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连升店》(一名:《连升三级》)

主要角色
店家:丑
王明芳:小生
崔老爷:丑

《连升店》萧长华饰店家、姜妙香饰王明芳
《连升店》萧长华饰店家、姜妙香饰王明芳
情节
《连升店》是一出讽刺性喜剧。描写一个趋炎附势的旅店主人,起初看不起投宿的穷举子王明芳,百般嘲笑揶揄,及至第二天听说王明芳得中了,立刻改变态度,曲意逢迎,谄媚备至。一夜之间,出现了两副面目。

注释
这个剧本是根据萧长华先生的演出本,由中国京剧团萧盛萱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吕瑞明共同整理的,最后并经萧长华先生订正。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六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26.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明芳上。)

王明芳  (念)     蓬蒿隐蔽灵芝草,淤泥陷着紫金盆。

     (白)     学生王明芳,乃徐州沛县人氏。今当甲辰科会试之期,上京赶考,幸喜三场已毕,文章倒也得意,出得场来,天色已晚。不免寻一旅店投宿便了。正是:

     (念)     文章本无价,人贫志不贫。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白)     来此已是连升店,倒也吉祥,就在此住下吧。

             店主东!

(王明芳整衣。)

王明芳  (白)     店主东!

(无人应声。)

王明芳  (白)     喂,里面有人么?里面有人么?

店家   (内白)    啊哈!

(店家上。)

店家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是哪一位?

王明芳  (白)     啊,店主东!

店家   (白)     哎哎哎,你往下站,我这儿不打发闲钱。

王明芳  (白)     什么叫做闲钱?

店家   (白)     像你这样的,我这儿有“包月”,到了月头儿有人来领钱,这平常日子我一概不打发。

王明芳  (白)     我是投宿的。

店家   (白)     住店的?有你的住处。

王明芳  (白)     在哪里?

店家   (白)     顺着我的手瞧:往东一梢头,路北的高上坡,八字粉皮墙,那儿还挂着一把小笊篱,那个地方才是你的住处。

王明芳  (白)     那是庙哇。

店家   (白)     似乎您这样的,不住庙,还打算住上等旅店不成吗?

王明芳  (白)     那是些要饭花了的住处,岂是我住得的!

店家   (白)     你不是花子,难道说还是乞丐不成?

王明芳  (白)        ,又一个 

店家   (白)     哪这么三 

王明芳  (白)     你把我当什么人看待?

店家   (白)     也无非是个要饭的不咧。

王明芳  (白)     差矣。

店家   (白)     何差?

王明芳  (白)     我是科考的举子。

店家   (白)        ,我照样还你三 。什么科考的举子,哪位像你似的,一身的零碎绸子,我瞧你不像个桔子!

王明芳  (白)     像什么?

店家   (白)     简直是个烂柿子。

王明芳  (白)     店主东,我也无有重大的行李,只有一席之地,便可安身。

店家   (白)     不成,没地方!

王明芳  (白)     行个方便吧!

店家   (白)     你不会到别处去吗?

王明芳  (白)     方便方便吧。

店家   (白)     穷磨。我还是真见不得这个。我去瞧瞧,得碰你的造化。

王明芳  (白)     怎么?住店还要碰造化。

店家   (白)     不定有地方没有。

王明芳  (白)     是是。

             唉,真是可恶之极!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伙计们,还有闲房子没有?

伙计   (内白)    有半间草房。

店家   (白)     啊,来着了。

             大台!有了你的住处啦。

王明芳  (白)     妙啊。

店家   (白)     有了住处啦,怎么又想住庙哇?趁早请住庙去吧。

王明芳  (白)     我说的是绝妙之妙。

店家   (白)     啊,是绝妙之妙,我偏不叫你说妙!

王明芳  (白)     要说什么?

店家   (白)     要说“好”。

王明芳  (白)     怎么,要说好?

店家   (白)     着比有了你的住处啦。

王明芳  (白)     好。

店家   (白)     这不结了。

王明芳  (白)     带路。

店家   (白)     带鹿,还仙鹤哪!跟我进来吧。

王明芳  (白)     啊,店主东!

店家   (白)     呸呸呸,你往下丫!别往我跟前凑合,你的口臭!

王明芳  (白)     怎么?我人穷罢了,怎么连口都是臭的吗?啊?连口都是臭的吗?

店家   (白)     不臭,你就别处去。

王明芳  (白)     好,臭臭臭。

店家   (白)     非但臭……

王明芳  (白)     怎么样呢?

店家   (白)     其臭而不可闻也。

(王明芳背语。)

王明芳  (白)     可恶。

             啊,店主东,我就住在这上房吗?

店家   (白)     上房?不成。那是上等举子老爷们住的,你不配!

王明芳  (白)     我不配?

店家   (白)     你是不配。

王明芳  (白)     不配就不配。

店家   (白)     你怎么配呢!

王明芳  (白)     这两旁的厢房也可以将就。

店家   (白)     厢房你也不配。

王明芳  (白)     我又不配。

店家   (白)     那是买卖客商住的,东西是多的,半夜里要是丢点什么,我不担那沉重儿。

王明芳  (白)     啊,店主东,我住在楼上吧?

