言来听根苗:

             三从四德要行孝,

             莫落骂名千古标。

             到后来你丈夫登大宝,

             你就是正宫掌龙朝。

玉莲   (西皮摇板)  走上前来忙跪倒,

             尊声爹娘听根苗:

             多蒙二老来调教,

             点点不忘半分毫。

吕布   (西皮摇板)  今日玉莲喜日到,

陶氏   (白)     温侯,

     (西皮摇板)  快请月老饮通宵。

吕布   (西皮摇板)  夫人将玉莲梳妆好,

陶氏   (白)     温侯,

     (西皮摇板)  这点小事妻代劳。

(陶氏、玉莲、丫鬟同下。)

吕布   (白)     有请韩大人。

(韩印上。)

韩印   (白)     温侯可曾商议好了?

吕布   (白)     就在今天送亲上门,准备花轿伺候,后帐饮酒。

(吕布、韩印同下。)

【第三场】

(门子扶陈珪同上。)

陈珪   (二黄原板)  自那日回府来身得病恙,

             思想起国家事好不凄凉。

             吕温侯生得来性情傲强,

             不听调不听宣独霸一方。

             每日里进忠言全不思想,

             不听谏不听劝自作主张。

             叫门子搀老夫病床来上。

             我死后这徐州付与汪洋。

(院子上。)

院子   (白)     参见家爷,大街之上,家家户户,挂灯结彩。

陈珪   (白)     我徐州有什么喜事不成?

院子   (白)     闻听人言,袁吕二家结亲。

陈珪   (白)     袁吕结亲么?你知道何人为媒?

院子   (白)     袁术王帐下有一谋士韩印为媒。

陈珪   (白)     敢是那韩印!此人诡计多谋,他见吕布与刘备交好,一时难以下手。故而袁吕结亲,先灭桃园,后灭温侯。我岂能坐视不理?

             家院,拿孝服过来,看衣更换。

(院子允,换衣。)

陈珪   (白)     退下了!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心头恼,

             太阳头上似火烧。

             韩印惯用诡计巧,

             要害温侯在今朝。

             头上换了麻衣帽,

             身上换了白孝袍。

             手拿丧棒阳关到,

             中途路上阻轿回朝。

(吹打。花轿上。四龙套、吕布、韩印同上。)

吕布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龙套  (同白)    大夫当道。

吕布   (白)     列开旗门。

陈珪   (白)     参见温侯。

吕布   (白)     你不是大夫陈珪么?

陈珪   (白)     正是老臣。

吕布   (白)     你的病症如何?

陈珪   (白)     微微的好了。

吕布   (白)     身穿重孝,为了何事?

陈珪   (白)     老臣吊孝来的。

吕布   (白)     与哪一个吊孝?

陈珪   (白)     我与温侯你来吊孝的。

吕布   (白)     大夫何出此言?

陈珪   (白)     温侯啊!那袁术见你与桃园交好,难以下手。听信韩印的诡计,袁吕结亲以后,先灭桃园,后灭温侯。到那时间,你死于乱军之中,老臣吊孝就来不及了。今天先与你吊孝来了!

吕布   (白)     这……

(吕布杀韩印。)

吕布   (白)     大夫忠言,岂有不听,回府修养去罢。

陈珪   (白)     多谢温侯。

(陈珪下。)

吕布   (白)     将花轿撤回徐州。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宋清、卫渎同上。)

宋清   (念)     家住在辽东,

卫渎   (念)     贩马称英雄。

宋清   (白)     俺宋清。

卫渎   (白)     卫渎。

宋清   (白)     贤弟请了。

卫渎   (白)     大哥请了。

宋清   (白)     你我在辽东贩来骏马几十匹,去往徐州,献与吕温侯,就此趱行。走!

(宋清、卫渎同下。)

【第五场】

(四下手、张飞同上。)

张飞   (念)     铁甲玲珑胄,环眼虎豹头。胯下乌骓马,手执丈八矛。

     (白)     俺张飞。奉大哥之命,巡营了哨。

             三军的,巡营去者!