店家   (白)     你要住楼啊,你也不怕晕高儿。不成,那是阔老官老爷们住的,你更不配啦。

王明芳  (白)     啊,如此说来,还有我的住处?啊,还有我的住处吗?

店家   (白)     你急啦,好吧,趁早您请出!

王明芳  (白)     哎,不急!

店家   (白)     地方是大的,院子是多的,我得找得到哇。啊,你来到了就是时候!

             哎,到了,就这儿吧!我给你开门。

(店家开锁。)

店家   (白)     嘶儿、呸儿、稀哩哗啦、吱吱纽纽、呱哒。进去吧!

(王明芳进内一望。)

店家   (白)     哎呀,喂哟喂哟!

店家   (白)     你怎么学“油葫芦”叫唤?

王明芳  (白)     不是啊,你看,这里面,乱喳喳,俱是些柴草,叫我怎生住得?

店家   (白)     你说里面的草呀,是啊,这是我堆草的屋子。我问问你,带着被窝、褥子来了吗?

王明芳  (白)     无有。

店家   (白)     还是呀,我这是心疼你。你进去,把这个草扒拉个坑儿,铺点儿,盖点儿,岂不暖乎!

王明芳  (白)     如此说来,你叫我铺草盖草不成!啊,你叫我铺草盖草不成吗!

店家   (白)     那不好吗?不愿意你就请出。

王明芳  (白)     唉!我将就了。

店家   (白)     你瞧,你还落个将就。

(王明芳整衣。)

王明芳  (白)     嗯哼!

店家   (白)     嗽上啦!

王明芳  (白)     来。

(店家看王明芳,不理。)

王明芳  (白)     来!

店家   (白)     这倒得,改了“来”啦!我说您带着跟班儿的啦?

王明芳  (白)     啊,店主东!

店家   (白)     说话!

王明芳  (白)     取盏灯来。

店家   (白)     要灯干什么?

王明芳  (白)     照一照我好睡觉哇。

店家   (白)     瞧,这些麻烦,得,碰你的造化吧!

王明芳  (白)     要灯也要碰造化?

店家   (白)     我得问问去,不定有没有哇!

(王明芳自语。)

王明芳  (白)     唉!今科不中哇,下科我再不来了。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伙计们,还有灯没有啦?

伙计   (内白)    还有支腊头儿。

(店家取灯。)

店家   (白)     啊,好造化,要什么,有什么。

             大台,灯到!

王明芳  (白)     哎呀,灯来了,灯来了,灯来了啊!

店家   (白)     这块骨头,见过什么,瞧见半支腊头儿,就犯起酸来了!

王明芳  (白)     不是哟,有了灯,我好看文字呀。

店家   (白)     我告诉你,这是我堆草的屋子,你可要小心火烛!

王明芳  (白)     哎呀,你说了半日,就是这一句像话。

店家   (白)     大概还像人话。

王明芳  (白)     请便吧!

店家   (白)     不请便,还得陪着你?

王明芳  (白)     我这是礼呀!

店家   (白)     穷人礼多。

王明芳  (白)     怎么我人穷罢了,礼也多的吗?啊,这礼也多的吗?

店家   (白)     不多,你就请出。

王明芳  (白)     多,多,多。

店家   (白)     这不结啦。天不早啦,趁早睡觉,带上点门!

(店家自语。)

店家   (白)     快关店门啦,来了这么一块穷酸。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我说伙计们,关店门、下灯笼、放狗、挡鸡窝,咱们这儿可不留住闲人啦!

伙计   (内白)    啊。

(店家下。起三更鼓。)

王明芳  (白)     唉,君子无钱,到处难哟!

     (吹腔)    铁砚磨穿苦囊萤,

             不知何日得成名!

(王明芳念书。)

住客   (内白)    吵得很,睡不着,吵得很!

(店家边说边上。)

店家   (白)     别嚷,别嚷,我去我去!

(店家推门入内。)

店家   (白)     得了,放着觉不睡,你这么哼哼唧唧的,吵得一店的老爷们都睡不着,你这是搅我呀!

王明芳  (白)     店主东,方才也曾对你讲过,我在此看看文字消遣。

店家   (白)     什么文字?拿来我瞧瞧。

王明芳  (白)     店主东要看,请看!

(王明芳递书。)

店家   (白)     什么文字,你哪儿弄了个唱本儿,这儿蒙事来啦。

(店家扔书于地。)

店家   (白)     去一边儿去!

王明芳  (白)     哎呀呀,这还了得!诽谤圣贤!

(王明芳拾书,顶头上,供在桌上,拜书。)

王明芳  (白)     圣贤老师,你不要怪罪于他,他是个蠢牛木马!

店家   (白)     好说,好说。

王明芳  (白)     脊背朝天,畜生一般,诽谤圣贤,诽谤圣贤!

店家   (白)     得啦,水都叫你闹混啦!你过来,我问问你,你到了儿是干什么的?

王明芳  (白)     我是个念书的呀。

店家   (白)     怎么着,你真是个念书的吗?

王明芳  (白)     念书还有蒙事的。

店家   (白)     我可要考考你。

王明芳  (白)     怎么,你要考我?

店家   (白)     你净知道念书,你知道你们念书的供的是哪位祖师?

(王明芳哑笑。)

王明芳  (白)     闻所未闻,念书的供起祖师来了。

店家   (白)     别打岔,供的是哪位?

王明芳  (白)     供的是孔圣人。

店家   (白)     有的,真叫你蒙着了。

王明芳  (白)     这岂有蒙的。

店家   (白)     我问问你,孔夫子有多少徒弟子,多少大贤人?

王明芳  (白)     三千徒弟子,七十二贤人。

店家   (白)     不错。那么这七十二贤人里,有多少成了家的?有多少没有娶媳妇的?

王明芳  (白)     这,我倒不晓得了。

店家   (白)     这就把你考住了。我要是说出来,叫你长长学问。

王明芳  (白)     好好,请教。

店家   (白)     这七十二贤人里,有三十个成了家的,四十二个没娶媳妇的。

王明芳  (白)     何以见得?

店家   (白)     你可知道“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哪?

王明芳  (白)     何谓冠者?

店家   (白)     成了家的就是冠者。

王明芳  (白)     何谓童子?

店家   (白)     没娶媳妇的就是童子,童男子儿么。

王明芳  (白)     啊,是是是。

店家   (白)     冠者五六人,五六是三十不是?

王明芳  (白)     不错。

店家   (白)     童子六七人,六七是四十二不是?

王明芳  (白)     呃,四十二个。

店家   (白)     他是三十成了家的,四十二个没娶媳妇的,共凑了五块儿,这就是七十二大贤人吗!

王明芳  (白)     哎呀,看你不出。有此大才。

店家   (白)     你别看外拙,咱内秀。你要是出个题目,我还能作个八股儿呢!

王明芳  (白)     啊,如此我倒要考你一考。

店家   (白)     怎么考?

王明芳  (白)     你可知“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

店家   (白)     哎哟,哎哟,哪儿学了这么两句话,你净知道说,你会讲吗?

王明芳  (白)     这……我不会讲。

店家   (白)     又把你考住院了。今儿没有事,我来开开讲,叫你多知多懂。

(王明芳揖。)

王明芳  (白)     倒要请教。

店家   (白)     你说的这个“素富贵”,他是个人。

(王明芳惊。)

王明芳  (白)     啊,是个人?

店家   (白)     唔。

王明芳  (白)     啊,是哪一个?

店家   (白)     就是苏秦吗?

王明芳  (白)     苏秦?

店家   (白)     唔。

(王明芳哑笑。)

王明芳  (白)     哦,苏秦怎么样?

店家   (白)     你知道苏秦的父亲是谁?

王明芳  (白)     是哪一个?

店家   (白)     就是苏东坡。

王明芳  (白)     哦,是是。

店家   (白)     苏秦家中豪富,人称“苏富贵”。

王明芳  (白)     哦,苏富贵?

店家   (白)     苏秦是满腹经纶,听说曹操开了科啦。

王明芳  (白)     啊,怎么?曹操开了科了!好好好。

店家   (白)     苏秦一想,现如今曹操招贤纳士聚草囤粮,拿我这样文才,何不奔曹操去哪!

王明芳  (白)     哦,这就是了。

店家   (白)     苏秦立时刻打点琴、剑、书箱,备了好多金银,带领从人无数,上京赶考;从他一出门,这一道儿上都是富贵的,是“行乎富贵”。

王明芳  (白)     哦,是是是,这就是“行乎富贵”。是了,是了。

店家   (白)     到了京啦,三场已毕,曹操一看苏秦的文章呀,嘿!真是天下第一的奇才。曹操一想,说我要是中了苏秦,日后朝中哪还能显得出我曹操来呀!没中苏秦,给予赶出贡院啦,曹操打这儿才奸的,你知道啦?

王明芳  (白)     哦哦!

店家   (白)     苏秦一想,拿我这样的文才会没有中,一气就病在店里头啦。

王明芳  (白)     哦,病了!

店家   (白)     带来的金银也都花费啦。

王明芳  (白)     哦,花费了!

店家   (白)     从人也都漫散啦。

王明芳  (白)     哦,漫散了!

店家   (白)     打这儿可就贫贱啦,人称“苏贫贱”。

王明芳  (白)     哦!苏贫贱,领教了。

店家   (白)     可怜哪,只落得乞讨而回,这叫“行乎贫贱”。

王明芳  (白)     哦,哦,高才,实在高才!

店家   (白)     到了家啦,父母好见,他媳妇难见!

王明芳  (白)     他的妻子是哪一个?

店家   (白)     就是李三娘呀。

王明芳  (白)     啊,李三娘也出来了!

店家   (白)     正在磨房推磨哪,一瞧他丈夫不第而归,一扭脸没理他。

王明芳  (白)     哦,不曾睬他。

店家   (白)     苏秦一想,说我没中,连我媳妇都看不起我,一跺脚又走啦。

王明芳  (白)     又往哪里去了?

店家   (白)     周游列国。

王明芳  (白)     哎呀呀,周游列国去了。

店家   (白)     媳妇等了半天,丈夫没回来,一想我这不贤惠呀,到了上房辞别公婆,打点了个小包袱,扛着把雨伞出外寻夫,你知道她一出门碰见了谁?

王明芳  (白)     碰见哪一个哇?

店家   (白)     碰见了孟姜女。

王明芳  (白)     孟姜女也来了。

店家   (白)     碰见了孟姜女正在那儿寻夫哪。姐儿俩这么一叙话,是同病相怜,一块儿走吧!走至在界牌三关,你知道又碰见了谁?