(牌子。宋清、卫渎同上。)

张飞   (白)     呔,你这马匹从哪里来的?

宋清   (白)     从辽东来的。

张飞   (白)     往哪里去?

宋清   (白)     往徐州而去。

张飞   (白)     不要往徐州,就丢在我沛县,也是一样。

宋清   (白)     那可不行。

张飞   (白)     放马过来。

(双杀。宋清、卫渎同败下。)

张飞   (白)     将马撤回沛县。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刘备上。)

刘备   (念)     蛟龙埋角起波浪,猛虎伏爪困山岗。

(张飞上。)

张飞   (白)     参见大哥。小弟巡营,得来骏马几十匹,大哥请看。

刘备   (白)     待愚兄看来。

             此马从何而来?

张飞   (白)     有二人在辽东贩来好马,送与吕布的,被小弟断来的。

刘备   (白)     三弟,这就是你的不是。吕温侯辕门射戟之恩未报,你为何断他的马匹?明日早晨,赶快送往徐州。

(刘备、张飞同下。)

【第七场】

(吕布上。)

吕布   (西皮摇板)  连年将士刀兵动,

             岁岁兵丁大交锋。

             将身打坐宝帐中,

             再听探马报从容。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温侯:宋清、卫渎求见。

吕布   (白)     传。

中军   (白)     传。

(宋清、卫渎同上。)
宋清、

卫渎   (同白)    参见温侯。

吕布   (白)     你二人到此何事?

宋清   (白)     启禀温侯:我二人在辽东贩来几十匹好马,献与温侯。路过沛县,张飞将马夺去。

吕布   (白)     张飞啊,匹夫!你将马夺去,本侯岂能与你干休?

             宋清、卫渎,后帐歇息。

             众将官,明日攻打小沛,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三弟做事理不通,

             不该夺他马走龙。

             倘若吕布把城攻,

             看你逞雄不逞雄?

             将身且坐宝帐中,

             细听探马报从容。

(报子上。)

报子   (白)     吕布攻打小沛。

刘备   (白)     再探!

(报子下。)

刘备   (白)     二弟三弟同到城楼一观。

     (西皮摇板)  听说吕布把城攻,

             想必要夺小沛丰。

             弟兄三人齐出动,

             看看温侯将英雄。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九场】

吕布   (内西皮导板) 有本侯领人马谁人敢挡!

(四龙套、四上手引吕布同上。)

吕布   (西皮原板)  旌旗不住空中扬。

             自幼儿出娘胎性情傲强,

             不听调不听宣自立为王。

             我心中恼恨那刘备关张,

             他不该夺骏马所为哪桩?

             叫三军将人马齐往前闯,

             少时刻杀刘备活捉关张。

     (白)     唤刘备城楼答话。

(四龙套、四下手、刘备、张飞、关羽同上城楼。)

刘备   (西皮二六板) 站立城楼把手拱,

             尊称温侯将英雄。

             三弟生来多猛勇,

             不该夺你马走龙。

             温侯待我们恩情重,

             这小事何必挂心中?

吕布   (西皮二六板) 听罢言来怒气冲,

             开言大骂刘枭雄。

             辕门射戟恩情重,

             有恩不报反逞雄。

             本侯带兵把城攻,

             扫灭桃园一群雄。

关羽   (西皮二六板) 站立城楼美言奉,

             丢去愁眉换美容。

             既然待我们恩情重,

             不该又夺小沛丰。

             虎牢关见过你的威风勇,

             岂不知桃园三弟兄?

吕布   (西皮二六板) 闻言怒发山摇动,

             气得本侯手捶胸。

             奸言巧语全无用,

             是好汉开城大交锋。

张飞   (白)     呸!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怒气冲,

             三姓家奴听从容:

             大哥徐州被你攻,

             二次又夺小沛丰。

             三军带过马青鬃,

             杀他血水马蹄红!

(张飞、刘备、关羽同出城,同开打。刘备、关羽、张飞同败下。吕布三笑,下,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48 ┊ 字数:498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