王明芳  (白)     又碰见哪一个?

店家   (白)     碰见了代战公主。

王明芳  (白)     代战公主出来了,哎呀,真热闹哇!

店家   (白)     带领人马追赶平贵回朝,姐仨这么一叙说哪,是对景伤情,嚎啕痛哭,一块儿走吧,这才走一站哭一站,走一程哭一程,一直的哭倒了万里长城。

王明芳  (白)     哎呀呀,好极,妙极,可恶已极。

店家   (白)     哪这么三急呀?别搅我啦,快睡觉吧。

(店家出门。)

店家   (白)     哎哟,我多昝说过这么些话呀,伤了神啦,这得保养保养。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我说伙计们,给我熬他四两人参汤,补补我的中气吧!

(店家下。)

王明芳  (白)     这小子是什么骨头,也配吃人参汤噢!

(起四更鼓。)

王明芳  (吹腔)    石崇富贵范丹贫,

             一举成名天下闻。

住客   (内白)    吵得很!

(店家边说边上。)

店家   (白)     别乱、别乱,我去、我去!

(店家进内。王明芳哼书,店家吹灯。)

王明芳  (白)     哎呀不好,店主人快来!

店家   (白)     在这儿哪。

王明芳  (白)     有了贼了!

店家   (白)     有贼偷你什么啦?

王明芳  (白)     偷了我的被窝褥子。

店家   (白)     带来了吗?

王明芳  (白)     带来了。

店家   (白)     在哪儿?

王明芳  (白)     衣袋内。

店家   (白)     衣袋里盛得下被窝褥子吗?

王明芳  (白)     当票儿。

店家   (白)     穷酸!别搅我了,快睡吧。蒙脑袋!打呼噜!

(王明芳作打呼。)

店家   (白)     睡着了没有?

王明芳  (白)     睡着了。

店家   (白)     睡着了还说话?

王明芳  (白)     你问我么!

店家   (白)     别搅我了,睡吧!

(店家带门。)

店家   (白)     哟!天快亮啦!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我说伙计们,把火挑开,伺候老爷们的洗脸水。

(店家下。)

伙计   (内白)    啊。

(起五更鼓。报录上。)

报录   (念)     禹门三级浪,平地一声雷。

     (白)     来此已是连升店。报录的来喽!

(店家上。)

店家   (白)     天大亮啦,店门也开啦。

报录   (白)     报录的来喽!

(店家出门。)

店家   (白)     喂!干什么的?

报录   (白)     报录的。

店家   (白)     报哪位?

报录   (白)     王老爷中了!

店家   (白)     老爷们还没起哪,您先请柜房坐一会儿。

(报录下。)

店家   (白)     想不到,我这店里会有中了的。甭说这一定是上房。

             我说上房的老爷们起来了吗?

住客   (内白)    什么事?

店家   (白)     王老爷中啦。

住客   (内白)    有姓唐的,有姓黄的,没有姓王的。

店家   (白)     没姓王的,甭说必是楼上。

(店家上楼。)

店家   (白)     我说楼上的老爷们起来了没有?

住客   (内白)    什么事?

店家   (白)     老爷高中了,有报录的来啦。二爷!不差嘛催老爷们该起来啦,老爷高中啦!

(崔老爷上。)

崔老爷  (念)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魏,蒋沈韩杨。

店家   (白)     这倒得。这位老爷才念百家姓。

崔老爷  (白)     店主东,起得早!

店家   (白)     伺候老爷!

崔老爷  (白)     啥事情?

店家   (白)     老爷高中啦。

崔老爷  (白)     怎么?我中了?

店家   (白)     是。老爷高中了。

崔老爷  (白)     哈哈哈!我中了,哈哈哈……

店家   (白)     了不得啦,下巴乐掉了,我给您托上去吧。

(店家托下巴。)

崔老爷  (笑)     哈哈哈……

店家   (白)     接碴儿乐。

崔老爷  (白)     这是我祖上的阴功。

店家   (白)     好阴功。

崔老爷  (白)     父母的德行。

店家   (白)     好德行。

崔老爷  (白)     坟地里的好风水。

店家   (白)     要出芦花长虫。

崔老爷  (白)     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店家   (白)     省事,他把“引见”也带下来了。

崔老爷  (白)     你是怎么知道的?

店家   (白)     有了报录的啦。

崔老爷  (白)     在哪里呀?

店家   (白)     在楼底下哪。

崔老爷  (白)     我要见见他的。

店家   (白)     您赏他几个钱。

崔老爷  (白)     那个自然。

店家   (白)     到楼口啦,老爷请下楼吧。

崔老爷  (白)     不不,店主东请!

店家   (白)     不不,还是老爷爷请!

崔老爷  (白)     不不,还是店主东请。

店家   (白)     小店家不敢,还是王老爷请吧!

(崔老爷愣。)

崔老爷  (白)     啊,哪个姓王呀?

店家   (白)     您不姓王吗?

崔老爷  (白)     我姓崔呀。

店家   (白)     得啦,我直说王老爷中了,王老爷爷中了,你崔老爷出来找认吃的!

崔老爷  (白)        !混账,不堪!什么东西!我崔老爷中了,你就说我崔老爷中了;王老爷中了,你就说王老爷中了。早晨起来这么满楼上喊:“老爷中了,老爷中了”,你看我连恩都谢了,就算“票”啦吗?

店家   (白)     那你埋怨谁去?

崔老爷  (白)     混账!

店家   (白)     老爷。

崔老爷  (白)     不堪!

店家   (白)     老爷。

崔老爷  (白)     什么东西!

店家   (白)     老爷。您回来,您的屋子在那边哩。

崔老爷  (白)     混蛋,这边也通到那边!

(崔老爷下。)

店家   (白)     那边,你真明白。

(报录上。店家下楼。)

店家   (白)     头儿,我都问到了,没有哇!

报录   (白)     都问到了没有姓王的?昨晚上没来人?

店家   (白)     昨——晚——上。

             您柜房先泡壶茶喝。

(报录下。店家自语。)

店家   (白)     昨晚上没来人哪!

(店家想。)

店家   (白)     哦!就是快关店门的时候,来了那么块穷酸,他怎么配呀!管他是他不是,也该打发他走啦。

(店家推门入内,见王明芳爬桌睡着。)

店家   (白)     这倒好,搅了我一宿,他这儿着啦!

             哎哎哎,醒醒,醒醒!天不早啦,不差什么该出去奔奔去啦。

(王明芳醒。)

王明芳  (白)     天已亮了,我要观榜去了!

店家   (白)     别误了您的公事。

王明芳  (白)     我要走了。

店家   (白)     回来!

王明芳  (白)     做什么?

店家   (白)     你这个人可真不通情理,溜溜儿搅了我一宿,谢字不答,就这么一走吗?

王明芳  (白)     不是店主人提起,我倒忘怀了。

店家   (白)     贵人多忘事。

王明芳  (白)     来,来,来。

(王明芳掏钱。)

王明芳  (白)     店钱、饭钱,俱在其内。

店家   (白)     我说这几个制钱都是赏给我的?

王明芳  (白)     不成敬意。

店家   (白)     这么办,送你一个整人情,我不要啦。

王明芳  (白)     店主东倒也慷慨。

店家   (白)     算不了什么。

王明芳  (白)     多谢了,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店家   (白)     回来。

王明芳  (白)     又做什么?

店家   (白)     钱我是不要啦,你倒是姓什么?

王明芳  (白)     昨晚不问,今天怎么又问起我的姓来了?

店家   (白)     那么,今儿个问还迟吗?

王明芳  (白)     不迟。

店家   (白)     这不结啦。姓什么?

王明芳  (白)     姓王。

店家   (白)     哦,“唐”?

王明芳  (白)     王。

店家   (白)     哦,“郎”?

王明芳  (白)     王!

(店家自语。)

店家   (白)     你看他这混身上下哪点儿配姓王哪!

             您是三点水旁的那个“汪”吧?

王明芳  (白)     无有三点水,三横一竖——“王”。

店家   (白)     啊,三横一竖“王”?哟!闹了半天是王老爷!您怎么不早说话,在这儿呆着,快跟我走吧。

王明芳  (白)     哪里去?

店家   (白)     请到上房。

王明芳  (白)     上房,那是上等举子老爷爷们住的,我不配呀!

店家   (白)     那是给您留着的,您来吧,来吧!

王明芳  (白)     你往后些,我的口臭哇。

店家   (白)     口臭?谁说的?我不信。我得闻闻。

(店家闻。)

店家   (白)     喝,这嘴里,天天槟榔、素砂、豆蔻仁儿吃着,我这么一闻,喷鼻香,一点也不臭。您别打哈哈啦,跟我来吧!

(店家、王明芳同走小圆场。)

店家   (白)     您赏给我。

(店家接篮筐。)

店家   (白)     您请进。

(店家、王明芳同进内。)

店家   (白)     您请坐,我给您泡茶去。

(店家出门,报录上。)

店家   (白)     头儿,王老爷是有啦,他的官印是……

报录   (白)     明芳。

店家   (白)     贵处呢?

报录   (白)     徐州沛县。

店家   (白)     对不住,您到柜房再续半壶。

(报录下。店家进门。)

店家   (白)     老爷,您坐着,您要是站起来,我是王八蛋。

(王明芳站起。)

王明芳  (白)     店主东请坐。

店家   (白)     这是玩笑我。老爷,请问您哪,贵处什么地方?

王明芳  (白)     徐州沛县。

店家   (白)     喝,好地方。

王明芳  (白)     嗳,穷苦之地。

店家   (白)     不然,新近我们家祖坟,还打算往那儿挪哪。

王明芳  (白)     笑谈了!

店家   (白)     您的官印?

王明芳  (白)     明芳。

店家   (白)     幸亏问一问,这是怎么说,差点误事。

(店家整装,整帽,掸鞋,规矩走到王明芳面前。)

店家   (白)     老爷在上,小店家给您叩喜头,王老爷天喜!

王明芳  (白)     喜从何来?

店家   (白)     您高中了。

王明芳  (白)     怎么我中了?

店家   (白)     是。

王明芳  (白)     你是怎么晓得的?

店家   (白)     有报录的来啦。

王明芳  (白)     在哪里?

店家   (白)     在外头伺候您哪!

王明芳  (白)     我去见他。

店家   (白)     您先等等。

(店家拦住。)

店家   (白)     老爷,您就穿这样见报录的吗?

王明芳  (白)     唉!店主东,实不相瞒,衣服原有几件,因盘费不足,变卖尽了。有道是:秀才好,不在这蓝衫上。

店家   (白)     不然不然。现如今产衣帽年,势力眼,瞧您身上穿的褴褛点,遇见那些仁人君子还可以,万一要是遇见小人,就把您搁错了地方啦。

王明芳  (白)     我无有哇!

店家   (白)     别着急,小店家这里有。

王明芳  (白)     哦,店主东有?

店家   (白)     有的是。

王明芳  (白)     如此借来一用。

店家   (白)     您这句话说远啦,咱们爷俩个,用不着这个借字。我的不是我的,您的不是我的。您就说拿来穿。

王明芳  (白)     好,拿来穿。

店家   (白)     咋。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伙计们,给王老爷拿衣裳,拿新衣裳。

伙计   (内白)    啊!

(店家取衣。)

店家   (白)     老爷,您瞧这颜色可心不可心?

王明芳  (白)     满好。

店家   (白)     小店家伺候您。

王明芳  (白)     我自己穿吧。

店家   (白)     不不,应当伺候您。您请伸袖子!

(王明芳伸袖,店家故意穿空。)

店家   (白)     老爷哪儿去啦?嗳!老爷在这儿哪,您请伸袖子!

(王明芳伸袖,店家要给穿,收回。)

店家   (白)     您是姓王吗?

王明芳  (白)     是姓王呀。

店家   (白)     您的官印?

王明芳  (白)     明芳。

店家   (白)     贵处哪?

王明芳  (白)     徐州沛县。

店家   (白)     嘿!穿吧没错儿。

(王明芳穿衣。)

店家   (白)     挺合体。哟,老爷您怎么不穿靴子?

王明芳  (白)     将就了。

店家   (白)     别价,足下无靴穷半截,何况不穿靴。

王明芳  (白)     唉,将就了吧!

店家   (白)     别价。

王明芳  (白)     我无有哇!

店家   (白)     别着急,小店家这儿都有。

王明芳  (白)     怎么,店主东有?

店家   (白)     有。

王明芳  (白)     如此借……

店家   (白)     您怎么又来啦。

王明芳  (白)     拿来穿。

店家   (白)     咋。您这么说我听着痛快。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伙计们,给王老爷拿靴子来。

伙计   (内白)    啊。

(店家取靴。)

店家   (白)     老爷您先将就着穿。

王明芳  (白)     我自己穿吧。

店家   (白)     小店家伺候您。

王明芳  (白)     不要费心。

店家   (白)     应当的,老爷。

(王明芳伸腿穿靴,稍低些,店家跪下一腿,给王明芳穿靴。)

店家   (白)     倒不挤您的脚啊?

王明芳  (白)     正好。

店家   (白)     不要紧,不合适咱们再换新的。老爷,您把这双鞋赏给小店家,给您保存起来。

王明芳  (白)     不要了。

店家   (白)     总得给您保存起来。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伙计们,把王老爷这双鞋供在祖宗板儿上。

             我得看看。

(店家看。)

店家   (白)     挺合体。

(店家哭。)

王明芳  (白)     你为何哭起来了?莫非你舍不得么?

店家   (白)     不是。有个缘故。您听我说:当初我们家老掌柜的在世的时候,总想穿这么一件衣裳,好容易给他做得了,没穿着,他就故去啦。今儿个您穿上,我猛这么一瞧,直仿佛是我爸爸。

王明芳  (白)     嗳,不像。

店家   (白)     一点也不含糊。

王明芳  (白)     笑谈了!

店家   (白)     我给您传报录的去。

(报录上。)

店家   (白)     头儿!老爷传,跟我进来。

报录   (白)     是。

(报录进内。)

店家   (白)     这是王老爷。

报录   (白)     给王老爷叩头。

店家   (白)     有报单?

报录   (白)     有报单。

店家   (白)     呈上来,外头伺候。

报录   (白)     是。

(报录退出。)

店家   (白)     老爷请看。

王明芳  (白)     店主东请看。

店家   (白)     这,小店家不识字。

王明芳  (白)     啊,不识字?不识字么,你就会开讲?

店家   (白)     我那是吃饱了撑的,胡说八道。

(王明芳看捷报,念。)

王明芳  (白)     “捷报:贵府王大老爷印明芳,得中第八名进士,喜报连元。”

     (笑)     哈哈哈!

(王明芳失手碰着店家下巴。)

店家   (白)     哟!

王明芳  (白)     怎么样了?

店家   (白)     不是,不是,我这下巴颏没留神,碰着您手了。

王明芳  (白)     贴在门首。

(店家贴报条。)

店家   (白)     回老爷的话,这个报录的可得赏!

王明芳  (白)     赏他多少?

店家   (白)     赏他十两。

王明芳  (白)     我无有哇!

店家   (白)     小店家垫办。

             报录的,老爷赏你二两银子。

报录   (白)     谢老爷赏。金殿传月卢,请老爷殿试。

王明芳  (白)     知道了。

店家   (白)     知道了,去吧。

(报录下。)

王明芳  (白)     我要殿试去了。

店家   (白)     伺候您晚饭。

(王明芳出门。)

店家   (白)     小店家送王老爷!

王明芳  (白)     免了吧。

店家   (白)     我再送王老爷!

王明芳  (白)     回去吧。

店家   (白)     我还送王老爷!

(王明芳板脸,背看店家。店家退。)

王明芳  (白)     你把我送到哪里去?啊,你要把我送到哪里去呀?哼!势利小人!

(王明芳下。)

店家   (白)     骂到我心尖儿上啦。没想到他会中了。这可是:

     (念)     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茶壶当尿壶。

(店家下。)

【第二场】

(二举子、王明芳同上。)

王明芳  (白)     年兄请了。

二举子  (同白)    请了。

王明芳  (白)     奉旨朝考,一同前往。

二举子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报录   (内白)    走哇!

(报录上。)

报录   (念)     自家无别事,专为他人忙。

             今有王明芳王大老爷,得中翰林院庶吉士,不免前去报喜!

(报录下。王明芳上,店家自下场门上。)

王明芳  (念)     读尽诗书有万卷,今日才得步青云。

(店家自语。)

店家   (白)     天不早啦,老爷也该回来啦。

(店家与王明芳碰面。)

店家   (白)     老爷您回来啦,喝,这身土,我给您掸掸。

(店家掸土。)

店家   (白)     殿试倒得意?

王明芳  (白)     得意之至。

店家   (白)     给您开饭。

王明芳  (白)     少时再用。

店家   (白)     听您信儿。

(报录上。)

报录   (白)     来此已是连升店,店家!

店家   (白)     什么人?

报录   (白)     报录的。

店家   (白)     报哪位?

报录   (白)     王明芳王大老爷。

店家   (白)     候市面上。

             回老爷的话,外头又有了报录的啦。

王明芳  (白)     传。

店家   (白)     是。

             报录的,老爷传,跟我来。

(店家、报录同进。)

店家   (白)     给王老爷磕头。

报录   (白)     与王老爷叩头。

店家   (白)     有报单?

报录   (白)     有。

店家   (白)     呈上来。外头伺候着。

             老爷请看。

王明芳  (白)     “捷报:贵府王大老爷印明芳,殿试奉旨朝考,拔取翰林院庶吉士。”

             贴在门首。

店家   (白)     是。回老爷的话,这个报录的也得赏!

王明芳  (白)     赏他多少?

店家   (白)     十五两。

王明芳  (白)     这个……

店家   (白)     垫办。

(店家出门。)

店家   (白)     报录的,老爷赏你一两。

报录   (白)     谢谢啦。

(报录下。店家进内。)

店家   (白)     老爷得中翰林,我给您道个喜吧!

王明芳  (白)     免了吧!

店家   (白)     我就不磕啦……

王明芳  (白)     嗯哼!

店家   (白)     我还是磕吧!

(店家磕头。报录上。)

报录   (念)     一步一晃,来到门上。

     (白)     来此已是连升店,我说店小子,店小子!

店家   (白)     哟!这句话可听着耳生。

             干什么的?

报录   (白)     你问太爷呀,是报录的。

店家   (白)     报录的,也配称太爷!

报录   (白)     现在吗!

店家   (白)     报哪位?

报录   (白)     王明芳王大老爷。

店家   (白)     哦。你报我们家老爷呀!

(报录愣。)

报录   (白)     哟!

(报录请安。)

报录   (白)     啊,二爷!

店家   (白)     你这是何苦,别这么眼眶子高,瞧不起人,你也不打听打听……

报录   (白)     我打听什么?

店家   (白)     我就逮这苦子啦。

报录   (白)     那就莫怪啦。

店家   (白)     回王老爷的话,外面又有了报录的啦。

王明芳  (白)     传。

店家   (白)     咋。

(店家学二爷作派。)

店家   (白)     报录的,老爷传,滚进来!

(报录跟进内。)

店家   (白)     给老爷嗑头。

报录   (白)     给老爷叩头。

店家   (白)     有报单?

报录   (白)     有报单。

店家   (白)     呈上来,滚出去!

报录   (白)     喝,好大规矩。

(报录退出。)

店家   (白)     老爷请看。

王明芳  (白)     “捷报:翰林院庶吉士王大老爷印明芳,钦放江南提学道。”

王明芳、

店家   (同白)    贴在门首。

店家   (白)     老爷,这个报录的更得赏啦。

王明芳  (白)     赏他多少?

店家   (白)     二十两。

王明芳  (白)     垫办!

店家   (白)     是,前后是四十五啦。

             报录的,老爷给你二百钱。

报录   (白)     我不要啦。

(报录下。)

店家   (白)     太爷省下啦。

(店家进门,拜。)

店家   (白)     老爷是连升三级,真可谓好,好,好。

王明芳  (白)     店主东,这不叫“好”。

店家   (白)     要说什么?

王明芳  (白)     “妙”。

店家   (白)     有的。您在这儿等着我啦,大人不记小人过。

王明芳  (白)     君子不记旧恶,下次你要改过。

店家   (白)     是。有不对的地方,您自管教训我。

差官   (内白)    嗯哼!

(差官上。)

差官   (念)     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

     (白)     来此已是连升店,店家!

店家   (白)     什么人?

差官   (白)     吏部差官求见王明芳王老爷。

店家   (白)     候着。

             回老爷的话,吏部差官求见。

王明芳  (白)     说我出迎。

店家   (白)     是。

             家爷出迎。

王明芳、

差官   (同白)    年兄,请。

(王明芳、差官同进内。)

王明芳  (白)     年兄请坐。

差官   (白)     请坐。

王明芳  (白)     到此何事?

差官   (白)     老师言道:一不上殿谢恩,二不过府拜客,即刻荣任。

王明芳  (白)     有劳年兄。

(店家从王明芳背后送银子。)

王明芳  (白)     年兄,弟这里有些许薄意,望年兄收纳。

差官   (白)     弟不敢收。

王明芳  (白)     敢是嫌轻?

差官   (白)     如此愧领了。

(差官收银。)

差官   (白)     正是:

     (念)     受尽十载寒窗苦,

王明芳  (念)     才得梅花扑鼻香。

     (白)     送年兄!

差官   (白)     请留步。

(差官下。二锣夫同上,鸣锣,书吏、二衙役、二皂隶捧冠带同上。)1

锣夫甲  (白)     走着走着,这里我熟。来此已是连升店,店小子!

店家   (白)     怎么又来啦!哪儿的,干什么的?

锣夫甲  (白)     我们是江南提学道衙役三班,送前任的老爷进京,听说你们老爷升到我们那儿去了,捎带脚给你们老爷捎带了去。

店家   (白)     我们老爷又不是货物,您给他捎带到哪儿去呀?

锣夫甲  (白)     我就是这么说话法儿。

店家   (白)     就是这么说话法儿?我把你这崔老爷变的!下场没中,你捐了个锣夫。

锣夫甲  (白)     太爷有心胸。

店家   (白)     好心胸。换一个会说话的过来。

书吏   (白)     慢来,慢来!烦劳通禀,我们是江南提学道衙役三班,迎接王老爷上任。

店家   (白)     候着。

(店家向锣夫甲。)

店家   (白)     那小子,你听,人这才是人生父母养的话哪。

锣夫甲  (白)     我们有一个就对得起你。

店家   (白)     难得。

             回老爷的话,江南提学道衙役三班,接老爷上任。

王明芳  (白)     叫他们一班一班的进来。

店家   (白)     是。

             那小子,我们老爷叫你们一百一百的进来。

锣夫甲  (白)     没有那么些个。

店家   (白)     进来吧。

(众人同进内。)

书吏   (白)     书吏叩头。

店家   (白)     站在一边!

二衙役  (同白)    衙役们叩头。

店家   (白)     两边站着!

二皂隶  (同白)    皂隶们叩头。

店家   (白)     一边一个!

锣夫甲、

锣夫乙  (同白)    锣夫们叩头。

店家   (白)     滚起来!

锣夫甲、

锣夫乙  (同白)    是。

王明芳  (白)     看衣更换!

(吹打。店家替王明芳更衣。换毕,吹打止。二锣夫同鸣锣。)

锣夫甲  (白)     走啦走啦。

店家   (白)     别忙,别忙,我还有话说哪。

锣夫甲  (白)     不成,到了时候啦,走啦走啦。

店家   (白)     别忙,别忙。

(店家掏银递与锣夫甲。锣夫甲接银,向锣夫乙。)

锣夫甲  (白)     好啦,等一会儿,等一会儿。

(店家跪。)

店家   (白)     回老爷的话,小的不愿在这里开店了,求您带到任上,赏碗饭吃吧。

王明芳  (白)     店主人,我乃贫寒出身,况且又是初任为官,此番到了任所,我哪有什么人参汤与你吃呀!

店家   (白)     我那是说着玩哪。只要您赏饭吃,到了任上我连豆腐浆也不敢喝了。

王明芳  (白)     好带你前去。

店家   (白)     谢谢您。

(锣夫甲鸣锣。)

锣夫甲  (白)     走啦,走啦。

店家   (白)     别忙,别忙!我还有话说啦。

锣夫甲  (白)     天不早啦,我们还要赶紧一站哪。

店家   (白)     别忙,别忙。

(店家向锣夫甲递银。)

锣夫甲  (白)     好啦,再等一会儿。

(锣夫甲向锣夫乙。)

锣夫甲  (白)     钱在一块儿哪。

(店家跪。)

店家   (白)     回去老爷的话,此番荣任,一定是沿路驰驿了,这个前站,您可得赏给小的。

王明芳  (白)     赏与你。

店家   (白)     到了任上,这个稿案门也得赏给小的。

王明芳  (白)     赏与你。

店家   (白)     管厨也得赏与小的,马号也得赏与小的,嗳,这个庶务您可得赏给小的。这么办,所有您这衙门进钱的道儿,都赏给我一人才好哪。

锣夫甲  (白)     回老爷的话,您把印交给他,让他去得啦!

店家   (白)     你走开这儿吧。

王明芳  (白)     不必多言,到了任所自有分派。

             外厢开道!

(二锣夫同鸣锣,众人同下。)
(完)

——————————
1一般舞台演出,锣夫甲是由饰崔老爷的演员兼扮。


浏览次数:7838 ┊ 字数:14360 ┊ 最后更新:2006年10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